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燦燦激情還未徹底散去,被傅予琛一摸,便抬頭看他。

傅予琛的睫毛很長,不但遮住了他的眼波,還似給他描上了眼線,眼尾精緻上挑,美得令人心顫。

她又伸手去摸他的臉。

我,不是NPC ,可是肌膚細膩,摸著很舒服。

他的臉俊秀異常,卻帶著男孩子的稚氣。

徐燦燦想到以前祖母認為傅予琛的表弟周英比傅予琛年紀大的往事,嘴角不由自主彎了起來——她看著傅予琛好看的臉差不多都要高9潮了。

傅予琛的手還在撫摸扭捏徐燦燦胸前的蓓蕾。

那裡是徐燦燦最敏感的部位,很快她便臉色潮紅,雪白的身子也泛起了一層粉紅,身子也緩緩地扭動著,眼睛水淋淋的望著傅予琛,發出無言的邀請。


傅予琛被她這種稚嫩的妖嬈刺激得早已有了反應,便靠著靠枕倚在床頭,抱起徐燦燦分開腿半跪著跨坐在他身上。

徐燦燦下面濕漉漉的,他扶准巨物開始往裡擠。

傅予琛一手扶著徐燦燦的細腰,一手握著徐燦燦胸前的豐滿,慢慢施力,巨物一點點被徐燦燦吞了進去。

徐燦燦下面又酸又脹,眼睛卻依舊看著傅予琛的臉。

傅予琛覺的徐燦燦裡面灼熱溫暖濕潤,實在忍耐不住,便往上頂了一下。

徐燦燦身子劇震,實在是愛傅予琛,便俯身吻住了傅予琛的唇。

傅予琛反客為主,一邊吮吸徐燦燦的舌頭,一邊在下面劇烈挺動。

徐燦燦被他頂得喘不過氣來,扭動著嚶嚶哭了起來,伏在他身上不肯動作。

傅予琛忍耐不住,只得離了徐燦燦,把她擺成背對著自己跪下的姿勢,從後面再次頂入。

徐燦燦的身子被傅予琛頂得前後搖擺,身體變得異常敏感,傅予琛進去她便很舒服,出去她便捨不得地往後湊,而伴隨著傅予琛的衝撞,她開始亂叫亂哭,「哥哥哥哥」的叫個不停,正不知死活間,突覺傅予琛頂住一點,巨物開始亂跳,她裡面被熱液澆得酥麻難耐,咬住錦緞枕頭嗚咽著。

傅予琛只覺得如登仙境,抱緊徐燦燦顫抖的身體,過了一會兒才抱著徐燦燦躺了下去。

他疲倦之極,便先不去沐浴,抱著徐燦燦蓋上被子,很快便睡著了。

碧雲和朱顏離了內院回了東側的小院之後,朱顏有心,便吩咐道:「公子和少夫人休息了,大夥等著叫人的鈴,不要私自進去打擾!」

紫湘心下明白,心裡酸酸的,卻不肯讓朱顏越了她去,笑著對寒花等四個小丫鬟說道:「好了,朱顏說的對,你們都去屋子裡候著吧!」

朱顏和碧雲笑了笑,一起進了她們倆的屋子。


這個偏院也是四合院的結構,朝東是一明兩暗三間正房,北邊和南邊各有三間廂房。

眾人一進來,紫湘便當仁不讓住了東邊的正屋,寒花四人住進了北邊廂房,朱顏和碧雲便住進了南邊的廂房。

碧雲躺在自己的床上,舒舒服服地翹著二郎腿,歡喜道:「公子和少夫人這樣子,過不了多久咱們便得侍候小公子或者小姑娘了!」

朱顏正在疊衣服,聞言也笑了:「到時候我帶著小公子或者小姑娘睡!」

碧雲撲哧笑了:「你又不是奶娘!」

朱顏想了想,也不禁莞爾。

到了用午飯的時間,內院里還沒有動靜。朱顏便讓碧雲約束小丫鬟,自己去廚房安排了外家老爺的膳食,看著傅楊帶著小廝送去了,這才回了小院。

徐燦燦這一次睡得特別的舒服,等她睜開眼睛醒來,發現側身躺著擁著她的傅予琛早就醒了,正在撫摸她的胸部。

傅予琛的手指靈活地撥弄著她胸前的粉紅蓓蕾,令她不禁呻0吟了一聲。

見徐燦燦醒了,傅予琛忽然開口問道:「你喜歡我的臉?」

作者有話要說:昨天實在太累了,睡著了因此只有一更,對不起~

今天兩更,繼續碼第二更~

另,親愛的們,沒有留言漠漠沒有動力啊~ 徐燦燦的身子立即僵住了。

她當然喜歡傅予琛的臉,而且簡直是喜歡得要死!

徐燦燦一邊慶幸自己是背對著傅予琛,傅予琛看不見自己的神色,一邊開動大腦想辦法應對。傅予琛一向以男子漢大丈夫自居,他若是知道自己喜歡他的臉,對著他那張漂亮的臉就能高0潮,傅予琛非要被自己活活氣死不可!

傅予琛的手用力握住了徐燦燦的豐潤,似乎若是徐燦燦的回答不令他滿意,他便要蹂躪徐燦燦似的。

秀色田園:農門小妻 ,卻想起了一個細節——做那事時徐燦燦似乎一直看他的臉摸他的臉,而且只要看著他,徐燦燦的下面便絞纏他……

想到這裡,傅予琛一下子僵住了——難道徐燦燦喜歡的不是他的勇敢智慧鎮定……而是喜歡他的臉?

傅予琛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徐燦燦的衣服早被傅予琛給脫了,她的身上光溜溜的。

因為緊張,徐燦燦的身子難耐地動了動,下面便湧出了涼涼的液體。

徐燦燦並住雙腿不敢動了,生怕傅予琛留在她體內的液體流的那裡都是。

電光火石間,她腦子裡蹦出了一個足以應付傅予琛的主意。

徐燦燦先是「哎呦」了一聲,然後一邊掙扎一邊道:「傅予琛,下面都流出來了,快給我拿個帕子!」

自從傅予琛回來,她和傅予琛的枕下便被碧雲和朱顏放了不少潔凈的絲帕,以備她和傅予琛敦倫之時揩拭身體。

傅予琛別的時候冷靜自持,唯有在那件事上羞澀異常,聞言俊臉微紅,放開徐燦燦便起身去拿帕子。

徐燦燦趁機捂住下面跳下了床,慌亂地穿著床踏上放著的繡鞋。

她知道傅予琛在盯著她看,所以緊張極了,可是越是緊張越是穿不上鞋,徐燦燦很快便覺得下面一涼,涼而黏稠的液體已經順著她大腿內側流了下來,弄得她大腿痒痒的。

正是中午時分,強烈的陽光透過卧室開著的窗戶照了進來,卧室里光線很好,而傅予琛的視力也很好。

徐燦燦光著身子背對著他立在床邊穿鞋,傅予琛眼睜睜看到一股透明的液順著徐燦燦大腿內側蜿蜒流了出來,一直流到了徐燦燦膝蓋內側。

傅予琛的呼吸頓時急促起來,正要起身去拉徐燦燦,徐燦燦卻已穿好了繡鞋,飛快跑去了浴室。

他眼睜睜看著徐燦燦離去,只得暫時忍耐。

紫湘覺得傅予琛說讓她留守是氣話,因此便準備再去求一求他。

她呆在內院門口的值事房裡,等待著叫人的鈴響起,可是一直候到了申時,大伙兒都用過了午飯,叫人的鈴還是靜靜的,沒有一點動靜。

朱顏估摸著時間從房間出來了。

她先去廚房讓人準備少夫人和公子的飯菜。

朱顏提了食盒叫了碧雲出來,這才和碧雲一起走到值事房門口。

紫湘正等得著急,見朱顏和碧雲提著食盒過來了,便盯著她們,剛要說話,鈴聲就響了起來。

朱顏含笑道:「紫湘姑姑,少夫人和公子叫人了,咱們進去吧!」

紫湘見她殷勤,心中暗氣,臉上卻帶著笑:「嗯,別讓公子等急了!」

三人一起進了院子。

還沒進正屋,紫湘便看到徐燦燦一個人坐在榻上,長發披散著,只穿著白色的浴衣,正端著一杯茶在喝。

朱顏把食盒放了下來,開始在八仙桌上擺飯。

碧雲卻走上前,埋怨道:「少夫人,您只穿著浴衣,不冷么?若是凍著了怎麼辦吶!」

她說著話走進了西邊暗間,很快便找到了一件真紅緞子對襟夾衣,又拿了一個赤金蓮花簪,這才出來。

碧雲走過去,先幫徐燦燦穿上夾衣,這才伸手理了理徐燦燦的長發,擰了好幾股之後,盤成一個懶髻,用赤金蓮花簪簪住,又理了理徐燦燦的碎發,端詳了又端詳,這才滿意。

徐燦燦餓極了,見朱顏擺好了飯菜,也不多說,下了榻便在八仙桌邊坐了下來,並不准備等傅予琛,她拿起筷子便吃了起來。

待肚子里盛了點食物,不那麼餓了,她才吩咐一邊侍候的朱顏:「給他盛碗米飯!」

待朱顏盛好米飯放在她旁邊,徐燦燦便用筷子夾了些傅予琛愛吃的菜放在傅予琛面前的碧瓷碟子里。

紫湘也似忘了上午的不愉快似的,也在一邊殷勤地侍候著。她悄悄瞅了徐燦燦好幾眼,發現徐燦燦肌膚晶瑩,桃花眼裡水意瀰漫,嫣紅的唇有些腫,鎖骨處還有兩個明顯的吻痕,顯見是滿面春色飽經滋潤的模樣,心裡不禁大恨,卻也只得忍耐。

她冷眼旁觀,發現徐燦燦很了解傅予琛,她給傅予琛夾了溜蓮條、燉豆腐、清炒小青菜和烤魚都是傅予琛愛吃的。

傅予琛出來的時候已經換好了衣服,頭髮也梳好戴上了黑玉冠。

他的氣色看起來也很好,眉幽黑秀致,好像用墨精心描畫的一般,精緻的鳳眼也帶著一絲水意,肌膚也似泛著光澤,只是還是太瘦了,圍著黑玉帶的腰看來只是堪堪一握。

傅予琛在徐燦燦旁邊坐了下來,拿起筷子開吃。

他難得地有了餓的感覺,因此吃得很專註。

徐燦燦已經吃了五成飽,傅予琛一來,她的注意力便轉到了傅予琛身上,見他只吃素菜,便夾了一粒牛肉丸子放到了他嘴邊。

傅予琛看了徐燦燦一眼,把丸子吃了下去。

紫湘眼睛瞬間睜大——公子居然會吃別人的筷子夾的菜?還是他最不喜歡吃的丸子?


她的眼睛一直盯著傅予琛,傅予琛也發覺了,不由看了她一眼。

紫湘只覺得傅予琛看著自己的時候鳳眼一片冰冷,她有些害怕,正在給傅予琛盛湯的手也抖個不停。

傅予琛沉聲道:「你先出去吧,回去收拾一下行李去洛陽!」

又道:「那四個丫鬟都跟著你侍候吧!」洛陽有他的別莊,當年奶娘就是在那裡去世的,紫湘的哥哥傅楠如今在那邊莊子管事,正好可以看著紫湘。

紫湘大腦瞬間一片空白,雙腿一軟便歪了下去——公子素來說一不二的,她原本還想求求他讓他回心轉意的,誰知道公子居然這麼狠……

她手中的碧瓷勺子落在了地上摔得粉碎,發出清脆的響聲。

徐燦燦心中歡喜,眼睛閃著光看著傅予琛。

傅予琛蹙眉道:「把她扶出去吧!」雖然紫湘是他的奶姐姐,可是徐燦燦卻是他的妻子,是他最親的人,是要與他一生相伴的人,孰輕孰重傅予琛心裡自是有數。傅予琛素來護短,那麼不管紫湘有沒有錯,她只能被放逐了!

朱顏和碧雲都是有功夫的人,當下拖起紫湘便走。

紫湘在院子里發出撕心裂肺的嚎啕聲,卻很快便無聲了。應是被朱顏和碧雲堵住了嘴。

徐燦燦心中感動,鼻子酸酸的,垂下眼帘另拿了一個小勺子給傅予琛盛湯。八仙桌上擺著四個湯,取成雙成對之意,鹹湯有兩道,一道是用砂鍋燉的雞湯,一道是酸辣木樨湯;甜湯也有兩道,一道是雪梨銀耳湯,一道是白果栗子湯。

她先給傅予琛盛了一碗雞湯,細細吹了一會兒,嘗了嘗,覺得溫度正好,這才遞給了傅予琛。


傅予琛看著徐燦燦嘗湯的溫度。若是別人這樣,他早就噁心死了,可是燦燦這樣做,他卻覺得燦燦很體貼,心中很喜歡。

正在這時,傅楊和聽雨過來見傅予琛。

傅予琛聽完聽雨的回話,不由啼笑皆非——雲州的官民知道他要離開雲州,居然要送他萬民傘,如今正堵在宅子外面的街上呢!

傅楊稟報道:「奴才出去看了,咱們宅子外面的街上如今全是人,不過很安靜,只是派了鄉紳出面,說要見您一面。」

傅予琛:「等我吃完再說。」

徐燦燦沒想到傅予琛這麼受百姓愛戴,也是與有榮焉,就又夾了一個牛肉丸子塞到傅予琛嘴裡。

傅予琛不能當眾給她沒臉,只得吃了下去。

腹黑嬌妻懷裡來

他離開了,徐燦燦這才開始吃。

朱顏和碧雲已經過來了。

碧雲給徐燦燦盛了一碗白果栗子湯雙手奉上,然後笑道:「少夫人,紫湘正在屋裡哭呢!」

徐燦燦愛吃甜食,用調羹舀了湯品嘗著,聽了碧雲的話,點了點頭卻沒說話。

朱顏見她把甜湯喝完了,便又盛了一碗酸辣木樨湯雙手遞了過去。

徐燦燦最喜歡酸辣木樨湯酸辣爽滑的口感,便喝了起來。

正在這時,外面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小丫鬟寒花滿面惶急跑了過來,到了正屋門外,「噗通」一聲跪了下來:「少夫人,紫湘姑姑正在屋子哭,說您逼得她沒活路了,要上吊呢!」

徐燦燦先是一驚,接著便想明白了——能讓小丫鬟來報信,那紫湘便不是真想死。

她慢悠悠喝著湯,等湯喝完了,這才吩咐朱顏:「傅松不是在前院嗎,讓他去送紫湘和寒花四人回洛陽。」

寒花一聽,頓時癱軟了下去——隨著紫湘去洛陽,這是被公子放逐了啊!

到了傍晚,傅予琛還沒有回來。

徐燦燦讓人去尋爹爹,卻得知爹爹去了軍營同梁軍師下棋去了,不由有些想念。

傅松進來回話,他辦事妥當口才便利,把一切都安排得妥妥噹噹。

徐燦燦想了一會兒覺得實在是很妥當,便讓碧雲拿張一百兩面值的銀票過來給傅松。

她含笑道:「辛苦你了!」

傅松忙道了謝,謙遜了幾句就退下去了。

傅予琛很晚才回來。

雲州百姓感激傅帥消滅了肆虐雲州幾十年的越國海盜,捨不得他離開,選派了十幾名紳士為傅予琛擺了送行宴。

傅予琛卻不過,只得飲了幾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