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復了一下,董雲清露出笑容:「你比我想象的要恐怖得多,武功,而且已經到了真氣自如外放的地步,當今世上唯有你一人!復有不少習武高手,不過據我所知應該沒幾個人能達到真氣外放的地步。當年,她的死,其實是復的內亂。」

「太久沒成功,內部出現分歧,復與不復……當年這件事風波很大,你們這個國家動用了不少力量壓制。復,分裂成兩個組織,一個是現在跑到境外的烈焰,還有一個在你們國家的掌控之中。當初她的死,就是爭端的開始……」

嘭!

正說著,外邊傳來低沉悶響,隨後是愛麗莎啊的驚叫。

董雲清眉頭微縮:「手機開錄音,他們來了。多給我爭取一點時間,還有很多事……小心他們有槍。」

唐宋沒有遲疑,掏出手機開了錄音,然後面色凝重的快步走出去。

就在院子前邊,方誌正在跟一個黑衣人對打。雖然今天方誌輸出了不少鮮血,戰鬥力有所下降,可畢竟體內是能量體,爆發起來力量還是很不錯。

不過,那個黑衣人速度很快,總能避開方誌的攻擊。而且,他似乎有意拖延,估計是不確定董雲清是否在這……

唐宋沒有走出去,遠遠的大喝:「方誌,退回來!」

聽到聲音,方誌就像是被控制的野獸,周身雖然迸發著殺氣,面目也很猙獰,可他非常順從的往後退。不過,退後的時候,他一直都盯著那個黑衣人。

等他退回到旁邊,唐宋抬起手按在他的肩膀上,強行壓制著他涌動的力量。很快方誌的理智恢復,一臉的驚愕。

「守在門口,別讓人進去。」唐宋低聲吩咐了一句,這才走向院子。

黑衣人站在對面,雙手負立,很有大宗師風範。帶著面罩,看不出顏容。

唐宋站在台階上,冷聲道:「看樣子你們是打算來送死!」這人有武功,雖然不是很強,卻也是實實在在的擁有內力……

黑衣人的聲音極為沙啞:「你就是鬼吧,我們並不是有意冒犯,只是想抓一個叛徒。」

「呵,真當這裡是你們的地盤?」唐宋森冷諷刺,「看來,我有必要到你們烈焰老巢走一走!」

黑衣人雙眸凜然:「鬼,你很強,但我們烈焰此次並非要鬧事。我們都有合理身份,只是想抓個人……」

咻!

話沒說完,唐宋的右手已經甩出手術刀。速度非常快,黑衣人根本沒來得及躲閃,手術刀正好從他的脖子擦過。

寒光閃爍,唐宋蔑視輕哼:「就是看在你們都有合理身份,我才沒有動手,否則,你們早就死了……我再說一次,滾!」

要不是想著趕緊回去看董雲清,而且擔心傷及到別墅樓里其他人,他才不會啰嗦這麼多…… 尤晨既震驚又疑惑,這的的確確是蘇華的即時通訊賬號。地球的所有政府都會給每位合法國民分發一個即時通訊賬號,這個帳號出生時就會綁定,開啓權限很高,需要本人的dna樣本,保密權限自然也是最高的。即使身死,沒有親人去專門提出申請,這個帳號在十年之內也不會取消。蘇華是個孤兒,唯一的朋友只不過是自己和伊恩,自己壓根沒想到還要去替蘇華註銷他的帳號,而根本就不相信蘇華已死的伊恩更不可能會申請。

尤晨有些發冷,剛接到蘇華死亡通知時的那種脫力的感覺又席捲了全身,他不相信網絡對面會是蘇華本人,可是如果不是本人,那又會是誰。看着孜孜不倦跳動着的通訊申請,尤晨用力摟緊了懷裏有些瑟縮的女人,接通了通話。

隨着光幕上慢慢浮現出對面人的身影,尤晨的嘴巴也越長越大,震驚和疑惑浮現在臉上,他想要開心地大笑,卻又被震驚得動彈不得,這讓他的表情看起來有些扭曲。

光幕上的男子尤晨並不陌生,相反他很熟悉,尤晨沒忘記當初還爲了他傷心了很長一段時間。

“你是……蘇華?”尤晨試探着詢問,光幕中的男子活脫脫就是蘇華的樣子,可是那份氣質和臉上的表情卻又讓尤晨覺得陌生,那個溫潤如玉、清冷淡漠的研究員蘇華,和眼前光幕上這個散發着冷冽氣息、面容冷峻身着軍服的男人除了五官相像,幾乎沒有一點相同。

“是我,尤晨。”蘇華微微地笑着,看來自己的記憶沒有出錯,這個人的確是在之前的生活中關係僅次於伊恩的朋友,光是看這副表情就能想像對方心裏的驚濤駭浪了。蘇華的目光微微下滑,看到尤晨懷裏抱着的女人,背對着畫面,看不清臉,看兩人親密度的動作,蘇華微微皺起眉,記憶裏的尤晨似乎沒有成家。“這是,你的妻子?”

尤晨順着蘇華的視線看到懷中的女人,稍稍尷尬了一下,卻並沒有反駁,略微點了點頭,算是承認了女人的身份。“她身體不太好。”隨即語氣一轉,開始急切起來:“蘇華,你這麼長時間消失到哪裏去了?你不知道,我們都當你已經死了,伊恩死活不肯相信,非要出去找你。你要是沒死,你爲什麼不和我們聯繫,你……”

蘇華打斷了尤晨的話,他的時間有限,好不容易偷來了這個機會,不能浪費在沒有意義的敘舊上。

重生之魔王請息怒 “尤晨,我遇到了一些事。我的時間有限,以後有空我會和你解釋,現在我需要你幫我一個忙。”

蘇華冷峻的表情感染了尤晨,尤晨也嚴肅起來,蘇華沒死這件事已經夠能說明事情的蹊蹺了,何況蘇華現在身着軍服,雖然看不出編制,不過可以肯定是真貨,看來蘇華身上發生的事情不那麼簡單。

蘇華再次看了看尤晨懷裏的女人,不知道爲什麼,對着這個女人他的心裏有種奇怪的感覺,蘇華很難分辨,但蘇華可以肯定那並不是危險的感覺。既然是尤晨的妻子,那遲早尤晨也會告訴她,倒是沒有必要故意瞞着了。蘇華定了定神,慢慢地按照自己事先想好的說詞,簡明扼要地把這段時間的遭遇挑重點說給了尤晨聽。

尤晨越聽越心驚,他偷偷地掐了自己的大腿一下,痛得忍不住呲牙咧嘴,外星人、太空戰鬥,這些以前只在科幻電影和小說裏面才能看到的東西正真實發生在自己身邊。等到徹底弄明白了這段時間發生在蘇華身上的事情之後,尤晨有些迷茫,這樣的生活和自己隔得太遠了,一個普普通通的小科員,能給蘇華什麼幫助呢?尤晨是這麼想的,他也這麼問了。

“蘇華,你想讓我幫你什麼忙?”

“尤晨,其實我不知道現在再來找你是不是合適,我本以爲你和我一樣孑然一身,可是你現在成家了。”蘇華難得地有些遲疑。

尤晨這才把注意力轉回自己懷中的女人身上,低頭看了看,女人似乎已經睡着了,尤晨的眼中流露出些許溫情,擡頭肯定地說道:“你要做的事情有危險!”

“是,很危險。也許我這次選擇和你通訊,就已經給你帶去了危險,可是我別無選擇,我沒有其他朋友。”蘇華頓了頓,既然已經做了,那麼再去後悔會不會連累他人已經沒有意義,他還是把他的計劃和盤說了出來。

“聽着,尤晨。我想要和平,外星人那邊我可以保證他們要的也只不過是和平。 重生之鹹魚難做 但是地球政府不想要,他們要的是力量和財富,所以我必須有自己的勢力,我的力量太弱了。”

“等等,蘇華,你怎麼能夠保證外星人他們不是想要侵略我們?難道你認得他們的國王?別開玩笑了,蘇華,你在玩火!”尤晨氣急敗壞,說到這裏他終於明白了蘇華究竟要做什麼,他要和整個地球政府作對,尤晨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這簡直是瘋了。

看着尤晨激動的樣子,蘇華反倒平靜下來,微微笑了笑扔出了一個重磅炸彈:“我不認識他們的國王,可我認識他們的王子,而且你也認識。”

尤晨有些迷惑,外星人的王子,開什麼玩笑,可是他看着蘇華意味深長的眼神,尤晨轉了轉頭,忽然想起一個人來,他脫口而出:“難道是伊恩?!”這個想法太過驚悚,震撼了尤晨的精神,以至於他完全忽略了脫口而出這句話之後懷中身體那猛烈的一下顫抖。

“不錯,現在你可以相信我了。”蘇華點了點頭,對尤晨的快速反應很是滿意。

“好吧。你要讓我做什麼?”尤晨咬了咬牙,權衡了半天之後終於下定了決心。

“要做的事情很簡單,我這裏有一份錄影,你把它公佈出去,爭取讓最多的人看到它,引起最大的反響。 我在幕后調教大佬 地球政府既然想要隱瞞外星人的事情,那我們就捅破它,不但要捅破,而且事態顯得越嚴重越好。越是危急,民衆就越需要一個英雄。”蘇華的態度自然而然地恢復到了冷漠的狀態,尤晨看着這樣的蘇華,覺得有些陌生,心裏卻有些不受控制的膜拜。

和蘇華的通話時間很短,尤晨接受了蘇華傳過來的文件,之後就呆呆地坐在那裏,消化着蘇華帶給他的不可思議的消息。這短短的幾分鐘簡直顛覆了他二十多年的世界觀認知,蘇華有超能力,被政府強制徵去參軍,還被迫去前線抵抗外星人,這個消息他勉勉強強接受了之後,居然接着告訴他共事多年的那個神祕人伊恩居然是外星人的王子。可是仔細想想又覺得並不是完全不可信。伊恩之前就已經被大家認爲是一個怪人了,如果不是他對着蘇華還有點普通人類的樣子,大家都會覺得那就是一個機器人。

尤晨坐了半天,這才起身把懷中已經睡着的女人放在客廳牆角爲女人特地準備的“窩”裏。尤晨蹲在地上,看着女人蜷縮在圓圓小小的窩裏,忍不住伸出手輕輕捏了捏女人的臉頰。

“小蓮,雖然你現在還不懂,可是我本來想着,慢慢地養着你,總有一天你會好的。可是現在危險就快來了,看來你得跟着我逃亡了。你害怕嗎?又要過以前風餐露宿的日子了。”尤晨的聲音很溫柔,目光摩挲着女人微微紅潤的臉頰和蜷縮成一團的瘦弱身體,意料之中已經睡熟的女人沒有給他任何回覆。尤晨看了一會就起身回到了房間,卻沒有發現身後本該熟睡的女人睜開了雙眼,目光復雜地看着他的背影,幾不可聞地嘆了一口氣。

尤晨打開了蘇華給他的視頻,很快就被震住了。原本聽見蘇華說的,已經接受了世上存在外星人這樣的物種,也做好了地球正在和他們開戰的思想準備。可是憑着自己貧瘠的想象力,無論如何尤晨也沒法想像出現在畫面上那樣慘烈的戰鬥場景。

漆黑的宇宙背景、四處閃爍的激光束,速度極快的被稱之爲機甲的機器人在戰艦之中穿梭,所到之處到處騰起一片又一片的爆炸火花。畫面上沒有任何聲音,就像是復古的默片,可是那股震撼卻從畫面中傳遞給了觀看者,尤晨的身體開始一陣又一陣地顫抖。他分不太清哪些是己方的艦船,哪些又是敵方的,可是一艘接一艘消失在畫面上的艦船昭告着一個又一個生命的消失。

如果這是電影,毫無疑問會是部很成功、震撼人心的大片,可尤晨知道這是活生生的真實。其中一架藍白色的機甲幾乎從始至終貫穿了整個視頻,速度奇快,動作優雅,不慌不忙地收割着敵人的生命,想到了蘇華所說的救世主,尤晨恍然明白指的應該就是這架機甲了,這裏面坐着的應該就是自己以前的好友蘇華。

尤晨彷彿看見了蘇華全身散發着冷冽的氣勢,泛紅的雙眼透出噬血的*,冷靜地操縱着機甲,在槍林彈雨中閃躲攻擊……尤晨猛地搖了搖頭,他不敢想像以前的那個冷清卻有些靦腆的小同事居然會變成這個樣子,還是不去多想了,既然好友還信任自己,那就做到自己要做的就行。

尤晨把家裏整理了一番,給公司裏留了一封辭職的通知,開始整理行禮,計劃着下一步該怎麼走。只要這個視頻一旦發出,那就無法再在這裏呆了,政府部門肯定會第一時間找到這裏,那麼必須先做好下一步的計劃。尤晨翻箱倒櫃弄到半夜這才一頭栽倒在牀上,打算養精蓄銳先睡一覺。

在尤晨的房間完全沒了動靜之後,客廳角落的那個圓圓的小窩裏站起了一個高挑的身影。身影原地站了一會,仔細聆聽了一番尤晨的動靜,確定他已經睡熟,這才慢慢地走進了尤晨的房間。

作者有話要說:蘇華要以下制上

話說最近我更文一直更不上是怎麼回事,鬱悶 黑衣人瞳孔裡帶著驚駭,死死的盯著對面的唐宋。剛才的手術刀速度真的太快了,可是讓他魂兒都冒出來。

如果對方正要殺自己,這會兒應該已經死透了……

然而,想到裡邊的董雲清,黑衣人還是咬著牙:「我不想傷及無辜,那個人我們必須要帶走!」

話音一落,兩側都有人走來,卻是兩個蒙面黑衣人拿著槍控制兩個傭人過來。

唐宋早就發現了,而且除了這兩個,還有其他人埋伏呢。對方準備很充分,知道很有可能打不過自己,所以控制了不少普通人。

這讓他有點頭疼,總不能為了董雲清,讓這麼多人被殺。就算他再厲害,也不可能這麼快就把對方清理,誰知道後面還有沒有其他人埋伏……

被動,現在的局面非常被動。唐宋真沒想到,烈焰為了董雲清,竟然一下子出動這麼多人,還帶了這麼多重武器。

正糾結著,後邊傳來方誌的叫喊:「他,他好像死了……」

唐宋嘴角一抽,臉色發黑的快步跑回去。黑衣人想跟上去,唐宋猛地回頭:「你試試!」

森冷的殺氣,讓黑衣人不得不往後退。在花園還好,真要踏入房屋,就意味著是入侵,意思就不太一樣了……

跑回房間,董雲清還真沒了呼吸。 女尊之夫郎來攪婚 唐宋暗嘆了口氣,趕緊將手機收起來,然後將他抱出去。

沒辦法,實力再強,他也得顧忌其他人的安全。再說,董雲清已經死了,該說的都在手機里……

走出門口,唐宋把人放在地上,冷哼道:「人帶走,其實我真的很想殺了你們!」

黑衣人皺眉凝望著已經死去的董雲清,眼神中帶著幾分無奈:「抱歉,無意冒犯,只是此人對我們極為重要。」

等唐宋後退,他才走上前將董雲清的屍體抱著離開。

刷刷……

不出所料,除了前院幾個人,後邊還有動靜。這幫瘋子,到底出動了多少人!

憋屈啊,明明實力已經提升了那麼多,可他還是得服軟。

如果是他一個人,絕對要虐死這幫畜生。可沒辦法,別墅區里人真不少,他冒不起這個險……

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對方消失在夜色中,唐宋莫名的嘆息。愛麗莎在後邊忍不住低聲道:「要不要找人追上去?」

唐宋搖頭:「算了,追了也沒用。他們人太多,而且會發瘋,傷及無辜。方誌,看樣子你已經開始能控制自己的力量了。」

方誌低著頭不說話,今天輸送了很多血,反倒讓他覺得自己好了很多……

回到剛才董雲清所在的房間,唐宋把門關上,打開手機上的錄音文件。

董雲清的聲音很虛,不過還是聽得清楚。除了剛才說的內容,還提到了不少,都是關於復,還有烈焰。

組織裂變,信仰不同導致分派不同,於是就變成了一正一邪。一個執意要復國,一個卻覺得已經沒必要……

雖然董雲清知道的不多,可他對烈焰這些年的行蹤顯然還是有所了解,挖出了不少秘密。最重要的是,他知道當年復分裂的真正原因:復成功研究出了一份武功,卻四分五裂。方怡的媽媽,就藏著一部分……

當然,關於方怡的媽媽怎麼死,董雲清也說了不少。其實方怡的媽媽並不壞,她厭倦了所謂的復,所以才逃到大都市,卻愛上了方怡的爸爸。

錄音時間不是很長,唐宋很快就聽完了,面色越發凝重起來。

烈焰這麼在意董雲清,肯定是認為那份武功在董雲清身上。可他們把人帶回去沒發現武功,一定不會善罷甘休。

只是,那份武功在哪,董雲清自己都不知道,當年方怡的媽媽沒跟他說……

正想著,手機忽然出現報警。唐宋瞳孔一縮,冷笑的將錄音資料徹底粉碎刪除。

對方很聰明,居然想要破解他的手機。可惜,他的手機加密跟正常手機不同,是經過軍方加密……

等唐宋走出房間,方怡跟方雅已經過來了,方明國也回來了。

「怎麼樣,他有沒有說我媽……」方怡有點迫不及待的逼問。

唐宋抓著她的手輕輕安慰:「先別想那麼多,得安頓一下他們。這裡不安全了,這個別墅區得轉手。」

方明國一怔,嘆道:「正好我們也想搬走,我都找好地方了,搬到熱鬧一點的地段,讓方誌能多接觸人。」

方家,終究還是要散了……

折騰許久,到九點多,唐宋才開車帶著方怡方雅離開。車上,唐宋讓她們把手機全部關機,然後才跟她們詳細說明情況。

本來按照以前,關於烈焰的情報他肯定不會說。可今天方雅那些話,還是讓他決定全部說了。

一世葬,生死入骨 聽著他所說,姐妹倆的臉色尤為難看。尤其是方怡,面色極為陰冷。

原來,媽媽真的是被害死……

沉默了一會,唐宋低聲道:「這件事你們知道就好,好好想想,以前你媽有沒有提起過什麼東西放在哪裡。」

方雅苦澀的搖頭:「我對我媽的印象都已經很模糊,哪裡還記得……」

「我記得!」方怡側頭看著方雅,「你忘了?以前媽媽經常提到一個地方。」

方雅一怔,猛地想起來,兩眼瞪大:「你是說,動物園!孔雀!」

唐宋一抽,不是吧,這麼多年動物園搞不好已經翻新了……

不過,他還是得去看看。倒想知道,復研究了上百年的武功,到底是什麼樣!

把兩姐妹送回家,唐宋一個人開車去動物園。車子飛梭過街道的時候,忽然發現後邊一直有一輛車跟著。

唐宋沒有甩開對方,暗暗冷笑的繼續前行。還就不信,他們真敢在這個時候惹麻煩。如果真鬧事,他還真毫不介意抽空去一趟他們的老巢!

後邊的車一直保持距離,並不敢跟得太近。唐宋沒有理會,到了動物園門口停好車子,然後從圍牆翻進去。

走了一段路,唐宋實在沒忍住,停下腳步回頭沖著後邊的大樹喊著:「我說你們長點腦子行不行,這樣跟著讓我很尷尬……」 伊蓮彎下腰仔細地看着尤晨,目光溫柔又有些眷戀,她慢慢地伸出手,小心地不觸碰到尤晨的皮膚,儘可能地貼近他的臉,從他眉頭摩挲過他的眼瞼、鼻子、嘴脣、下巴。片刻之後伊蓮微微縮回手,手心一翻,從袖中翻出一個袖珍的小瓶子,對着尤晨輕輕地噴了噴。看着尤晨微微皺了皺鼻子,很快又放鬆下來,呼吸平緩,伊蓮慢慢起身坐到了尤晨的光腦前。

伊蓮單手託着下巴,倚在自己的膝蓋上,另一手打開了尤晨的光腦,這不是她第一次偷偷使用尤晨的光腦,動作自然而迅速,很快伊蓮就找到了自己的想要的東西,微微皺着眉頭看着那段給尤晨帶來強烈震撼的影像。

居然是真真正正的戰爭場面,看着地球的機甲戰士用嫺熟的技術和詭異的速度收割着水藍星戰士的生命,伊蓮抿着的嘴角微微用力,臉上現出了深刻的自責和悲哀。

房間裏沒有開燈,也沒有聲音,尤晨一動不動地睡得很熟,伊蓮睜大眼睛仔細地看着,任由影像的明暗光線在她的臉上營造出光影斑駁的陰森感覺。在影像放完之後,伊蓮還靜靜地在黑暗中坐了很久。伊蓮在發現他們對自己的控制減弱,對挖掘自己身上的機甲技術也沒有以前那麼狂熱的時候,就有了不妙的預感,可直到看見這個錄影,才清楚地發現事態已經演變到如此嚴重的地步,戰爭已經全面爆發。

伊蓮自然看得分明出戰的這些並不是水藍星的精銳部隊,雖然這令她有些奇怪,但是她並不擔心水藍星的精銳會有什麼損失,自己一手發揚光大的“蓮蓬”可不會那麼輕易就被打倒。伊蓮震驚的是地球機甲戰隊的水平,機甲操縱對機師的身體需求水平之高,沒有人比伊蓮更加清楚,就連自己那自然人的弟弟,想要自如操縱機甲,還需要水藍星的機械改造幫忙。這也是伊蓮在被地球困住之後,爲了拖延時間,爽快地一點一點泄露機甲技術的原因。就算地球人能造出機甲,他們也沒法用,這就是伊蓮最初的想法。

可是看着地球現在的機甲水平,伊蓮不禁深深反省自己的所做是不是錯了。地球人的身體素質明明無法操縱機甲,而單純的機械操縱的話在戰場上將會不堪一擊。

伊蓮皺緊了眉,又重放了一遍錄影,仔仔細細地看着地球機甲們的動作。那架佔據了影像幾乎所有時間的藍白色機甲引起了伊蓮的關注。越看越心驚,這架機甲的實力遠不止影像上所表現的那樣,動作流暢、應付着敵人的攻擊遊刃有餘,而且伊蓮發現,很可能並不是拍攝者追着這架機甲拍攝,應該是這架機甲想方設法控制着自己的身形,始終暴露在拍攝範圍內。

伊蓮想到之前躺在尤晨懷裏,沒能看見和尤晨的對話男人的臉,很可能這架藍白色機甲裏坐着的就是那個男人,聽起來這兩人都和伊恩認識……

伊蓮的手指輕輕地拍打着臉頰,心裏下定了決心,這次的影像是一個絕佳的機會,不管他們和伊恩是什麼關係,也不管他們有什麼想法,自己只能按照自己的計劃來,至於今後,只要想辦法回到螺旋塔,局勢自然就會重回掌控。

伊蓮開始着手編輯影像,這樣的一個視頻導向性太強,直接用得不到伊蓮想要的效果,她開始按照自己的需求重新剪輯,連接,突出重點。

忙活了大半夜,終於在凌晨時分弄好了,伊蓮本打算直接上傳,想了想,終於還是編輯好了一切,坐到熟睡的尤晨身旁,靜靜看着尤晨的睡臉,一雙眸子陰暗幽深。一直等到天色將明,伊蓮纔像是突然驚醒了一般,急忙回到光腦前,把早就準備好的一切發送到了之前就辛苦經營的論壇上。然後,伊蓮熟練地刪除了一切自己使用過的痕跡,在想要刪除尤晨保存的那份影像資料的時候,伊蓮猶豫了。手指點下又縮回,轉眼看了看一旁的尤晨,尤晨似乎夢到了什麼,嘴角翹起,喃喃地念叨了一句“小蓮……”

伊蓮全身一震,終於還是選擇了取消。在關閉光腦的時候,伊蓮輕輕地自言自語:“你們也說了想要的是和平,看在你們認識小恩的份上,那就再給你們一次機會。”

伊蓮悄無聲息地消除了自己在這個房間中的所有痕跡,只留下客廳角落的那個圓圓的小窩。伊蓮駐足在小窩前許久,看着窗外越來越亮的天色,閉了閉眼,轉身離開了尤晨的家。

尤晨顫動着眼瞼,睜開了雙眼,笑眯眯地翻身起了牀。昨晚受到那麼大的刺激,尤晨原以爲自己會失眠,卻沒想到睡得非常好,甚至還夢到小蓮脈脈含情地注視着自己,投入了自己的懷抱,一大早起來精神奕奕。一想到昨晚的夢,尤晨就覺得全身舒暢,嘴角也情不自禁地翹了起來。

可是當尤晨的目光掃過地上整理得整整齊齊的行李時,昨晚的事情全都回籠,做完了蘇華拜託的事情之後這個城市也就沒法再呆下去了,奇特的是尤晨卻並不如何難受,反而是想到換個小地方呆着,可以光明正大地帶着小蓮出門,尤晨就禁不住地嘴角上翹。尤晨定了定神,恢復了嚴肅的表情,一頭扎進房間自帶的衛生間洗簌整齊,坐在光腦前開始整理蘇華給的那份影像。

尤晨想了想,還是匿名把這份錄影原封不動上傳到了訪問量最大的一些論壇,能直接貼錄影的就貼上去,不能的也給出了鏈接地址。尤晨甚至還截了圖,圖文並茂,詳細煽情地指責政府的隱瞞,歌頌了戰士們的偉大,還表達了對眼前局勢的擔憂,最後自然免不得對英雄的崇拜。尤晨充分發揮了平日自己巧舌如簧的本領,一篇帖子寫得是蕩氣迴腸、熱血沸騰。

尤晨滿意地把光腦芯片從牆上的載體中拆下來,放進隨身攜帶的行李中,最後環視了一下這個房間,大步邁出步子,打算到客廳角落帶上小蓮就離開這裏。

可是尤晨滿心的好心情在看見空空蕩蕩的小窩之時就消散得無影無蹤。那個他精心爲小蓮準備的睡處整整齊齊,絲毫沒有有人睡過的樣子。尤晨有些慌亂,在整個房間裏開始團團轉地尋找。這套房子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兩間房,兩個衛浴,廚房、陽臺、客廳、餐廳、儲藏間。尤晨每個地方都仔仔細細地查找,就連牀底都彎腰下去翻了一遍,最終他無奈地發現小蓮肯定不在家裏。他身形不穩地回到小窩旁,精神有些恍惚,自從進了這間屋子,小蓮從沒有出過門,自己固然不願帶她出去,小蓮似乎也沒有這樣的願望。

尤晨彎腰拾起被扔在地上的行李,忽然發現了小窩上放着的一張小紙條,急忙展開一看。

“尤晨,謝謝你。我走了。—-伊蓮”

尤晨的手開始顫抖,這句紙條上字跡清晰有力,意思簡潔明瞭,可是尤晨卻根本不能理解,這是小蓮留下的嗎?她走了,走到哪裏去了,她那副癡癡傻傻的樣子,能到哪裏去?可是從這張紙條完全看不出小蓮的頭腦有問題……尤晨甚至還傻乎乎地想着,原來小蓮的全名叫做伊蓮,真好聽……

尤晨的心裏空落落的,彷彿被人深深挖走了一塊,愣愣地站在那裏,腦子裏全都是小蓮就這麼走了,她能去哪裏,會不會被抓住,能不能照顧好自己……忽然眼睛被一陣強光刺激,尤晨這纔回過神來。高高掛起的太陽發出刺眼的光線,透過客廳的窗口正好射進雙眼。

尤晨深吸了口氣,再慢慢地呼出,拎起整理好的行禮走向大門。尤晨知道現在政府監測的恐怖,今早做的那件事幾乎是泄漏了政府最高端的機密,只要被政府注意到,肯定會順藤摸瓜摸到這裏,不能給蘇華帶來麻煩,也不能讓自己陷入危機,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尤晨早就準備好了一切,動作自然迅速,目的地明確,爲了避免被人找到,尤晨沒有選擇乘坐需要買票的交通工具,而是直接在路上偷偷打開了一輛停在路邊的飛車的基因鎖。對於尤晨這樣天天研究生物基因的人來說,騙過死板的基因鎖簡直易如反掌。

可是如果尤晨知道在他剛剛離開這棟樓不到十分鐘,家中就出現了不請自來的不速之客,他肯定沒辦法再這麼淡定自若了。

“家裏沒人,看來發完那個視頻,人就逃了。”兩個穿着咖啡色夾克的男人破門而入,找了一圈沒有發現人影。

“情報局的動作太慢了,凌晨四點發的視頻,直到快六點才發現,找個這麼簡單的人的資料居然還費了兩個小時。不被人逃了纔怪。”其中一人憤憤地抱怨。

“行了行了,我們完成任務就好。局裏會派人出去找的,這麼機密的事情被捅到外面,看來好日子快到頭了。”

“是啊,要亂了,接下來有得忙了。”

兩人離開了這棟小公寓,急忙奔回覆命去了。

作者有話要說:真是對不起大家,隔了這麼久

前段時間忙,又出去了5天,本來想着一回來就更新的

結果時間一長反而找不到感覺了,每天對着大綱許久

希望大家能繼續支持,有點苦逼的感覺,淚奔~~~

*好像還是有點抽嘛,我這裏更新成功,但是後臺沒有,你們能看到麼 從大樹後面走出兩個青年,一胖一瘦,倒是相呼應。兩人都穿這黑色西裝,看起來真的很尬。大晚上穿成這樣,還不如跟剛才那些黑衣人一樣直接蒙面得了。

而且兩人的走路姿勢,明顯是衣服裡邊藏著什麼東西,走得相當彆扭……

唐宋翻著白眼,鬱悶道:「你們不是烈焰的人吧?」

胖青年立即搖頭:「不是,我們才不是烈焰,他們不配!我們是復,上面派來的。那個,其實我們沒想跟蹤你,就是,不知道怎麼打招呼。」

兩人都是悻悻的縮著脖子,相當尷尬的樣子。

唐宋無語了,復的人就這樣尿性?

暗嘆了口氣,唐宋繼續往前走,鬱悶問道:「你們帶了武器?」

「是啊,出門哪能不帶武器。」胖子沒有絲毫顧忌的回答,「剛才其實我們也見到烈焰那些人了,本來想幫你一把,不過好像那個人死了。而且,他們人有點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