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促的呼吸聲,蕭焱只感覺下面火熱火熱的,想要洞穿任何東西,摸著李馨月的小手不由自主的往上面摸去。

在李馨月剛回過神來,要說「不要」的時候,蕭焱的雙手就摟住了李馨月的小腰,被蕭焱這麼用力一抱,李馨月此刻全身麻酥身體無力的躺在蕭焱的懷中。

這是蕭焱第一次如此抱她,她從來也沒有嘗受過被人抱的滋味,然而,這種滋味,卻讓她全身無力。

抱著李馨月,蕭焱此刻感覺到兩團柔軟,原本抱著李馨月的雙手更加用力,就如同兩人在此刻已經被融到了一起,那種感覺讓得兩人同時都輕吟了一聲,李馨月的小屁屁則是奮力的往後翹去,而蕭焱卻是奮力往前挺去,李馨月的雙腿還不時發抖,嬌羞的讓蕭焱狠不得把她拉倒床上。

手掌輕輕的游過李馨月的後背,在後背上游戈許久,蕭焱的手掌卻是悄然劃過李馨月的屁股,一種柔軟無骨的酥麻感覺傳到了蕭焱的腦海中,這李馨月的小屁屁還真不是一般的美妙啊!

「啊……」

一聲極不可聞的呻吟聲從李馨月口中傳出,蕭焱隨即便用嘴巴親上了李馨月的小嘴,那種吐氣如絲的感覺,再次讓得蕭焱心神一爽,這……太美妙了,蕭焱的下面卻是再次猛力一翹,帶著一股火熱對著李馨月那裡摩擦而去。

「蕭焱哥哥,不要,現在不是時候……」

少女乞求的說道,語氣之中的哀求之意直接便是化為一股動力,讓得蕭焱腦海一陣清醒,的確,現在並不是時候,這麼早做那事的確不是他們所能夠承受的,更可況,兩者,有著差距!

一星斗者與七段斗之氣間的差距可是判若鴻溝,這種時候若是做了那事,對兩人都沒利。

「馨月,我聽你的,那我一直抱著你,行嗎?」 「馨月,我聽你的,那我一直抱著你,行嗎?」

蕭焱現在下面一片火熱,鼻孔間更是氣息急促,剛剛李馨月的話已經震醒了他的**之火,而此刻李馨月亦是臉頰紅潤,氣息呼出的頻率漸快,兩腿之間彷彿一點力氣也沒有,瑟瑟發抖的模樣,讓得蕭焱緊緊的把她摟住。

「那……你……不要做那……事。」李馨月嬌喘絮絮的說道,頓時臉頰之上更是紅的透頂,嬌羞的再也不敢抬頭去看蕭焱,只好把腦袋瓜子埋在蕭焱寬廣的胸懷,慢慢吸聞著蕭焱身上的氣息。

一**男人的味道在李馨月的鼻孔間流轉,把頭埋在蕭焱胸膛的李馨月,此刻略有動作,他的鼻息間,帶著一股清涼的氣息,瞬間流動在蕭焱胸口,蕭焱被這清涼的氣息一激,整個人都感覺爽到了極點。

兩人在一個房間內,就如此緊緊的擁抱在一起,蕭焱的下面就算在這種情況下,也都把李馨月弄得輕幅度的呻吟,激動的蕭焱,只感覺褲子一坨一坨的濕,自己在這種溫馨的場景下,已經不知道流了多少精囊液,而李馨月也是不知輕幅度呻吟了多長時間。

一小時后,蕭焱的房間內。

望著此刻依舊羞澀的李馨月,蕭焱坐在凳子上,不停的在李馨月耳朵邊輕輕說著什麼,聲音細若蚊叫,也僅能兩人聽到,不知什麼時候,兩人已經戰鬥到了凳子上。

李馨月趴在蕭焱的身上,而蕭焱則是屁股頂著板凳,那種模樣,讓得屁股下的凳子變得極為狼狽,就僅僅擁抱這麼簡單,可頻率卻是出奇了的快。

「咔嚓……」

一聲清脆的木折聲響起,蕭焱屁股下的那張凳子,再也忍受不住如此折騰,如此重量,咔嚓一聲,折斷了。

早在木折聲一起,蕭焱就知道不妙了,這個供自己坐了幾年的老夥伴,如今也是走了,輕呼了一口氣,蕭焱急忙抱起李馨月,唰的一下轉到了床上。

被抱到了床上,李馨月此刻終於有了動作,她急忙站起,她可不想讓蕭焱在床上抱她,這種情況,不由得就會想起了那件事。

「蕭焱哥哥,我們改天好嗎,你今天都已經抱我這麼長時間了,就讓我休息一下嘛,你若是再那麼弄下去,我真不知道,我會不會……」李馨月急忙站起,嬌羞的對著摸著她的小手的蕭焱說道,她可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蕭焱那裡的強大,那種時候,就算有著褲子這層隔閡,也是讓她感到下面被弄得有著疼痛,如果真要再多擁抱上一個小時,她很難抵抗住,甚至就會……

蕭焱望著李馨月嬌羞的面容,微微有些滿足,對於之前那段溫馨浪漫的擁抱,他卻是享受過了,感覺也十分美妙,這李馨月的發育確實很好,前凸后翹,柔弱無骨,雖然年齡還小,可是已經具備了許多,這要是再發育個幾年,那他還不樂死?

「馨月,我答應你,我們改天了,改天再抱抱。」蕭焱對著李馨月的胸脯望去,正好看見李馨月那起伏不定的動作,狠不得上去摸一摸,剛才他可是連李馨月的那裡都沒敢摸,只是緊緊的抱在了一起,縱然如此,下面的那種**感覺也讓得他一陣舒暢。

李馨月瞥了蕭焱一眼,旋即,嬌羞嗔道:「蕭焱哥哥,你想的美!以後馨兒可不再允許你那樣對我了,你一抱我就那樣,我就是……不允許!」李馨月頓時氣的呼呼的,對於之前蕭焱那樣,她可不敢再受第二次了,現在下面還有著輕微的疼痛,讓得她走起路來都是顯得難受。

「不要啊!我都沒抱過癮呢,怎麼不讓我抱了啊!」蕭焱愁眉苦臉,一張小臉扭曲成了褶皺的白紙,看的李馨月偷偷一笑,原來蕭焱哥哥也有如此愁眉苦臉的時候啊!

「馨兒,我們出去吧,今天我還要去鬥氣閣呢,如今自己也是七段斗之氣了,若是再不熟悉一下功法或者鬥技,到了斗者的時候,那就可能比別人慢上了一拍。」蕭焱儘管對於自己的天賦有著絕對的自信,可是,他並不認為自己有什麼了不起,世上天才芸芸,什麼樣的天才都會出現,勤能補拙,甚至就連有時很一般的人,可他們卻通過比別人勤奮刻苦,生生把有著所謂的天才給比了下去!


李馨月聽蕭焱如此一說,也是頷首一點,對於蕭焱的理解,她深表同意,旋即,隨口說道:「既然如此,蕭焱哥哥,我們就去鬥氣閣吧,不過,到時候你可要給蕭叔叔說一下,也讓我進去。」

李馨月說道最後,盈盈一水間笑著看著蕭焱,對於之前蕭焱那麼占自己的便宜,她還是有著忿忿,可是自己偏偏當時連一絲力氣都使不出,索性,就打算在鬥氣閣上討上一筆。

「哦,額……」蕭焱聽李馨月也想進去,第一時間就是開口答應,可是開口后,卻又發覺自己上了李馨月的當,那日,他在器鋪可是深切感知到了李馨月那地獄葬花粉的威力,這個時候突然說要進入鬥氣閣,方才知道,這是被陰了,這李馨月就是故意想要在自己身上賺上一筆,以解自己剛剛所佔的便宜。

……

踏在後院的青石板磚上,蕭焱拉著李馨月對著鬥氣閣邁去,鬥氣閣在宅院後面,與訓練場乃是同一個方位,鬥氣閣佔地面積並沒有訓練場寬闊,也僅僅是整個訓練場所在面積的一半。

平日里,這裡雖然沒有訓練場那般門庭若市,可是,人影依舊不少,今天,這鬥氣閣外圍的人也比平日里多了一半,熙熙攘攘的聲音,頓時圍繞著略顯宏偉的鬥氣閣倏來忽去,蕭焱來到這裡,可只能站在比較靠後的地方。

望著如此之多的人流,蕭焱平淡的表情卻是突兀的一愣,旋即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朝著眼前的這些人望了過去,這些人的修為,赫然便都是已經擁有七段斗之氣的修為! 當蕭焱朝這些人望去時,那些人自然也是發覺到了蕭焱的目光,然後也是回望了過來,不過,片刻之後,他們的心中卻是驚訝兼并震驚,「蕭焱莫非已經擁有七段斗之氣了?這怎麼可能!」

這才離族長競選大賽幾天?蕭焱再如何天才,又怎麼可能會在如此之短的時間內再做晉級,而且還是突然晉級到七段斗之氣!

在比斗台上面,他們這些身為蕭族中人,又怎會不知蕭焱當時的修為,然而,當時那種情況本就令得他們感到不可思議,如今,蕭焱若真是擁有七段斗之氣,他們的第一感覺就是懷疑,除此之外,沒有比這更好的解釋了!

感覺到人群中那些抱有詫異與滿臉不可思議,以及不相信的表情,蕭焱只是瞥了幾眼便把頭移了回去,對於這些人,他著實不感冒。

被蕭焱如此瞥了一眼,這些人有的卻已經怒火升起,對於蕭焱如此的行徑,感到不滿,這裡,那一個年齡沒有蕭焱的年齡大,可是一想到如今蕭焱天賦回歸,在族內更是種子級別的人物,此刻縱然有怒火??卻也不敢公然來訓斥蕭焱,只好把怒火憋在心裡。

半晌后,鬥氣閣外面,人群的數量又是增加了不少,望著如此之多的族人,蕭焱在心中輕微一嘆,「功法和鬥技是如此吸引人!」

扭頭瞧了一眼李馨月,蕭焱頓時又想起了今天早上的那事,目光又不由自主的移到了李馨月胸脯旁,望了一眼,旋即,就在李馨月發覺后的憤怒目光時,蕭焱卻用力拉著李馨月的玉手,然後對著鬥氣閣門口行去。

李馨月的憤怒此時也無處可施,原以為蕭焱還真要一直看下去,直到手掌被蕭焱拉住后,才知道他是要帶自己進入鬥氣閣,不由得在心中又是嘀咕,「帶我進鬥氣閣就直說嘛,幹嘛非要用那種猥瑣的目光!」

鬥氣閣只有三層,第一層乃是功法,第二層乃是鬥技,而最後一層則是兵器與丹藥,每一層都會有一個測試儀,這些測試儀是專門測試蕭族中人的屬性,以及斗之氣的級別,在沒有成為斗者前,想要檢測出一個人擁有幾段斗之氣,除了這種測試儀外,就只有運用斗之氣,通過高手判斷方能得知,像蕭族之內,高手並不是很多,所以就採用了這種測試儀來判斷。

門口外,一身玄衣的蕭坤德正在游視這眾人,突然發覺到此刻蕭焱與李馨月正朝這邊趕來,原本嚴肅的表情,在此刻也是露出了微笑,如今蕭焱天賦回歸,他更是大感臉上有光,自己之前那番付出,終歸是有著一絲收穫啊!

為了蕭焱,蕭坤德這三個月以來可是沒少給少年購買靈丹妙藥,請過名醫,然而,就在他感覺無望的時候,奇迹便是突然出現,這種奇迹就是,蕭焱不但天賦回歸了,並且還在族長競選大賽上給自己爭了光。

對於蕭焱能夠回到如今這個樣子,蕭坤德自然是把這些歸於這三個月以來的靈丹妙藥上了,畢竟,這些丹藥可都是價值不菲,這三個月來,可是把蕭族近五年的利潤給掏空了,儘管在花銷中,許多長老都一致反對,不讓蕭坤德如此,可是,為了蕭焱他這個做父親的依舊毅然決然的選擇了!

望著已經走到了自己眼前的蕭焱,蕭坤德慈祥的笑容已經溢於言表,笑著問道:「焱兒怎麼今天有空來鬥氣閣啊!還有馨月侄女,在比斗台上,可多虧了你呢。」對於之前蕭焱那句之所以能夠打敗蕭人傑,全是因為李馨月的丹藥之功,蕭坤德卻是銘記在心,即使知道那是蕭焱騙自己的,可是他還是說了出來,他就是想再一步確認一下,蕭焱是否在騙自己,而對於之前那般不經蕭焱同意,就隨便探查蕭焱的身體,他並沒有感覺有什麼不妥,自己兒子的身體狀況,難道自己不該探查?

李馨月聞言,委婉一笑,道:「蕭叔叔客氣了,這怎麼能夠把功勞記在我那丹藥上呢,還不是蕭焱哥哥吸收的好,並且發揮出了它的作用嘛。」

對於蕭坤德突然誇起自己,李馨月聞言,趕緊開口道,她一聽就知道是蕭焱搞的鬼,什麼打敗蕭人傑與自己的丹藥有關啊,簡直就是胡扯!

她並沒有給過蕭焱什麼丹藥,然而,以她的冰雪聰明,又怎麼體會不出蕭坤德在試探自己,所以,她也開始胡扯開了,就迎合了蕭焱的鬼話。

蕭焱原本有些緊張的心理,直到李馨月如此一說,方才放了下來,若是李馨月直接否定,那自己父親可不會放過自己的!

聞言,蕭坤德看了看蕭焱的表情,發覺此刻後者並無什麼情緒后,方才笑道:「無論如何,那還是多虧了李馨月,馨月侄女有何要求,只要是我蕭族力所能及,必然會幫你完成!」

不論如何,蕭坤德對於蕭焱還是有著一絲琢磨不透,之前探查時的那股強大的靈魂力,就讓他內心一片震驚!

李馨月一聽蕭坤德竟然要給自己獎勵,頓時美麗的眉毛成了彎月型,臉部因為高興,而略微動容,這麼好的機會,她可不能錯過啊!

「好哇,蕭叔叔,我想進入鬥氣閣!」李馨月單刀直入,直接命中了關鍵,她此次前來,不正是想要讓蕭坤德答應她,讓她擁有進入鬥氣閣的資格嗎?

「這……行!」蕭坤德略微詫異,對於李馨月突然說要進入鬥氣閣顯然是沒有預料到,畢竟,鬥氣閣乃是蕭族的鎮家之寶,裡面功法,鬥技,兵器,丹藥,可是都有,雖然都不算最好的,可是,這對於一般家族而言,卻是最大的寶藏,就如同李家,若是他們能夠得到這鬥氣閣裡面的五成,用不了十幾年,就可以躋身於烏坦城三大家族之一!

可,君子一言,駟馬難追,既然已經開口了,蕭坤德自然不好意思收回,對於李家,蕭坤德還是好感多多,而對於李馨月,他根本就沒有太多在意,這鬥氣閣裡面可是隱藏有數十道強大的氣息,如果有人想要趁機多得,必然會被暗中的氣息給察覺到! 無論是誰想要從鬥氣閣內多得一部功法,或者鬥技,那麼,以暗中隱藏的數十道隱晦而又強大的目光,必然也會在第一時間發覺到,這點,蕭坤德早就想過了,對於讓李馨月進入,已經沒有什麼可以注意,有那幾個人在,他早就把心放到了肚子里去。

「那,多謝蕭叔叔了!」對於蕭坤德如此爽快的答應了下來,李馨月頓時小臉上布滿了喜悅,在蕭坤德面前,說話也調皮了許多。


「咳……」

一聲輕咳自蕭坤德口中發出,他剛剛只顧著跟蕭焱和李馨月說話,卻忽略了鬥氣閣外如此之多的人流,旋即尷尬的一咳,略表歉意,幸好這裡與他們之間還是有著距離,之前蕭坤德那番話,也並沒有讓他們聽到。

再次望了望此刻的人流,蕭坤德接著就在眾人顯然有些按捺不住的神色中,緩緩說道:「今天,乃是我蕭族這些年來,前往鬥氣閣最多的一次!不過,人數再多,規矩還是不能亂!前往鬥氣閣第一層的就直接來我這裡,先測試,然後方可入內!」

蕭坤德頓時語氣一冷,對於這種事情,他向來都是比較嚴肅,絕對不會因為人多而破了規矩。

伴隨著蕭坤德話音的落去,場中,人群明顯出現了波動,部分人已經邁著步伐,對著蕭坤德所在的那個方位行去。

這部分人剛一離開,而另外那一部分人卻是從另一個方位徑直而去,與蕭坤德所在的位置,正好相差九十度多,這些人,也只不過有十來個而已,還不到二十,在經過蕭坤德時,都點了點頭。

望著那些人,蕭焱在此刻也並沒有打算站在原地,給他們讓路,直接在這些人將要到自己身旁時,卻是朝另外一個方向徑直而去,那個方向,自然便是通往第二層的傳送通道。

李馨月見狀,也是不急不慢的跟了上去。

突入其來的一段插曲,卻是讓得這些人有些短暫的失神,「神馬情況?蕭焱竟然真的是來鬥氣閣?並且還要進入鬥氣閣第二層!」

對於蕭焱突然的舉動,有些心思縝密的人,卻已經看出了一絲端倪,如果蕭焱當真要進入鬥氣閣第二層,那麼,他的修為必然也到了七段斗之氣的地步,可是,想到如此不可能的事件,原本正也打算進入鬥氣閣第二層的那些人,卻是突然間像是被定住了一般,詫異的表情,溢於言表,不光是他們,就連蕭坤德都是一副茫然,顯然,對於蕭焱的修為,他並不是很清楚,如果蕭焱不是七段斗之氣,又怎麼可能做出如此舉動。

然而,不等眾人還沒從之前的狀況回過神來,所有人卻看到蕭焱和李馨月就已經踏上了傳送通道的地板,在一片耀眼的光芒下,兩人的身影同時消失不見。

遠處,只留下了陣陣竊竊私語的聲音,以及,還有一些無法相信之人的疑惑聲……

刺眼的光芒,照耀在李馨月與蕭焱身旁,感覺暖洋洋的,就在片刻間的享受時,眼前的光芒嘎然而止,隨後,寬敞的房間便映入眼帘。

在這棟房間門口處,此刻只站了一名長老,五長老,蕭祈武,不過, 龍王妻 ,現在的五長老,理所當然也成了二長老,此刻,看到蕭焱與李馨月同時來到此地,二長老蕭祈武,微微錯愕了半晌,方才吃驚的說道:「蕭焱,你……已經擁有了七段斗之氣?」

對於蕭焱能夠來到此地,他只能驚訝,說話的語氣中略有有著顫意,很顯然,他直到此刻依舊不太相信。

蕭祈武坐在門口旁,在他身旁則放著一塊烏黑色的石塊,這種石塊黑的有些刺眼,蕭焱自然認識它,這就是蕭坤德所說的測試儀,驗魔石碑!

昔日,自己就是在訓練場上,在這種驗魔石碑上,才出盡了風頭,三個月前卻是又在這塊石碑上名聲掃地!

現在再次現在驗魔石碑旁,內心卻是一片悵惘,這…好大的轉變!

望了一陣,蕭焱旋即開口道:「二長老,焱兒如今確實已經是七段斗之氣,此次前來,就是為了鬥技!」蕭焱隨即目光離開了驗魔石碑,朝著蕭祈武和熏的說道。


被蕭焱如此和熏的表情瞧著,蕭祈武卻並沒有以往那般,表情祥和,而是木納了許久方才回過神來,不由得又是吃驚而道:「這……焱兒,你真的已經擁有了七段斗之氣?」

一聽蕭焱說要來這裡弄鬥技,蕭祈武就有點肯定了,只不過,他還是感到不可思議,就算是以前的蕭焱,也不可能有如此快的晉級速度啊!

「蕭叔叔,蕭焱哥哥確實已經晉級到了七段斗之氣!」李馨月此刻也是委婉一笑,道。

剛才或許還不敢肯定,可是現在再一聽李馨月突然證實,蕭祈武就更不用懷疑了,李馨月這丫頭片子,可一向不會說謊的!

「哦,那可真是可喜可賀啊!既然是來此地選擇鬥技的,那麼現在就開始吧!不過,第一步測試還是要做的!現在,蕭焱你就來測試一下吧!」蕭祈武指了指身旁的驗魔石碑,然後對著蕭焱打了個手式,示意蕭焱先過來測試。


測試乃是檢驗斗之氣最有效的方法,或許通過高手進行探查也可以,但,那種效果絕對不會有測試儀下的檢查要精準的多。而往往能夠檢查的比較精準,大多都是高手中的高手,像蕭族,顯然沒有那種高手中的高手。

這也是為何, 祖宗歸來 ,要知道,年輕一代可是一個家族能否繁榮富強的根本,沒有新鮮而且優秀的血液補充,一個家族也就根本不可能強大起來。


妃來復仇:王爺請接招 ,邁起緩慢的步伐,走到了驗魔石碑旁,眼睛微眯,望著驗魔石碑上那光潔的板面,蕭焱在此刻霍然伸出了手掌! 伴隨著蕭焱手掌的探出,原本漆黑的驗魔石碑之上,突然間一道強光飛鴻而出,照的整個驗魔石碑上面亮堂堂的,蕭焱下意識的,嘴角揚起了弧度,一絲笑意便是涌了上來。

「這麼多天的付出,果然沒讓我失望啊!」這種感覺,再次享受時,蕭焱也不由得咧了咧嘴唇,這強化之後的斗之氣,果然要比那次的強上了許多,光是這次驗魔石碑上面一測,就要比當年自己同樣是擁有斗之氣七段時,效果明顯了不少!

亮光照射在驗魔石碑上面的霎那間,蕭祈武彷彿這次算是徹徹底底的驚呆了,在那漆黑的驗魔石碑上面,赫然便是寫著斗之氣,七段!可更讓他震驚的遠不是這些,而是效果!驗魔石碑上面所產生的那種光芒,這種光芒,就算是有著擁有八段斗之氣的蕭族子嗣也都望塵莫及!

這,顯然不應該是擁有七段斗之氣的蕭焱,可以做到的!

再次看向蕭焱,目光之中多少充滿了震驚!這遠非之前的驚訝可比!這樣的效果,如何是七段斗之氣所產生的效果?

望著一臉平靜的蕭焱,蕭祈武摸了摸鬍子,激動的喝到:「蕭焱!斗之氣七段,擁有進入鬥氣閣的資格!」

話音未落,突然,傳送通道之內亮光乍現,數道人影在此刻魚貫而入,當他們被傳送通道傳入這裡,尚還沒有站穩腳跟,卻被蕭祈武一聲大喝給震的跌跌後退,有的人甚至連踩踏到了別人的腳趾還不知道??直到被那人扇了一巴掌后之後,再回過神來!

「蕭寧!你幹什麼!」被人扇了一巴掌,一名少年隨即退後了幾步,指著他身前的那名青衣男子,冷冷的呵斥到。

「蕭森,你踩踏到了哥的腳趾頭了,你竟然還毫不知情?你可知罪!」那蕭寧被蕭森一通訓斥,卻是臉色變得極度陰森,一雙手掌,在此刻緩緩的抬起,隨即,猛然間朝著蕭寧的脖子,砍了過去。

手掌在空中一陣呼嘯,伴隨著一股尖銳的勁風,蕭寧此刻身體飛速朝著蕭森撲去,然而,就在手掌即將要砍向蕭森時,一道罡風卻是來到了蕭寧身前,阻止了蕭寧的行為。

「放肆!」見到蕭寧竟然如此,蕭祈武一聲冷呵,旋即,更是揮出一道罡風,朝著蕭寧擋了過去,蕭寧如此在鬥氣閣打鬥,他身為長老,自然是不會容許事情發生。

蕭寧被蕭祈武一聲冷呵,這才發覺自己卻是太魯莽了,幸好,他知道這位長老平日里最為寬容,要不然,此次就甭想進入鬥氣閣尋找鬥技了!

目光在蕭森身上冷冷一剮,這才退了回去,走到二長老面前,態度很好的說道:「二長老,不知現在我可否測試斗之氣?」

「現在,還沒有輪到你!」蕭祈武瞧了一眼驗魔石碑旁,負手而立的蕭焱,旋即,沉呵道。

順著蕭祈武的目光望去,正好看到了此刻淡然無波的蕭焱,蕭寧心中就不是滋味,作為同齡人,對於蕭焱如此天賦早就嫉妒上了,望著蕭焱,眼神之中,也不知想著什麼。

之前蕭祈武的宣布,他可是聽得一清二楚,對於蕭焱能夠如此之快再次晉級,他感到了恐怖,對於蕭焱的修鍊天賦,卻已經嫉妒許久,蕭寧本就經常與蕭人傑在一起,時間長了,自然也被蕭人傑對於蕭焱的態度,學到了自己身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