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體,才轟然倒下!

這一刻。

一具具無頭屍體,栽落在地。

整個周城安保集團門口,腥血流淌。

「啊……!」

「死人了!」

門口,亂作一團!

不斷有員工,神色驚恐駭然,看著這一幕…!!

而,與此同時。

秦蒼穹正叼著煙,緩緩朝著大廳內的電梯方向走去。

可,就在他剛要跨入電梯時。

突然。

轟隆隆!

震顫如雷的腳步聲,瘋狂響起!

四面八方,不斷有安保成員,疾步洶湧而來!

這些,黑壓壓一片的人潮。

看起來,凶戾至極!

轟!

瞬間。

秦蒼穹,就被包圍在了其中。

他站在那裡,抬眸輕掃,四周那一群黑壓壓一片的人潮。

而,此刻。

他的嘴角,緩緩掀起一抹弧度。

人,很多呢。

場面,夠大。

「殺了他!」

「這傢伙,簡直就是找死…!!」

四周,不斷響起暴喝聲!

而,此刻。

秦蒼穹的面色,始終平靜,點燃了一根雪茄…!!

「呼…」

煙霧升騰繚繞。

此刻,他吞吐著煙捲,踩著皮鞋,緩緩…朝著前方走去!

這一刻。

秦蒼穹雙指併攏。

逐漸,化作劍指…!!

而,與此同時。

前方,數百名打手,同樣殺機洶湧,碾壓而來!

「你,到底是誰?」

「敢在我周城安保集團搗亂,簡直…就是自尋死路!」

而,此刻。

秦蒼穹眸光平靜,緩緩走去。

「我本姓秦,名蒼穹。」

「我為武生,前來會一會你們周澤韜公子。」

當,這番話落下的剎那。

秦蒼穹的身影,已和那名安保隊長,擦肩而過。

「放肆,你他嗎找死!」

那名保安隊長,此刻暴喝出聲,面色猙獰至極…!!

這,簡直…

區區一個人,也敢挑釁!

而,就在這時。

他的渾身,都是一僵!

噗嗤!

腥血飛濺!

唰!

那名安保隊長,此刻瞳孔劇烈震顫!

臉上,浮現出驚恐,震駭的神色…!!

「不!」

最後一道聲音。

在空中迴響!

而他整個人,瞬間倒在了地上!

身體,都是爆裂開來!

鮮血瘋狂噴濺!

將地面,都是徹底染紅了…!!

唰!

看到這一幕。

在場的安保打手,面色都是一變!

這…!

到底,發生了什麼?

在場的人,不管是誰,都沒看清那剛才的一幕!

彷彿是一眨眼的時間。

那名保安隊長,瞬間被四分五裂!

這…簡直!!

在場的安保打手,面色冷凝到了極點!

現場氣氛,一時死寂!

誰,敢隨意出手啊!

而,這一刻。

空氣,彷彿凝固了幾秒鐘。

終於…

一道殺聲,不知道從什麼地方響起!

「殺…!!殺了這傢伙!」

在場的打手,這才反應過來!

轟!

伴隨著震顫的腳步聲。

數百名打手,同時抽刀出鞘,朝著秦蒼穹襲殺而來…!!

刀鋒冰冷!

在這一刻,彷彿連成了一片…!! 馮燁一揮手,撤去了妲己身上的屏蔽法術,妲己那能夠讓眾生傾倒的魅力,頓時散發出來。

蘇全忠還好一點,畢竟是自己看着從小長大的妹妹。只是微微愣了愣神,就緩過來了。

營帳當中的幾名侍者,一個個看的神魂顛倒,目不轉睛的盯着妲己的容顏,捨不得看向其他地方。

蘇全忠的臉頓時就沉了下來,怒氣沖沖的說道:「妲己你是何時學會的這種邪術?簡直就是妖媚,正經人家的姑娘,誰學這個?」

蘇全忠的反應簡直和蘇護一模一樣,馮燁只是笑笑,沒有多說什麼。

倒是妲己很不忿的說道:「我堂堂截教二代弟子,修鍊的上清仙法,怎麼就邪術了?」

蘇全忠有心再說,卻也不敢詆毀截教上清仙法。實在是截教萬仙來朝,在大商的影響力太大了。

馮燁連忙給了一個台階說道:「好了,這是妲己自己選擇的成道之路,多少人想要找到自己的道路還找不到呢。

大哥你還是趕緊給我說說,犬戎那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吧!」

蘇全忠也沒敢對上清仙法質疑,趕緊就坡下驢的轉移話題說道:「說起來我也不知道具體是什麼情況。

只是聽說犬戎那邊有一至寶出世,犬戎各大大小小的部落全部聞風而動。

打成了一團,許多小部落就因為一些風傳的消息,而慘遭滅族。

我們這邊也抓到過一些逃出來的犬戎族人,聽他們說,哪個部落得到這種寶物,哪個部落就可以騰飛,成為整個犬戎的王。

具體是什麼寶物,大多數犬戎都不知道,只有少數祭祀才知道,這些犬戎都殺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