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鳳年本來不想走,生怕留我在這裏,會出什麼變故,只不過我卻硬讓他跟着過去,救人這種事,就當成是行善積德。

第二天,我和阿黎照常去公司上班,秦恆還是要我幫他弄那些資料,我心有餘悸,卻不害怕,胖女人還是照舊來查崗,只不過溫柔了許多,等了大半個小時開門,依舊對我笑盈盈的,手裏還提着一袋東西,說是我幫秦恆工作辛苦,送給我吃的,我知道她沒膽子再害我,半推半就的要了。

只不過胖女人和秦恆的關係依舊沒變,十分惡劣,我想,這大概就是本性難改吧。

等胖女人走後,秦恆對我苦笑:“我也希望身邊有個鬼保護我,這樣我就能和你享受一樣的待遇…”

我好奇的看着他,他怔了怔神,四處看了幾眼,不好意思說:“抱歉,一時心直口快。”

我說沒事,他不介意這個。然後又問:“你真的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鬼嗎?”

這回輪他驚訝的看着我:“以前我不信,現在我信了…”

我點了點頭,他見我並不介意這個話題,於是又跟我聊了一些。

比如徐鳳年長啥樣,我就說很帥,怎麼認識的,我隨便編了一個小故事給他,就是夢裏遇見,然後如何如何在一起了。

“你不怕他嗎?”

“剛開始很怕,後來習慣了,就不怕了,其實鬼沒有你們想的那麼可怕,跟人一樣,有好有壞。”我覺得我好厲害,居然跟別人講解鬼…

“哎,有機會你讓他也幫我介紹一隻女鬼,聽你說的我都不害怕了,反而有些渴望,感覺挺刺激的。”

我笑了下,就當他是在發牢騷,要是真找一個女鬼,估計他嚇得魂都沒了。

接下來一個星期,我每天正常上班,躲在辦公室裏幫他弄資料,胖女人天天都過來,只不過她不在是抓姦,而是給我送各種吃的,一開始我還有些尷尬,到後面就照搬全收了,等她一走就給都交給阿黎解決,總得來說,生活很不錯。

郭勇佳那邊沒回應,說還在研究那人的生死之謎,我生活安穩,倒也不急。

一星期後,胖女人就再也沒來公司了,我心裏好奇,不過也沒多想,可能是有事沒來,結果一連三天,她都沒有再出現,我多疑的性子開始發毛病,暗暗覺得,胖女人似乎消失了,難不成,是故意躲起來,要害我?

不想還好,一想我滿腦子就是她,我實在太害怕了,可是幾天下來,我都活的好好的,身體沒有任何異常,倒是因爲我的分心,經常辦事搞砸,有一次喝水還嗆到了,老半天才回過氣,這不算什麼,更重要的是我走在馬路上,失魂落魄的不知道在想什麼,差一點就被車給撞了。

後怕的我,決定把胖女人忘了,免得自己心生疑慮,反而把自己還苦了。

阿黎見我人不對,問了一堆的話,什麼胖女人是不是又對我做了壞事啥的,我都否決了,只是人精神不太好。她說可能是太久沒工作了,有些累,不如請假一天,她陪我去燒一次香拜佛去去黴運。

我覺得她說的有道理,於是第二天請假,跟她出了一趟遠門,放鬆自己,順便去拜拜佛。

到了寺廟,燒香的時候出了點事故,就是香火我怎麼點,都點不上,也不知道是風大還是什麼原因。最後還是阿黎幫我點,才點上。只不過更奇怪的事在後面,我一跪拜,那剛點起的香火就直接整根齊斷… 風雲城寒園

雪顏一路憤怒無比的回到寒園,服下了許多她身上的各種解毒丹,都無法解除自己體內的毒,這讓她暗恨不已!恨不得現在就將那個跟主子酷似的孩子給殺了……

雪顏在回到自己房間時,半路碰到心沭,眼中閃過冷光,冷哼一聲沒有理會心沭直接往自己房間走去……

「據我所知,主子會帶那對母女前往半個月後,出現在落日山脈的凌天秘境,如果你想殺了她們,我可以幫你!」心沭的聲音淡淡的傳來。

雪顏的腳步一頓,回過頭看著心沭問道:「我為什麼要信你?而且,你又為什麼要幫你?」

「呵呵,你不必多想,我對主子並沒興趣,我只是跟那個孩子的娘親有仇罷了!」心沭轉過頭看著雪顏道。

「哼,我想殺人又何須你幫忙?」雪顏臉色一冷的說道。

淡淡的煙火如此如醉 「呵呵,不是我小看你! 高冷老公隱婚蜜愛 就憑你,你還真的殺不了那對母女!想要合作隨時可以來找我!」心沭說完丟出一個傳音石給雪顏,轉身頭也不回的離開。

看著心沭的背影,雪顏收起了她給的傳音石,眼中露出一抹寒光道:「我會讓你看到那對母女如何消失在這個世界上的!而下一個,就是你……」

「撲哧……」

說完雪顏夾緊雙腿立即回到自己的房間,心裡將寶寶罵了無數遍……

10天後,墨九狸一行人來到了落日山脈,路上他們最近看到很多人,全部前往落日山脈……

為了不讓墨九琪跑了,墨九狸將寶寶,還有墨青天,和墨城都收到了空間裡面。然後自己和墨家老祖分別服用了易容丹,改變了一下容貌……

墨九狸更是換了一身紅色的男裝,容貌也改成了一個俊美的少年模樣,容顏出色,俊美無雙,眉宇間散發著肆意飛揚的神采,一路上引來不少驚嘆的聲音與驚艷的目光……

這讓某天師大人,一路上臉色都又臭又黑的!而帝溟寒身邊只帶了花護法一人,至於其餘兩位護法,已經派人通知,讓他們自己到落日山脈等著……

墨九狸原本是想讓帝溟寒先去落日山脈秘境入口處等著的,因為既然來到了這裡,她便想起了林月和冷冥夜……

兩人正是在這裡被人害的,既然來了這仇自然是要報的!只是帝溟寒一副完全是你在那我就在的表情,讓墨九狸也很是無語……

只好帶著一起前往了冷冥夜口中所說的地方,沒多久他們便來到了冷冥夜說的那片白霧面前……

墨九狸直接抓住了一隻低級魔獸,丟到了白霧中,親眼看到魔獸被丟進去后,白霧中閃過藍色的光芒,直接變成了一堆白骨……

墨九狸有些驚訝,沒有想到這白霧的腐蝕性,真的如此強大!正想著如何滅掉這些白霧的時候,便聽到小書的聲音道:「主人,你把這白霧煉化了吧!這些白霧可是很少見的,對你來說可是大補啊!」

「什麼?煉化?小書你沒搞錯吧,這白霧我怎麼煉化?」墨九狸皺眉問道。

「主人,當然可以了,別人或許不行!但是你可以啊!這可是很難遇到的極品啊!」小書一副十分垂涎的樣子道。

「那我如何煉化?」墨九狸發現小書似乎不是在說謊,這小傢伙眼界高的不行,一般東西都看不上,難得看到它眼神這麼亮……

「主人,你不是要報仇嗎?先把這些白霧收起來,以後再煉化!」小書說完,墨九狸的手中出現一個白色的石頭,她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玩意。不過既然小書說了,相信也不是忽悠自己的……

墨九狸直接將一道玄氣打入石頭中,然後眾人便看到墨九狸手中的石頭,直接飛到了白霧中……

帝溟寒在看到墨九狸手裡的石頭時,眼神閃了閃,眼中閃過一抹驚訝,卻很好的掩飾過去了……

「主子,那是什麼?」冷汐夜好奇的問道。

「等會兒就知道了!」墨九狸賣了個關子說道。

眾人有些不解,不過,很快的他們便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因為他們發現面前的白霧正在不斷的變少,剛才濃郁的看不清裡面的樣子,現在已經依稀可以看到裡面的樹木了……

過了一會兒,眾人終於發現了,這白霧正在以著肉眼可見的速度,往中間聚集著,似乎有什麼東西在吸取著白霧一般……

直到所有白霧都消失在眼前,他們才看到地上躺著一塊白色的石頭,而那些白霧都被那石頭吸進去了……

這才明白墨九狸為何剛才將它丟了進去,原來是吸取白霧的!見白霧消失,墨九狸走過去將石頭收了起來……

向裡面走去,不多時一座莊園出現在墨九狸等人的眼前,其餘人還好,墨九狸在看到這座莊園時,眼神一冷……

這個地方她並不陌生,之前為了救林月,她曾經來過一次。沒有想到,這個地方竟然就在落日山脈裡面……

想到冷冥夜和林月,墨九狸的心裡就憤怒無比,直接一道玄氣轟向了大門……

「什麼人?」隨著一道怒吼,三名老者飛身而出。

當發現墨九狸等人身後的白霧不見了時,三人一驚:「你們到底是什麼人,那些白霧呢?你們做了什麼?」

其中一名老者怒道,為什麼他們什麼都沒有發現,那些白霧就消失了?難道是被這些人給破壞了,可是,怎麼可能?

「只有你們三個?」墨九狸冷冷的看著三人問道。

「你是誰?」老者看到站在眾人前面的紅衣少年問道。

「殺你的人!」墨九狸說完便直接出手。

「找死!」老者沒想到對方出口就要殺他,一時也怒了。

隨著墨九狸動手,沉香和雪封等人也一涌而上,只有帶著面具的帝溟寒和花護法站在一邊看著……

雖然冷汐夜和冷殘淚的實力最低,但是兩人只是負責在一邊偷襲,其餘兩名老者被雪封和沉香,忘川纏住,又有冷汐夜兩人時不時的偷襲,根本就討不到好處……

PS;晚上還有,起章節名糾結,今天開始以後每章2000.每天三更哈,晚安么么寶貝 衆所周知,燒香一般都是三根的,拿在手裏對着佛像磕頭,我剛擡起頭的時候,手裏的三根香火直接在根部斷了,落在了地上。

我楞了半響,覺得這香火質量也太差了吧,怎麼…

阿黎也看見了,立馬雙手合十默唸了幾句,然後又給了我三根香火,說重新拜拜就沒事了。我沒多在意,按做了,我還特地留了一個心眼,磕頭的時候眼睛是朝上的,結果這次和剛纔一樣,在我的頭低下的那一瞬間,就斷了,彷彿佛祖吃不起我這一拜。

這回阿黎也楞住了,撿起地上的香火看了看,嘴裏嘀咕這質量怎麼這麼差?我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就跟阿黎說,你來拜拜試試。

阿黎很隨意的點了香火,雙手高舉,一連磕了三個頭,手裏的香火紋絲不動,冒出徐徐白煙。

這就奇怪了,阿黎拜沒事,我拜就出毛病?我們兩都傻眼了,後面拜佛的人還在排長龍,有不少人都親眼看到了我們這裏的事,嘀咕說估計是我心不誠,所以佛祖不接受她的香火。說話的都是一些大齡人,比較迷信,還有幾個年輕人就沒說話,只是抱着好玩的心態看這裏,還拿出手機來拍我…

這種被人當猴看的感覺特別不自在,我拉起地上的阿黎匆匆就要走,可是剛到門口就被一個老和尚擋住了。他疑惑的看了我幾眼,想必剛纔的事他也瞧見了,阿黎膽大,當即就問了,說爲什麼我點不上香火,點了跪拜還會斷?

老和尚搖了搖頭:“不知道,這種情況我還沒遇見過…”

“是不是佛祖不喜歡她?”阿黎追問,惹得我拍了她一下,什麼叫佛祖不喜歡?

老和尚雅然一笑:“衆生平等,就算是一隻老鼠,佛祖也不會不喜歡的。”

這種官腔話我聽不下去,強拉這阿黎就走了,下了階梯,阿黎還不忘回頭看了幾眼。我心事重重,女人的第六感告訴我,這裏面絕對有什麼貓膩,而且八成還和胖女人有關!

本來想驅車回家的,但是阿黎說或許是這一家寺廟有問題,我們先去別家試試。我心裏有些猶豫,但還是答應了。

按照腦子裏的記憶,我又跑了兩個寺廟,可點香和跪拜的時候都出了問題,連阿黎都意識到了,這問題不是出在寺廟身上,而是我。

失魂落魄的到了家,我無力的躺在沙發上,拿出手機給郭勇佳打電話,想問問這情況,可結果卻是關機。氣的我把手機仍在了沙發上,真是太衰了,什麼壞事都撞在一起!

原本想休假想好好休息的,結果心煩意亂的過了一整天,心裏的無名火沒地方發泄…

到了晚上,我和阿黎正在吃飯的時候,他們兩個突然回來了,我嚇了一跳,怎麼也沒提前打個招呼就回來了。一問才知道剛纔他們之前在坐飛機,所以電話是關機的。楊塵也回自己家去了,那邊的事已經解決了。

我沒去管結果,只是把自己最近兩天的事說了一遍,末了還說:“我覺得特別不對勁,這是心裏作用,還說有人在暗處對付我?”

郭勇佳不可思議的說不可能,那胖女人不可能還不知道教訓。就連徐鳳年也不是太相信:“她那種怕死的人,怎麼可能有膽子還敢害你。”

我想了下,說這奇怪的事之前沒有,只是胖女人消失後纔有的,這不得不讓人聯想在一起。

郭勇佳點了一根菸問我:“那你除了這個,身體有沒有不舒服?”

我搖頭。

“做事倒黴,時運不濟?”

我依舊搖頭,只不過我說做事是挺倒黴的,都是我自己馬虎大意,這個我心裏能確定。

“這就奇怪了,以你個人來說,她完全沒有害你。”郭勇佳撓了撓頭,一臉疑惑。

“那我爲什麼點不上香火?”我不放心的問。

郭勇佳說不知道,沒碰見過這種情況,然後當着我的面給楊塵打電話,結果還是一樣,說這種事沒見過,聽都沒有聽過。不過類似的事倒是有不少,比如有的人用圓珠筆寫字,自己的筆寫習慣了,怎麼寫都寫的出來,可是如果有個陌生人去動筆,經常開頭會寫不出來,還有的,無論你怎麼寫都沒用,反而筆主人一接過就可以。這種無法用科學解釋的事,稱之爲玄學,貓膩的話還是有的,筆在一定程度上是通靈的,屬於私人物品,不能亂動。還問我們知不知道筆仙的事。

我聽他越扯越遠,都跑到筆仙上去了,連忙讓郭勇佳打住他,簡單直白的問,這種事有沒有什麼解決的辦法或者能不能看出我是不是被人做了手腳。楊塵的回答也很直白:“不知道,你可以先靜觀其變,幾天後再去,或許再去上香就可以了。”

我無比失落,徐鳳年把手搭在我肩上,說我這幾天可能人累了,這事沒想的那麼可怕。郭勇佳跟楊塵隨口說了幾句,就準備掛電話。楊塵最後一句從電話裏傳了出來:“不放心的話,可以去找那胖女人問問。”

我肯定是不放心的,當即就掏出手機打電話,結果不是關機,而是無人接聽。我心裏的不安就好像烏雲,擋住了陽關,整個人納悶不已。不過我沒灰心,給秦佳麗也打了電話,問了胖女人的下落,她說從來不聯繫,問我說是不是她又得罪我了?

我不敢妄下定論,就說找她有事而已,既然不知道人在哪,那她的住處知不知道?秦佳麗說等會就發短信到我手機上。

掛了電話,短信隨着而來。是兩個地址,一個是私人住所,在市區裏,另外一個比較偏遠,是套大別墅,全家人住的。我弄了定位,給他們兩看了下。

“奔波命,還沒休息呢就又要跑。”郭勇佳有些不樂意的嘀咕了一句。

徐鳳年想了下,說:“要不還是我去看看吧,反正跑兩個地方對我來說也不累,如果找到了人,我就帶她回來。”

我說我跟你一起去,好歹有個照應。 豪門盛寵:高冷男神逼上門 郭勇佳偷笑,說我別去惹麻煩就行了,徐鳳年就去去,很快回來,這本來就是一件小事,別弄的跟攻打聯合國似得。

無奈,最後只能讓徐鳳年一個人動身。我們三個在家裏等着,我心裏不知道爲什麼,越來越慌,覺得這次徐鳳年過去,好像有不好的事要發生。

阿黎削了一些水果給我們吃,順便問郭勇佳,之前的事,辦的怎麼樣了?

郭勇佳忍不住笑了起來:“辦事辦好了,但出了點小狀況,人殘疾了。”

我回過神,下意識問什麼殘疾了?

他嘆了一口氣,說:“酒吧裏的女人多,女人越多的地方,陰氣就越重,那傢伙之前在酒吧裏玩過不少女人,身上多多少少有了一些奇怪的陰氣,那天晚上回家的時候,黑白無常不知情,以爲他是被小鬼附身了,就勾魂下了地獄。那人一直喊冤枉,說自己是大活人,結果沒人相信他,好在我們找到了黑白無常,比對了一下,他們這才意識到,還真是大活人,給搞錯了。於是黑白無常就讓一些差使送他回去,結果剛到家門口,那傢伙心急火燎,怕差使不肯放過他,手腳上的枷鎖還沒開呢,就蹦回屍體裏。”

說到這,他頓了下:“人醒了以後,手腳不能動,成了終生殘疾,我們也治不好。”

我的愛情,你的籌碼 我臉上皮笑肉不笑的抖了抖,這…應該算不作死就不會死吧?

郭勇佳瞥了我一眼,道:“很多事就是這樣,明明好好的,你偏要自己打破,隨着而來的是麻煩…” 最後墨九狸手中接連射出13跟金針,對面的老者防備不夠,直接中招,藉此機會墨九狸手中一根金針射入老者的眉心……

到死,老者都沒有閉上眼睛,不敢置信的瞪著墨九狸,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會死在一個女子手裡……

另外兩個老者也在沉香等人的圍攻下,先後死去!看著地上的三具屍體,墨九狸手一揮,瞬間幾簇火焰飛到了屍體上面,眨眼間化為灰燼……

然後墨九狸一行人直接走進了莊園,從大門進去之後,當看到一個巨大的丹爐時,墨九狸眼中閃過冷意……

這應該就是林月之前說的,煉化了落城十五萬百姓靈魂的丹爐了!

而且,墨九狸神識一探發現丹爐中果然充滿著靈魂之力,如果他們沒有出現,再用幾年時間,相信這丹藥還真的能煉製成功……

就在墨九狸準備動手毀掉這個丹爐時,帝溟寒拉住了她的手道:「有陣法,我來!」

墨九狸微微一愣,這才仔細看向丹爐周圍,果然發現了細微的陣法痕迹,如果自己剛才貿然攻擊,可能會遭到極大的反噬……

這陣法她雖然看出來,卻不是特別懂……

帝溟寒手中一股白色的玄氣,帶著窒息的力量,一分為數落在丹爐的周圍……

「嘭……」的一聲巨響,眾人看到丹爐周圍盪起陣陣波紋,隨即碎裂開來,幾顆陣石掉落在地上……

然後帝溟寒的手中出現了一道白色的火焰,直接丟向丹爐,眾人感覺渾身一冷,沒錯就是冷……

因為帝溟寒的火焰根本毫無溫度,而是帶著極致的冷寒氣息!不過瞬間面前的丹爐就被白色的火焰化為了灰燼……

墨九狸看到帝溟寒的火焰時,微微有些驚訝,她覺得哪怕是自己的小金,也不可能那麼快將面前的丹爐燒成灰……

那丹爐她沒看錯的話,應該是接近神器的吧!

「哼,小爺現在沒有恢復過來,如果恢復過來的話,那個破丹爐來十個我都能秒燒!」小金感知到墨九狸的想法,不滿的說道。

聞言,墨九狸頭上一排黑線,想起它說恢復的辦法,就一陣的無語……

「走吧!」帝溟寒說道。

「嗯……」墨九狸點頭,幾人看了眼屋裡也沒什麼之前的東西了,便轉身離去。

走出莊園,墨九狸頭也沒回的手一揮,身後便燒起了漫天大火……

也是在這一刻,無數白色的光點落到了墨九狸的身上,墨九狸有些驚訝,而且她感覺到這些光點進入體內后,自己體內似乎多了一種力量,雖然很微弱,但是卻很溫暖,讓她感覺很舒服……

看到遠處不斷飛來的無數光點落入墨九狸體內,帝溟寒,雪封,沉香,忘川和花護法,眼神都閃了閃,眼中露出一抹不可思議和開心……

冷汐夜和冷殘淚則有些疑惑,不過看到主子臉色沒什麼變化,她們倒是也沒多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