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禾和貓頭鷹見沒惹出什麼事,送了口氣,放下龍天軒準備的禮物,說了幾聲客氣話就忙不迭地告辭了。

兩人走出後,狼王道:“全部回去準備戰鬥!”

兩個半小時後,狼王仔細辨別了張禾和貓頭鷹在禮物上留下的氣息,一路追蹤,每天如此,將中華商會在巖城的幾個辦事處,張禾的家,貓頭鷹的家,龍天軒住的地方,全部瞭如指掌。

一週後,就在大家風風火火地準備修煉場重開的時候,張禾和李星瀚所在的分會辦事處第一個遭到襲擊。

那是在中午將近一點,大家都昏昏欲睡的時候,早已準備好的不明人員不知從什麼地方冒了出來,見東西就砸,見人就打,整個過程不超過三分鐘,直到人家砸完,打完,留下名號,撤了,人們纔剛剛反應過來。

李星瀚調出監控看了半天,嘆道:“真是專業啊!”

這顯然是一批極善打砸搶燒的慣犯,其身手之敏捷,手段只狠辣,尤其是在揍人方面對分寸的把握,讓人爲之驚歎。

說實話,在這個時候,並未受到重大傷害的張禾跟李星瀚還是有些佩服這幫人的。

監控畫面中,這些人穿着一樣的服裝,體格極其相似,臉上只露出兩個眼睛,完全無法辨認。

奇怪的時候,這幫人似乎並沒有隱藏身份的意思,他們在走之前留下了名號:漠北孤狼。

龍天軒知道此事後,也沒有發脾氣,尤其是看了監控錄像,對這幫打手非常來興趣,當下吩咐:上次去的張禾、貓頭鷹、被砸辦事處的管事李星瀚、加上他自己,帶上厚禮,再去拜訪白狼王朝,看看有什麼誤會,解釋一下,不惜代價交這個朋友。

四個人,加上兩個專門拿禮物的禮儀妖怪,一齊去了白狼王朝的會址,到了門口,發現大門敞開着,裏面卻沒有一個人。

“白狼會長在麼?在下龍天軒。”

沒人應,幾人看了半天,龍天軒擡腳便要走進,還是感到了一絲不對。多年以來,他都很相信自己的感覺,但這次,他卻有些不知所措。

本來擡腳是想走進去的,但是邁了一步覺得不對勁,就左右渡了幾步,還是決定走進去。雖然感覺有些異樣,但是沒有危險將至的感覺,而且,就算有什麼危險,這些人足以應付了。

龍天軒走了進去,後面的幾個人都跟了進去。

“狼王在麼?”龍天軒又道。

還是沒人應,幾人在會場裏四處查看,沒有半個人的影子。

“先回去。”龍天軒道,他突然感到一絲不祥。

但是已經晚了。無數雙綠瑩瑩的眼睛正在各個角落盯着他們。幾人立刻感到不寒而慄,剛纔就在人家的眼皮底下四處轉悠,居然沒有發現人家!

幾人還沒從驚訝中反應過來,戰鬥已經開始。

張禾的第一個反應是,先把諸界守護者帶上,可以防備萬一。

這實在是個錯誤的決定,有龍天軒這樣的超級高手在場,張禾哪怕先擺出一個九重陣,情況都會大有改變。

現在六個人被圍,兩個還是搞禮儀的,立刻處了下風。

真正的戰鬥中,技巧和力量都不如一個東西強大,那就是狠勁。兩人都拿着刀,一個只是壯膽,一個是玩命,真砍!

六個人面對的,是一羣不要命的狼妖,張禾只能拿諸界毀滅者亂砍,別說使用法術,連妖形都來不及變化了。

其他人的情況同樣不妙,戰鬥中不落下風的只有龍天軒一人,可是龍天軒被四個不要命的狼妖圍住,其中包括狼王漠北孤狼。

這實在是一場窩囊至極的戰鬥,張禾一個陣都沒擺出,妖形也沒變化,一隻蜂怪也沒有招出,就被人算了。

陰魂纏身 ,除龍天軒獨自逃走意外,兩個禮儀妖怪被殺,張禾、李星瀚、貓頭鷹,全被活捉。 張禾等人被強行注射了什麼東西,立刻感覺妖力全失,接着就被蒙上腦袋,扔進了汽車後備箱,很快開始顛簸起來。

這讓張禾想起小時候賣雞的場景,那些雞就是那麼被塞進籠子裏,互相摞着,一隻雞踩着另一隻雞。被踩的雞難受,踩人的雞也難受,腿乏呀。可惜空間就是這麼小,別說累了翻個身,連換個姿勢的空間都沒有。

一路上非常的安靜,汽車顛簸的幅度很大,張禾知道,這是走在荒無人煙的爛路上。

大約顛簸了兩個小時,三人已經受不了了,三個大人擠在一個小車的後備箱,簡直就是硬塞進去的。

還好,汽車走上了好路,外面的聲音也開始嘈雜起來,張禾聽到了汽車喇叭的聲音,可惜三個人現在基本上妖力全失,掙是掙不開,喊也喊不出。

汽車經過了鬧市,又駛入了安靜的區域,半小時後,停在一座小院裏。

汽車的後備箱被打開,貓頭鷹被拎了出去,張禾跟李星瀚依舊呆在裏面。此時的張禾,心情有些複雜:既想被拎出去換個姿勢,又害怕被拎出去吃什麼苦頭。

複雜歸複雜,他並不需要作出選擇,因爲他沒有選擇的權利。

正在難受的當兒,張禾聽到了熟悉的聲音,漠北孤狼來了。

“龍天軒沒來。”一人道。

“會來的。”漠北孤狼道:“他可以不要這三個人,但他不能不要這個面子,他可是逃走的。”

“老大,我們時刻準備着。”

“老大不好,那個貓頭鷹被救走了。”一人氣喘吁吁道。

“我知道。”漠北孤狼道:“放另一個出去。”

後備箱被掀開,李星瀚被拎了出去,張禾立刻覺得舒服多了。


“這個一樣,故意讓他救走。”漠北孤狼道:“我只給你三個人,肯定打不過的,拼命點打,看起來像真的。”

“明白!”

聽了這話,張禾叫苦不迭,看漠北孤狼那胸有成竹的樣子,自己一定是最難救的,搞不定就綁個**跟龍天軒同歸於盡什麼的。

接下來是漫長而痛苦的等待。

錦衣衛先生你烟掉了 ,才聽一人道:“那邊還沒動靜。”

“可能想等天黑吧。”另一人道,卻沒有聽到漠北孤狼說話,估計已經離開了。

忽然聽到極大的響動,接着是很多人動手的聲音,有一個女的。聽起來是有人來救自己,可是對方的人特別多,大約五分鐘後戰鬥結束,張禾沒有被救走。

另張禾不安的事情又發生了,汽車再次開動,張禾不知道自己要被帶到什麼地方。汽車走在很平的路上,沒有什麼顛簸的感覺,大約一個半小時後,汽車再次停下,張禾聽到了漠北孤狼的聲音。

“什麼時候的事情?”

“就在另一個被救走的同時,那個小妞很猛,被她跑了。”

“我們只剩下手裏這個了,上料吧。”漠北孤狼道。

張禾被拎了出來,頭罩被取了下來,終於看到了東西。雖然天已經黑了,張禾又近視,但是現在看到一點燈光和一座摔破不堪的院子,居然感到說不出的開心。

張禾看到身邊不多的幾個人,沒有和他們說話,他很明白,自己沒有說話的權利。

想要對付龍天軒,**是不夠的。漠北孤狼說的“料”,是從狼牙裏面提煉出來的一種劇毒,只要沾上一點,一個小時內基本妖力全失,就算聞到一點,也會大打折扣。


張禾本來就已經失了妖力,現在聞到一點狼毒的味道,感覺頭暈目眩,噁心難耐卻又嘔吐不出。

而守在張禾身邊的幾個,全是狼妖,當然不會被自己的毒傷到。

漠北孤狼忽然轉頭望着遠方的天空:“他來了。”

這話一說,氣氛立刻緊張了起來,龍天軒的名字,在妖界相當於李剛、春哥、曾哥,這樣的存在。

幾個狼妖甚至擔心,那種劇毒,在龍天軒面前會不會失效。

本來已經是灰黑色的夜空中,突然飄來了一朵黑雲,黑雲一出現,夜空立刻顯得不黑了。那朵黑雲極快地翻滾着,像是天上的一座巨輪,幾個呼吸間便到了頭頂,漠北孤狼一聲長嘯,現了妖形,後背高高拱起,狼毫全部豎立着,利爪張開,眼中閃着綠瑩瑩的兇光。

雙方對峙了幾個呼吸,張禾卻感覺彷彿過了幾個小時。忽然那朵黑雲翻了個滾,頭頂立刻黑霧騰騰,電閃雷鳴,下起了大雨。下雨的區域,只有一個院子那麼大,雨中有濃濃的硫酸味道,衝擊在地面上哧哧作響。

忽然,伴着一聲龍吟,一條巨大的龍尾朝這邊一甩,被擊中的一頭狼妖立時斃命。就在張禾滿懷信心等待被救的時候,天空恢復平靜,黑雲、大雨、閃電,全部消失不見,那頭龍卻不見了蹤影。

“老大,他不敢來硬的。”有人道。

“放屁!”漠北孤狼暴喝道:“兄弟都死了,還不是硬的?!”

“他肯定中毒了,要不然不會走的。”有人道。

“一天之內他不會來了,”漠北孤狼道:“龍的免疫力極強,自我恢復能力非常恐怖,一天後,他就沒事了。”

“我們去端他老窩!”

“對,爲兄弟報仇!”

“老二,你這個樣子,萬一我出事,白狼怎麼放心交給你?”漠北孤狼道:“就算龍天軒死了,中華商會的實力也遠遠強過我們,何況他只是受點小傷。”

“那怎麼辦?”

“我也不知道,先守住這個。”

“老大,我還是覺得,這一天是個很好的幾會,不試試,怎麼知道不行?”

“我也是剛剛知道的。”漠北孤狼道。

“爲什麼?”


“我現在受的傷,一點不比龍天軒輕。”漠北孤狼道:“剛纔的那陣雨,有古怪,不是一般的妖雨。如果副會長在就好了,他一定知道這頭龍的來歷。”

漠北孤狼長嘆一聲,綠瑩瑩的眼睛望着遠方,忽然仰起脖子了,發出一聲淒厲的長嘯,長嘯回了幾轉,聲音低沉下來,變成了一陣嗚咽。張禾聽來,居然感到黯然神傷。 那女生走了約五分鐘,小妖準備睡覺,忽然又有人敲門。

“落什麼東西了?”小妖道。

對方不應,只是敲門。

“來了。”小妖去開了門,進來的卻是蕭蕭。小妖認得蕭蕭,一看到人便慌忙退了幾步,拿了項鍊便要越窗而逃。蕭蕭早有準備,拿起一面銅鏡對準小妖,小妖被金光照定,立刻現了妖形,伏在地上不能動彈。

“蕭蕭!”

“蕭蕭你來了!”

項鍊上的小木人紛紛歡呼起來。

蕭蕭拿起銅鏡,將反面對準項鍊一照,項鍊上的小人立刻恢復了身形,一時間整個屋子裏都是各種各樣的妖怪,有山羊、野貓、豹子、山雞、野兔,還好沒有體型太大的,在屋裏倒也擠得下。

“你們都散了吧。”蕭蕭道。


“待我們向勾陳大帝問聲好。”衆妖道。

“會的,都去吧。”

“大帝這回不把那狼妖收了?”

“隨他去吧,他不想在天庭供職,大帝也沒辦法,這回偷了巫妖項鍊,下回指不定又偷什麼去了。”蕭蕭道。

“好,替我們謝謝大帝。”

“你也被戴了項鍊?”蕭蕭向張禾道。

“你認得我?”

“當然,上次跟李星瀚在一起的那個。”蕭蕭道:“你現在有什麼事沒?”

“沒什麼事。”

“帶我去見下李星瀚吧。”

“好。等我先處理一件事。” 21克的味道 :“馬楓出來。”

馬楓便出來道:“有什麼事?”

“立即去查。”張禾道:“先去看看白狼王朝在巖城還有人在沒,然後着重查紹興,將他的幾個大本營都查清楚,另外,看看有沒有什麼藏寶的地方。現在就去,明天晚上前就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