彷彿要將所有一切湮滅。

如黑洞一般。

啪!林風睜開眼眸。

精光璀璨,宛如雷神降臨。

思緒中的波動很漫長,彷彿已是過去千萬年。

但事實上。剛才僅僅不過一瞬之間而已。周圍數百武者仍顯的獃滯,不知所措。而那始作俑者。以瞳術攻擊自己的短髮青年,仍是面色蒼白的昏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沒死,但卻受了重傷。

「星蒼瞳?」林風腦海中莫名冒出三個字。

自己也不知道,怎麼會出現這個念頭,但冥冥中卻好像記得。

那好似是遠古的文字記憶。彷彿是曾經所擁有的力量,印刻在自己的腦海之中。

「原來,我擁有的是星蒼瞳?」

「父親曾提過,在林氏一族,有兩種萬年難得一見的一檔眼瞳。」

「其中之一便為星穹瞳。而我這『星蒼瞳』無論是覺醒的異象還是名字,都與星穹瞳如此相似,莫非……」

「也是其中之一?」

心中巨震,卻是難以肯定。

但林風明白,這個可能性,相當之大!

「少爺!」

「少爺,你怎麼了!」

瞬間,眾武者反應過來,一個個無不心急如焚。

擔上『保護不力』的罪名,林樊的受傷,足以使得他們未來在林氏一族的日子,將是無比煎熬。其它不說,單單是那如毒蛇一般可怕的林烮地,便決不會輕饒他們。

「快,快救少爺!」林琅虎怒喊道。

「來人,把兇手『林風』抓住!」林琅豹咬牙大喝。

霎時間——

唰!唰!唰!

一道道雄厚氣勁爆發,林樊身為直系武者,他身旁這些護衛和手下的實力可絲毫不顯遜色。尤其是林琅獅三兄弟,更是其中之佼佼者,一個個宛如凶神惡煞般的模樣,抽出星兵。

儘管對林風實力略有忌憚,但他們無疑佔據人數上的絕對優勢。

定能將林風一舉擒獲!

「似乎,有點麻煩。」林風眼眸綻亮。


此時,自己已是大概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很顯然,自己似乎『重傷』了一個有著不菲身份的人物……

但,那又如何?

從頭到腳,自己都沒有動手。


「你們可要想清楚了。」林風淡淡開口,環望眾人。

儘管身陷敵群之中,但林風卻依然氣定神閑,毫無半點慌亂,信心炯然。

「剛才,是你們主子自己攻擊我。」林風嘴角划起,「你們若有誰敢動手,按族規,按郡規,那就是——」

「死罪!」

聲音不重,但卻讓周圍武者心中巨震。

因為,這是事實。

面面相覷,眾人只感一陣徘徊不決。

卻是抓也不是,不抓也不是,霎時間目光集中在林琅獅三兄弟身上。

林樊之下,地位最高的,便是他們三人。

咬著牙,『咯咯』直響。林琅豹又何嘗不知道動手的代價如何,故而剛才只是發號施令,並未自己動手。但眼下被林風這麼『揭穿』,他們無疑騎虎難下,陷入兩難之中。

怎麼辦?

到底該怎麼辦!

眼下,抓也是死。不抓也是死!

找替死鬼?

這些武者顯然沒那麼笨,他們不動手,誰也不會第一個動手。

正在此時——

「出了什麼事?」聲音並不重,如冰窖一般的寒澈,卻是打破這片平靜,使得眾人目光匯聚而去。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林風亦是扭頭望去,只見得林冷沫遙遙而來,眼中閃動著璘亮光芒。嘴角微揚,林風瞬時明白一切,林冷沫的出現自然不是巧合,很顯然,定是總管林忠派來。

倒也是『湊巧』。

剛好,可以平息這場風波。

「是這樣的,師姐。」林風一俯首。率先開口,「我也不知發生什麼事,剛一出星甲樓,便被他們圍上,而他……」林風手指向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林樊,目光粼粼,「以瞳術攻擊我。」

「但我。」林風攤攤手,「並沒有動過手。」

眾人一片啞然無語。林琅豹三人更是面色鐵青。

被林風搶先說出了口,此時他們說什麼也是沒用。因為林風所說的都是事實。

林冷沫面色正然,目光瞥過眾武者,又是落在不省人事的林樊身上,美目不由一變,眉頭輕蹙。

副族長之子,家族兩大新星之一的林樊!

一雙美眸環視眾人。林冷沫畢竟聰慧,看著眾人的表情、模樣,神態變化很快便猜到發生了什麼事。但正是猜到卻更感到心中詫異,望著林風美眸閃動著濃濃好奇,旋即開口:「立刻將林樊帶回中心區。接受治療。」

「這件事,我會通知家族執法堂林漠長老,你們回去。」

長老林漠,族規的執行者,在家族中的地位和林忠相差無幾。

但凡觸動族規,無論是誰他都不會手下留情,故而有個外號,人稱『鐵面』林漠。

「是。」林琅豹三兄弟面色難看。

但林冷沫既然如此說了,他們就算再不情願,也只能這麼做。

如今事情已是挑明,恐怕形勢——

未必對他們有利。

哪怕,眼下吃虧的是他們。

但,先動手的卻是他們的少爺『林樊』。

卻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花園屋。

返回自己家中,林風神色淡然。

剛才發生的事,對自己來說,只是一個小小的插曲而已。

「副族長之子,林樊?」嘴角微划,林風眼眸輕閃。

說起來,這林樊和他父親還真有點相像。

對於副族長『林烮地』,林風記憶猶新,與自己的父親有八成相像,就是想不記得都難。

「都說龍生龍,鳳生鳳,這林樊和他父親卻差的太多。」林風淡然一笑。儘管自己並不熟悉副族長『林烮地』,但聽羽墨曾提及過,年紀如此輕便能坐上副族長之位,除了本身的血脈和出身相當之好外……

更有著許多出類拔萃的東西存在。

譬如智謀,譬如手段,又譬如強橫的實力,等等。

但怎麼看,這林樊都是不像。

幼稚、無聊、衝動。

或許卻是有實力,但絲毫不懂得韜光隱晦。

「環境,確實能改變一個人。」

「難怪爹從小一直磨練我,不吃得苦中苦,哪能成人上人。」


林風心中微喃,甚感父親苦心。

更是堅定自己的目標,要查出當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因禍得福,因為林樊無聊的行為,我似乎……」

「喚醒了一直沉睡的『星蒼瞳』。」

林風笑笑,至今仍是感到一分難以置信。

至於林樊挑釁自己的事,根本毋須放在心中。事情如今已是放大,整件事對自己有百利而無一弊,相信執法堂定會嚴謹於事,有族長在最上面壓著,就算林烮地有再大的能耐,頂多保住自己兒子罷了。

想治自己的罪,難。

「星蒼瞳……」

「到底,有什麼大力量呢?」

林風眼眸閃動,倍感好奇。

(第一更~~)(未完待續。。) 林風這邊風平浪靜。

但,此時整個林氏一族卻是炸翻了天。

開玩笑!

族中兩大新星之一,副族長『林烮地』獨子林樊重傷!而且,是在內城區重傷。這可不是一件小事,雖然和林羽墨同為兩大新星,但林樊的身份卻比林羽墨尊貴的多。

因為,他是直系武者,是『皇族』。

只要不出差錯,按部就班的修鍊,提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