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分鐘過後,這棵樹突然抖動了一下,慢慢變化成一名羊頭人身的怪物,它一隻手緊握泛著土黃色光芒的鏟子,另外一隻手則拎著一根長滿尖刺的藤條,發出一陣刺耳的笑聲。

「嘿嘿嘿嘿!又有新的花肥來了,就讓我用他們的血肉滋養土地,澆灌出最美麗的花朵吧……」

話音剛落!

它身體迅速變小,最終變成一隻金黃色的蜜蜂,緩緩消失在灰濛濛的通道內。

很顯然,這個怪物不是別人,正是第九層的領主——園丁拉森,同時也是所有新手冒險者們遭遇到第一個擁有完整智慧的怪物。

它不是前幾層那些只依靠本能戰鬥的領主,而是一名不折不扣的欺詐大師,懂得如何利用偷襲和下毒來殺死入侵者……(未完待續。) 霧!

濃密的白霧!

自從進入中心區域之後,陸離能感覺到空氣中的濕度明顯加大,而且越往裡走,這些無處不在的霧氣就越濃郁,現在甚至已經到了不得不打開車燈,否則就看不清楚一米之外的道路。

更可怕的是,由於霧氣的阻擋,他根本無法發揮熱武器最大的優勢,很多時候甚至連怪物從什麼地方發起攻擊都不得而知,短短十分鐘左右,車體表面加厚的鋼板上便布滿了大量密密麻麻的的划痕。

尤其是右側車門上那一道,差一點就把最外層的鋼板劃開,要不是當時矮人反應夠快,當機立斷推開車門使用了戰技——超重擊,整個車門都有可能被切開。

也許聽起來很難以置信,但做到這一點的怪物不是什麼洪荒巨獸,僅僅是一隻小小的螳螂!

當然,在發起攻擊的瞬間,這隻小螳螂瞬間膨脹了幾十倍,那一對鋒利的鐮刀簡直可以與電鋸相媲美。

陸離完全有理由相信,如果換成另外一輛普通的家用轎車,估計整輛車都有可能被劈成兩半。

回味著剛才跟死神擦肩而過的刺激,他不由得低聲抱怨道:「真該死!這霧氣太討厭了,也許下次我應該弄一輛坦克來才能有點安全感。」

「喵?大叔,坦克是什麼?」坐在副駕駛上的喵蘿莉眨著眼睛問。

就在陸離剛想要開口回答的時候,魔改悍馬突然猛的顛簸了一下,緊跟著開始劇烈幌動,彷彿有一隻無形的大手死死將車子拽住,無論如何也沒辦法向前挪動一分一毫,而且車子後半部分還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緩緩拉升起來,兩個後輪已然離地。

「嗷嗚!嗷嗚!」

趴在車頂的咻咻第一個反應過來,嚎叫著衝上去,發出一陣噼里啪啦的電光,哪怕是在濃密的霧氣下,仍舊可以清晰看到銀色的電弧在空氣中閃耀。

「下車!所有人立刻下車!」

陸離很清楚,汽車一旦失去了速度方面的優勢,完全就是一個鐵棺材,所以當機立斷下達了棄車命令。

身為防禦者的迪奧多魯斯最先推開車門,舉著巨大的塔盾跳下來,快步朝車尾方向跑去,想要確認究竟是什麼人怪物在發動攻擊。

不過很遺憾,還沒等他跑出幾步,突然感覺腳下好像踢到了什麼東西,緊跟著整個人便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拽起,倒掛在了半空中,而且腳腕附近傳來一陣難以忍受的疼痛與酸麻。

他抬起頭瞥了一眼,發現自己腳上被一根長滿黑色荊棘的樹藤勒住,越是掙扎、那些黑刺就越往肉里深陷,黑紅色的血順著創口緩緩流出,不用問也知道那些刺是有毒的。

「貫穿!疾風矢!」

眼見兄長遇襲,阿波羅尼奧斯馬上舉起強弩發動了技能,一道攜強勁氣流的箭矢瞬間刺破空氣,直接把黑色的荊棘藤撕成碎片。

砰!

迪奧多魯斯應聲從天上掉下來,狠狠摔在地上,幸虧高度只有五米左右,而且下落的時候用盾牌做了緩衝,總算是沒摔斷骨頭。

艾格尼絲飛快跑過去,大聲詢問道:「哥哥!你怎麼樣?有沒有受傷?」

「我想我應該是中毒了……」迪奧多魯斯苦笑著指了指腳腕附近不斷流出的黑血。

只見短短几秒鐘的功夫,他整條大腿便開始呈現出一種詭異的網路狀花紋,那是毒素順著血管在迅速向上蔓延。

「死棘?!!!」

艾格尼絲臉色瞬間大變,趕忙從身上撕下一塊布條,迅速將兄長的大腿根死死勒緊,同時扯著嗓子大聲警告道:「大家小心!死棘出現了!領主——園丁拉森就在附近!」

「什麼?!噢——該死!迪奧多魯斯該不會是中了死棘之毒吧?」阿波羅尼奧斯瞬間變得緊張起來。

「是的!他已經被死棘刺破了皮膚!估計再有十幾分鐘就會變成我們的敵人!」艾格尼絲表情凝重的回答道。

陸離顯然沒聽懂兄妹三人之間的對話,皺起眉頭喝問:「怎麼回事?死棘是什麼?為何說迪奧多魯斯會成為我們的敵人?」

「隊長!死棘是領主——園丁拉森所使用的一種武器,它是一根長滿黑色毒刺的藤條,可以無限伸縮、生長,而且裡邊蘊含的毒素一旦傳遍全身,馬上就能把一名冒險者變成自己的奴僕,除非殺死領主,否則這種毒是永遠也無法解除的。」艾格尼絲表情凝重的解釋道。

「沒錯!園丁拉森最喜歡用這樣的偷襲來一點一點瓦解敵人,自己則躲在一旁偷偷觀看冒險者們自相殘殺。」阿波羅尼奧斯咬牙切齒的補充道。

也許是看到長兄受傷的關係,兩人的情緒都有些激動,眼睛里流露出憤怒的光芒。

就在陸離剛想要開口安慰幾句的時候,車子後方忽然傳來一陣痛苦的慘叫,緊跟著還不到十幾秒,咻咻便慢慢從迷霧中走出來。

它此刻身上的皮毛不再是耀眼的金色,而是一種接近於墨水的黑色,全身上下不斷散發著兇惡殘暴的氣息,尤其是兩隻充血的眼睛,宛如從地獄里爬出來的惡魔,沖著眾人發出一聲咆哮。

「吼!」

「不好!毒素已經侵占到了它的全身!隊長!快使用封印卡片!」迪奧多魯斯厲聲提醒道。

「我發誓!一定要把這個園丁抓出來淋上汽油活活燒死!」

陸離一邊咬牙切齒的咒罵,一邊迅速掏出口袋裡的卡片,源源不斷朝前方扔去,他明白現在不是節省的時候,必須在咻咻發起攻擊之前將其捕獲,不然一旦這傢伙開始釋放閃電,基本是電誰誰死,就算不死也要半殘。

嗡!嗡!嗡……

伴隨著一張又一張封印卡片被激活,無數金色的魔法圖案浮現在半空中,像繩索一樣牢牢把咻咻固定在原地,儘管沒能成功捕獲,可好歹暫時限制了它的活動範圍,起碼在九十張卡片消耗完成之前,眾人是安全的。

但是陸離知道,光憑自己那可憐的一級封印技能,想要捕獲完成一次進化后的咻咻,成功的幾率恐怕還不到三成……(未完待續。) 砰!碰!砰……

發狂的咻咻不斷撞擊魔法圖案形成的牢籠,發出一聲聲詭異的空爆,尤其是不斷旋轉的金色符文看上去有點搖搖欲墜,給人一種隨都有可能崩塌的感覺。

不過每當符文變得黯淡下來,陸離就會扔出一張卡片,勉強維持眼下的局勢。

根據道具店老闆說明,封印卡片是一種具有特殊力量的魔法道具,只針對小魔怪這種介於野獸和怪物之間的特殊物種起作用,唯有配合封印技能才能發揮最大效果,否則成功率簡直慘不忍睹,還不如直接衝上去把目標打個半死,然後塞進籠子裡帶回來。

但問題是,封印技能每次使用都需要消耗魔力,以陸離現階段的魔力值,最多只能扔四十張,一旦魔力不足以觸發封印技能,光靠卡片本身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困得住咻咻。

至於捕獲,他基本已經不抱太大希望了……

儘管一級封印技能標註的是成功率百分之十,可那是針指未進化過的幼年小魔怪,進化過的捕獲難度要提高十倍都不止。

另外,除非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培養感情,否則小魔怪是不會臣服於比自己弱小的主人。

很不幸,以此刻的狀態來看,咻咻的綜合實力明顯要更強一些,再加上死棘之毒的效果,它腦海中恐怕唯一的念頭就是衝上來把所有人殺光。

眼看幾分鐘的功夫,接近四百點魔力就下去三分之一,陸離再也無法保持淡定,迅速拆掉槍械上的激光瞄準器遞給喵蘿莉,然後小聲說道:「莉莉!馬上進入潛行狀態,給我把隱藏在附近的園丁拉森找出來!記住!發現它之後先別急著動手,先用這個給我發個信號。」

「明白!喵!」

女孩用力點了下小腦袋,身上瞬間湧現出淡淡的黑霧,迅速消失的無影無蹤。

身為一名貓人,她的聽覺和嗅覺都要比人類靈敏的多,假如領主真的埋伏在附近,那麼用不了多久便能有所發現。

「迪奧多魯斯!你還能撐多久?」陸離把目光投向正在痛苦掙扎的老成少年。

性格向來謹慎的他,自然不會把所有希望寄托在喵蘿莉身上,他要制定一個反擊計劃,把喜歡用下毒和偷襲的領主逼出來。

要知道園丁拉森雖然十分狡詐,可他正面作戰的能力實在算不上強大,甚至可以用差勁來形容,所以攻略欺詐花園的重點就是找出領主,剩下的戰鬥部分根本不值一提。

迪奧多魯斯強忍著鑽心的疼痛,瞥了一眼大腿上密布的黑色網狀血管,苦笑著回答:「隊長,抱歉了,最多十分鐘,我肯定也會給它一樣,成為園丁拉森的僕從。」

「十分鐘嗎?應該足夠了……」

陸離喃喃自語小聲嘀咕了一句,馬上抽出插在腰間的風刺憑空揮舞了兩下。

嗖!嗖!

兩道無形的風刃瞬間切斷了勾住車尾的兩根藤條,魔改悍馬砰地一聲重新落在地上,緊跟著他飛快掏出幾顆煙霧彈扔在四周。

沒過一會兒功夫,濃密的黑煙就混在霧氣之中,徹底隔絕了所有可能的窺探。

「隊長,您這是要?!!」艾格尼絲有些不確定的問。

陸離伸出手指放在嘴唇上,做了一個禁聲的動作,隨後又扔出一張卡片,繼續把咻咻困在原地,同時指了指後座,示意所有人上車。

出於信任,阿波羅尼奧斯連問也不問一句,攙扶著自己的哥哥便回到車內。

艾格尼絲儘管有些猶豫,但還是選擇服從命令,主動坐到了原本屬於喵蘿莉的副駕駛位置。

「真該死!我討厭這種情況!」

恩吉爾小聲嘟囔了一句,坐到迪奧多魯斯身邊,打算等他被毒素完全侵蝕后,用盾牌直接將其砸暈。

看到所有人全部坐穩,陸離迅速發動車子,徑直朝前方駛去。

就在汽車剛剛開出去不到三十米的時候,發狂的咻咻終於掙脫了束縛,怒吼著以極快的速度追上來,他甚至能透過後視鏡看到空氣中閃耀的電光。

「魔法——風牆!」艾格尼絲高舉雙手,釋放出一道強勁的氣流。

但是很遺憾,她的技能僅僅持續了不到三秒鐘,便被咻咻頭頂的尖角刺破,除了速度有所降低,根本沒造成任何影響。

「隊長!快使用封印卡吧!它快要追上我們了!」阿波羅尼奧斯緊張的催促道。

由於都是自己人的關係,他有點縮手縮腳,完全不敢使用殺傷性技能。內心之中簡直憋屈的要死。

「別急!沉住氣!」

說罷,陸離又瞥了一眼左邊的後視鏡,突然見到咻咻背後不知何時射出一道紅色的激光。

發現這一點后,他嘴角微微翹起,臉上浮現出一絲殘忍的笑容,立刻大喊道:「就是現在!給我切斷固定油桶的繩子!」

「魔法——風刃!」

「貫穿!疾風矢!」

……

兄妹二人幾乎沒有任何猶豫,馬上按照命令切斷了橫著固定在悍馬後方汽油桶的繩子。

瞬間!

失去束縛的油桶砰地一聲落在地上,以極快的速度向後翻滾,宛如一個調皮的孩子,眨眼功夫便滾到咻咻面前,不過對於咻咻來說,區區一個汽油桶實在算不上什麼障礙,輕輕一躍便跳了過去,但下一秒就被從天而降的金色符文重新固定在原地。

利用卡片爭取到的時間,陸離一腳踩在剎車上,猛地從上邊跳下來大喊道:「莉莉!動手!」

「喵!戰技——連擊!」

伴隨著喵蘿莉的呼喝,一道泛著深藍色寒光的利刃憑空出現,徑直斬向一隻長相怪異的蜜蜂。

就在刀刃即將砍下去的剎那,這隻蜜蜂忽然膨脹,變成一隻羊頭人身的怪物,用手中閃爍著土黃色光芒的鏟子擋住了刀刃。

鐺!鐺!鐺!鐺!鐺!

高速的五連擊不偏不倚,分毫不差的被鏟子擋下來。

眼見偷襲失敗,喵蘿莉馬上按照陸離之前的教導,轉身就朝後邊跑去,完全沒有繼續纏鬥的意思,因為她注意到油桶立刻就要滾過來,再不撤退恐怕就沒機會了。

「嘿嘿嘿嘿!還別想要逃跑?」

根本不知道大難臨頭的園丁獰笑著舉起死棘,打算把正在跑路的喵蘿莉抓回來。

但還沒等到它動手,陸離便舉起AKM突擊步槍,冷笑著喊道:「喂!拉森!為了報答你對我們做的一切,我決定送給你一個小禮物,希望你能喜歡!」

話音剛落!

他毫不猶豫扣動了扳機……(未完待續。) 噠噠噠!

伴隨著三聲清脆的槍響,子彈瞬間穿過翻滾的油桶,引爆了裝在裡邊的汽油。

轟!

衝天的火光在不到一秒鐘的時間內,便將園丁拉森徹底吞沒,氣浪和衝擊波席捲了方圓數十米之內的一切。

要知道那可是能裝整整兩百升的鐵皮汽油桶,儘管一路上陸離用掉了大概三分之一左右,可剩下的仍舊足以製造出煉獄般的景象。

「真是太可怕了……喵……」

尤其被氣浪掀翻在地的喵蘿莉,簡直嚇傻了,一邊發出驚嘆,一邊難以置信盯著不遠處熊熊燃燒的大火,以及站在火焰中心不斷慘叫、掙扎的園丁拉森,半天也沒能回過神來。

她甚至毫不懷疑,自己剛才要是跑的稍微慢點,恐怕現在也會在大火中被活活燒死。

阿波羅尼奧斯同樣被爆炸場面嚇得不輕,整個人都在不停的發抖,嘴裡自言自語道:「我的神啊!原來固定在車後面的鐵桶里,居然裝了這麼恐怖的東西!」

「沒錯!我覺得咱們現在還活著,簡直就是奇迹!隊長,下次拜託你別把那麼危險的東西放在車上,不然一個意外,我們所有人都會燒死的!」艾格尼絲也跟著心有餘悸的抱怨道。

「哈哈哈哈!你們倆的膽子太小了!我倒是覺得這玩意不錯,下次應該多帶幾桶,遇到什麼難纏的首領級怪物就直接扔過去,一桶不夠就來兩桶,兩桶還不夠就來三通,我就不信燒不死它們!恩吉爾沒心沒肺的大笑著開始胡說八道起來。

不得不說,他的神經真是粗大的要命,似乎從始至終都沒有緊張過,也不知道究竟是所有矮人都天生就是如此,還是他是個特例。

艾格尼絲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白痴!你難道不知道桶里裝的東西能把所有人炸上天嗎?我真為你的智商感到擔憂!」

「哼!我不跟女人和膽小鬼一般見識!」恩吉爾毫不示弱的反擊道。

「該死!你說誰是膽小鬼?!」

「我說誰,誰自己心裡清楚!」

……

眼見兩人又進入鬥嘴模式,陸離不由得笑著搖了搖頭,轉過身問迪奧多魯斯:「感覺怎麼樣,好點了沒有?」

後者閉上眼睛沉默了幾秒鐘,趕忙開口回答道:「死棘的毒素效果正在減弱,我想用不了多久,園丁拉森就要被燒死了。」

「是嗎?那看來我不需要再浪費卡片了呢。」說著,陸離瞥了一眼正在慢慢恢復神智的咻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