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很是埋怨那個死去的同伴,為什麼不將的意識全毀了,這樣一來,他們的行動就不會被法訣,也不會知道他們所在,真是太該死了,如此更加不可能完成族中的任務,想想就是絕望,可惜呀,就算是再怎麼絕望也是救不了他的命,已經註定了結果了,沒有辦法改變。

眾神在這一刻同時發力,強大的力量一下子攻擊在暗波的狼身之上,強大的力量,將他掀翻了,狼血不斷地湧出,即使想要在逃也沒機會了,只能希望下一次輪迴,可以有機會。

「想要輪迴嘛,做夢吧,在這裡已經不能有機會再給你輪迴的機會了,要知道這一次我們可以做好了準備才來的,絕對不會給你絲毫的機會,可笑,想要輪迴,真的太可笑了,還想要讓下一次重來,可能嘛,去死吧,諸位加把勁,將他徹底的毀滅,身形俱滅吧。」

這時候就算是主宰星神也出手了,畢竟對於靈魂這一類的能力,神靈雖然有一定的認知,卻不能徹底的了解,只能在輪迴界出現之前,將其徹底的毀滅,這樣一來,才能安心下來,如何能夠在有意外的出現,就算是主宰星神也不願意在看到這個結果了,一定要加快消滅。

眾神自然也是一樣的心理,馬上就是加大了能量攻擊,一下子淹沒了狼身,最後露出了奄奄一息的狼身,眼中很是不甘心,接著還是一波強大的能量,最後毀滅了整個狼身,聯通了暗星族的靈魂也會被徹底滅掉,可見對於靈魂最好的辦法就是破壞,一點都不留下。

當這個答案出現的時候,眾神才逐漸的鬆了口氣,總算是滅了一個暗星族的餘孽,心中舒暢多了,剩下還有一個,只要完成了,就能安安心心的做自己的事情,準備迎接神戰的開始,那時候才是眾神的心愿開始的時候,不斷的進步,才能有機會不斷地前進奮鬥著。

「諸位,這一次終於算是消滅了一個暗星族的餘孽,不過為了避免這兩個餘孽之間的聯繫,還是儘快的消滅掉,這樣才能高正無憂,現在可不是等待的時候,一定要全速宰殺,絕對不能有絲毫的妥協,暗星族的危險不能不明,好了,大家加快攻擊,將敵人消滅掉。」

眾神聽著,也是點了點頭,不過為了更好地消滅根底,還是將這個峽谷再次清剿了一遍,確定了連同地下千米之內沒有聲明之後,眾神才使用秘術來探查目標,。去尋找最後的一個。

而與此同時,在暗波身死魂滅的時候,遙遠的星空世界之中,一個人影頓了頓,臉上出現了黯然和駭然的神色,不用猜也知道這就是暗浪了,之前和暗波合作過,不過現在已經再次分開,沒想到這麼快就出了事情,一下子慌了神了,現在只能逃跑,先躲起來再說吧。

雖然有著暗星族莫名的聯繫,也僅僅知道位置以及存在而已,並不能知道對方的信息,也不知道眾神已經有了找到他的辦法,還以為這一次巧合呢,只能怪他運氣不好,如此一來,現在只能下他一個暗星族人了,那麼應該更加小心,否則後果就難看了,人物就不能完成。

慌張的來到高級空間世界之中,然後快速的尋找一個極為偏僻有隱蔽的地方,打算先躲一陣子再說,等到了這個風聲過去,那麼就能再次出動了,一切都能安穩的吞噬生靈或者神靈,多美好的世界呀。美夢是有點遠了,因為危險在不知不覺的接近之中,卻不知道罷了。

暗浪運氣比較的好,轉世成為了人族,不過因為暗星族靈魂的關係,實在是*不得已,暗自修鍊秘術,以至於家族被他滅掉,最後淪為了一個無家可歸的人,或者說根本不在意這個家不家的地方,因為知道,這不過一個祭品罷了,自己總歸要回到暗星族的,那裡才是自己所在,這一點沒有辦法改變,也無力去改變,事實就是事實,證明了很多很多理由呀。

正當他想要再次隱藏的時候,才發現似乎自己想的太天真了,因為明明明亮的天空暗淡下來,整個所在都被遮掩起來了,外界的人根本看不清楚其中的事情,而她自己也為了更好地躲藏,就下意識的來到僻靜的所在,沒有什麼人煙,更加方便眾神行動了,毫無意外呀。

心中暗自驚慌,但臉上還是露出了疑惑的眼神,因為已經看到了神靈出現,四周都是,想要這時候逃走,根本就是不現實的事情,,如此一來,只能希望可以掩飾過去,如此才好。 「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要圍攻我,是不是認錯人了,要是錯了,本人可以原諒你們的冒昧,請趕快離開這裡,否則本人可不會心慈手軟,到時候可不要怪我心狠手辣。」

眾神看著這個暗星族還真的運氣不錯,能夠轉世到了人族身上,不過現在又看到他如此厲聲的狡辯,自然不會有絲毫的妥協,這麼多年來,已經失望了無數次了,這一次好不容易找到,自然不能再丟失了,否則眾神的臉面放在哪裡,絕對不能有絲毫的妥協,絕對不能。

「暗星族餘孽,不用這麼隱藏下來了,沒有用的,現在已經在我們手中了,想要要逃嘛,雖然你的秘術很厲害,讓眾神找了這麼多年都沒有找到,可惜呀,最終依然躲不過這一命運,現在該讓你去陪你的同伴去了,不用擔心,很快就可以了,一點都不疼的,因為不會有來世。」

眾神心情現在不錯,不過周邊都是警戒起來了,可不想要突然出現一個意外,讓這個該死暗星族餘孽逃走,否則不就是白忙活了,下一次想要找可就有大麻煩了,畢竟雖然可以再次找到,但這樣不動聲色,怕是有些困難,再被他準備一下,那麼想要徹底除掉更加麻煩了。

暗浪心中暗暗叫苦,現在周邊都是神靈,怎麼逃呀,絕對是逃不出去的,如此更加驚恐不安了,不過馬上就強令自己安靜下來,一定不能有絲毫的緊張,否則更加不能逃脫了,眼中的狠色越來越濃,現在就算是死也要拉上一個墊背的,一定要將自己靈魂轉移出去才好。

眾神卻沒有在給他任何說話的機會,馬上就進攻起來,龐大的神光之力,直衝暗浪,更是將他周邊的空間都被凝固了,想要逃走都逃不走,只能硬生生的承受,這就是眾神齊聚的威力,想當初那個狼身的暗星族,還不是被他們如此消滅,相信這個也不能持久的,很快就會被消滅,心中的興奮自然是沒有任何的猶豫,顯然是異常的精神,危機就要解除了。

暗浪感受到這股龐大的力量之後,也知道自己抗衡不了,雖然實力強大了不少,可依然不是終身的對手,心中急思著,很快就有了決定,立馬就反擊起來,這也是人身的好處,修鍊起來非常快,也是天道之體的關係吧,就算是再怎麼廢材,有條件就會飛快的成長。

毫無意外,暗浪就被眾神的力量淹沒了,一波接一波,源源不斷的進攻著,而心中的想法越來越快,不過也受傷了不輕,不過現在不是想這麼事情的時候,先逃出去再說,這個仇以後可以再報,慢慢的和這些神靈算賬,只要逃過這一劫,那麼神戰就會開始,機會就來了。

不久之後,眾神發現只有零星的血肉了,想必已經被徹底的消滅了,不過為了更好地消滅死地,同樣情場了一下,周邊沒有絲毫的活物,生命之氣更加不存在了,如此似乎也放心了不少,好像眾神也覺得差不多了,相互之間很是高興,可以安安心心的準備神戰的開始。

「咦,不對呀,剛才雖然可以感覺到沒有了生命氣息,但是那靈魂的力量似乎並沒有消散,也沒有出現,難道出現了幻覺,不可能呀,這可是本神的強項,不可能會有錯呀。」

在這個神靈身邊的神靈聽到后,下意識的說道:「不可能吧,在這樣的密集的進攻下,還能將靈魂生存,是不是太異想天開了,應該不會吧,肯定是幻覺了,絕對是的。」

「不對,不可能呀,明明和那隻狼感覺不一樣,那獨特的靈魂氣息並沒有出現,真的,我敢保證,絕對是沒有出現,肯定是躲起來,就是不知道在哪裡,肯定是這樣的,本神多年來的修鍊,不可能出現錯誤,絕對是用了什麼方法躲起來了,肯定是這樣的,相信我。」

兩個神靈的大聲說話,不僅驚動了周邊的神靈,就算是那隱藏的暗浪的靈魂,也驚動了,更加心驚肉跳,自己實在是想到太完美了,要是剛才泄漏一點靈魂之力,將大部分隱藏起來,那麼說不定就能夠躲過,可惜呀,自己太認為實力了,眾神的力量下,一定不會懷疑的,而現在呢,恰恰相反,沒想到會出現這個意外,而且還是等級不高的神靈,難道命該如此。

很快主宰星神就來到這兩個神靈面前,問清楚之後,再次的肯定,馬上就對視一眼,然後就說道:「如此,就再施展一下秘術,要是沒有的話,就算是被消滅,要是沒有消滅,就會找出來,這樣也能讓大家安心,如此也不錯,可以,馬上行動起來,將這裡包圍住。」

很快眾神再次包圍起來,絲毫不在放鬆,同時一部分神靈開始施展秘術,很快一道指標出現,直直的指著一顆石頭,很明顯了,暗星族的餘孽真的還活著,雖然只是靈魂,但也是不能有出錯的地方,好在有特殊的神靈力量在,才免了下一次的危機,心中紛紛的慶幸不已。

眾神是慶幸了,可是在石頭中的暗浪卻是鬱悶了,直接的絕望,沒想到最後還是被找出來了,真是該死的神靈,這樣都能感覺出來,這一劫是逃不過了,因為光是靈魂沒有多大的能力,只能看著眾神,將他的靈魂一點點的磨滅,直到最後的意識消滅為止,真是悲哀呀。

「總算是結束了,這個暗星族的餘孽,真是狡猾,差點就上當受騙了,要不是這一次海魂的幫助,也不會如此順利,不過呀,雖然海魂你不過才六芒星神,不過以後有什麼事情可以來找我們,只要不是太難的事情,一定沒問題,這一次算是眾神都領你的情了,你們說呢?」

「沒錯,要不是這一次海魂的能力,差點讓我們再次面臨嚴重的危機,而且還這麼不知不覺,你的貢獻非常大,這一次可是幫了整個芒星世界呀,這個情自然是接下了,謝謝了。」

眾神紛紛的感謝起來,絲毫沒有做作,這倒是真的,要不是這一次海魂的提問,也不會如此順利,一旦被暗星族的餘孽逃走,那麼在想要追捕就難了,誰知道還有沒有其他的秘法可以躲過呢,這樣才是最好的結果,毫無疑問,現在差不多徹底的安生下來了,很是高興呀。

至於海魂嘛,也就是剛才疑問的神靈,被眾神誇得不好意思了,只不過自己天生對於靈魂感知強大,算是獨特的能力,那是羨慕不來的,當然其他神靈也有自己的特殊能力,至於多不多,就要看自己天賦了,這是沒辦法的,世界的創造可不是神靈可以抵抗的存在。

總算是解決了最後的危機,眾神相互致意之後都回去了,這一次共同行動,就體現出了團結的力量,將暗星族的餘孽消滅的不能再消滅了,一下子安生了,不用再擔心受怕。尤其是那些弱小神靈,才是最為害怕的,生怕自己會被暗星族的吞噬,這才是最為關鍵的,現在好了,總算是消除了危險,一切都不用再擔心了,自然是心曠神怡了,可以安心修鍊準備了。

眾神離開后,只剩下一片荒蕪,和之前的那一處一樣,至少千萬年內是不會有任何的生機,對於此眾神沒有任何的憂慮,能消滅暗星族的餘孽,就算是在付出多一點的代價,也是願意,何況不過是區區一個世界的一塊土地呢,少一塊也沒什麼,不會影響世界太多的。

在暗星之地確實發生了轟動的事情,因為三名暗星族人全部死亡,導致了計劃失敗,因為保存著的那三名暗星族的肉身,化作了煙塵,消失在禁地之中,直到有人來查看,才發現這個結果,一下子驚呆了,最後驚動了暗星王,那臉色不用說了,直接的鐵青變色呀。

其他的暗星族長老們,似乎同樣不好看,這可是付出了不知多少的代價才成功的,可現在呢,一切都是化為泡影了,怎麼能安心呢,一個個臉色都不好看,其他的族人也不敢多言。

最後暗星王只能嘆了口氣:「時不我待呀,時不待我,這一次失敗了,也不知道下一次會在什麼時候,下去吧,讓我們的勇士安心的呆在這裡吧,準備一下,好好地安葬吧。」

「是的,王,知道了,一定會按照最高規則安葬的。」

其實也不過是一堆煙塵了,埃塵都有些算不上,消失了不少,只能聚集一點是一點,可悲呀,靈魂徹底死亡,影響肉身的存在,這樣也是暗星族秘術的結果,沒一個暗星族的人都清楚,不過沒有怎麼多說,或許還會說這三人沒用呢,連這樣的計劃都不能實現,還廢物呢。

這本質在暗星族中是改不了了,永遠都不改不了了,是的,只能如此罷了,其他的都做不了,本性難改呀。 暗星族危機的過去,讓整個眾神世界,差不多寧靜下來了,對於此非常的感謝星耀之神,絲毫不吝嗇的讚賞,相對於這一次並沒有共同前往也沒什麼在意的,因為之前已經處理了一個了,自然功勞大過於過了,這是絕對的,沒有什麼可以抵賴的事實,心中都清楚。

「這一次可是多虧了星耀之神,我們眾神才能機會消滅這些該死的暗星族餘孽,現在總算是太平了,也完成了至尊星聖交託與我們的任務,好了,接下來就可以安心的迎接神戰的到來,希望各位能夠儘快的晉陞到主宰星神的境界,如此,我們也能前往域外星空了。」

是的,對於眾神來說,域外星空才是最為嚮往的存在,現在知道其存在的意義,自然更加有力了,絲毫沒有過錯,動力也是十足,要知道為了這一刻已經等待很久很久了,這十個位置也是一種牽絆,一種局限,不得不為的原因所在,現在就有下一次機會了,自然要抓住。

「尊敬的主宰大人說的不錯,我們應該感謝星耀之神,不能不說這是最好的結果,之後的神戰就不用再估計了,可以好好的戰一場,就算是隕落也是心甘情願,神不會畏懼戰爭。」

「對,神是不會畏懼戰爭的,這可是難得機會,可以晉陞主宰星神的捷徑道路,不能退縮的,真希望快點到來,都有些等不及了,想必大家也是一樣,好像下一刻就是神戰了。」

聽著的眾神一陣大笑,也沒什麼介外,心中明白就好了。要知道神戰雖然會死甚多神靈,但也是神靈晉級的一種捷徑,可以找到很多好東西,那裡將是眾神的希望所在,每一次開啟,花費的代價也不少,時間更加久遠,這就是意義所在,危險是必然的,而主宰星神及其之上的境界的神靈,是不能踏入眾神戰場的,否則一定會是被驅逐的下場,甚至會身死魂消。

對於這個眾神戰場其實在上古時期,不叫眾神戰場的,而是叫凶獸原野的,只因為那時候凶獸橫行,天下差不多都是凶獸的世界,而現在的星獸也就是沖凶獸中演化而來,變得有智慧了,才能脫離凶獸的範疇,成為一隻有高超智慧的星獸,而星獸也可以修鍊成神的存在。

時間的流逝是最為無情的,直到後來一場凶獸與神靈的戰場在凶獸原野展開,眾神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之後,才將大部分的凶獸隕滅,而自身也嚴重到了不得不休養的時間,而這個凶獸原野也被封禁,以至於以後每一次神戰都會在這裡展開,這裡的凶獸可是難得補品呀。

有了這個好處,自然是讓眾神為之赴之欲趨的結果,同樣為了好聽一些,就改名成了眾神戰場。如此才會讓無數的神靈所嚮往,當然意外還是非常多的,誰知道會有什麼結果呢,一旦進入生死由天,連自己都可能控制不了,這就是眾神戰場的力量,可不是一般的所在。

對於此這個地方,陳宏也是聽說過而已,就算是在天道之血中,也是寥寥無幾,應該是那時候天道還沒有從久遠中蘇醒過來,連天地開闢不久,自然有著模糊不清的記憶,當然也提到了一些,看過也就算了,對於此倒是不怎麼在意,這倒是和當初自己建立的競賽場差不多的空間吧,不過那是有著保護措施的,而在這裡絕對沒有,生就是生,死就是死。

自己還是過著自己的事情,現在的他不過是在消耗時間而已,雖然可以去其他的混沌世界試一試,可依然是找不到目的地的,要是錯過了,說不得會讓這一次機會丟失,所以在沒有回到本源混沌世界前,他不打算出發,去其他的混沌世界之中遊玩,自家還有二女在等著。

神戰隨著時間的過去,終於到來,在一處偏僻的所在,也是在高級世界空間中,也只有在這樣的空間壁壘下,才能出現眾神戰場,所有的眾神已經準備好了,一個個興奮難當,想要早點進入,這個時候已經沒有神靈會多想什麼了,當然有神系的自然團結在一起,游散神靈有著自己的一方,這時候也是非常的緊張,不得不為自己打算一下,自然要看清楚了。

至於星耀之神,不打算參加,這是明言過的,現在確實也沒有來,眾神也不介意,害怕同樣不用來,不過外在的並不是沒有危險,神靈的災劫一樣會有的,或許是天災,或許是人禍,都是可能,不要忘了,眾神有著相對的恩怨,這些事改不了的事實,有智慧就有爭鬥。

而進入眾神戰場將會是一次考驗,也是主動迎接的開始,只要堅持過去,就算是過去了,不會再有大的危機,當然也需要自身的做法來衡量的,否則還會有嚴重的災劫出現出來。

眾神在場開啟之後,無量星光照耀整個高級世界空間,無疑讓無數的生靈感受到恢宏的力量降臨,不過也僅僅是一剎那而已,就算是如此,也算是見識到了不一樣的感覺,至於其他的世界空間也有一些,但效果就不太明顯了,也算是其空間壁壘的極大削弱的關係吧。

等到星光之道開啟之後,眾神就迫不及待的進去了,而九尊主宰星神就在外面看著,直到星光之道隱諾為止,他們也回到眾神殿中,要是眾神還在的話,就可以看到眾神殿中的信息,可惜呀,在這段時間內,眾神殿是封閉的,只有主宰星神才能進入的等級限制。

同樣對外,一切都不在意,無論是神靈隕落還是什麼仇殺等等,都不會管,也是一個非常混亂的時期,或許對於眾神來說時間很是短暫,可對於凡人來說非常久遠的,這段時間可能是各個信仰崩潰和建立的時期,也可能是新神出現的時期,反正給了一個機會的時期。

天道之中有一線生機,而這時候就是一處生機,尤其是對於那些想要成神的,雖然會更加困難一點,但相對於之前來說,就絕對是強太多了。要知道很多新神想要成神,無一例外的兩個方面,一個則憑著自身強大實力成神,一則藉助外在的力量成神,也是一大寬鬆時期。

要是眾神還在,一定會被嚴格的嚴控,尤其是對於那些不是信徒的生靈來說,想要成神,更加困難艱巨,而這時候恰是一個空虛的時代,就算是有剩下的一些神靈也管不過來,增大成神的機會,對於這些生靈來說絕對是好事,每一個都是會歡迎無比,自然要謝謝眾神戰場。

雖然混亂,但是卻有著難得的機遇,毫無疑問的就是因為這個時候迎接著新的天地,新的未來,對於廣大的生靈來說,絕對是非常欣喜無邊的,沒有一個生靈會不喜歡。相對來說,那些個不努力有沒有大毅力的生靈來說,恰好是一種災難時期,明顯的機會放過了,怪誰呢。

感受著芒星世界的變化,陳宏也沒有介意什麼,每一個世界都有著自身的價值存在,現在不就是體現出來的時候了嘛,更加不回去橫加干涉,該怎麼進化就怎麼進化,世界演化了,也應該演化,倒是沒什麼改變的事實,干涉就不好了,一切按照現實的來的不是很好嘛。

帶著二女游晃了許久,終於回來了,回到自己的信仰之地,二女也很開心,這段時間是她們過的最為有意義的時間段,自然有著幸福的存在,對著自己的丈夫,更加安心,同時期間也知道額自己丈夫還有兩個女人事情,倒是沒什麼介意的,早就已經想到,更加放心很多。

「夫君,總算是回來了,還是自家的地方好,可以安心的生活,在外面總是有一些束手束腳的,有些放不開,今天一定要玩個痛快,一定要好好玩,宏哥,你說是是不是,嘻嘻嘻。」

陳宏對於已經習慣了,對於王月星的搞怪活動,已經不在意了,絕對是有著心理準備的,就算是王月靈也是一樣,三人之間已經熟悉了很多了,自然不會有什麼介意的,該怎麼就是怎麼,也不想太多的干涉,就說現在吧,想玩就去玩,絲毫沒有在意,個人空間還是要的。

「妹妹呀,你是改不了了,算了,想去玩就去吧,早點回來就是了,夫君又不會說你,去吧,早點回來就是了,別讓我們等急了就好,放鬆一下也是好事,去吧,去吧。」

王月星再次晃了晃手后,就消失在二人眼前,陳宏和王月靈也不會在意,在這個世界上,已經不存在危險了,再說了還有世界之靈呢,到哪裡都能夠找得到,還有一個大人物在呢。

「夫君,那我們回去吧,想來月星不會這麼早回來的,也好去準備一下。」

「恩,那我們回去吧,可以準備一下,接風洗塵還是要的,呵呵呵,走吧。」 時間慢慢地流逝,不知多少歲月過去了,距離上一次眾神戰場結束之後,也不知道過了多少萬年的時光,一切恍然猶如昨天,可惜事實已經過去了,不會再回來了,時光流逝,絲毫不能停留,等到一切再來追憶的時候,也成了枉然的過去,也找不到應該存在的時光了。

命運是無限的,同樣無法改變,相對於實力越強的強者來說,命運可以掌控一些,卻不能持久,當然也是生靈為了更好地晉陞從而掌控自己的命運,,那就是需要不斷的修鍊,從而擺脫束縛的力量,實實在在的本質存在而已,也是無數強大修士的嚮往所在目標呀。

芒星混沌世界還是一樣的前進,沒有什麼大的改變,只不過時光變遷,很多世界都消亡了,或許就是在混亂時代中消失,亦或是時光月歲的流逝而消失。時光的力量無法逆轉,就算是強大如天道的存在,一樣無法改變,只能寄托在下一次的輪迴演化之中,無數存在罷了。

陳宏現在身為大道級高手,已經超越了很多認知,其他的存在根本沒有絲毫能力的見識,不會明白其中的意義,如此一來,更加會知道等級不同的差距,現在的意義,不就是在尋找嘛,就算是陳宏也沒有停下尋找的腳步,應該說是更進一步的腳步,非常的需要這個理由。

不斷地尋找自身的價值,時光會帶著正確的選擇出現,事實也會因此而只曉得原因。

無量星光之中,灑遍整個芒星世界,帶來無限的光明,不會有永遠也不會暫短,只要意識存在,就能看的更遠,了解的更深,時光會帶著久遠的執念穿越恆古世界,了解變遷。

等待的時間就是比較的漫長,陳宏也不知道自己在芒星混沌世界中等待了多久,一次有一次的神戰,一次又一次的暗星族破壞,總之已經不知道過了多少次了,但總的來說,就是等待,無限的等待,即使希望快一點到來,也是希望可以短暫的挽留,矛盾的心理依然存在。

對於此心是怎麼樣想著,也不重要了,反正該來的就回來,想要躲也是躲不過去的,時光已經不能倒流,直到歲月的暗流,惶惶而過,之後暗星之地也不再被約束,甚至被突破了封印,和眾神開始大戰起來,這件事,讓陳宏知道,這個世界已經走上盡頭了,該回歸了。

其實陳宏暗中已經拖延了無數的時光,可惜呀,依然沒什麼用處,還是要迎接回歸混沌的歷程,天道與大道都是沒有辦法阻止,一次演化而已,下一次會再次出現,記憶的深處依然會存在,只不過自身已經不太知道了而已,當初得到天道之血的時候,就是這個原因。

望著無數隕落的星辰,一個個世界被無情的毀滅,末日的到來,讓整個芒星世界為止驚恐不安,不知道這是為什麼,為什麼會有這樣事情,比之以前更加恐懼,死亡不可避免的出現,恐懼絲毫不能掩飾,只能無力的望著天空,想要得到應該有的生命,只是無力而已。

「夫君,這就是末日嘛,真是非常的恐怖,要不是你在,想必我們也會一樣吧,真幸運。」

「怎麼會呢,也是夫君應該做的事情,事不過世界轉變我也是有心無力,就算是實力在強大,一旦按照自身意願來行為,那麼就不會有完美的世界出現,差不多就是一個傀儡而已,也沒有什麼大的用處了,好了,放心吧,這裡有你們的夫君呢,不會有事的,混沌世界也沒什麼不好,以後你們好好修鍊,現在實力還不夠,一定好加強,才能更好地在夫君身邊。」

「知道了,夫君,我和妹妹一定會努力修鍊的,絕對不會讓你失望,永遠會留在你的身邊,就算是混沌滅亡,也會跟隨著你,直到永恆,一輩子都不會分開的,夫君大人。」

「姐姐,你說的好肉麻呀,不過也是,只有和宏哥在一起,才安心,呵呵呵,一輩子都是這樣就好了,一起看著天際,一起看著世界,一起感受歡樂的時光,多麼美好的世界呀。」

我家貴妃要母憑子貴 「恩,下一次會有的,現在一起看看世界毀滅的經歷吧,對於你們的修鍊也會有好處,要知道重生不就是再是毀滅中誕生的,而毀滅就是在生命終結時才會出現,現在就是這個世界走到盡頭的時候了,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多少年了,已經記不得多少時間了,遙遠非常。」

二女聽著也不會多言,知道自己的夫君是什麼意思,對於此倒是沒什麼介意的,也知道這對於她們來說絕對是一種好的歷練,多少生靈是沒有這個機會看到世界隕滅的過程,就算是看到了又能有什麼本事活下來呢,就算是天道也會被封印,直到下一個世紀的開始。

無量星光剎那間的輝煌,卻是預兆了毀滅的進程,不管是眾神還是暗星族的存在,他們都沒有注意到,以為都是非常正常的戰鬥結果而已,根本不知道什麼叫做劫數,一旦劫數到來,什麼力量都擋不住的,世界也會因此而消亡,這是沒有任何辦法可以組織的事實存在。

無量量劫的混沌回歸,那是天道之劫,當然也是一種名詞而已,說不定在這個世界就不存在這個說法,不過回歸混沌是一定的,沒有可以區分的結果,已經是最為正確的價值根據了,事實上本身就是歷練的經歷罷了,世界毀滅再次重生,輪迴無量量存在,終歸會歸來的。

戰鬥沒有絲毫的停止,一個個大千世界被打破,無數的生靈滅亡,一顆顆耀眼的星辰暗淡隕滅,大勢已經無法阻止,世間一切都沒有絲毫可以改變的存在,戰鬥的意識,差不多已經佔據了兩方陣營的大腦,沒有絲毫考慮的爭鬥,只有勝利或者死亡,再也沒有其他的存在。

高級世界空間開始逐漸的崩潰,在界外混沌中可以看到,一顆顆芒星就被碎裂開去,隨後徹底的滅亡,同時無量能量在不斷的涌動,不斷的衝擊,不斷地毀滅,一顆顆的星辰也隨之降臨,隨之毀滅了很多的生命存在,一點都不差於生命的永恆,剎那間的輝煌和永恆。

生命已經抵到終點站了,離下一科的輪迴也逐漸的接近了,世界也到了界限了,一旦高級世界空間徹底的破碎,那麼接下來的世界空間更加無法阻隔這個命運,滅亡更是一剎那間的時間,根本不用什麼力量推動的,絕對是衝擊無量,回歸混沌的開始時間了,很快就到了。

界外混沌之中,無量混沌之氣也隨之涌動起來,絲毫沒有停歇,一時一刻的發動了強勢的衝擊,衝擊著那一層薄薄的薄膜,想要將其吞滅,雖然現在還在努力地抗衡著,但是不要忘了,薄膜的力量終究是來自於天道的力量,為了保護自身以及世界生靈而存在的守護。

而現在呢,世界將會毀滅,天道意識也將會沉入沉睡封印之中,還怎麼去為薄膜提供力量,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事實也證明了這一點。速度飛快的現實著,已經不會給與更多的時間了,毀滅同樣會出現,無量量星辰之光,在不斷地暗淡,不用說也知道這是破壞的結果。

陳宏三人看著這一切,二女時深深地感受著,實在是不可思議,美麗的世界真的要毀滅了,無法阻止的毀滅,曾經養育她們的世界也將會徹底毀滅,回歸混沌之中,迎接下次重生,而接下來一頓時間,將會是沉悶的,不會精彩的世界了,這段時間會有多久,不太清楚,也不會有人知道,每一個混沌時期,都不會相同,或多或少的改變,只因為毀滅前的不同而已。

演化深層,那麼這段時間將會更加久遠,演化不深,甚至意外毀滅,那麼消耗的能量不多,如此時間就會大大縮短。而現在因為有了陳宏的存在,延長了不少的時間,那麼演化的時間也會長久的,至於需要多少不太清楚,只能耐心的的呢個貸,二女也知道了其中意義。

「好了,現在高級世界空間就要滅亡了,破滅了,我們也該離開了,放心好了,這個世界中,將會是唯一存在的生命空間,將會在下一個世界出現時再出現,你們也去修鍊吧。」

「是的,夫君,我們知道了,一定會努力修鍊的,不會讓夫君失望,妹妹我們走吧。」

王月星雖然很喜歡修鍊,但也知道事實就是如此,不能不接受,無奈的跟隨者姐姐走了。

等到二女去閉關修鍊了,陳宏再次望了一眼,就出現在銥星世界外面,伸手一揮,整個銥星世界就被他收起來了,主要還是信仰的關係,可以依靠著他存在下來,其他世界就不行了。再次望了一眼這個世界,那毀滅的聲音已經到來,就不在久留了,希望一下子快點到來。 當陳宏下一刻出現在界外混沌之中時,就聽到了『呯』的一聲,那一層薄膜已經破碎,隨之無量混沌之氣湧進了芒星世界之中,沖刷的力量帶走了一切的生命,混沌之氣暴躁無比,毀滅已經是主流了,就算是這時候眾神還有暗星族反應過來,也無法阻擋毀滅的進程。

絕望出現在這些生靈面上嘛,可惜呀,當初的爭鬥已經註定了這個結局,是絲毫不能更改的結果,事實也證明了關鍵的存在因素。對於爭鬥來說,需要控制,否則就是如今這個下場,再怎麼後悔和絕望都是沒有絲毫的辦法,只能一點點的感受著被混沌之氣吞滅的結果。

高級世界空間被破碎,隨之而來的破壞更加嚴重,很快混沌之氣延蔓到了整個芒星世界,這死後已經沒有芒星世界了,只存在混沌之氣混沌之力,一切生命都被消滅,再也不會有絲毫的生機存在,這就是無量之劫,怎麼也逃不過的劫數,乃是世界天道的劫數,改變不了。

或許是怨氣還是種種原因的關係,但不可否認,這就是根本的原因所在,一切熟知的都會變成過去,再也不會有未來的新生,下一個世紀將會重新開始,迎接新的時光,無量量星光依然會照耀整個世界,只不過需要的時間太過久遠,不知道會經歷多少的時間罷了。

再次望了一眼原來的地方,一切都已經變了,也不知道下一次會在這裡,是不是在同樣的地方呢,不知道,將來會有時間知道的,現在一切都回歸了混沌,混沌之中就他一個生命體,非常的無聊,雖然可以進自己空間,也是很單調的,只是銥星世界中的生靈不知道而已。

時間總會變遷,現在不過是一個開始,隨著時間會慢慢地改變,再說了自己的女人在修鍊,也不好去打擾,修鍊需要抗衡寂寞的心,才能長久的存在,否則自己也會將自己*瘋的,絕對是一種嚴重的危機,將來還怎麼修鍊,磨練一陣子還是好的,何況現在沒地方可去。

周邊都是混沌一色,哪裡都一樣了,走幾個地方機會迷失,想了很久,還是原地修鍊的好,不過他進入的是命運之河,然後跨入了大道之門,來到大道空間之中,哪裡有人可以和他說說話,不至於無聊的要命,說不定出來的時間,就能看到不一樣的結果,心中這樣想著。

「老哥哥們,我回來了,怎麼樣,是不是有什麼好事情,說說,大家一起聊聊天。」

「好呀,反正像我們這樣的存在,除了大道徹底的毀滅,否則永遠存在,非常的無聊,現在可以打發一下時間,也算是不錯的事情,現在也不知道過了多少年了,永遠看不到盡頭。」

「好了,老二呀,不要這麼悲觀吧,多少人想要和我們一樣都不行,應該知足了,現在有了老四的進來,又多了一個,說不定什麼時候老四來我們世界中遊玩,那才叫有意思呢。」

「對對對,老大說的不錯,老四實力最強,自然能夠自由往來了,真是期待呀,對了老四你什麼時候來呀,我們都是有些等不及了,要是快的話,就捎個信過來,這樣也好準備一下,不至於慌亂不是,你那面怎麼樣了,過的還不錯吧,時間真的無盡頭,太遙遠了。」

陳宏聽著,也沒有什麼意外,他們現在已經是說的開了,至於老四就是他了,畢竟他第四個到來,自然是老四了,這一點倒是改不了,也不介外,欣然的接受了,聽到他們的調笑,無奈的說道:「我所在的世界剛剛進入了大寂滅時期,已經回歸混沌了,也不知道多久輪迴。」

三人一聽,頓時一呆,馬上知道了老四的心理了,心中也明白這樣的時期最不好過,整天的無聊要死,面對著荒蕪的混沌一色,真的很無趣的,以前他們都是來到這裡打算如此度過,只不過任務還是需要完成的,不能久留,再說了剛開始也就是一個,之後才有其他。

「老四,放開點吧,終會結果的,想當初我們還不是一樣,只要過去了,就能迎接新的時期,總會有機會的,不用太過擔心,再說了,憑你老四的能力還會無聊呀,要是無聊的話,就來我們世界玩玩吧,想必也是很簡單的事情,要是願意就過來,一起呆著也能解悶。」

「我倒是想呀,可惜,還有事情沒有解決,所以還不能出來,留在那裡,等待,否則時間錯過了,也不知道會在什麼時候再出現,反正也不急,總會有時間過去的,三位老哥放心便是,時機到了,一定會來的,到時候你們可以好好地破費一番了,要知道我可以有四位妻子,你們不能不拿出一些好東西出來,否則也說不過去不是,那時候可不要心痛就好了。」

三人被說得無語,不過是,他們至少是沒有妻子了,沒辦法,途徑不一樣呀,現在遇上這個怪胎還能怎麼辦,肯定是沒有辦法改變的,被笑話也只能被笑話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三人也隨著笑哈哈的過去,時間對他們來說不再有什麼作用,無聊得很,只能等待。

也不過聊了多久,期間三人也離開過,自然有事情了,這倒是很正常的事情,倒沒什麼意外的,大道也是需要看守自己的世界的,否則被天道亂來,豈不是會壞了本源力量,這可是要不得的事情,注意一旦是必然的,同時也是為了自身的安全著想,更加需要注意了。

陳宏之後也出來了,大道空間中雖然也能解悶一番,但始終是見不得真面,也算是解解悶而已。出來之後,看到還是一樣的混沌之色,就知道這個時間並沒有過去,還處於混沌時代,至於會什麼時候再次輪迴,就看看混沌之中變化了,現在是沒有改變,修鍊吧。

沉靜下來,沉入無盡的修鍊之中,混沌之氣雖然也想要包圍上來,不過依然不能阻隔氣息的力量,大道氣息的力量,形成了一個真空層,不過陳宏的身影也深深地隱瞞在了混沌之中,外面的混沌已經看不出異樣了,就算是有混沌生靈經過,也不會在意的,何況現在沒有。

混沌之中不計年,不知道多麼多久,混混沌沌,上下起伏無法定論,也不知身在何處,只論無量混沌的存在孕育而已。或許現在還沒有開始孕育生命,但是在連接虛無空間的地方,已經開始逐漸的演化,不斷地有能量湧入,產生新的力量,相互之間爆炸一般的變化著。

至於陳宏絲毫不知道這一切,其實就算是知道了也沒什麼,那不過是一種能量的轉變而已,不要以為虛無世界就不會有能量,其實比之任何世界來說,虛無能量更加強大,轉變出來的力量自然強盛了,對於混沌世界補充是最好不過,同樣生命世界的毀滅氣息,也會被虛無世界接收,轉變成自身的力量,差不多就是相互交換的利益而已,冥冥之中的存在罷了。

自然而然的交易,那是本源意識上的交割罷了,算不得什麼大事,再說了虛無世界還依靠著混沌世界而存在,要是沒有了混沌世界,不都是虛無世界了嘛,還分什麼區別呢,到時候虛無世界又會變成什麼,這不都是輪迴結果,只是太過久遠,太遙遠了,很難想象的。

億年,億萬年,億億年,億億萬年,億兆兆年,不知道時間的流逝,在浩瀚的混沌世界中,終於齊了變化,混沌之氣似乎開始暴躁起來,能量也似乎充足了,終於開始變遷了。

一個個混沌蛋卷一樣的東西開始出現,隨後覆蓋起來,成為一個蛋一樣的巢穴,而其中開始孕育出生命,是的,一點點的生機在其中誕生,從一點點的細微開始,變成原子分子,然後一個細胞出現了,隨著混沌之氣的補充,生機不斷的活躍,逐漸形成一個生命體的開始。

當然這期間還沒有意識的存在,演化同樣需要不知多少年,或許下一刻就能出現,也可能永遠都不會出現,生命的誕生還是需要運氣的,意識的誕生更是需要機緣,要是一旦失敗,那麼就會變成沒有意識到生靈,和凶獸差不多了,當然是當初最為原始的凶獸,很是強大。

混混沌沌,一切都在未知中誕生,似乎沒有什麼過往,只存在於生命的奇迹之中。

陳宏沒有在乎這些變化,現在沉靜在無邊大道之中,感受著無盡的信息,不斷地收為己用,讓自己不會見識淺薄,同時可以增強自身的境界,不斷地增進大道之力,或許將來更進一步呢,這都是說不定的,誰知道大道之上還會不會有境界,有準備是最好的,就怕沒機會。

或許當他醒過來的時候,就會發覺一切都不同了,生命已經開始誕生了,那也說不定。 混沌之中無生靈,而此混沌世界之中,並無生靈成就大道本源,無法在這混沌世界之中看到這一幕幕的變遷,莫名的生命在混沌元氣的幫助下,慢慢的開始長成,意識也逐漸的有簡單化向著複雜化進發,這就是生命的歷程開始,而且還是最為高等的存在生命體。

不知道多少年,在那些蛋一樣的混沌氣團中,細胞已經開始繁衍,逐漸的成績一個生靈的模樣,雖然還不太清晰,不過隨著時間的流逝,一定會更加富有生命活力,以及生命體該有的本質存在,讓混沌世界中開始附著生命的印記,只不過意識還處於非常薄弱,朦朧之態。

對於這一切,陳宏還是處於閉關的狀態,對於外界不管不問,只想著大道信息中的述說,讓他只說了很多東西,不至於迷迷糊糊的樣子,大道本源雖然已經達到,不過歷程在大道上還要遙遠,實則需要更加長遠的時間去歷練,去體會,他自己還處於相對來說短暫的時期。

是的,至少對於此,並沒有否定,心中明白就好,就是修鍊時間的很少,對上三位老哥哥來說,的確是非常少的,要知道最少的那一位,也用了十個混沌紀才成就大道,而他呢,總的來說還不到一個混沌紀,實在是太短了,自然需要時間去磨練一下,慢慢地體會。

當然有了這一段時間,可以更好地積累,達到厚積薄發的效果,讓自己更加厚實,不會存在華而不實的經歷,這才是主要的。心中深深地明白,時間或許不重要,但經歷的過程還是需要的,慢慢的歷練,成為生命的痕迹,印記在一切烙印之中,如此才能合適起來。

混沌之氣沒有散去,反而隨著時間越來越厚實,只不過中空罷了,對於此絲毫沒有在意,不管再怎麼厚實對於他來說,不過是薄薄一層而已,算不了什麼大事,想要困住他,那是想都別想,或許將他當成了一種未知的生命體,或許想要滋養而已,或許才會現在的現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