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須殺了他!

死死死死死!!!

可是,就在泛東流的期望和狂喜達到了最高峰的時候,輪椅上面附帶的神通之力卻像是被戳破的皮球那樣,迅速無奈的傾瀉了出去!!!

林封謹握持著短刀的那隻右手竟是再次冷酷的揮了下來,冷利的鋒銳刀刃一下子就衝破了束縛,緊緊的貼在了泛東流的咽喉上,甚至將皮膚都按得內凹了進去,出現了慘白色的印痕。

泛東流的雙眼一下子就瞪大,他甚至還沒來得及感覺貼在喉嚨上的那種冰冷與殘酷,那隻右手卻是已經狠狠的一抹,幾乎泛東流的脖子都被割開了一半,什麼血管氣管頸動脈,一下子統統斷掉,從斷掉的地方激噴出來了大團的血霧!!


這一下可以說是奇峰迭出,扣人心弦。 籠罩在林封謹上半身的火苗和煙霧漸漸的熄滅了,這時候,才顯示出來了林封謹狼狽無比的模樣:頭髮幾乎都要被燒沒了,臉上黑漆漆的全部都是粉末,但他一說話就露出了滿口白牙:

「好算計!!但是想要憑著這個區區的機關就要我的命,真是痴人說夢!!」

龍氣,還是龍氣!

林封謹縱是沒有料到泛東流的殺著,但是,他動用渾身上下龍氣激開了縛紅綾后,卻是知道很可能梅東風會不顧一切的來點什麼五德循環的大神通來招呼自己,所以渾身上下的龍氣非但沒有變得稀薄,反而更加濃郁,防著的就是對方的突襲!

而泛東流的輪椅機關,主要殺傷力還是在其中的十餘張符咒蘊藏的神通上,當然沒有辦法重創他。

這時候,泛東流已經臉色發青的蜷縮了起來,雙手死死的扼住了自己脖子,慘白的眼珠子上掛著幾道血絲,嘴巴張開到了極限,似乎這樣就可以使那可怕的傷口癒合似的,遺憾的是,看那鮮血歡快的從指頭間隙當中猛烈湧出的幅度,就知道這動作絕對是徒勞無功了。

林封謹用平和的眼神看了過來,泛東流也用死魚也似的眼睛瘋狂而恨意的盯著他,兩人又在一瞬間心神相通似的做出了交流。泛東流終於徹底的明白了過來,林封謹的目標,竟是從一開始就在他的身上,而林封謹的妖星境界,此時也已經高到了泛東流難以想象的地步!!!

在雙方的上空,旁人無法觀看的地方,林封謹的妖命氣運柱煊赫的升騰了起來!

本來是淡紫色的妖命氣運。此時卻還要夾雜著亮金的顏色,鱗片什麼的都已經是格外的清晰,就連爪子也是若隱若現,騰騰五六丈,在空中咆哮翻滾。

與之相比起來,泛東流的妖命氣運便只有兩三米高的一絲,彷彿是香燭點燃后冒出來的青煙。在短短的瞬間就被林封謹吞噬殆盡!

對於林封謹來說,殺死泛東流拿到他最後的一點妖命氣運對實力的增長並不算大,對於他的整個實力來說,也就是一成不到,半成左右的提升。

但是!林封謹此時卻是正處於十分關鍵的時候,距離五神當中的心神突破提升也就只是隔著一層膜啊!

千萬不要小看了這層膜,膜這種東西在哪裡都是至關重要的,拿到女人的**上來說……….有沒有耳膜,那就是聾子和正常人的區別。咳咳,拿到男人身上來說,有沒有心臟瓣膜,那就是正常人和心臟病患者的區別。

而林封謹一旦心神捅破了這層膜以後成功蘇醒,代表的意義更是重大,首先是五神臟當中的老大歸位。威力肯定非同凡響,更強大的是,妊五神心法就此圓滿小成!

是的。 九皇叔 !!

一旦達到了這個境界,林封謹之前最大的弱點就被彌補上了,之前他沒有辦法感知到「天人合一」境界的修士的悄然接近,但實際上心神一旦蘇醒突破,之後必然就會作出大幅度的進步,像是不知不覺當中脖子上就被人比一把刀子的狼狽事情,應該就不大可能出現了。

***

梅東風梅真人的心情,在先前那一瞬間卻是真正的在跌宕起伏到了極致,本來之前是貓捉老鼠也似的放鬆,但是自己的法器縛紅綾卻是驟然詭異的受到了重創。一下子就令他的心情為之墜落,等到林封謹一刀割向了泛東流的脖子,那心情便為之陡然揪緊。彷彿是過山車跌入到了低谷中。

可是在這個時候,五德書院真人製造的那輪椅上的機關卻是一股腦的傾瀉了出來,轟轟轟轟的連珠火球瘋狂的打在了看林封謹的身上,梅真人的心情陡然又上揚了,因為他很清楚這符籙烈焰珠的威力達到了什麼程度,哪怕是一座鐵人也要被打得坍塌散架融化!!!


可是在這個時候,在梅真人心中必死的林封謹,居然在黑煙滾滾當中,悍然伸出了手來,很乾脆利落的將泛東流抹了脖子!這一刀抹下去,可以說是讓梅真人狂喜的心情在瞬間就跌落到了深深的谷底裡面去,他只覺得自己這輩子的小心肝都沒有受到過如此劇烈的折騰。

——他甚至是有些瘋狂的盼望著林封謹乾脆一開始就將泛東流殺了!這樣自己說不定都要好受些!

而林封謹一擊得手之後,二話不說自然是轉身就逃,而他也清晰的感覺到,吞噬了應東流的妖命氣運以後,本來就達到了極限的實力,一下子就突破了臨界點。那層膜一破,立即就彷彿是處女變少婦(啊,我終於還是情不自禁的打出來了…..)發生了本質的改變!

林封謹的識海裡面,一下子就響起了「轟隆!轟隆,轟隆!」的聲音,那聲音由遠而近,由小而大!更是像雷霆一樣轟然炸響,彷彿整個識海都在為之震蕩,彷彿整個小千世界世界,都在經受著這聲音的考驗。

紅光閃耀當中,心神終於徐徐的浮現了出來。

心位於胸腔偏左,膈膜之上,肺之下,圓而下尖,形如蓮蕊,外有心包衛護。心與小腸、脈、面、舌等構成心繫統。心,在五行屬火,為陽中之陽臟,主血脈,藏神志,為五臟六腑之大主、生命之主宰。心與四時之夏相通應。

心神一蘇醒,對應的舌頭立即也獲得了增強,味覺也是格外靈敏。

有的盜墓賊嘗一嘗地下挖出來的泥土,就能夠分辨出來下面有沒有古墓,有的大匠嘗一嘗配料,就能將這菜譜的配伍反推回去,這些人的心神就顯然經過特殊的法子鍛煉,十分強大。當然,林封謹此時的味覺之靈敏更是十倍於其餘人,旁人要想對林封謹投毒的話,從這一刻起幾乎就是萬萬不能了。

隨著心神的出現,其餘的四神居然也紛紛顯形,五神齊聚之後,林封謹的口中忍不住發出了長笑聲,若龍吟一般的在空氣裡面穿梭著,絡繹不絕,整個人奔跑的速度卻是驟然提升!!

更恐怖的是,五神臟一貫通之後,立即就循環生息,絡繹不絕,發揮出來了另外一方面的作用!那就是去蕪存菁,開始了整體的進化,開始裁汰雜質。


佛經上有云:心如明鏡台,時時勤拂拭,以免惹塵埃。

心神一蘇醒,看起來對自己的現狀就很不滿意,便聯合了五神之力開始進化。

一絲一絲的黑氣,晦氣,陰氣,污氣從林封謹的毛孔裡面溢了出來,這時候照理說應該是靜坐養神,吸收天地之間的清氣入體,天人合一,但現在林封謹哪裡有這個條件?卻是龍氣一絲一絲的從他識海當中的那個卵當中漂浮了出來,填補上了這空處。識海當中的異卵也是完完全全的顯現了出來,不再被遮蔽住。

當然,這時候的龍氣已經不是真龍之精氣那麼淫蕩霸氣的東西了,在林封謹體內發揮的作用,就和崔王女之類的體內的龍氣發揮的作用相類似。

當龍氣被吸收到了極致,填補好了五臟當中的缺損的時候,林封謹渾身上下一震,一段十分詭異晦澀的象形文字慢慢的浮現在了自己的識海之中,他也不知道那象形文字是來自哪朝哪代,但是看到了那文字,一下子就明白了其意思究竟是什麼,並且絕對不會有任何謬誤。

隨著對這一段文字的階段,一系列的阻礙都水到渠成的貫通了開來,林封謹在瞬間就開竅似的明白,這一段文字上面標註出來的,竟是五神之力當中,神術心神箭的煉法!

林封謹一擊得手,便立即瘋狂逃走,很顯然,受到了深深挫折的梅東風肯定是幾乎肺都要氣炸了,以志在必得之勢銜尾直追!卻是差點忽略了那三枚五英神雷還沒爆炸,剛剛追出來就被狼狽無比的給炸了回去,這麼一挫,頓時就又被林封謹拉下了一段距離。

嚴格的說起來,論輩分,論實力,梅東風乃是和王詢之,孫和林等人是一個級別的,被這麼一個小輩玩弄於股掌之上,於私都是無比丟人。

於公來說,泛東流一死,他已經感覺到了很沒有面子,倘若此時還抓不到林封謹給出個交代的話,可以說以後在書院裡面走路都只能埋著頭,沒臉見人了。 林封謹一面在前面逃,一面就開始適應著妊五神心法圓滿以後帶來的新變化,最大的感覺就是自身的五臟潛力給擴容到了最大化了。

比如之前林封謹施展肺神炮的時候,總是要竭盡全力的深深吸一口氣。而現在林封謹隨隨便便的每吸一口氣,都是達到了自己吸氣的極限,並且不會傷到肺脈搏。

又比如說正常人往往是要激動或者說大量運動之後,心跳才會急速攀升,而林封謹現在則是可以自由控制心跳,在瞬間將自己的心跳從每分鐘七十次可以拔升到兩百次以上。並且因為內臟都是被強化以後堅韌無比,所以可以長時間的維繫這種爆發的狀態而不傷身體。

更加直觀的提升,則是嗅覺,視力,聽覺至少都被強化了一倍,並且開始自行具備對身體的保護措施,比如惡臭和巨響帶來的負面效果變得微乎其微。更強悍的是,隨著心神箭的修鍊口訣的獲得,林封謹心中生出了一種明悟,很可能自己會陸續拿到肝神刀,腎神鼓,脾神嘯其餘三種神術的煉法。

這個時候,梅東風尾隨著林封謹追擊而來,兩人一追一逃,可以說已經奔出了至少兩三里地,很顯然,雙方之間的距離正在不斷的縮小當中,不過林封謹此時至少可以清晰到把握到後面梅真人的位置,比起之前完全感應不到對手有著天壤之別。

看看梅東風即將追到,林封謹也是早就胸有成竹,從須彌芥子戒當中又偷偷的取出了兩枚五英神雷埋在了雪地裡面。

林封謹計算了一下時間,故意放慢了一下速度,然後等到梅東風奔過那裡的時候。眼睛當中看到林封謹的背影的時候,冷不防身邊就有兩隻這玩意兒轟然爆炸了開來,耳朵都被震得嗡嗡嗡的。

更恐怖是裡面的五英之針等等玩意兒瘋狂飛濺四射,好在梅東風總算是個謹慎的人,身上的各種輔助的神通加持了不少,否則的話,真的是五英針入體。那就是個絕大的麻煩。

吃了個如此大虧,梅東風心中的恨意自然滔天,對林封謹更是志在必得,但是,他不免就要放出更多心神在林封謹可能設置的陷阱上,梅東風本來就是個謹慎的人,因此在審查關注四周的時候,更是有些風聲鶴唳的烏龍出現,這樣一來。追擊的速度自然也是放慢了下來。

直觀一點來說,梅東風追出來的時候,本來是在半盞茶內就有把握將林封謹抓回來的,此時有了額外的顧忌,那麼現在則是至少都需要盞茶功夫了。

不過對於梅東風來說,這種事情也未必就如何如何了不起。多耗費一點時間來保證自己的安全,那是再划算不過的,面前的這混賬王八蛋卻是一定逃不掉的。因此,梅東風便在不慎當中,落入到了林封謹的另外一個惡毒無比的陷阱裡面!!!

***

在林封謹剛剛逃出了一兩里地的時候,他渾身就忽然一震,然後深吸了口氣,喃喃的說了兩句沒頭沒腦的話:

「你的推斷果然沒錯。」

「來了!「

只是這一切乃是背著梅東風表現出來的,所以根本就引不起其餘人的注意。接下來林封謹又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

「是了,應該是我之前頻頻的調動了體內隱藏的龍氣,所以被注意到了。」

林封謹的第一句話,自然是對著藏匿在他影子裡面的「土豪金」說的。然後他便繼續若沒事人那樣的奔跑著,直到來到了一處白雪覆蓋的斷崖旁邊,林封謹這才一下子停住了腳步。

在他身後追擊的梅東風本來就是小心謹慎的人。並且還在林封謹手上吃了虧,因此見到了這種異狀絕對不是加速追趕攆上去,而是立即停住了腳步,加倍警惕的開始東張西望四周,正在狐疑當中聽得林封謹一聲長笑道:

「大牧首,我把這人騙過來了,你想用熔魂煉魄術還是血肉抽離都隨意你,這個人應該是陰陽書院的第一代弟子,道行也算是相當不錯了。」

梅東風一聽「大牧首」三個字,立即就是一個激靈,他們在這裡埋伏三國的餘孽,又怎麼不知道對方的強手有哪些?像是大牧首元昊這種天下聞名的巨頭,都是享譽天下幾十年的牛人了,梅東風當然不會認為自己是對手。

等聽到了林封謹嘴巴裡面說出來的「熔魂煉魄術」「血肉抽離」這種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但一聽就是超級厲害的巫術,更是心中一顫,只覺得自己已經被騙入了埋伏當中,二話不說,驚弓之鳥似的一下子就將攜帶的警告訊號給放了出去!

前文就已經提到過,這個時候的最佳遠程聯繫方式還是白天用煙,晚上用火,五德書院的焰火信號也是精製過的,頓時就見到一道黃煙扶搖直上,在空中彷彿是旗杆一般豎立,久久也不肯散去。

更強大的是,這黃煙乃是用許多蝙蝠的屍體精血製造出來的,甚至將這些蝙蝠的魂魄都溶進了裡面,所以一釋放出來就會有大量的超聲波到處亂射,而五德書院當中的人有專門接收這超聲波的「皮鼓」,一接觸到就會連續不斷的「蓬蓬」直響,可以說是從視覺和聽覺兩方面來同時提醒人,引起重視。

但是,令得梅東風雙目圓睜怒火衝天的是,他剛剛發出焰火信號,林封謹居然一溜煙的轉身就逃,此時再看周圍,青天白日的哪裡有什麼大牧首元昊蹤跡?便是再笨的人也知道林封謹這廝十分惡劣的玩弄了梅東風的感情。


梅真人憤怒的長嘯了一聲,已經顧不得什麼冷靜,謹慎之類的事情了,不顧儀態風度之類的大叫了一聲,對準了林封謹猛衝了上去。被憤怒沖昏了頭腦的梅東風並沒有留意到,林封謹重新逃走的速度顯然要比之前慢了一些。

梅真人似神仙那樣的飄飛了過去,凌空踏雪,長嘯一聲后,腳下竟是有一個雪球在越滾越大,最後變成了房屋大小,似保齡球一般的對準了林封謹激烈的衝撞了過去,可以說是威勢無兩!!

林封謹眼見得自己閃避不及,只能一下子伏地硬抗,那雪球撞到了他的身上以後,便是轟然爆碎,激起了漫天的飛雪,裡面蘊藏著的寒冰氣息爆發了出來,水銀瀉地也似的覆蓋全場。一下子就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冰雪牢籠將林封謹困在了其中!

梅東風這時候才慢慢的走了過去,負手而立森然道:

「你不是很能跑?再逃一次給我看看?」

林封謹卻是抹了抹嘴角的鮮血,微笑道:

「好的,讓我先歇歇。」

梅東風惱羞成怒,聽了這句話以後強忍的高人風度一下子就徹底失控,對準那冰雪牢籠一指,這牢籠立即迅速的分裂重組,最後變成了一套堅冰製作的枷鎖,狠狠的套在了林封謹的身上,這套冰雪枷鎖配了大枷,手腕上面的冰鏈,腳鐐,竟是應有盡有,十分沉重。

而梅東風顯然在這方面的造詣十分了得,冰層當中更是有著他的神通之力,不要說是太陽曬,就是用火烤也不會化掉,更是堅逾金鋼!林封謹見了以後臉色大變,轉身就想要再次逃走,卻是被腳下的冰鎖鐐銬絆倒,一下子就面朝下摔倒在地。

梅東風見狀心中終於吐出了一口惡氣,走上前去一腳就狠狠的踹在了林封謹的背上,將他徹底的踹得癱倒了下去,本來像他這種得道的真人,已經是很講究所謂的風度什麼的,便是殺人的話,都是要優雅淡定,免得失去了自己風範。

只是林封謹這人實在是太可惡油滑了,若不來這麼踹幾腳發泄發泄,真的是難以消解心頭之恨啊!!

梅東風也只是踹幾腳發泄發泄,還真沒想到要殺人,對於他來說,林封謹現在不僅僅不能死,更是必須要活著,否則的話,他指著一具屍體說就是這人殺了泛東流——-旁人誰信啊!!這種情況下,活口一定是比死人好辯解的。

誰知道林封謹貌似膽子也是極小,被這麼踹了一腳,便已經嚇得魂飛魄散的大叫了起來:

「別殺我別殺我!!我有日月金錢,熟錢啊!!!」

日月金錢這種硬通貨,那就彷彿是現實世界裡面鴿子蛋大小的鑽石這種奢侈品,無論是丟到哪裡,都肯定是無比惹人心動的。梅東風本來已經下定了決心一定不去相信這廝,奈何林封謹貌似早有準備,將手一伸就將這玩意兒露了出來。

他的掌心當中那日月金錢柔和的光芒,還有一股淡淡的特有氣息,都在詮釋著這玩意兒的真實身份,便正是冒也冒充不來的熟錢!

「拿來!」 林封謹卻是很姦猾的做出了另外一個動作,那就是翻腕,將這枚日月金錢熟錢重新揣回到了自己的懷裡面,然後整個人都蜷曲了起來,看起來是堅決要反抗到底。

梅東風此時忽然想起了一件事,那就是自己不久之前才發出了一發求救信號,這就是說,師門的各位大能轉瞬就到!!!

他們來了,像是日月金錢熟錢這種硬通貨自己難道還有份兒嗎????

修鍊神通的人講究的就是太上忘情,其餘的修道上的含義就不必多鬼扯什麼,具體到分配戰利品上面的話,用直觀的話來說就是前輩吃肉的同時也要喝湯晚輩只有聞味兒和觀摩的份兒!

一念及此,梅東風根本就顧不得那麼多了,急吼吼的就彎下腰去撕扯林封謹的衣服,在搜查那一枚熟錢的同時,肯定要刮掉他身上的油水!否則的話,這幾天晚上都別想睡好覺了。

「給我!!」梅東風咬牙切齒的道:「否則的話,你會死得很難看!!」

林封謹蜷縮在了地上,雖然不說話,卻是在用行動證明著自己絕對不打算聽從梅東風的話,像是捍衛自己貞C那樣捍衛著自己的那枚日月金錢兩人就這麼糾纏在了一起。而林封謹的嘴角,卻已經露出了一抹冷笑。

所有的野獸都會遵循兩件事,

生存,繁殖。

圍繞著這兩件事產生的,就是血淋淋的戰鬥和生死。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在野獸的身上展現得淋漓盡致!尤其是在食物匱乏的季節,搶得到食物的活!搶不到的就成為食物!

在交配的季節更加明顯,獅群的組成永遠都是一頭雄獅和若干雌獅,牙齒和爪子比其餘的所有雄獅鋒利的,那才有交配權,那才有將自己的基因傳遞下去的權利!

儘管為了生存和繁殖,野獸都會在必要的時候瘋狂的進行同類之間的戰鬥,但歸根結底,還是爭奪食物的戰鬥最為慘烈,也是最為殘酷,因為不交配的話,還不至於直接死掉,但是搶不到食物的話,那麼面臨的就是最乾脆的死亡。

媸怪是一種介於野獸和妖怪之間存在的東西,但是,它也同樣擁有生存和繁殖的兩大特性。尤其是在目前的騰蛇澤龍輿已經毀滅了以後,生存在方寸山周圍的高級媸怪和上古生物九成九都已經死掉,原因也很簡單,它們承受不了外來的環境。

但是還有極少數的活了下來。

它們依靠自己強橫的實力,硬生生的進化了一次。

比如此時躲藏在了林封謹影子裡面的上古異蟲土豪金,又比如是這頭在方寸山下層山巒當中可以說堪稱是一方霸主的六耳妖猿!!它們雖然已經進化適應了此時的環境,卻還有一件至關重要的事情要追求。

那就是龍氣!!!

沒有龍氣來浸潤身體,雖然不會致命,但是它們的道行就會一直都下跌,同時受到的痛苦絕對不會被戒毒的人好過多少。

而六耳妖猿這種上古怪物遺種,則是來自於大海對面的東勝神州,被稱為是善聆音,能察理,知前後,萬物皆明。在奇書西行記裡面,甚至是可以和斗戰勝佛相媲美的巨妖。也不知怎的,被當時的古西秦人收羅了一頭,放在了方寸山當中來看守。

所以在之前林封謹心神蘇醒,開始動用體內的龍氣彌補傷勢的時候,這隻巨妖便覺察到了這一絲微弱卻可以生生不息的龍氣,於是便瘋狂趕了過來,一路上都殺死了好幾頭有同樣意圖的上古異獸。

可是,等它急匆匆趕過來的時候,見到的卻又是一番景象——自己志在必得的獵物,竟然已經被撲倒在了地上,另外一個壓在了上面的狩獵者似乎馬上就要得手!

在上面的狩獵者看起來氣喘吁吁的,正在揮舞爪子,根據野獸的習慣,一旦襲擊成功,就會先將敵人的內丹和肝臟什麼的這種營養最多的內臟先掏空吃掉。

所以,梅真人試圖搶奪日月金錢熟錢的舉動,落在了旁邊的這頭六耳妖猿眼裡面,這競爭者便已經在試圖開膛破肚,和自己針對性的搶奪食物,搶奪自己目前最為渴望的龍氣之源!!!

對於野獸來說,什麼殺父之仇奪妻之恨都是TM的扯淡,因為它們的智商還未進化到這種程度,但正因為思維簡單,所以說搶奪食物這種惡劣的行為在它們的眼中那就是深仇大恨,不死不休。

六耳妖猿在潛伏追蹤的時候,只有普通的猴子大小,但是,當它從山後的積雪當中猛撲出來的時候,卻是在空中驟的變大,變大,再變大!

最後它的戰鬥形態,身高竟達到了一丈之高,背部生滿了馬鬃也似的鋼毛,十分詭異兇惡,從整體上來看,還是一隻雙臂垂地,弓著腰行走,滿口森然交錯的牙齒交錯的巨大猿猴!這怪物的腦袋上一左一右,分別生長著六隻對稱的耳朵,兩隻小眼睛裡面露出了嗜血的光芒,卻是有著重瞳的詭異徵兆。

毫無疑問,六耳妖猿的優先攻擊對象肯定不是趴在了雪地上一動不動的林封謹,而是那正在搶奪日月金錢的梅東風。

好在梅東風也絕對不是什麼等閑之輩,六耳妖猿一現身撲出,他就立即感應到了那滔天的邪惡殺意,整個人都是激靈靈的一搐,渾身上下都是一片冰涼。

只是他畢竟還是五德書院當中的翹楚弟子,能夠被選拔出來在這裡承擔重任,總還是有幾把刷子,二話不說立即將手一指,藍色的光芒氤氳閃動當中,立即就出現了一面厚實透明的藍色冰牆,擋在了六耳妖猿前撲的道路上。

梅東風也是因地制宜,換成不是目前這種遍地積雪的地方,他想要施展出這道冰牆神通至少就要慢上許多。 無盡之欲望之路 ,也決計討不了好!

但是這上古巨怪卻是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猶豫,一下子就抱住了腦袋和身撞了上去!那貌似堅固的冰牆一下子就被撞得片片碎裂,絲毫都不能稍微阻擋它的去勢,緊接著就在漫天冰雪簌簌而落的時候,一巴掌就橫掃了過來!

這一巴掌就相當兇殘了,六耳妖猿的巴掌至少也有水缸大小,上面毛茸茸的,那些毛上面還黏糊著許多腦漿和血液之類的東西,看起來都是骯髒得一團一團的。

雖然這巴掌沒有什麼賣相,但是一揮動橫掃起來的時候,空氣當中都發出了鬼哭神嚎的恐怖聲音,地面上的雪花都在瞬間呼嘯飛起,彷彿有旋風吹激,看到這等威勢,自然就知道這一巴掌上面蘊藏的力量有多大!

好在這個時候,梅東風借著那冰牆的阻滯已經飄然退開了兩三丈,在退開的同時,此人這個時候居然還能夠雙手結印,口中念念有詞,顯然是在不停的持咒:

「五雷猛將,火車將軍,騰天倒地,驅雷奔雲,隊仗千萬,統領神兵,開旗急召,不得稽停。急急如律令!!」

六耳妖猿一巴掌拍過來落空,梅東風已經是將手一揚,拋出了一柄杏潢色的小旗插在了它的肩頭,那小旗居然在空中飛出來了獵獵的聲音,在空中一閃就消逝了,再出現的時候,居然就這麼刺入了六耳妖猿那堅硬若鋼鐵的筋肉當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