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竅是空的啥意思?我沒心啊?

而且跟您一樣?

所以,前輩咱倆特喵的就是兩顆空心菜唄?

爲毛這麼多不幸都讓我趕上了啊?

好想順着網線爬出去打喵君!

你讓我沒有美女左右相擁就算了;不能裝逼懟天懟地懟空氣就算了;即便是讓我變成什麼“死神棋子”我都忍了,可爲毛我是空心的啊?

難道以後我要跟別人說,你好,我是一顆成精的空心菜。這特喵還不如板藍根精呢!

唐牧北心裏這個愁啊,一縷一縷的揪頭髮。

“你看我就說你很堅強,若是其他修士知道這個消息會精神崩潰影響道心的。”洛水公子滿眼欣慰看着他。

緩了好一會兒,唐牧北垂死掙扎道:“前輩,以前我心竅可能是空的。但現在我有貓娘,還有個可以強身健體的厲害陣法哩,一點都不空!”

洛水公子笑着搖搖頭,那笑容可真好看啊,瞬間讓唐牧北覺得心情好多了,“其他修士的心竅內有雪山大海,因爲資質不同而展現出不同的形態。

即便你現在往心竅裏塞再多東西也沒有意義。

那都是後天強加進去,而不是先天形成。

空的就是空的。

意味着我們的三魂七魄不全,一旦死亡不會形成厲鬼形態,而是直接消散掉。

沒有輪迴,也沒有來世。”

三魂七魄不全?

腦海中突然劃過一道閃電,唐牧北想起自己第一次使用離魂術時的情景。

傳承中,離魂術施展時需要默唸咒語。

那條咒語是:“三魂七魄,起!”

但自己嘗試了無數次,始終沒能成功。

直到最後在累極了迷迷糊糊中,自己默唸的是:“魂魄,起!”

結果那次就成功了!

所以從那以後,唐牧北每次用離魂術都使用的簡短版咒語。

原來根源在這裏!

自己特喵根本就不夠三魂七魄,怎麼可能離魂成功?

瞬間想通了很多事情,唐牧北有些精神恍惚。

但好在身邊還有個跟自己一樣的大佬哩,洛水公子的存在就像給他吃了定心丸,“前輩,爲啥咱倆都是空心菜啊?

冷情總裁的首席夫人 您以前還見過類似的人嗎?

像我這麼渣的空心菜,又偏偏運氣不咋地,該怎麼辦?”

“第一個問題我現在還不能回答你,主要是我的猜測尚未驗證,而且就算是猜測跟你說了都可能會讓你原地爆炸;

第二個問題,我見過很多類似我們的人。

而且毫無例外,所有心竅是空的的人一出生就天生重瞳,這件事想必你也知道。”洛水公子看着他,眼神就像看着自己的後輩一般柔和,“當我着手要追尋問題本源時,發現自己能力實在有限,所以我創建了一個宗門——佑隕宗。

位於北仙海秋白山上。

護佑、養育你長大的竹杏,就是我宗門人。”

你說What?

這兩天接受的信息量太大了,我智商餘額不足。

先讓我緩緩……

唐牧北仔細捋了捋。

首先洛水公子是顆很牛逼的大空心菜,然後他想知道爲什麼自己是空心菜所以創建了佑隕宗。

而這個宗派的人,一生致力於尋找天生重瞳的嬰兒,讓他們避免死亡悲劇避免被“真正的死神”找到。

所以身爲佑隕宗的蔡阿婆救下了自己;而自己長大成人丟了香囊,坐上店主又奇遇洛水公子;接了他的因果不說,現在他還被困在自己承接的封印世界裏!

喵君,你特喵真牛啊,怎麼想起這出安排的? “雖然我是佑隕宗的創始人,但當時忙於平息陰界改革帶來的一系列動盪,我沒有太多精力放在宗門中。”

洛水公子輕輕嘆口氣,“後來又以自己的身軀鎮壓封印,與外界隔絕後就再也沒有聽到佑隕宗的消息了。

從‘死神棋子’這個陌生稱呼來看,他們應該推導出不少結論。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我現在被困於此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順利脫身,如果你有機會去往北仙海,就去秋白山上看看,說不定能得到更多訊息。

還有你說的第三個問題,我現在沒辦法幫你只能給予忠告:努力活着,千萬別浪!”

北仙海,秋白山。

等我實力夠了一定要走一趟!

唐牧北暗下決心,至於浪這個問題嘛……我會努力剋制住自己不隨便樹敵的。

隨後他想到個很重要的問題立即問道:“前輩,那朵花是怎麼回事?

不是你派來接我的,也不是封印世界本來就有的,它怎麼會引導我來見你?”

“哦,那個沒關係。”洛水公子笑着擺擺手,“只是個誤會罷了。

你還記得在參加店主年會的時候,被接去參加了一個小型會議嗎?

會議結束後,你喝了一杯極品仙釀。

其實是陰界大佬看錯了。

他以爲你是某位不可說之人的轉世,所以才帶你去的,主要目的就是爲了讓你喝下那杯做了手腳的仙釀。

仙釀中有一顆種子。

進入體內之後,它能找到寄居、或是被封印在人體內的龐大力量。

如果你是那位轉世,就會被這朵花激發出潛在能量。

然而他們看錯了,錯把封印世界中的負面情緒當成轉世後被封印住的能量。

你喝下那杯仙釀以後,種子就順勢找到了我所在的這片詭異空間。

但當時扶桑和溯洄搞不清楚狀況,以爲我在印記裏封印了什麼厲害人物,又擔心他們存在的祕密被窺視到,就暫時幫你鎮壓住了這顆種子。

今天你睡着以後精神放鬆,鎮壓時間已到的種子就趁機把你的神識帶了過來。

說起來,誤打誤撞倒是讓咱們見了面,否則還不知道需要多長時間才能讓你知道我的存在。

王者榮耀之絕世戰魂 等你醒過來以後,會發現在封印印記上開了一朵花,你把它保存好,那朵花就是我這裏的進出口。只要有它在,你隨時可以進來。”

唐牧北頓時恍然,難怪看着眼熟呢!

店主年會上多數時間都處於迷糊狀態,自己手機上還存着那張發芽開花的照片哩。

原來特喵就是那個“板藍根精”事件。

“前輩,你還需要什麼東西嗎?吃的喝的用的之類,我可以試着幫你帶進來一些。”唐牧北覺得這實在太空曠了,他自己在這裏沒人聊天肯定會很寂寞吧。

洛水公子溫和一笑,“謝謝你的好意。

但是這片空間是絕對靜止狀態,沒有時間流動。

所以我什麼都不需要。”

時間絕對靜止?

唐牧北這才聯想到初次見扶桑宗主時,他所處於的那個時間碎片。

“確實很相似,但並不相同。”讀取到他的刷屏,洛水公子解釋道:“扶桑的時間碎片非常寶貴是他保命手段之一,確切的說應該是上古時期的某件法寶碎片。

但時間碎片並不是絕對靜止,而是時間流動非常緩慢。

我這片空間……並沒有實體。

只是一片絕對靜止的空間而已,所以在嘗試煉化它的時候會有些困難。”

唐牧北:……

大佬們是不是都這麼牛叉?

逮啥都能試着煉化那麼一下下?

如果真的能煉化成功,也就是說只要洛水公子的本體處於這片空間中,就能鎖住最後一滴血。

這特喵是赤裸裸的卡BUG啊!

洛水公子微微一笑點頭道:“你終於反應過來了?

只要到時候我可以用分身去往現世,那我就是另一種意義上的不死不滅永生者。

原因就是你想到的卡最後一滴血。

但煉化失敗的話,時間開始流逝的瞬間,我就真的魂飛湮滅了。”

“對了,前輩教給我的九轉聚魂丹煉製方法就是爲了補足心竅?”唐牧北抓緊時間詢問心頭疑惑。

提起丹藥補足心竅的實驗,洛水公子露出些許失落之意,“九轉聚魂丹是我窮盡畢生所學才創造出來的一味丹藥,但是它只能在原有基礎上補足卻不能創建。

你懂我的意思嗎?

心竅不足者使用效果良好;

但我們心竅是空的,使用再多也無濟於事。

不過我還在想辦法完善,說不定可以從丹藥上入手解決這個問題。”

“如果從其他方面入手呢?” 陰媒 唐牧北抓住了關鍵詞,“是不是知道那個‘真正的死神’是誰,我們就能找到解決辦法了?”

“理論上是這樣。”洛水公子點點頭,再次囑咐道:“你一定要努力活下去,畢竟我們的命沒辦法重來。”

唐牧北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時間果然是靜止不動的。

But不知道這是什麼原理,自己居然還能接受到信息!羣里正聊的火熱,話題基本都是關於年會的。

他頓時靈機一動,“前輩,麻煩你把我送出去吧,我去外面給你帶點好玩的進來!”

平穩飛行的直升機上,唐牧北突然睜開眼清醒過來。

“擦嘞!真特喵發芽開花了!”一眼就看到胸口上那朵花,他覺得可蛋疼了。

幸好這會兒沒人看見。

稍微用力一拔,整朵花連帶枝丫都下來了。

唐牧北仔細看了看封印印記沒有其他異常,這纔將花朵收起來,然後神識就進入識海中去了。

“扶桑前輩!溯洄前輩!緊急集合開會啦!”洛水公子卡BUG還活着這麼大的喜事,自然是要第一時間通知他們倆的。

然而喊了好幾嗓子,溯洄披着牀單一臉的嫌棄露出頭來,“你又怎麼啦?別告訴我這麼短的時間裏,你又懟上什麼莫名其妙的人了。”

“這不是還沒到目的地嗎? 我曾爲你粉身碎骨 不抓緊時間睡覺,開什麼會?”扶桑宗主打着呵欠睡眼朦朧。

唐牧北剛要告訴他們喜訊,然而轉念一想開口道:“能不能讓我參觀一下前輩們的心竅?”

“什麼?”

“心竅?”

兩人同時清醒過來對視一眼,都讀懂了對方的意思。

這娃兒睡了一覺受什麼刺激了?

爲毛要這麼突然參觀別人的心竅?

那豈不是立馬會發現自己異於常人?所有人都知道,作爲一名修士,心竅是最重要的地方。

若知道自己心竅空空如也,無法窺視永生大道,肯定會當場精神崩潰,最不濟也會有心理陰影影響道心的。

“不行!”兩人異口同聲齊齊拒絕道。

唐牧北嘆了口氣,“前輩們,我知道我自己心竅是空的了。可我沒見過正常的是什麼樣子,就讓我看一眼過過眼癮吧。” “你怎麼知道的?”兩人再次異口同聲。

這件事一直是保密狀態,這娃兒就睡了幾分鐘怎麼就突然發現了呢?

難不成有誰給他託夢了?

還是某位大佬進夢裏打擊他了?

“先讓我參觀一下,我再告訴你們一個大祕密。”唐牧北故作神祕。

溯洄瞥了一眼他的胸部,“一眼就看穿了,mimi沒多大。”

噗!

心頭的沉重感突然就被破壞徹底泄氣了,唐牧北忍不住扶額道:“前輩,正經點行嗎?就說給不給看吧!”

“我現在不是本體,沒法讓你看,要看就看溯洄的吧。”還是扶桑宗主靠譜,“我們倆修行體系一樣,所以心竅內並無大差。”

溯洄壞壞一笑把上衣扒開,“來來來,給你看!”

唐牧北:……

扶桑宗主:……

特喵的你爲了活躍氣氛也不需要這麼拼吧?

這姿勢這動作也太浪了!

好在溯洄沒再繼續風騷下去,直接引導着兩人的神識進了自己心竅之中。

“我勒個大擦!”雖然已經幻想過各種景象,但眼前的一幕還是讓唐牧北呆若木雞傻在原地。

這特喵真的是心竅?

也忒波瀾壯闊了點吧?

只見遙遠天邊是氣勢宏偉的連綿雪山,如長矛般的峯尖似乎要刺破這片空間一般;雲霧裊繞也掩蓋不住其王者之風。而從雪山腳下一直蔓延過來的是磅礴大海,聲勢浩大震撼人心!

雖然大致只有雪山大海兩樣景緻,卻是處處散發着讓人忍不住想要臣服的氣概。

且略微變換角度,看到的景色便大不相同。

乍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再看山不是山水不是水;而深入其中,山仍是山水依舊是水。

山水重疊相應其中卻包含着無上大道。

唐牧北呆呆看了許久纔回味過來,低頭再看看自己的心竅,眼淚都快下來了。

巴掌大的貓娘團成一團就佔據了一多半的空間,跟人家的心竅相比,實在是可憐的有點過分。

“努力修煉吧,心竅裏的空間和景緻都是根據修行資質形成的。

你現在雖然看起來是三品,但畢竟沒有渡過天劫,所以心竅依舊是未修行前的大小。

等你經過幾場天劫之後,面積就會呈幾何倍數增長了。”扶桑宗主善意安慰道。

從溯洄的心竅裏退出來,唐牧北默默給霧梟大人發了條消息:“修煉死氣功法,心竅也會根據實力和資質成長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