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冰牢上來之後,藍月華要把鳳凰炎帶到審判大殿去,所以必須經過正在打掃的大殿。

「大祭司身後的人是誰啊?」一名靠近珈藍的侍女小聲的說道,顯然是怕大祭司聽到了。

「不知道,不過好俊美的公子,比大祭司都還要俊美。」另外一位侍女小聲的說道,偶爾還偷偷看兩眼。

背對著她們的珈藍聞言,微微蹙眉,藍月華的容貌她是知道的,雖然比不上鳳凰炎和忘川,卻也是時間少有的美男子,比他還俊美……

難道是忘川或者是鳳凰炎?

想到這裡,珈藍微微側身,朝著他們看去。

這一看不要緊,珈藍清楚的看到鳳凰炎的身上有一條金色的鏈子綁著他,還有四個清一色衣袍的男子跟在他的身後,而他的前面則是藍月華。

似乎感覺到有人再看他,鳳凰炎微微偏頭,卻沒有看到任何人。 走在前面的藍月華看見他的動作,也停下腳步回頭看了一樣。

然而他看到的卻只有打掃的那些侍女,沒有任何奇怪的人。

回頭看了鳳凰炎一眼,卻看見他面色平靜的站在他的身後,和剛才從冰牢裡面出來的情況一樣,面無表情,一雙紫眸裡面沒有任何東西。

藍月華見此,回頭繼續往審判大殿走去……

等他們走了之後,兩個侍女前面的珈藍才鬆了一口氣。

炎的覺察力果然強,她只是那麼看了一眼,便被發現了。

還好事先用了換顏符咒,不然的話,絕對敗露!

藉由打掃的名義,珈藍向四周的一名侍女問了問藍月華他們要去哪裡。

在聽到審判殿三個字的時候,珈藍的目光一冷。

審判殿,聽名字就知道是審判犯人的地方,藍月華把炎抓去哪裡幹什麼?

沒有見到忘川他們,珈藍也只好自己行動了。

藍月華帶著鳳凰炎沒一會就到審判殿。

龍冥今天因為有事情不在靈界,不然的話,藍月華也不會把鳳凰炎從冰牢裡面帶到審判殿來。

讓那四名男子將鳳凰炎綁在一根銀白色的鐵柱上,就讓他們離開了。

綁住鳳凰炎的鏈子還是那根禁神鏈。

等那四個人離開之後,藍月華才走到鳳凰炎的面前,說道,「鳳凰炎,你不愧疚嗎?」

對於藍月華的話,鳳凰炎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什麼話都沒有說。

藍月華看著鳳凰炎,心中的怒火更大,他最討厭的就是這個男人這冷漠的樣子。

「珈葉的事情你沒有要說的嗎?」藍月華問道,一雙眼眸緊緊的看著鳳凰炎。

「沒有。」鳳凰炎面無表情的吐出兩個字,「藍月華,我不介意你們把殺了珈葉的罪名按在我的身上,因為殺死珈葉的,確實是我親手煉製的傀儡,但是別忘了,當時的那些人裡面,還有你們靈界的人。」

「不否認你說的。」藍月華冷漠的說道,「但是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不是嗎?」

聽到這句話,鳳凰炎有些想笑,心中第一次覺得有些苦澀。

他由天地孕育,因為當初沒有殺了無心,他知道,無心還會再次出現,所以便想修鍊完整的天罰來對付無心,但是修鍊完整的天罰到了後面必須要閉關一千年,忘川不管幾界的事情他是知道的,怕那段時間裡面神界再出什麼事情,所以他便在打敗無心之後,利用他自己的力量創造了一具和他一模一樣的傀儡,為的就是他閉關的時候,這傀儡的力量可以幫助神界。

創造傀儡耗費了他三千年的時間,三千年,完成傀儡的時候,他以為他終於可以安心閉關的時候,珈葉卻來了神界。

珈葉對他的喜歡,他不是不知道,但是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神魔在一起的後果,更何況,他無情,對於珈葉,他最多有的欣賞,並沒有喜歡。

所以珈葉最後要求和他決鬥的時候,他答應了。

儘管當時的珈葉是魔界的戰神,卻還是輸給了他…… 當時他不喜歡珈葉,所以所有的考慮點都是為了神界的利益出發。

和珈葉戰鬥前,兩人立下了約定,不管那一方輸了,都要無條件的答應對方一個要求。

他不是不知道珈葉贏了他想提出什麼要求,但是他知道自己不會輸,也是為了讓珈葉徹底死心,就答應了。

後來珈葉輸了,等著他的要求。

他考慮了一下,閉關的時候,魔界始終是神界的大患,更何況,珈葉的實力非常強大。


他一閉關,就不知道要多久的時間,以珈葉的修鍊速度來看,傀儡會敗給她是遲早的事情。

於是便說了他要抽離她一魄,並且封印那一魄的要求。

儘管那時候的珈葉臉上布滿了不可置信,儘管她很傷心,但是她是幾界都害怕的戰神,她有她的驕傲,所以她答應了。

最後,他抽離了珈葉的一魄,並且封印在了鬼界的神魂塔裡面,巔峰力量時期的封印,沒有誰可以破除。

這樣一來靈魂缺少,珈葉的修鍊速度也會相應的減緩,他一開始就沒有打算殺珈葉。

但是後來,修鍊天罰被反噬受傷,他沒有想到君悅會聯合那些人來對付他,還想奪舍他的身體,便封印了自己的力量,消失在了神界,跟著他離開的還有藍一他們。

力量全部消失,他便沉睡了起來。

那一戰最具體的事情他一點都不知道,他只知道,沉睡四千年醒來的時候,藍一告訴了他這件事情。

他依稀記得,當時第一感覺就是愧疚,他沒有親手殺了珈葉,但是他耗費三千年煉製出來,為了保護神界的傀儡拿著他的武器殺了珈葉。

他獨自一人待了一整天,剛剛醒來就得知這樣的消息,他懷著愧疚去了黃泉城。

走遍了黃泉城的每一個地方,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那麼做,他無數次的對著珈葉曾經出現的地方說了對不起。

但是那又能怎麼樣,幾界所有的人都知道是他殺了珈葉,然後因為被珈葉重傷才會消失,轉而把神王的位置讓給了君悅。

從那以後,他便開始尋找鳳凰圖,暗中培養暗部,直到珈藍出現,他遇見她,一切才有了變化!

回憶散去,鳳凰炎冷漠的看著藍月華,說道,「雖然我不想承認無心說的話,但是他說的卻是事實,而我不得不承認。」

藍月華沒有想到鳳凰炎會突然說到無心,興趣使然,問道,「是嗎?無心可是被你親手封印的,他還會跟你說什麼話?」

看著藍月華虛偽的笑容,鳳凰炎一字一字的說道,「神魔都一樣,都有私心,他會把你們當做螻蟻,不過就是因為神界當初逼死了他喜歡的女子,現在想想,如果神界沒有主動去招惹無心,無心就不會走到那個地步,他沒有一度毀壞神界,萬年前,我也不會出現,說到底,這一切,都是自私害怕的心在作祟,藍月華,你也一樣。」

最後一句話,鳳凰炎說的很堅定,讓藍月華的面色有一瞬間的蒼白。 看著他蒼白的臉色,鳳凰炎並沒有就此停下,而是說道,「你很恨我,因為是我煉製的傀儡殺了珈葉,既然如此,你當時明明知道我已經消失,那個只是一個傀儡,你為什麼不去告訴珈葉,你既然知道龍冥要和君悅一起對付珈葉,你為什麼又不去告訴他,你不要告訴我,當時就是靈界大祭司的你不知道這些事情。」

聽著鳳凰炎一聲聲的質問,藍月華的腳步後退了兩步。

怎麼可能,他怎麼可能會不知道,但是龍冥答應他不會殺了珈葉,所以他才什麼都沒有告訴珈葉。

但是龍冥騙了他,當他知道珈葉死了的時候,什麼都來不及了。

他趕到那片海域的時候,連屍體都沒有了,只是還是有些血殘留,也許是死去的人流的血太多太多,來不及全部消散。

龍冥騙了他,所以這七千年來,他每次看到龍冥都恨不得殺了他。

他明明就答應過他不會讓殺了珈葉,可是珈葉終究還是死了。

多少次午夜夢回醒來,他的眼角都是濕的。

他常常在想,如果那時候他告訴珈葉,真正的帝凰已經消失了,君悅準備了帝凰煉製的傀儡對付她,讓她不要去。

如果告訴珈葉龍冥也要插手,讓她不要應戰,她是不是就不會死?

曾經他也想過,珈葉的死,他也有責任。

可是他不願意承認,他不願意去面對他害死了他喜歡的人。

對啊,當初是什麼讓他答應龍冥不告訴珈葉的?

現在想想,龍冥當時說的是,他們並不打算殺了珈葉,而是要滅滅珈葉的威風。

讓君悅得到的傀儡出手,這樣一來,被自己喜歡的人所傷,珈葉就會真正放棄了。

他們靈界和神界的人不一樣,到時候珈葉放棄,他如果真的還喜歡珈葉的話,他不攔著他喜歡,也向他保證不會讓珈葉死。


對,就是龍冥說的,被自己喜歡的人傷,珈葉就會放棄,到時候,他不攔著他喜歡珈葉。


就是因為這個,他答應了龍冥,什麼都不告訴珈葉,到頭來,卻害死了珈葉……

越想,藍月華的臉色就越蒼白。

「怎麼樣,藍月華,現在你還說一切都是我造成的嗎?」鳳凰炎的話在藍月華的耳邊回蕩。

藍月華一下子回過神來看著鳳凰炎,不知道說些什麼。

是他造成的嗎?

似乎不是,那麼,是無心嗎?

畢竟沒有無心,鳳凰炎就不會出現!

但也不是,無心出現的時候,並沒有對幾界做什麼,他甚至喜歡上了一個人類女子,他甚至想和那個人類女子好好在一起,但是,神界和靈界的人害怕他的存在,開始追殺他。

哪怕是那樣,無心都沒有對幾界做什麼,只是殺了那些追殺他的人。

可就是這樣,神界和靈界卻越來越過分,到最後抓了無心喜歡的女子,讓無心親眼看著他喜歡的人在他的面前跳下了懸崖,似乎,就是那個時候開始,無心變了……

這樣看來,誰也怪不了誰,都是他們自己種下的惡果! 良久,藍月華有些憤怒的目光看著鳳凰炎,說道,「你唯一不該的就是出現在她的眼前。」

聽著這句話,鳳凰炎只想笑。

當初他去魔界,恭迎他的就是珈葉,誰會迎接他,他怎麼會知道。

第一次,第一次鳳凰炎覺得愛,真的會讓人瘋掉!

就好比眼前的藍月華……

「不想我出現的這件事情,你應該去和天地說。」鳳凰炎的聲音很冷,絲毫沒有一點和珈藍在一起的時候那種溫柔。

「你閉嘴。」心中的事情被說出來,就如同把傷口放在陽光下面暴晒。

所以藍月華一氣之下抬手就是一道靈力朝著鳳凰炎打了過去。

鳳凰炎被禁神鏈綁著,加上受了傷,根本就辦法阻擋那一擊。

藍月華的實力也不是一般的,所以挨了那一擊,胸腔翻湧,就是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就在此時,審判殿的外面響起了人哀嚎的聲音。

看著倒在地上的一人,珈藍沒有管其他三人,就快速越過他們,進入了審判殿裡面。

這一進去,珈藍就看到了被綁住的鳳凰炎,他的嘴角還殘留著血絲。

看到這樣的情況,珈藍的雙眸更加冰冷起來。

剛才為了在外面儘快解決那些人進來的時候,珈藍就召喚了武器,只不過召喚的武器不是冰劍,而是血之魔鐮。

藍月華回頭,就看到一個長相平凡的女子拿著他熟悉的血之魔鐮站在他的後面,而她的目光,直接越過他落在了被他綁在柱子上面的鳳凰炎身上。

她的目光帶著憤怒,也帶著心疼,還有他看不懂的情緒。

只是一瞬間,藍月華就知道這個人是誰了。

在王城的時候,見到的那個女子,珈葉的轉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