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歸怕,但是不能表現出來,大戰當前,裝逼先行,或許我來個突然襲擊,還有五成勝算!

「你想要女屍?你能出多少錢?」我表現出十分感興趣的樣子!

「隨你開價,不過得讓我先見到那女屍!」布衣道士不屑一顧地說道!!

我故作深沉,琢磨了一下,湊過去小聲道:「你看這個數目成不成,成就給你!」

我一邊說著,左手伸出了五個指頭,當指頭劃過道士跟前的時候,突然掌變拳風,迎著灰衣道士的心口窩就打了過去…… 太祖長拳罡正屬陽,氣走手少陽三焦經脈,發力全身,氣合拳包一點,以寸力可擊退千斤。

不過,這是拳譜上所言。

我照葫蘆畫瓢雖然偷襲得手,但是我明顯感覺到了,一如往昔,我的力道還是沒有重大的突破!

灰衣道士被我這偷襲的拳風嚇了一跳,不過他馬上就發現了我力道不夠的問題。索性躲也不躲,長吸一口氣,猛地一鼓肚皮,以心口對我的拳頭!

砰的一聲,灰衣道士毫髮無損,倒是我的手腕嘎嘣一聲,險些骨裂!

「小子,我還當你是什麼高手,原來不過是花架子而已!」灰衣道士咧嘴一樂,指了指地板道:「拳腳講究氣力合一,就讓金三先生我教你知道什麼才叫做『力未發,氣先行』!」

原來,這個道士叫做金三先生!

狗道士說完,正轉氣脈,突然,朝著地面斷喝一聲,手掌一擺,一塊幾十斤重的青石地板竟然隔空被拔了起來,像是炮彈一樣朝我砸了過來!

要是挨了這一下子,不死也是殘廢!

我踉蹌朝後一退,趕緊一擺左臂,喊了一聲離骨刀,刀光迸濺迎了上去,轟隆一聲,那青磚地板震了個粉碎!

「嚯,還有寶貝,嘻嘻,歸我了!」金三先生兩眼放光,縱身而起,直取離骨刀!

這是鬼醫之物,我要是被人奪去,還有什麼臉見馗?

也就是這時候,我忽然從這道士正轉氣脈得到啟發。我的拳法要義一直不通,為什麼不逆行氣脈試試?上次小白囑咐過,我現在的狀態是活死人,氣修當與常人不同!

都這功夫了,權作死馬當活馬醫吧!

我來不及多想,身形展開如同一隻大鵬,騰空而起,搶先一步先收回離骨刀,正面朝金三先生奔去,同時迅速調動氣力,反向以督脈諸穴為根基,氣走外十二經,會氣於任脈之中!

「真是作死,還敢反抗!既然如此,那就先殺了你這個小東西再說!」狗道士見離骨刀沒能得手,氣得破口大罵,其雙目如炬,五指彎曲,如同鐵鉤,以全身之力取我的脖頸,全然沒把我放在眼裡!

就在道士鉤手抵達我咽喉的瞬間,我突然就感覺自己好像一下子通透起來。滾滾氣力咆哮而來,拳頭上猶如火焰灼燒,一股從來沒有的氣勁爆發了。

「想殺我?你殺的了嗎?」我怒吼一聲,憑著還算年輕的身子骨靈活地錯過半個身子,將拳頭和他掌鉤重重擊在一起!

金三先生一愣,可是已經來不及躲避,只能以全身之力相迎,又是砰的一聲巨響,不過這次我紋絲未動,倒是金三退出去了足足五六米,嘴角溢出了血!

金三先生額頭上的汗水瞬間都溢了出來,他的臉色已經變得跟蒙塵一樣,毫無血色。

「瞬間打開任督二脈,怎麼可能?真他媽的怪了,小子,你是誰?你絕不是警察!」金三先生怒喝一聲!

正所謂,得勢之後嘴巴硬,我冷笑一聲道:「喂,死牛鼻子,你怎麼這麼不要臉,手下敗將,還敢問我出處?是不是該由小爺問你啊?你們供兒會的頭是誰?你是哪個級別的看門狗?」

此時老史也開始扭轉局勢,和我說的一樣,那四個臉塗油彩的傢伙看著十分兇悍,可是不過都是外強中乾。他們的氣門竟是會陰穴,老史發現這一秘密后,一頓踢襠,不出時幾招,四個人都已經夾著腿,捂著蛋跪在地上不敢反抗了!

金三先生看了看自己的手下,好像並不生氣,反而咧嘴一樂道:「兄弟們,是該獻祭天尊的時候了,你們馬上就可以永修極樂啦,去吧!」

那四個油彩信徒一聽,慌忙虔誠伏地,竟然十分興奮,癲狂地喊著:「天尊護佑,弟子們來了……」

我和老史看的有些懵,不知道這些人在搞什麼名堂!

「小子,你們玩,道爺我先走一步!」金三道士眨了眨眼,一臉姦邪地閃身從後門鑽了出去,奔後殿去了!

「老雜毛,往哪跑?」

老史和我罵罵咧咧就追,可是伏在地上的那四個弟子卻在瞬間變了樣,咆哮著跳了起來,朝我和老史就撲了上來!

這幾個人不知道為什麼,剛才還好好的,此刻突然口鼻釀血,眼球爆出,身上的皮膚一瞬間變成了青黑色,整個身體像是巨大的蠕蟲一樣裹在我和老史的大腿上,活生生的一副美國大片的喪屍,踢也踢不開,拔也拔不出來!

「卜爺,這是怎麼了……」老史有些慌神,朝我大叫道!

「他們已經不是活人了,一不做二不休!」我朝著脖子上比劃了一個割喉的動作,同時拔出那把從張大山家找到的匕首!

老史心靈神會,拔出槍,抵在那兩個邪教弟子的頭,啪啪就是兩槍!與此同時,我也乾淨利落,匕首橫斜兩刀,那兩個弟子的腦袋瞬間耷拉了下去!

強勢寵婚:步步爲贏 可是,出乎意料的是,這四個傢伙仍舊蠕動著,死死不放手!

「我就不信了!」

我低罵一聲,揪住一個死屍的腦袋又再補一刀,玩命一腳,總算踢飛了出去!

可誰知道那死屍落了地,腦袋突然嘎吱吱朝我扭了過來,就見其滿臉鮮血,腥臭無比,嘴巴張到了極限,一副要吃人的架勢,實在嚇人!

更恐怖的是,這個死屍的口中還有東西在動,好像一條赤紅色的大蟲子正躍躍越試要鑽出來……

「噗噗噗……」

一陣陣響聲,就像是窗戶紙被接二連三的捅破,一瞬間,這個弟子全身上下的皮膚掙裂了開了無數個小孔,然後雨後春筍般冒出了許許多多的蠕動的肉芽!

說是肉芽,其實卻是一根根紅毛線一般的管狀蟲子。這些蟲子從死屍的軀體里往外爬著,搖晃著腦袋,一個個還張大了嘴巴!它們的嘴巴是那種六角形帶鉤的口器,口器中還涎著這具死屍被撕碎的內臟……

「嗚哇……」

我忍不住一陣乾嘔,這東西未免太噁心了!

肉芽越來越長,管狀的蟲體越來越粗,不到一分鐘,這個邪教信徒已經變成了蠕動的「毛線團」,數百隻紅色線蟲以其為載體,操縱著腳步趔趔趄趄要往我身上撲……

其他三具屍體的狀況也大致相同,噗噗噗噗,一寸寸的皮膚爆裂生蟲……令人毛骨悚人的皮膚掙裂聲不絕於耳!

我窮盡了腦袋裡所有的記憶,終於想起了這是什麼,頓時後腦勺一麻,大聲吼道:「老史,快,掙脫出來,這是痋術,被一根蟲子黏上就完蛋了!」 痋術,滇南三大邪術之一。

此術分為內痋和外痋兩種!

內痋是指將痋蟲卵下在人體內部,製作一種皮包蟲卵的屍奴,一般被古人用來守墓;外痋則是蟲卵迅速成蟲,會突破皮膚,變成一種移動的毒屍,一般用來鬥法和殺戮!

顯然,眼前這鬼東西就是外痋!

我忍住噁心,拼了老命將另一個正在屍化的信徒踹了出去,轉過身去趕緊幫助老史!

這小子的槍打人可以,一打一個準,可是打這些屍體殺傷力太低!

眼看著老史被兩具已經開始萌生肉芽的屍體越抱越緊,我一咬牙,握住張大山的軍用匕首,撲上去就是一陣猛砍,以至於將一隻死死握住老史不撒開的手給砍了下來!

臟血濺的滿地都是,我的手上也被染成了血色,總算將老史扯了出來!

到了這時候,四具屍體幾乎一樣,都變成了肉蟲蠕動的毛線球,齊刷刷朝我和老史逼來!

「該死的雜碎!」老史低罵一聲,啪啪啪連著幾槍,全部擊中了痋屍的腦袋,可是那痋屍也只是微微一晃動,然後繼續朝我們撲來!

「卜爺,怎麼辦啊?」老史槍里已經沒子彈了,看著眼前密密匝匝的紅蟲子臉都白了!

痋屍不是殭屍,真正要殺人的是痋蟲,而不是屍體。所以老史槍打屍體根本沒用!

據我所知,痋蟲劇毒,只要被一條痋蟲粘上,那就必死無疑!

以我們倆現在的裝備,根本就沒法相拼!

「老史,救人要緊,打不過咱們跑就是!」我一邊說著,一邊和老史朝門口退卻!好在這些痋屍看著噁心,但是速度緩慢,等我和老史縱身出了門,四具屍體正好撲了上來!

「關門!」我大喝一聲,和老史一人拉住一個門把手,死死抵住!

痋毒威力巨大,萬萬不能讓這幾具屍體跑出去!我記得以前曾有篇報道,六十年代,西南某省一個偏遠鄉鎮一個月之內死了一百多個痢疾患者。後來縣檢疫部門聯合當地部隊在一座飲用水庫撈出了兩具腐屍,竟然都是感染了痋毒的屍體。兩具屍體能夠改變一個水庫的水質,由此可見痋毒之邪!

既然打不過它們,只能用手段滅了它們,我思慮了一下,火攻無疑是最佳的方法!

我讓史剛握住門把手,摸出一張五雷符,口念秘咒:念起都天大雷公,霹靂震虛空。念起銅兵千千萬,萬法走無蹤。強神惡鬼不伏者。五雷破火莫不從。吾奉太上老君神兵火咒急急如律令,敕!

一聲令下,符紙冒出一道藍色火光,我朝著鏤框紙窗猛地一打,頓時大火四起。只聽得見房中一陣噼里啪啦巨響,門板被撞得轟轟隆隆,好像困獸在做最後的掙扎……

我和老史等不及看最後的結果,任由大火肆虐,直奔後殿!

後殿里燭光跳動,能聽見咿咿呀呀的唱詞,似乎有很多人在做什麼宗教法事,這聲音聽的人心煩意亂!

既然已經撕破臉了,就沒有必要畏畏縮縮!

「死道士,兩位爺爺拿你命來了!」我大喝一聲,一腳將門踹開,兩人齊步跨進了殿!

誰知道殿中燭火通明,香霧繚繞,七八個身穿白袍的人伏在地上,朝著一尊神龕俯首帖耳,念念有詞,竟然沒人理睬我們。

「金三狗道,搞什麼把戲,給我出來!」老史暴罵一聲!

「嘻嘻!兩位竟然逃出來了,看來自古英雄出少年這話說的沒錯!小哥兩個,你們乾脆入我法門,隨我一起侍奉天尊,我包你們榮華富貴!」一聲奸笑,金三先生突然從神龕前站了起來!

他手中抱著一個比白天見到的那個娃娃還要大一些的陶俑,仍舊是一臉詭笑的模樣,紅眼綠唇,令人心中生惡。

「金三,就這小把戲唬一唬這些愚民還差不多,和我們你就拿真本事吧!」我暗自運氣,攥緊拳頭就要開打!

金三先生卻咧嘴一笑,不慌不忙道:「小兒,別口出狂言,你瞧,天尊召見你們呢!」

這狗道士說完,攤開手在黑陶娃娃面前一晃,誰知道那娃娃紅色的眼睛竟然朝我們眨了眨!

「天令歸我心,九天追人魂,掌手輪三春,腳引四方魂……嘻嘻,你們兩個,見到天尊還不下跪!」

這道士念了幾句什麼咒語我都沒聽清,就感覺自己身子一輕,趔趔趄趄朝前走了幾步就要下跪!

那是一種好像來自九天之外的召喚,由不得我思考和猶豫,我的腦袋裡只有一種聲音,像是一個女人在幽幽召喚一個孩子,跪下吧,跪下吧,跪下吧……

老史和我一樣,迷迷瞪瞪就要下跪!

正在這時,突然房樑上跳下一個身影,這人手裡握著一瓶上好的竹葉青,迎著我和老史就是一撒,瞬間冷酒澆頭,我和老史猛地打了一個激靈,頓時幻覺消失,一下子清醒起來。

我們倆這次啊看見剛才那撥白袍教徒,正一人手握一把大刀要將我倆亂刀砍死,而神龕前和金三相對峙的則是一個風度翩翩的少年……

「你是誰,壞我好事!」金三見奸計敗露,頓時惱羞成怒!

少年露出一絲壞壞的笑意,努嘴道:「我姓祖,祖沖之的祖,單名一個宗字,一代宗師的宗!」

「祖宗?我怎麼沒聽說雲城還有這樣一號人?」金三自言自語道!

我不禁笑出了聲,大聲道:「金三,你好不孝順,見到摸祖宗還不下跪!」

那少年也哈哈大笑道:「就是,我的傻孫子,都叫祖宗了,怎麼還說沒有我這人?」

金三這才發現自己被戲耍了,怒喝一聲:「供兒會的信眾們,我以天尊之令,命令你們把他們三個都給我殺了!」

這狗道士一聲令下,七八個白袍信眾和先前的四個油彩臉一樣,仰天長嘯,拎著刀不管不顧就撲了上來!而金三自己,抱著那黑泥娃娃,閃身鑽進了神龕後面!

「媽的,想跑?老史,這交給你了!」我交代一聲,朝少年充滿謝意地點了點頭,疾步跟了過去!

老史高呼一聲:「卜爺,你就瞧好吧,我得打的他們叫爺爺!」

原來,神龕下竟然還另有空間,兩個復折樓梯直通地下!

陰森森的樓梯里散發著一股發霉的氣息,我越往下走,上面熹微的燈光就越來越失去作用,最後直至一片漆黑,我像是掉進了墨缸里!

「撲通」一聲,忽然腳下一扭,差點趴下,原來樓梯止住了。

四周只有星星點點的紅色香頭,這點光亮還不足以看清我自己的腳!

「金三先生,你身為出家人,做了這麼多壞事,此時還做縮頭烏龜?你要不要臉!」我一邊虛張聲勢罵著,一邊掏出一張符紙,!

我這一開口,四周竟然都發出了熹微的動靜,「嚓嚓……嚓嚓……」,好像有許許多多的人圍了上來!

人在黑暗中本來就容易焦慮,則窸窣的響動讓我的安全感會瞬間流失,我抹了一把額頭,冷汗已經打濕了衣衫!

「一封透天庭,一書鬼神驚,太上化三清,急如律令!」我默念口訣,將手中的符紙劃過左手的三清指,騰地一下,符紙冒出了火光!

頓時,眼前一亮,可是,金三先生我沒看見,卻看見足足近百個孩子,衣衫襤褸正聚攏在我身邊,他們每人手捧一個黑泥娃娃,目光凶戾冰冷地看著我。

這種眼神我見過,花貓對老鼠、惡狗對骨頭乃至老史辦案都是這幅神情…… 「孩……孩子們,你們別怕,叔叔是來救你們的!」我看似是在安慰這些孩子,其實我是在安慰自己,因為我很清楚,這些孩子的眼神告訴我,他們已經不是普通的孩子了!

「咯咯!」

突然,一個孩子站了出來,他瞪著空洞的眼睛,盯著眼前的一片虛無,手舞足蹈著,發出一陣陣瘮人的笑聲!

「天尊,時辰到了,供兒來了!」

這孩子五六歲,瘦的已經只剩下了皮包骨,一看被拘禁的時間就已經很久了!他喃喃地說著,就好像他眼前的世界是伊甸園一般神聖!

我心裡有些發酸,每個孩子都是父母的掌心寶,可是這夥人卻喪盡天良,將別人的寶貝偷來,囚禁在這暗無天日的地下空間,真該碎屍萬段!

「天尊護佑……」

這孩子突然跪在地上,將手裡的黑泥娃娃放在面前,磕頭如搗蒜般大叫起來!

「天尊,天尊,天尊,享用我吧……」

一瞬間,所有的孩子都跟著「咯咯」笑了起來,整個地下密室都是毛骨悚然的笑聲,笑的我雞皮疙瘩一層又是一層!

更令我幾乎靈魂出竅的是,那男孩面前的黑泥娃娃竟然飄飄悠悠懸了起來,口中也發出一聲聲駭人的笑聲,同時一道幽暗的綠光從泥偶的綠嘴中射出,照射在男孩的天靈蓋上!

「嗚嗚……呃呃……」被這綠光一照,男孩癔症一般大聲呻吟起來,整個身體瘋狂地顫抖著,就好像要將他那小身板搖散架一般!

一切太詭異了,看的我全身結了一層白毛汗!

天靈是三魂火中胎光之所在,莫非這詭異的泥娃娃是在吸取男孩的魂元?

想到這,我顧不上這些孩子惡毒的眼神,上前一步拉住那男孩的胳膊!

「小朋友,快,給我起來!」

誰知道我拉了一下那男孩沒有半點反應,等我低頭一瞧,就這麼一眨眼的功夫,這孩子竟然深度昏迷過去了!

倒是那黑泥娃娃,雙眼愈加猩紅,還看著我一臉詭笑!

「笑!笑你媽了個巴子!」我突然惱怒起來,好好的一個孩子,竟然給折磨成這樣,這伙王八蛋到底害了多少人啊!

我抬起腳,猛地踩在了那黑泥娃娃上,就聽啪的一聲,黑陶破裂,裡面流淌出一攤果凍狀的綠水,同時一道黑霧騰起消失不見了……

一瞬間,所有的孩子好像受了刺激,圍著我都尖聲大叫起來!

恰好此時手中的符紙熄滅,眼前再次一片漆黑,我側耳聽著四周,大聲吼道:「金三屠夫,你這個膽小如鼠的雜碎,你給我出來!」

「呵呵,還用我出來?供兒們,給我殺了他,天尊等著你們呢!」黑暗裡傳來了一聲奸笑,霎時,身邊吼聲陣陣,雖然看不見,但是我能聽見所有孩子都在磨著牙沖了上來……

我可以用鬼醫刀,可以用銀針,也可以用剛剛開悟的太祖拳,可是一想到這些還僅僅四五歲的孩子,我猶豫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