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屏幕下方。

看着那紅色的屏幕蒼無惑覺得好像有什麼東西要從裏面鑽出來!

果然,沒過一會兒,那屏幕上突然就流出了鮮血,匯成了一股血流在他面前旋轉,不斷的變化着,很快就形成了一個人的身影!

蒼無惑嚇了一跳,趕緊拿出了那把上面刻着‘無冤’的黑色的劍,緊緊地盯着它。

“命運……”

“什麼?”那低沉又小的聲音,蒼無惑着實沒聽清楚。

“……被拋棄的主種啊……命運不再……交錯,成爲那唯一的……唯一的……”血人說話吞吞吐吐的,而且那形成它身體的血液似乎不穩定,蒼無惑感覺它幾乎要散了!

“啊……”它發出了一陣蒼無惑聽不見的聲波,瘋狂的吼叫着,地上的血液都沸騰了!

“怎麼回事!?”蒼無惑嚇到了,從來沒見過如此詭異的場面。

那血人又停了下來,變成無數的鮮血灑落在地面,又飛速的轉動起來,形成了一個法陣,上面帶着無數的符文,將蒼無惑包裹在其中!

但是,沒過多久它就消失了,血液也不見了,似乎從來沒有出現過。

“它對我做了什麼?”仔細的感受了下自己的身體,卻始終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提示】你的身體已自療完畢,是否返回遊戲城?

沒有猶豫,蒼無惑直接回去了,最近發生的事太多,好像自己身在什麼謎團中一樣,卻什麼都不懂,一點線索也沒有。而他回來的時候剛好看到那巨大的眼球!

不過這時候他卻被一個哭聲吸引住了。

“小妹妹,你怎麼了?”蒼無惑把她扶了起來。

“哥哥?”她含着淚,擡起頭來露出那個鮮紅的巴掌印。

蒼無惑被震住了!不是被她可憐的樣子,是她的樣貌!

“惑哥,你怎麼纔來呀?”張牧和林逸兒走了過來。

“啊!”張牧叫了起來,大喊道,“悠兒?不!!不!這不可能!”

她疑惑的看着蒼無惑二人,道:“哥哥?”

蒼無惑皺着眉頭,流下了一滴眼淚,輕柔的撇開了她擋住她眼睛的長髮!

“哥哥!嘻嘻嘻!”她突然就笑了起來,露出一對小虎牙,月牙般的眼睛就像天使!

“你叫什麼名字呀?”蒼無惑用衣袖擦乾了她的眼淚。

“我……我是悠悠……” “惑哥,她已經不在了……”張牧拍了拍他肩膀。

深吸了一口氣,蒼無惑了摸悠悠的頭,說道:“是呀,她還在的話現在已經18歲了吧!”

“哥哥……嗚嗚……”她揉着眼睛,又摸了摸自己肚子,一副可愛的樣子,惹人生憐。

“餓了嗎?”

“嗯!”

“走,哥哥帶你去吃好吃的。”蒼無惑微微一笑,很是迷人,認爲做出了一個自己最好的笑容。

而在張牧看來,這感覺就是在拐賣兒童,不由得翻起了白眼。

……

這是家一般的酒店,稀稀落落的坐着幾個客人,很是清冷。

“說吧,有什麼事?”林逸兒手枕着頭,一副愜意的樣子看着他。

蒼無惑把那塊團隊令放在了桌子上說道:“自己看吧!”

“團隊令?”張牧把它拿了起來。

“哦?”林逸兒也拿在手上把玩了一下,又略帶笑意的看着他。

天唐錦繡 “所以你想找我們組隊咯?”

“對!擁有這塊東西過後就可以自由組隊進入一次任務了!”

林逸兒皺着眉頭,又仔細的問道:“一次?”

“對!”蒼無惑點了點頭,又接着說道,“你們都有私人助理吧!”

見他們又都點了點頭,蒼無惑順手給悠悠挑了塊肉說道:“經過前幾次的觀察我發現在這新手區是有結束了所有任務的玩家的,而他們卻還待在這裏,這意味着什麼?”

“這個……我還真沒去注意過。”林逸兒說道。

“嗯,我也是,畢竟我沒來多久,屍城那纔是我的第二次!”張牧搖了搖頭,蒼無惑這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的本領當初可是出了名的。

“我問了我的助手小紅的,她說這是權限之外的事,不能說,不過她說這必須等到一定的時間!”蒼無惑夾起一塊青菜放在嘴裏慢慢的咀嚼着,彷彿這是人世間最美的佳餚。

“所以這一次的機會……”

“對,我們慢慢來,不急!不過這東西還有一個好處就是在遊戲中,隊友之間會出現在同一個地方,不會分散,我建議就是我們到時再組隊!”

“我是沒有異議的,惑哥去哪,我就去哪!”張牧立即說道。

“嗯……這事,我得考慮。”林逸兒想了想,又道,“我會給你答覆的!”

時間匆匆而逝,送走了林逸兒後,張牧對他說道:“惑哥,我們幹嘛請她呢?我感覺她不行啊!”

“這事說來也話長,這個女人,很強!”想來保安室那裏她神不知鬼不覺的把自己給弄暈過去了,蒼無惑就覺得她不簡單,在常人裏面誰能有這樣的本領?雖然他喪失了大部分的能力和身體素質,但也不是一個常人能給偷襲到的。而且最主要的是,蒼無惑有種感覺,這個女人,一定隱藏了什麼!

“嗯……”

……

幾番商榷之後蒼無惑還是決定把悠悠接回了他的住宿樓,畢竟都是空着的,順帶着把張牧也弄了過來,不過每個人都要花費100驚魂點,這讓他有些肉痛。不過一想到自己還有8000多,他也就不在意了,甚至都快激動得跳了起來。

“悠悠?”蒼無惑拉着她的手,蹲了下來,問道,“你玩過幾次遊戲了呀?”

這麼一個六七歲的小女孩也許是纔剛剛進來的吧,不然怎麼活得下來?

“唔?……1、2、6?”她扳着指頭數了數,卻是自己都不知道數哪裏去了。

……

“好吧,現在該買些什麼?”蒼無惑瀏覽着商店,看着那一行行,一列列感覺頭都眩暈了。

【憎恨之眼】這個道具已經被他使用了一次了,感覺很不好,雖然對戰張天恆時提升了他不少的力量,不過在絕對的實力碾壓之下,他還是毫無還手之力。

這件事讓他明白,自身的力量纔是關鍵,無論藉助什麼哪怕在短時間無限的提升對他的未來也沒有任何的用處!

“這是什麼?”他看到了一些高級的地方。

那裏明確的標註了某些修煉的功法可以選擇直接修煉和自己領悟!

比如說“氣”的感悟,在開始某種練體術之前可以選擇自己去領悟,也可以選擇花費5000驚魂點直接領悟!

這就相當於這個遊戲城用醍醐灌頂的方式直接打開你的竅門讓你領悟!無所謂天份了!

“這樣一來就有兩種路線了吧!以後出了這個驚魂遊戲城肯定靠天份和靠努力的人走的更遠吧,未來也更長!”

“小紅!這個驚魂遊戲城怎麼出去?”

“咯咯咯咯……很簡單啊,只要擁有一萬年的壽命,就可以出去了。”

“一萬年?那也就是說需要一千萬驚魂點纔可以出去了?”

“咯咯咯……您還可以修煉呢?實力增加,壽命也會不同程度增加或者減少咯。”

“增加或者減少……嗎?”

“是的呢!”雖然她的面容極醜,不過聲音卻是很溫柔動人,而且帶着一種莫名的誘惑,形成一種極端的反差。

“復活幣?用於復活SSS級實力評價以下的人,價格100000點?”

“原子彈?這都有?5000驚魂點?”

“嗯……這裏沒有長生的功法。”

“……洞悉?這不是我領悟的嗎?”蒼無惑疑惑的說道。

“不,那個技能所有玩家都可以領悟,也可以花費500驚魂點購買!”

“不會吧?這有點打擊我的自信了……不過,到底是誰設計的這個系統啊!爲什麼遊戲本來就該有的東西還要自己去領悟?”

蒼無惑已經無力去吐槽了,與其說驚魂遊戲城是一個遊戲,不如說它是另一個空間吧,這裏都沒有多少遊戲的特色的。

正當他在考慮要不要買什麼東西的時候,他的門卻突然響了!

等一個天荒到地老 咚咚咚……

因爲人少,所以這敲門的聲音顯得特別的空曠,迴盪在外面的走廊中間,幽怨而又哀愁,似乎在等待着什麼。

“悠悠嗎?不對,剛剛她睡着了,經歷了那麼多,很累的吧!”

咚咚咚……

“誰呀?等下,別急我來了!”

驚魂遊戲城中的公寓是非本人同意不能進去的。

可能是張牧吧,他這樣想到,或許他有什麼事。

哈嘍,勐鬼督察官 蒼無惑哼着小曲兒(這是他的習慣),平時都樂悠悠的,按張牧的話來說,他是在忘記自己。

“等等!”剛好把手碰到把手上的蒼無惑一下又停了下來!

這個!這個節奏?

求救信號? 冰冷的風從門縫裏吹了進來,蒼無惑忍不住一顫,感覺又要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

嘀嗒……嘀嗒……

那是空曠的客廳中古老鐘錶的聲音。

“奇怪,這鐘表什麼時候可以響了?”他都在這裏住了兩週了,從來沒有聽過這鐘表聲。

本着小心謹慎的原則,他還是偷偷的從那貓眼中看了出去。

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

砰!

是什麼東西掉地上的聲音。

“小紅?”蒼無惑向裏面喊了聲,那東西掉落聲就是從他房間裏發出的。小紅雖然只存在那電腦裏,可卻能知道外面的事的,就像被封印進去一樣。

奇怪的是往常她都能回答自己,可現在卻沒有迴應,到底怎麼了?

一股強烈的不詳之感從他心裏冒了出來,手心不由得都出了冷汗。

房間真是安靜極了!往常都能聽到外面的各種蟲鳴,鳥叫。現在除了那嘀嗒嘀嗒的鐘表聲,他都可以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不會出現開門殺之類的吧?”他走向了窗臺。

“天黑了?不對呀!我來這裏這麼久這個時間絕對沒有過下午三點吧?已經完全黑了!”

譁!

天空劃過一道絢爛的閃電,一瞬間把這大地照得通透!

蒼無惑何許人也?多年訓練出來的素質雖然消失大部分,但這瞬間的反應還是讓他看清了!

頓時他的心都寒了!

怪物!無數的怪物!骷髏、喪屍、各種野獸等他見都沒見過。

急忙把這窗戶給關上了,他有種直覺,要是多待一秒,那些怪物都得跑來將他給撕碎了!

“怎麼回事?難道不知不覺我又來到了遊戲中嗎?”

總裁爹地,買一送一 可他仔細一看這房間還是原來的房間,沒有絲毫的變化!

對了!小紅!

他一踢開自己臥室的門,那臺電腦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掉在了地上,成了兩半,在地上冒着火花,發出嗞嗞的聲音。

而依舊奇特的是,那碎了的屏幕上依舊可以看到他之前打開的物品欄。

“小紅?”蒼無惑輕聲的問道。

“適應……指令……錯……誤………”屏幕上斷斷續續的浮現出她的面孔,聲音也越來越小,最後乾脆聽不見了。

“壞掉了嗎?”

到底發生什麼了?蒼無惑還是一頭的霧水,不過他明白的是外面的那些東西可不是開玩笑的,出去那就是得玩命!

而且此刻他汗毛都顫慄了起來,待在這房間也絕對不安全!

帶上了所有他可以帶走的食物和武器,他要去找張牧,然後再商量對策!

心情急切的他又走到了門口,準備出去了,當他再一次把手放在把手上的時候,那嘀嗒嘀嗒擾得人頭大的鐘聲,突然停了!

房間安靜了下來!

“有沒有搞錯?又是這種情況,偏偏我還不在行!你們去搞小牧吧……”他都快哭了,這種有力無處使的感覺讓他很不舒坦!

喀吱……咯咯咯咯……

背後突然響起了骨頭摩擦的聲音!

“我靠!”本能的往後一看,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具白森森的骷髏,拿着一把生鏽的大刀就像變戲法一樣突兀的就立在了那裏!

“喪屍我都見過我還怕你?就你這矮子也來嚇唬我!”蒼無惑很是生氣的從戒指中抽出了“無冤”。

“死吧!”他一劍砍了過去,卻沒想到這東西身體居然這麼靈活,半蹲着就用刀接了下來。

“這什麼破劍呀,這麼一把爛刀都砍不斷!”蒼無惑很是鬱悶,難怪屍將砍着都不受傷!

他卻是不知道相生相剋的道理,不是他砍不動屍將,是他力量不夠。而這把劍,真的就沒用嗎?

此刻他也想不了那麼多了,這具奇怪的骷髏,單臂一揮,直接把他逼退了!

這力氣太大了吧!

遠遠的它用腳一跺地直接跳了過來,雙手握着刀成跳砍狀,這一越大概有3米多遠,蒼無惑明確的看到那地板都碎裂了!

這樣的房子他試過很多次了,用盡了所有他能用的方法都不能在地上起個白印,安全保障措施絕對是頂尖的!

背後就是門,蒼無惑不想和它糾纏,推開門直接就側身閃了出去,又把門給鎖上了!

地面發出一聲脆響,蒼無惑似乎聽見了那刀卡進地面的聲音!

“糟糕了,不知道他們有沒有事……”空曠的走道已經變得有些寒冷了,外面的天氣似乎也降溫了。

記得剛來這裏的時候,每天都是舒適的氣候,現在以他較常人都好很多的體質都感覺寒冷,普通人現在都忍受不了了吧?

收緊了衣服,他下了樓,走到了悠悠的門口。

外面沒有打鬥的痕跡,門也是完好無損的。

咚咚……

“悠悠?”蒼無惑喊了聲。

沒有人嗎?他扭了扭把手,感覺黏糊糊的。

“奇怪?有怪物進去了嗎?門怎麼都沒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