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天則是封印了自己全身的真元,奔跑到了這塊沉水金邊上,脫掉了自己的上衣。現在邊上做了一些簡單的暖身動作,讓全身的骨骼經脈,全部活動起來。

「起。」 我家姐姐黑化了 ,猛的爆喝了起來,雙手頓時使出了全身的力量,一條條的手筋,宛若樹榦枝條一般,猛的突出。

帝天咬緊了牙關,雙腿扎著馬步,漸漸的將那塊沉水金,緩緩的抱了起來。

「那位新人,竟然將那塊沉水金,則是抱了起來。」頓時有著幾位士兵,則是抬頭望了過去,感覺到了一絲驚訝。當初他們也未必,可以這麼輕鬆的做到。

「噗」一道急速的破空之聲響起,只見一道暗紅色光芒,直接劃破了半空,爆發出了微微轟鳴之聲。乃是一根暗紅色的鞭子,朝著那幾位士兵,奔襲了過去。

「啪啪。」清脆的幾聲,只見那幾位士兵,手臂上面,則是流淌著鮮血,有著一道猙獰的傷口浮現了出來。

「訓練就是訓練,必須保持高度的注意力,不然去了戰場就是死亡。你們的眼中,只有你們的敵人,絕對不能分心。」赫連教官聲音如驚雷,踏著龍行虎步,朝著那幾位士兵,直接大聲的怒罵了起來。

「是,教官。」那幾位士兵忍著疼痛,開始了自己的訓練,不在被帝天吸引了。這幾位士兵雖然畏懼教官,但是心裡清楚,教官這一鞭,乃是為他們好。

「咚,咚。」帝天背著沉水金,開始緩緩的走了起來,腳步在漸漸的加快,臉上也流淌著汗漬。帝天感覺到了這是一條不同的修行道路,雖然帝天能夠承受住幾道神之氣,但是要背著一塊沉水金,快速的蹦跑,在沒有真元的支持之下,確實十分的吃力。

帝天每一步落下,大地多微微的晃動,有著一絲淺淺的腳印,則是浮現在了操場上面。

「堅持住才行。」帝天咬著牙齒,內心則是十分的堅定。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操場上一圈就走完了。帝天感覺到了手臂,還有雙腿,多開始了發麻,並且感覺背後的沉水金,則是越來越重了。

咚!

帝天腳步踉蹌,差點跌落在了地面之上,玄之又玄的撐住了身體,再次背著沉水金,繞著操場開始了行走。每走一步,帝天則是感覺,越來越吃力,雙腿開始不聽自己使喚。

兩圈,三圈,四圈。

五圈圈也漸漸的過去,但是帝天全身多被濕透了,而且開始漸漸的吃不消了,雙腿好幾次打顫,終於跪倒了在地面之上。完全不靠真元,只靠肉身,抗下了百萬斤沉水金,這對於一個造化五重的修士,已經非常不錯了。

「算你合格,但是希望你不要鬆弛下來。」赫連教官不知道什麼時候,則是出現在了帝天身邊,對著帝天說道。不過赫連教官,也是有著一絲驚訝。因為剛才的任務只是看看帝天,有沒有吃苦的耐力,會不會隨便放棄而已。但是帝天則是拼勁了全力,足足堅持了五圈,沒有絲毫的退縮,也沒有絲毫的抱怨,這十分的難得。

「多謝教官。」帝天頓時一喜,欲要站起身來,但是下一刻,則是當即半跪了下來,雙腿十分的發麻,理解詢問道:「不知道教官,什麼時候才能夠上陣殺敵。」

「哼,你還差的太遠。」赫連教官聲音當即冰冷了起來:「一個新兵,要訓練一年才行,接受一些列的培訓,才能在戰場上面,應對所有的困難。而且新兵,要在三年之後,才會開始投入小型戰場之中,經行一些簡單的歷練。」

帝天頓時目光獃滯,三年也未必太長了,或許已經不少天武書院的天才,多已經斬殺了不少邪惡弟子了。

「三年的軍隊訓練,絕對比一個人的力量,要來的強大,因為這裡有著可靠的朋友。在這裡拳頭不能做主的地域裡面,只有靠朋友的多少,才能起到決定性作用。」赫連淡淡的說道,三年的時間是必須的,不過隨即峰迴路轉道:「如果你的每一次成績優異,依然可以提前進入戰場裡面。」

帝天隨即目光閃爍著喜色,只要自己表現出色,或許就能提前斬殺了邪惡修士。不過帝天思索了片刻,在中央星域裡面,個人的力量,已經不太重要了,靠的乃是團隊的力量。

「如果在這裡,成為一個軍隊的軍長,那麼斬殺邪惡修士,那完全要輕鬆的多了。」帝天頓時意識到了,與其自己斬殺,冒著極大的危險,不如率領著一個軍隊才行。

帝天頓時思緒萬千,決定要好好的在軍隊之中,開始了立功,爭取早日成為一個軍隊的領袖才行。

「集合。」赫連頓時聲音宛若驚雷,對著整個新兵團,開始下達了命令。赫連手中的教鞭,不斷的在空中爆發出了轟鳴,好像欲要對誰發威。

「啪」頓時一道映紅的血液,則是灑向了天空之中,一個速度最慢的一位新兵,則是被一鞭擊打出了一條血痕。

「你跑的太慢了,在戰場上面,跑在了最後一個的,隕落的機會越大,聽到了沒。」赫連頓時出現在了,最慢的那位新兵身邊,對其呵斥了起來。 「知道了,教官。」那位新兵臉部微微抽搐,有著一絲疼意,但是沒有絲毫的怨言。

頓時赫連的身前,則是形成了一個六十人的部隊。 婚後試愛:豪門老公不好惹 ,雖然只有六十人,但是透露著朝氣與生機。

「今天新來了一位士兵,大家歡迎對方加入其中。」赫連對著眾人說道,這是一場歡迎儀式,歡迎帝天的到來。

「在下帝天,以後還請各位,多多指教。」帝天對著眾人自報了姓名。

隨即帝天與各個新兵,經行了簡單的接觸,發現這些新兵,多是各個族部,派遣而來的新兵。不過他們已經來了,快有一個月了。

不過這一個月的時間裡面,他們過的苦不堪言,每天遭受非人類的折磨。因為軍隊的訓練,則是十分的嚴厲,比起族部的歷練要強大太多了。

帝天發現,這些新兵,彼此多十分的和善,沒有什麼心機。因為望家堡,屬於那種比較安詳和平的世界,所孕育出的修士,也是比較安詳與和平。

不過很快帝天與眾多新兵,再次投入到了訓練之中。赫連教官的教導,分為了三大部分。每一天上午,則是訓練著每一位士兵各自體能。而下午,則是訓練士兵之間的配合。晚上則是訓練著士兵,對於一些山川的認識,還有經行一些簡單的靈藥和治療方面知識。

而赫連則是著重的講解,下午的士兵之間的配合。一旦雙方敵軍,彼此展開了交戰,那麼士兵的配合,則是能夠主導這一次勝利的鑰匙。

而赫連,也為著六十人,經行了多套方案的演練。根據每一位士兵的能力不一樣,經行了大方面的編排,每一位士兵在這個軍隊之中,有著什麼樣的任務,有著什麼樣的工作,並且要為同伴注意一些什麼。

不過赫連在帝天的強烈要求之下,成為了這個部隊的先頭兵。說穿了就是,一旦雙方交戰,帝天要衝到最前方,專門負責的殺戮。

而且赫連在接觸帝天這一個月的時間裡面,對於帝天的評價則是極其的高。帝天的身體在新兵之中,則是排在了第一。但是境界卻是中等,不過團隊配合則是十分的弱,只適合成為先頭兵。

赫連隨即第二個月時間,對整個新兵,展開了全方位的配合。一個個模擬戰場,則是出現在了眾人面前。這些模擬戰場十分的巨大,並且有著高川等等一些列的地界,多被清晰的呈現出來。

這是一個巨大的山水畫之中,乃是一件高級靈器,裡面的每一座高川,還有地理,多是按照現實之中的比列,一比一的畫下來的。眾人則是進入了山水畫之中,開始了交戰。



就連裡面的敵人,也是十分的真實,不過這些多是真元匯聚而成,一切多為新兵,提供幾次真實的演練。

帝天還有幾位士兵,則是沖在最前方,開始經行了殺戮。而後方有著指揮者,在不停的布置命令。同時有著幾道小部隊,則是從兩邊,形成了風刀,朝著敵人的兩邊襲擊而去。

而有些士兵,乃是箭師,可以經行遠程攻擊,為自己這一方修士,經行大量的庇護。

而赫連則是懸浮在了天空之中,觀看著下方的一切。一場演練很快結束,而赫連手中的鞭子,宛若暴風雨一般,降落在地面之上。


一道道的映紅血液,則是灑落向了地面之上,不少新生士兵,則是遭殃了,帝天也不例外。

「帝天你沖的太快,團隊無法給你配合,你這樣很危險,你要放低速度,要在團隊的陣營之中。」

「雨風,薛方你們兩人,做為箭師,只要為先頭兵,經行一些列保護。不要瞄準任何敵人,因為你瞄準一個敵人,到箭飛射而出,則是會浪費大量時間,而一場生死交戰,或許就這幾秒,導致了自己這一方失敗。要不停的射箭,打亂敵人的陣營,同時起到先頭兵的保護。」

「藍玉,你做為右邊鋒的領導人,速度太過慢了,等你趕到了敵方的右後陣營,或許戰鬥已經結束了。」

「向左,你做為左邊鋒領導人,乃是佯攻敵人,要將氣勢渲染起來,吸引大量的敵人。然後為右邊鋒提供戰機。你們要一擊就逃,再擊再逃,吸引著敵人的氣勢,而不是經行猛攻。」

赫連不停在上方怒斥著,對於這一次的演練不太滿意,雖然多次在紙上談兵,但是真實之中上演,多少會有大幅的出入。

不過赫連,也是用心良苦,這些多是為帝天等人好。

不過時間匆匆過去,半年眨眼就過了。這半年的時間裡面,大量的時間,多是在培養團隊的默契。而且赫連則是動用了,數十個陣法,有的陣法乃是功,有的陣法防,有的則是用來逃跑等等。六十人的新兵,則是全部的演練了幾次,做到了赫連滿意了,才開始了下一個。

不過就在此時,赫連傳來了一則不好的消息。在山脈的另一處城堡,則是遭到了邪惡部落的攻擊,雖然邪惡部落被擊退,但是損失也是極為慘重。

所以現在周圍的幾個部落,已經開始了全赤烏山脈,經行了大量的演練,經行抵抗這些邪惡。

而帝天等人,這些新兵,則是駐紮在城堡外面,保護一些靈藥田。而城堡本營,則是不需要擔心,因為城堡有著強大的陣法,邪惡部落很難攻破,不需要瞎擔心。

「你們新兵,因為是非常時刻,所以需要非常處理。去外面執行任務,要注意隊伍絕對不能亂。」赫連對著這些新兵,開始了告誡。原本這些新兵,要經行三年的全方位培訓,才能出去執行任務,但是這一次乃是非常時刻。

眾人分別領到了一套鎧甲,還有一柄各自的武器。不過這些帝天多不需要,因為所領的東西,還沒有帝天自己的好。六十為新兵,則是整齊的站立在了操場上面,看著遠處,又有了新兵,進入了部隊裡面。

「這一次的你們的新兵,要選出一個隊長,還有兩個副隊長。」赫連對著眾人說道,雙目看向了眾人。因為一個小團隊,一定要有一個隊長,還有兩個副隊長,做為隊伍的大腦。

頓時眾人目光有著一絲急切,因為一旦成為了隊伍的隊長,還有副隊長,完全是有著面子,乃是對他們實力的肯定。

「兩位副隊長,將會從箭師,還有藥師之中分別選取一個,薛方還有於華,你們兩位乃是副隊長。而隊長則是在先頭兵之中選擇一位,乃是帝天。不知道你們有沒有意見。」赫連頓時對著眾人下達了,可以說最後一次命令了。

「沒有意見。」眾人頓時高呼,因為每一次演練,帝天多是沖在了最前面,殺敵也是最多的一個,眾人心裡也是有著一絲佩服。而且一個軍隊的隊長,代表著一個軍隊的靈魂,而帝天每次沖在最前面,給眾人樹立了一個不怕死的榜樣,乃是赫連選擇的主要原因。

「隊長,希望你能夠在真正的大戰之中,也是沖在了最前面,不然我第一個將你拉下來。」頓時一個身背一柄彎弓的少年,對著帝天冰冷的說道。這位少年乃是二十左右,與帝天差不多的年齡,英氣逼人。乃是雨風,是一位箭師,不過雨風箭術超群,但是每一次多喜歡一箭殺敵,不按照赫連的陣法來行動,導致了最後沒有成為副隊長。

「各位放心,我帝天雖然不是望家堡之人。但是今日再次發誓,一定把望家堡當成自己的家,一樣全力的守護。」帝天頓時高呼,對著眾人堅定的說道。

「誓死守護望家堡。」頓時眾人,對著天空宣誓,因為這裡乃是他們的家,有著他們的家人。絕對不能讓那些邪惡的修士染指,這一片安靜的土壤。

眾人頓時對著赫連,鞠了一個大躬,表示了足夠的敬意。帝天當即帶著眾人,則是朝著外界走去。

帝天帶領這兒眾人,朝著望家堡外面的葯田而去,因為要去經行巡邏,保護葯田絕對不容有失。

「那個不是前不久被抓回來的外界之人,這麼這一次成為了新軍的隊長了。」就在帝天帶領著軍隊,行走在大街上面的時候,頓時有著幾位婦女,則是在竊竊私語起來,不過有著一絲敬重。短短時間搖身一變,變成了人人敬重的隊長。

「哈哈,果然是十年河東,十年河西。」不少婦女輕笑了起來,感覺到了不可思議。這些婦女原本以為,帝天會被發落,去採礦,做一些苦力活。但是沒有想到了,成為了一個隊伍的隊長。雖然十分的風光,但是卻是極其的危險。

帝天帶領著眾人,沒有理會,這些婦女的話語,離開瞭望家堡,朝著不遠處的一塊葯田而去。這一塊葯田,則是坐落在了一座高山之中,上面種植了不少靈藥。

帝天感嘆,當初就是因為這裡,才被抓進瞭望家堡之中。但是半年之後,再次回到了這裡。 成片的葯田上面,則是盛開著一株株濃郁的靈藥,有些靈藥則是火光纏繞,有些靈藥則是寒意冰冷。還沒到葯田,那淡淡的葯香,則是擴散了出去。

帝天率領著隊伍,則是開始視察了起來。不過這一次帝天,則是老遠,看到了幾道纖小的身影,躲在了大樹之中,目光則是在葯田之中,不停的掃視著,在經行了訓練任務。

那幾道纖小的身影,每天早上多會在大樹上面,待到了晚上。並且一邊看守葯田,一邊獨自修鍊著,已經不知道多少日月了。

不過這一次,那幾道纖小的身影,也看見了帝天等人,目光有著一絲複雜,沒有想到半年前,所抓住的偷取靈藥之人,此時則是成為瞭望家堡的士兵,好像還是隊長。

帝天嘴角帶著一絲笑意,看向了大樹上面,那幾道纖小的身影。不過下一眼,帝天的目光,與那幾道纖小的身影目光,撞擊在了一起。

那目光,則是布滿了歲月流淌的痕迹,有著一絲無奈,有著一絲興奮,宛若看透了事事無常。這種複雜的眼光,則是一下子衝擊著帝天的心靈。或許他們也不想這樣,原本應該玩耍的年紀,此時卻要在看守這些葯田,是何其的無奈。

一旦葯田有失,到了最後交不出國稅,最後需要望家堡的中年男子,直接去參軍,來抵消這些國稅。一旦被國家號召了前去參軍,最後的結局基本是死。

雖然這些小孩,年齡還很小,但是卻懂很多,被生活所迫而無奈。

「幾位小孩,給我下來。」帝天嘴角帶著一絲笑意,對著那幾位小孩揮了揮手。

那幾位小孩,彼此看了看對方,隨即直接從大樹之上,一躍而下,宛若飛鷹撲兔一般,十分的靈敏而輕巧。

「如果你敢公報私仇的嗎?我們奉陪到底。」頓時一位年齡看起來,略大的一位小孩,對著帝天堅定的說道。但是顯然話語有著一絲膽顫,因為一旦成為瞭望家堡的士兵,那麼在望家堡則是有著極高的分量,任何普通人多要對其敬禮。

這些小孩看見了帝天成為了士兵,因為會刁難他們,但是礙於帝天的身份,雖然心裡不害怕,但是有著一絲膽顫。

「哈哈,我什麼人,這麼可能記仇。」帝天頓時大笑了起來,雖然上次在他們手中,吃了一個大虧,但是還沒有到記仇的地步。不由的大笑道:「你們在大樹上面,為望家堡做出了貢獻,乃是望家堡的功臣,這一次特地為你們帶來了獎勵。」

這四位男孩,雖然年齡小,但是心裡卻十分的成熟,完全是可造之材。

「既然相遇就是緣分,那麼就送你們一場造化。」帝天頓時手指光芒涌動,分別對著四位男孩,額頭那裡微微一點。頓時一道光芒,則是湧入了四位男孩的腦海之中。

帝天分別送給了,四位小孩,每一位多是兩門神通。帝天上次看見了,這幾位小孩所施展的武學,也不過是中級武學,只能算一般的武學,對敵殺傷力不強。帝天當初就是吃虧在了,對規則的不適應,還有對方人數太多。

帝天當初擊殺了幽藍,則是得到了數十門神通。不過這十門神通裡面,不滅金身明顯比其他的神通,要強大出不少。因為神通最後證道,證的道強大,也決定了神通的強大。

帝天分別將不滅金色,還有一門攻擊神通,傳授給了這四個小男孩。


在中央星域裡面,雖然會壓制實力強大的修士境界與實力。一旦在同境界的條件下面交戰,誰能夠施展的武學,那麼就有可能擊敗對方。神通的破壞力,比起高級武學,中級武學,要強大的太多了,起到了決定的作用。

那四位小孩,頓時痴迷了起來,感覺到了這兩門神通的玄妙,就連進門多極其的困難。神通十分的玄妙,而他們還弱小,對於武學的理解,多太過淺薄了。帝天當初也是在戰神殿下的指導之下,才能快速修鍊弒天指的。

但是誰多沒有想到,帝天這一次的無意之舉,則是成就了四大戰神,以後帶領著望家堡在中央星域南域閃耀萬丈光芒。

四位小孩頓時回過神來,發現了帝天早就帶領著部隊遠去。四人內心暗自發誓,以後要好好的報答帝天,也知道了這兩門神通的強大。四人再次身形一動,再次來到了大樹上面,開始了盤坐下來,細心的參悟起來。

帝天則是帶領著眾人,朝著遠處一些的葯田而去。望家堡的東南西北,則是各有著幾處龐大的葯田,而帝天等人,則是在巡視著東面的葯田。

而其他三面的葯田,也有著軍隊,在不停的巡視。一邊是看守葯田,同時也是加大了城堡的防護。現在邪惡實力,十分的猖獗,畢竟還有半年時間,就要到了要交國稅時候了,這半年之內,一定會有大動作。

帝天帶領著眾人前進,同時手指金龍戒指那裡,時而飄出了淡淡的金光,朝著遠方而去。那些金光,乃是噬金蟲蟲群,開始朝著遠方布置。

當初噬金蟲,則是繁衍了數萬噬金蟲,此時欲要被排上了用處。而數萬頭噬金蟲,當初在無盡天塔之地,吞噬了大量的肉體,還有帝天餵養了不少金屬,實力已經得到了變強,乃是起始九重左右了。

帝天則是大喜,原本已經噬金蟲實力弱小,頓時間無法幫忙。但是來到了中央星域,卻發現了,噬金蟲乃是重寶。那怕實力弱小,但是噬金蟲數量太多了,完全可以組建一個強大的軍隊。

不過帝天不想做的太顯眼,那麼有可能會引起中央星域的一些大勢力窺視,或許還會剷除帝天。

這一波,就是足足兩千噬金蟲,朝著四周飛散了出去。噬金蟲乃是起始境界,只有指甲大小。那怕是修士看見了,還以為是甲蟲而已,不會放在眼裡。

帝天一邊帶領著軍隊,開始巡視著四周的葯田,一邊與眾人,則是述說著外界的場景。因為帝天乃是外界的修士,將外界的情況,詳細與眾人講訴,迎的眾人連連嚮往,不過這裡的規則特殊,無法離開中央星域。

不過就在帝天與眾人一起巡視的時候,噬金蟲則是帶來了一則消息,在東面的十萬米開外,一處硅地那裡,則是發現了十道鬼鬼祟祟的身影,朝著這裡緩緩的而來。

帝天頓時一驚,按照噬金蟲的述說,那十人的氣息,十分的嗜血,而且鬼鬼祟祟,因為乃是邪惡部落的修士。邪惡部落的修士,應該前來探測望家堡的虛實,儘可能的了解望家堡的情況。

那十位修士,乃是邪惡部落的一個爪牙而已。那個邪惡的部落,人數眾多,相當於好幾個望家堡人數。不過邪惡部落裡面,也是有著幾股勢力,不能形成團結的一個整體。

「各位有敵情,如果大家相信我的話,就跟著我前去一探究竟。」帝天不敢大意,當即對著眾人說道,並且也取出了一枚噬金蟲,為眾人講解了起來。不過帝天省略了很多東西,只是說噬金蟲乃是當初得到了幾枚幼蟲,將其煉化,成為了自己的奴隸,可以四處打探一些敵情。


「隊長,不知道你還有沒有這些金甲蟲的幼蟲,可不可以給大家一些。」頓時雨風頓時目光有著一絲喜色,如果自己能夠煉化幾隻噬金蟲,用來打探一些情況確實很好。

帝天也知道,望家堡也會捕捉一些磚地鼠,或許一些小昆蟲,將其煉化,用來收集一些情報。不過那些情報員,最後多漸漸的隕落了,因為一旦被煉化了,就無法在修鍊了,時間長了壽元自然就近了。

隨著望家堡的捕捉,現在四周已經很少再出現,這種磚地鼠,還有小昆蟲了。此時見帝天帶來,自然有著一絲想法。

「可以,不過要小心,不要讓其繁衍過多,不然會招來罪過。」帝天頓時點了點頭,給在座的所有修士,每人給了五隻噬金蟲。

眾人看著手中的五隻噬金蟲,有著一絲喜色,雖然噬金蟲很小,但是卻能避過一些無心修士的探測。眾人將其小心翼翼的收下,回去之後欲要煉化。

不過此時,眾人則是要跟著帝天,前往那處硅地,欲要將那十人,全部一起打盡。

六十多人,雖然第一次經行真正的死亡歷練,但是眾人並不懼怕,不管對手實力多強,多會遭到規則的壓制。一旦雙方交戰,比拼的就是人數的多少而已,現在這一點眾人佔據著絕對的優勢。眾人也是欲要,藉此好好的歷練一下,畢竟在望家堡之中的演練,沒有生死的危險,擁有無法與現實之中相比。

帝天則是帶領著部隊,朝著那處硅地而去,在噬金蟲的指引之下。帝天等人,則是來到力量一座山峰那裡,遠眺向了那處硅地。 只見那處硅地,乃是一個大坑,足足有著數米深,如果不用心的尋找,確實很難發現。而這個大坑裡面,則是有著十道身影,在在地面之中,好像布置著一些東西。

「那個是小型傳送陣。」帝天通過右眼發現,那是一個小型傳送陣,還在構建之中。

「如果在那裡構建傳送陣,一旦邪惡部落大局來犯,完全可以避開我們的視線,直插望家堡的心臟之處。」薛方大怒,如果這個傳送陣,一旦構建成功了,那麼邪惡部落通過傳送陣,可以快速抵擋望家堡。這裡距離望家堡很近,完全可以短時間重創望家堡。

「箭師準備好,將其射成馬蜂窩。」薛方頓時下達了命令,欲要直接遠程攻擊,將其完全擊斃。

頓時數十位修士,分別取出了弓箭,欲要拉弓射箭,將那些邪惡修士擊殺。

「慢著,我們距離很遠,無法確定對方是不是真正的邪惡部落,萬一擊殺錯誤了,那可是大罪。」於華則是有著一絲擔憂,畢竟距離太遠了,無法真正的確定,萬一誤殺就事情大了。

「不錯,金甲蟲所看到的,未必乃是真的,絕對不能誤殺。但是我們可以經行戰鬥演練,先將那些修士包圍起來,如果真的是敵人話,那麼就擊殺,不是就放過。」帝天也贊同於華的話語,萬一擊殺錯誤了,事情就真的鬧大了。

帝天頓時布下了陣法,藍玉則是率領著右邊鋒,足足十人的小團隊,從右邊包抄過去。而向左則是率領著左邊鋒,也是十人的小團隊,從左邊包抄過去,兩大邊鋒,要聯手阻擊對方要逃走的路線。

頓時藍玉與向左,當即率領著各自的部隊,開始包抄那個大坑。

帝天等人,則是按兵不動,足足片刻之後,發現了只有邊鋒,多已經到了指定地點,一切的工作,多已經準備就緒了。

「走。」 魔情障 ,朝著那個大坑而去。而同時薛方則是帶領著隊伍,各自拉著大弓,一旦得到了帝天的指示,就會經行戰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