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瑟搖了搖頭:「你會的,」隨後,他抬起腿向門口走去:「今天,還要抓些獸人來玩嗎?」

簡楊聳了聳肩:「沒興趣。」隨後便蒙上獸皮被子,準備午睡了。

希瑟神情黯然的走出了簡楊的房間,他不想失去自己的種族,也不想失去簡楊,簡楊剛剛的那個話,雖然不是什麼承諾,但也是他的一線希望。

希瑟決定,去說服狐族留在南部獸城。

只是希瑟沒想到,三天後,當他來到簡楊的房間門口時,卻聽到了裡面得嬌喘聲。

而房間裡面的氣味,卻並不是文斯特的,而是那個一直和他作對的豹獸的。

黑星前一夜趁著天黑,摸進了簡楊獸宮的房間,羅紋送重傷的墨去維阿部落,而他則忍受不住對簡楊的思念,冒著生命危險來找她了。

簡楊的五感已經十分靈敏,在黑星來到她的窗下時,就已經感受到了,可是她並沒有制止他從窗子跳進自己的房間。

交配的感覺很好,好到無法言喻。

如果說以前的簡楊因為害羞而一直克制著這個想法,那麼現在無所畏懼的簡楊,就希望不斷的享受這種滋味。

而且,她的身體對於這三隻雄性完全不排斥,就好像之前曾經契合了無數次一樣。

於是黑星來到她的房間,甚至摸上了她的床,簡楊都默許了。

黑星和文斯特給她的感受不同,他雖然少了一絲纏綿悱惻,卻多了些朝氣蓬勃,一樣的舒服,卻是兩種不同的享受,令她心情大悅。

而黑星,雖然感覺到了簡楊的變化,但是他深知,自己身下的這個雌性仍舊是他的楊楊,於是為了取悅她,也是使盡了渾身的解數。

以前害怕太激烈讓簡楊難以承受,現在簡楊變得無比強大,身體素質大大提高,無論怎樣折騰她都不會有太大的問題,於是翻來覆去,巫山雲雨,在一次次的水乳交融之中便過去了兩天。

第三天早晨醒來,簡楊虛弱卻又饜足的看了一眼躺在身旁的這個陽光帥氣的雄性,決定他的雄寵裡面增加一個名額。

抬起左手仔細看了看,還有兩個,是不是也應該找個機會試試那兩個雄性的味道,考慮把他們也收了?



羅紋帶著黑星的弟弟墨,回到了維阿部落。

這段時間,南部大部分部落都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好在維阿距離獸城有兩三天的路程,所以還沒有被波及。 【愛♂尚★小△說§網.】,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不過因為上次簡楊的事情,部落里還是傷亡慘重,有將近三分之一的族人受傷,死亡的也有十多個。

現在簡楊這個名字,在維阿以及整個南部,已經變成了如同魔鬼一般的存在。

部落里,每個獸人對簡楊這個名字都忌諱莫深,心中還對她念念不忘的,除了簡楊的家人之外,就只剩下了卡特、摩爾、溫妮還有梅洛父女了。

溫妮還是每天準時過來為簡楊的雌崽餵奶,也正是因為這樣,部落里的其他獸人見到溫妮也跟見到瘟神了一樣,都躲得遠遠的。

雖然摩爾的醫術不精,但狸追的身體素質很好,加上曾經喝過多次簡楊的血液,所以經過了這麼多天得修養,胸口處的貫穿傷已經恢復了一些。

摩爾帶著草藥來到簡楊家裡,正好撞見準備出門的狸追。

「你的傷口還沒有完全癒合,不能出門的。」摩爾出言阻攔。

「我必須去找她。」狸追推開了摩爾的手,一步步向大門外走去。

「你知道去哪找嗎?你現在身體這樣,還沒等找到她,你自己就先死了!」摩爾氣急敗壞的說道。

其實他知道簡楊現在在南部獸城,因為這段時間,她所做出的殘暴行為早就在南部傳開了。

可是他不能告訴狸追,狸追現在傷勢剛剛恢復了一些,想要完全康復,還需要一些時間的。

摩爾的話說完,狸追只是稍微頓了下腳步,還是執拗著想要出門,這時,大門卻被人從外面打開了。

羅紋肩膀上扛著一個瘦弱的雄性,帶著室外的一股涼氣走了進來,看到狸追先是一愣。

羅紋以為狸追一定會在南部獸城,和文斯特在一塊,沒想到他卻在維阿,而且看起來,身體狀況還不是很好,胸口的傷痕清晰可見,有些猙獰。

羅紋的出現成功阻止了狸追的腳步,隨後他小心翼翼的將墨放到了沙發上。

除了狸追,其餘的三個伴侶體內都有旅蟲,所以狸追便開口問道:「楊楊現在在哪,你找到他了嗎?」

羅紋點頭:「找到了,在南部獸城。」

「她怎麼會在那?黑星呢?也回去了?還有文斯特呢?」

「文斯特和黑星都留在獸城,我先送黑星的弟弟回來,稍作休息之後就會趕去獸城,」說完,羅紋看了看狸追身上的傷:「你要跟我一起去嗎?」

「當然!」狸追說道:「我正準備出門去找楊楊。」

「你現在的狀態……唉,」羅紋嘆了口氣,也知道攔不住狸追,設身處地的想,如果換做是他,他也會不要命的去尋找自己的伴侶:「反正現在獸城有文斯特和黑星在,我們也不急這一天,不如明天再動身吧。」

狸追糾結了好久,才緩緩的點了點頭,表示同意羅紋的主意。

夜裡,羅紋和狸追都未進入深度的睡眠之中,不過對於他們這個等級的雄性來講,即便是睡著了,身體也本能的保持著絕對的警覺,外界有一絲的風吹草動他們都會立刻感應的到。 【愛♂尚★小△說§網.】,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就像是現在,他們雖然在不同的房間里,但幾乎是同一時間睜開了眼睛。

他們感應到了一種莫名強大的力量突然出現在自己家中,這種力量和他們自己的力量以及之前遇到的任何一種力量的類型都不盡相同,但是卻能感覺出它強大的驚人。

羅紋的房間里還睡著四隻豹崽,還有他的雌崽蜜蜜。

於是他輕手輕腳的從床上下來,隨後走出了房間,來到客廳時,狸追已經站在那裡了。

他十分戒備的看著面前的一個金色的發光體。

那個發光體乍看上去是圓形的,可是細看,卻是一片虛無的光芒。

它的體型不大,只有手掌那麼大點,可是從它的體內,卻傳來了異常強大的力量。

羅紋也隨即戒備起來,和狸追站到了同一戰線之上。

光點沒有靠近他們,只是上下來回浮動,看起來有些急躁,卻沒有越過雷池半步。

兩個雄性知道孩子們在家,也不能貿然出手,加之對方雖然沒有實體,但是其中的能量巨大,就連狸追恐怕都不是它的對手。

於是兩個獸人和一個光點在黑暗的客廳中,僵持了好久。

終於,光點在上上下下攛掇了好長時間之後,終於落於地面,變成了一個小奶娃的樣子……

看起來也就一歲左右的樣子,白白胖胖,手臂和大腿根蓮藕似的,異常呆萌。

即便如狸追一般的面癱,此時臉上都忍不住的抽搐了起來,羅紋更是表情炸裂,整個人都不好了。

成年獸人對幼崽有著與生俱來的保護欲,面對著面前這個幼崽模樣的怪異生物,估計他們是不可能下的去手了。

那變成了幼崽的光點光不溜鰍的站在地上,從他們的眼神中看出了複雜的情緒,於是下意識的低下頭來看向了自己的身體。

尼瑪……

「比上次還小啊……」他口中說道,聲音奶聲奶氣,語氣卻是極其無奈的。

上一次去找簡楊,還尚且能保持著幼年的形態,現在竟然變成幼崽了,不過好在,能夠變成人形的實體了,也不枉費他這麼多天以來的努力。

那『幼崽』清了清嗓子,剛想對面前兩個雄性說話,突然感覺自己在他們面前顯得實在過於矮小,他仰著小腦袋脖子都疼了,可是自己全部的力量都用來凝聚人形了,實在懸浮不起來了,於是手腳並用的爬到了身邊的沙發上面。

羅紋和狸追詫異的看著面前渾身散發著光芒的『小幼崽』,一點一點的爬到了沙發上,手腳並用,模樣憨態可掬,可是表情卻是一副成年獸人的模樣,有些忍俊不禁,心裡的防備都被他可愛的外表迷惑的降低了許多。

爬到了沙發上,『幼崽』喘了幾口粗氣,隨後站起身來,對著羅紋和狸追說到:「這是哪?簡楊呢?」

他們剛剛降低的防備,由於『幼崽』的一句話,立刻再次加強了起來,表情嚴肅的看著他。

『幼崽』一看,立刻抬起雙手向前壓了壓,擺出一副稍安勿躁的樣子:「你們別急,我沒有惡意,我是來找簡楊的。」 【愛♂尚★小△說§網.】,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你是誰?」羅紋問道。

狸追話不多,所以交流這種事情都由羅紋出面。

「我?我是帶簡楊來這個世界的人。」

「來這個世界?」羅紋和狸追都有些聽不懂了。

「恩,不過你們能不能先告訴我簡楊在哪?我好不容易再次凝聚出身體,為的就是再見她一面!」

兩個雄性雖然不能理解面前這個小傢伙的話,但是僅憑直覺,就覺得他是沒有惡意的,於是羅紋如實做出了回答:「她不在這裡,不過這裡是她的家。」

『幼崽』仰起頭,伸著鼻子仔細聞了聞,隨後說道:「不對啊,我聞到這裡有簡楊的氣味,我是根據她的氣息才出現的,」隨後恍然大悟:「她的孩子們在這吧?!」

羅紋點頭。

「難怪……糟糕了,被他們母女及其相似的味道給迷惑了,不過這也說明,簡楊身上屬於自己的味道越來越淡了。」

說完,他對羅紋和狸追說道:「看看你們手上的獸紋,還在不在?」

他們聽完他的話,立刻低下頭去,發現獸紋確實比前幾天還要輕,只剩下了極為模糊的輪廓,顏色也淡的不行。

「還在,只是很淺。」羅紋回答,隨後繼續問道:「你到底是誰,你知道楊楊到底發生了什麼嗎?」

「知道,」『幼崽』一屁股坐到了沙發上,心情極端鬱悶的說:「這下糟了,見不到簡楊,怎麼辦?」

「你見到她了又能怎樣?」

「當然是讓她恢複本心啊!她現在內心被一個魔鬼佔據了,沒有我的幫忙,她自己不可能戰勝的了他!」

「那我現在就帶你到南部獸城去。」羅紋立刻說道。

『幼崽』搖了搖頭:「我凝聚出來這個身體已經很不容易了,時間不多,沒等到她那就散了,沒用的,事到如今,也只有放棄了,是我該死,害了簡楊,害了你們一家人。」

羅紋上前一步,神色有些兇悍的問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其實,簡楊來到這個世界,就是我做的,我希望通過她找到自己的身體。」

『幼崽』知道見不到簡楊,覺得已經無力回天,於是氣餒的說道:「我是獸人大陸的掌管者,也是你們口中的獸神,在很多年前,在與龍族一戰之中,我神形俱滅,耗費了無數年才將元神聚集了起來。」

獸神這兩個字一說出口,羅紋和狸追同時瞪大了眼睛。

面前的這個『幼崽』說什麼?他竟然說自己是獸人大人?可能嗎?

理智雖然告訴他們不可能,但是心裡卻異乎尋常的相信了他的話,兩個高大的雄性都覺得不可思議。

隨後,『幼崽』繼續說道:「不過我雖然聚集了足夠的能量,卻沒有實體,我的實體在當年的一戰中,耗費巨大所以凝聚成了一個能量體,我必須通過它才能變回原來的形態。」

「可是我自己無法做到,不僅我做不到,我們獸人大陸的任何一個生命體都做不到!我通過了特殊的手段,用了我費盡心力恢復的能量的一半,將簡楊這個特殊的神生命體召喚到了我們的大陸上,希望能借她之手恢復原樣。」 【愛♂尚★小△說§網.】,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可惜,傳遞生命體的獸人卻拿錯了,誤將和我死在一起的那個龍族的王者的生命體給拿回去了,並且被簡楊一時嘴饞,給吃了,於是龍族的那個龍王,就一直生活在了他的體內,而那傢伙,是一個非常邪惡的存在!」

此時的羅紋以及狸追,心情已經不能用震撼來形容了,他們聽的迷迷糊糊、將信將疑,但也抓住了幾個重點。

首先眼前這個『小幼崽』,是獸王大人。

其次簡楊並不是這個獸人大陸的雌性。

再次是簡楊的體內有龍王的靈魂。

最後,是面前的這個獸神大人,其實並不太著調……

「現在要怎麼辦?龍王的精神和簡楊基本融合了,他邪惡的靈魂佔據了她的身體,簡楊已經變成魔鬼了!我能不能回復原來的樣子已經不重要了,可是卻害了簡楊以及你們一家!」他用胖乎乎的小手不斷地搓揉著自己的臉頰,隨後突然絕望的說道:「不對,留著那個魔鬼在獸人大陸,遲早獸人大陸都會毀了的!怎麼辦啊啊啊!」

羅紋獨自消化了好一會,才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對「幼崽」說道:「你不是說你見到簡楊以後有辦法讓她恢復嗎?你會怎麼做?」

『幼崽』聽完,有些心虛的說:「其實,我已經見過她一次了,我的辦法效果不太明顯,我只是想再試一試……」

羅紋嘴角抽搐,恨不得一掌將這個不靠譜的傢伙拍飛,忍了很久才打消了這個念頭:「楊楊已經完全不可能回到原來的樣子了嗎?還有什麼辦法?」

「我們在外界,什麼也做不到,最好的辦法就是感化她,用家人的愛和……」『幼崽』說到這裡,突然茅塞頓開:「對啊!這些事情也許你們來做效果更好啊!你們是簡楊的伴侶,這裡還有她的孩子,你們帶著孩子到她的面前,通過親情和愛情來感化她,讓她外界的的精神達到嫉妒矛盾的狀態,主動去與身體裡面那個魔鬼戰鬥!」

羅紋眉頭深皺:「戰鬥,那楊楊會不會有危險?」

「危險可能會有,但最壞也就是元神俱滅,以後完全變成另一個靈魂,再也不是簡楊了唄……」

「啪!」的一聲,在客廳中回蕩。

羅紋一直努力剋制著自己不讓自己出手,狸追卻不是那種懂的剋制的獸人。

聽到『幼崽』的話,他終於下了手,一掌拍到了他的身上。

「哎呦媽呀!」化身為『幼崽』的獸神大人,後背和屁股被狸追的大手拍的瞬間通紅一片,倒在沙發上整個身體抱著團的翻滾,嘴裡哼哼哈哈的叫喚。

「我不許你說楊楊會消失這樣的話。」狸追表情嚴肅認真的說道。

『幼崽』疼的眼淚含在眼眶裡,一個打挺坐起身來:「你以為我想這樣嗎?事情發展到了這個地步,我們的罪孽已經滔天了,你知不知道我要做多少事情來彌補?還有簡楊那邊,我真的是盡了我最大的努力!」

羅紋閉上了眼睛,實在懶得和這個不太著調的獸神大人理論,於是轉身向房間走去,邊走邊說: 【愛♂尚★小△說§網.】,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羅紋閉上了眼睛,實在懶得和這個不太著調的獸神大人理論,於是轉身向房間走去,邊走邊說:

「楊楊的事情我們明白了,我們會自己看著辦的,罪孽既然已經造成,以後無論付出多少,我們都會償還。」

說完,他便回到房間關上了房門,隨後狸追也跟著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入夜已久,但是簡楊卻遲遲睡不著,今天她覺得身體尤其難受,那種感覺,就好像前幾天那個幼年的獸人雄性來過時候的感覺一樣。

在床上翻來覆去許久,她才漸漸入睡,只是這一覺睡得並不踏實。

迷濛之間,總覺得有誰在呼喚自己。

這是一個雌性的聲音,聽起來,和自己的聲音如出一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