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住在點頭,這點不要說主宰級強者,就算是帝級聖人級都一清二楚。

「那你可知道這些混沌世界是怎麼來的?」時空至尊沉聲問道。

「難道不是混沌孕育的嗎?」幽冥主宰沉聲說道。

「混沌孕育?你舉得混沌可以同時孕育出這麼多相同的世界嗎?」時空至尊一句話說的幾人變色。

「這些混沌大世界根本不是混沌孕育的,而是被人『種』的,就像種糧食莊稼一樣。種下世界的種子,收穫的是一個世界的生靈之氣。」時空至尊沉聲說道。。

「何為生靈之氣?」幽冥主宰不解的問道。

「就是主宰之基!」

「什麼!」幽冥主宰豁然站起來,從來沒想過這主宰之基竟然是被人種出來的,既然有種,自然就會有收。

「前輩,你的意思是將來會有人來搶奪我們的主宰之基?」幽冥主宰沉聲問道。

「不錯,而且不是可能,是肯定會來!」時空至尊無比堅定的問道。

「來人什麼實力?」李麟插口問道。

時空至尊看了他一眼,沉聲說道:「最差九品至尊,甚至還有超過九品至尊的恐怖存在。」

「什麼?」幽冥主宰豁然站起來,臉上的神色變得極為難看。


「那如何判斷主宰之基成熟而來採收呢?」李麟問出了問題的關鍵,知道有人來收不要見,關鍵是什麼時候來收。

「等到主宰根基全部被煉化,並有一個打破原有等級。」時空至尊沉聲說道。

「這麼說只要我們不突破現有的等級,就不會引來採摘者?」幽冥主宰神色稍微放鬆。

「理論上是這樣,但也不排除有特殊情況,當年就有一個大世界,六個主宰之基剛剛全部被煉化就引來了採摘者。」

「那結果呢?」李麟緊張問道。


「六位主宰被殺,所有至尊級強者全部被劫掠走,這還不是最恐怖,最恐怖的是整個大世界開始枯萎衰敗,最終徹底崩潰,就像採摘了所有葫蘆之後的葫蘆藤,支撐不了多長時間。」時空至尊沉聲說道。

幽冥主宰臉色變得極為難看,沉聲說道:「前輩,不知我能否放棄這主宰之基?」

「等你突破現有境界就可以做到。不過採摘者是不可能給你機會的,等你突破的時候,會立刻引來採摘者,所以,煉化這主宰之基等於徹底的無解。」

幽冥主宰臉上閃過一抹絕望之色。

「多謝前輩告知事情的真想,在下要好好思量思量,告辭!」之後幽冥主宰更加落寞,連自己遺留下的通天冥河都不要了。

「師傅,採摘者真的不會來嗎?」李麟低聲問道。

時空至尊搖搖頭,說道:「什麼都有可能!你現在要做的就是努力提高實力,等你達到至尊七品就有參與的資格了。」

「那採摘者不是至尊九品嗎?為何咱們七品就可以參與?」李麟不解。

時空至尊微微一笑,道:「你小子野心倒不小,這種事情怎麼可能讓你這種剛剛踏入七品至尊的毛頭小子打頭陣,當然是我們其他的強者打頭陣,至尊七品只能在外圍負責一些布陣或者伏擊的事情。即便如此,至尊七品也是死亡率最高的階段。」

李麟鬆了口氣,道:「我現在距離七品還很遙遠,這些事情還是不要考慮的好!」

時空至尊也沒有多說,畢竟這種事情一般是等達到至尊七品的強者才會上門通傳,並邀請他們加入。

另外一方面,幽冥主宰回到光暗大陸之後,第一時間召集三大主宰,將時空至尊的話轉達。三大主宰同時色變,一個臉上都是難看。

「難道我們就只能坐以待斃?」光明主宰沉聲問道。

「你有什麼好辦法?切記,不要魯莽嘗試突破現有的境界。否則我們會死的更快。」幽冥主宰沉聲說道。

「該死,那所謂的採摘者到底什麼來歷,為何擁有如此恐怖的能力。」以世界為種子,想象就讓人感覺到瘋狂。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已經徹底破了極為主宰級強者認知。原本他們以為自己已經是這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強者,但放眼整個混沌無極當中,他們這樣的實力竟然只是別人隨意採摘的果子,甚至想要保住小命放棄都不可能做到。

「時空至尊未曾細說,我也無法多問。我只想說你們相信時空至尊說的話嗎?」幽冥主宰沉聲說道。

「現在我們還能不相信嗎?從時空至尊爆發出強大的實力,我就知道咱們的道路走錯了,不過當時只看到主宰高高在上,不自覺的忽視了其中可能的危機,最終導致了現在自食惡果。」暗夜主宰苦笑著說道。

「現在不是追究的時候,我們要想辦法自救,我可不想成為別人想什麼時候吃就什麼時候吃的『水果』。」幽冥主宰神色堅定的說道(未完待續。) 就在李麟得知採摘者心頭激動之時,光暗大陸億萬里之外,一座巨大的鋼鐵艦船破開混沌,向著至尊神界而來。巨艦之前盤坐著一道身影,其身上穿著古樸的衣衫,滿臉長須花白,但是一呼一吸之間卻散發出一股亘古幽幽之氣。

嗡——!

在他身後出現一道身影,這是一個身穿青色道袍,整個人儒雅俊秀,看起來充滿了逍遙氣息的中年道者。

「軒轅陛下,用不了多久咱們就可以到達至尊神界了。」中年道者微笑著說道。

「逍遙子,你已經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可喜可賀!」被稱為軒轅陛下的老者依然緊閉雙眸,他開口的聲音有些沙啞,彷彿無數年未曾開口說話一般?

「還要多謝軒轅陛下相助,否則我要成功,最少還需五百年。」逍遙子恭敬的說道。

「你的天資不錯,算得上末法之後最天才一列的人,就算老夫不出手,你也可以憑藉自己的能力達到。」軒轅陛下平靜的開口。

逍遙子不置可否,雙眸忘穿混沌,眼中閃過一抹高昂的戰意。

「就要和採摘者交戰了嗎?」逍遙子並未繼續糾纏之前的問題。顯然他們也是屬於知道採摘者這一存在的至強者之一。

軒轅陛下霍然睜開眼睛,一道無聲的波動從其雙眸之中散發而出,大片混沌崩潰湮滅,一股無聲的皇者之氣浩蕩而出。

「好強大!」逍遙子心驚不已,傳說中的至強者果然深不可測。

「逍遙子,這次圍獵你守第四層天。」軒轅陛下沉聲說道。

逍遙子一喜,重重的點點頭。

之後軒轅陛下不再開口,雙眸慢慢緊閉,再次恢復了古井無波。

逍遙子轉身進入巨艦之內,相比於軒轅陛下的清靜無為,逍遙子就比較好為人師。更何況這被稱為諾亞的鴻蒙巨艦之中可是有不少讓逍遙子心動的好苗子。

經歷上數百年的發展,尤其吸收了地球的科技文明,獲得了逍遙子和軒轅黃帝的上古傳承,原本只是用蒼龍大陸的秘寶拼湊而成的諾亞方舟,現在早已經成為戰爭利器,而且內部人口在在這幾百年間發展迅速,已經突破萬億,成為一座綜合姓的戰爭機器。內部**文明和科技文明並存,尤其是隨著一株巨大的生命之樹的紮根,整個新世界天地元氣充盈,強者輩出。

在生命之樹下,一座不大的城市,這裡的天地元氣是外界的千萬倍,濃郁的靈氣華為雲霧繚繞,說不出的神秘。這是麟城,以李麟的名字命名,是諾亞的核心區域,能夠在這裡**的乃是萬億人族之中的至強者。當然,在這片人為開闢的小世界中,人族並不是唯一,妖獸、異族、鬼修皆存,整片世界可以說各種道統皆有傳承,彼此傾軋不斷,讓這片平和的世界繚繞著戰爭的陰雲。

在中心城主府中,一名十幾歲的青年賊兮兮的溜出來,他一張娃娃臉,肥嘟嘟的可愛異常。

就在青年跨出小院的一剎那,一道藍色匹練凌空而來,瞬間如同包裹粽子一般將他包裹。

「娘親,娘親快住手,你寶貝兒子要被捆死了。」少年誇張的大叫,周身爆發出一股霧蒙蒙的光,這藍色匹練竟然無法真正將其束縛。

「長樂,你又要偷偷溜出去?」一道好聽的聲音傳來,一名身穿白色衣裙的女子從院內走出。

「娘親,我已經完成師傅教授的功課,這院子實在是太悶了,我想出去看看。」名為長樂的少年可憐巴巴的說道。

「不行,現在諾亞正在混沌中極速穿行,你還沒有完全控制自身的力量,上次要不是軒轅老祖出手,恐怕整個諾亞都要被你弄壞了,你且安心的呆在家中,再過不久,我們就要到達至尊天界了。」女子搖搖頭,想想這個寶貝兒子做出的一切,心中感到極為無奈。

「娘親,我就出去一小會兒,要不你可以封印我的力量,我保證不闖禍。」少年信誓旦旦的說道。可惜知子莫若母,少年的誓言根本沒人信。

「不行,等你突破到至尊四品再說。」白衣女子沉聲說道。

「娘親,你還是殺了我算了,我現在才三品至尊初期,突破四品至尊還不知道要幾百年了,再說我可是天生至尊,關在家裡**和出去**沒有區別。」長樂大聲說道。

「不行就是不行,除非你能夠勝過我。」白衣女子沉聲說道。


長樂的臉色一下子垮下來,對於自己這不食人間煙火的娘親他可是深知恐怖,這幾十年來,尤其是隨著軒轅黃帝和逍遙子的加盟,依託生命之樹的能力,內部時間遠超外界,整個諾亞之中的時間流速是外界的十倍以上,中心城主府更是達到了恐怖的百倍。無數天賦出眾的強者被送入**空間,依託時空加速進行**。前段時間,長樂的母親被送入一個逍遙子和軒轅黃帝合力開闢的九幽世界,具體在裡面**的多長時間長樂不知道,但是她母親是那一批人中堅持到最後的三人之一,她現在的實力長樂三品至尊都看不清楚。

嗡——!

一道綠光閃過,一名身穿綠色宮裝,周身散發著生命祥合之氣的女子款步而來。

「大娘!」長樂大喜,大聲叫道。

綠色宮裝女子嬌軀一顫,臉上不自然的抽動了幾下。

「長樂,能不能不要這麼叫。」宮裝女子苦笑著說道。

「嘻嘻,大娘對我最好了,你快勸勸娘親,我想出去看看,這城主府實在是太悶了。」長樂如同大蝦一般跳過去,可憐兮兮的說道。

宮裝女子看向長樂的母親。

「姐姐,長樂的天賦比你我還要好,但是他**並不認真,天生至尊的天賦也未曾完全發揮出來,我想送他去九幽地獄磨礪己身。」長樂的母親嘆了口氣,神色嚴肅的開口說道。

綠色宮裝女子臉色一變,沉聲說道:「雪玲,你可要想清楚,九幽地獄那樣的鬼地方就算是你都沒有堅持到最後,長樂還是個孩子。」

「活了幾千年的還是孩子?玉英姐姐,長樂被軒轅陛下和逍遙子前輩看中,我們不能浪費了他的天賦。更何況他的父親是個戰士,他天生繼承了那種戰血,唯有戰鬥才是提升實力的捷徑。」秦雪玲沉聲說道,像是說服生命之組趙玉英,又像是說服自己。

「哎!長樂的事情你還是要三思,今天就讓他好好出去玩玩吧,我用生命法則壓制住他體內的力量即可。」生命之祖想了想說道。

看到生命之祖求情,秦雪玲沉吟半響,還是點頭答應。不過他的決心是不會改變的,看向長樂的目光雖然嚴厲,但眼底深處的溺愛是隱藏不了的。

收起綠色匹練,長樂乖乖的走到生命之祖身邊,一身浩瀚的神力被一道生命光環束縛在體內,整個人興沖沖的跑了出去。

看到長樂離去,兩個女子相視苦笑。

「再有三個月就要到至尊神界,也不知道他過的怎麼樣?」秦雪玲哀傷的說道。

「李麟那個傢伙命硬得很,我不相信他死了。」生命之祖沉聲說道。

「可是十年前長樂感覺到他的父親隕落了,你應該知道,長樂的這種天賦無視時間和空間,他的話就像是預言,不會出錯的。」秦雪玲大聲的說道。

生命之祖嘆了口氣,長樂的話她自然相信,因為他們憑藉長樂的話在無盡混沌之中找到了失落的天天和冰冰。作為蒼龍大陸神魔兩族的始祖,這十幾年已經覺醒了大半神通,后被逍遙子送入九幽地獄**。她這個做母親對自己的孩子反倒不如對長樂親近。

「你也不要胡思亂想,三個月後就會知道結果了。這些年你過的太苦了,你已經遠遠超過元素之祖的巔峰,現在的你已經成為真正的讀力強者。」生命之祖略帶羨慕的說道。


「我的**瓶頸再次鬆動,相信近期會有所突破,到時候我就可以徹底將元素之祖從我們的體內徹底斬出。」秦雪玲自信的說道。她和其他幾女分別繼承了元素之祖的魂力和感悟,按理說三人天賦相同,**就算有差別也不會太大,但實際情況是秦雪玲的**速度遠超其他四女,經過幾千年的**,四女也不過剛剛突破到至尊級,而秦雪玲早已經一騎絕塵、一往無前,現在就算四女融合也不是秦雪玲的對手。

「逍遙子前輩可曾說過為什麼?你的**速度太過異常了。」生命之祖沉聲說道。她的**速度也非常快,倒不是因為什麼詭異的原因,而是她重新煉化了生命之樹,繼承了生命之樹中積存了無數年的生命之氣,在這些力量的推動下,在加上數年前的閉關苦修,她早已經突破至尊四品,在完全煉化所有能量的基礎上,她的五品至尊瓶頸也已經被觸動,相必用不了多少年就會誕生一個五品至尊的女強者。(未完待續。) 對於生命之祖的疑問,秦雪玲也說不清楚,自從長樂出生之後,她的實力一直處於一種詭異的增長方式,彷彿天生親近大道,修鍊速度一日千里,在很短的時間內超過前輩,那些正常人幾百年難以突破的瓶頸,對秦雪玲來說三五天就會鬆動,之後就會迅速突破。

「會不會和長樂有關係?逍遙子前輩說過,長樂作為天生至尊,體內含有一道完整的大道法則,而你是長樂的孕育者,會不會體內也潛藏著這種大道法則?」生命之祖猜測道。


「我沒有長樂那種能力,而且我所掌握的法則也和長樂不同。」秦雪玲搖搖頭,她之前也曾經如此猜測,但他們母子所修鍊的並不相同,秦雪玲所掌握的大道更加偏重於戰鬥,長樂的神通則是無敵的輔助神通。

之後兩女坐而論道,生命之祖的生命大道和秦雪玲最強的水屬性大道頗為相合,因此一番交流,兩女皆收穫頗多。

諾亞之中的凡人世界中,賊兮兮的少年長樂苦著臉看著眼前的中年道者。

「師傅,你怎麼這麼快就找到我了?」長樂鬱悶的說道。雖然法力被禁錮,但是作為天生至尊,他擁有的能力絕對不少,不說探查別人的能力,單單易容改扮就足以讓所有人找不到。

但是顯然他這種能力對逍遙子無用。

看著偽裝成彪形大漢的長樂露出鬱悶的神色,逍遙子臉上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生命之祖的大道禁錮你的修為。你這些神通不過是改變表象,只要知道你的力量本源的氣息,找你很容易。」

對於逍遙子輕鬆的話,長樂很是不滿的翻了個白眼。很容易?那也要看對誰!自己的易容雖然無法改變本源,但也不是明顯,能夠從萬億人中鎖定自己的氣息,這可不是普通人能夠做到的。

「師傅,我不想進九幽地獄。」長樂苦著臉說道。

「這是你母親的決定,而且我也覺得你在外面太鬆懈了。九幽地獄是個好地方,那是給至尊七品之上的強者準備的試煉之地。你現在實力雖然弱一點。但只是在外圍的話應該可以活下去。更何況你是天生至尊。氣運強大,哪裡那麼容易死。」逍遙子笑眯眯的說道。對於長樂的脾性他一清二楚,自然不會被他裝可憐騙過。

長樂徹底鬱悶了,天生至尊就一定要去那個鬼地方?他心中充滿了無奈。

最終長樂還是被逍遙子送入九幽地獄。之後逍遙子一個閃身。出現在中央城主府。

「見過前輩!」秦雪玲。生命之祖兩女恭敬的行禮。

「我和軒轅陛下有一個計劃。特意來徵求你們的意見。」逍遙子開門見山的說道。

「前輩請講!」秦雪玲深色凝重,逍遙子和軒轅陛下制定的計劃必然不簡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