廚房裏只剩下了許悅跟劉玲榮,許悅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復,慌張的樣子看上去真的不像是假裝出來的。

“我說許悅,不就是隻老鼠嗎,你至於這麼大驚小怪的嗎,真是氣死,弄得我都沒胃口吃飯了,我回房間了,你自己吃吧!”劉玲榮不耐煩的說完便回房間了。

此時餐桌上只有許悅一個人,她感覺這是一個驗證的好機會,趁她們都不在許悅匆匆的在劉玲榮的盤子裏夾了幾筷子飯菜。

她慢慢的咀嚼着,細細的品嚐着,畢竟這種測驗的事一定要謹慎。經過了許悅認真的一番試驗,果然,她嚐出了奧祕。她不敢斷然就下決定,但是她能夠確定的是,她和劉玲榮的飯菜味道不一樣,雖然都是同一道飯菜。

王媽說的對,自己一定要小心的提防着這個兩面三刀的女人,她果然不簡單,她好像在預謀着什麼,許悅自己在心裏嘀咕着。

不過,另許悅想不通的是她爲什麼要這樣做?她出於這樣的動機是什麼?她在自己的飯菜裏面到底是做了什麼手腳?莫非是下了藥?想到這裏許悅不敢繼續往下猜測,她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她但願這是自己的胡思亂想。

雖然劉玲榮很討厭自己,但是也沒必要如此啊,她最大的野心無非就是自己佔有父親,做這個家的女主人,許悅感覺劉玲榮不會是因爲錢,因爲她感覺真的沒必要,雖說大權還掌握父親手中,但是他給劉玲榮的錢多的都數不過來了,自從她來到這個家之後,從來就沒有因爲錢而愁過,她也不缺錢,所以更沒必要這樣做啦,一時間許悅還是捉摸不透。

就在許悅陷入沉思的時候張媽帶着逮鼠隊來了,經過了一番的翻江倒海之後也沒看到一根老鼠毛,而這些人們卻是都累的大汗淋漓氣喘吁吁了。

許悅偷偷的笑着,心想,這些傻逼,真是有意思,她們還真相信了屋內有老鼠,真是一羣文盲,說啥信啥,在農村或者是平常家庭出現老鼠是件在正常不過的事情,但是在我們家怎麼會有老鼠的哪?難道就不會看下我家的裝修設計是啥樣的嗎!就這樣的房子是永遠都不會鑽進一隻老鼠的,真是白癡!

“張媽,不行就讓他們回去吧,其實剛剛我也不確定是不是老鼠,或許是我看花眼了也不一定那!最近我經常頭疼眼花的。”許悅裝作無辜的樣子。

“那好吧,你們先回去吧,有什麼事情

我在給你打電話~~~~”張媽打發走了那些工人。

“小姐,剛剛受到驚嚇了吧?肯定沒吃好是不是?來,張媽把菜再給你熱下,咱們繼續吃哈,你看看咱們這小臉喲,怎麼就瘦成這樣了哪,在家好好呆幾天讓張媽伺候伺候你把,保證能把你給補回來!”張媽說完端起代悅眼前的盤子走進了廚房、

“是呀許悅,你看看你最近這瘦的,你是不是在學校經常吃不好啊,不行乾脆搬回來住算了,這樣有張媽照顧你還好點,再說又不是沒這個條件。”劉玲榮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在房間出來的,一提到讓許悅吃飯她就異常的關心起來,根本就不是她平時的作風。

“不用了,我在學校挺好的,搬回家的話一是不方便二是太麻煩,我已經習慣了學校的生活,只要你們不嫌煩,以後我多回家就是了。”許悅一下也變成了溫順的小貓。

“好好好,以後長回家。張媽天天給你做好吃的,保證不重樣,讓你滿意!”張媽這時端着已經熱好的菜放在了許悅的面前。

“張媽,我不吃了,我已經飽了,肚皮都快撐破了!”許悅下意識的摸了摸肚子。

妖孽世子百變妃 “許悅,張媽辛苦的給你熱完菜了你又不吃了,你多少也吃點吧!”劉玲榮說着拿起筷子夾了些許青菜放入許悅的碗中。

“我真的很飽了二媽,不過張媽的心意我領了,我不說了,先回房間了,今天有點累了,想早點休息。”許悅沒有領情,站起身來隨意的回房了。

此刻的房間中只留下了兩個心懷鬼胎的毒婦,她們兩個怔怔的看了對方好久,最終張媽先開口說了話“小姐,飯菜我先放在廚房,你什麼時候餓了,隨時吃就可以了。”

“知道了!”許悅的屋裏傳來了不耐煩的聲音。

許悅躺在牀上,一個靜靜的對着天花板發呆,鑑於剛剛張媽跟劉玲榮的舉動她敢確定她的飯菜就是被放了特殊的東西。

平時對自己如此反感莫不關心的劉玲榮唯獨在自己的飲食上關心備至!一向不過多照顧自己平時也只是敷衍了事的張媽居然也這麼在意自己的飯量,今天還竟然逆天到裝作關心的說自己瘦了!我去,明明就是比之前胖了四斤,怎麼可能瘦了,難道電子稱也有假?

管她那,總之這兩個女人就沒安什麼好心,以後多多提防着就是了。自從許悅的親信王媽走了之後她回家就沒有過過一天安心的日子,如果許青松平時能多回來陪陪許悅也可以,可是由於最近公司的問題他也經常不能回家,由此以來許悅的生活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本章完) 今天貌似是不平凡的一天,因爲溫莎要慶祝一下自己十八歲的生日,她邀請了很多了朋友,當然許悅和代辰也不會例外。

聽說溫莎要過生日了,作爲閨蜜的許悅想送給溫莎一份意想不到的禮物,她想要給溫莎驚喜,但至少能夠衡量她們之間珍貴友誼的。

爲溫莎禮物絞盡腦汁的許悅決定去和代辰商量商量商量。下課之後許悅徵求着代辰的意見,她不知道什麼樣的禮物纔會讓溫莎喜歡,她知道代辰的接觸面比較廣泛,也比她的經驗多些所以她讓代辰給自己出個主意。

昂貴的禮物並一定好,許悅在乎的不是錢,她關心的是意義,畢竟物質並不是可以滿足一份感情真摯的基本條件,而溫莎又是自己唯一的好姐妹,所以在選擇禮物上面一定要別出心裁,一定要讓溫莎開心,陪着她過一個難忘的生日。

見到代辰之後許悅就一直在耳邊不停的碎碎念,代辰無奈的笑着,最後他沒有準確的給許悅建議,但是他只是簡單的說了句對於女生來說飾品,衣服,化妝品應該是最喜歡的。

不錯,這幾種確實是女生比較鍾愛的東西,送給普通人還可以但是送給溫莎……許悅總感覺還是俗氣了一些,其實她不知道,溫莎就是個虛僞俗氣的女孩,爲了溫莎的禮物許悅是愁的無精打采的。

下午許悅準備早退兩節課,她要去籌備一下溫莎的禮物,決定要去市場好好的逛一逛,去挑選一下適合溫莎的禮物。

溫莎並不知道許悅去幹嘛了,她只是猜測許悅的出去或許跟他的生日有關。趁着許悅不在,溫莎決定去跟代辰見一面!那個討厭鬼不再,他們見面也就不用偷偷摸摸的,於是他們約在了教室走廊不顯眼的地方。

“約我出來幹嘛?小心被別人看到!”代辰小聲的說。

“看到怎麼了?你就這麼怕被看到是嗎?”溫莎生氣的轉過身,不再理會他。

“沒有,我纔不怕看到了!你都不知道每天跟她在一起的日子有多煎熬!我無時無刻都想回到你的身邊。這戲我還真的是演夠了!要不是爲了你,我纔不這樣做哪!”代辰委屈的抱着溫莎那纖細的腰身。

“小樣!對了,許悅那傻瓜到底去幹嘛哪?還洮了兩節課!你千萬可別跟我說是給我買生日禮物去了啊!”溫莎調皮的摸着代辰的臉蛋。

“你還別說,還真是給你買禮物去了!一聽說你要過生日可愁了她了,從今天上午他就一直黏着我問我要送你什麼禮物好呢!你說這個呆子是真傻,還是假傻呀!”代辰嘲笑着。

“哈哈真的嗎?哎喲,沒想到這傻帽對我還真好呀!我可是真有福氣呵呵。你知道嗎她可是從來都不會逃課的一個人呀,真沒想到她竟然能夠爲了我還會逃課。親愛的,你說我心裏怎麼這麼不安呢?這樣對待她是不是有點不公平了呢!”溫莎嬌滴滴的說着。

“你們女人呀就是感情用事,做了這麼點事兒,你就感動啦?要想想我們計劃的事情,不要因爲一點小事毀了我們的的大計劃!”代辰提醒着說。

“哎呦我是跟你開玩笑的,你還真以爲我被他感動了!就那個傻妞,我能被她感動?我笑還來不及呢!這是她欠我的,她必須得還我!她破壞了我的家庭,我要讓她付出代價。”溫莎的輕蔑是那麼可怕。

“好了不要再說了,咱們說點別的吧!”代辰摟着溫莎打斷了她的話。

“那好吧!今天是我的生日你給我準備了什麼禮物呢?你準備怎樣的補償我呢!你知道每天我看到你跟許悅在一起的時候,我有多心痛嗎?尤其是你對她百般關心,深情對她的那一刻,我的心都快碎了。”溫莎說着。

“寶貝,你知道的,那都是演戲,根本不是出於的我的本意。我不是都跟你解釋過多少次了嗎?你想要什麼禮物?要不要把我送給你?想你……”代辰輕輕的咬着溫莎的耳朵。

“那我要考慮一下了,你嗎?呵呵,就看你的表現咯……”溫莎狐媚的聲音使代辰的心都酥了,代辰的手遊走在溫莎的身上。

正在商場逛街的許悅,由於出來的匆忙,她把手機忘帶了,拿公用電話給代辰和溫莎打電話他們兩個都不接,無奈之下,許悅只好返回學校。

拿到手機的許悅,忽然想起了代辰之前跟她說過想要雙限量版的籃球鞋,於是她決定找到代辰陪着她一起去逛街,順便幫他完成願望。

來到代辰的班級之後她發現代辰並不在,她去了代辰經常去的地方但是都沒有他的影子,這時許悅感覺有點奇怪,這個時間代辰能去幹嘛哪?難道又是去跟那幾個女生約會了?過去的一幕不禁在許悅的腦海出現。

“不會的,代辰不會騙我的,他說過,他只愛我。或許他出去有事也不一定哪!”許悅在安慰着自己,她告訴自己要淡定。

就在許悅轉身要走的那一刻,她不經意的聽到了兩個女生的在走廊經過時的竊竊私語。

“哎,你知道嗎?新聞大爆料,你猜我剛剛看見什麼了?”一女生小聲的說着。

“看到什麼了?難不成是代辰出軌了?難道這學校還有比代辰跟許悅談戀愛還刺激的事?” 抱走男神輕輕愛 另一女生笑呵呵的說着。

“哈!還真被你猜對了!你簡直是神算呀!”女生拍着另一女生的肩膀說,聽到這裏許悅躲在了一邊繼續偷聽。

“真的嗎?代辰出軌了?”只見這個女生的眼都亮了起來,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差點大聲喊了出來。

“噓……要不要給你個大喇叭你宣傳下啊!就不知道小聲一點,這是祕密!咱們不要到處瞎說,要知道代辰他們咱可是惹不起,在背後說說也就算了。”女生驚慌的捂住了另一女生的嘴,東張西望,還好沒有人。

“啊,我知道了,我只不過是因爲太激動了!我就是知道代辰跟許悅不會有好結果的,要不然還真是白瞎代辰這個大帥哥了!從現在起,我又開始相信愛情了……”另一女生拿出了一副花癡的樣子。躲在一旁的許悅心緊緊的揪着。

“你看你這花癡的樣子!不過,看到代辰跟溫莎在一起我也挺開心的,畢竟心裏找到了平衡。校花本來就是要配校草的,那個許悅算什麼玩意!不就是老子有幾個錢嗎!”女生憤憤不平的說着。

“就是就是……不過,你是怎麼知道代辰跟溫莎在一起的?”另一女生小聲的問着。

“本來我想去陽臺那邊玩玩,快要接近那邊的時候就聽見有男女交談,那話語,哎呦,真是浪漫呀!我還特意偷偷的看了一眼,那對男女就是代辰跟溫莎,她們的舉止親密着哪!”女生說完偷偷的笑着。

女生的話聽的許悅當時就懵了,她呆了好久沒有動彈,最好的閨蜜跟最愛的男朋友……不可能,絕對不可能……許悅一個勁的搖頭,她不會相信這是真的。

許悅將信將疑的站起身來,她給自己不斷的打氣,不斷的提醒,她相信溫莎,溫莎是他最好的姐妹,溫莎知道自己有多愛代辰,所以溫莎不會傷害自己的。她相信代辰,她相信她們之間的感情。代辰說的對,要想了解一個人不要用耳朵去聽,要用心去感受。她踉踉蹌蹌的來到剛剛女生說的地方,鄰近的時候許悅就聽到了鑽心的聲音。

“不要鬧,這裏是學校啦!你就是猴急!說不定那個許悅一會就該回來了,讓她發現了不好!”溫莎那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沒事,她墨跡着了,短時間內回不來!來,讓我親一個,快點把,想死你了!”說完代辰便迫不及待的吻了上去。

溫莎也很自然的配合着,許悅的眼淚瞬間滑落下來,她慢慢的走進,直到那不堪入目的畫面進入到許悅的視線,刺痛到許悅的心臟。

許悅徹底的崩潰了!比上次來的還要猛烈!她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閨蜜,男朋友……

“你們在幹什麼?”許悅微弱的聲音顫抖着。

“許悅……”溫莎毫不知情的用舌頭不斷索取,代辰聽到聲音後停止了親吻推開了衣衫不整的溫莎。

“你們在幹什麼!”許悅終於控制不住情緒,歇斯底里的發出怒喊,這聲音響徹走廊。

“許悅,你不要衝動……”代辰拉住了許悅的手。

“放開!你們誰給我解釋一下!啊?你們到底是在幹什麼!我親愛的閨蜜!我親愛的代辰!”許悅一把甩開代辰的手激動的大聲問着,她的語氣特別的重。

“既然你看到了我也就不瞞你了,沒錯,正如你眼前看的這樣,我跟代辰戀愛了!這沒什麼大不了的吧?很正常的事情呀?”溫莎整了整那凌亂的衣衫很自然的回答着。

“呵呵……好呀!非常好!是沒什麼大不了的,我最好的閨蜜跟我最愛的男朋友搞到一起去了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沒什麼大驚小怪的!所以我應該感到高興,應該祝福你們是嗎?溫莎,你怎麼會這麼不要臉哪?我還真的是看錯你了!”許悅激動的衝溫莎喊着。

“本來就是呀!代辰變心是遲早的事情,你應該早就有心裏準備呀,何況他愛上的是我這樣如此漂亮美貌的女孩!感情的事可是說不清的,什麼要臉不要臉的,兩個人有了感覺互相喜歡就處一下咯,你不必這樣激動吧?”溫莎雙手抱肩不屑的抖了抖眉。

“你……你不要臉!溫莎,虧我還把你當成我的好朋友,沒想到你竟然趁我不在的時候搶我的男朋友!我拿真心對你卻換來一片傷心!溫莎,我瞧不起你!”許悅激動到顫抖,她頭一次看到溫莎如此無恥。

“許悅,既然你說了把我當閨蜜那我看在咱們朋友一場的份上也給你如實說了吧,我和代辰早就好上了,只是不想傷害你才這麼做的。你也不想想就這樣的,能留的住代辰這樣優秀的男人?

嘖嘖嘖,你瞧瞧你,你那一點像個女人?你那一點吸引人?你那一點能夠俘獲住代辰那顆勇猛的心!”溫莎上下打量着許悅,然後不屑的轉過身將代辰擁抱進懷中。

(本章完) “代辰說過,這些他都不在乎的,他愛的是我的人,是我跟他在一起的那種感覺,他不是那種輕浮的男人!”許悅捂住耳朵大聲的說着。

“哈哈!許悅,你也太太真了吧?她說喜歡就喜歡呀?你說,這世上哪個男人不愛漂亮的女生?說不愛的那都是假的!代辰也是個普通的男人,他也愛美女,你不知道,代辰對我那如狼似虎的感覺,你是不知道的,你跟我比,差遠了!”赤裸裸的侮辱傷害着許悅的內心。

“溫莎,爲什麼?你到底爲什麼要這樣傷害我?你知道我一直都是把你當成是我最好的朋友的!何況,當初我說我喜歡代辰的時候也是你鼓勵我們在一起的啊,可是如今你這到底是爲什麼?如果當初你也喜歡代辰的話,我是無論如何也不會表露自己的情感,我會讓你跟代辰在一起的。”許悅淚如雨下。

“沒錯,當初是我給你勇氣讓你追求代辰的,但是當初我對他並沒有多大的感覺啊,可是後來我才漸漸的發現,原來我也是喜歡代辰的,所以不好意思我就下手了?”溫莎毫不羞愧的說着。

“溫莎,你知道我此時的感覺嗎?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痛嗎?我到底能怎樣……”許悅大聲的衝溫莎喊着。

“許悅,不是我說你,讓你自己說,你自己感覺你哪點有魅力能擁有代辰?你論相貌還是身材都是那麼的差,唯一有個有錢的老爸是優點吧你還不會享受!你就看看你自己的穿着打扮,想幹什麼?想穿越回五十年代啊!看你這老土的眼鏡,鏡片都是那麼厚的,現在的女生哪有還像你這樣的?真是好笑!代辰離開你那就對了!要不是你家有錢,代辰當初可是看都不會看你一眼的哪!

再說了,怎麼樣代辰都是離開你,現在他跟我在一起你有什麼受不了的哪?既然你口口聲聲說我們是好朋友好閨蜜,他跟我在一起你應該祝福啊,比起他讓別的女人搶去不是要好的多?”溫莎的眼睛中也充斥着怒火。

“溫莎!你還是不是人!你怎麼能說出這樣的話?

代辰,溫莎說的是這樣嗎?我真的有那麼差嗎?當初你跟我在一起真的是因爲我的家庭條件好才動心的嗎?”許悅轉過頭來認真的質問着代辰。她多麼想此刻的代辰能站在她這邊給她個安慰,給她個保護,但是她又懼怕聽到答案,許悅的眼淚止不住的流下,她把手攥的緊緊的,此刻的她在顫抖。

“代辰,你就跟她說嘛,沒看到人家許悅問你了嗎!你的心上人在等着你的回答了那,希望你的答案可不要讓人家失望哦。”溫莎嬌媚的聲音對代辰說着。

“許悅,溫莎說的是真的。你不是我的心上人,我真正喜歡的人是溫莎。

你不會真的以爲我不嫌棄你了吧?怎麼可能哪,每當和你在一起的時間我都感覺很煎熬,我喜歡莎莎這樣的女人,你知道嗎,我每次看到你那種癡傻的樣子就想吐,尤其是你戴着這副土到爆的眼鏡!

上司惹不起 當初你追求我的時候我沒有上心,但是就在我

看到你家司機接你回家的那一刻起我改變了心裏的主義,沒錯,我跟你在一起就是看上了你家的條件。

不過無論如何我還是要感謝你,謝謝你對我如此的用心,這麼癡情的愛着我,SO……非常抱歉,咱們兩個的戲碼到此爲止。”代辰也變了嘴臉,一字一句的傷害着許悅。

“你無恥!我一定會讓你們後悔的,我會讓你們今天的所作所爲付出代價!你們這對狗男女!”許悅說完激動的離開了。

許悅徹底的絕望了,此刻的她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的感情,她的內心千瘡百孔傷痕累累了,你們知道被心愛的人背叛是什麼滋味嗎?你們又知道被閨蜜搶走心愛人的感受嗎?哭泣已經不能表達出許悅此刻的憋悶,爲什麼會這樣?上天爲什麼對自己這樣不公平?

許悅瘋狂的跑着,她要釋放,天漸漸黑了,但是她找不到可以停留的地方,孤單的她就像是一個迷了路的孩子。

天空陰暗了下來,雨點伴隨着雷聲嘩嘩的落下,大雨毫不留情的拍打着許悅的身體,雨水和眼淚已經混在一起溼了全身。或許放肆的淋一場是好的,這樣能夠讓她清醒,讓雨水的溫度喚醒自己。

忽然許悅的腳步停了下來,她傻傻的看着店面玻璃中的自己,她專注的上下打量着,狼狽不堪的她真像是一個女鬼,可憐的害怕,醜的嚇人。已經溼透了的衣服緊緊的包在瘦小的身體上,一頭散亂溼漉漉的頭髮已經讓她看不清自己的模樣,哭成嬰兒肥的臉上已經不知道是眼淚還是雨水順着臉頰不停的往下流,儘管那眼鏡的鏡片如此厚重但是也擋不住哭的像鈴鐺一樣紅腫的雙眼,她感覺自己真的是弱爆了,就這樣的窘態自己都接受不了更何況是別人哪!忽然間她好像理解了之前別人對她的異樣眼光。

許悅擡起了頭,這個店面怎麼這麼熟悉?好像在哪見過……是的,這就是前幾天來過的那個眼鏡店,許悅的腳步不由自主的邁了進去。

年輕男子似乎早就料到了許悅的到來,所以面對許悅的第二次到來他表現的很淡定,就像見到老朋友一樣坦然的跟許悅打着招呼。

“同學,你來了?”男子說着。“嗯……”許悅輕聲應了一句。“怎麼了?看上去心情怎麼不太好?是不是跟男朋友分手了?”男子試探性的問着,眼裏充滿神祕感。“沒有!”許悅擡起頭,怔怔的看着男子。聽到男子的猜測許悅有些生氣,其實更多的是驚訝。難道自己的模樣就那麼的倒黴,就連分手也被別人看穿。“呵呵……那不好意思,原諒我說錯話了。”男子輕聲的笑了笑。

“你笑什麼?你是不是瞧不起我?看到我這樣一副悲催的樣子你很開心是嗎?”許悅的情緒有些激動。“同學,幹嘛這麼激動哪?來,你坐下,平復一下你的心情,心煩氣躁會給你帶來不好的運氣,也會讓你變的更醜陋。你有什麼心事,我可以幫你解決。”男子的語氣很平和,他雙手搭在許悅的肩膀讓許悅坐在了椅子上。

看到男

子的態度後許悅先前的焦躁也確實得到了緩解,慢慢的她平復下了心情。許悅靜靜的坐着,她竟然不知道自己的衣服在什麼時候已經變幹了。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許悅呆呆的望着外面一句話也不說。許悅喜歡這裏的感覺,不知道爲何,此刻的她感覺是那麼的輕鬆,沒有壓力,沒有傷心,沒有嘲諷。她心裏空空的,沒有任何事情能擾亂她。男子也沉默不語,他任由許悅放縱情緒。看着許悅平靜了許多,男子的也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我要改變!”過了許久許悅目光堅定的說出這句話。

“很好!我就知道你會想通的!改變沒有什麼不好的,至少他可以換種姿態換種心情。你能夠作出這樣的決定我爲你感到高興,相信我,我一定會讓你改變。”男子滿意看着許悅,不知道爲何他的心情也異常的開心。

許悅沒有說話,這時男子直起身朝着原來的位置拿出了那個很精美的盒子。

她接過盒子,他拿在手上的感覺有些不一樣,她小心翼翼的的打開了盒子,說真的,他心裏也充滿好奇,到底這個能夠有神奇力量的隱形眼鏡是個什麼樣子的?

隱形眼鏡的外觀沒有什麼特別之處,她就是一個普通的樣子,但不知爲什麼?許悅當看到這幅眼鏡的時候,有了一種熟悉而又親切的感覺。

她小心翼翼的拿着盒子觀賞着,不知不覺的她眼中泛起淚光。這副眼鏡似曾相識,難道跟自己有過接觸?不會的,從自己近視眼的那一刻起,這幅厚重的眼鏡就是陪伴自己到現在的夥伴,這也是徐越捨不得扔掉他的原因,這幅厚重的眼鏡在無形中已經成爲她必不可少的東西。

男子看着許悅的反應心裏泛起一絲漣漪,但是他沒有說話,心裏有點小激動!

“這真的能夠讓人變漂亮嗎?真的有這樣神奇的魔力嗎?”許悅看着手中的這幅隱形眼鏡對男子說着。

“是的,這是一幅具有神奇魔力的隱形眼鏡,一般人是不配擁有它的!我之前跟你說過,眼鏡也是需要有緣人的,然而,你就是這副眼鏡的有緣人。

戴上它之後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你心中的困擾他會幫你解決,你心中想的事情他也能夠幫你實現……”男子一副深沉的樣子看着許悅。

許悅安靜的聽着,她對男子的話沒有懷疑。她相信這幅眼鏡正如男子所說的這樣充滿魔力,能夠幫助她改變。

在許悅看來沒有什麼比改變更重要的事情了,這算是她做出的賭注,她想賭一把,但是在她看來這場賭注自己是最終的贏家?因爲她感覺自己一無是處,沒有押進任何籌碼,無所謂將自己輸掉。本來到了現在她也已經感覺人生無意。

所以就在剛剛許悅再次決定踏入這個眼鏡店的那一刻,她就已經選擇無條件的相信了這個男子。

許悅決定改變的心情非常的堅決,或許她過夠了之前那種人不倫不類生活,或許他真的想變漂亮,也或許他有着更重要的決定。

(本章完) “我現在可以帶上它嗎?”許悅看着男子問。

“可以是可以,不過我建議你還是回家在帶吧!現在你的情緒還是比較的衝動,所以等你好好的整理一下自己的心情之後在準備改變。

其實這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人世間的事物,是你的跑不掉,別人想搶也搶不走,不是你的,就算你拴着他他也會趁機溜走!對於有些不值當的感情,一笑而過也就罷了,不至於這樣折磨自己,過去是,現在是,將來也是。”男子的情緒有些低落,他似乎在暗示什麼。

“你什麼意思?你怎麼知道我男朋友離開我了?有什麼話你就直接說吧,不要這麼拐彎抹角的!”許悅看着男子問。

“我不知道你男朋友離開你,但是能夠讓一個人情緒低落到如此地步那除了感情還能是什麼?我是過來人,所以一看就能大概猜出些許,不過我只是隨口一說罷了,如果不是還請你不要當真。”男子認真的回答着。

“你說的沒錯,我男朋友離開了我,就在剛剛我才發現,他跟我的閨蜜搞在一起,呵呵這是不是件很丟人的事?最痛苦的事也不過如此了吧?

他明確的跟我說她喜歡漂亮的女生,當初跟我在一起只不過是看上我家的條件,之前她說不介意我這樣都是騙我的,哄我開心的,一開始他就沒有想過跟我永遠在一起。

呵呵正如你上次所說的那樣,就我這樣的女生是沒有男孩子喜歡的,至少我這種打扮就讓人反感,一點品味都沒有,我連最基本的衣服搭配都不會。

如果上次我們相遇的時候我就聽了你的建議,或許也就不會發生像今天這樣悲催的事情,如果我當初真的改變了我相信我男朋友也不會離開我!

麻辣蜜糖煉愛記 我就是太傻太天真,每次都無條件的相信別人說的話,尤其是他!就像現在,我不還是一樣把所有的希望寄託在這個看似神奇的隱形眼鏡上面。

現實讓我別無選擇,就我現在的樣子別說是男朋友,就連我自己都討厭到要死,我煩我身上所有的一切!你看看我,是不是連街上的乞丐都不如。”許悅冷笑着,面對這個陌生的男子她竟然吐露出了真情。

“不要這樣貶低自己,我之前那樣說也是讓你看清現實,認清當前的形勢,當然我也是有自己的難言之隱,現在我不方便跟你解釋太多,你只需知道這是件好事就可以了。

雖然你現在的樣貌不足以能夠跟她們相媲美,但是你有你自己的優點,因爲許多你所左右不了的因素致使現在的掩藏,你其實是個很漂亮的女孩,只是你的自卑沒能讓你發現。所以這幅眼鏡就是你的助手,它能夠幫助你找回自信,找回之前屬於你的美麗,重新做回自我,我也相信你能夠做到的!”男子意味深長的安慰着許悅,他也像是再給許悅加油鼓勁,他的話說的很奇怪,讓許悅聽的懵懵懂懂的。

“你說的這些話很奇怪,我怎麼有些不太懂?什麼叫做我左右不了的因素?什麼又叫做重新找回自我?還有,你有什麼難言之隱?我們之前不認識吧!你到底是誰?你這樣做有什麼居心?”許悅越說越奇怪,她感覺事情並不是這麼簡單,她一臉疑惑的看着眼前的男子。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夠幫助你!你也不要把我想得太複雜,我不是壞人,也不會做亂七八糟的事,你認爲你還有什麼值得我費盡心思來騙的東西?所以你要擔心,也別害怕,我只是想讓東西物歸原主罷了!”男子淡定的回答着。

看着眼前如此安分的男子似乎不像是個壞人的樣子,許悅也認可男子說的話,確實自己沒有什麼好騙的,他沒必要這樣做。

“那好,既然我選擇相信你,就不會瞎猜疑,你既然有難言的苦衷我也不想逼你回答,無論你是誰,這幅眼鏡我要定了,儘管以後它帶給我的是災難……”許悅爽快的說着。

“果然,這纔是真正的你,謝謝你對我的理解,不過請你放心的是,這眼鏡不會給你帶來災難,它會是你的福星!它會在你任何需要幫助的時候給你解決困難,完成你給它的使命。”男

子很欣慰看到有些許改變的許悅,至少她不會像之前那樣優柔寡斷了。

“好,我就暫且相信一次童話世界裏的故事,我會變成擁有魔力的女孩。那麼,這副眼鏡你賣多少錢?我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滿足你的要求。”許悅果斷的問着,她自己都不相信眼前如此果敢的女孩竟然是自己。

“會的,它會讓你知道的……至於你說的價格嗎,我只能說不要錢,它是不能夠用金錢來衡量的!談錢太俗氣,如此珍貴而又獨一無二的眼鏡怎麼能輕易跟金錢來談論哪?在我看來用金錢來評價它的價值未免有種被玷污了的感覺。”男子對於許悅的問題有些不滿,他果斷的反駁了許悅。

“你不要錢,那你想要什麼?現在這社會難道還有比錢更有價值的嗎?這世界的所有人不都是在爲錢奔波勞累嗎?就像你,你賣眼鏡不爲掙錢那爲了什麼?”許悅遲疑的看着他。

“我說過賣眼鏡只是賣給有緣人,至於要什麼,呵呵我什麼都不要,我把它送給你,它本來就是屬於你的,把它交到你的手上,我也就放心了。”男子苦笑着。

“我不會白拿你的東西的,你如果什麼都不要我就會考慮我是否還會將它帶走。”許悅回絕了男子的要求。

“呵呵……是嗎?難道你真的捨得不要它了嗎?難道你沒有發現當你把眼鏡拿在手上的那一刻你就有所變化了嗎?時間也不早了,外面的雨也停了,拿着屬於你的東西早些回去吧!”男子說完便轉過身去不在看她。

聽到男子的話許悅沉默了,她確實感覺出了自己的變化,這是她抑制不了的,當然這樣的變化對於她來說也是非常不錯的。

可是男子一直把話說的不清不楚的,致使許悅還是非常的迷惑。不過聽到男子委婉的送客語許悅也不好意思在多留。她拿着眼鏡盒緩緩站起身來準備離開,但不知爲何?許悅的心裏卻有些不捨,有些留戀。

男子坐在離她不遠的距離,但是一直都是背對着她,男子的沉默不語讓許悅有些心痛,難道就這樣分別了?送出了眼鏡之後就沒有話說了? 邪夫的黑心小寵:掀塌欺上身 至少連句再見都沒有?許悅在心裏默默的想着,她的鼻尖不禁一酸,眼淚卻不由自主的落下了。

男子似乎感受到了許悅的傷心,但是他沒有動,他極力的抑制住自己的內心的衝動,他強忍着痛苦帶給他的眼淚和哽咽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