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洛姆的別名人偶師,她所召喚的人形並不算參與方,那只是一個攻擊手段。追加條件對它們不起效果,這對血姬來說無疑是一個威脅。

“不行,不能放任不管。把那些人形全部排除之後再與血姬匯合也不遲。”

雖然扎姆洛格的感知能力很差,但是庫洛姆卻是非常優秀的感知型。她已經察覺了貝璐羅茲的位置並試圖遠離她。

“嘖,被察覺了?沒事時間猶豫了。反正現在也無法確定血姬的位置。”

說着貝璐羅茲向庫洛姆的方向跑去。

庫洛姆全速撤離,但是她的行動力遠遠不及貝璐羅茲。被追上也只是個時間的問題。

庫洛姆回頭看了一眼,確認了貝璐羅茲的身影。如果目的是爲了攻略這個戰場就必須互相配合,這一點其他魔女也非常清楚。雖然並不是全部,一部分魔女正使用各種手段阻礙貝璐羅茲。可惜她們的做法並沒有起的明顯的作用。貝璐羅茲的行動力即便在六階段中也是格外突出的,行動中面對各種不利的環境,她的適應能力很強。

庫洛姆自然也不會坐以待斃,她的周處出現大量泰迪熊。這些泰迪熊並沒有攻擊貝璐羅茲本人,而是對地面展開了攻擊。平坦的土地上形成大量爆炸留下的坑洞。

貝璐羅茲完全沒有在意,她看準了平穩的落腳點後利用腳步的魔力爆發,進了行連續的長距離跳躍。不僅避免了坑洞的阻礙,兩人的距離也大幅度縮小了。無奈之下庫洛姆召喚了人形,十二具強化人形出現了,她們毫不猶豫得向反方向繼續撤退。隨後大量人形出現,他們和強化人形一起撤離了。貝璐羅茲在庫洛姆面前停下了腳步,她看了看庫洛姆身後正在撤退的人形們沒有展開追擊。畢竟人形們紛別向着不同的方向撤退,強化人形混在其中。比起追趕她們並將其一一擊破,利用追加條件使庫洛姆出局更加效率。

確認目標之後貝璐羅茲沒有立刻展開行動。她和庫洛姆的視線同時轉向一側,兩人都感覺到了。雖然立場不同,但是兩人的反應卻是相同的。

那是支配的魔女權的魔力,她正在向兩人靠近。對庫洛姆來說雖然小權現在同樣是攻略方的隊友,但她的反應和平時一樣。確認自己的退路,這已經普遍成爲了其他魔女習慣。面對露米亞斯和小權,正面與其對抗是無謀的。她們的強的多數魔女都情深體驗過。

貝璐羅茲也一樣。雖然戰場內的她得到了追加條件的加護,但是對小權的畏懼早就成爲了一種本能印在了每一個魔女的心中。只要不是第一次參與魔女遊戲,不可能不知道小權的存在。即便擁有攻擊無效的加護貝璐羅茲還是反覆在腦中確認小權對自己的威脅。但是小權的行爲使貝璐羅茲陷入了混亂,短時間內她恐怕無法察覺小權的用以。避免與貝璐羅茲的接觸,一邊來說這纔是正常的行爲,但是小權卻全速向她靠近。這行爲讓貝璐羅茲產生了強烈的危機感。

小權的亂入,給庫洛姆帶來了希望。雖然沒時間思考她的用以,庫洛姆立刻向小權的方向跑去。

貝璐羅茲完全沒有思考的時間。留着庫洛姆會給血姬帶來負擔,如果向排除她就必須在她與小權解除前行動。貝璐羅茲立刻展開了追擊。她剛踏出腳步,三塊巨大的土塊從空中落下。小權站在後方一塊小型土塊的上面。

在那種情況下如果貝璐羅茲採取突破的話必定會土塊壓在下面,她只能選擇後退。

土塊落地後捲起了大量的塵土,在沒有確認小權身影前貝璐羅茲沒有行動。她眼睜睜的看着庫洛姆的身影從視線中消失。過了片刻塵土散去視野漸漸清晰,小權就站在土堆的上方。除此之外她的周圍還漂浮着大量的枯木。這些枯木有的還留着根部,有的被折斷。很明顯,它們都在王權的支配之下。

面對眼前的狀況貝璐羅茲總算明白了小權的用以。王權的能力可以控制一切物體,無需魔力。而受到控制的物體不會受到追加條件的影響。小權對血姬的威脅並不大,但是利用她的王權卻能夠非常有效的牽制貝璐羅茲的行動。意識到這一切已經晚了,現在向逃過小權幾乎是不可能的,即便如此貝璐羅茲也不能就這麼放棄。血姬遇到敵人之後就無法再行動,如果自己也無法行動的話,兩人的匯合是不可能的。


貝璐羅茲轉身準備跳躍,地面的土塊翻起當去了她的去路。

“死心吧,你的對手是我!” 【異世界 北之地】

白和翎遭遇赤眼的白獅之後已經經過了數十分鐘交戰,勝負依然沒有決出。雖然真實之眼碎石可以發動,但是翎卻始終沒有使用。太過依賴眼的力量是不行的,這一點她也明白。真實之眼作爲一個保險而一直處於臨戰狀態。現在的她相比其他代理人,實力有很大的差距。而其中最欠缺的就是經驗,至今爲止白幾乎沒有過任何實戰經驗。爲了儘快適應自己的立場,翎也不能太過依賴眼的力量。

翎所覺醒的力量和真實之眼無關,那是吸收負面能源的特殊能力。翎的魔力也會伴隨着吸收的負面能源也不斷龐大,但是經驗和身體方面只能靠實戰和修行進行強化。世界的意識一直等待着擁有這種能力的人覺醒。任誰也不會想到,在各方面才能非常平庸的王翎會覺醒這樣的能力。這正是翎的金鑰匙。弗洛克曾經說過,每個人都擁有一把金鑰匙。這一點絕對沒有例外。

翎的魔力和他人有所不同。她的魔力泉並不在體內,圍繞在她周圍的晶體,那正是她的魔力泉。同時那也是不受任何力量影響的強力防禦。

白獅再度發起了攻擊,他已經大致理解了翎的威脅。但是同時也明白了一點,只要不與那些晶體接觸,他穩定的魔力不會受到影響。魔獸並沒有本體的思維能力,但是戰鬥的本能、習慣之類的東西卻流了下來。暴走的魔力並沒有本體強大,但也絕不是可以小看的對手。特別是這些重點討伐對象,他們的本體原本都是一些小有名氣的強者。在這邊世界擁有一定的名氣,足以證明他們的強大。

爲避免與與黑色物體的接觸,白獅非常謹慎。他保持距離與兩人周旋。連續的迴避後,他看準時機之他張開了嘴。黑色的火焰迅速聚集。

就在這一瞬間,白獅的臉深深得埋進了地面。大量裂紋向周圍散開,他穩定的魔力也被打亂了。一支四米的紅色長棍落在了白獅的頭上,毫不留情的一擊將白獅打暈了。被打亂的魔力也因此被翎吸收了。

說到四米長棍,除了齊亞娜恐怕也想不到別人吧。收起長棍之後齊亞娜顯得非常焦躁,她對翎的戰鬥抱有強烈的不滿。

“我說,新人!你是怎麼回事?對付這麼一個雜魚都這麼累?爲什麼不用眼?我可是期待了半天啊。”

“齊!齊亞娜!前輩?”

“前輩就免了!那麼,到底爲什麼不用眼?在強大的敵人,使用了眼的力量都能夠輕鬆擊敗。不要說不知道怎麼使用!?”

這是翎第二次見到齊亞娜,果然她的態度不得不讓人想到蒼騎士的二女安琪亞•盧麗斯。兩人焦躁的態度非常形似,而且同樣是三姐妹的二女……不過實際上莉蒂爾三姐妹中的齊亞娜和艾露斯齊亞納是同一時刻斷裂的兩隻龍角,只是從印象來說齊亞娜更像姐姐而已。

雖然翎不擅長與他人交流,她努力解釋了自己的想法。

“這個……我幾乎沒有什麼戰鬥經驗,難得的實戰不想浪費這樣的機會。經可能多感受實戰,所以不到最後不打算使用真實之眼。”

齊亞娜稍稍低頭稍作思考後點了點頭,她似乎接受了翎的解釋。

“原來如此,那就好說了。和我打吧!本打算打發無聊的時間,尋找適合的獵物。卻在這裏看到了你們戰鬥的身影,實戰的對手就由我擔任吧。呵呵呵,能和我戰鬥的機會可是很難得的。你運氣不錯啊。”


翎勉強笑了笑,很明顯她並不認爲自己運氣好。正好相反,即便是身旁的白應該也是同樣的想法。在這裏遇到齊亞娜實在是不幸啊。“呵呵,還是算了吧。”


“爲什麼!?不要掃興啊拜託。”

“你能辦到手下留情嗎?”

“這個嘛……當然!”

雖然臉上是淡淡的笑容,但是齊亞娜毫無疑問停頓了。這停頓讓翎感覺到強烈的危機感。

“無法信任……”

“嘚!明明只是個新人,這麼囂張!”

“抱歉……這之後還有很多必須要做的事情,和齊亞娜小姐戰鬥的話……我沒有保持站立的信心。今天就放過我吧。”

大致打量翎之後齊亞娜的態度認真了許多。“原來如此,你是這種人啊。”

翎沒有理解齊亞娜的意思,露出了一臉的疑惑。

雖然這方面齊亞娜並不擅長,她姑且也爲翎提出了意見。

“我們龍族的壽命原本就很長,成爲代理人之前就接觸了過各種各樣的人。和你相似的人也見過不少。人是非常複雜的生物,而最可怕的就是盲目。對事物錯誤的認識往往是不幸的開端,面對未知的事物人會產生一定的畏懼。這份畏懼增大之後足以使人失去冷靜的思維能力。人的記憶是非常薄弱的存在,短短的數百年時間裏他們可以將一切都忘得一乾二淨。這樣被他們忘卻真的好嗎?真實之眼的力量是絕對的,但是一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不要把自己孤立起來。嘖!真沒想到這種話會從我嘴裏說出來。姑且給你提供一個情報。黑麒麟最近在這一代活動。既然不想使用眼的力量,那就向圖書館申請討伐隊吧。那傢伙和這隻白貓和不一樣,重點討伐對象的名單中沒有他。他太過強大,與其討伐避讓更加合理。畢竟他的轟動地區基本在這個北之地內。不使用眼的話,光憑你們兩人絕對無法抓住她。既然這麼不願意做我的對手我也不強求了,快點變強。當那時候早找你也不晚。尋找其他獵物了。”

說完齊亞娜轉身離開了。走了兩步後她一度停下了腳步。

“叫我莉莉婭吧。我的全名是莉莉婭•齊亞娜•莉蒂爾。莉莉婭這個名字是特別的,水之一族的王族中必定會有人繼承這個名字。我非常喜歡這個名字,只有少數朋友和姐姐他們能夠這麼叫我。你應該感到榮幸。雖然不知道爲什麼……我似乎喜歡上你了,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朋友了。切!明明是個人類,卻完全感覺不到人類的味道。”

看着齊亞娜離去的背影翎對改變了原本對齊亞娜的印象。“其實還是個挺親切的人嘛……”

白忍不住笑了笑。“呵呵。被本人聽到,她一定會生氣。”

“誒嘿嘿,想象的出來……” 【異世界 遼視萬物的尖塔邊境】

負責攻擊尖塔的部隊是赤騎士的主力部隊,千餘名赤騎士分成了四百人的本隊和三隻兩百人的分隊。三支分隊形成包圍圈,但是發動了幾次攻擊都被擊退了。此時弗萊婭和部下們正在對戰局進行分析。

一名騎士正向弗萊婭報告目前位置收集到的情報。

“對方的部隊共有三支,分別是三百人的主力部隊和兩支兩百人的分隊。”

“指揮官弄清楚了嗎?”

“已經查明瞭。是諾尼卡(no ni ga)、斯提諾(si di no)和夏洛斯(xia lu lo si)。全軍的指揮都由夏洛斯負責。左翼的指揮官是諾尼卡,右翼斯提諾。”

關於這三個人弗萊婭還是有印象的,畢竟他們是尖塔的主力。在周邊一帶她們的知名度很高。

“原來如此,我居然把那三個笨蛋忘了。下次行動我要出戰。”

“不行!”xN

參與會議的騎士們異口同聲。


“沒必要這麼緊張,我並不是去戰鬥。稍微與諾尼卡見一面,如果對手是她的話應該可以不用戰鬥。”

數十分鐘後赤騎士再度發起了攻擊,弗萊婭親自帶領一支兩百人的部隊來到了最前線。她的部隊對左路的諾尼卡隊發起了攻擊。

諾尼卡,據本人所述,她生前是某個世界的勇者。勇者、英雄,這樣的存在對於一個國家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存在。雖然只是一個稱號,使用的方式不同能取得不同的效果。這樣的例子很多,當一個國家在戰場上陷入危機時。英雄的名號可以給他們帶來希望,但是成爲英雄也是有條件的。只要英雄在戰場上不斷取得勝利,全軍的士氣自然會因此而高漲。包住自己的生命往往是成爲英雄的基礎,說到底這不過是一種戰爭或政治的手段。勇者也一樣。他們雖然強大,也不可能獨自擊敗魔王。就好比諾尼卡,她本身的戰鬥力大致在因菲利亞副騎士團長的級別,她最大的威脅在於手中的神劍薩斯蒂亞。瞬間吸收一切魔力的聖劍,如何強力的魔法攻擊都起不到任何作用。一對一的戰鬥中不能使用魔力算不上致命的打擊,但是在戰場上不同,一方能夠使用魔力而另一方不行。這麼一來戰鬥基本是單方面的攻擊。

戰局和想象的一樣,赤騎士被壓制了。爲了持續發動聖劍,諾尼卡時刻在最前方與赤騎士戰鬥。赤騎士所施展的魔力攻擊全部被聖劍薩斯蒂亞吸收了,那是一把身長不到一米的短劍。銀白色的光澤、做工非常精緻。聖劍與魔劍不同,他本身不存在魔力。聖劍的效果往往是加護或者淨化,這把劍的效果就是將敵人的魔力吸收甚至轉移到持劍者的體內。

雖然被壓制,赤騎士在弗萊婭的指揮下成功抵擋了對方的攻擊。很快諾尼卡就出現了,她身穿白色輕便的戰服,佩帶着銀白色片甲。綠色的馬尾稍顯蓬鬆,頭髮的長度剛好與背部接觸。赤騎士的防禦明顯比之前要鞏固不少,諾尼卡也察覺了。在她確認局勢之時,弗萊婭的身影出現在諾尼卡的視線之中。她手中的聖劍問問顫動起來。

“……!魔族!?不!這種感覺……是魔王!!”

弗萊婭見諾尼卡察覺了自己便轉身離開了,諾尼卡絲毫沒有猶豫追了過去。她完全沒有在意周圍的情況,甚至……自己沒有受到任何阻撓的事實也被她忽視了。在赤騎士部隊的後方,諾尼卡追上了弗萊婭並高舉手中的聖劍。

“魔王的氣息!不會錯的!弗萊婭,你是魔王吧!”

弗萊婭轉過身來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沒錯。”

確認對方的身份後諾尼卡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我是勇者諾尼卡,你的天敵!”

面對自信滿滿的諾尼卡,弗萊婭的態度也非常有餘。

“嗯,我知道。不過呢,諾尼卡。擊敗魔王需要什麼?身爲勇者的你應該不會不知道嗎?”

“誒?這個……當!當然知道!”

“知道就好,擊敗魔王需要聖劍。現在聖劍就在遼視萬物的尖塔頂層,只有得到了聖劍你才能擊敗我。不然你根本傷不到我。”

“什麼!?衝擊性的事實!!魔王是個好人啊,謝謝你的提醒!我明明要取你的性命,居然對我這麼親切,我這就向夏洛斯彙報,儘快取回聖劍!”

說完諾尼卡轉身離開了,她全速撤退甚至忽視了部下的呼聲。

“誒?諾尼卡隊長?你要去哪?”

“什麼情況!?”

由於諾尼卡的脫離左翼的部隊迅速潰退了。

一名騎士來到弗萊婭的身旁。“原來如此,除了戰鬥方面的能力外諾尼卡還是三柱中有名的笨蛋啊。不過……再怎麼說也不至於這麼好騙吧。”

“以前和她接觸過一次,不過她似乎已經不記得了。”

諾尼卡來到本隊將弗萊婭所說的話轉達給夏洛斯。“就是這樣,要擊敗魔王需要聖劍。趕緊回去取聖劍吧!”

夏洛斯身穿銀白色的鎧甲,金色蓬鬆的長髮非常顯眼,藍色的瞳孔。她聽了諾尼卡的話她的雙手開始顫動起來,憤怒的情緒一目瞭然。

“我問你,諾尼卡。你手中拿的是什麼?”

“聖劍薩斯…蒂……亞。”諾尼卡總算意識到自己被騙了。面對憤怒的夏洛斯,她只好低下了頭。

夏洛斯毫不留情的一擊手刀敲在了她的頭上。

“呃!好疼!”

“知道疼就趕快歸隊!讓部隊後退!”

“好的,我這就回去!對不起~!!”

諾尼卡向着自己的部隊全速奔跑。爲了重振潰退的左翼部隊,夏洛斯只好讓全軍後退。戰鬥再開不久,諾尼卡又和弗萊婭接觸了。

“啊~!魔王!你居然騙我!”

面對氣勢洶洶的諾尼卡,弗萊婭一臉的無辜。

“誒?啊!聖劍你已經得到了啊?”

“當然啦!這本來就是我的所有物!”

“不過我所感覺到的聖劍氣息的確是在塔頂,你平時住在那裏?”

“這個嘛,當然是遼視萬物的尖塔頂…層?”

“那不就對了,我所感覺到的氣息就是這把聖劍。”

“原來如此……魔王並不是故意騙我的。這件事就不計較了,那麼今天我要討伐你!”

諾尼卡擡起聖劍指向弗萊婭,但是弗萊婭顯得非常爲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