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巡邏艇的下方,一片烏影出現,在大家還來不及看清時,已經破水而出。一座碉樓首先出現,隨即烏黑的脊背出現,70多米長的潛艇,如鯨魚般浮出水面,非常準確地將MD巡邏艇頂翻在海面。

也就三秒鐘,這艘潛艇的碉樓隱沒在海面下,一閃間,已經無影無終,只有那傾覆的MD快艇,以及掙扎在大海中的MD士兵,讓大家相信,剛纔確有一艘潛艇出沒。

“哈哈!”大家笑作一團,這真是戲劇化的一幕,不可一世的MD快艇,居然在自己駐軍港外,被潛艇頂翻。漁船繼續向前,駐軍港內,第二艘快艇出現,開始搶救不提。

MD駐軍開始抗議,中方護衛艦不予理睬。駐軍將軍馬上將情況彙報給八角大樓,接受命令後,隨即將無人機啓動到待發射狀態,駐軍的岸基雷達,鎖定了中方護衛艦。

萬消混在撤離人員中,探測到了無人機已經在觸發狀態,開始等待最佳的時機。

MD駐軍擺好姿態後,八角大樓開始向WK防衛省發佈命令,要求自衛隊士兵去南風港扣留中方護衛艦。防衛省的閉門會議室,大佬們面面相覷,他們知道問題的嚴重性。

如果扣留中方護衛艦,這是宣戰的另一種方式,屆時,MD能挺自己到什麼程度?幾個老人,開始討論MD的真正用意,感覺是MD在耍自己。

一刻鐘後,琉球駐軍也開始催着行動。

琉球司令部,副司令在和中方領事館人員,有一句沒一句地應付,助理拿了智能設備匆匆進來,他看了眼:“MD駐軍要求派人去扣留停靠在南風港的中方護衛艦,爾等見機行事,勿引火燒身。”

“來了。”萬消分析中機會出現,“這條命令,既然自衛隊能看到,駐軍肯定已經看到了,推脫的意圖已經非常明顯。”

一架無人機拔地而起,隨即又一頭衝下,南風港的出口處,在自衛隊裏三層外三層的人海中間,轟然炸響。

一時間,斷肢隨氣流飛舞。

南風港陷入寂靜,大家看着煙塵緩緩散去,不相信眼前的景象。

空曠的南風港出口,以及遠方靠岸的4艘漁船映入眼簾,萬消在人羣中大喊一聲:“回國!”


人們向碼頭奔去。

GPS頻道繁忙一片,各種消息亂飛。 “爲什麼攻擊自衛隊?”防衛省罕見地向八角大樓發出了責問,“之前的南風港射擊平民,是不是同一個預謀?”春山下注將軍打開着免提,所有大佬都豎起耳朵在聽。

“他孃的,是紅魔!”熱線那頭的八角大官,回罵了一句,啪地掛了電話。

“嘟、嘟……”的聲音在閉門會議室迴盪,大家一陣愕然,死傷上千人的一次屠殺,居然還反罵一句。

“他、他……居然掛了?”春山下注將軍拿着話筒,看着這些大佬,哭笑不得,“居然掛了……”

防衛省的其他幾名官員,憤怒地在會議室內走動,嘴裏咕噥着什麼;那些大佬一個個將身子埋進沙發裏,做沉思狀。只有掛機的嘟嘟聲,和春山將軍的“居然掛了”重複聲。

會議桌上,關大帝的圖像,依舊一副睥睨天下的眼神。

但是,在GPS中,並不平靜,八角大樓在責問琉球駐軍,是誰下的命令。隨即佩符司少將也發來訓斥,“老子出去幾天,你們要翻天?”他已經學會了老將軍的口頭禪。

“將所有的通話記錄,控制系統中的指令,以及探測到的無線信號等等,全部打包發給八角大樓。指揮權收回,所有官兵原地待命。”佩符司接着發佈命令,然後向八角大樓作了保證,一定查明真相。

GPS頻道瞬間繁忙起來。萬消潛伏在GPS軍事層的分段程序,檢測到對琉球上空的衛星,開放了輸入權限。機會千載難逢,他趁機將自己的剩餘程序,一股腦兒地複製進了軍事層。

原本小心翼翼藏在軍事層中的程序片段,剎那間連成一片。雖然還是分散在海量的交換基點中,但是那些遊離在程序外的情緒,隨同程序的完成複製了過去,居然將這許多的分散數據,以一種奇特的方式聯繫起來。哪怕這些程序片段,分散在24顆衛星,情緒的關聯,依舊可以讓程序隨時完整地運行。

好奇怪的感覺。萬消忽地跳出一行字:“打通了任督二脈。”

自己的程序,不但在GPS的軍事層完全潛伏成功,還能獨立運行,似乎給自己打通了一片新天地。

同時在自己的分析中,越來越確定,自己的程序有病毒特性。因爲自己並沒有破解到GPS系統的源代碼重生層,也就是說,還無法利用到GPS衛星的硬件。

南風港,進口處的自衛隊官兵,開始自發地搶救出口處附近受傷的戰友。中方的撤僑工作,他們不再關注。MD駐軍,在等着佩符司少將的指令,也對中方的一切不再關心。


漁船在中方護衛艦的指揮下,有序地進出。連同南亞幾個國家的委託,近萬人的撤僑工作,在兩個小時內順利完成。登船的人們,看着南風港出口處的人間煉獄,不由得一個個喜極而泣。

不知從何時起,大家唱起了國歌。

回國!真好!

漁船羣已經離去,中方潛艇一路在海下護航。

中方護衛艦鳴笛,禮貌性地致敬後,轉首緩緩駛離南風港。

12海里線內,MD的巡洋艦正快速駛來,盤旋在上方的武裝直升機,看到中方護衛艦,發出了等待的信號。川貝號航母羣,浩浩蕩蕩地回港了。

對於紅魔的說法,佩符司少將是不屑於認同的。一個再厲害的特種兵,無非生存能力更強一些而已,居然兩次操控了琉球駐軍的絕密無人機,用屁股也想得出,自己的隊伍裏,有了叛徒,而且級別不低。

一路上,佩符司少將想了無數種可能。此時,巡洋艦的指揮傳來了中方護衛艦的方位,他從沉思中回過神來。“攔住它!”

清查內部是切斷後續的危險,但是答應給八角大樓的交代,應該包括兩個方面:一是抓出內奸;二是提供一個對外的替死鬼。在亞洲,沒有比中方更合適用來誣陷了。

“就這樣,你們趕緊編造一箇中方護衛艦控制無人機的故事。”對參謀們說完,他自己也搖搖頭,這是一個打臉的藉口,“或者是,中方有了引偏無人機攻擊的能力。”

整個川貝號艦隊,在南風港外緩緩地停了下來,中方護衛艦被堵在港口。一架直升機從川貝號甲板上起飛,佩符司帶着幾個參謀,先一步回了基地。

所有可能接觸到發射無人機指令的人員,都被隔離。佩符司會將他們祕密押回國,自有中情局人員審訊、軍事法庭裁決。然後,他將注意力轉到中方護衛艦。

八角大樓給中方國防部打熱線,他們懷疑中方護衛艦的雷達,控制了MD的無人機,造成了南風港慘案,要求護衛艦允許MD專家上去檢測。

這有什麼可考慮的,中方一口回絕,主權問題。

那就MD慢慢查,相信可以查出端倪,這段時間,中方護衛艦,將被堵在南風港內。

這邊電話剛掛,MD派出兩艘護衛艦,兩艘驅逐艦,將中方的護衛艦團團圍住。巡洋艦和川貝號航母,作爲第二梯隊,攔在外圍。八角大樓給WK防衛省打了熱線電話:“初步懷疑,是中方護衛艦,引偏了駐軍攻擊護衛艦的無人機。”

一句話,就想把這事揭過去。話中包含着兩層意思:無人機是去攻擊中方護衛艦的,是對自衛隊不去扣留的後續行動,隱隱包含着對WK陽奉陰違的責備;無人機是被中方護衛艦引偏的,他們不往大海引,偏偏引向自衛隊集中的地方,說明中方纔是殺人犯。

春山下注拿着電話,不知怎麼回答,他看向那些大佬。

大家心裏清楚,MD引以爲傲的無人機,被目標引偏,這個理由,是騙傻子呢,還是騙小孩。更何況是如此近距離的攻擊,就是要有所動作,也不夠反應時間。

但是,MD爸爸這麼說了,自己還能怎樣?難道拿自己的執政機會,去換取虛無的真相?


黨魁站了起來,點點頭,說了句,“有句古話叫做‘莫須有’,也只能如此了。”

春山下注馬上立正回了一句:“嗨!”

八角大樓那邊笑了。虎威猶在呀!

萬消探測到八角大樓的指令,讓佩符司將軍見機行事。佩符司向中方護衛艦的指揮官發出命令,“MD將派技術人員登船檢查,所有控制數據需要交出來,否者,不得離開!”

幾乎同時,萬消在北斗系統中,發現了一條命令,要求白虎艦全力支援南風港的護衛艦,艦長便宜行事! 中方國防部的熱線,打了兩個電話,這是萬消不能探測到內容,但是對後續的事態發展,定下了基調。

第一個電話,打給俄羅斯:“中方和MD在琉球的南風港,可能會引發一場損失一艘護衛艦級別的衝突。”具體原因,中方不說,俄方也不問。

第二個電話,打給八角大樓:“後果自負。”

萬消只在北斗中攔截到白虎艦的答覆,準備就緒。

中方的護衛艦,雷達全開,進入了戰鬥狀態。同時對正前方的MD護衛艦發出旗語,“讓開!”

川貝號航母上的預警機起飛,開啓了強電子干擾,中方護衛艦的火控雷達上,假信號開始明滅閃爍,根本無法鎖定。

整個航母艦隊進入戰鬥狀態。佩符司就想通過強大的軍事擠壓,迫使中方護衛艦接受MD的檢查。哪怕所謂的檢查,只是派一個人轉一圈,這個姿態,就足夠WK等小弟國家,死心塌地再跟十年。

MD的軍事對抗,從來不講究公平,他們的岸基雷達和地對艦導/彈,也全部鎖定了中方護衛艦。一時間,在中方艦艇的指揮室,警報聲不斷,全是最高級別的“被攻擊鎖定”。

這就是MD對中方旗語“讓開”的回答,大有一言不合,萬彈齊發的架勢。自從稱霸世界這幾十年來,MD從來都是以多打少,倚強凌弱。但是這麼做,還有幾次爛在陣地上,都是因爲對手,有中俄的影子在。

因此,能對付中俄的勢力,是他們維持沒落尊嚴的猛藥。正是基於這種策略,當年在南海,他們率領衆多小弟,與中方製造各種摩擦。在這裏,以航母艦隊和岸基裝備,鎖住一艘護衛艦,確是多打少的大好時機。

時間一點點過去,中方護衛艦單獨和MD的航母羣外加岸基武裝對峙。佩符司少將要的就是這種效果,要知道,當年在南海,曾經互射**。這艘護衛艦的指揮官,應該明白,它真有可能被攻擊。

現在,他等待着中方護衛艦的指揮官彙報上去,再由國家層面協商。按照以往的作法,中方一般會允許MD派人檢查,但只限於甲板,還有事後的抗議。中方保存了一點所謂的顏面,MD得到的是尊嚴。大國博弈,有時就是如此的務虛。

萬消在快速分析這裏的形勢。這些在網絡上無法詢問,不過在MD的智庫中,各種假設都有,萬消在比對和當前形勢最接近的情況。

中方護衛艦,不出意外地向國防部彙報,佩符司也將情況實時向八角大樓彙報。只是,MD等待的中方主動打熱線電話,一直沒發生。

“這個流氓國家。”八角大樓的官員首先沉不住氣,“他們真的放棄了這艘護衛艦?法殼!”

這倒是一個問題。中方護衛艦要是就這麼對峙着,一小時也就幾萬元的成本,可是MD整個航母艦隊,每小時成本在幾十萬美金。難道中方就這麼篤定MD不敢打?那些官員開始送條件進雲計算,什麼樣的打擊,可以不啓動與中方的戰爭,畢竟MD也還沒準備好。

“報告,預警機被鎖定,來自百公里外的海域。”八角大樓終於收到了新的情報,他們鬆了一口氣。這說明,中方在調動其他力量來支持。這就對了,你投入的越多,到時候MD可動用的手段越多。否者,揮舞起的大棒,只針對一艘護衛艦,尊嚴的正經度欠缺了。

www• тт kān• C○

“報告,反鎖定失敗,對方消失在預警機的雷達中。可能是白虎艦。”佩符司開始興奮起來,有岸基的雷達幫忙,白虎艦可以鎖定了。

八角大樓的官員,同樣激動,能將白虎艦牽進來,收穫足矣。直接命令佩符司,下次滿足鎖定2秒的岸基防禦系統,立即啓動覆蓋式攻擊。

對於隱形艦,MD很想打打看。白虎艦偷偷進入對峙區,給了打後可以耍賴的大好機會。雖然,他們對百公里外的覆蓋式攻擊,能有多大成果不確定,好歹也是一種應對方法。

萬消截取到這條信息,有些慌張,李趣就在白虎艦上。

萬消曾經掃描到過三架有反應的無人機,一架被他用作攻擊航母,一架就在今天攻擊了自衛隊。他開始尋找還剩的那一架。

可惜,佩符司回來後,關押了一批人,也將剩餘的無人機都處在關閉狀態。

一刻鐘很快過去。預警機再次發出被鎖定警告,可惜,別說兩秒,似乎一秒都不到。好在經過推演,大致得出白虎艦到了八十多公里外的地方。

很準時,每過一刻鐘,白虎艦鎖定預警機一次,第三次後,距離已經在30公里外。這個速度,說明白虎艦在全速趕路。

30公里,岸基的火箭炮就可以發揮作用,這是覆蓋式攻擊又有效、又低成本的手段。佩符司的心跳不斷加快,好樣的,你有種就過來!

萬消在駐軍的指揮系統中,發現火箭炮陣進入了待命狀態。

八角大樓已經期待,他們現在很擔心中方打熱線過來,要是明說了白虎艦也在,到時候的推脫有些勉強。已經有參謀開始謀劃,萬一這種情況發生,如何措辭比較得當。

中方護衛艦收到了北斗的命令:緩慢前行,打旗語。

萬消沒來由的慌張。分析中,白虎艦即將開啓的攻擊鎖定,就是暴露自己的時刻。因爲火箭炮只要有個推演的大致位置,就可以啓動覆蓋式攻擊。一個火箭炮陣,1分鐘可以覆蓋五公里方圓的海面,超出了白虎艦1分鐘內的機動範圍。

絕大部分智囊機構,在分析中都認爲MD和中方會互相剋制,哪裏知道,白虎艦的隱形功能已經讓MD到了抓狂的地步,他們滿腦筋都是欲除之而後快的焦慮。

中方護衛艦再次打出“讓開”的旗語,同時緩緩地向前駛去,與橫在前方的MD護衛艦越來越近。可惜,此時大家的聚焦都不在這裏。

川貝號航母戰鬥羣發出了被鎖定的警告,所有戰鬥單元都亮起了紅燈。此時,白虎艦已在可視距離內,艦載的相控雷達掃描過了所有目標。

不到1秒,信號消失。

岸基火箭炮陣,在等待預警機發出的推演位置。、

川貝號被鎖定的瞬間,岸基上無人機自動到待命位置。在這裏,航母纔是最高級別的守護對象,所謂的琉球共同防衛區域,只是在MD利益不受損情況的約定。

萬消捕捉到信息,馬上分析出了結果。如果琉球遭遇攻擊,只要有導/彈鎖定航母,整個駐地就只防衛自己。任憑島上彈如雨下,MD駐軍也不會出手相助。

白虎艦上,一枚錫箔彈發射,直奔川貝號航母。 預警機,已經將大致位置推算出來。火箭炮陣開始調轉方位。

萬消觸發了最後那架無人機,目標火箭炮。

中方護衛艦,相距MD護衛艦的距離不足50米。

……

隨即,火箭炮陣,發出了耀眼的光芒。首批攻擊,在夕陽中,如同惡魔的閃電。

萬消觸發了無人機後,只來得及通過GPS軍事層,給琉球上空衛星發了一條校對指令,讓其輸出的位置信息,中斷了50微妙。

火箭炮的第二輪攻擊,又在煙塵中呼嘯而去。

無人機飛了起來,一頭撲向火箭炮陣,傳出了驚天響聲。在爆炸聲中,第三批***,終於不再發出。

琉球的MD駐軍基地,發出了遇襲警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