恐怖分子頭目為沒有爭取到秦穆然加入而有些自責。

「你再說廢話,我現在就打爆你的頭!」

秦穆然說著,再次用手槍的槍口頂了頂那恐怖分子頭目的腦袋,威脅道。

這一刻,恐怖分子頭目愣住了,他不敢再多說什麼了,他完全可以相信,秦穆然不是跟他說著玩玩的,他真的會開槍!

秦穆然看著眼前認慫地恐怖分子頭目,內心緩緩舒了一口氣,看來這個傢伙還是有點怕死的,要不然真的遇到個不怕死的,自己都這麼威脅了,還是軟硬不吃,那可就真的要尷尬好長一段時間了!

不過,好在,這傢伙沒有想象中那麼糟糕。

「朋友,我勸你放下你手中的槍投降吧,古話說的好,一日為師,終身為父,現在你的老師在我的手裡,基本上就等於你的父親在我的手裡,我想,你總不會眼睜睜地看著你的父親死在我的手中吧……」

秦穆然手持著槍,玩弄地看著眼前的恐怖分子說道。

「……」

恐怖分子聽到秦穆然的話,並沒有放下手中的槍,因為此時的他,在猶豫!

他知道,現在唯一能和秦穆然僵持著的就只有自己了!

若是自己真的放下了槍,那麼今天就白忙活了!而且還會將他們身陷囹圄!他賭不起啊!

「我說朋友,看來你教的學生也不怎麼樣嗎?看他這個樣子,似乎並不想你活著啊!」

秦穆然饒有趣味地看著被挾持在手中的恐怖分子頭目,嘲諷地說道。

聽到秦穆然的話,恐怖分子頭目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臉上的神色也是僵住了,但是他沒有說話。

「老師,我不能放下啊!要是放下了,咱們這一次可就等於白乾了!」

見到恐怖分子頭目誤解,那名青年恐怖分子頓時焦急地解釋道。

「殺!」

就在青年恐怖分子顫抖著手,想要儘力跟自己的老師解釋的時候,突然,秦穆然大喊一聲,只見,一直隱藏著的周雨晴突然從秦穆然的背後站了起來,同時,她手中奪來的微沖也是朝著青年恐怖分子扣動了扳機。

「突!突!突!」

微沖噴吐著火蛇,瞬間便是打中了青年恐怖分子的手腕和胸腔。

密集的子彈,剎那便是終結了他的性命!

誰都沒有想到周雨晴一直在秦穆然的背後潛伏著,一直在等待著這麼一個機會出手,此時好不容易找到了機會,周雨晴便是一擊得手。 自己一個人想辦法,既然生路已經想到,那麼接下來,李肅就只要做一件事情,那就是搞事情,搞破壞。

當然,李肅這個人還是不太會搞事情,不太會搞破壞,因爲他是一個好人嘛,理由就是這麼簡單,這麼的簡單。

但是,爲了一條人命,或者說,爲了救自己,那麼李肅不得不學着搞破壞了,接下來且看李肅如何搞破壞。

現在的比分是4比1,李肅也不想贏那個男孩了,因爲也不能贏他,贏他等於是間接性殺他啊。

李肅怎麼忍心去做這樣的事情,所以,李肅就只能從搞破壞這上面去想辦法。

但是,辦法固然是要想,可球也不能不打啊,李肅這一下又分心了,接着,一個球,李肅再次沒有回過。

現在的比分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李肅能在十一點之前,完成生路的行動,搞破壞也要速度一點了。

“對了,乒乓球檯肯定是不好破壞的,那麼乒乓球拍也是同樣,但是,乒乓球好像容易破壞很多”,李肅在這個時候,突然急中生智,但是心想,也不能做得太明顯了,不然怕魔王有所懷疑。

打乒乓球,我們都知道,有時候一不小心,球就爛了,所以,這個東西,只要做得不是太明顯,那麼也算是“正常情況”啊,可可,希望能夠瞞過魔王,李肅爲自己的這個想法,突然感覺到想笑。

當然,李肅是一個嚴肅的人,像李肅這樣嚴肅的人,像李肅這麼嚴肅的人,此時此刻,竟然也想笑了,那麼,可能,應該,也許,或者確實是很好笑吧,可可。

之前第一道門裏,是一個男人,準確的說,是一個壞蛋男人,不過,最後那個男人死得也很慘。

然後是第二道門裏,也是一個人,他需要李肅的救助,只可惜李肅中了魔王在第一道門裏的計,所以沒有選擇第一時間救他,結果導致他因爲沒有及時救助而死亡,最後化成冰妖向李肅報仇。

他的原因是:李肅見死不救,但是,其實李肅也是中計了,以爲這十道門裏,每一道里面都是有着一個壞人,或者多個壞人,所以,既然是壞人,那麼也何必不討好的去救。

甚至,最開始李肅就中計了,以爲十道門裏的壞人只不過是每一道里的壞人做的壞事不同而已,可誰知,魔王竟然玩得是如此的陰險毒辣,玩智商,玩猜測,玩心跳,玩,或許還玩了別的。

這十道門,真的是需要李肅去撥開迷霧見青天啊,哦不,見真相,沒錯,應該是見真相,因爲真相只有一個嘛。

而第三道門裏面,魔王則是不再玩之前的套路了,改爲玩人性,玩一對一的生存模式,這對一個大山裏出來的李肅,真的是撕心裂肺,別人一個農村來的,你竟然對別人玩套路。

哎,魔王套路深,我要回農村,李肅是最沒有套路的人了,可惜還要遭到魔王這麼無情的套路,任務世界,真的是一個沒有天理的世界,有的只是魔王,以及恐怖,血腥,人性,等等,等等。

而這第四道門,魔王想趁李肅頭腦不太清晰的時候,再玩一次真正的一對一,勝者生,敗者亡,敗者死也可以。

接着,李肅努力的尋找時機,然後想一把破壞掉這個乒乓球,只要乒乓球一壞,那麼這場比賽也就宣告結束了。

只要還沒到十一點就宣佈結束的話,那麼李肅也就算是成功了,這第四道門又是無人死亡。

接下來,李肅變得非常認真了,因爲生路已經想到,那麼就只要好好的去完成就行了,於是,打起球來,李肅使出了七、八成的水平,打了幾分鐘,李肅就已經把分數追上來了。

現在的比分是8比8,也就是八平,李肅和那個男孩都是八點,那麼最後就只有三點了,這三點的時間裏,李肅必須得破壞掉那個乒乓球,不然死一個人是在所難免的了。

這一切,要看李肅的話,破壞掉一個乒乓球,要做得不是很明顯,那麼小夥伴們,你們平時都是怎麼做的。

如果想要故意破壞一個乒乓球的話,額,不是吧,你們竟然都沒有這個想法啊,有這個想法的恐怕就只有李肅啊。

好吧,好吧,當李肅沒問啊,李肅也不奢求別人能夠告訴自己該如何去破壞掉一個乒乓球,還要做得不留痕跡。

李肅的心裏是這樣想的,假如當看到乒乓球打到自己這邊來了,那麼自己假裝很着急,很擔心,然後一不小心一拍子打到了乒乓球上,也就是所謂的罩死,這一下罩死,乒乓球直接都打癟。

那麼到底需要多大的力氣和多麼精準的準確度,還有如果一下沒有成功的話,再多來一下,或者幾次,魔王會不會起疑心,估計會,所以,這樣的機會就只有一次,看李肅能不能成功了。

一擊把乒乓球打癟,然後假裝是失誤,哇靠,這得需要多高的演技啊和身手,以及準確度,百分百精準。

像李肅這樣的,這樣的人,演技估計不行,他又不是秦家天天,當然沒有他那麼高的演技,所以說嘛,人生如戲全靠演技,沒有一點點演技又怎麼行呢,哎,好糾結啊,好尷尬。

竟然要讓一個這麼沒有套路的農村人來表演這麼高的演技,還真以爲是高手在民間啊,還有那麼多的高手。

不過,人這種生物有時候也是很奇怪的,可能真的都是逼出來的,李肅竟然也還真的有那麼一點點演技。

現在的比分是8比9,李肅八點,那個男孩九點,接着開始發球,二人打了幾個回合,然後,終於,終於李肅看準了一個時機,我打,打,打,“啪”的一下,李肅剛好一拍子拍在了那個乒乓球上。

然後直接把那個乒乓球打到乒乓球檯上,李肅這一下幾乎是瞬間變成了演技派高手,他臉上的表情,手上的動作,以及他那快要摔倒的身體,我靠,李肅直接摔到了那個乒乓球上。 因為周雨晴的突然出擊,讓周圍的人都有些驚慌,而那恐怖分子頭目也想要趁機掙扎逃脫,可是在秦穆然的面前,他怎麼可能逃脫的了。

秦穆然一手探出,直接便是扣住了他的肩骨,冷聲道:「別亂動,再動我就殺了你!」

剛剛準備渾水摸魚溜走的恐怖分子頭目,聽到這話后,頓了頓腳下的步伐,整個人身體都僵在了那裡,臉色有些慘白,額頭上虛汗都已經不由自主地流了出來。

此時的他真的不敢動一下,生怕秦穆然扣動扳機,一顆子彈發射來了,自己GG了,然後團滅!

不過,恐怖分子頭目算了算,自己帶來的人,除了已經死掉的,還剩下一個在機艙裡面,終究,還是他們佔據著主動!

可惡的!今天出門打劫一定是沒有看黃曆,怎麼在這個飛機上會遇到這麼一個厲害的人物!

而且看起來這個傢伙不是什麼善類,殺起人來連眼睛都不眨一下,他難道就真的不怕把自己一方逼急了,大家同歸於盡嗎!

「雨晴,你看著這個傢伙,我就解決掉機艙里的那個人!」

秦穆然說著便是將手中的那個恐怖分子頭目交給了周雨晴。

「大家不要害怕,我是警察,現在恐怖分子已經被控制住了!」

周雨晴將恐怖分子頭目的雙手反扣在座位上后,對著害怕的眾人亮出了自己的警察證,說道。

聽到周雨晴說自己是警察,以及那警察證上閃亮的警徽后,有的人已經激動的流出了眼淚,一種劫后重生的喜悅。

當然,大部分的人是懷著感恩的心的,若不是因為秦穆然和周雨晴的出現,恐怕在場的眾人都會人財兩空,當然也有一些人則是自私自利,比如坐在商務艙的精英們,見此時已經安全,先前憋在肚子里的怒火這一刻,全部都朝著周雨晴傾瀉了過去!

「既然你是警察,為什麼一開始不站出來!你眼睜睜的看著這幾個人被殺!是你警察應該做的嗎?你這是拿我們的生命兒戲!我要投訴你!還有,我的損失怎麼辦?」

「你的損失自然會在這件事情解決之後才會追討回來,不過現在,請你安靜下來,危機還沒有完全解除!」

周雨晴畢竟是個警察,此時只能夠強忍住心裡的火氣,說道。

「呵呵!之後?之後是多久?一年?兩年?還是三年?你們吃我們的,用我們的,現在還想不做事?你哪個警局的,信不信我一個電話就讓你脫了警服滾蛋!」

那個商務艙的精英完全沒點自知之明,反而有些得寸進尺。

此時還沒有走遠的秦穆然,聽到這個商務艙精英的話,心裡卻是有些鄙視,你丫的,就你一個電話還要脫了周雨晴的警服?

你特么知道她是誰嗎?不要說你那個人有多麼厲害,就算是雷克明給他是個膽子,也不敢脫了周雨晴身上的警服吧!

「嘭!」

沒有過多的話語,周雨晴用最為實際的行動表達了自己對於這個精英的不滿。

出其不意地一腳直接揣在了那個精英的肚子上面,劇烈的疼痛,剎那便是讓這個手無縛雞之力的精英疼昏了過去。

「你的廢話太多了,要不是考慮到這麼多人,我就直接把你從飛機上扔下去!」

周雨晴冷冷地說了一句,連看都沒看那個地上昏死的精英一眼,便是轉身離開。

她的這個舉動震驚了在場的所有人,這個看起來很好看的美女,怎麼這麼的暴力,而且,她真的是警察嗎?

警察不是應該為人民服務的嗎? 最佳女配的完美翻身記 她怎麼看起來比恐怖分子還要暴力啊!

「雨晴,把他帶過來,一起去駕駛艙!」

秦穆然對著周雨晴轉身說道。周雨晴解開其中一個手銬,然後將恐怖分子頭目的雙手別在身後拷住,然後帶到了秦穆然的面前。

「看什麼看!去給我打開駕駛艙!」

秦穆然見恐怖分子頭目這麼看著,頓時不爽了,對著他大呵一聲。

「呵呵!做夢!我要你們為我陪葬!哈哈!」

恐怖分子頭目也知道自己沒有任何的退路了,索性破罐子破摔道。

「為你陪葬?你的臉可真的是大!就你?還不夠資格!」

秦穆然見恐怖分子頭目不打算配合自己,冷笑一聲,然後便是當著他的面,向著機艙走去。

「先生,我給你帶路!」

見秦穆然這個大英雄要去機艙,當時便是有一個空姐自告奮勇地站出來道。

「麻煩了!」

秦穆然點了點頭,沒有拒絕。

要去往機艙還要經過幾處,有空姐帶領的話,會方便許多。

來到駕駛艙外,秦穆然便是注意到駕駛艙門已經從內部關上了,因為航班的駕駛安全問題,駕駛艙只能從駕駛室打開,而從外面是無法打開的,看這個樣子,一定是恐怖分子聽到了槍聲,走了進去控制駕駛室了!

而且此時他們都能夠明顯的感覺到,飛機整體正在下降,這似乎是一個不好的預兆。

「看來這群傢伙真的想要我們同歸於盡啊!不能再等了!」

秦穆然皺了皺眉毛,感到事情不好,有一絲絲的棘手。

讓這個恐怖分子頭目打開?

這根本不可能,打開就意味著他們全盤皆輸,無論如何都不會配合。

「先生,飛機正在下降,必須要進入駕駛艙阻止!否則全航班的人就都要死在這裡了。」

空姐有些擔心地看著秦穆然,現在的她沒有任何的辦法,只能將希望都寄托在秦穆然的身上。

「你別著急,我來想辦法。」

秦穆然點了點頭道。

隨後他便是將目光看向了恐怖分子頭目,說道:「你最好讓他打開駕駛艙,否則的話,你就毫無生路,你若是救了這麼多的人,到時候我們可以向法官求情。」

「呵呵!求情?在夏國殺人是要死的!我們都殺人了,你覺得我們會逃得過死刑?即便不是死刑,那也是無期徒刑,無期等於永恆的煉獄,你以為我傻?哈哈!」

恐怖分子頭目冷眼地看著秦穆然,似乎他的眼中已經看到了不一會兒,飛機墜落,爆炸,整個航班的人都陪著自己前往地獄的樣子。

「沒想到你想的還真是久遠啊,不過,你真的以為沒有你,我就沒有辦法了嗎?我跟你說,只是想給你一個機會。你曾經是大學老師,你應該知道的,我黨的政策,坦白從寬,抗拒從嚴,你救了這麼多人的性命,算是大功德一份,即便你下了地獄,也少受點磨難不是嗎?」

秦穆然試圖再次勸解道。

「呵呵!」

恐怖分子頭目冷笑幾聲,便是不再理會秦穆然,場面一度尷尬在了那裡。 這,這,不知道怎麼說了,李肅也許是怕自己的力氣不夠,不足以讓那個乒乓球壞掉,所以,這樣壓一下,那個乒乓球就一定會壞了,李肅的這一招高啊,其實是高,嗯,不錯,演技派。

哎,一下子高興,又忘記了這是一篇黑暗,痛苦,無奈以及等等的文章,這篇文章是不應該出現什麼幽默,搞笑,等等之內的東西,不好的東西,以後儘量注意一下下,畢竟還是悲痛更能讓大家記住。

這是在任務世界裏,對了,有沒有同志猜到魔王到底是什麼,以及這個任務世界又指的是什麼。

最後在這裏說一下,喜歡爆笑、幽默、搞笑、輕鬆的同志們,可以去看一下《位面最影帝》起點中文網,當然,喜歡這篇文章的同志們,請放心,後續還是非常的精彩,推理、恐怖,等等。

還有很多很多,可以期待一下,當然李肅這個人物,也不是一個完全不存在的人物,他只是改了名字而已。

好了,以上這樣的內容,本文章不會再出現了,從此以後,書歸正傳,不開玩笑了。

李肅整個身體壓到了乒乓球上面,那麼可想而知,那個乒乓球是不能再繼續打了,當然,這本來就是李肅故意的。

“喂,你怎麼這麼不小心啊”,看到李肅一下子摔倒了,並且好像還摔到了乒乓球上面,那個男孩一下子有點着急了,其實他也是不知道李肅的用心良苦,不然,應該感謝李肅還來不及。

當然,李肅也不奢望他能感謝自己,只是,自己把自己應該做的事,做完就好,也算是對得起自己的良心了。

“由於比賽工具被毀壞,現在宣佈取消比賽,任務參與者現在立刻走出第四道門,然後走到第五道門面前,打開門,走進去”,果然,李肅又猜對了生路,乒乓球一壞,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就出現了。

聽到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說完之後,周圍的一切都變了,於是,李肅趕緊站好,此時,在這個房間裏,就只剩下李肅一個人,那個男孩應該是回去了,魔王送他回去了。

“還好,現在是死了兩個,但也救了兩個,也算是”,李肅心裏邊想,邊走出了這第四道門。

現在,又到了這個時刻,又到了要打開一道未知的門的時刻,李肅在這個時候再次做好了心理準備,只等伸手去把門一開,然後,然後會發生什麼事情,李肅也不知道,也很期待。

李肅來到了第五道門的面前,慢慢的,慢慢的李肅把手放到了門把手上,接着,李肅深呼吸了一下,然後。

然後,可能李肅還沒有做好準備,一時之間,李肅也不敢冒然把門打開,嚇死人,還以爲是一隻厲鬼突然衝了過來呢,此時李肅是這樣想的,假如自己不去開門的話,會怎麼樣。

會不會就是這次任務的直接生路,肯定是壓力太大了吧,李肅竟然連這種想法都有了,不去開門,魔王怎麼可能會答案李肅,就在李肅一直遲疑的沒有去開門,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又來了。

“任務參與者,立刻打開第五道門,然後走進去”,再一次提醒李肅了,也直接打破了之前李肅的那個想法,本來那個想法就是不對的嘛,不開門,那後面魔王還怎麼玩。

李肅有時候也是想得太天真了,還以爲不開門就行了,這肯定是不行的啊,接着,沒辦法,李肅也只好老老實實的去開門,因爲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彷彿就是一道不可違背的命令。

不過,開門就開門,李肅在心裏想着,有什麼了不起的。

緊接着,李肅趕緊用力打開了門,打開門之後,李肅沒有看見有什麼妖魔鬼怪向自己撲了。

接着,李肅也放心了,放心的走了進去,李肅走進去之後,還是一樣的,門又自己關了。

“咚”的一聲,門關了,然後李肅立刻發現了不對,這個房間很香,然後有點像,像,李肅也不知道像什麼,哎,一個大山裏出來的人,沒辦法,解釋一下,其實也就是像。

也不是像吶,其實就是賓館裏的房間,有主題的,主題房間,相信大家應該懂的吧,李肅一個鄉里人,說不清,大家不要介意啊,大寶健,什麼鬼,這不是應該妖魔鬼怪亂飛的世界嗎。

怎麼賓館主題房間,大寶健,這都是什麼鬼,李肅他一個鄉里人,他玩不起的,他沒錢,先告訴你魔王。

哎,看樣子,魔王是非要李肅體驗一下寶劍了,並且還是大的,到底有多大呢。

這間房間裏,很香,也比較大,有一張很大的牀,起碼可以睡三個人,什麼,什麼情況,三個人,一男二女,那不是,那不應該是什麼飛去了,哎,都是鄉里人,不懂,真的不懂。

不知道大家懂不懂,這間房間裏除了這張大牀,還有一個衛生間,應該是洗浴間,可以洗澡的,洗浴間也很大,起碼可以進去三個人,或者三個人同時洗澡。

不對了,三個人同時洗澡,怎麼感覺畫風突然變化的這麼大,要知道,在這之前,李肅可還是一直提心吊膽的,遇到的都是難題,現在魔王突然搞一張這麼大的牀,和一個這麼大的洗浴間。

那麼請問一下,魔王你是不是不想要李肅死了,而是想要讓他舒服舒服,不懂,真的不懂啊。

連魔王也瘋了嗎,這都什麼跟什麼了,“不對,魔王不可能對我這麼好,難道這又是陷阱,或者是陰謀”,李肅看着那麼大的一張牀,感覺自己現在也挺累的,於是躺在了牀上。

接着就想到了不對,魔王不可能對自己這麼好,所以,李肅覺得這可能又是陷阱,或者陰謀。

這間房間除了牀、洗浴間,竟然還有套,套,套什麼套的,也不知道是什麼鬼,李肅他一個大山裏出來的帥小夥,他哪知道這麼多,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李肅好像聽到了開門聲,對,沒錯,是開門的聲音。 恐怖分子冷漠的態度擺在那裡,所有的人都能夠看出,想要他妥協那是不可能的!

不由得,周圍的人開始產生焦急的情緒,因為他們已經能夠明顯的感覺到飛機正在處於下降的狀態。

「我給過你機會了,你真的不珍惜?」

秦穆然看了眼恐怖分子頭目,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