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里安一個不落的接過,同時收入懷中。同時布里安自己舉步向前,大搖大擺的向着出口處走去。

只要踏出這裏,布里安以及他背後的七個人,都會進入下一輪的測試。

正當布曼等人垂頭喪氣的時候,星月忽然幾個閃身來到了布里安的身前攔路。


所有人都警覺地彎弓搭箭,布里安卻做了一個讓他們稍安勿躁的手勢。

星月微笑着打了兩下響指道:“剛纔那是交易,你出人我出物,公平合理。不過這次卻是單方面的搶奪。”

在響指的召喚下,原本離星月很遠的布曼和阿瑟夫三兄弟迅速靠近。在一瞬間,就都站在了星月的後方。

面對這昔日的朋友,星月卻是知道這一戰在所難免。 不用星月做任何說明,布曼和阿瑟夫三兄弟便已經站好位置。

布曼與星月在前,一刀一劍遙指對手,絲毫不做掩飾的殺氣狂涌像四周,兩便宛若兩尊天神一樣。

布曼在幾年前經過沐萱的一番指導後,可謂對武技的認識有了一個全新的進展。加上沐萱傳授的幾招功法,雖然並不是什麼曠古爍今,但也是精妙無比。布曼的天賦不高,但貴在勤奮刻苦,因此他的實力也是不容小覷。

阿瑟夫三兄弟卻是常年專心精研靈術,且各自主修一系,分別在冰、風、雷三系靈術上都有很強的造詣。星月這聯手的戰術對陣型陣法的講究很淺,具體一點就是——星月與布曼兩人在前面拖住,製造機會;阿里特使用風靈術對敵人制造障礙;阿弗羅和阿瑟夫則分別使用雷冰兩術來對敵人造成最後的傷害。

反觀布里安這邊,也是挑出了幾個身強力壯的頂在前面,其餘人則是用弓箭在後進行策應。

雖然數量上,布里安這邊的八人要勝過星月那邊的五人。不過若論個人實力,卻是星月那邊要高一些。雙方開打之後,勝負確實是很難說清。

布里安原本的計劃裏面,昕兒也是一個很強大的戰力。此刻已經用她和星月換了寶珠,當然沒辦法叫她來爲自己戰鬥。

葯香田園,悍妻萌寶病嬌夫

搭箭在弓,布里安手蘊勁力灌注於手中的箭矢之上,早已遙遙鎖定住了星月。

大戰一觸即發。

昕兒剛開始還在哭,忽然發覺氣憤不對的時候,慌忙的抹掉一把眼淚,扭頭對着這雙方,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龍靈見她情緒有些激動,便將她拉着往後退去。來到海倫娜幾人的身邊,道:“昕兒,你先待在這裏。”

龍靈一說話,昕兒彷彿才察覺到他的存在一樣,用手拉住龍靈的衣袖懇求道:“哥,你不要讓他們打。他們……不要……”

說着又是淚光點點,沒辦法說出完整的話語。

龍靈神色凝重的道:“有些事情,唯有武力解決一條路。若不分出個勝負,你覺得他們會止歇干戈嗎?星月把你當做親人,而布里安做的事情太過過火,已經激怒了他。若我過去阻止,恐怕星月連我都要一起揍了。”

昕兒忽然覺得血液上涌,腦袋一陣陣的暈眩,被這一團亂麻的事情搞得心力交瘁,昏暈過去。

海倫娜連忙扶住昕兒,治療術已經運轉起來,同時低聲對龍靈怒道:“你說話難道不能動動腦子嗎?昕兒現在哪裏還能受這麼嚴重的刺激,雖然是布里安不對,但你也不能當着她的面說出來吧。”

龍靈嚇了一跳,忙有些不知所措的道:“昕兒怎麼了?剛剛看她還好好的,怎麼突然暈倒。是否她有內傷?”

“內傷個屁,她懷了身孕了!”

龍靈雙眼圓瞪,反應了半天之後才道:“你說她懷了布里安的孩子?”

海倫娜哼了一聲道:“你懷疑我的醫療術嗎?那讓小柔告訴你。”說着一扯身邊低頭不語的心柔。

心柔尷尬的向前走了兩步,輕嘆一口氣,擡頭對龍靈道:“不錯,昕兒確實懷孕了。我們問她的時候,她也告訴了我們,正是布里安的骨肉。”


龍靈急速喘了幾口氣,似是在想什麼事情。良久之後才怒視遠處的布里安道:“星月應該也早已經看出心柔懷有身孕了,否則他也不會用這樣的方法來試探布里安。終於證明布里安就是一個爲圖權利,不擇手段的畜生。雖然並未和昕兒成婚,但昕兒已和布里安有了夫妻之實。如今卻如此輕易的就拋棄了她。”

龍靈越說越氣憤,心頭怒火蹭蹭往外冒,真想立刻上前把布里安胖揍一頓。

昕兒卻是緩緩睜開眼,伸手握住了龍靈的手腕,輕輕搖了兩搖。

她此刻虛弱得連話都說不出來,可龍靈卻知道,她不希望布里安或者星月任何一方受到傷害。

看着昕兒的眼神,龍靈輕嘆一口氣,柔聲道:“你好好休息吧,我就在旁邊看着他們打架。絕不會讓任何一方人受到生命危險,這樣可以嗎?”

昕兒慘然一笑,無力的點點頭。側目看了一眼劍拔弩張的雙方,又再度閉上眼睛。

龍靈陰沉着臉,挺身站立。雙目直直盯着眼前的戰團,心中糾結無比。

昕兒原本是一個天真無邪的小女孩,就因爲和自己卷在了一起,這才成爲了龍家的一員。纔有又來的一連竄事情。

龍家中人,除了萊菲蒂和自己以外,幾乎都對她很差。因此從很小開始,龍靈便已經下定決心要保護昕兒,不讓她受到傷害。

然而現在……

就在龍靈胡思亂想的時候,嗖的一聲箭響打破了原本的死寂,眼前的雙方,終於開戰。

··········

五人在前,三人在後。 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癮 。不過布里安還是在後排彎弓搭箭,專門負責跟星月過不去。剩下兩人則是用弓箭去阻礙布曼,讓他自顧不暇,沒有時間去幫助星月。

布里安知道,星月是這些人之中最爲強悍的。若是讓他施展開全力,自己這邊必然沒有勝算。

刺星劍左搖右晃,終在毫釐之間蕩過了布里安射來的極爲陰毒的一箭。

原本就心中煩躁的星月,在落入下風的時候,更是心煩意亂,思緒不定。

從布里安射出第一箭開始,星月就知道今天的戰鬥並非那麼容易解決。

旋轉勁力導致箭矢的速度以及攻擊角度都變得非常詭異。原本星月看得清清楚楚,布里安要攻擊自己膝蓋處的一箭,臨近後卻會忽然改變方向,變成攻向胸腹部。

不光如此,即使在電光石火間,星月能抵抗住布里安的一劍,而那上面所生出的旋轉勁力,更是讓星月難辦。即使能將這勁力化解,星月的身形步法也會因此而受到一些阻礙。而負責近身肉搏的五人,便會因此找到可乘之機,對星月進行進攻。

這種狀態讓星月極爲鬱悶。被動挨打的情況下,原本的實力發揮不出來,氣勢上也輸了一大截。一味防守的結果最後還是必輸無疑。

“霜霧。”星月靈機一動,順手甩了幾塊冰錐在天空互相撞擊破裂,再次使出了這個阻礙他人視線的絕佳靈術。

剎那間,濃密的大霧將星月和布里安雙方所有人都全部籠罩在了一起。視線差一些的,便根本沒辦法看到眼前一尺外的事物。

布里安冷笑一聲,口脣微動,又是一件射出。

呼呼的風聲自箭矢上透出,大約飛了有一丈的距離,忽然狂風大作。以箭矢爲圓心,一股旋風在箭矢周圍拼命旋轉。只剎那間,濃密的武器就被這真狂風給颳走,所有人的視線再度清晰。

“若我會輸給區區霜霧,怎麼能走到今天!”布里安冷喝一聲道。

星月吃力的盯着兩個敵人揮動刀劍的劈砍,由於氣勢上已經輸了一大截,因此星月現在只能顧着防守,很難出招反擊。

突然,一陣颶風自星月背後傳來。其威力,要是剛纔布里安所使的十倍以上。颶風呼嘯間,捲起了地上一陣陣的沙塵樹葉,直接卷向了星月等人所在的中間位置。

星月心中一動,立刻猜到了是阿里特所爲。可心中卻有些納悶。這樣做的結果就是把星月和布曼兩人也牽連進了風靈術裏面,兩人的身形動作都會受到風靈術的干擾,沒辦法靈活移動。

布里安失笑道:“如此不自量力還試圖和我們爲敵,實是可笑至極!”

說罷又是一箭射出。

星月忍無可忍,就要使出化血咒來一拼的時候,卻忽然發現布里安射出來的箭矢一到這颶風之中,便立刻猶如落葉一樣被吹歪了方向。

布里安大駭無比,又抽出一根箭,這次箭上灌滿勁力,同樣是在碰撞上颶風的時候,就被吹散掉了所有力道。

“連風都無法掌控,你還玩射箭?”阿里特高聲道。

布里安難以置信的搖頭,大聲道:“這不可能!我箭矢上的威力要比你這颶風大得多,不可能被一下就吹歪方向的!”

阿里特不屑的哼了一聲道:“所以說你不配玩射箭。箭矢上灌注勁力,頂多是讓箭矢的威力變大而已。而真正讓箭矢能往前飛的,是弓弦的彈射之力。”

“廢話少說!”布里安怒喝道,“這種粗淺的道理,我早已知道了!”

“哈,你知道了?那麼你試圖用力道更大的箭矢來衝破風靈術的障礙,是否是一個天大的笑話?”阿里特哈哈大笑道。

布里安全身一震,這才知道自己錯在了哪裏。

風,其實是箭矢的推動力。 法醫嬌滴滴:晚安,老公! ,箭矢的威力更大。反之,箭矢便會被輕易的吹走。乘風逆風之下,箭矢都能穩固飛行,這並非是箭矢本身的威力,而是風並無阻礙它。


可現在這陣風確實阿里特所召喚出來的,自然是處處跟在跟布里安的箭矢過不去。

若是一些普通的使用風靈術的人,由於不瞭解箭矢的特性,因此根本不會用風靈術去對付對方攻來的利箭。

不過阿里特卻是鑽研了數年的風靈術,對風研究得很透徹,許多地方都是有着自己獨到的見解。

因此,星月纔在阿里特受傷的時候,不顧一切的要救他的性命。

阿里特的存在,對星月五人可謂是至關重要的。

就在布里安還在呆呆發愣的時候,兩聲慘叫自戰團中間發出。

布里安連忙將注意力轉會,卻見兩個同伴已經被星月一腳一個的踹飛出去。


布曼大喝一聲,精神大振。一把刀揮舞得虎虎生風,連續劈砍三下,硬生生把一個人手中的鋼刀給震落在地。那人慌忙後退幾步,手一直在微微發抖,可見布曼這幾下的威力有多強。

觀戰的幾人都看得有些發呆,萬沒想到優劣勢的轉變竟然如此之快。 布里安面露怒火,低聲喝罵了一句地上倒着的兩人,忽然收起弓箭,雙手橫推而出,口中唸唸有詞的不知在說些什麼。

星月看他這架勢似是在誦唸靈咒,向前猛衝,便要去對付布里安。不過由於身在颶風之中,身體移動極不靈活。再加上適才劣勢的時候,體力消耗過劇,因此無法從心所欲的移動。

就是這一呆滯的功夫,一個高壯大漢揮舞着手中的一柄短鐵棒,向着星月揮打過來。

兩人劍棒相觸,星月猛的把全身的勁力全部自劍鋒處轟擊而出。

刺星劍黃芒大盛,耀眼奪目。持棒大漢狂噴一口鮮血,頹然後退了七八步,終忍受不住,倒在地上。

如此,布里安一方人裏,還在前線堅持的就只剩下一個手拿雙錘的人。

阿瑟夫和阿弗羅兩人一直在用雷靈術與冰靈術在對布里安等三個遠攻之人進行騷擾,讓他們不能專心出箭來對付星月和布曼。此時阿瑟夫看準機會,猛的催動靈力,一枚冰錐嗖的一聲向着那個拿着雙錘的漢子擊打過去。

這雙錘大漢一直在經受布曼的狂轟亂炸,此刻早已有些精疲力竭。他本就不是布曼的對手,現在同伴都已經受傷退開,由於颶風的存在,又不能隨便退縮。無奈之下,這大漢忽然把雙錘一拋,做出了一副等死的摸樣。

噗呼一聲,火焰噴射而出。

龍靈手指輕揮,一枚細長的火焰激射向了那閉眼等死大漢的面前,恰恰好好的擊碎了阿瑟夫射來的冰錐。在大漢的咽喉被冰錐刺穿的前一刻,將他的小命救下。

布曼一臉不悅的瞪視了龍靈一眼,卻沒說什麼。急忙踏前一步,肥壯的右腿猛的蹬出,一腳踹在了那大漢的胸口之上,將其踹飛出去。

就在這時,布里安的靈咒誦唸完成。

一道小型颶風自布里安手中噴吐而出,向着前方席捲過去。

他的靈術是進入龍翼學院之後,才學了一點皮毛。靈力雖然不高,但布里安卻是日日刻苦勤奮的修煉,這一招風靈術的威力也是不容小覷。

星月剛纔雖然一招打傷了一個人,但也因此體力耗損嚴重。看到布里安這一招,只得無奈後退。

阿里特哼了一聲,靈力猛的洶涌而出,操控着場中巨大的旋風,向着布里安的風勢碰撞而去。

兩道風的風勢相反,卻都是威力巨大。互相撞擊之時,捲起來地上的塵土落葉飛舞,四處亂掛。在場所有人都只得用手暫時擋住眼前,防止塵土侵入眼睛。


風靈術之間的搏鬥,則完完全全是靈力的較量。布里安和阿里特拼勁了全身的靈力,都無法徹底將對風的颶風給吞沒。

其實阿里特的靈力要遠勝於布里安,不過由於阿里特已經使用了很久的颶風,靈力消耗極爲嚴重。因此兩人才鬥了個平手。

兩人的風靈術幾乎是同一時間消逝掉的,都是靈力消耗得所剩無幾,纔不得已收招。

漫天飛舞的落葉緩緩落向地面,混亂的戰團,終於有了一瞬間的寧靜。

最多的聲音,就是急速的喘息聲。幾乎所有人都因體力的大量消耗,而疲累無比。

這其中尤以星月和布里安兩人最爲嚴重。星月由於一開始就被布里安等人壓制,因此實力一直沒有完整發揮,這才導致了在拼鬥的時候體力嚴重消耗;而布里安則是射了數支充滿勁力的利箭,再加上和阿里特拼鬥風靈術而靈力消耗,所以是衆人之中最爲疲累的一個。

星月掏出藥瓶,自己吃了一粒,順手把瓶子往背後一拋,阿瑟夫三兄弟也都各取了一粒服食。

雙方雖然停止了互鬥,但卻還是對對方怒目而視。衆人之中,要數布曼受傷最輕消耗最少。他大步上前對布里安道:“有種的繼續出來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