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人看自家大師兄,這麼不給情面也是訕訕一笑,但,這是事實。

看都看不清楚對方出手的路數,如何去躲?

結局不是死路一條還能是什麼。

「行了,那三娘修鍊時間比你們早,只要你們日後勤學苦練,未嘗不會超過他,現在我們也過去。」

「是,大師兄。」

接下來不斷有人嘗試挑戰,而林峰也是其中之一。

「區區寧罡境八重,還是趁早滾蛋吧。」

有幾個和林峰一同的人見到他都是嗤笑道。

這幾人里,就林峰最低。

「誰規矩寧罡境八重不能來這的?」

林峰淡淡道。

「寧罡境八重也來找死,就算運氣好進去了,那又如何。」

「行了,人家想要當炮灰,你還攔著別人不成。」

「垃圾一樣的東西,死都不知道怎麼死。」

幾人說著,懶得理林峰這種螻蟻就是朝對方掠去,這幾人雖然狂妄,但實力都很不錯,除了一個寧罡境九重的女子,其餘都是真元境。

迎風而上,步履堅定有力,唯獨那個寧罡境九重的女子,搖搖晃晃就看起來隨時都會被吹飛一樣,但是每次也都被她堅持下來了,步履雖然蹣跚,但也在朝對面靠近過去。

「哼,那個寧罡境八重的小子竟然還敢和我頂嘴,估計現在已經被罡風給吹飛了吧。」

一個走在最前頭的真元境一重的越想越是來氣,忍不住回頭瞧,瞬間就是看到了讓他不可思議的一幕。

「怎麼可能?」 在他視線之中,林峰緊緊跟在他們身後,根本就沒有被吹飛,而是僅次於那寧罡境九重之後,而且還很快就要超過去了。

「怎麼可能,以他的真氣實力,頂多走過前一百米,這后一百米的罡風強烈程度,實力低於寧罡境九重的根本就扛不住!!」

前一百米,基本沒什麼難度,難就難在後一百米靠近那一線天出風口的地方,越到後面,那罡風就像是個牆一樣把你往後面死死的推。

不僅僅需要下盤穩,四肢力量大,而且還要真氣磅礴。

低於寧罡境九重的,基本沒戲,除非是有陸少雲這種強者帶、

但是廢物多,陸少雲這種天才可不多,到現在也進去五六百人了,以寧罡境九重的修為進去的,加起來不超過十個。

這十個其中還有一大半,都是本就小有名頭可以越級戰鬥的那種人物。

而林峰整個區區寧罡境八重,是決然不可能做到的。

但是現在,林峰還就真偏偏做到了。

那個寧罡境九重的女子顯然也發現了林峰,但是她連回頭的力量都沒有了,只能咬著牙往前沖。

「該死的,我這個堂堂寧罡境九重的,怎麼可能被一個八重的超過去。」

咔擦!

然而,就在這時,旁邊一隻大腳邁過了他,緊接著,林峰的另一隻腳也跟了上來,微微停頓了一瞬,整個身位就是越過了她。

超過。

她被一個八重的傢伙超過了。

「怎麼會這樣,這不可能!」

這女子在心中咆哮,而也就這麼一失神的瞬間,她就感覺自己腿肚子一軟,整個人就是被罡風給吹飛了。

聽到那女子發出不甘的聲音,前面幾個真元境的都是回過頭,紛紛是瞳孔一縮。

「這小子!」

總裁霸愛:獨寵傲嬌萌妻 幾人心中一驚,但是他們雖然是真元境,但也沒有多餘的力氣去管林峰了,更何況林峰離他們還有十幾米的距離。

咔擦!

又是積雪被踩踏的聲音,一個真元境的傢伙猛地側頭瞧去,瞬間色變。

「怎麼這麼快!剛才還在十幾米之後!』

在他視線之中,他只看到了林峰那並不怎麼強壯的背影。

林峰沒有理會他們的驚訝,而是越走越快,前面一百米,他走的不快,可是到了後面,卻是越走越快,這是一個反常的現象。

而造成這一切的自然是林峰實力的突破。

前面一百米的時候,林峰還是個八重,但是因為這罡風的壓力,讓林峰本能的想要,去壓榨自己身體內更多的真氣,去阻擋這罡風,自然而然的就突破了桎梏,進入了寧罡境九重。

順帶著,林峰所修鍊的《鳳翎綉雲聖訣》,直接在這種特殊的大環境之下,突破到了第三重,抵達到了最後一重的境界。

林峰現在每一腳踩下去,就感覺有一陣清風在背後推波助瀾。

好風憑藉力,助我上青天。

別看這些人都是真元境,修為比林峰要高,但是他們的功法,他們修鍊出來的真元精純度說不定都還沒有林峰高。

因為林峰的《鳳翎綉雲聖訣》可是五階極品的存在,滄海仙府上一任主人所修鍊過的。

再加上他神魔霸體強化過後的筋脈,讓他運轉真氣的效率絲毫不比這些真元境的差,甚至更強。

於是乎,在一群真元境不可思議的目光之中,林峰這個最垃圾的存在,反而是第一個抵達對面,轉過身,對著先前那個瞧不起的幾人豎起了中指,氣的後者直咬牙。

林峰冷笑,無視那一眾真元境強者目瞪口呆的表情,直接就是跨入了那一線天之內,瞬間眼前虛幻,赫然是馮梓柔給他所說的,傳送陣了。

眼前虛幻了一陣,很快林峰就感覺自己雙腳著地了,睜開眼,藍色的天,只是這藍,不是天空的湛藍,而是冥霜冷火的顏色,就像是火焰,遮蓋住了天。

咚咚

「是伴生火在跳動! 獨寵萌妻 莫非是感應到了什麼不成?」

林峰心中一喜,入眼是一片虛無,根本就看不到任何人,看不到任何樹,更不談本源真火了。

而在這時,伴生火跳動,難道是要給他什麼指示不成。

林峰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伴生火這個時候會有感應,但想必是自己離的很近的緣故,哪怕不需要什麼所謂的秘法,也能本能的感覺到彼此的存在。

咚咚咚!

林峰朝前走了幾步,那如心臟律動的跳動聲更快。

林峰直接是施展飄雪步沖了起來,得益於《鳳翎綉雲聖訣》突破到第三重,速度比之前簡直快了一倍。

唰的一下。

就像是水幕被打破一樣,林峰莫名其妙的進入了另一個神秘空間,回頭瞧去,後面赫然是一個被禁制包裹起來的特殊空間。

而眼前的這個才是真正的空間,因為他看到了之前進來的人此時都盤膝而坐,看樣子是在修鍊,但從他們或疑惑或慎重或驚喜或恐懼的表情上可以看出,這裡似乎有些不同尋常。

砰砰砰!

陡然有三人身軀被火焰吞噬,那火焰赫然是冥霜冷火了,雖然只是如觸手般那麼一絲,但是其中的威能卻是讓林峰心驚不已,就這麼一絲,林峰感覺比起自己所煉化的伴生火要恐怖的多了。

「難道這裡真的就是本源真火的存在之地?」

人群之中,林峰也看到了秋珊,後者柳眉倒豎,看樣子是遇到了什麼棘手的問題。

林峰發現他們每個人身下都有個蒲團,而之前死了三個,也就空出了三個。

「顯然,這應該也是個淘汰關卡,不愧是有靈智的存在,懂得這樣逐層淘汰,而且這蒲團是有數量限制的。」

林峰飛奔過去就是要佔據一個盤膝而坐。

「廢物,給我起來!」

陡然一道爆喝在林峰身後炸響,林峰猛地回頭瞧,就看到赫然是先前那幾個真元境,朝他暴掠而來,其中一人還順勢一掌浩浩湯湯的轟殺而來。

林峰立即縱身閃躲,那落空的掌印轟殺在其餘人身上,直接是被那蒲團上升起的光罩給完全擋住了。

「小子,速度不慢,看來你是修鍊了什麼很了不得的功法啊。」

來者,不多不少,正好是三個真元境,這三人默契的把林峰給圍住,封殺了他所有的退路,都是面露貪婪之色的盯著他。 「想要?」

林峰嘴角一勾,掃了眼他們,淡淡道。

「哈哈,小子,就算你現在願意給我們,你也是要死,但是,看在你這麼乖巧的份上,我可以給你留個全屍。」

三個真元境都是肆無忌憚的哈哈大笑起來,眼神之中充滿了戲謔。林峰雖然剛才表現非同小可,但是那又如何,他們這可是三個貨真價實的真元境。

顯然,他們想要在殺人之前享受下逗弄人的感覺。

殺人多沒意思,一刀一拳的事情,可是享受,將死之人臉上,流露出來的那種恐懼絕望無奈,往往是令人最為興奮的。

「留我全屍?」

林峰嘴角一勾,「只要你們現在跪下來給我磕頭,我可以給你們留個全屍,不然我可以保證,你們絕對會屍骨無存,絕對。」

「哈哈,我好怕怕哦,這個寧罡境的要殺了我們三個,我們還是快跑啊。」

「有趣,有趣的很啊,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猖狂的傢伙。」

「小子,莫非你以為你能上天不成?還留我們三個全屍?」

林峰淡淡一笑,也不多說。

「既然如此,那就乖乖死吧。」

吼吼吼吼~

陡然數道獸吼響起,繼而,地蠍之王還有本尊黑水狂龍蟒的身影都是出現在了林峰身前。

「你……你……你……你小子是控獸師?」

那三人你你你了半天,猛地就是後退看著林峰,咽了口唾沫,身子都在顫抖。

因為在他們視線之中,那出現的林峰本尊,還有地蠍之王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赫然都是妖相!

地蠍之王最近也突破到了二階妖相,因此,足足兩頭二階妖相,足夠讓他們三個真元境一重畏懼顫抖了。

「殺了他們。」

吼!

地蠍之王,還有林峰本尊都是張開血盆大嘴朝他們撕咬而來。

「跑!」

三人大吼一聲,一窩蜂分開就是逃竄,各自逃命,各奔東西。

「往哪跑?」

山溝里的制造帝國 林峰本尊不屑一笑,一道靈魂衝擊釋放而出,那三人直接就是被震懾的身形一個趔趄,下一瞬林峰本尊就是張開血盆大嘴一口咬去。

「不!」

那人回過頭,看著林峰,這像是無底洞一樣的大嘴驚恐而絕望的大吼一聲。

然後沒了。

叮!

吞噬19級野怪,經驗值+200!

叮!

您撿到了初級儲物戒指*1!

「啊!」

而這時又一道慘叫傳來,另一人被地蠍之王砸斷了雙腿,鮮血淋漓,但是這人出自於強烈的求生慾望,加上實力不低,還在往前爬。

「有意思,快爬啊毛毛蟲,說不定你就跑掉了。」

地蠍之王又是一鎚子把那人手給砸斷了。

「行了蠍子,殺了他,別玩了。」

地蠍之王聞言最後才是一鎚子把那人腦袋給砸爆了。

而逃跑的最後一人,聽到這兩道慘叫,早就是嚇得頭也不敢回瘋狂的往前跑。

實際上他也不知道自己該往哪裡跑,跑到哪裡才是安全的,一切都是出自於本能。

「我不能死,我還有大好年華,我還可以衝擊真魂境,我不能死在這裡,我不要本源真火了,我不要了……啊!」

林峰本尊忽然出現在他身前,攔住了他的去路。

「放我一馬!」那傢伙充滿希冀的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