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了,你怎麼了?”楊暖暖蹲下身體,驚慌的問。

“對不起,我剛剛騙了你,其實我有心臟病。”金俊對楊暖暖說。

“啊?那你現在是心臟病復發了嗎?”楊暖暖問。

“是的,我死定了。”金俊說。

“藥呢,心臟病患者身上不都會有藥嗎,你的藥呢?”楊暖暖問。

“藥沒了,我死定了。”金俊垂頭喪氣的說。

“我現在立馬報警求救,你彆着急。”楊暖暖拿出手機,手指顫抖的按下110。

“靠,居然還有這手。”金俊不爽擡頭看着楊暖暖。

他就做了一個小小的動作,楊暖暖的手機就喪失了所有功能。

“怎麼回事,爲什麼手機黑屏了。”楊暖暖奇怪的道。

“哎呀,我的心好疼。”黑暗中金俊捂住胸口痛苦的道。

“……”楊暖暖不知所措。

天魔弈 “你還在嗎?”聽不到楊暖暖動靜的金俊問。

“在,但是我不知道應該做些什麼。”楊暖暖說。

“你沒學過急救常識嗎?”金俊問。

“沒有。”楊暖暖回答。

龍少決看着吃癟的金俊,他臉上的笑容越發燦爛。

楊暖暖忽然想起在電視上看到的心肺復甦人工呼吸。

“我好像知道一點點急救常識。”楊暖暖說。一雙一雙

原本已經放棄裝心臟病的金俊,條件反射的捂住胸口。

“好難受,我死定了。”金俊痛苦的說。

“我還是去找人來幫忙吧。”楊暖暖說着就轉身。

楊暖暖一轉身,就看到夜色裏的那一雙似乎幽幽發着光的眼睛。

“媽呀。”楊暖暖被嚇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有,有,有,有東西。”楊暖暖伸手在樓梯上亂摸着,她的手除了空氣,什麼都沒有碰到。

“喂,你還好嗎?”楊暖暖提高嗓音問。 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裏靜的滲人。

“你還在嗎?”

楊暖暖彎着腰,她的手在黑暗裏亂摸,她記得剛剛金俊剛剛就是在這裏和她說話的。

周圍靜悄悄的,靜到楊暖暖可以聽到自己的呼吸聲。

僅僅只有楊暖暖一個人輕柔的呼吸聲而已……

楊暖暖摸了半天,她什麼也沒碰到,於是她索性跪在臺階上,伸長了手臂往前摸。

“不對啊,剛剛那個人明明就在我身邊,這麼短的時間,他能跑去哪呢?”

楊暖暖四肢着地,她慢慢的往樓梯上爬,越爬她越覺得不對勁。

“難道我又遇到鬼了。”楊暖暖往上爬了三級臺階,她停下來,嘴裏自言自語。

楊暖暖越想越害怕,她渾身一抖,背上爬上一層冷汗。

安靜的環境裏,楊暖暖的呼吸聲越來越沉重,她身體不受控制的顫抖。

如果說那個人真的是鬼的話,那麼他現在一定就在這附近,沒有離開。

“……”楊暖暖的身體僵硬了許久,她緩緩的站直身體,瞪大眼睛四處張望。

漆黑的環境裏,她什麼都看不到。

楊暖暖拿在手裏的手機忽然亮了起來,繼而手機不要命的震動起來。

“啊。”楊暖暖被嚇了一大跳,她手一鬆手機應聲落地。

“噠,噠,噠,噠。”手機從樓梯上往下滾。

楊暖暖回頭看,在手屏幕微弱的光芒照耀下,楊暖暖看到樓梯口小門處站着一個人。

“媽呀,有鬼!”楊暖暖驚慌的尖叫着噠噠噠的往樓上跑。

“啪嗒。”她一叫喊出聲,樓梯燈應聲而亮。

楊暖暖踩着燈光,頭也不回的往樓上跑。

站在樓梯口小門處都龍少決,一身黑衣,他頭髮梳的整齊一絲不苟。

黑色襯衫,黑色長褲,他胸膛的肌肉線條若隱若現,兩條筆直的大長腿。

龍少決俊朗剛毅的臉上帶着一絲玩味的笑意,他微微擡頭看着倉惶的楊暖暖離開。

他臉型完美就像是雕刻大師畢生的傑作,倨傲的下巴微微擡起。

好玩,楊暖暖實在太好玩了。

像龍少決這麼正常的一個人哪裏像鬼了?

至於被嚇到落荒而逃嗎?

龍少決彎腰撿起楊暖暖一摞都手機,他低下眼眸看了一眼手機上的來電顯示。

“顧大影帝。”

電話是顧栩打來了。

龍少決看着手機,想了想,他的手指往紅色掛斷的圖標上移。

就在即將掛斷電話的時候,龍少決好像突然想起什麼,他接聽了電話。

“楊暖暖你在哪,工作不想要了嗎,給你五分鐘立馬出現在我面前,不然就滾吧。”

電話一接通,顧栩溫潤帶着一絲責問的話語就傳入龍少決的耳中。

顧栩不痛不癢的責問,就像是一對小情侶相處時的場景。

“……”龍少決勾脣,他不語,笑容愈發深。

“楊暖暖!你聽到了嗎?”顧栩沒有聽到楊暖暖的連篇廢話,他有些彆扭的問。

楊暖暖從來沒有接聽他的電話而一言不語,這明顯不是楊暖暖的風格。

“……”龍少決繼續笑着沉默。

“楊暖暖,你現在在哪,文過去找你。”顧栩有些慌了,難道她遇到事情了。

站在宴會廳外的顧栩,倚靠着白色雕花的欄杆上,他表情又些許緊張。

楊暖暖明明說話癆,總是不正經,她怎麼會保持這麼久的沉默呢?

“暖暖,你說話啊,再不說話我就炒了你!”顧栩站直了身體對着電話道。

顧栩的斜對面是一扇裝修的和牆壁差不多的小門。

現在燈光昏暗,若不細看很難發現哪裏還有一扇門。

“楊暖暖!”顧栩大喊道。

楊暖暖氣喘吁吁的推開了那扇小門,她一開門就聽到顧栩的喊聲。

楊暖暖靠着牆,她大口大口都喘着氣,楊暖暖對着顧栩揮手,但是顧栩並沒有看到。

“楊暖暖,你現在在哪,說話啊,你現在在哪?”

不耐煩爆發之後,顧栩心裏剩下的只要數不清的關心,顧栩柔聲問。

電話那頭,龍少決依舊不言不語,顧栩語氣裏的一絲變化,都盡在龍少決的掌握中……

楊暖暖肯定遇到事了!顧栩心裏肯定的想。

“顧,大,影帝,我在這。”呼吸稍微穩定一點的楊暖暖,對着顧栩有氣無力的說。

她現在都狀態不是因爲爬樓梯累的,純粹是被嚇的!

“楊暖暖,你怎麼在這?”顧栩回頭,看到楊暖暖疑惑的問。

“呵呵,我爬樓梯上來都,正好鍛鍊身體了。”楊暖暖無力的扯脣苦笑道。

“你手機呢?”顧栩問。

“掉在樓道里了,裏面太黑又沒有人,我就沒去找。”楊暖暖說。

“你確定樓梯裏沒有人?”顧栩問。

“確定,確定,非常確定。”楊暖暖連連點頭道。

她非常確定樓道理不僅沒有人,而且還有鬼!

顧栩都手裏拿着手機,他看着手機屏幕,通話時間還在一秒一秒的增加着。

“你在和誰打電話啊?”楊暖暖擡頭看着顧栩問。

“你。”顧栩脫口而出回答。

“媽呀!”楊暖暖往後退了一步,發現自己又進了樓道里,她立馬跑出來。

“快掛掉,掛掉,掛斷掛斷,接電話的肯定不是人!”

楊暖暖距離顧栩有半米,她指着顧栩的手機語無倫次的說。

“你說什麼?”顧栩疑惑的問。接電話都不是人,還有什麼東西呢,難不成酒店跑來一隻猴子,接聽了楊暖暖的電話。

“哎呀,和你說不清楚。”楊暖暖急到跳腳,她兩步跑到顧栩面前,一把奪過顧栩的手機。

異界瞬發法神 楊暖暖雙手高舉着一隻小小的手機,她用力一擲。

“砰”的一聲,顧栩的手機的碎成了三瓣。

“楊暖暖,你……”你說不是人?

一聽到楊暖暖說接電話都不是人,龍少決立馬開口,他的話還未完全說出口,電話那頭就只有嘟嘟嘟聲了。

“恩,接電話的肯定是鬼。”楊暖暖看着碎成三瓣都手機,她點頭道。

看她的樣子,她很滿意自己的智商。

“楊暖暖。”顧栩幽幽的喊。

“啊?顧大影帝,您有啥吩咐?”楊暖暖回頭,臉上帶着假笑問。 “我的手機是私人定製豪華版,價值7位數,現在被你毀了。”顧栩說。

“你說什麼?”楊暖暖驚訝的問。

三國殺之巾幗梟雄 就顧栩那頗手機,連5寸的屏幕都沒有,居然價值7位數,是不是當楊暖暖傻啊。

“你有看法?”顧栩問。

“呵呵,顧大影帝,你真把我當成三歲小孩了啊。”楊暖暖冷笑着說。

顧栩的手機不僅沒有5寸的屏幕,連淘寶都不能上,還不能刷微博微信,看樣子就是一個精緻版的老年手機罷了,怎麼可能那麼貴。

“你最多隻有兩歲半。”顧栩說。

“呵呵。”楊暖暖尷尬的冷笑兩聲。

“藍寶石屏幕,機身由純金打造,真皮皮套,機身鑲嵌有138顆白鑽,99顆紅寶石,38顆稀有黑鑽,你說值不值七位數。”

顧栩邊說邊靠近楊暖暖,最後他停在楊暖暖面前將頭伸到她臉前問。

楊暖暖看着顧栩放大的俊臉,他們之間的距離僅僅只有十釐米左右。

“你嚇唬誰,你手機上哪有鑽石啊,哪有紅寶石,我天天看你用,也沒有看到bulingbuling的閃耀鑽石。”楊暖暖說。

“OK,既然你不相信,那我就給你找一顆鑽石。” 步步逼婚 顧栩說。

顧栩走到碎成三瓣的手機前,他彎腰蹲在地上,看了一眼,他伸手撿起一顆沙粒大小的鑽石。

“過來。”顧栩手指捏着鑽石,他回頭喊楊暖暖。

楊暖暖小跑着過去,她蹲在顧栩身邊。

“你看。”顧栩將貼在他手指上的那顆小鑽石遞在楊暖暖眼前。

楊暖暖瞪大眼睛,仔細的看着顧栩手指上的那顆鑽石。

完了,看來他說的都是真的!

楊暖暖苦着臉,欲哭無淚,都怪她手賤。

“好了,現在鑽石你也看到了,原價賠償吧。”顧栩站起來說。

“什麼?”楊暖暖驚訝的問。

顧栩想讓楊暖暖怎麼賠,就算楊暖暖把自己賣了,她也不值七位數的價格啊。

“什麼什麼,你摔壞的,當然你賠了。”顧栩義正言辭的道。

“我賠不起,你把我送給警察叔叔吧。”楊暖暖說。

她工作這麼多年,存款爲零,還是月光族。

就憑楊暖暖的那一點點工資,就說她不吃不喝,給顧栩當六十年的丫鬟,大概也賺不到百萬。

“……呵。”顧栩沉默的看了一會楊暖暖,他冷笑一聲轉身離開進入了宴會廳。

顧栩覺得楊暖暖變聰明瞭不對,楊暖暖好像一直都不笨。

憑她的相貌,外在條件,在王心手底下做事,楊暖暖要是個笨蛋的話,她八百年前就已經卷鋪蓋走人了。

楊暖暖擡頭看着顧栩離開,入場的客人越來越多了。

穿着講究的服務生,單手高舉着擺滿酒的托盤,優雅的進入宴會廳。

楊暖暖手忙腳亂的撿起顧栩的手機碎塊,她雙手捧着手機,小心翼翼的跟着衣香鬢影的客人走進宴會廳。

半分鐘過後,楊暖暖一手拿着蠟燭,另一隻收拿着顧栩的手機,她嘴裏咬着一塊餐巾,噔噔的跑出來。

她把蠟燭放在地下,餐巾鋪好,將手機放到餐巾上,隨即楊暖暖瞪着大眼睛,認真的在地上尋找着鑽石的蹤影。

來往客人大多是上流社會的名流,非富即貴,個個眼高於頂,並沒有人多看楊暖暖半眼。

漂亮嬌媚的江華卿在一羣西裝筆挺肚大腰圓,年紀都在四十歲以上的男人簇擁中。

江華卿在他們之中顯得是那麼美麗,千嬌百媚,她低笑細語,在男人堆裏遊刃有餘。

有幸見識國江華卿本人的男人,無一不爲她傾倒。

心甘情願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男人數不勝數……

肖柳手上提着一個土氣的黑包,她面無表情的跟在江華卿身後。

江華卿眼角帶着魅惑的笑意,她眼角的餘光看到趴在地上找鑽石的楊暖暖。

江華卿腳步忽然一停,她腳步一停,衆人皆與她步調一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