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男子怒目一睜,大喝道:「以血為祭,以魂為引,以神為祀,五行玄天大陣,啟……」

隨著男子話音的落下,這方的空間,時間,在這一瞬間瞬間靜止,然後原本不停擴大的空間裂縫也在這一瞬間停止了擴張,無盡的紫霄神雷,漫天神火也瞬間停止不動……

但這一切都只是在一瞬間發生的。下一秒,巨大的空間裂縫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修復起來,無盡的紫霄神雷和神火也慢慢消失不見……

但以此為代價的是,在哪無數的仙器中爭奪的無數正道人士,身上冒出了不知名的黑色火焰,彷彿是從靈魂里開始燃燒的一般,紛紛不停的發出哀嚎之聲……

「尊者,救我……」

「尊者,你為何這樣對待我等……」

「你這個惡魔,竟然用我們來祭煉大陣,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啊,啊,啊……我不想死……」

「我好恨啊……」

「尊者,求你了,不要在繼續開啟大陣了,我不想死啊,救我……」

無盡的哀嚎慘叫之聲,響徹這片天空,聽著這些聲音,紫衣男子身體忍不住的顫抖起來……

但最後,紫衣男子還是閉上眼,咬牙,身上不停的對大陣輸出神力……

隨著時間慢慢的過去,最後一道空間裂縫也被修補好,無盡的神雷和神火也消失不見,天地恢復了此前平靜的模樣……

男子大汗淋漓,彎下身,不停地在哪裡大口大口的喘氣……

「咯咯咯,還說我是妖女,殺人不眨眼的魔頭,那麼,你又是什麼呢?」

「以千萬仙人的生命靈魂為代價,祭煉大陣,所以,你和我又有什麼區別呢?呵呵……」

紫衣男子,努力抬頭看向紅衣女子道:「他們都是為了這方天地而獻身的,所以我和你不同……」

「看看,看看,這就是你們正道人士的嘴臉,千萬條生命,就這麼沒了,連輪迴的機會都沒有,還說的那麼的輕巧,嘖嘖嘖……」

紫衣男子搖了搖頭道:「算了,停手吧落雪,千萬條生命,可以打消你心裡的怨恨了吧……」

「區區千萬條生命而已,還不夠,我要滅盡你們這些虛偽的正人君子……」

「你,簡直無藥可救……」

說著,恢復好了的紫衣男子站直身來,拿出神劍,指著紅衣女子厲聲道:「既然你不知悔改,那麼,我就不再留情了……」

紅衣女子不屑道:「留情?呵呵,就憑你?」

「說那麼多廢話幹嘛,想動手就直接上啊,我呸!」

婚前羅曼史 「你……」

見紅衣女子油鹽不進,紫衣男子無奈,只得拿起神劍,和紅衣女子戰在一起……

雙方你來我往,誰也奈何不了誰,漸漸的,這一方天地直接被二人戰鬥的餘波給打碎,空間裂縫再次出現,紫霄神雷和神火落在地上,滔天的洪水奔襲世間……

時光流逝,日月輪轉,也不知過去了多久,隨著二人的再一次碰撞,這方天地再也堅持不住,崩碎開來……

無數的生靈命隕其中……

飛身一腳,紅衣女子將紫衣男子踢飛到遠處,拉開二人之間的距離,看著破碎的這方天地,笑道:「看看,看看,到底你是魔頭,還是我是魔頭,這一次,天地都被你我打碎了,無數的生靈死在你我戰鬥之中,這下你還有何話說?」

而紫衣男子此時彷彿才回過神來,看著這破碎的天地,忍不住流下淚來,沉默不言……

「事到如今,你流淚又有何用,是傷心嗎?呵呵,真是可笑……」

紫衣男子咬牙道:「落雪,我最後再說一次,放手吧,無數的生靈都因你我消亡,天地也被你我打得破碎了,你還想怎樣……」

「呵呵,破碎的只是這方的小天地而已,死掉的,也只是那些正派派出來嗯一些嘍嘍而已,我真正的仇人還在這方天地外面,只有滅掉了那些偽君子,我的怒火才能消……」

紫衣男子皺著眉頭道:「你還想連本源世界一起毀?聽我一句勸,放手吧,你不是他們的對手……」

「休要那麼多廢話,要不你殺了我,要不我就去滅了那些所謂正道……」

「我現在以身合道,那些人,又豈是我的對手……」

紫衣男子解釋道:「你小看了他們,其次,你也瞞不了我,你的境界現在只有半步合道,如何是他們的對手?聽我的勸,放手吧,跟我回去,我一定會為你解釋的……」

紅衣女子也不再和男子多說,直接提劍,再次和男子交戰在一起……

時光再次輪轉,無數的日月過去。二人彷彿也消耗殆盡了一般,氣喘吁吁的看著對方……

「咳,落雪……」

「不要叫我的名字,你不配……」

……

在二人對話的時候,紅衣女子身後的世界邊緣出,空間出現了波動,很快,一道滅世之光,向著二人襲來…… 紅衣女子彷彿也察覺到了什麼,但是因為這方早已天地被自己和眼前的紫衣男子打碎,無數的空間裂縫遍布在這個空間之中,所以紅衣女子還以為只是一道更大的空間裂縫而已,也沒過多的去在意!

紫衣男子還想對紅衣女子說什麼之時,臉色突然一變,然後就欺身向前,一掌將紅衣女子給打飛到萬里之遠……

紅衣女子控制著自己的身體頂住男子那掌的威力,慢慢的停了下來,心中大怒,剛想開口罵男子無恥偷襲的時候……

就看到一道滅世之光,徑直的擊中了男子的身體,透體而過……

而後,虛空之中,投影出了一個無比巨大的身影,仿若天一般高,只見那身影皺著眉頭道:

「真是可惜,居然跑了一個……」

「這該死的規則,天地都破碎了,束縛力還那麼強……」

「也罷,剩下的那個也不足為慮……」

看到這一幕,頓時讓女子仿若被神雷擊中一般,獃獃的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隨後,那無邊巨大的身影化作星光一般,點點消散而去,那道滅世之光在擊中紫衣男子之後,也消失無蹤!

沒有了外力的支撐作用,紫衣男子緩緩倒下,向著無盡的深淵落去。

見狀,紅衣女子急忙向前,一個瞬身,瞬間來到紫衣男子的身邊,抱住男子:「你何必救我,如果我死了,不是就如你的願了嗎?」

男子咳出一口血來,手顫抖著艱難舉起,想要摸女子的臉龐……

紅衣女子也趕緊抓起男子的手放在自己的臉上……

男子虛弱的開口道:「傻子,如果我想你死,那我之前又何必苦苦的勸你。」

紅衣女子剛想開口說什麼,男子急忙打斷道:「你聽我說,我時間不多了,有一些事你需要明白,知道嗎?」

紅衣女子愣了一下,然後點點頭,眼淚止不住的一直往下流……

「在他們舉薦我做尊者,前來這個世界狙殺你的時候,我就已經料到了這麼一個結果……」

「的確,在本源世界他們都不是我的對手,但是這是以單打獨鬥來論的,這些億萬年來一直高高在上的上位者,又如何會允許一個後來者,踩在他們的頭上。」

「明面上,我是本源世界最強,但暗地裡,卻始終不過是哪些陰謀家的一個工具罷了,我們擺脫不了被當做棋子的命運……」

說著,男子再一次咳出一口越來……

紅衣女子見狀,趕緊拿出神丹喂進男子嘴裡,急忙哭道:「你先別說了,你趕緊將神丹煉化,先恢復再說……」

男子搖了搖頭道:「沒用的,你也到了這個層次,想必應該也知道,沒人能從滅世之光活下來,而我,只是憑著肉體勉強支持,過不了多久,一樣會像塵埃一樣,消散在天地之中!」

都市最強狂婿 「時間也不多了,我也不多說廢話了,之前,我讓你放下心中的怨恨,不要肆意殺人是有原因的……」

「在我以身合道之後,漸漸的,我發現我們合的道都是小世界的,在本源世界來說,我們其實只是半步合道,並不是完全合道,所以要是那些人聚合在一起,想要殺我們,是輕而易舉的事!」

「而那些人,億萬年來,早已是親密無間的盟友,姻親,各方早已形成了以血脈為紐帶的同盟,一直把持著本源世界,操控著本源世界的一切,讓所有的人為他們骯髒的野心服務……」

「明面上,他們全都臣服於我,但實際里,他們也不過是把我當做一個小丑罷了……」

「既然你知道,那你又為何還要站在他們那邊,幫著他們一起對付我……」

男子搖了搖頭,呵呵的笑了一下,顯然並不想解釋這個問題……

男子繼續接著道:「剛剛你也看到了,面對那道滅世之光,作為半步合道的我們並無任何反抗之力,想要殺死我們,更是輕而易舉的事,而那滅世之光,就是他們對我們最大的殺器!」

「而想要輕易的打敗他們,無視滅世之光,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真正的完全合道,作為本源世界的掌控者,才能無視這一切。」

「以前是他們不知道如何才能更近一步,怎樣才能突破到半步合道。但是現在不一樣了,他們有你我二人突破的例子在前,有了借鑒的方法,所以他們突破到半步合道也是水到渠成的事。」

「而就在我們對戰的時候,他們紛紛在尋找著無數的小世界,以身合道,以尋求抓緊時間突破半步合道期。到那時,他們就會有大批的人突破半步合道,想要殺我們,更是輕而易舉的事。」

「我雖名為正道領袖,但實際上卻同樣是任他們擺布的棋子,不論是你,還是她,一切都是他們安排好的,就是為了讓我們摸索出一條新的道路,以此借鑒突破更高的層次。」

「咳,為了擺脫他們的掌控,這麼多年來,我暗地裡也做過很多研究,最後得出結論,只要和本源世界合道,作為本源世界唯一的掌控者,就可以超脫凡俗,那個時候,別說是那些人又或者是滅世之光,就連整個本源世界的存亡,皆可在一念之間。「

「但是,每個世界,都只能有一個合道者;而每一個合道者都只能和一個世界合道,想必你之前突破的時候就應該知道了這個限制條件。」

「但是經我研究之後,我發現還有一個辦法可以突破這個限制。那就是除非有一個合道者,將自己的道自願獻祭給另一個合道者,這樣的話就可以無視之前的那個限制。而只有合了兩個世界的道的人,才能有資格去合本源世界的道。」

「但是現在他們都急於尋找小世界合道,以求讓自己突破,所以他們都還沒有發現這個限制。當他們突破了之後,明白了這個限制,到那時,他們再後悔就也已經來不及了,除非他們肯放棄現在的所有,然後輪迴重修,否則就將再也無法突破。」

「就算後面他們也知道了另一個突破的辦法是一個合道者自願獻祭給另一個合道者。他們也不會再有能更近一步,因為他們都不會自願將自己獻祭給另一個人,所以這樣的話,我們就有了機會。」

「而現在整個本源世界,就只有你我二人是半步合道。為了能最快達到合道本源世界的這個目的,你我二人,必然要有人獻祭給另一個人,所以我選擇了你,所以只有我死了,你才能合道本源世界。」 聽到男子的話,紅衣女子淚水止不住的往下流,很快就打濕了二人的衣衫,泣不成聲道:「那你為何不早說,為何是我要接受你的獻祭,為何不是你活下來!」

「我不要突破了,我也不報仇了,我只要你,我只要你活下來就行了,我錯了,對不起。」

男子的臉色慢慢變得灰白,摸著女子的臉苦笑道:「咳,不要傻了,你也不是不知道,不論是誰,只要被滅世之光碰到了一點點,身消道隕,魂飛魄散,這是不可逆的,更何況我是正面被擊中的呢?」

「其次,假如你不突破,他們遲早會找上你,然後殺了你,那樣的話,你又如何能報的了仇?所以你別無他法,為了你,也為了我,也為了這個世界的希望,你必須活下去……」

「如果可以的話,到時候你突破了之後,我希望你能,咳咳,保下曦瑤,謝謝……」

紅衣女子哭著不停的點頭道:「我答應你,你說什麼我都答應你,你不要死好不好,我不要你死,不要……」

「以前是我欠你太多,這次,就當我還你了……」說著,男子的聲音變得越來越小,眼睛也慢慢的閉上!

彷彿預料到了什麼似的,女子大聲的呼喚到男子的名字,緊緊地將男子抱在自己的懷中,拚命的將自己的神力輸給男子,但是卻無法改變什麼……

最後,女子懷中的男子,身體慢慢化作點點星光,融入到女子的身體之中……

景象到這裡就戛然而止,身體再次一震,李嫣然瞬間就回到了現實之中!

李嫣然傻傻的呆坐在地上恍惚道:「這是,我的記憶嗎?可我為何沒有一絲絲印象……」

儘管在李嫣然腦海里過去那麼久時間,但在現實里,卻只不過是一瞬而已……

而林穎在看到葉晨胸口突然出現了一個大洞,然後整個人就彷彿失去了生機一般,倒在了李嫣然的懷裡,二人癱倒在地上之後,哭著瞬身來到二人旁邊,一把推開了發愣的李嫣然,大吼道:「你給我滾開,別碰我師弟……」

李嫣然也沒有反抗,直接被林穎推癱倒在一旁……

而林穎連忙運起自身磅礴的靈力,輸入進葉晨的體內,抽泣道:「小師弟,你挺住,我這就救你,我不會讓你有事的……」

藍雪瑤見狀,也是立馬反應過來,心裡大急,連忙來到林穎等人身邊蹲下,從空間戒指里拿出一顆丹藥遞給林穎道:「先喂他吃下去,這顆丹藥可以吊住他的生機……」

「同時把你的靈力撤開,讓我來醫治他,免得到時候你我二人的靈力衝突失控,在葉晨體內暴動……」

聞言,林穎想也不想,趕忙把葉晨放在藍雪瑤懷裡,然後撤身退到一旁……

接過葉晨之後,藍雪瑤控制著周身的靈力,掐出一個法訣,將自己的靈力轉換,然後手掌之上,就出現了一團充滿了生機氣息的光團。

藍雪瑤控制著那個光團,慢慢的將其融入葉晨體內,然後體內的靈力持續輸出,源源不斷的將生機之力輸入到葉晨體內……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漸漸的,藍雪瑤頭上冒出汗來,眉頭緊蹙:「不知為何,葉晨胸口上的傷口處,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在阻止著我的靈力治療葉晨,以至於葉晨的傷口無法癒合。」

而葉晨此時,卻因傷口處鮮血直流,臉上慢慢變得灰白,整個人的生機也慢慢流逝……

藍雪瑤拼盡了全力,也只是堪堪讓葉晨流血的速度減慢,但卻始終沒有任何作用。

感覺到葉晨的生機迅速流逝,眼看就要命隕當場,林穎急忙的大吼道:「難道就沒有什麼辦法嗎?」

藍雪瑤沉默了一會之後道:「現如今,恐怕只有院長親自出手,才有可能保下葉晨的性命……」

「那還等什麼,趕緊叫院長啊……」林穎急道。

藍雪瑤點點頭:「好,那你們先在這裡,我帶葉晨去找院長,請院長出手救治葉晨……」

說罷,藍雪瑤抱起葉晨,然後瞬間消失不見……

此時,李嫣然也慢慢的回過神來,看了看林穎一眼,當林穎的臉頰印入眼帘之時,李嫣然又瞬間失神,莫名其妙的喃喃道:「曦瑤……」

聽到這兩個字,滿臉焦急之色的林穎身體一震,但隨後卻又恢復正常……

冷言道:「你最好希望小師弟不要出什麼事,不然就算拼著身隕道消,我也會殺了你,為小師弟賠命……」

聽完林穎那充滿殺氣的話,李嫣然先是一愣,但隨後只得不停的苦笑……

就在剛剛葉晨為自己抵擋那道攻擊之後,自己彷彿被什麼給觸動了一般,腦海深處的一部分記憶被激起,好似想起來了什麼似的,但卻又並不完全……

李嫣然站起身來,拍了拍衣衫上的塵埃,眼睛對著劉羽,南宮傲天,南宮兄妹等幾人,語氣里不含絲毫感情的對幾人說道:「你們先退下,我有話要對林同學說……」

劉羽,南宮傲天幾人相視一眼,然後點了點頭,就遠離李嫣然林穎二人的身邊,同時也招呼其他人走開,給二人留下談話的空間……

看道劉羽等人清場了之後,李嫣然緊緊地盯著林穎看了好一會,最後才慢慢開口道:「曦瑤……」

林穎皺著眉頭,冷言道:「現在沒有曦瑤,曦瑤已經死了,站在這裡的是林穎……」

李嫣然呵呵笑了一下:「也罷,不糾結這些了,從你的反應可以看的出來,想必你也應該恢復了一點記憶吧……」

林穎皺著眉頭道:「與你何干?」

「呵呵,不用擔心,憑那老頭的本事,葉晨他是不會有事的……」

「只是,你不覺得這件事有點奇怪嗎?」

但不想搭理李嫣然,但奈何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林穎還是按下心中的怒火問道:「有什麼奇怪的?」

看著林穎的樣子,李嫣然無奈的苦笑了一下:「你還是像以前那樣,一直都是沒心沒肺的,看似小心謹慎,但卻始終都是表面!」

慢慢的走到林穎身前,看著三十裡外的妖獸群中的某個位置:「你就不奇怪為何那隻仙獸會破壞規則,突然向我們發起攻擊?而那閣樓中的老頭明明可以輕易的化解那道攻擊,但卻為何不出手呢?」

「廢話我就不多說了,現在那頭仙獸都已經欺負到你我頭上了,這也就算了,而且還傷了葉晨,所以我們該去討還點利息了……」

說著,李嫣然就慢慢挪步向前,走了幾步之後,回頭看向還站在原地不動的林穎:「怎麼?你還不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