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偉的媽媽直接暈了過去,張偉的爸爸手忙腳亂的又是掐虎口又是掐人中,忙活半天,人才慢慢的醒了過來。

「啊……我的兒子啊。」

張偉的媽媽哭嚎道。

「警察同志……這……不能在這哭啊,會影響到學生的。」校長無奈的看著樂天。

樂天點點頭。

「兩位!先別著急哭,我們去校長的辦公室談吧。」他說道。

張偉的父親扶著自己的妻子,幾個人來到了校長辦公室。

「喂!這下可麻煩了,屍體沒了,我們又要多費許多的手腳了。」

蘇紫萱壓低聲音對樂天說道。

「屍體應該沒有離開學校,泥土被挖開的痕迹很新鮮,如果讓我估計一下挖屍體的時間的話,我甚至懷疑就是在昨晚屍體才被挖出來!」樂天同樣低聲說道。

昨晚?

蘇紫萱一愣,她突然非常的懊悔,自己就應該昨天不提前休息,早點過來就好了。

「都怪你!你非說要等一天,現在好了吧?」她瞪了樂天一眼。

樂天無語,他怎麼能知道這兇手居然還會突然挖出屍體?難道這傢伙還有戀屍癖?

「這個東西你馬上讓技術部的人過來查一下。」樂天將手機給了蘇紫萱。

蘇紫萱看了看。

「抓緊時間,這是張偉的手機。」樂天壓低聲音說道。

蘇紫萱急忙點點頭。

校長給幾個人都倒了一杯水,然後就看著樂天和蘇紫萱兩個人。

另一邊的張偉父母情緒都非常的激動。

「我說……你們的關係其實並不太好吧?」樂天突然看著張偉的父母。

張偉的父母突然一愣,兩個人獃獃的看著樂天,張偉的媽媽連哭都忘了。

蘇紫萱奇怪的看著樂天,這傢伙怎麼突然扯上了張偉的父母關係了?

「你……你憑什麼這麼說?我們的夫妻關係很好。」張偉的爸爸辯解。

「是嗎?那為什麼你在安慰你妻子的時候顯得那麼不自然呢?你抱著她的時候,為什麼眉頭是緊皺的?你眼中嫌棄的神色雖然掩飾額很好,但是我還是看的很清楚。」樂天慢慢的說道。

張偉的父母面色大變,兩個人對視了一眼,居然不說話了。

「怎麼回事?」蘇紫萱疑惑的問。

「張偉是一個同性戀者。」樂天說道。

這個事蘇紫萱早就知道,沒什麼驚訝的,但是旁邊的校長和張偉的父母就大為驚訝了。

「你……你說什麼?你胡說八道!」張偉的媽媽尖聲呵斥。

「是嗎?你的兒子給其他的男同學下了葯,還強行和這位男同學發什麼關係……需要我將這位男同學叫過來嗎?」樂天看著她。

張偉媽媽的臉色快速的變化,終於不說話了。

「哼!當然這怪不了張偉……因為有一個做榜樣的父親,兒子自然是有學有樣了。」樂天哼了一聲。

種種跡象表明張偉的父親就是一個和他兒子一樣的人!而且根據樂天的觀察,他還有可能是個受!

張偉的父親面色煞白,他張了張嘴,想要辯解什麼,可是卻什麼都說不出來。

蘇紫萱驚訝的看著樂天,這貨到底是怎麼發現的?

她仔細的看著張偉的父親,在樂天已經定型的大前提下,蘇紫萱終於看出了端倪,這個男人在緊張的時候,居然不自覺的捻起了蘭花指……

蘇紫萱不由的有點噁心……

「即使……即使我沒有做好榜樣!這和我兒子的死有什麼關係?」張偉的父親終於開口反駁。

「當然有關係了,你兒子已經有一個男朋友了,他還去勾引了另一個男朋友……我們現在有理由懷疑,殺死你兒子的就是他的另一個男朋友!」樂天不緊不慢地說道。

「另一個男朋友是誰?」蘇紫萱驚訝的問。 我和方大師在整個快捷酒店裏面轉了一圈,並沒有發現任何的異常。剛開始的時候方大師的羅盤指針還在轉動。可是後來就停了下來。而且。那陰冷的氣息也逐漸散去。

“看來。已經走了。算了,咱們也別節外生枝了。還是先回去睡覺吧。”方大師把羅盤收起來之後,轉過身朝着我說道。

我也只能無奈的點了點頭,我現在可是人生地不熟的。一切都得聽方大師安排。所以,他讓這麼做也就只能這麼做。雖然我很想知道,到底是誰殺了那個女人。

可是方大師說。這一切都由警察去查,還讓我待會兒警察問話的時候,就說什麼都不知道。別把鬼物之類的東西說出來,就算說出來他們也不信。

等我們下去之後,警察已經過來了。屍體也已經被白布蓋上。幾個警察正在那個房間裏查找線索。很多人想問那個女人是怎麼死的,可是那些警察並不回答,而是開始挨個詢問晚上發生的事情。

把知道的情況說完之後,我看到很多人都開始聯繫酒店前臺,要麼退房要麼是換房間。還有幾個熱心人說那個女人死的很蹊蹺,讓我們也最好換個房間。

方大師那邊笑了笑,朝着那個人搖了搖頭,說人死如燈滅,並不會有什麼影響,於是把我有一次拽進了房間裏去。

進入房間裏之後,方大師躺下就睡着了,而我卻是翻來覆去的睡不着。總覺得,出門之後這些事兒發生的也太過於蹊蹺了。火車上遇見那種事情,而住個快捷酒店,也有這類事情發生。我都有些懷疑,這次也和在火車上一樣,是有人要難爲我們。不過看到方大師躺在牀上打呼嚕的樣子,我就知道問他也是白問。

第二天一大早,我還沒有睡醒的時候,方大師就把我從牀上給拽了起來,說是今天要去見僱主,也就是那個大老闆。

而且今天去見僱主的不光是我們兩個,其他的那些想要接這個單子的人也會來。昨天給我們下馬威的那些人,今天肯定會見面。

“方大師,不是約好了中午見面的嗎?現在才早上,我昨天晚上半夜才睡,讓我再睡到十點起牀也不遲啊。”我躺在牀上打着哈欠,渾身睏乏,根本就不想從被我裏面起來。

“起來有事兒,咱們不能就這樣去,必須得好好打扮一番,不然的話,肯定會被那些人看笑話的。”說完話,方大師就直接把我從牀上給拽了起來。

早上剛剛六點多鐘,外面天剛剛亮開,除了買早點和買菜的攤位擺上了,其他的那些都還沒有開門。商場估計得到八點多才能開,我只好跟方大師到附近的地攤上先去吃東西,然後等着那商場開門。

我有些抱怨的看着方大師,哈欠一個接一個的打。

“誰讓你昨天晚上睡覺那麼晚,不就是死個人嗎,把你嚇成那樣?”方大師說着話,豆漿就直接下了大半碗。

而就在我準備說話的時候,忽然看見從我們住的那個快捷酒店裏出來了個女孩兒。看到那個女孩兒之後,方大師的臉色也立刻變得嚴肅起來。這個女孩兒並不是別人,而是在火車上拿着五年前的火車票坐在我旁邊的女孩兒。

“葉子,去打個招呼。”沒想到,昨天還不讓我多管閒事的方大師,現在倒是讓我主動過去打招呼。這讓我,也有些莫名其妙起來。

看見我還愣在那邊,方大師直接把我給推了出去。

方大師的動靜比較大,把桌上的剩下半碗豆漿全部摔到了地上,周圍的一圈人都朝着我這邊看了過來,當然那個女孩兒也不例外。

“美女,沒想到在這兒遇見你啊,要不要,過來一起。”我看到那個女孩兒之後,心裏都有些犯怵的朝着她問道。

“是啊,真巧,不過我今天有事兒,以後有機會見面的話,咱們再聊。”那個女孩兒很禮貌的拒絕了之後,朝着我擺了擺手,上了公交車。

我看着女孩兒遠去的身影,怎麼都跟那個火車上的鬼物聯繫不起來。

“難道,我猜錯了?”方大師也看到了剛纔的那一幕,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到了八點多的時候,附近的幾個商場都開門了。方大師直接拽着我開始挑選衣服,而且只挑貴的買。看到那些價格表情,都是四位數五位數的,我基本上都全部給掛了回去。但是方大師說,這次去可是要以他徒弟的名義,所以不能穿那幾十塊的地攤貨給他丟人。更重要的是,不要我出錢。

聽到不要我出錢之後,我纔算是鬆了一口氣。

範老頭臨終前就給我留了幾萬塊錢,如果真要我出去,我肯定是買不起的。

在商場裏面,從頭到腳換了一身之後,不光是方大師,連我自己照鏡子都覺得自己這輩子就沒有這麼帥過。看來,以前校服穿的多了,根本就把自己襯托不出來。

“葉子,別自戀了,走吧,該辦正事兒去了。”方大師一把扯過鏡子前的我,讓那邊的售貨員把我的衣服裝起來,身上這些標籤直接剪掉。

跟方大師出來之後,打了一輛出租車,方大師說了個地址之後,就朝着那邊而去。

讓我沒有想到的是,這個地址竟然那麼遠。出租車開了一個多小時,已經到了市郊都快看見莊稼地了,方大師說這才走了一半的路程。

“葉子,待會兒去了那羣老傢伙肯定會試探你的,別怕他們,一切有我在呢。”方大師這個時候,纔給我說這些,讓我也有些擔憂起來。

“他們會怎麼試探?”

“誰知道呢,不過試探晚輩而已,肯定不會下重手,就算吃虧,也是落我面子而已。”方大師看我擔憂,於是開始出聲安慰道。

聽他這麼說之後,我纔算是稍微鬆了一口氣。我想他們這一行的就算是試探,估計也是試探他們這一行的東西吧。雖然我實力太差勁,可是那些人也不會因此下重手。方大師說的對,我再怎麼不好,別人也不會嘲笑我,只會笑話他這個當“師傅”的調教的不好。想到這兒,我的心裏莫名其妙的放了下來。

中午的時候,終於到達了這次要來的目的地。

方大師掏出了幾張紅票子給那個出租車司機,而我則是在下車之後就開始打量眼前的場景。這是一座小山,並不是很高,不過整座山卻建立的如同歐洲的城堡一般,一股暴發戶的氣勢直逼人心。

我也不知道爲什麼,暴發戶這個詞忽然就涌了出來。

“你說的沒錯,那傢伙真是個暴發戶。”方大師笑了笑,然後擺出一副江湖騙子的架勢,帶着我晃晃悠悠的朝着大門那邊走了過去。

等我們穿過這城堡一般的大院子進入大廳的時候,才知道其他的幾個勢力全都已經來齊,就在等我們倆了。

“方大師,快裏面請,給看茶。”主人看到方大師的時候,立刻熱情的把我們倆朝裏面招呼。

這個主人就是方大師之前說的那個富商,雖然現在是在笑着,但是整個人的眉頭還是鎖的比較緊,而且天靈蓋上也有煞氣聚集,看上去非常的危險。正在我看的入神的時候,方大師輕輕的拉了我一下示意我不要一直盯着看。

“方老頭,這就是你的徒弟吧,看上去挺精神啊,把我們家小洛都比下去了。”正在這個時候,一個年過花甲的老婆婆站了出來,朝着方大師笑呵呵的說道。

“哦?鬼婆也收弟子了,這可是實在難得啊。怎麼不見人呢,趕緊請出來讓我們也開開眼界。”方大師做出一副吃驚的樣子。

“她去洗手間了,待會兒就出來。”旁邊的另外一個人插話道。

那幾個人之間看上去還真像是認識,沒想到他們竟然會一起來搶這個單子。他們說話的時候,我則是在一旁觀察這些人。這裏一共有六七個人,分了四隊。我跟方大師是一對,那個鬼婆應該和去洗手間的小洛是一隊,另外的穿着少數民族服裝的師徒倆是一隊,剩下的那一個渾身冒着冰冷氣息的中年人是另外的勢力。

這幾個人看上去其樂融融,但是實際上並不是那麼輕鬆,現在可是競爭對手的關係。

正在那邊話鋒你來我往笑裏藏刀的時候,鬼婆口中的那個小洛一身紅色連衣裙從洗手間裏出來了。

看到她的時候,我跟方大師都同時一愣。沒有想到,她竟然就是今天早上看到的那個女孩兒。沒想到她說以後有機會見面,這麼快就又見面了。

現在我開始有些相信,那天在火車上,確實是有人給我們下馬威了,應該就是眼前的這個鬼婆。

那個女孩兒看到我之後,也比較驚訝,好像不知道我們也會過來一般。

“小洛,快過來,給你介紹一下,這位就是方大師。”鬼婆一招手,把那女孩兒喊道了旁邊指着方大師介紹道。 樂天看了看校長。

「我……我能做什麼?」校長奇怪的問。

「我們想看看學校的監控,幾個月前的……還有嗎?」樂天問。

「有……有的,不過監控並沒有覆蓋全部的校園區域。」校長回答。

「我們只想看看學校大門口的視頻。」樂天說道。

校長急忙打電話,讓自己的秘書將學校的視頻監控調出來,這個很簡單,樂天和蘇紫萱看著視頻,另一邊坐著有點焦急的張偉父母,校長站在一邊,他也在看著監控。

自己的學校裡面居然有男生喜歡男生的事情……這簡直是讓他跌破眼鏡,自己要馬上開會嚴厲禁止這樣的行為!

警局技術部的人也來了,正是上次樂天和她要小電影的那個小女警,小女警看到樂天居然還有點不好意思。

她拿走了手機,連接上了自己的電腦,開始解鎖。

「停!」

樂天突然喊道。

蘇紫萱眼疾手快的按下了暫停。

「這個人是誰?」樂天指著監控視頻里的兩個人中的一個。

另一個自然是張偉了。

校長看了看,不認識。

「等等啊,我打電話讓張偉的班主任和他們系的教導主任過來。」他急忙說道。

時間不長,一男一女就走了進來。

「這位是張偉所在班級的班主任,這位是系教導主任。」校長介紹了一下。

樂天毫無反應,他一直在看著監控,蘇紫萱沒辦法,只好起身和這兩個人握了握手。

「你們看一下,這個男人是誰?」她指了指監控畫面。

系教導主任看了看,微微一愣。

「這是我們系的體育老師……」他說道。

「沒錯,他叫王凡華。」班主任也點點頭。

「把人叫過來。」樂天哼了一聲。

這件事就由校長來辦了,他的話最好用。

又等了十幾分鐘,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氣喘吁吁的跑了過來。

「校長、系主任……喊我有什麼事?」他急聲問道。

「王老師……你和張偉是什麼關係?」蘇紫萱看著他。

這個男人長的五大三粗,不愧是教體育的,渾身充滿了爆炸力,不過蘇紫萱仔細地看了看,這傢伙其實是花架子的可能性更高一些。

「張偉?他是我的學生啊。」王凡華奇怪的回答。

「你們這是在說什麼?」蘇紫萱指了指監控,她示意王凡華過來看一看。

王凡華走過來看了看,他微微一愣。

「這是什麼時候的視頻?」他奇怪的問。

自己好像根本不記得有這件事,視頻內的的確是自己沒錯。

蘇紫萱指了指視頻右下角的時間。

「哦……我想起來了,我兼任校籃球隊的主教練,張偉是校籃球隊的隊長,那次是我和他交代一下幾天後校籃球隊要和別人進行一場友誼賽的事情,我們只是說了幾句話就分開了。」王凡華說道。

蘇紫萱微微皺眉。

樂天抬頭看了看這個人。

「你結婚了?」他問。

王凡華點點頭。

「有孩子嗎?」樂天繼續問。

「有,男孩。」王凡華很流利的回答。

「幾年級了?」樂天又問。

「小學三年級,這孩子太調皮了,和我很像。」王凡華還特意多說了幾句自我介紹。

樂天點點頭。

「你可以離開了,今天的事不要外傳。」他說道。

王凡華莫名其妙,喊自己來這裡問了幾句毫無意義的話是為什麼?

校長示意他可以離開,王凡華這才走了。

「怎麼了?」蘇紫萱看著樂天。

「不是他。」樂天搖搖頭。

「就憑那幾句問話?」蘇紫萱奇怪的問。

「是啊,他對自己的兒子很喜歡,知道自己的兒子像他,還很調皮……他的手上還帶著結婚戒指,這說明他很愛自己的老婆,很愛自己的兒子,很愛自己的家庭,不信你問問那邊那個男人……他能不能說出自己的兒子的特點?」樂天斜著眼瞄了一下張偉的爸爸。

張偉的爸爸面色一僵,他無話可說。

蘇紫萱點了點頭,既然這個王凡華是喜歡女人的,那自然就不可能是張偉的那個什麼男朋友了。

樂天又坐下來繼續看監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