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乎是同樣的招式,雙方手掌中的虛影再度衝撞在一起,不過碰撞后產生的靈力波動,卻是比之前強橫了數倍,那場面就算是比起化靈境武者的拚鬥,也弱不了多少,而在靈力波動的中心,兩道人影全身靈力涌動,瘋狂的壓迫著對方的招式,那陣陣轟鳴聲,震得人耳朵都有些犯疼。

但是與之前的情況有所不同,這一次的葉凡臉上神情雖然凝重,卻沒有了那份難看之色,倒是對面的白虎,臉色有些不太好看,他本以為能夠輕鬆解決對手,可是這再次交手,他才發現,對方體內的靈力波動,就算是比起他,也弱不了多少。

就在白虎臉色有些難看的時候,對面的葉凡嘴角冷冷的一笑,身體一陣劇烈的輕抖,頓時就再次升騰起一股濃郁的靈力,匯聚到青山虛影上,向那猛虎虛影壓迫過去。

白虎面色不變,體內靈力同樣奔出,輕鬆的化解了葉凡的攻擊,但是自己的手段,卻也沒辦法將對方的招式徹底的破解掉,一時間場面陷入僵持之中。

而就在這個時候,不遠處卻突然傳來一聲痛叫聲,那熟悉的嗓音讓的葉凡神色一變,他腦袋一轉,向不遠處望了過去,而就在看清楚狀況后,他那雙陰沉的黑眸中,驟然浮現出了一抹濃郁的血色。 葉家院落中,廝殺仍舊在繼續,而憑藉著六欲封神的提升,與白虎纏鬥在一起的葉凡,此刻臉色卻是驟然大變,眼眸瞬間變得無比血紅。

「輕靈!」見到葉輕靈被白熊一張擊飛,葉凡急喊一聲,繞身便要衝過去。

可是對面的白虎,絲毫不放過葉凡,他冷冷的一笑,然後操控著手中的青虎虛影,跨到葉凡的身前,正面攻擊過去,根本就不給對方轉移的機會。

「小子,這個時候還想著救你的情人,太晚了。」白虎瞅了一眼旁邊那摔在地上的倩影,沖葉凡戲謔的道了一句,然後就對不遠處的白熊喊道,「三弟,趕緊把那女人殺了。」

不遠處的白熊,點點頭,手掌靈力泛動,然後就向倒地的葉輕靈沖了過去,看那模樣,儼然是對葉輕靈動了殺機。

見到這一幕,葉凡徹底憤怒了,其他族人死掉,他最多會愧疚,但如果葉輕靈出點什麼事情,那他肯定會崩潰!

在這情勢危急的一刻,葉凡的臉上,終於流露出濃郁的瘋狂之色,他全身猛的一抖,右手迅速取出一把黑色短劍,然後直接刺向了白虎!

「哼,還以為你要使出多高明的招數,原來就是拿一把破劍。」望見葉凡手中那密布著缺口的劍刃,白虎臉上浮現出一抹濃濃的不屑之色,他嗤笑一聲,就催動著自己的青虎虛影,正面壓迫向葉凡。

而此刻的葉凡,眼神比凶獸還要可怕,他身形向前方暴沖,眼神一直緊盯著那向葉輕靈攻去的白熊,至於那白虎,就像是前行路上的一塊絆腳石,根本在葉凡的眼中。

「去死!」兩人的距離迅速拉進,而在兩道身形交錯的那一刻,葉凡突然怒喊一聲,全身猛然爆發出一抹濃郁的黑色光芒,手中那不起眼的黑色短劍,更是爆發出一股滔天的黑芒,狠狠的劈向了白虎的胸口。

那憤怒的吼聲,讓在場上眾人目光都望了過來,就連那攻向葉輕靈的白熊,身形都是不由的微微一滯,而在那一刻,原本面帶譏笑的白虎,臉色卻是驟然一變,眼神瞬間變得無比驚恐,從那劈來的黑芒中,他感受到了一股無法抗衡的恐怖力量,幾乎是下意識的,他就將那青虎虛影甩了上去,試圖想要阻擋一下,給自己創造閃避的機會。

可是現實很殘酷,那襲來的黑色短劍,幾乎是瞬間,就將那氣勢不俗的青虎虛影,輕鬆的破解掉,然後那黑色劍芒,狠狠的劈在了白虎的胸口上。

噗!

一聲清脆的破肉聲響起,場上關注兩人對戰的眾人,駭然望見,那實力在靈輪六重境的白虎,在葉凡一劍劈砍下,胸膛被黑色劍芒襲中,整個人直接被劈成了兩半,鮮血淋漓,格外的凄慘。

「這……

眼前的一幕,的場上的眾人,徹底的震住了,一劍擊殺靈輪六重境武者,那是什麼概念,就算是化靈境初期的武者,一招也只能重傷靈輪六重境武者,如果想要擊殺,還是需要下大力氣,可眼下,只有靈輪四重境實力的葉凡,卻依靠一把黑色短劍,做到了。

「小凡的實力,太逆天了吧。」原本與白炎浪以及柳蒼書酣戰成一團的葉戰,此刻那雙老眸子有些震驚的望著那身體被砍成兩截的白虎,喃喃語道。

而旁邊的柳蒼書,則是面色陰暗,至於白炎浪,則是盯著那死去的白虎,神色間有著濃濃的難以置信,而在片刻后,他臉色就變得格外的猙獰,一對斜眼中,涌動出了滔天的殺機。

「老夫要讓你替我兒償命!」白炎浪怒吼一聲,全身靈力匹練瘋狂的涌動,直接調轉身形沖葉凡殺了過去。

但是一直處於被動的葉戰,這個時候卻冷笑一聲,憑藉著靈珠瞬間暴漲的氣勢,猛的轟擊開柳蒼書,身形衝到了白炎浪的面前,擋住了對方的去路。

「想要殺我孫兒,我這個糟老頭子可不同意。」葉戰冷哼一聲,旋即就與憤怒的白炎浪,再次激戰在一起。

……

而當這邊戰況激烈的時候,那一劍斬殺掉白虎的葉凡,卻已經衝到了白熊的面前,不過此刻的他,臉色看起來格外的蒼白,口鼻中鮮血不住的流淌,整個人看上去格外的可怕。

葉凡在會戰上留下的傷勢還沒好全,眼下強行使用雷霆巨劍,又消耗了大量的生機,體內的生機瀕臨枯竭的邊緣,身體格外的虛弱,可是眼下,他早已經忘記了這些,望著那倒地吐血的葉輕靈,他體內的戾氣瘋狂的涌動出來,揮動著黑色短劍,就向那白熊砍了過去。

唰!

見過葉凡一劍砍死白虎,白熊第一時間想的不是報仇,而是逃命,他身形迅速躥到葉輕靈的身旁,一手捏著肩膀將對方提了起來,然後他便將手掌放在葉輕靈的玉頸上,沖面色猙獰的葉凡道:「小子,你再敢上前一步,我就掐死這個女人!」

實力在淬體境的葉輕靈,哪有半分反抗之力,只能任憑對方掐著自己的脖頸,絕美臉蛋上流露著一抹驚慌神色,但在望見臉色陰鬱到極點的葉凡后,她強壓下那抹驚慌,沖對方道:「葉凡,不用管我,殺掉這些喪盡天良的傢伙,為死去的族人報仇!」

嗤!

葉輕靈話語一出,那白熊手指猛的用力,銳利的指尖頓時就刺透了皮膚,縷縷鮮血順著葉輕靈雪白的玉頸上流淌下來,滲入了那微露的深邃溝壑中。


對面的葉凡,自始至終都沒有說一句話,只不過他眼中的血色卻是越來越濃郁,那搭在劍刃上的手指,因為太過用力,硬是被指甲刺出了絲絲的血跡,流淌在劍身上,被一點點吸收掉。

望見葉凡那般神情,白熊神色稍稍有些畏懼,但是想到雙方的輩分差別以及手中掌握的人質,他臉色才稍稍平緩了一下,可就在他心緒剛剛放鬆的那一刻,他卻發現,站在面前的葉凡,身形突然消失了。

「人呢?」白熊神色一緊,詫異的道了一聲,而這話語剛出,他就感受到自己的身後出現了一股駭人的殺機,之後,他的耳朵里就傳來了骨頭齊齊斷裂的聲音。

啊!

白熊慘叫一聲,還沒來得及想清楚那斷骨聲音的來源,整個人就被攔腰折斷,失去了意識,徹底死掉了。

原本處在驚慌中的葉輕靈,聽到這一聲凄厲的慘叫,那絕美的臉蛋兒浮現出濃濃的恐慌,察覺到玉頸上的手掌緩緩滑落,她趕緊轉頭望去,但出現在眼前的場景,卻讓她一陣噁心,瘋狂的嘔吐起來。


白熊的身體,被攔腰斬斷,分成了兩截,鮮血腸子各種東西從截口出流淌出來,場面格外的凄慘,而在其旁邊的葉輕靈,綠色的裙擺上,也被濺上了大片的血跡,還有一些甚至濺到了葉輕靈那修長的玉腿上。

葉輕靈何時見過如此恐怖的場面,她全身忍不住的顫抖,臉蛋兒刷白,伸手不斷的擦拭著玉腿上的血跡,而這個時候,後方的葉凡沖了上來,他那隻沾滿了鮮血的手掌,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了一塊雪白的手帕,然後蹲下身子,輕輕的擦拭起葉輕靈腿上的血跡。

「葉凡。」望著眼前這個為自己擦拭血跡的男人,葉輕靈忍不住喃語一聲,月眸中數滴淚珠,滾滾落下,滴答在少年的手上,清晰作響。

從腳腕到膝蓋,葉凡動作輕柔的擦拭著葉輕靈雙腿上的血跡,但隨著手帕向上移動,她身體上傳來的異樣,越來越強烈,眼下葉凡就蹲在自己的身前,手掌還觸碰著自己的雙腿,這讓她隱約有種被偷窺的感覺,不過在望見葉凡那專註的神情后,她才沒有打斷。

她從沒想過,有一天會有一個男人,會為了她蹲下身子,擦拭著雙腿上的血跡,這一刻,她覺得自己很幸福,她寧願時間就這麼一直停滯下去。

可現實是殘酷的,當兩人處在溫情中的時候,周圍的眾人,卻處在強烈的震驚中,葉凡出手的整個過程,他們看的清清楚楚,也就是因為這樣,他們才會這般的驚訝。

「哥,你看到了嗎?那小子居然會瞬間移動!」還在與白柳兩家人戰鬥的葉凌,虎目望向旁邊的冷漠青年,臉上流露著濃濃的難以置信,他震驚的問道,「瞬間移動可是那些大能武者才可以掌握的,他怎麼會!」

「我不知道,但這總歸不是壞事。」葉寧的臉上,同樣有著震驚神色,不過他沒有再去說葉凡的壞話。

葉凡突然崛起,殺掉了白柳兩家大批武者,還斬殺了白家兩兄弟,這可以說是扭轉了葉家的敗勢,在家族危難前,葉寧心中也有些感激。

而不同於葉家人的興奮,場上白柳兩家的眾武者,臉色卻憤怒到了極點,尤其是那白炎浪與白獅,全身殺氣騰騰,那神情似乎是恨不得立即扒了葉凡的皮!

「白獅,你去, 簽到從一棟樓開始 ,為你死去的兄弟報仇!」全身殺氣騰騰的白炎浪,沖不遠處的白獅,瘋狂的怒吼一聲。



兩個兒子接連被殺,這對於白炎浪的打擊,是致命的!

他現在就想殺了那個挨千刀的葉凡,以泄心頭之恨。

身在靈輪境初期的白獅,聞言點點頭,他全身靈力匹練涌動,一拳將葉雄重傷,然後就直接向對面的葉凡沖了過去,神色間,流露著瘋狂的殺機! 葉家前院內的戰鬥,仍然格外的激烈,但是在那目光最為聚集的地方,卻有一名身上染血的少年,蹲在絕美少女身前,手握錦帕,輕輕的擦拭著對方玉腿上的點點血跡。

少年的眼眸仍舊赤紅,但是少女卻從中感受到了濃濃的柔情,望著少年慘白的臉龐,她心中充滿了感動還有心疼,她蹲下身子,白皙的玉手伸出,擦掉對方嘴角的血跡,然後溫柔的一笑,濕潤的紅唇,向對方緊抿的嘴巴上,湊了過去。

一吻,淺嘗輒止,但卻充滿了深情,就彷彿少女的心,也隨著這一吻,交付給了眼前的少年……

周圍戰鬥激烈,血腥瀰漫,但是這兩人間,卻流淌著濃濃的溫暖,他們的眼中,沒有旁人,只有彼此……

「葉凡,如果今日我們能夠活著出去,你娶我吧。」葉輕靈撫摸著少年瘦削的臉龐,絕美臉龐微微笑著,在對方耳邊呢喃道。

聽到這話,葉凡那握著錦帕的手,竟然微微顫抖起來,他望著少女那雙如月牙般明亮的眼眸,心中的戾氣,逐漸的散去。

眼前的少女,是那般的美麗,就彷彿對方本不應該屬於這小小的青元鎮,她單純、善良、活潑偶爾還會裝裝大姐范兒,一切都是那麼的吸引他,但是他卻從未想過要擁有對方,即便是經歷了搶婚,他也只是給對方幸福的權利,並未想過其他,而如今,對方那神情的一吻,還有眼下這番不像告白的告白,卻讓他意識到,他們之間的距離,竟是如此的接近。

葉凡知道,這個時候,說再多的話,也不如那三個字來的珍貴,他撩起葉輕靈兩頰的幾縷秀髮,喉嚨哽咽的道:「我娶你!。」

「嗯。」


葉輕靈笑的很燦爛,那月牙般明亮的眸子,那傾國傾城的笑容,還有那淡淡的體香,一切都是那麼的讓人沉醉,葉凡望著眼前人,心頭升起一股將對方擁入懷中的衝動,但是他知道,現在的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兩次運用雷霆巨劍,他體內的生機近乎枯竭,虧得六欲封神的效果還在,才勉強讓他保存下那麼一線生機,可是他很清楚,如果再次運用雷霆巨劍,他很可能就會死在這裡,也很可能無法踐行對葉輕靈的承諾。

但現實,沒有給他選擇的權利,因為那白獅,已經殺氣騰騰的靠近過來。

「好讓人羨慕的一對情人兒,不過可惜,你們註定要陰陽相隔了!」靠近過來的白獅,那雙炯炯有神的眼睛盯著葉凡,口中卻冷笑道。

面對這殺死自己兩個兄弟的少年,白獅並沒有第一時間就進攻,因為他知道,一個四重境的小子能夠斬殺掉六重境的白虎,一定是有什麼原因的,就算他對自己的實力有著充分的信心,他也不會輕敵。

「不得不說,你的戰鬥力比本身的境界強出很多,但再強,也難以跨越化靈境境這個鴻溝,而我就是來讓你知道,我們之間,到底有著多大的差距!」見葉凡沒有說話,白獅怒哼一聲,然後全身氣勢猛然爆發,手掌中翻騰起濃郁的靈力匹練,迅速凝聚起一道獅頭虛影,他身形未動,手掌猛的一甩,頓時便將那獅頭虛影向著葉凡甩去,那張開的血盆大口,不斷的吞噬著沿途的空氣,讓關注它的眾人,心頭都一陣發寒。

面對那氣勢駭人的獅頭虛影,葉凡臉色凝重到了極點,化靈境與靈輪境不同,處於那個境界的武者,丹田內的靈力之樹,早已經遍布了全身各處,體內靈力程度遠不是靈輪境能夠比擬的,眼下面對著化靈境初期的白獅,葉凡心頭壓力格外的大,但是他知道,他已經沒有了躲避的理由。

「輕靈,你退後。」葉凡轉頭,沖旁邊臉色擔憂的葉輕靈微笑著道了一聲,然後腳下猛然前踏一步,正面迎接那即將來臨的招式。

他眼眸冷盯著那氣勢兇猛的獅頭虛影,身體一抖,迅速瀰漫出一股濃郁的黑芒,而後他握緊了手中的黑色短劍,全身緊繃,整個人在原地劇烈的顫抖起來。

嗡嗡嗡……

葉凡手中的黑色短劍,發出陣陣清晰的脆響,而在體內,他那近乎枯竭的生機,竟然被黑色短劍瘋狂的吸收過去,片刻間,他臉上的皮膚就鬆弛下來,一頭黑髮也是逐漸的白了起來。

「葉凡……」後方的葉輕靈,望著葉凡那逐漸變白的頭髮,月眸中流露出濃濃的擔憂。

而葉凡對面的白獅,卻因為葉凡突然間的變化,微微皺起了眉頭,他一邊操控著那獅頭虛影沖向葉凡,一邊仔細的打量起對方身體上出現的異樣。

黑色短劍吞噬生機的過程,很快就進行完畢,而那一刻,葉凡的臉色慘白到了極點,眼皮低垂,劍眉染霜,整個人瞬間就成了一個年過花甲的老人,可是他眼中的血色,並沒有絲毫的減退。反而越來越濃郁。

唰!

葉凡雙腳猛的蹬地,身形向那獅頭虛影彈射而去,手中高舉起一把黑色短劍,沒有任何氣勢的就劈向了撲來的虛影。

嘭!

一聲轟響,葉凡手握黑色短劍,輕描淡寫的就將那獅頭虛影給轟了個粉碎,而之後,葉凡身形就直接落向了對面的白獅,發起了反攻。

「這小子,怎麼會如此逆天!」

盯著那從半空落下來的身影,白獅緊皺起了眉頭,那一擊的強橫,他本身是非常清楚的,就算是同等級的武者,也很難接住,可是對方一個靈輪境的小子,竟然就那麼輕鬆的給破解掉了,他如何能夠不詫異。不過在望見對方那張蒼老的不成樣子的臉龐時,他臉上才再次升騰起冷笑,道:「凈是些邪門歪道,我倒要看看,這種招式你到底還能施展幾次。」

白獅擦掉嘴角那縷淡淡的血跡,全身泛動起濃郁的靈力匹練,然後雙目一凝,手掌沒有任何招式,涌動著強烈的靈力,向落過來的葉凡,奮力轟擊過去。

嘭!

雙方交手,白獅掌心噴湧出的靈力,格外的狂暴,瞬間就瀰漫了半個院落,連帶附近的一些武者,都徹底的吞沒,但是他臉上不僅沒有任何的喜色,反而是瀰漫著濃濃的難以置信,他雙目圓睜,盯著靈力波動的前方,失語道:「這不可能!」

此刻,在白獅前方那瀰漫的靈力波動中,葉凡手持黑色短劍,硬是開闢出了一塊清晰的區域,在周圍眾人驚訝的目光下,迅速沖向了白獅。

白獅的詫異並沒有持續太久,就在下一刻,視線中的那道身影就衝到了身前,對方手持黑色短劍,狠狠的劃在了他拍出去的雙手上,那一瞬間迸發出來的黑色劍芒,全部傾瀉在他的手上,頓時就聽到咔嚓咔嚓的骨碎聲,他兩隻胳膊還沒來得及收縮,便被那黑色劍芒徹底吞噬了。

「噗!」

白獅口中狂吐出一道鮮血,整個人身形迅速的倒飛出去,狠狠的摔在了地上,他臉色慘白,任憑肩膀上鮮血噴涌,雙目盯著前方的身影,驚恐道:「怎麼可能,你的身上怎麼可能會有雷電!」

只在那一剎那,他才懂得之前的白虎白熊,為什麼會死的那麼慘,因為在那黑色的劍芒中,竟然充斥著狂暴的雷電,那種東西讓他們根本沒有反抗的力量,可是到了這一刻,他還是不明白,對方一個武者,怎麼可能有大自然中的雷電。

與白獅的驚恐不同,此刻場上的眾人,臉上充斥著濃郁到化不開的震驚,葉凡之前殺掉白虎與白熊,他們雖然驚訝,但還是能夠理解,可是眼下將化靈境的白獅重創,他們完全沒有想到,此刻的他們,臉上除了震驚就是震驚!

總裁的盜家後

國民男神不禁慾:老公,約不約! ,站在白獅對面的葉凡,臉色比死人還要白,口鼻耳眼中,都流出了一道道的鮮血,身體不住的顫抖,搖搖欲墜,隨時都有暈倒的可能。

經歷了之前的戰鬥,他體內的生機已是蕩然無存,現在的他,雖然還能夠站住,但卻格外的脆弱,如果不是意志堅定,他恐怕早就暈過去了,而且六欲封神帶來的力量逐漸的衰退,他整個人虛弱到了極點。

「好孫兒,幹得漂亮!」在不遠處與白炎浪以及柳蒼書纏鬥的葉戰,見到葉凡將白獅重創倒地,老臉上頓時升騰起濃郁的興奮之色,眼下白柳兩家又喪失了一名化靈境武者,那他們葉家就有了撐下去的能力!

與葉戰的興奮不同,白炎浪的臉色卻是難看到了極點,他盯著那搖搖欲墜的葉凡,一雙斜眼中殺機瘋狂翻騰,怒吼道:「小子,老夫定要將你千刀萬剮!」

白炎浪話語剛落,站在遠處的葉凡,身體竟然一陣抽搐,整個人緩緩的倒了下去,而這一幕,讓的原本興奮的葉家人,臉色微微一變。

「葉凡!」後方的葉輕靈,急喊一聲,曼妙身子躥上前來,伸手抱住了倒下去的葉凡。

此刻的葉凡,腦袋倒在了葉輕靈那有些傲嬌的酥.胸上,可奈何他已經失去了意識,根本沒有意識到這一刻的美好。

而就在葉凡倒下后,那柳敖東終於沖了上來,白獅的遭遇,讓的感到慶幸,也讓他對葉凡起了必殺之心! 體內生機的枯竭,讓葉凡徹底的失去了意識,整個人緩緩倒在了葉輕靈的懷裡,但在這個時候,對面的柳敖東,卻面色猙獰的沖了上來。

自己的兩個兒子被葉凡殺掉,柳敖東對於後者早已經是恨之入骨,但是經歷了當初紫靈礦山的事情后,他心中多了一份謹慎,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他之前才會讓白獅獨自一人上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