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鄧府出來后,慕天佑看着蔚藍色的天空,頓時整個人都輕鬆了不少,便不在多想的上了馬車。

「來人。」送走慕天佑后,鄧力自然也沒有閑着,既然剛剛已經答應他了,自然是要在短時間內行動的。

「老爺,有何吩咐?」侍衛來到前廳。

「立馬去叫人出去散播謠言,在前些日子慕府的二小姐根本就沒有來鄧府參加公子舉辦的宴會,就說當時喝醉的人的身形有些跟慕府的二小姐相似罷了,是別人認錯了。」鄧力思卓了一會兒之後,覺得可行的開口緩緩的說道。

「是,屬下立馬就去辦。」侍衛明白的點點頭就出了前廳。

「爹,你為什麼要這樣說,那日慕亦瑤明明就是來府上參加宴會的。」來找鄧力有事的鄧文基將鄧力給侍衛說的話,一字不漏的全部給聽在耳中,有些納悶的看着他。

一想到上次因為慕青青的事情,那個南王還未了她來到府上來警告他,愣是他被他爹給禁足了一個月,可把他給氣死了。

這次他沒有趁機的落井下石就好了,反正慕亦瑤的事情跟他是沒有一點的關係,正好也可以順便看看熱鬧。

「你懂什麼,沒事就去一邊待在去。」鄧文不看到鄧文基都還好,一看到他這心裏就來氣,「以後不許在府上舉辦什麼宴會了,瞧瞧這次出的事情。」

「爹,憑什麼她慕亦瑤出事了,我就不能在府上舉辦宴會了,這明明就是她自身的原因好吧,而且那天我根本就沒有有邀請慕亦瑤來參加宴會,是李汝涵將她給帶來的。」鄧文基聽了鄧文這麼一說,頓時心裏不由來了氣,一臉不服氣的說道。《神皇歸都市》卧槽,發反了《重生后又被霸總套路了》第306章陪伴 第672章

不管方糖選擇原諒他們,還是不原諒他們,陳天選都會站在她這邊。

果然,方糖的心,是軟的。

她急忙走過去,一把扶著奶奶,說:「奶奶,你真是的……你能來給我過生日,我就很開心了。這五年來,你也有你的苦衷。」

老太太聽到這句話,眼淚完全止不住。

淚崩了。

她擦擦眼淚,對方糖說道:「方糖,方家有你,真的很幸運。」

方糖甜甜的笑着,隨後又走到方婷婷身邊去。

這五年來。

奶奶是老了,沒明辨是非的能力。

很多事,都是方婷婷和方永志在背後操控。

首發網址et

方糖真的……很難原諒方婷婷。

方南山見狀,也清楚方糖的處境。

他笑着,說:「方糖,你不要有壓力。我也給你道歉,身為長輩,我應該相信你!從小到大,你一直是我眼裏的好侄女,是我被謠言蠱惑。」

「我今天帶方婷婷來,絕對不是為了讓你原諒她。」

「只是想讓你知道,我們方家的人,欠你一句道歉。」

方糖點點頭,走到方婷婷跟前。

隨後,就要扶起來方婷婷。

可方婷婷,直接一巴掌打在方糖手上。

她冷哼一聲,笑道:「方糖,你燒在我面前假惺惺!」

方糖的手被方婷婷一巴掌打腫了。

方亭凝著神。

一旁的妞妞,也大聲吼道:「壞人,不准你打我媽媽。」

方婷婷冷哼道;「我方婷婷,就算是死在下水道里,也不需要你們可憐。哼,不就是坐牢嗎?我最近在牢裏,也沒見到你來假惺惺。方糖,好在我判的不是死刑,我終有一天會放出來的。」

方南山身為鎮世大將軍。

聽到這些虎狼之詞,他氣得胸口都在翻湧。

他抬起來一巴掌,就要扇下去。

方糖卻伸手,攔住了方南山。

她低聲說:「算了。」

方南山停住手。

方糖又看着方婷婷說:「方婷婷,既然你不需要我原諒你。那,我等你放出來。不過你有什麼手段,我方糖都奉陪到底。但我提醒你,如果你敢再對方家的人怎麼樣,我不會放過你。」

方糖放了一句狠話,霸氣無比。

回頭過去,她甜甜的挽著陳天選。

一臉開心,說:「走吧,我們過生日。」

陳天選蹙額點頭,摟着方糖,說:「好。」

方糖回過頭去,說:「奶奶,你們也進來吧,一起吃蛋糕。」

妞妞見狀,歡呼起來:「太好咯,要吃蛋糕了。」

方南山也鬆一口氣,說:「你們先吃,我還得把方婷婷押回大牢。」

幾個人進去酒店,方家除開方永志一脈,其他幾乎都在。

那一刻,方糖又感覺回到自己的童年時代。

吃過飯,一家人談天說地。

這時候,外面突然來了一個黑衣人。

「我來送一份禮物。」

門口的黑衣人陰冷的對最外面的服務員說道。

服務員低聲問:「什麼禮物,是送給方糖小姐的嗎?」

黑衣人搖搖頭,說:「不,是送給陳天選的。呵呵……」

語畢,他丟下禮物。

人直接消失不見。 三日後,青城叫靈薇將做好的衣裳送去宮門口。

早在宮門口等候多時的宮女,遠遠就將靈薇給認出來了,迫不及待的迎上前,「辛苦姑娘了,這是我家娘娘的一點小小的心意,望你不嫌棄才是。」

「客氣了,客氣了。」靈薇倒也不推脫,收下銀子,畢竟青城早就叮囑過,給銀子就收。

簡單的跟宮女說了幾句話后,以身上還有其他重要的事情要辦就先行離開了。

時間飛逝,幾個月過去了,整個聖京城都透著絲絲喜氣,街上張燈結綵的,過往的百姓身著的衣裳也格外的艷麗。

這是聖京城一直以來的傳統,但凡皇宮裡面有什麼大喜的事情,必須都要穿著艷麗,這樣才能更顯的喜慶一些。

今日難得慕青青閑著沒事能在府上休息休息睡睡懶覺什麼的,這不,一大早就被香巧給吵醒,「小姐,老爺讓你去一下前廳。」

我爹?

睡意朦朧間慕青青倒是清醒了不少,話說自從上次從棺材裡面醒來見了他一面后,就再也沒見到過了,這次突然召她,該不會又有什麼驚喜在等著她吧。

「小姐,雖然平日里老爺並不怎麼關心你,但是私底下還是派人給咱們送吃的什麼的。」或許是香巧擔心慕青青會不去,便將平日里慕天佑對她們的好都給說了出來。

「給我梳洗一下吧。」香巧的用意,慕青青自然是懂的,打了一個哈欠起身下床來到銅鏡前坐下。

在慕青青的印象裡面,慕天佑自然是沒有對她們幹什麼過分的事情,至於將她置身於這破屋內,還不得歸功於張白晴,在他耳邊一定是吹了不少耳邊風吧。

「爹,你這次回來又給亦瑤帶了什麼好玩兒的啊。」

剛邁進門檻,慕青青便聽見了慕亦瑤的聲音,也算是好長一段時間沒見她了,跟之前相比,她倒是消瘦了一些。

「你可是爹的心頭寶貝,自然有少不了你的東西了。」慕天佑並沒有看到進來的慕青青,容顏大悅的從衣袖中拿出一個小盒子。

「青青見過爹、二娘。」慕青青行禮輕聲道。

眼前的場景,慕青青就像似一個局外人,他們的溫馨歡笑她摻和不進去的。

「原來是青青來了。」慕天佑沒料到她會來的這麼的快,倒是匆忙的將手裡的盒子給收了起來。

「爹,你還沒給我呢?」慕亦瑤眼巴巴的看著盒子被收了回去,沒好氣的瞪了眼慕青青,隨後不忘提醒道。

「一會兒在給你。」慕天佑看了眼慕青青后,隨即臉上露出一絲難堪。

言外之意,慕青青也懂,倒也不計較,乖乖的站在了一旁,等著慕天佑發話。

張白晴自然看得清局勢的,倒是反應迅速的給了慕亦瑤一個眼色,本還想說些什麼的慕亦瑤,只好乖乖的閉嘴。

「明日太后的壽宴,青青也隨我們一同進宮。」慕天佑看了眼慕青青緩緩說道,眼中閃過一絲愧疚,「你也極少出府,正好可以趁此機會進宮漲漲見識。」

進宮?

慕青青有些愣在了原地。

「老爺,進宮之事可玩笑不得,青青出門少加上怕生,若到時候一不小心惹太后不開心….」張白晴見慕天佑想要帶慕青青進宮,頓時眼睛瞪的猶如銅鈴,急忙開口制止。

「對啊,爹。」慕亦瑤更是一百個不情願,要是到時候慕青青鬧出什麼笑話,那她日後還有什麼臉面見那些達官顯貴的府家小姐公子了,豈不是要笑她一輩子。

張白晴和慕亦瑤的話慕天佑並不理會,看向一直未說話的慕青青,似乎在徵求她的意見,「青青?」

「好。」本來不想去的慕青青,見張白晴她們如此反對,頓時來了興趣了,笑著點點頭。

見張白晴她們一副像吃屎一樣難受,慕青青心裡倒是順氣了不少。

從前廳回來后,香巧一想著明日慕青青要進宮,就在打開衣櫃折騰了起來,挑來挑去也沒有挑中一件合適的。

「我也就一同前去玩玩,就那件橙色的吧。」慕青青抬頭看了眼,隨便挑選了一件。

「娘~,你去勸勸爹爹別讓他帶那個賤人去。」慕亦瑤從前廳回來后,一直扭著張白晴不放。

「你明天的任務就是好好的在太后的面前展示自己,其他的就別擔心了。」張白晴自然知道慕天佑決定的事情是不會輕易改變的,「你爹既然敢帶慕青青去,那自然是有把握的。」

見不讓慕青青進宮的事是不可能了,慕亦瑤只好作罷,陰狠的握緊拳頭,若是明日慕青青真鬧出什麼幺蛾子,等回府一定要讓她好看。

一大早慕青青就已經在府門口的馬車旁等待了,只是等慕天佑出來后,遲遲都未見到慕亦瑤的身影。

「青青你先上馬車吧。」慕天佑等慕青青上馬車后,有些不悅的朝一旁的丫鬟道,「你快去催催二小姐,問她好了沒有。」

「是。」

丫鬟正要進府,正好張白晴牽著慕亦瑤匆匆忙忙趕了出來,見慕天佑一臉不悅,張白晴嫵媚的挽著他的手腕撒嬌,「哎呀~,老爺,這也不能怪亦瑤,她這不也是第一次進宮,自然是不想丟我們慕府的臉面,這不,就多花了些心思。」

「行了,來了就行了,快上馬車吧。」慕天佑聽完張白晴說的話,倒是滿意的將慕亦瑤打量了一番。

站在府外的張白晴目送著馬車離開,待消失在轉角處后,這才緩緩收回視線,臉上洋溢笑容久久都未散去,真希望那位皇子能將她亦瑤給看上。

慕天佑一輛馬車,慕亦瑤和慕青青一輛馬車。

馬車內的慕亦瑤將對面慕青青上下打量了個便,緊皺眉頭,有些生氣,「你若是沒衣服,吱一聲便是,你就穿這身去見太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