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下人羣轟然炸開,果然是個生猛的人物,居然敢越兩階斬殺敵人,果然不愧是敢單槍匹馬挑翻李家的猛人,如此年紀便可以位列到青龍榜,那可是盛名於天下的青龍榜啊,每一個上榜之人,均是天才般的存在。

南宮一族六人互視一眼,均是激動興奮不已,沒想到葉大哥還有如此精彩的過往。

老者很滿意人羣的反應,眼珠子一溜,故意神祕兮兮的說道:

“嘿嘿黑。。如果你們以爲這是他最精彩的故事那就大錯特錯了。”

“靠,老頭,別賣關子了,趕緊說下去。”

又賺了幾百個銅錢後,老者已經樂的合不攏嘴了,既然收了錢,那麼就要繼續說下去了。

“咳咳咳。。我們繼續繼續,話說那葉蕭少俠榮登青龍榜後,不少人暗生嫉妒,當時名噪一時殺手組織隱的更是發出了對他的追殺令,隱門的人設計了一個陰險的陷阱,蠱惑了所有人,將葉蕭少俠逼到絕境,據說當時圍剿葉蕭少俠的陣容極其壯觀,不但出現了幾百位先天高手,連傳說中神一樣存在的君級,王級,乃至黃級高手都出現了,那可是一場驚天動地的惡戰啊。”

“那結果怎麼樣,葉少俠安全逃脫了麼?”

有人焦急的問道,不過說話之人馬上反應過來自己問了一個極其愚蠢的問題,葉蕭不久前纔將李家挑翻,自然是安全脫身了。

好在衆人的注意力都放在老者的身上,並沒有嘲笑於他。

老者喝了口水,繼續說道:

“繼續往下說時,還要提及一位極其重要的人物,一位名爲青鳥的姑娘。”

有人馬上出聲附和道:

“可是近幾年繾雲宗耀眼奪目強力崛起的新一代聖女,擁有着驚人潛力號稱天賦無雙的青鸞聖女?”

角落中頭戴黑笠的人身子一頓,停下了正要往口中送的酒杯,似乎正在專心聆聽着什麼。

老者詫異的看了一眼插話之人,說道:

“沒錯,正是繾雲宗新一代的聖女,這青鸞聖女,哦,也即青鳥姑娘,和這葉蕭少俠是青梅竹馬,感情極其深厚,話說在和隱門強者的一戰中,那葉蕭少俠戰力驚天,九品修爲連斬數位先天高手,從萬敵中成功突圍而出,眼看即將安全逃離開,那隱門人卻悄悄偷襲了青鳥,以青鳥姑娘之命威脅葉蕭,讓其並自廢武功自絕生路。”

“葉少俠重情重義,自然不肯獨自逃離,龍遊逆鱗,這青鳥姑娘顯然便是葉蕭的逆鱗,隱門的這一舉動也徹底激起了他的怒火,所以接下來他不惜以祕法自傷本原,將前來圍剿的隱門的精銳子弟盡數屠殺乾淨,那驚世一戰,天地都爲之變色,飛沙走石,血流成河啊,更讓人驚駭的是,隱門的一位實力達到王級的高手也隕落在了他的手上。”

九品斬殺王級!

衆人目瞪口呆,對葉蕭實在是敬佩之極,居然有人有如此大的魄力,並且已經成功做到了,那是多麼熱血沸騰的畫面啊。

“嘿嘿嘿。。。事情遠遠沒有你們想象中的那麼簡單,殊不知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在戰鬥達到白熱化的階段,另一股隱匿了千百年之久的勢力乘亂出手了,他們的目標居然是想擄走葉蕭。”

人羣一陣騷動,有人似乎想起了什麼,想起了前些日偶爾得到的消息,遲疑着問道:

“可是那魔族的人出現了?”

“沒錯,魔族千百之後東山再起,重新現世,他們的出現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據說雖然魔族來了寥寥數人,但戰力極爲驚人,隱門的二位門主就這樣被他們殘忍殺害,那可都是王級的高手啊,說殺就殺了,魔族領頭人名爲黑鳳,修爲極其恐怖,輕易的壓過了在場的數萬之衆,殺人如碾蟻,他想葉蕭跟他走,據說是看上了他的修行天賦,但被葉蕭少俠一口拒絕了,魔人惱羞成怒,就對重傷中的葉蕭起了殺心,然後最慘烈的戰鬥開始了。”

南宮悠然聽到這裏,掩嘴驚聲呼道:

“啊!那魔人真討厭,既然葉大哥,哦不,就因爲葉蕭少俠不想跟他走,居然就大開殺戒。”

“小姑娘說的不錯,魔人心性狠辣,行事無常,都是一些亡命之徒啊。葉蕭少俠和那魔族人戰鬥的過程老朽不是很清楚,不過應該是葉蕭少俠開啓了某種無上祕法,燃燒了自己生命和神魂,短時間大幅度提升了自己的修爲,當時的狀況那叫一個激烈啊,據說就因爲兩人的戰鬥,將一綿延幾十里長的原始森林給夷爲了平地,連地貌都給改變了。”

南宮芷水明亮的眼眸中閃過一絲明悟,直到現在,她終於知道爲什麼葉蕭年紀輕輕就擁有一頭白髮了,少年白頭,必定是受到過極大的刺激然後造成了心魂的損傷。

“然後呢,葉蕭少俠成功將魔人擊殺了?”

老者惋惜的搖了搖頭,說道:

“擊殺魔人談何容易,兩者的實力差距實在太大,據說那魔人修習魔功百年之久,已經達到了不死不滅之體,即便葉蕭少俠燃燒了血脈之力也只能堪堪持平,戰鬥越來越激烈,到後來兩人甚至舉手投足之間已經開始撕裂空間,山崩石裂。

久戰不下,葉少俠開始力竭,此消彼長,就落在了下風,在生死存亡之際,葉少俠鋌而走險,撕裂開空間,拼着兩敗俱傷拉着魔人齊齊掉入了那未知的空間中,這種未知的空間可是極其兇險之地,即便修爲高深之人也從不輕易涉入,普通人一旦踏入,瞬間粉身碎骨,因爲在那位置空間中存在着一股極其恐怖的撕扯之力,還有空間漩渦,空間亂流啊,到處充滿着致命的陷阱。

而這葉少俠掉入這空間裂縫後,就沒有了任何消息,直到最近李家一事後才重新除下在人們的視線中,仔細一算,自他失蹤已經足足有三年的時間了。”

故事講完了,衆人心滿意足的收回了目光,興奮的與身邊之人小聲討論着,顯然仍處於一個極其亢奮的狀態。

一輩子都不會離開這無盡海域的他們,也只有在故事中才能體會到大陸上那些波瀾壯闊的傳奇故事。

說書老者此刻的心情非常好,今天的收入極其豐厚,未來很長的一段時間內他都可以滿足腹中酒蟲了,一想到樓下酒窖中那些醇香四溢的百年陳釀,原本渾濁的眼神都明亮了幾分,沒辦法,誰叫他就這麼一個嗜好呢。


就在他開心的數着碗中一大堆銅錢時,一和頭戴黑笠的年輕人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在了他的面前,將一大錠金錠放到了他的碗中。

說書老者明顯被這金光閃閃的東西給震住了,活了大半輩子的他哪裏見識過如此龐大的財富,呆立了半響後這才猛得反應過來,哆嗦着雙手握住了黑笠人的左手,卻激動的說不出一句話。黑笠人伸出一隻手,在老者枯燥乾枯的手上輕輕拍了拍,示意他安心,然後沉默着轉身離去,在他轉身離去的一瞬間,帶起了一縷輕風,黑笠飄然而起,老者有幸瞥到了黑笠下的一部分真容。

老者呆立在原地,身體僵硬,驚鴻一瞥後,眼中滿是震驚之色,白髮!是白髮!

雖然沒有看清對方的面容,但他可以對天發誓,他絕對沒有看花眼,絕對是一頭白髮,出手闊綽,應該不是本地人,黑笠遮貌,年輕白髮,答案已經呼之欲出了。

老者手中緊緊握着那沉甸甸的大金錠,看着黑笠人逐漸遠去的背影,一行老淚潸然而下,說了這麼多年的書,沒想到自己有幸見到故事那些天人一般的人物,真是死而無憾了。老者坐立在原地半響後,逐漸的鎮定下來,然後直接找到了酒樓掌櫃,在對方的驚駭的眼神中,扔過去了一大錠金錠,

“這酒樓,我買下了。”

。。。

葉蕭離開酒樓後,遠遠的跟在南宮一族六人身後,並小聲的傳音給南宮芷水,

“芷水姑娘,你們怎麼還沒有回南宮島?”

南宮芷水低着頭前行,眯着眼回味着說書老者訴說的關於葉蕭的故事,嘴角不由輕輕上揚,嘻嘻,自己果然沒看錯人,葉大哥就是一個重情重義的好人。剛想到這,一個的聲音突很是兀的在耳邊響起,將她嚇了一大跳,待想起這個熟悉的聲音是誰後,不由高興的轉頭望去,然後就看到了剛將黑笠取下的葉蕭。

半個時辰後,在前往的南宮羣島的海路上,葉蕭帶着南宮芷水一行人很是安逸的坐在那艘熟悉的小木船上,但葉蕭很快發現自己貌似安逸不了,因爲正有六雙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盯着他,那幽怨的小眼神彷彿是獨守空房多年的婦人見到了多年未歸家的丈夫,葉蕭被他們看的發毛,感覺十分別扭,於是抗議道:

“喂喂喂,你們想幹什麼,芷水和悠然這樣看我,我表示非常理解,可你們幾個大男人用這種幽怨的眼神看着我算幾個意思?我警告你們啊,我可是品性良好的正經人!” “咯咯咯咯~~”


南宮悠然被葉蕭逗的捧腹大笑,南宮芷水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剩餘幾人尷尬不已,被他們這麼一鬧,衆人心中葉蕭那偉岸而孤傲的高人形象頓時轟然而塌,你看到過一個一臉痞子氣的高手麼?

“葉大哥,你這麼厲害,瞞的我們好苦啊?”

葉蕭很是無奈,指了指自己的白髮,說道:

“我哪敢瞞你們啊,這不是正被人追殺嗎,所以行事總要低調一點,咳咳咳,,,你們懂得。”

南宮一族幾人面面相覷,然後齊齊很是無語的搖了搖頭,第一次來到東極島上,先是把李家的黑甲大船一腳給踏翻了,緊接着直接把人家老窩給一窩端了,現在你的大名已經徹底傳了開來,行事還真是低調啊。

葉蕭哪裏看不出他們眼中的鄙視之意,只好乾笑幾聲,急忙轉移了話題,對衆人說道:

“我的身份已經暴漏,我怕魔族人會跗骨相隨,爲了不累及你們,我得儘快離開,芷水姑娘,此次回去後,我會盡快將你體內的陰寒之氣驅除乾淨。”

南宮芷水一愣,她心裏一黯,沒想到葉大哥這麼快就要離開了,等等。。。驅除陰寒之氣?!

宮老和南宮族長一直沒有把葉蕭計劃告訴她,正所謂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還不如直接等待成功的前一刻,來一個小小的驚喜。

而現在。葉蕭就給了南宮芷水一個驚喜,一個希望,一個活下去的希望。

南宮芷水呆呆的看着面前這張帶着壞壞笑意的面容,眼眶不由微微泛紅,別看葉蕭表面一臉無所謂的樣子,但她知道他既然已經親口答應,那麼他就一定會做到,不輕諾,諾必果,葉蕭就是這樣一個人。

“謝謝。。謝謝。。葉大哥。”

。。。

回到南宮島的第二天,葉蕭就找到了宮老和南宮族長南宮九天,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了他們。

一聽說葉蕭馬上就要離開了,兩人頓時急了,唉,芷水這可憐的孩子,難道這一切都是命嗎?

看着兩人頹喪的神色,葉蕭很是無奈的說道:

“哎,兩位,我的意思是我要提早離開,但離開前會將芷水姑娘的病的醫治好,今天我找你們兩位,就是希望能找到一個安靜不被外人打擾的地方,事不宜遲,開始吧。”

南宮九天和宮老互視一愣,隨即激動的看着葉蕭,說道:

“葉少俠,你這是有把握了?”

“恩,此次外出,有了一點小小的感悟然後就順利突破了,雖然心神之傷並沒有完全恢復,但已經達到醫治芷水姑娘的條件了。”

“好好好!清靜的地方是吧,村落後方十里處有一地方,有一長年不枯深不見底的水潭,是我們南宮族飲水的水源之地,也是南宮族的禁地,除了三日一次的巡邏外,幾乎沒人會去那兒,我相信那個地方很適合療傷之用。”

水潭邊也好,水是一種柔和之物, 於慕橙的幸福生活 ,葉蕭點了點頭,最後囑咐到:

“好,就這麼定了,我估計此次治療的時間需要三天,在這三天時間內,切勿來打擾我們。

“一定一定,不知葉少俠還有其它的什麼吩咐,老朽一定想辦法去辦到!”

葉蕭擺了擺手,笑着說道:

“沒有了,你們放心,我會將芷水姑娘活蹦亂跳的送到你們面前。”

“呵呵,那有勞少俠了。”

當葉蕭找到南宮芷水的時候,她正在自家後院對着一臉盆的清水發呆,哦,確切的說應該是對着一盆寒冰發呆。先前她想用這清水洗臉,沒想到手一碰到清水,體內的陰寒之氣就沿着指尖溢了出來,然後讓一盆清水瞬間結成了一大盆寒氣逼人的冰。

南宮芷水輕輕的嘆了口氣,寒氣外溢的狀況以前不是沒有遇到過,但那也是幾個月才偶爾出現一次,可是現在外溢的頻率卻越來越頻繁,單單就這個月,就已經發生了三次,以後可怎麼辦啊?

“芷水姑娘。”

南宮芷水聽到有人喚她,急忙從放空的狀態中驚醒,擡頭就看到了葉蕭那熟悉的面容和麪容上熟悉的笑容,原本抑鬱的心情不知怎麼回事,馬上消散而去,臉頰二側更是出現了兩個淺淺的梨渦,笑着說道:

“葉大哥,找我有什麼事嗎?”

“走,跟我去一個地方。”

“恩。”

葉蕭詫異的看了她一眼,這小姑娘似乎對自己很是信任啊,居然問都沒問具體的原因就這樣冒然跟自己離開,不由打趣的笑問道:

“芷水姑娘就不怕我把你帶到某處幽靜之地,做一些壞人做的事情?嘿嘿嘿。。。”

南宮芷水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卻不知這樣的舉動只會盡顯自己嬌羞之態,看着葉蕭那一痞性十足的笑容,不由好奇的想着,這到底是怎樣一個人呢,在關鍵時刻,如在踏翻李家大船和李家人激戰時,明明就是一個修爲高深,殺伐果斷的形象,但一到平常的生活中,就彷彿變成了一個還未長大的鄰家大男孩,雖然調皮了許多,但卻能讓人感覺到朝陽般的溫暖。

就在她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裏時,葉蕭已經來到了她的面前,並伸出了雙臂,做出了擁抱的姿勢。

南宮芷水臉頰一紅,不安的說道:

“你。。你想幹什麼。。這可是在家裏。”

葉蕭很是無奈的翻了個白眼,說道:


“芷水姑娘想象力很豐富嘛,不過這次你明顯是想多了,我只是想帶你去個地方,如果我們兩人要靠腿走過去,可能要花很長時間哦。”

南宮芷水這纔想起上次葉蕭帶她御空飛行的事情,一想到自己剛纔說的話,原本紅潤的臉頰更是緋紅一片,紅撲撲的看上去煞是可愛。

葉蕭上前一步,牽起了她的一隻小手,小手白皙如玉,柔軟異常,恩,手感很不錯,葉蕭嘿嘿一笑,咧着嘴笑說道:


“抓緊了。”

南宮芷水一愣,馬上明白過來,小臉很是激動,興奮的點了點頭,御空飛行啊,這可是多少普通人一輩子所不能體現到的,在葉蕭的眼裏,飛行這或許很正常,但在不懂修行的常人眼中,簡直就和傳說中的飛天神話啊。

唰!

黑魔大翼唰的一聲自葉蕭身後浮現,兩丈餘長的黑翼伸展開來,幾乎橫跨了整個後院,葉蕭側過頭,說道:

“出發。”

黑翼一扇,南宮芷水只覺得有一股神奇的力量自葉蕭的手源源不斷的傳輸到她的體內,讓自己的身體的變得輕盈無比,就像鳥兒翅膀上的落羽,風兒一吹,就飛了起來。

葉蕭嘴角翹起了一個好看的弧度,猛一發力,帶着南宮芷水沖天而起,向着十里外的水潭掠去。

“哇!你們看,葉蕭大哥會飛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