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一看到來人,頓時嚇了一跳!

「咯!」

「咔!」

「啁?」

小白:「你,你怎麼來了?」

幾個小傢伙一溜兒水,瞪著眼前看著緩緩走來的洛九天。可洛九天卻看都沒看他們幾個一眼,便直接大步向前走。

小白不禁皺眉,隨即邁著小短腿,一下子竄到洛九天身前,將他攔了下來。

「你,你不許過去。爺爺不讓外人進屋一步,你快走吧!」

小白自然是認識洛九天的,但他也沒忘之前葉鴻之前的吩咐。只是洛九天實在太過強大,以至於此時奶娃娃小白雖然嘴裡說的堅決,可一雙小嫩腿,卻忍不住的開始發顫。

而眼看著小白行動了,剩餘的幾個小傢伙也不甘示弱,隨即紛紛在旁邊搖旗吶喊,攔著洛九天不讓他前進半步。

可惜,在洛九天面前,這幾個小傢伙簡直就是螳臂當車。當下只見洛九天身形一晃,便直接走了過去。待轉眼,便已然來到床榻前。

房間內,昏黃的燭火依舊搖曳。

昏暗的光影,讓床榻上的葉夕瑤,本就傾城的五官,越發顯出一股說不出的神秘感。

洛九天站在床榻前,斂眸看了一眼。隨即一個側身,坐在了她的身旁。

洛九天的表情依舊冰冷,但深邃的眼,卻在這一刻,瞬間劃過一抹波光。接著不禁伸出修長的手,慢慢的撫上葉夕瑤那白的近乎透明的臉頰……

「啊——你,你,你幹什麼?放開你的手,不許碰她!」

回過神來的奶娃娃小白,眼看著洛九天竟然『意圖不軌』,當下尖叫了起來。隨即邁著小短腿,直接飛撲了過去。

小白的速度相當快,簡直是超常發揮。可就在他將要飛撲到洛九天身上的瞬間,卻見洛九天頭也不回的抬起另一隻手,直接一指點在奶娃娃小白的腦門上。

奶娃娃小白一下子停了下來。接著,任憑他如何搗騰兩條小短腿,卻始終不能前進分毫。

丟人,簡直太丟人了。

當下,奶娃娃小白那白胖胖的小臉,就漲的通紅。嘴裡還不時的大喊大叫,可下一秒,便只見洛九天點住小白腦門的手指一彈,小白瞬間被震退數步。接著沒等他回過神來,一道寒氣撲來……頃刻間,雪花飛舞,不肖瞬息的功夫,一個冰雪做成的小籠子,便直接將小白扣在了裡面。

「你,你,你這混球!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

小白氣得不行,卻如何也掙脫不出來。旁邊原本想助威的幾個小東西一看,頓時唬了一跳,隨即悄悄後退一步,不敢上前。

倒是洛九天,始終不為所動。骨節分明的手指,輕輕的撫摸著身邊女子的小臉,目光諱莫如深。接著直待過了好一會兒,才手心一動,瞬間將手掌按在葉夕瑤的腦門上……

幾個小傢伙頓時被洛九天的動作嚇得一驚。可就在這時,卻見洛九天瞬間眸光一凜。 一秒★小△說§網..Org】,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一瞬間的表情變化,帶著顯而易見的震驚。

但隨即,這抹震驚就變成了凝重,隨即洛九天便緩緩的收回手。

幾個小傢伙也不敢出聲了,瞪著一雙雙眼睛,看著洛九天,想看看他究竟要幹什麼。

一時間,偌大的房間里,一下子安靜下來。

洛九天始終不出聲,最後幾個小傢伙看得煩了,剛要動一動,卻見洛九天竟忽而轉頭,看了過來。

剛剛放鬆下來的幾個小傢伙瞬間渾身一抖。

尤其是被困在小小冰牢中的小白,更是忍不住咽了口口水,隨即磕磕絆絆的說道:

「你,你想幹什麼?」

洛九天看了他一眼,沒說話。然後目光旁移,看向半空中的噬靈貝,小鳥,最後將視線落在了灰色小雞身上。

灰色小雞當下渾身的毛都炸起來了。可隨後看著洛九天不吭聲,便也好奇起來。隨即腦袋一歪,眨了眨圓溜溜的眼睛。

「咯?」

那眼神實在有些古怪。可下一刻,沒等灰色小雞想明白,卻見一隻大手猛地伸來,一把掐住灰色小雞的脖子,便將它拎了起來。

「咯——!咯咯咯!」

灰色小雞簡直要被嚇死了。反射性撲騰的翅膀,同時伸出爪子,便向著洛九天抓了過去。

田園嬌寵:將軍娘子絕色夫 可就在這時,卻聽洛九天忽然開口道:

「她死了,你也活不了!」

灰色小雞一怔,掙扎的動作一下子停了下來。隨即抻著被掐住的脖子,抬頭看向眼前那張冰冷的臉。

「……咯?」

「精血!我要你的一滴精血!」

所謂精血,自然不是普通的鮮血。而是匯本體通身之精華,最後彙集成血。

而作為普通人,全身的精血加一起,也絕不會超過三滴。即便是修鍊者,精血最多也不會超高五滴。

若是將一個人的精血全部抽出,那麼整個人便瞬間失去生機,氣絕而亡。

由此可見,精血究竟有多珍貴了。

而人族如此,妖蠻獸自然也是如此。

所以灰色小雞一聽,頓時瞪大眼睛,隨即再次開始撲騰起來。見此情形,洛九天瞬間雙眼一眯,單手一個用力,狠狠的掐住灰色小雞的脖子。

「咯——」

落九天的力量奇大。灰色小雞當下便被掐的直翻白眼,隨即趕忙一邊點頭,一邊用翅膀閃打著洛九天的手。

洛九天的表情終於和緩一分。瞬間鬆手,灰色小雞一下子從半空中摔在了地上。

灰色小雞被掐的夠嗆,趴在地上好一會兒,才算把氣順過來。這時只聽洛九天道:

「快點!」

「咯——!」

灰色小雞白了洛九天一眼,低頭順了順毛。隨後看了眼床榻上的葉夕瑤,接著小臉一沉,抬頭便是一聲雞鳴。

說是雞鳴,但灰色小雞的叫聲聽起來卻並不尖銳。可不知為何,卻讓人不禁感到心頭氣血翻湧。同時以閣樓為中心,一股神秘的力量,也隨著那叫聲,如同水波一般,傳了出去。

而房間里的幾個小傢伙,噬靈貝和奶娃娃小白還好。可原本站在旁邊支架上的小鳥,卻直接渾身一抖,整個身子趴在了地上。 一秒★小△說§網..Org】,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此時的小鳥可憐極了。

翅膀張開,雙腳劈叉,整個趴在地上,簡直就是五體投地。

奶娃娃小白直接看傻眼了。

而坐在床榻邊上的洛九天,卻瞬間瞳孔一縮,眼中罕見的劃過一抹驚喜。

說到底,剛剛也不過是試探一下。

卻沒想到,沒想到真的……呵,瑤兒,我的瑤兒果然是大氣運!

洛九天冰冷的臉上終於顯出一抹動容之色。

而此時的灰色小雞,卻在一聲鳴叫后,順勢張開嘴,接著便只見一團燃燒的火焰,緩緩的從灰色小雞口中蔓延出來。

那火焰鮮紅如血,卻又隱隱帶著一抹流光。隨後微微一顫,火焰瞬間熄滅,凝聚成一滴紅中泛金的精血。

而就在灰色小雞精血凝匯而成的瞬間,整個房間的氣息,忽而一震。隨即一股特殊的味道,頓時從精血中飄了出來。

那味道很淡,有些甜,好聞急了。若有似無,隨即飛快的向著四面八方,蔓延開來。而一聞到那精血的味道,冰牢里的奶娃娃小白和噬靈貝,也是渾身一顫,頓時便被那股味道吸引了。沒有束縛的小傢伙噬靈貝,更是直覺的張開貝殼,一口便將那滴精血直接吞個乾淨。

可惜,沒等他動,一股寒冷的氣息籠罩整個房間。接著洛九天打手一招,瞬間將灰色小雞的精血握在手中,然後順著葉夕瑤的唇邊,慢慢的餵了下去。

洛九天的表情依舊冰冷,可手上的動作卻極其小心。房間里幾個小傢伙頓時被洛九天的動作吸引了,隨即看向葉夕瑤,瞬也不瞬。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可隨著灰色小雞的精血,一點點全部餵給葉夕瑤后,卻發現葉夕瑤依舊沒有任何反應!

洛九天不禁皺眉,旁邊的幾個小傢伙更是不解的瞪大眼睛,全然一副犯懵的神態。

房間里再次安靜了下來。

而低頭看著身旁的小女人,洛九天卻越發將眉頭皺的死緊。接著直待片刻后,洛九天猛地雙眸一凜,隨即伸手一翻,一柄匕首頓時出現在他的手心之中。

那匕首通體雪白,刃若銀蛇,在燭火的映照下,更是發出懾人的寒光。幾個小傢伙瞬間一抖,剛剛從地上爬起來的小鳥,更是噗通一聲,兩眼一翻,直接裝死。

倒是奶娃娃小白,顫著嗓音,忍不住叫道:

「你,你要幹什麼?我,我告訴你,你要是敢動她一下,我,我就和你拼,拚命!」

小白儘力讓自己的氣勢足一些,可惜效果實在不怎麼樣。以至於洛九天看都沒看他一眼,便只瞄了下手中的匕首,接著抬手一把將自己身前的衣襟扯開。

頃刻間,洛九天那****的胸膛,一下子顯露出來。幾個小傢伙一愣,可下一刻,便只見洛九天竟然猛地握住手中的匕首,照著自己的左胸,便狠狠的刺了下去!

小白捂臉:「啊!」

噬靈貝一顫:「咔——」

小鳥繼續裝死。

倒是灰色小雞,瞬間脖子一歪:「咯?」 一秒★小△說§網..Org】,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四個小傢伙表情各異,可此時的洛九天就無暇他顧。

當鋒利的匕首如此胸膛,猩紅的血液隨之流了出來。

只是這些並不是洛九天想要的。所以當下只見洛九天面無表情的握著匕首,然後在原有的傷口上,狠狠的向下一剜。

血液不要命的往下流,很快侵染了他雪白的衣襟,落成血花。

見此情形,洛九天不禁皺眉。

隨即抬起另外一隻手,在自己左胸的下方,微微一點。

頓時,冰冷的寒氣從指間流出,一瞬間便將橫流的鮮血凍住了。

接著,洛九天竟猛地將匕首抽出,然後伸手將胸口處整塊皮肉,直接用力掰開。

駭人的傷口,在心臟的位置,深的不能再深。刺鼻的血腥之氣,更是早已瀰漫整個房間,讓人不適的有些作嘔。

一時間,房間里除了洛九天,剩餘的四個小傢伙直接被洛九天粗暴的手段嚇住了。尤其是趴在地上的小鳥,更是在瞪大圓溜溜的眼睛后,直接腦袋一歪,暈了過去。

這回是真暈了。

而此時的洛九天,卻是連眉頭都沒皺一下。待傷口扒開,便微微眯起眼睛,低頭看了一眼,結果卻發現,自己剛剛刺開的位置有些偏,竟然還差一點。

想到這裡,洛九天沒有任何猶豫,再次抓起匕首,瞬間照著原本的傷口,又是一刺。

最靠近心臟的位置,只是洛九天的心臟依舊消失了。如今又是一片血肉模糊,可心頭精血,卻始終還在。

常言道精血珍貴,可心頭精血,卻比之還要珍貴百倍。

因此一個人,即便是靈聖,心頭精血也最多不過三滴而已。

而洛九天眼下要的,便是自己心口的那三滴心頭精血。

所以此時待找准了位置,洛九天瞬間將手中的匕首一收,隨即單手捂住破開的左胸……頃刻間,一股無形的力量,猛地在房間中驟然而起。接著待洛九天的手,慢慢抬起,三滴心頭精血,隨即從傷口被吸了出來。

那三滴心頭精血看起來普通,但細看之下,卻發現隱隱帶著一抹七彩聖光。而就在這三滴心頭精血被從身體徹底抽離的瞬間,洛九天原本冰冷的臉上,竟猛地開始劇烈的扭曲,同時更是如同變臉一邊,臉色煞白。

接著,煞白變成慘白,最後血色全無。

而洛九天的表情,也隨之灰敗了下來。雙唇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龜裂,微縮;雙眼開始迅速下陷,原本不甚明顯的顴骨,隨之凸了出來。

一切發生的太快,前前後後不過眨眼的功夫,原本風華無限的洛九天,便成了一個骨瘦嶙峋,面容慘淡,如同即將咽氣的死人一般。

此前困著奶娃娃小白的冰牢,不知在何時消失了。可小白卻依舊獃獃的站在原地動彈不得。灰色小雞更是直接,瞬間伸出翅膀,抓住噬靈貝,然後將自己的兩隻眼睛,徹底擋了起來。

一室寂靜。而此時的洛九天,卻強睜著眼,然後緩緩的將三滴心頭精血遞到了葉夕瑤的嘴邊,同時彎腰將自己乾裂的唇,貼了上去…… 一秒★小△說§網..Org】,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房間里的幾個小傢伙是徹底不敢看了。

就這樣,隨後不知道過了多久,洛九天才緩緩直起腰,然後伸出枯敗的手,小心的將葉夕瑤唇邊那一抹紅色的血液抹去,隨即緩緩的摩挲了下她的臉。

葉夕瑤還是沒有醒。

可此時的洛九天,卻只是靜靜的看著她。片刻后,將手蓋在她的額頭上,隨即收了回來。

很好,有效果!

洛九天終於安心,隨即站起身,直接走了出去。

而待幾個小傢伙終於冷靜下來,然後忍不住睜開眼向外看的時候,洛九天已然消失無蹤。

同時,許是閣樓的光亮,和之前的不斷從閣樓中湧出的氣息,終於驚動了葉家人。所以就在這時,閣樓的房門猛地被推開,接著葉鴻和葉景天父子,連同十幾名葉家家將,瞬間從外面沖了進來。

「什麼人?」

伴隨著一聲厲喝,葉家人飛快的掃視整個房間。結果卻發現,除了四個小傢伙,一個人都沒有。只是一盞燭火,在桌上燃燒,床榻上的床幃被掀開。葉鴻快步走了過去,待看著自家孫女依舊平安無恙的躺在床上,這才不禁鬆開了口氣。

「剛剛是不是有人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