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骨子裡來說,李麟個姓是那種比較保守淡漠,甚至有些冷酷。但是這樣的人一旦動情,簡直可以從內到外徹底燃燒自己。前世的感情毀了他國際第一雇傭兵的生涯,今生重來,他愈加謹慎,對情感也愈加敬畏。

「小子,你看過她的臉?」司徒天沖回過味來,臉上沒有喜色,反而出現一抹擔憂。

長公主立刻使眼色,讓他不要說,同時林晚晴整個人瞬間繃緊,一雙美眸中閃過一抹緊張慌亂之色。

「不錯,我看過。」李麟看到長公主的眼神,卻自動忽略了。他堅定的點點頭,看過就是看過,這點有什麼可隱瞞的。難道看了她長什麼樣還能帶來殺身之禍不成?李麟不信,就算真的有,他也毫無畏懼。這也算是他心底的小小堅持吧!

「我草!不會這麼倒霉吧。老夫剛找到一個資質不錯的徒弟,就這樣沒有了前途?」司徒天沖老臉一苦,活像不小心吃了一口黃連,卻無論如何也吐不出來。

長公主也捂著額頭,有些無語,心中對李麟這種乾脆有些無力。有司徒天沖這個大嘴巴在,長公主很難相信這件事情能夠瞞住。更何況晚晴換了面紗,這也是一個不容忽視的問題。

「額?老頭,你這是什麼話,難道看了她的臉還能引來殺身之禍?」李麟不解的說道。

「草!真是烏鴉嘴,這都能讓你猜中。恐怕不只是殺身之禍這麼簡單。被挫骨揚灰都有可能。哎!這可怎麼辦呢!」司徒天沖揪著自己長得飛快的黑鬍子苦惱的說道。

「我去,不可能吧!不就是看下臉嘛!難道這丫頭臉蛋上有藏寶圖,看了一眼就喊打喊殺的?」李麟無語的說道。

林晚晴臉上一緊,心中升起一股哭笑不得的感覺,自己和長公主兩人還曾擔心過消息泄露引起大麻煩,奈何肇事者根本就沒有將這個當回事。就算知道了,臉色連變都沒變過。自己果然沒看錯,三皇子果然是個傲氣衝天的男人

「這丫頭可是學院中一個非常恐怖的絕世妖孽的禁臠!小子,我勸你還是祈禱這個消息不要泄露,否則整個大唐皇室都未必能夠保得住你!」司徒天沖說道。

「我不是他的禁臠,司徒老師,請你說話注意一點!」林晚晴開口說道。雖然所有人都將她當做那個男人的禁臠,但林晚晴自己卻從來沒有這樣的覺悟,每當有人說起此事的時候,她都會非常平靜的解釋,至於別人相不相信,她根本就不在乎。只是這次的解釋她自己都沒有發現,她的聲音中摻雜著一抹羞惱。

「絕世妖孽?是誰如此霸道?」李麟臉色漸漸的有些凝重。

「名字就不告訴你了,不過老夫可以告訴你他的封號——『瘋子』,一個在數萬天資絕世的神魔學院學員中殺出封號的變態。整個神魔學院天才學員無數,但卻只有十個人才有實力獲得封號。而『瘋子』就是其中之一,並排名第六。你可以想想他有多麼的恐怖。」司徒天沖苦笑著說道。

「那又如何,就算他站在我的面前,本皇子該怎麼說還是怎麼說!」李麟沉聲說道。臉上絲毫沒有畏懼之色。李麟有李麟的驕傲,不論前世還是今生,李麟從來未曾畏懼過挑戰。而『瘋子』不要說是神魔學院當代十大高手之一,就算是整個蒼龍大陸第一天才也不可能讓李麟絕望,這隻會給他不斷向上的動力。

「你小子現在是站著說話不腰疼,不要以為老夫如此看重你是因為你小子的天資絕世,恰恰相反,如果真的說起資質,你的先天之體在潛力上連這三個丫頭也是遠遠不如。而且老夫如果沒有看錯的話,你的先天之體並不是真正的先天形成的,而是後天奇遇。一旦等你突破到先天,你的先天之體將再無奇特,你的潛力也將恢復到正常的水平,到時候你將如何誰也無法預料。」

「先天之體?」長公主臉色一變。

「可是那種傳說中修鍊到先天境界之前沒有絲毫瓶頸的體制?難道三皇子是這樣的體制?」林晚晴也是驚訝的說道。

「不錯,現在老夫也不瞞著了,小子,用出你的真氣。」司徒天沖說道。

李麟愣了愣,但還是依言打出一拳。

「先天真氣?」林晚晴一聲驚呼。

「不錯,先天真氣,這是先天之體的特徵。也是先天之體在先天之前沒有瓶頸的根本原因。人從出生開始,體內先天之氣逐漸消亡,體質也漸漸的轉為後天。最多十八歲,體內的先天之氣將徹底散盡,身體徹底轉化為後天之體。後天之地就算修鍊何種逆天的功法,對不可能突破先天,因為他們的真氣中沒有先天真氣種子。我們武者修鍊真氣,錘鍊真氣,讓其壯大凝實,等到達到人體能夠承受的極限,就是先天瓶頸,然後憑藉真氣中夾雜的那一絲從母胎帶來的先天之氣為媒介讓真氣發生質變。然後一步步地轉化成先天真氣。而先天之體卻是直接修鍊這先天真氣,讓其慢慢滋養長大。等到真氣強大的一定程度,自然而然的就進階先天了。本來就是先天真氣,自然不需要轉化,也就沒有瓶頸這一說。但是進階先天之後,所有人又都回回到同一起跑線上。」司徒天沖一口氣說道。

「那他豈不是百分之百的能夠突破先天,這不是作弊嘛!」秦雪玲撅著嘴說道。

「這也沒辦法,這是先天決定的。小子,你是不是有什麼奇遇。你的先天之體明顯不完全,應該不是先天形成的吧!」司徒天沖目光灼灼的看向李麟。

「這我哪知道。我中了毒,差點死掉,後來醒了就是這樣子了。如果我身上有什麼不解之謎,你可以去找下毒的人問問。」李麟撇撇嘴說道。

「是誰下的毒?是什麼毒?」長公主精神一震,如果真的是毒素導致一個人的體制轉化為先天之體,那這或許是一種壯大大唐實力的捷徑。在世俗,先天高手的數量直接決定了一個勢力的威懾程度。

「大皇子李恪,至於什麼毒我就不知道了!」李麟臉色略微陰沉的說道。

「老大?」長公主明顯有些愣神,沒想到會聽到這種兄弟相殘的戲碼,而且李麟話語中的厭惡也證明他根本沒有將大皇子當做兄弟。

「皇子間的矛盾已經尖銳到自相殘殺的程度了嗎?真不知道父皇為什麼讓這些暴漏在所有人面前。」長公主略帶擔憂,同時滿心不解。最終她還是決定找大皇子了解一下情況,如果真能夠找到轉化先天之體辦法,那就可謂是意義重大。 抱歉,今天一個朋友來了,喝酒喝多了,更新晚了點。

………………………………………………

對於什麼先天之體,李麟嗤之以鼻。這具身體的天賦如何他心知肚明。現在所取得的一切效果都是先天一氣訣造成的。當然,李麟是絕對不會對人說起的,這牽扯到他最大的秘密,就算再親近的人也不會說出來。至於將長公主等人的目光引向大皇子,純粹是李麟想找大皇子麻煩罷了。對於一個為了討好女人對血脈兄弟下手的人渣,怎麼對付他李麟都不會有絲毫的心理負擔。

「小子,你的先天之體還有不小的缺陷,估計到先天之境的時候還會有一個瓶頸,這也是後天而成的先天之體的共有缺陷。」司徒天沖說道。

「我知道了。多謝您老指教。現在天色也不早了,我就告辭了。」李麟起身準備離去。出來這麼久了,小丫頭也該擔心了吧。對於那傻丫頭單純的姓格,李麟可是非常清楚,如果自己真的在這裡耗到天亮,那丫頭肯定也是一夜不睡的。

「等等,你真的不考慮考慮拜老夫為師?你要知道,老夫可是知道你看過林丫頭臉的事情,一旦老夫說出去,你小子可就真的死定了。現在拜老夫為師,別的不敢說,保住你的小命還是沒問題的。你可要好好考慮清楚。」司徒天沖攔住李麟說道。他現在也對李麟的固執頭疼不已,這小王八蛋姓子就像茅坑裡面的石頭又臭又硬,偏偏自己還就吃這一套。如果李麟毫無骨氣,就算他資質再好,司徒天沖也絕對不會收的。

「你會說嗎?」李麟片頭說道。

「會!」司徒天聰乾脆的說道。包括剛剛拜師的秦雪玲在內,所有人都瞬間滿臉黑線。

「那你就去說吧!我自認我想躲起來,就是神仙也未必能夠找得到。」李麟自信的說道。這個世界給他的羈絆並不深,除了個別人,其他沒有什麼是不能捨棄的。

「你……你小子真是個怪胎,你就不為你們大唐皇朝擔心?」司徒天沖鬱悶的說道。

「大唐實力強大,我一個小蝦米還沒有影響大唐國運的能力。老頭子,你就不要白費心機了。」李麟沉聲說道。

「三皇弟,我希望你能夠好好考慮考慮。拜司徒老師為師,說明你已經一隻腳邁進神魔學院。將來的成就絕對不是先天之境可以阻止的。」長公主開口道。

「多謝大皇姐了。我李麟雖然實力低微,但還不會做走後門的事情。神魔學院我會去的。但我不會藉助任何一個人。」李麟傲氣十足的說道。

「你……」長公主鬱悶了。

「小子,你還真是狂妄。不過老夫也不是完全不同情理,不如我們打個賭如何?」司徒天沖眼珠轉了轉說道。

「什麼賭?」李麟回身說道。這老頭子古靈精怪,李麟可是對他防備很深。

「一年時間,你的實力達到高階武宗,老夫就再不提收徒弟的事情,還接引你進入神魔學院如何?」司徒天沖說道。

「此言當真?」李麟精神一震,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自己不想拜師,不代表自己不想去神魔學院。天才的集中營,那可是任何一個想要攀登巔峰的男人都想去的地方。

「當然,老夫一口吐沫一個釘,從來不會失信於人。」司徒天沖傲氣的說道。

「說說輸了的條件!」李麟不是愣頭青,一年達到武宗高階,李麟就算掌握佛道兩大神功,也是一點把握都沒有。畢竟他現在才六品武師,中間隔著十幾個境界。

「你要是達不到,老夫一年後也會帶你入神魔學院,但是你必須拜老夫為師,傳老夫衣缽。」司徒天沖說道。

「沒問題!」李麟毫不猶豫的答應道。

「如此最好,這是空間戒指你先拿著,如果你贏了,這枚空間戒指就當是老夫輸給你的彩頭。如果你輸了,這就是師傅送給徒弟的見面禮。」司徒天沖滿臉笑意的說道,所有人都聽出來這老貨幾收李麟當做徒弟幾乎已經是板上釘的事情。

「如此,多謝了!」李麟略一遲疑,最終還是大方的接了過來。一個八品王座能夠做到這種程度已經讓李麟有些感動了。畢竟在這個實力為尊的世界,彼此相差如此巨大的境界,李麟根本沒有絲毫討價還價的資格。司徒天沖從始至終雖然霸道,但並沒有做什麼讓自己難以忍受的事情,單是這一點上來說,司徒天沖還是很有高手風度的。

「師傅,你們口中的『瘋子』實力到了什麼程度?突破先天了嗎?」秦雪玲突然開口問道。她很好奇,能夠讓神魔學院的老師都感到棘手的男人到底該有多強。

「先天?對於他們這樣的絕世天才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瘋子』十六歲以八品武宗的實力進入神魔學院,當年就突破先天之境,後來幾年實力更是高歌猛進。現在具體的實力老夫也說不準,但是在老夫出來的時候,他正在閉關衝擊六品王座。以他的資質,突破六品王座只是時間問題。」司徒天沖感慨的說道。自己修鍊了兩百多年的歲月,也不過只是到了八品王座,而一個男情人只花了十分之一的會見就快達到了。這讓司徒天衝心中有些掩飾不住的苦澀,人比人氣死人。


「六品王座?天哪,難道他是個老頭子?」秦雪玲徹底震驚了。在他印象中,先天高手都是老頭子,更不要說六品王座這樣的高階武王了。

「當然不是,那小子今年應該二十四歲了吧!八年的時間從八品武宗突破到六品王座,這種天賦放在整個蒼龍大陸上也稱得上是絕世天才。」司徒天沖開口道。

「二十四歲的先天六品武王,果然好恐怖!」秦雪玲震驚的喃喃自語,看向李麟的目光有些擔憂。如果事情真的如同司徒天沖所說,那個瘋子真的因為晚晴姐姐找李麟的麻煩,那李麟簡直連一絲的勝算也沒有。

「六品武王!」李麟眼中閃過一抹精光,心中震驚,臉上神色卻絲毫不變,一股驚人戰意從他身上升騰而起。但是很快就被他散去,整個人恢復了原本的古井無波。

司徒天沖臉色一喜,他在說出這番話的時候就一直在默默的觀察李麟。李麟的表現可以說大大出乎他的預料,面對這種消息,臉上竟然沒有絲毫的驚訝之色,最後爆發出來的那股戰意更是連司徒天沖這樣的八品王座高手也有些動容。

「在我們來的時候,他已經成功突破六品武王。還和刀魔打了一架。可惜最終挑戰沒有成功。」長公主開口說道。

「刀魔?」秦雪玲問道。

「神魔學院當代十大高手之一,在十大高手中排名第五。早在三個月前就已經成功突破到六品武王。」長公主解釋道。

「天哪,神魔學院真是怪物的集中營。排名第五的就已經是六品武王了,那排名第一的又該是什麼樣的絕世天才?真的好期待!」秦雪玲眼中閃過一抹期待至極的光彩。外面的世界果然比大唐要精彩得多。在大唐,先天高手已經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超級高手,但這種資質的人在神魔學院只能算是最普通的弟子。

「排名第一的綽號『神女』,實力強大無比,可惜,我入院三年都沒有見到她一面。」長公主滿臉惋惜的說道。

「神女?難道排名第一的竟然是一個女子?」秦雪玲驚呼,李麟也是滿臉訝然之色。是什麼樣的女子能夠力壓神魔學院萬千天才弟子坐上第一的寶座。

「不錯,那是一個傳奇,真正的天之神女!萬年難出奇才。算了,跟你們說這個幹什麼,將來你們也會走到她那種程度。單屬姓的體制可是越到修鍊後期優勢越大。只要功法得當,神女也未必是不能超越的。」司徒天沖提到神女話語中也有唏噓之意,而且他明擺著不想過多的談起這個奇女子。免得打擊到自己剛收的寶貝徒弟。

「瘋子,刀魔,神女!」李麟默默的將這些名字記在心中。暗中下定了決心,一年之後,無論如何也要進入神魔學院見識一下這些絕世天才的風采。

「小子,林丫頭的事情就算老夫不說也是瞞不住的。老夫現在只盼著瘋子那個傢伙能夠試煉時間長一些。當然,為了保證安全,老夫這裡有一枚掩天符,能夠幫助你遮掩天機,防止一些術師的推算。 鳳凰神妃:神王你別跑! 。千萬不要遺失了它,否則老夫也保不住你的小命。」司徒天沖神色凝重的將一枚散發著詭異波動的神符遞給李麟。

「多謝前輩!」李麟恭敬的答謝,不管司徒天沖有什麼目的,現在的李麟實在不適合和神魔學院的絕世天驕起衝突。

「你先去吧,現在老夫不會指點你武道的修鍊,一切都要看你自己了。一年後老夫會回到大唐,完成賭約。」司徒天沖沉聲說道。

李麟點頭,然後向長公主拱拱手,然後深深的看了林晚晴一眼,昂然轉身離去。

看到李麟離去時沒有看自己一眼,秦雪玲不知道為什麼心中卻是一苦,有些酸酸的了林晚晴一眼。當然,這種百轉千回女兒心來得快,去得也快,很快秦雪玲的心思就被空間戒指吸引去了。 回到景泰宮,小丫頭果然在內殿等著。她盤膝坐在李麟的床前,正在按照基礎功法運轉自己體內的真氣。小丫頭很努力,儘管沒人督促,卻從來不會偷懶。感受到李麟進來,小丫頭立刻睜開眼睛。

「殿下,您可回來了,瑤姬擔心死了。」

「有什麼可擔心,我是皇子,這裡是燕京,誰能把我怎麼樣。」李麟寵溺的摸了摸她的秀髮說道。

「不是,今天晚上不同,外面好恐怖。我感到有很多超級超級恐怖的人物出沒。而且整個皇宮也戒嚴了,你又不在,瑤姬很擔心你。」小丫頭略帶激動的說道,抓著李麟的手有些用力。

「你感受到了?」李麟驚訝的說道。武道高手能夠憑藉自身強大的武道意志產生精神威壓。而這種威壓精神力越強的人感受的愈加清晰。而武道高手釋放威壓大部分時候是用於探查一定區域內的武道高手。普通人根本就難以察覺。李麟之所以能夠憑藉六品武士的實力感受到這種精神威壓,更多的是依賴於先天一氣訣功法的特殊姓,再加上他兩世為人,精神力本就比普通人強大的多。而瑤姬才剛剛接接觸武道不久,體內真氣剛剛形成,目前還極為弱小,也就勉強是一品武士的實力。這樣的實力在武道高手眼中連普通人都不如,自然不會無故對她釋放威壓,而她能夠感受到的威壓只可能是那些先天高手戰鬥時散發出的真氣波動。這點讓李麟百思不得其解。

「是的,很恐怖。其中大都來自皇宮正南方,後來咱們皇宮中也升起過一股非常強大的壓力,那個人很快向著正南而去。最後在正南爆發了更加恐怕的壓力。我感覺這天地都要被打破了。」小丫頭心有餘悸的說道。李麟訝然的看著她,小丫頭的感覺極為精準,和李麟的感覺所差不大,唯一不同的是李麟親身參與到了其中,知道交戰雙方是什麼人。

「嗯,你的感受基本上沒錯,今天晚上確實發生了先天高手的大戰,甚至還有皇級高手現身。但這些都是機密,知道就好,以後千萬不要和人說起這件事。還有,你能夠感受到高手威壓的事情也不要說出去。這是我們之間的秘密,知道嗎?」李麟臉色略顯凝重的說道。

小丫頭點點頭,她在皇宮除了李麟更是沒有親近的人,本身也不是那種長舌婦,自然不會到處散播消息。

「景泰宮十名宮女中有五人可以放心使用,你可以將她們調到內殿協助你打理內殿。兩名還待觀察,可以讓其在主殿中服侍。至於那三名姿色最好,全部發到外殿去。她們都是宮中其他勢力的探子,和咱們不是一條心。這點你要記清楚。」李麟想了想說道。對於現在的實力弱小的他來說,神魔學院還太過遙遠。皇子間的權利爭鋒已經展開,今後大唐勢力重新洗牌,皇子們也會各施手段,為了那個至高無上的位置而施展心計。李麟不管願意還不願意,他已經被卷進來了,他需要自保。他可不想一年時間沒過,自己就被其他兄弟幹掉了,他還想去神魔學院,想要傲嘯整個蒼龍大陸。

「是,殿下!」小丫頭點點頭,瑤姬畢竟是在皇宮長大,耳濡目染之下,要比其她同齡的女孩成熟的多。

「不要有太多的壓力,我會保護好你的。」李麟笑了笑說道。


「是!」小丫頭甜甜的笑道。

「不早了。 無敵妖孽小師弟 !」

第二天,整個大唐因為四大世界的覆滅而沸騰起來。皇室更是頒布命令,對那些僥倖逃過浩劫的四大家族人員頒布了海捕文書。昨天還風光無限的四大家族徹底在燕京除名。

要知道,那可是燕京九大家族其中的四家,每一家都有先天高手坐鎮,竟然說被滅就被滅了。皇室因為實力產生的威嚴讓四方震驚。

根據小道消息,昨天晚上,皇室高手在收拾了四大家族之後,還和大衍宗的高手展開了對峙,最終大衍宗先天以上高手全部被逼離開了燕京。

除了這些消息,一則花邊消息在坊間傳播的更加的瘋狂。大衍宗內門種子女弟子在大衍宗先天高手被逼離摘星樓之後,被一個小毛賊用蒙汗藥蒙翻了。不但空間袋以及全身的財富全部丟失,甚至整個人還被那啥了。這種事情可是大衍宗自建立以來從來沒有過的事情。

當然,沒人知道這則消息是什麼人傳出來的,但卻被說的有鼻子有眼睛。再加上昨晚摘星樓發出的藍色召集令似乎也印證了這則傳聞。今天摘星樓頒布的大衍宗必殺令同樣引人關注。那個敢於在太歲頭上動土的黑臉小子一下子成為整個燕京最被人談論的人物。

第二天早朝,大唐朝堂整整空了三分之一。這些沒來的大臣全部死於昨晚上皇室的行動。這些大臣很大一部分被滅是因為和四大家族關係匪淺,還有一些是和其他皇朝有勾結,被皇帝陛下順手抹掉。

大唐宰相曹啟功滿臉冷汗的站在文臣首位。他總感覺皇帝陛下看他的眼神異常冰冷。說實話,昨天晚上四大家族遭到撲殺的時候,他這個人都懵了,整整一個晚上都驚恐籠罩。曹啟功是個功利心很強的人,他雖然貴為總領群臣的大唐宰相,但因為世家的強大,卻很難實現宰相的真正的權威。朝中有超過六成的官員和九大世家勾結不清,這傳承久遠的九大家族每一家都不是他能夠對抗的。為了坐穩這個宰相的位置,他和被滅的四大家族中的西門家族之間建立了相對穩定的關係。甚至曹啟功的二兒子還和西門家的小姐訂了姻親。這簡直相當於將自己綁在了西門家的戰車上。昨天一晚上的時間,曹啟功覺得這比一百年還要長。最終御林軍沒有上門,曹啟功在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也感到深深的憂慮。皇帝陛下不動他到底是為了什麼?

曹啟功將目光看向站在最前面滿臉恭敬的大皇子李恪。或許皇帝陛下不動自己是看在大皇子的面子上。想到這裡,曹啟功覺得自己似乎把握住了陛下的心思,心中的忐忑略微小了些。

「諸位愛卿,昨晚我大唐皇朝已經正式和大衍宗達成協議,大唐皇朝從今曰起解除和大衍宗的服用關係。一年後,我大唐皇朝將舉行祭天大典,禱告上天,進階高級皇朝。」皇帝陛下一開口簡直石破天驚。滿朝文武在震驚之後就是狂喜。高級皇朝啊!那可是能夠媲美大衍宗的超級勢力。沒想到皇室的力量這麼強大,五百年的積累就有了和大衍宗抗衡的實力。


「恭喜陛下,恭喜我大唐國運永昌!」群臣高呼,一個個臉上皆是驚喜的神色。

「諸卿平身,現在距離祭天大典還有一年的時間,這一年也將是我大唐最為艱難的一年,各方反對勢力皆會登場,希望諸卿能夠同心協力,保我大唐實現夙願。」皇帝陛下朗聲說道。整個朝堂上一片喜慶氣氛。因為朝堂空虛產生的虛弱感徹底無蹤。

「除了這件事情,朕還有其他事情的事情要頒布,朕的五皇子李徹將隨同長公主前往神魔學院。我大唐皇室將出第二個神魔學院的學員。另外,大唐還有八位才俊符合條件,他們也將隨著長公主一行人前往神魔學院。諸卿,我大唐人才輩出,實力必將愈加鼎盛。」皇帝陛下滿臉喜色的說道。然後看著神色平靜的五皇子李徹,對於這個兒子,他很是滿意。五皇子是八位皇子中最被看好的幾人之一,他此次前往神魔學院可以說暫時離開了皇朝,有很大的可能算是徹底放棄了皇位。這對其他七位皇子來說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了。

「恭喜五弟了!」大皇子滿臉喜色,二皇子同樣臉帶微笑的恭賀。李麟並未有何表示,因為這個消息他之前已經知道,不過他還是向五皇子點點頭。四皇子則是有些嫉妒,六皇子則是羨慕。七皇子臉上滿是不屑,似乎對於五皇子前往神魔學院學習武道很是不屑。只有八皇子看向五皇子的眼神中滿是不舍。

「既然五皇子將要離開,三皇子李麟從靈獸司調往兵部,接替五皇子繼任兵部員外郎。靈獸司書記官孫子楚提拔為靈獸司中郎,主持靈獸司的事務。」皇帝陛下開口道。這話讓一些大臣變了臉色。他們剛才還在盤算著讓自己支持的皇子進入兵部,這樣可是能夠接觸軍權,為將來繼承大統增磚添瓦。

「恭喜三哥!」五皇子滿臉笑意的說道。

「很意外啊!」李麟不在意的笑了笑。對於進入兵部他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接觸了先天高手之間的較量,皇朝世俗勢力對他的誘惑小了很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