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小凡認識這兩隻球隊,都是高三年級的學生組成的學校球隊,球技不高,但是泡妞本事一流,這麼晚了看似在訓練,其實還不是在耍帥,勾引看臺上的拉拉隊小美女,這些美女也都是高三的。

兩個班級這麼多人過來,自然引起了兩支球隊的注意,穿紅色訓練服的隊長走過來,表情蠻橫的說:“喂,你們是哪個班級的,不知道這裏是我們專門訓練的地方嗎?給我去其他地方玩去。”

李雲峯喊道:“我勸你們還是離開這裏吧,否則的話,你們會後悔的。”

李雲峯很壞,他故意這樣激對方,擺明了不想讓對方走,而這樣一來,一旦遊戲開始,這些人就很有可能也會被捲入遊戲。

兩個班級的人都看出了李雲峯的用意,但是一個都沒說,可想而知,在紅包遊戲的死亡籠罩之下,每個同學的心理都已經變得無比冷血。

被李雲峯這麼一說,足球隊長面子掛不住了,畢竟那麼多美女拉拉隊員看着呢,豈能丟面子。

頓時說:“我們是高三一班的,我叫趙公明。”指了指邊上對方球隊的隊長,說道:“這位是高三二班的,王元慶大哥,給個面子,都走吧,操場那麼大,何必佔着我們球場。”

李雲峯搖頭笑道:“時間已經來不及了。”

趙公明一愣,對方的話語有些沒頭沒腦,最主要的是,對方這麼多人看着他們的眼神,都有些奇怪,這種眼神,就好像是在看什麼恐怖的東西。

“喂,你們這羣學生怎麼回事?懂不懂禮貌?”王元慶不滿的走了過來,他身材比較精幹,肌肉都高高隆起,一看就是經常鍛鍊的主。

“我靠,太囂張了,我看你們這羣人是想要打架吧?”王元慶身邊一個染着青色頭髮的少年流裏流氣的走過來,神色很是囂張的指着自己說:“知道我是誰不?沙桐街一哥,威哥。”

沙桐街是學校附近一條有名的小/姐一條街,在那裏三教九流的人都有。

面對這個所謂的威哥,同學們沒有一點害怕,反而一個個眼中都好笑的看着他,林柔嗤笑道:“若是他知道我們面對的是什麼的話,恐怕他就不會這麼狂妄了。”

王虎出言道:“威哥是吧,我聽說過你,我勸你還是讓讓吧,讓你的人都離開,否則,你們一定會後悔。”

威哥,萬元起,趙公明都對視了一眼,眼中除了不屑還是不屑。

尤其是威哥,看到林柔等人之後,眼前頓時一亮,貪婪說道:“喲呵,你們班級幾個妞不錯哈,有意思,小美女,要不要玩玩啊。”

面對挑釁,林柔非但沒生氣,反而看了看時間,只剩下三分鐘了,她笑着說:“威哥,你可真帥啊,我們待會要玩遊戲,你要不要加入啊?”

威哥一愣,一臉興奮的說道:“哈哈,玩遊戲啊,可以可以,我最喜歡的,就是和你們這些美女玩了。”

王元慶和趙公明搖搖頭,還以爲這幫學生有多硬氣,還不是被這麼一嚇唬,就變成了這樣。 王元慶和趙公明搖搖頭,還以爲這幫學生有多硬氣,還不是被這麼一嚇唬,就變成了這樣。

張小凡朝這個威哥很有深意的笑了一下,看了看手機,時間終於到了,這一刻,羣成員如他所料,迅速增加。

叮!

包蕾:今天真是個好日子,一過來就有新的成員增加呢,一共四十八人,歡迎歡迎,你們的備註姓名我已經給你們設置好,遊戲內容我馬上發出來,給新成員們三分鐘時間瞭解遊戲規則。

倒計時,開始!

一時間,趙公明,王元慶那邊響起一連串的微信提示聲,這些人臉上都涌起好奇之色,不少人好奇的說:“奇怪,我流量明明關了啊,怎麼還有微信提示。”

“我的也是啊,我記得手機放宿舍了,沒帶身上,怎麼手機又跑到口袋裏了。”

“會不會記錯了?”

“不可能。”

趙公明說道:“什麼信息,怎麼我們所有人都有提示。”

說着,他翻開手機,驚訝道:“我們都被拉到一個羣了,嗯?讓我們玩什麼……狼人殺遊戲。”

邊上的王元慶喊道:“我擦,有人發了一萬塊紅包,尼瑪,這是土豪羣。”

不少人都一臉興奮的去點擊紅包,隨即,包蕾發信息過來:由於來得晚,你們的職業裏沒有狼人,搶到金額之後,請觀察數字後面尾數,會有你們對應的職業哦,同學們,加油吧!

高三班級的同學們均都是一臉懵逼的看着信息,趙公明說道:“搞什麼玩意,狼人殺!尼瑪,不會是哪個電視臺表演真人秀吧,我這麼帥會不會火?”

聽到這,不遠處的拉拉隊女生頓時興奮起來,爲首的拉拉隊女隊長叫夏莉,她雙手環抱着自己的大胸,一臉傲嬌的說:“電視臺?哇,會不會上電視,快點,在哪,在哪。”

“我也要上電視,我要拍電影。”

“滾犢子,就你那滿臉麻子,還拍電視?”

拉拉隊人足足有十幾個,高矮瘦胖都有,畢竟只是高三班級臨時湊起來的,沒經過系統性的挑選,所以美醜都有,不過這不妨礙女生們的意yin,頓時一羣女生都談論着電視真人秀的事。

張花似乎看到幾個女生很合自己胃口,她霸氣喊道:“喂,給你們的時間只有三分鐘,三分鐘之後,可是會死人的,好好看一下接下來的規矩吧,誰要是想活命,跟我張花混吧,我張花專門保護女生。”

不用看張小凡他們都知道張花這是又要找手下呢,畢竟前幾次遊戲中,張花手底下死了好幾個女生。

聽了張花的話,夏莉鄙夷道:“哪裏來的醜八怪啊,長得和豬似的,還跟你混,沒搞錯吧?”

張花生平最恨的就是別人說她胖的跟豬一樣,頓時,她雙眼冒火說道:“你特麼的再說一遍。”

“再說咋滴!”夏莉也不是好惹的主,頓時雙手叉腰說。

張花擼着袖子就要衝過去教訓對方,不過周立平連忙把她拉住,苦着臉說:“老婆啊,遊戲期間嚴禁傷害別人,要不然就是犯規了。”

聽了周立平的話,張花胸口起伏不定,最後冷冷說:“放你一馬。”

“切,誰怕誰。”夏莉囂張的說,說完,她嬌滴滴來到趙公明身邊,說:“是真的有真人秀嗎?我好想拍電影,你說我能不能火呀?”

趙公明正要回話,微信中突然傳來包蕾聲音:“時間到,六個狼人出來了,一小時內殺一人,同學們,奔跑吧……”

話落,張小凡胡小天他們,王虎等人,紛紛離周圍的同學們遠一點,因爲他們都知道,狼人就躲藏在同學們的中間。

“狼人就在我們中間,我建議大家都聚在一起,不要亂動,否則我們一分散,很容易被逐個擊破。”慕容風喝道。

慕容風的話得到了大多數人的贊同,於是一個個警惕的看着周圍,這下子,高三班級的人看不懂了。

“我曹,有六個狼人出來,好嚇人啊,難不成玩什麼整蠱遊戲?我喜歡。”一個跟着威哥的小黃毛笑嘻嘻的又指了指不遠處的春穎,說道:“你看那個妞,臉上全是疤,尼瑪,這個班級沒幾個好看的。”

夏莉一臉嘚瑟的說:“一羣人裝神弄鬼罷了,還什麼狼人出來了。”

她身邊一個小女生有些驚恐的說道:“不是啊夏莉姐,這裏燈光怎麼突然變暗了,好冷啊,陰森森的,我覺得。”

“小翠,你肯定是穿的少。”夏莉朝小翠看去,突然驚異的說:“咦,你的臉色怎麼這麼差?”

小翠說道:“我也不知道啊,我感覺喉嚨裏好難受,好像有什麼東西堵着……”

說話間,小翠咳嗽了幾聲,捂着自己的喉嚨咳嗽的更加厲害了,“咳咳,哎呀,好難受,我……”

“小翠。”夏莉連忙要去扶。

小翠突然擡頭,猛然間,一口鮮血直接咳了出來,頓時噴了夏莉一臉,詭異的一幕讓高三班級的同學們都愣在當場,他們的腦子一時間還轉不過彎來。

“啊……”

夏莉終於反應過來,她知道自己的臉上意味着什麼,頓時爆發出一股尖叫聲,王元慶,趙公明等人臉色一變,而他們身後的一些小弟更是被嚇得坐到地上。

小翠還在劇烈的咳嗽,她慘叫道:“好難受,我肚子裏好難受……”

“殺人的手法好詭異。”張小凡一直看着這一幕,下一刻,他右眼鬼眼打開,眼前的夏莉變成了一個透明體,他的鬼眼仔仔細細的掃視着夏莉的全身,這時候,張小凡才發現,在夏莉體內,無數個小蟲子居然在夏莉體內撕咬着。

“噗……”

小翠終於吐出一口鮮血,她歪倒在地上,一動不動。

“小翠她……生病死亡了?”趙公明驚恐萬狀的看着屍體說道。

“報警吧。”之前一臉狂妄的威哥也沒了囂張之意,他驚懼說道。

“不用白費力氣了,你們現在已經身處在一個魔鬼的遊戲之中,要想生存下去的話,就按照羣裏的遊戲規則進行下去吧。”張小凡冷冷的看着他們說道。 眼前的這些人,到現在還不相信他們所面對的,是真正的鬼遊戲,哪怕現在有人死在他們面前了,還以爲小翠是突發疾病死的。

王元慶當即反駁道:“開什麼玩笑,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鬼?小翠她一定是突然疾病,一定是這樣!”

這番話得到他們班級很多人的認同,不少人都忙不迭的點頭,張小凡搖搖頭,說道:“真是幼稚。”

李雲峯無語的說道:“我們也是從你們這樣過來的,不過當初我們可沒你們這麼傻。”

張小凡直接走到屍體邊上,頓時,一羣人讓了開來,張花皺眉道:“你要幹嘛?”

張小凡沒回話,他從邊上撿起一根木棍,猛然朝着小翠肚皮捅去。

“我擦,你變/態啊,虐屍?”趙公明罵道。

不過剛剛說完,他們一羣人頓時說不出話了,因爲木棍接觸到小翠肚皮的時候,就猶如捅到豆腐上一樣,輕易的刺了下去,緊接着,輕輕一劃,肚子整個被破開。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恐懼的後退,不少人更是直接嘔吐了起來。

只見,小翠的肚子之中,全是密密麻麻蠕動的白色小蟲,這種小蟲的體型和蛆的模樣很像,但是爬行的速度很快,而且用手電筒照過去,能夠清晰的看見小蟲前端的嘴部有一排尖利的牙齒。

肉眼可見的,小翠的五臟六腑被蟲羣迅速吞噬,這也是爲什麼小翠之前的時候痛苦的慘叫着,因爲她的身體內部被千萬只蟲子撕咬着。

“果然。”張小凡臉色難看的說道,隨即一道火焰甩了過去,喝道:“狼人是通過控制蟲子來殺人的。”

“這是什麼蟲子,這麼猛?”王虎驚恐說道。

“蟲羣繁殖的很快,你們看,當中有一隻拳頭大小的褐色蟲子,這隻應該是母蟲,在它的周圍則都是幼蟲,因此可以確定的是,狼人趁我們不注意的時候,把母蟲放到了小翠身上。”唐龍分析着說道。

一席話,讓同學們人人自危,因爲狼人的殺人手法實在太噁心了,沒人希望這些噁心的蟲子跑到自己的肚子裏去。

此刻夏莉不斷的嘔吐着,她臉色蒼白道:“搞什麼啊,怎麼會嘔……我不要玩了,我要回家,嗚嗚……”

張花一臉鄙夷道:“進入了這個遊戲就代表一直在這裏了,你還想回家?哼!”

相對於高三班級人的恐懼,張小凡他們則是擔心着下一個死的人會是誰。

泰勇罵道:“還有五個狼人要殺人,怎麼辦?”

這個時候有兩個同學要離開這裏了,向永強驚懼說道:“太危險了,我們不能聚在一起,聚在一起也會死!”

“是啊,快走吧。”他身邊的小劉也臉色煞白的說着。

這個時候,離他最近的春穎指着他說道:“你的胸口……怎麼有隻手?”

小劉一愣,這個時候,他才感知到自己的胸口有些疼,他茫然的低下頭,臉色慘白道:“怎麼……回事?”

向永強被嚇得連滾帶爬到退伍中,他驚懼道:“怎麼可能,真的有隻手。”

所有人驚恐的看着這一幕,小劉想要脫離開這裏,但是沒有一點辦法離開,他的雙手雙腳彷彿被禁錮住了一般,動彈不得。

“救命,救命……”終於,小劉驚恐的大叫着,而那隻黑手彷彿知道了一般,緩緩向後縮去,停到一半的時候,手突然向上一握,那個位置,是心臟!

小劉的臉色陡然凝固,他睜大了眼睛看着呆滯的人羣,喃喃道:“爲什麼……是我!”

“有黑手,一定是狼人。”王虎一咬牙,手機電筒照了過去,猛然發現一個黑影一閃,居然消失不見。

唐龍臉色難看道:“狼人的攻擊手段不止一個,除了蟲子,還能控制鬼魂!”

“麻痹,我記得預言家可是可以預測每個人的職業的,預測啊。”王虎罵道。

所有人面面相覷,張小凡搖搖頭,說道:“預言家雖然可以預測,但是每半個小時只能預測一人。”

“是啊,就算預測好了,說出來的話,你們信嗎?”春穎驚恐的說着。

張小凡眉頭一皺,正常情況下,春穎不太說話的,此時她說這種話,有些奇怪。

“怎麼不信?”王虎瞪着春穎說。

“反正不管遊戲怎麼玩,我可是獵人,哪個狼人想要殺我,就做好被我殺死的準備。”一個男生惡狠狠的說着。

獵人的技能是有一把槍,自己在死亡的時候,這把槍能夠射殺殺他的人,所以這是每個狼人所忌憚的。

沒想到的是,邊上另一個女生說道:“我纔是獵人,你是假的。”

“尼瑪的,我看你纔是假的。”

“都不要吵了,我是獵人。”

一時間,幾乎所有人都說自己纔是真正的獵人,這是爲了避免狼人以他們爲目標才說的。

張小凡將這些人的神情都看在眼裏,最終搖搖頭,人數太多了,也許有其他狼人也混在裏面。

這個時候,他看向自己搶到的紅包數,自己的職業,真是有些棘手啊,不過,若是利用的好的話,這一次,搞不好是自己的機會。

“噗嗤……”

這時候,高三人羣中,一個人的頭顱突然飄飛了出來,死者是一個女子,她剛剛還在和人聊着天說要離開,沒想到轉眼間,只感覺脖子一涼,她便發現周圍的場景在天旋地轉飄飛着。

“啊……”

周圍的人一臉驚恐的退去,王元慶驚恐喊道:“是真的,真的死人了,有鬼啊。”

他第一個朝後面跑去。

他的逃跑帶起了骨牌效應,高三年級由於遊戲加入的晚,所以心理承受能力差,很多人也跟着王元慶逃跑。

春穎拉着張花的手說:“大姐,我們也跑吧。”

張花甩開她手罵道:“你怕個毛啊,你死了也就死了,知道嗎?”

話雖然這樣說着,但是張花還是一揮手,喊道:“姐妹們,此地不宜久留,咱們跑。”

話落,春穎身後的一個女生剛剛跑出去一步,腳上彷彿被什麼絆了一下,她整個人凌空摔飛了出去,隨即,一團血霧在這個女生的胸口爆開…… “砰!”

事先沒有任何預兆,這個女生的胸口就直接炸開一個大洞,血霧直接噴了春穎一臉,讓她失神的望着這一切。

周立平推了一下他,罵道:“看什麼呢,快跑啊。”

“周立平,你挺關心她的嘛。”張花惡狠狠的說道。

周立平不好意思的說:“沒有,只不過是隨口說說……”

“哼,暫時不和你一般見識,走吧。”張花瞪了周立平一眼,帶着一羣小姐妹離開這裏。而春穎卻是直接朝着反方向離開。

張小凡也連忙扶着胡小天離開這裏,蘇倩倩和林柔也跟了過去,四人來到廁所邊上,張小凡扶着胡小天爬到廁所頂上,蘇倩倩和林柔也跟了上去。

張小凡爬到廁所頂上,輕聲說道:“我們先躲在這裏吧。”

正說着,三個人影一路小跑的走了過來,張小凡連忙做了噤聲的手勢,隨後仔細看去。

這三人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名字,但是張小凡很是眼熟,他們都是高一六班的,中間一個刺蝟頭這時候說道:“瑪德,狼人的殺人手段太恐怖了,我們先躲在廁所後面吧。”

邊上一個穿着青格子襯衫的同學滿臉驚恐的說:“咱們中間不會有狼人吧?”

右邊黑色t恤的同學臉色一變,說:“我們可是最好的朋友,就算我們中間有狼人,不能對自己人動手。”

三人都重重點頭。

遠處,這個時候又跑來三個高三班級的拉拉隊,這三個女生穿着拉拉隊服裝的短裙,跑起來格外養眼,但這個時候這三個男生可沒心情這樣關注,三人快速躲在廁所後面,緊張的看着三個過來的女生。

“這三個都是高三班級的,包蕾不是說了嘛,高三班級應該是後來加入了,所以他們中間沒有狼人。”刺蝟頭說道。

黑色t恤的男生眼前一亮說道:“要不然,我們邀請她們吧,有她們跟着我們,狼人也不一定殺我們。”

不得不說,這個辦法很毒,不過另外兩人卻是一臉欣喜的點頭,此時那三個女生跑到廁所門口之後,進去之後一會又出來了,高個女生說道:“躲廁所裏面不行,要是被堵死了就麻煩了。”

“說得對,躲廁所後面吧。”

三人均都是點點頭,隨後出來,摸着黑走到三個男生那邊,看到三個男生,幾個女生都比較害怕,喃喃着說要走。

刺蝟頭連忙說道:“我們都不是狼人,要是狼人的話,我們早就殺你們了啊。”

話剛剛說完,高個女生的眉角處,突然出現一道細密紋路,這道血色紋路越來越大,越來越大,她還沒有反應過來,便發現視角的視野變成了兩半,緊接着兩半身體分開着倒在地上。

剎那間,血腥味沖天,內臟腸子流了一地,看到驚恐的一幕,另外兩個女生指着對方三個男生驚恐道:“啊,你們是狼人,你們是狼人……”

說話間,兩人驚恐的直接跑開了。

“是誰殺了她的?”刺蝟頭面色猙獰的後退,他看着另外兩個好朋友,說道:“他們都是高三班級的,中間不可能有狼人。”

總裁誘妻成癮 穿黑色t恤學生後退幾步,警惕說道:“也就是說,我們中間有狼人。”

青色格子衣服學生指着刺蝟頭說:“你是狼人吧,是你讓我們過來藏在這裏的,然後準備偷襲殺我們,是不是?”

刺蝟頭罵道:“你特麼胡說八道什麼,我要想殺你們,之前的時候早就殺了,何必等那幾個女孩子過來,依我看,你纔是殺手,你之前在人羣裏我就看見鬼鬼祟祟的。”

“放屁,我那是害怕被殺,所以才那樣,再說,哪裏鬼鬼祟祟了,躲着不行啊?”

“不要吵了,反正狼人在一個小時內只能殺死一個人,範志紅,你已經殺不了我們了。”穿黑色t恤的同學看着刺蝟頭說,顯然,他也認爲刺蝟頭就是狼人。

範志紅當即臉色就白了,罵道:“連你也不信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