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是六境!

古族族長居然擁有六境修爲。

古青陽擋下空明的剎那,空見已消失在浮屠之上。

蘇武凝目一看,空見不知何時已出現在了佛塔門口。

空見本想進去,佛塔之內突然傳出一聲蒼老的佛號:“阿彌陀佛……”

聽到這聲佛號,空見臉色鉅變,急忙後退。

佛塔之內飛出一個金色的“卍”字,正中空見的胸膛。

強如空見居然也沒避開,頓時被擊中,踉蹌後退,咳出一口血來。

古青陽臉色鉅變,“空見,你不是說苦竹已經不能出手了嗎?”

空見擦乾淨嘴角血跡,“強弩之末而已,怎麼,你怕了嗎?”


蘇武心中一動,難道空見背叛了禪月寺?

“師兄,回頭是岸。”空明起身。

“回頭?”空見冷笑:“師父決定把一身修爲傳給那丫頭的時候,怎麼沒想過讓我回頭。”

蘇武一震,他說的難道是初晨?

宋雨桐也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苦竹居然要把一身修爲傳授給夏初晨?

以苦竹的修爲,再活個幾百年也絕對沒有問題,何必如此?

“古兄,想要勢術真傳,先解決空明!”

空見一指點向空明,頓時一根金色能量指破空而出。

古青陽也同時出手,能量數字漫天飛舞,宛如一條怒龍,俯衝向空明。

兩大六境同時出手,石破天驚。

空明背後的金色羅漢瞬間崩潰,空明大口咳血,後退了幾步,幾乎當場倒下。

嗖!嗖!

空見和古青陽兩人同時掠入塔內。

“族長!”

幾乎同時,沐丹青和大長老也趕到了。

大長老見自家族人進入塔內,儘管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還是毫不猶豫的衝了進去。

“師兄,你以入魔相……”

空明輕嘆,強撐着飛入塔內。

沐丹青來到蘇武身邊,瞥了宋雨桐一眼後問道:“發生了什麼事?”

蘇武當即把剛纔發生的事告訴了沐丹青。

沐丹青也極爲震驚,苦竹爲什麼要挑釁一個少女作爲傳人?

“我要進去。”蘇武突然道。

宋雨桐像看瘋子一樣看着蘇武。

沐丹青正色道:“你在外面,我進去。”

“我有自保的能力。”蘇武說道。

“面對六境武者,你就算有七境能量符也沒有多大用處。”宋雨桐冷冷道:“你就在外面呆着吧。”

“放心,我真不會有事。”蘇武一笑,兀自走向塔門。

“別離開我太遠。”沐丹青冷冷道。

宋雨桐瞥了沐丹青一眼,笑道,“看來你挺有自信的。”

沐丹青淡淡道,“自信來源於實力。”

蘇武頓時感覺這兩人女人之間似乎有些**味。

說話間,他們已經走入了佛塔。

佛塔之內很大,盡頭處的蒲團上盤坐着一個宛如干屍的老僧。

老僧背對着衆人,在他前面有個少女漂浮在半空中,閉目沉睡。

金色的光芒籠罩着少女,少女變得聖潔無比。

古青陽在老僧左側,空見在老僧右側。

古族大長老在古青陽後方。

空明則在空見後方。

古青陽和空見距離老僧大概有百丈左右的距離,他們似不敢再往前一步,面色極爲凝重。

“初晨!”

蘇武瞧見那漂浮在老僧前方的少女,面露喜色。

宋雨桐和沐丹青相視一眼,好像在說,苦竹居然真的在傳授夏初晨能量。

那老僧真是禪月寺的方丈,苦竹大師。


苦竹大師明顯在施展某種祕法,緩緩的把自己的能量度給夏初晨。

他爲什麼要這麼做?

恐怕就連空見他們都不明白。

“師父,你爲什麼要這麼做?”

空見突然開口,打破了平靜。

苦竹大師並未開口說話。

古青陽微微一動,似乎想向前一步。

然而苦竹大師在這個時候卻突然開口:“青陽,你多少年沒回寺了?”

“師父,弟子三十六年沒有回寺了。”古青陽目光一轉,笑着回答。

“三十六年了……”苦竹似感慨,似嘆息:“古族族長皆要入寺修行五年,你可知爲何?”

“當然知道。”古青陽說道:“當年太爺爺本是禪月寺的弟子,他還俗之後,念及禪月寺的恩青,所以定下族規,後代族長必須進入禪月寺剃髮修行五年。”

他的太爺爺,乃是古族初代族長。

“你入寺後,爲師說的第一句話是什麼?”苦竹又問。

古青陽想了想,突然臉色一變,顫聲道:“師父您說,一日爲師,終身不可忘。”

空見輕哼,“古師兄,你是爲了師父好,不想眼睜睜看着師父散盡修爲圓寂。”

古青陽的臉上露出掙扎之色。 “師父,還請把勢術真傳傳授於我。”古青陽突然說道。

空見臉上閃過一抹不悅之色。

“第七層便有勢術真傳,你現在便可以去取。”苦竹大師說道。

“第七層?”古青陽微微一怔,勢術真傳在佛塔第七層?

“古師兄,第七層我去過幾次,從來沒見過勢術真傳。”空見說道。

“真傳就在那裏。”苦竹大師說道:“看得到的人,自然便看得到。”

古青陽目光一轉,突然朝着樓道掠去。

空見臉色微沉。

“師兄,儘管師父把修爲傳給了夏施主,但這禪月寺的方丈之位還是你的。”空明突然開口。

“嘿嘿,我對方丈的位置可沒有興趣。”空見笑道。

“空見啊,爲師知道你想要的是什麼。”苦竹大師道:“爲師共收三徒,其中以你的天賦最佳,所以爲師纔不能害你了。”

“害了我?”空見冷笑。

“你不適合繼承光明,你有自己的路可以走,甚至可以比爲師走的更遠。”苦竹說道。

“哈哈……”空見大笑,“師父,我自己的路,我自己選,我覺得適合就適合。”

看着夏初晨,他冷笑道:“這丫頭何德何能,讓你犧牲自己成全她?”

“冥王即將降臨,她是光明選中的人,爲師必須成全她。”苦竹說道。

“狗屁冥王!”空見冷喝:“即便真有什麼冥王,只要你把力量給我,我一樣能滅了他。”

蘇武驚疑,冥王?光明選中的人?苦竹究竟在說什麼?

苦竹大師不說話了。

空見臉色微變,向前一步,叫道:“師父。”

苦竹沒有說話。

空明大驚,“師父?”

衝了過去跪在苦竹身邊。

“師父!”

空明悲愴。

苦竹圓寂了?

蘇武心道。

“該死!”

空見臉色陰沉,擡頭看着夏初晨,“既然你已把能量灌注在此女體內,我便把她煉化!”


衆人尚未反應過來,他已經出現在夏初晨身邊。

“不好!”

蘇武一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