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了曾經答應自己的諾言嗎?

「是又如何?」

「我總得知道,你要我的東西是給誰用的。」

他嗤笑著,輕飄飄的語氣里全是血茬子。

他一把推開那些來攙扶他的護士,扶著牆緩緩站了起來,居高臨下的審視著面前的女人。

「陸玖玖,你在意的那個人就是他嗎?」

陸玖玖警惕的後退了一步:「你想做什麼?」

陸玖玖:「他和你沒仇,你不能動他!」

「沒仇?」奪妻之仇不共戴天好嗎!Samso

嗤笑一聲。體內翻滾的毒素再也壓不住直衝腦海,讓他一口血噴了出來。

「你怎麼吐血了?」

「醫生!」

陸玖玖下意識就去攙他。

但手指剛剛沾到男人的衣角,就被他暴力的給推開了。

「別拿你碰過別的男人的臟手碰我!」

陸玖玖:???

陸玖玖:「Boss,你…」你的腦袋真的沒問題嗎!

她不是就是他的下屬嗎?怎麼搞得跟她給他戴了綠帽子一樣。

「滾!」

「不用你的假好心!」

「去找你的心上人去吧!」

「呵,女人,都是騙子!」

Samso

(傅流琛)一把將陸玖玖推到了一邊,直挺挺的朝著地上栽去。

因為太過突然,陸玖玖又被他推到了幾米外。

只聽砰的一聲。

男人一頭栽倒在地,臉上的面具都歪了,不受控制的往下滑。

然而就在陸玖玖即將看到他的真容時,暮地,遠處傳來了一陣凌亂的腳步聲。

傅星辰帶著人直接將傅流琛圍在了身後,他看了一眼陸玖玖,又瞅了瞅陸玖玖身後的重症病房,示意人把傅流琛抬走之後,方才走到了陸玖玖面前。

「陸小姐,你真的很厲害。」

陸玖玖:「什麼?」

「你被開除了,好自為之吧。」

「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早點離開雲城。」

傅星辰說完,便轉身離開了。

大哥能有喜歡的人,他為傅流琛感到開心,但如果說這份喜歡會讓他痛苦,那他寧願,陸玖玖從未出現過。

明明,他就快要好了居然又發作了。

愛情,果然有毒。

***

陸玖玖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心情久久無法平復。

她的理智告訴她,她並沒有做錯什麼,而且還徹底讓Samso

死心了。

可想起男人剛剛痛苦的樣子,她心裡也有些不好受,踟躕了片刻,她終是沒有追上去。

不管是道歉還是追問犀牛角,此刻都不是最佳時間了。

這一刻,她忽然很想見傅流琛。

哪怕什麼都不做,只是靜靜的看著他。

畢竟。

為了他,她可是都把師兄給坑下水了。也不知道師兄醒來之後,會不會趁機敲詐讓她給名譽損失費。

不過,如果師兄能醒,那多少錢都可以啊!

陸玖玖一邊想著,一邊加快了車的速度。

然而回到了傅家老宅,她才得知傅流琛居然去了隔壁省的一個專家那裡做心理治療去了。

「宋老師…」陸玖玖怔怔的站著。

宋然被自家老闆娘看的有些心虛,盯著腳尖解釋道:「夫人,少爺是下午才走的,可能是想到那邊之後再聯繫你,給你個驚喜。」

「嗯。」

陸玖玖點了點頭,轉身離開了。

傅流琛不在的傅家,那便,不是她的家了。

回到公寓,她將手機鈴聲全部打開,然而等到了半夜,她也沒有等到所謂的驚喜。

她發過去的消息,也石沉大海。

倒是傅老夫人更新了朋友圈,照片里是傅流琛和一個醫生妹子聊天的畫面。

那妹子很甜,黑長直,是她背誦的資料里,傅流琛最喜歡的女孩子類型。

所以…

他變了嗎?

陸玖玖撫摸著小腹,忽然間,無比疲憊。

***

深夜。

FL基地。

看到傅老夫人發的朋友圈,替身第一時間就聯繫了傅星辰。

「需要我和夫人解釋嗎?」

「其實就是個擺拍。」

「解釋?」傅星辰看了一眼床上依舊昏迷不醒的男人,淡聲說道:「暫時不用,等他醒了,讓他自己決定吧。」

雖然很氣,但他也不想當惡人。

坦白來講,他不討厭陸玖玖,甚至還期待陸玖玖能和自家大哥走到最後。

但…

大嫂可以聰明,可以有心計,但她,不該騙他。

哪怕,她直接說她是個殺手呢!

哪怕,她直接殺了他呢?

為什麼,要給了人希望,又……

「星辰。」

「幾點了?」

暮地,一道虛弱的聲音打斷了傅星辰的思路,傅流琛舔了舔乾澀的嘴唇,下意識摸自己的手機。

「你給玖玖發消息了嗎?沒發記得發啊,別讓她擔心。」

「別讓她擔心?你是不是忘了你是被她氣進醫院的?是不是忘了,你的腿也是因為她受傷的?」傅星辰淡漠道。

「可,這是我自找的不是嗎?」

「腿也是我要帶她去兜風的。」

「然後呢?你知不知道,你本來就快好了!因為今天這一摔,你很可能2個月都撐不過去!」壓抑不住的怒火終於噴發了!傅星辰一把拍在了牆上,將牆都砸出了裂縫。

大概是太過虛弱,亦或者是心情平復,聽到自己只有兩個月時間,傅流琛倒是十分淡定。

「阿辰,你忘記了,就算沒有玖玖,我可能也活不過今年。」

「而且,這幾個月,我還是很開心的。」

「咳咳…你親自去一趟瑞士吧,把犀牛角拿回來。」

傅星辰氣得渾身發抖:「傅流琛!!你是聖父嗎?人家都承認了那是她最愛的人!你要把你生的希望給你情敵?你怎麼這麼偉大?」

「你這麼偉大你怎麼不去拯救世界?」

傅流琛:「……」

迎著自家兄弟滔天的怒意,傅流琛苦笑著咳嗽了一聲:「世界我拯救不了,而且,你也知道,就算是有犀牛角,我活的也幾率也不過一成不是么?」

「何必呢。」

男人的聲音輕飄飄的,像是天上迷路的雲,不知歸處。 此刻,王騰真的無比後悔。

要是有機會重來一次,他絕對不會亂說話,得罪陳凌。

什麼女人,女神什麼的,統統都不是事。

可惜,世界上沒有後悔的葯。

王騰能做的,唯有夾着尾巴做人,絕對不敢再與陳凌起衝突。

畢竟,他作為鍾老等人的學生,前途什麼的,都要仰仗他們。

可是,現在鍾老等人更加看重陳凌,而且態度非常客氣。

要是他再不會做人,找陳凌的麻煩,到時對方在鍾老等人面前隨便說幾句,他就完了。

王騰怕影響前程,更害怕從此不能再做直升機的研究。

這是他的興趣所在。

陳凌餘光瞥到王騰不斷變幻的神色,暗暗點頭。

估計以後這個傢伙不會再敢搞事情了吧。

其實,王騰這些擔心是多餘的。

陳凌並不是多話的人,更加不會打小報告,最多憑拳頭說話,再揍對方一頓。

唰。

這時,趙紀看了王騰一眼,下意識地搖搖頭。

現在,這個傢伙應該明白自己與陳凌的差距了吧?

雖然他們兩人都是少將,但是,在某種程度上,王騰這樣的研究專員,跟陳凌沒得比,根本不是一個檔次的。

如果真的要較真,王騰屁都不是。

開玩笑,人家不僅是實戰經驗豐富的特種兵,身上的功勛多到嚇死人,而且還深受鍾老等人的重視。

王騰這樣的繡花枕頭根本沒有可比性。

只要,陳凌不犯什麼原則性錯誤,絕對不會被懲罰之類的。

趙紀可以想像,陳凌的前途,絕對不可限量。

唰。

趙紀掃了眾人一眼,道:「行了,都跟我去報道吧。」

「是。」

陳凌以及在場的軍官齊聲點頭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