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鈞垣來到玄化面前一抱拳說道:「平心而論,你的瀟瀟劍雨凌空下攻擊力讓我吃驚,我自問做不到。」

玄化斜了崔鈞垣一眼后說道:「我還是失手了。」

「你失手在我的意料之中,他這樣的怪物,要是真有那麼好收拾,崑崙也不會袖手的。不過,我感覺你好像在最後是留了手的的,為什麼?」崔鈞垣微笑著說道。

玄化還是斜著眼看著崔鈞垣說道:「你就真的沒有一點兒感覺嗎?這次我也沒有感覺到那強大的神念,但是,我從他臉色的變化看出,我不能對他太過火,所以最後我分神了。」

「如果真是這樣,那就沒什麼大驚小怪的了。如果他背後的人真有你所說的那麼強大,能培養出他這樣的變態也沒什麼好奇怪的。」

崔鈞垣說完,朝著雲升他們一群人的方向努了努嘴繼續道:「我們還是過去打個招呼吧。」

玄化臉色暗淡的點了點頭,就和崔鈞垣一起緩步向雲升他們的地方走去。

正在享受著手臂上的柔軟的雲升留意到了玄化和崔鈞垣的到來,於是不著痕迹的抽出手臂,對著二位老傢伙抱拳道:「多謝兩位前輩手下留情放過晚輩,晚輩在此謝過了。」

玄化這次先開口了,就聽他說道:「雲升道友,我看你所使手段並非佛門神通,想來定是哪位道門高賢的高足了,我就託大些,叫你一聲道友了。」

「你已經即將完全脫離凡人的範疇,成為我們修真界的一員了,以後我們見面就以道友相稱吧,長輩長長輩短的麻煩。」

雲升徹底愣住了,崔鈞垣也在一愣之後笑呵呵的說道:「是啊,雲升道友,我們不論其他,單單就以你現在能以半步先天的實力硬抗我們的拿手招式幾乎是全力攻擊,就足可以和我們平輩論交了。」

這時,雲升也回過神來,急忙抱拳到:「多謝兩位前輩抬愛,那雲升就高攀了。」

接著雲升深深一躬身:「鄭雲升見過兩位道友,還望今後多多指教。」

一旁的王萬宏笑道:「三位前輩就不要彼此客氣了,夜也深了,我們還是先回去吧。」

對這個提議大家都沒什麼意見,於是,和來時一樣,急速往回而去。(未完待續……) 坐回程的車時候,崔鈞垣把陶慕華弄到了另一輛車上,他和雲升,以及史家姐妹坐一輛車上來了。

他問雲升道:「雲升道友,有個問題我一直想不通,想問問,還請你為我解惑。」

雲升微笑著說道:「你老人家和我還客氣什麼,有事兒直接吩咐就是了。」

「話不能這麼說,你的實力現在幾乎可以和我們這個級別的高手相抗衡,要是你的境界突破到了我們的程度,那,你的實戰能力將恐怖到什麼程度,我難以想象。」

「我不解的是,在現在的修真界,要講雷法的話,只有崑崙的紫宵神雷可以和你在打鬥中使用的雷法相比較。」

「當然,若將五雷正法修鍊到極致,那也是很厲害的雷法。」

「而你應該也不是崑崙弟子,你的師門很擅長雷法嗎?」

略微思考了一下后,雲升說道:「說實話吧,我最近一次見到師父他老人家的時候,我還沒有突破。」

「那時我也問過我們的師門的qingkuang,可我師傅說,沒有陸地神仙的實力就沒有知道師門qingkuang的資格。」

「可我這已經突破了,又還沒能見到過師父,你說,這雷法應該是要煉精化氣的實力才能修鍊的吧。」

「我沒有練過雷法,我的師父也沒教過我雷法。」雲升詳細的說明了一下zi的qingkuang。

「你那麼厲害的雷法確實讓我很羨慕啊,你這雷法使用的好,可以成為你的殺手鐧啊。」崔鈞垣不無羨慕的說道。

雲升想了想后說道:「我這雷法是一次在和一個妖怪的打鬥中被那畜生的紫色雷電擊中,沒想到它的這一下倒成全了我,自那以後,我也能使用它的紫色雷電了。」

崔鈞垣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后說道:「看來。機緣這東西,還真是要有緣之人才能有機緣啊,打場架就能有使用雷法的天賦,你的機遇讓人妒忌。」

說著話,車很快就進入了市區,在萬仙樓前放下玄化和崔鈞垣后。陶慕華就過來和雲升同車了。

於是,雲升和王萬宏、姜信拳道別,兩輛車分開了,這車直接將雲升他們送到驕龍武校之後才回去交差了。

一回到寢室,張正武也來了,一看他那急切的眼神,雲升就知道他想要知道什麼,也不說話,只是望著他微微的點了點頭。

張正武立刻躬身一禮同時說道:「屬下張正武。拜見供奉。」

雲升趕緊將他扶了起來,正色說道:「張前輩,我們之間還需要這些俗禮么?」

陶慕華也來了精神,她興高采烈的講起雲升分別對戰崔鈞垣和玄化時那暴烈和震撼的場面,引得張正武也跟著一驚一乍的。

可不是咋的,現在的修道界,已經可以說是人丁凋敝了。

想要kankan煉精化氣後期高手的出手或是打鬥,那都得要看機緣和運氣。張正武正後悔為什麼zi沒跟著一塊兒去呢。

雲升陪著他們談論了一會兒后,就將他們趕出了屋。他還要想好好的體悟體悟今晚打鬥時所獲得的一些感悟。

他和衣躺在床上,太玄梅花勁悄然運轉,心神迅速的就沉浸在丹田裡那美妙的環境里了。

此時,雲升丹田裡的二十五個小光團都散出五彩的光芒,映照得整個不大的丹田處處都是五彩光芒閃耀,早就沒有了開始時的內斂和模糊。

雲升知道這還只是開始。要到這二十五個光團徹底霧化,不再光華四射,那就算是真正的進入了陸地神仙之境,雲升滿心歡喜的期待著。

新的境界,新的實力。雖然也能帶來新的地位,可雲升更看重的是自身實力的提升。

沒有強悍的實力做後盾,再高的地位,那也只是過眼雲煙,甚至會在摔下來時摔得更狠。

太玄梅花勁條件反射似的自行運轉,雲升的心神再次來到了盤龍柱旁,此時雲升的神魂體已經異常的凝實,體表散發著綠幽幽的翡翠般的光芒。

一藍一黃兩個光點還是在飛速的繞著盤龍柱旋轉著,變化最大的就是神魂體本身,他的額頭上那個原本只是淡金色的『美人痣』此時正在閃耀著金光,好像是在刻意的炫耀似的。

神念一轉,迅速的就進入了那個四面八方都是金色豪光瀰漫的小空間里。

這次,看到的和上次又有些不一樣了,主要的就是空間要大上了不少,同時,那尊佛像也高大了不少只是面目還很模糊。

雲升的那一縷神念繼續在裡面遊盪著,很快的,那種微嵌合現象再一次發生在這一縷神念上,雲升就用這一縷神念直接的撞在佛像上。

他很明顯的感覺到整個空間一陣波動,不過很快的就平靜了下來。

不一會兒,在神念遊盪的過程中,他發現,這尊佛像應該是由無數的金色微粒構成的,他的這一縷神念就是在無盡的金色微粒間穿梭。

雲升一面讓神念穿梭著,一面仔細的觀察,以期搞清楚這些金色微粒的qingkuang。

為了搞清楚這裡面的狀況,雲升直接放棄了對這一縷神念的控制,任它留在了這個佛像的身體里,kankan會不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恢復了對身體掌控的雲升感到了一陣輕微的眩暈,只是微微的眩暈了以下,對於他的影響可以忽略不計。

這是失去一道神念的後果,不過,這麼點兒損失對於神魂如此強大的雲升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本來,雲升還想參悟一下如意金剛佛留下來的東西,可一想到可能過了很長時間,就放棄了。

他醒過來的時候,天色已經微明了,還可以稍微的躺一會兒,於是全身心的催動太玄梅花勁。

感受著體內山呼海嘯的精氣運轉,然後被丹田裡面的二十五個小光團吸收,雲升也很迅速的沉醉在這種力量提升的快感之中了。

人家達到這一步的時候,是想著練練御器,試試翱翔於天宇的快意,而他想到的就一個:快些成為真正的陸地神仙。

為了儘快的度過這個半步先天的的過渡期,雲升可以說是分秒必爭了。(未完待續……) 季節已經進入深冬了,可游龍戰隊訓練基地的道路建設依舊在火熱的進行著。

這已經是那晚雲升的二級供奉入職考驗結束后的第五天了。

這幾天,他白天上班,晚上就抽空去kankan正奮戰在修路第一線的兄弟們,然後就是爭分奪秒的運轉太玄梅花勁,煉化後天精氣。

下班后的雲升再次來到了修路現場,其實現在路已經貫通了,游龍戰隊的隊員們都已經將住宿地點安排在了那片懸崖底下。

同時,接近一千個平方的巨大平地也給弄了出來。

現在大家正在修葺道路兩旁的路基,以便下一步的作業儘快的開始。

在路邊,雲升看到吳正,韓濤,曾遠浩,以及還有幾個以外硬功入門的隊員,正一如既往的將修路當成了實戰訓練。

大塊的石頭被他們一拳一拳的打碎,然後砌在路邊,其他的隊員們都刨土的刨土,運石頭的運石頭。

就在昨天,王萬宏已經將存了三百萬的存摺交到了雲升的手上,同時交過來的還有一個用玉石製作的特殊工作證,這裡面的內容必須要用神念才能發現。

雲升好奇的散出神念,很快幾個斗大的字chuxian在了呀的腦海里——二級供奉,發證單位只有四個字——國安總部,還有一個紅艷艷的公章。

下面就是雲升的一些戰績和貢獻,『他們還把八岐的神秘失蹤歸因在我的頭上,這一定是張正武乾的好事兒了吧。』雲升一邊看著一邊在心裡嘀咕著。

這就是一個記錄和證明身份的作用,雲升很快的滴了一滴血在上面,以此證明這是他的身份證明了,別人拿去也證明不了什麼。

因為要想逼出裡面的精血。沒有那三花聚頂、五氣朝元的修為是不可能辦到的。

雲升用這些錢動用萬寒山和張正武的關係,很迅速、很便宜的花了近百萬購足了硬化五十里路面所需要的鋼筋和水泥,很快,水泥罐車,各種輔助材料以及機具迅速的匯聚。

在各種各樣的機械不到十天的晝夜轟鳴下,一條平直的雙向兩車道的漂亮公路就閃亮chuxian了。

不過。這還不能過車,還需要保養一段時間,這些對於游龍戰隊的隊員們都沒什麼影響了。

隊員們可以以超高的速度在路邊來回的奔跑,而不會對路面造成任何影響。

經過十多天的辛勤勞動,進出家門的的路是修好了,可家還沒有啊,有隊員就在雲升面前提出了這個問題。

雲升神秘的笑道:「大家不要急,先休息兩天再說,我已經想好了為我們準備一個很舒適的家。」

同時。那塊超大的訓練場也實現了硬化,不過,這中間還是經過了一些技術處理的,以防熱脹冷縮對場地過早的造成破壞,當然,這裡也需要一段時間的保養。

沒辦法了,兄弟們還是不得不繼續在叢林里搭鋪過活,不過。這也是一次難得的野外生存方式訓練,所以大家都沒什麼意見。

原本王萬宏他們預算的三百萬都還捉襟見肘的一個大工程。在雲升的游龍戰隊輔助之下,以一百萬多一點點的成本,就搞定了。

僅此就讓雲升的賬戶上憑空chuxian了接近兩百萬的結餘,雲升對這些雖然不是很在意,但還是忍不住有些心花怒放。

畢竟,這是他這輩子第一次見到屬於zi的這麼多的錢啊。這人就是奇怪。當初見到那麼多黃金,他都沒有今天這麼高興。

工程徹底結束后的第三天,雲升讓工程兵隊伍將混凝土地面保養要點講給游龍戰隊的兄弟們,接下的保養工作就由zi兄弟來做了。

當晚,雲升帶著史家姐妹和陶慕華。還有胡亂、佘浪來到崖壁下,準備開工了。

雲升叫過歐陽夔:「將前十二個隊員叫來,剩餘的就分散在這崖壁外方圓二十里地吧,做好警戒工作,沒有吩咐,任何人不準靠近,包括zi人都一樣。」

很快的王嘉文他們就來到了跟前,歐陽夔說道:「老大,兄弟們都帶到了。」

雲升點點頭后看向史家姐妹說道:「你們和陶慕華師妹帶著胡亂和佘浪就在這外面看著,任何一個試圖闖進來的人都不用客氣,同時發聲通知我。」

史鶯鶯福了福身子后說道:「公子放心。」

對於開鑿洞口的地方,雲升老早就看了好幾遍了,只有在位於山崖最中間的地方最好,那裡的整塊山崖都是由一整塊巨石構成,沒有裂縫。

雲升一揮手帶著另外十三人來到懸崖底部一個凹坑處,散出神念將大家一起包裹在他的神念里,然後再將一縷神念探進婆羅戒里。

揮手間,雲升的面前chuxian了十四柄各式各樣的兵刃。

雲升說道:「各自選一把稱手的吧。」

看著雲升那變戲法似的揮手間面前就多了十幾把兵器,一個二個不由得呆住了。

雲升的話適時的將他們從失神狀態中拉回來,於是一起動手,其實最主要的就是幾把各種形狀的刀和幾把長短不一的劍。

看他們都抽出來看著並不怎麼起眼的兵器,一副不解的神色,雲升微笑道:「你們等等,我給你們開個頭,然後你們就來幹了。」

雲升隨意的的一揮手,手上再次chuxian一把劍,和他們手上的成色也差不多。

就見雲升將劍在面前的石壁上迅如閃電的劃了幾下,他停下手來時,一塊門板大小的巨石就在咔嚓聲中緩緩的倒了下來,靠的近的趕緊後退。

可讓他們大跌眼鏡的事情再次發生了,就見他在揮手之間,那巨大的石塊在不到一秒的時間裡,迅速的飄起並縮小,轉瞬間就消失在雲升的左手上。

雲升繼續揮著劍,就見一塊塊巨石很快的在雲升的劍下被削了下來,也幾乎是在同時巨石也消失在他的左手上。

好一陣之後,回過神來的眾人彼此看著,都從彼此的眼神里看到了火熱。

這是什麼手段啊,神仙中人才有的手段吧?

此時,雲升成功的在兄弟們中間神話了zi,不過,他還不知道。

實力強悍就是好啊,十分鐘不到,他成功的在一整塊石頭上挖出一個寬五米,高八米的巨門,然後在裡面弄出了一個近一百五十平米,高達十米左右的大廳出來。

「現在,大家將這裡面修葺一下,修整好看一些,地面也給我弄平了,我在洞口處休息休息。」雲升停下手來后對著站在洞外目瞪口呆的眾人說道。

大伙兒在一愣之後,在轟然的答應聲中開始了工作。(未完待續……) 雲升繼續用神念注意著四面八方的動靜,同時也運轉起太玄梅花勁,煉化著充斥在身體骨骼中的大量精氣。

其實這個過程就是對rou體和骨骼,經絡的一次錘鍊和重塑,為先天元氣在體內的運行打下外在的基礎。

試想,如果沒有強悍的肉體,在關鍵時刻,經脈禁受不住先天元氣的強大衝擊而chuxian破裂,或者是崩潰,那這個玩笑是不是就開大了呢?

所以,這個過渡階段還是很重要的。

本來一直以來,雲升在修鍊中對於基礎的東西本就十分的重視,他始終相信,只要夯實了基礎,就沒有建不起來的大廈。

半個小時不到,整個大廳就被他們修整得像眉像樣的了,雲升的神念本來就覆蓋著這裡的,此時神念一陣波動,頓時整個大廳里一陣飛沙走石,之後,所有的碎石都不見了蹤影。

大家對雲升的這一手老早就見識過了,此時沒有了驚訝,多出來的卻是羨慕了。

雲升說道:「我們修建洞府的事情就我們這十幾個人知道,不要外傳,要是讓我知道誰外傳,我可不會饒了他的。」

「兄弟們,雖然我們現在的實力確實很強大了,可是,不要忘了,這個世界上,厲害的人物還有不少,我們雖然不怕人家來找麻煩,可沒有必要的話,我們暫時就不要zi去找麻煩了。」

見大家都露出沉思狀,雲升繼續說道:「接下來大家的寢室要怎麼做,你們先商量商量,但是有一點,就是不能太大,都統一規格。做一樣的大小。你們先商量一下,確定了就可以動手了。」

他說完就跑洞口坐下了。

不一會兒,兄弟們就圍了過來,歐陽夔說道:「我們商量好了,在這荒郊野外的,我們也沒什麼好高的要求。只要能遮風避雨就行了。」

「就從大廳的左右兩邊靠近大門的地方各開一道門,在那裡面再修一條直行的隧道,然後就在隧道邊上靠裡面的一面開鑿一個個的小房間就行了。」

王嘉文這時補充道:「再在靠隧道的外面打上小洞,可以透氣進來,隔一定距離還可以開一個小窗,好使陽光也能透進來。」

「但是有一點,靠外面的石壁要留厚實一點,以防不測。」

雲升聽完后,說道:「很好。動手吧,分兩隊,兩面同時開工,將弄出來的石塊都搬到大廳里來。」

「有一點要注意:就是安全,不僅是今晚我們工作時的安全,還要保證以後我們住在裡面的安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