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因爲我今天沒回來?”

“不是的,是因爲……”她緊緊咬着脣,無法說出自己有一個強姦犯的父親。

她迴避他的眼神,不知道這一切要怎麼說。

而這個時候,房間的們被敲開。

“少爺,老夫人起你們下去一趟。”

他們?自然也包括可可了。

眼神,歐陽撤和可可一起下樓,卻看見歐陽老夫臉孔很嚴肅。

“奶奶,發生了什麼事情?”歐陽撤關心的問。

歐陽老夫人不語,而是看着一邊的管家。

“少爺,老夫人的玉鐲不見了。”沐澤低沉的聲音響起。

“什麼?”歐陽撤愣了一下,目光看着歐陽老夫人。“是不是放在其他地方了,在找找。”

“已經找過了,哥哥吃飯的時候我還看見了,這會就沒了。那個鐲子對老夫人很重要的,是老夫人陪嫁的假裝,按着現在市面的價格,要值幾百萬呢,關鍵是現在有錢也買不到。”沐澤老管家一板一眼的說。

歐陽撤眯着眼睛,然後然後目光看着方可可。

可可愣了一下,看着歐陽撤投來的目光有着不解。

“你幹嘛這樣看我?”難道這個男人懷疑自己?“喂,我告訴你,鐲子不是我拿的,你別懷疑我。”

“我不是懷疑你,而是懷疑你的哥哥。”歐陽撤冷漠的聲音響起。

“什麼?”方可可吃驚的看着他,“你在說什麼啊,我哥哥怎麼會偷東西呢。你別冤枉好好人了。”

可惡,他怎麼可以懷疑自己的哥哥呢?

“難道不是嗎?不然你哥哥來了之後,東西怎麼會不見。”

“我怎麼知道。”方可可看着他,心口有着莫名的怒氣。

穿越之我的獸夫有點呆 歐陽撤眯着眼睛,“不知道就請你哥哥到警覺一趟,到時候我們讓警察來判斷一下。”

方可可咬着脣,看着他心裏有着莫名是怒氣。

一個時辰之後,警局。

因爲歐陽老太太的鐲子丟失,而且這個鐲子價值不菲,自然要請有嫌疑的人來警局了,而這個人就是方磊。

經過兩個時辰的問話,方磊還是被列入最有嫌疑的人中。很簡單的願意之一就因爲他有案底,曾經欠下高利貸,雖然方磊一再否認這件事和自己沒關係,但他還是被拘留了。 “歐陽撤,這件事和我哥哥沒關係,你不能讓警察關注他。”可可怒氣的看着他,她知道哥哥是無辜的,一定是無辜的。

歐陽撤冷笑一下。“關你哥哥的人不是我,是警察,如果你哥哥是無辜的,警察怎麼會關着他?”

他承認這件事情她做了一些手腳,因爲他心中有着氣。

這個該死的女人居然想和自己分開?

是的,他是沒給這個女人什麼承諾,但是他不覺得這件事上會影響自己和她的關係。但是這個丫頭卻要說要離開,他不會同意的。

很好,非常好。

方可可哥哥的事情發生的正是時候,他正好可以利用這一點。

“你……”可可咬着脣,“我知道你很厲害,只要你和警察說一下我哥哥是無辜的,那麼就會放了我哥哥了。”

“哦?我爲什麼要做?”歐陽撤意味深長的看着她,嘴角微微的養起來。

“因爲……”可可想了一下,發現自己根本不知道怎麼說。

是啊,他爲什麼要這麼做呢?

可是哥哥被拘留,她剛剛去看過哥哥,他一直說自己是無辜的,她也相信事情肯定好哥哥沒有關係,但是事情爲什麼會個樣子呢?

“難道你就不能看在我的份上放了我哥哥?”可可楚楚可憐的看着歐陽撤。

冷漠的嘴角不禁浮起一個笑容,看着方可可的眼神變得冷漠起來。

“你是我什麼人?我爲什麼要幫你?”

瞬間,可可的心一沉,心口有着說不出的感覺。

“別忘了,你剛剛還說我們最好什麼關係也沒有。”歐陽撤提醒的聲音響起。

方可可咬着脣,知道他死故意的,看來事情不會那麼容易解決。歐陽撤必然不願意幫助自己了,那麼她哎怎麼辦?剛剛是無辜的,她相信哥哥。

想着,她決定去找歐陽老夫人幫忙。

只是現在已經很完了,看來只有明天去找老夫人了。

第二天,方可可一早起來就來找老夫人,只是沒想到的是老夫人是澳門。

怎麼會有這麼巧合的事情?

不禁她誇下肩膀。老婦人去了澳門,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歐陽撤那邊肯定不會幫忙的,她認識這麼多人中還有誰可以幫忙?

想着,她想到一個人。

想到這裏,她去了黎莫亞的工作室。雖然知道不可以來找黎莫亞,但是她想不出其他辦法了。

“可可,這件事你不要擔心了,我會找律師把你哥哥保釋出來的。”當可可把事情說出來之後,黎莫亞馬上同意幫忙了。

可可點點頭,“謝謝你黎大哥,如果不是你,我真的不知道怎麼辦纔好。”

“可可,我很開心你遇到困哪來找我。”黎莫亞看着可可,眼中有着一樣的目光。

上次在泰國見過她之後,一直沒有見她。 不知道她過的好不好,說真的,現在看見可可,發覺她變得漂亮了,更加迷人了。

可可不好意思的掃掃頭。 第一戰神 不知道爲什麼,現在見到黎莫亞居然有些莫名的緊張。開始的時候,她是很喜歡黎莫亞的,喜歡他的文雅和不凡的氣質。可是不知道爲什麼,到了後來開始喜歡歐陽撤了,不知道怎麼這個樣子。

她是不是很花心?

想到這裏,她覺得自己很討厭,明明不喜歡黎莫亞,卻還要來找他幫忙,自己真是不應該呢。

“那個……黎大哥,這件事會不會麻煩你?”可可有些擔心的問着,不想因爲自己的事情給別人帶來什麼麻煩。

黎莫亞看着她,不禁笑了一下,“爲什麼這麼說?”

“我只是……不想給你帶來什麼麻煩。”可可不禁露出一個笑容。

看着她的笑容,黎莫亞不禁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有的時候被麻煩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啊?”可可聽着這話,不經愣了一下,看着黎莫亞投來的目光,她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可可,你和歐陽撤之間如何了?”黎莫亞冷不防的問着。

聽着這話可可不禁愣了一下,有着一絲不解。

看着可可懵懂樣子,黎莫亞不禁笑了一下。“別介意,我只是想問一下,我還有沒機會。歐陽撤是一個很強勁的對手,如果輸給他也算是有面子了。”

“黎大哥,我……”可可有些爲難,其實和歐陽撤之間,她自己也說不出清楚。

看着可可爲難的樣子,黎莫亞不禁笑了談一下。

“看來我是沒機會了,但是我還是希望你可以好好的,和歐陽撤可以很幸福。”黎莫亞由衷的祝福。

哎,真是可惜了,好不容易碰到一個喜歡的女孩子。只可惜他沒命去擁有。

看着黎莫亞,可可緊緊咬着脣,一顆心緊緊的顫抖着。

她深深吸了一口氣,其中心中有着很多的積怨,只是不知道要如何開口。

“其實我和歐陽撤之間根本不是想象中的那麼順利。”她幽幽的說,微微嘆了一口氣。

“爲什麼這麼說?”

“因爲我們是兩個世界的人,我根本就配不上他。”可可苦笑一下。

黎莫亞皺着一下眉頭,不喜歡她這麼說。“別說這樣泄氣的話,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優點,歐陽撤是很優秀,可是你也不要差,別說配不配的。”

可可搖搖頭,“你不懂,不是我自身的原因,而是……”她緊緊咬着脣,想着要怎麼說,“我從小是被哥哥帶大的,媽媽很小的時候就死了,而我的父親……”

說道父親,可可欲言又止了,這些事情憋在心裏很久了,她一直不知道要怎麼說,也不知道從何說起。

今天來找黎莫亞,她有一種不吐不快的感覺。

黎莫亞似乎看出她有話要說,伸出手拍拍她的肩。“你有什麼不開心的儘管和黎大哥說,我一定幫你保密。”

看着他溫柔的目光嗎,可可點點頭,嘴角微微的笑了一下。

“如果我和你說,我的父親是一個強|奸犯,你會看不起嗎?”她擡起頭,目光中有着一絲的不安。

而此時黎莫亞的臉上有着一絲驚訝,好像聽到了什麼不該聽到的話。

看着他的反應,可可不禁笑了一下。

“你的反應我一點也不吃驚,其實我剛剛說的都是真的。我的父親是一個強|奸犯,現在在坐牢。因爲發生這樣的事情,很多人多看不起我們,所以我們搬離了以前住的地方。媽媽爲了照顧我和哥哥而生病離開我們,剩下我和哥哥兩個人。如果不是哥哥照顧我,也許我早就死了。早我們的人生中,我一直希望,沒有父親這個人,可是有些事情是永遠無法迴避的。”

媽媽的死,哥哥變成今天這個樣子,就算他在這麼努力還是被人誤會。而她?卻什麼都不能做。

她知道哥哥是無辜的,東西一定不是哥哥偷的。

可是歐陽撤不願意幫忙,這些事也是她不願生意在他面前提起的。

“都是我沒用,如果不是我,哥哥也不會變成在這樣子。”可可氣惱的說。

黎莫亞看着她,沒想到她的家庭是這樣的。一直以來,她樂觀積極向上,是一個好女孩。只是沒想到在她背後會有這樣的事情,他眼底堅定不移的萬千柔情讓她覺得自己不必自卑。

“事情不管你的事情,你是無辜的,你不用自卑。”

“可是……”

“我能明白你的感受,你一定很愛歐陽撤,纔不想在他面前提起這件事。”

“我愛他?”可可愣了一下,她愛歐陽撤?

怎麼可能呢?

她承認自己喜歡歐陽撤,可是說愛是不是很誇張。

看着她懵懵懂懂的樣子,黎莫亞笑了一下。

“可可,你知道嗎?喜歡和愛只是一線之隔,有的時候你自己愛上了自己都不知道。那麼我問你,這些事情你能和我說不能和歐陽撤的願意是什麼?”

方可可眨着眼睛,她不能和歐陽撤說的原因是……

“其實你是害怕,害怕歐陽撤知道會離開你,甚至會鄙視你。這就說明你很在乎那個男人。”黎莫亞一語道破。

方可可嘆了一口氣,是啊,她是很在乎那個男人,可是那個男人從來沒在乎她過。甚至一而再再而三欺負她,看見哥哥有事,也幫助她。

他根本就是不在乎她。

看着她似乎還很苦惱的樣子,他憐惜地輕撫她的秀髮。“好了,別想那麼多了,我們現在去警局吧。”

“哦,好的。”

沒想到來警局保釋自己的大哥,卻被嚴謹了。

“對不起方小姐,因爲失主已經和我們上司說了,這段時間嫌疑人不準被保釋。”警務人員說。

“怎麼可以這樣?”聽到這話,可可急了。

她看着黎莫亞,眼中有着不解。“黎大哥,事情爲什麼會這樣?我們不能保釋我大哥嗎?”

黎莫亞看着她,“別急,我問問律師。”

接着,黎莫亞看着一邊的男子,“陳律師,我們不能保釋嫌疑人嗎?”

陳律師皺了一下眉頭,“如果失主已經下令不轉保釋的話,我們也沒有辦法。”

“就不能再想想辦法?”

“除非失主願意撤銷。”

“可惡。”方可可氣得跺跺腳,心中有着一絲不滿。“我去找歐陽撤,我一定要和他說清楚。”

“可可。”黎莫亞及時的抓住他的手,“你彆着急,你現在急衝衝的去找他也沒辦法。”

“那怎麼辦啊。”可可真是的急了,“哥哥是無辜的,我不能做事不理。”

“那麼你這麼去說,就能解決問題了嗎?”黎莫亞看着他緩緩的說。

是啊,她現在去也不能解決問題,可是那要如何啊。

可可咬着脣,想不楚辦法而很煩。

“可可,不如你去說兩句好話,說不定事情會有轉機呢?”黎莫亞看着她,不禁提議道。

“不要。”方可可搖搖頭,她纔不要去服軟呢。

這件事上,她沒錯,哥哥也沒錯,到家都沒錯。是那個男人故意找茬,故意在刁難自己。

看着她置氣的樣子,黎莫亞不禁笑了一下。

哎,她和歐陽撤真是一對活寶,一樣的固執一樣的執着,難怪他們會在一起了。

“那麼我們換一個方式好了。”黎莫亞的聲音再次響起。

“什麼辦法?”

“有點保險的辦法。”

“你說啊……”她急急忙忙的抓住黎莫亞的胳膊說。

看着她急迫的樣子,黎莫亞不禁笑了,輕輕的在耳邊說着妙計……

晚上,方可可和黎莫亞來到餐廳就餐。

可可換上了精美的洋裝,純白色抹胸的款式是黎莫亞最新設計的,這件衣服還沒有上市,她身上這件還只是樣品,但是她一出現在餐廳裏,就已經

引起了很多女人羨慕的目光。

可可有些不自然,很人關注的目光感覺似乎並不是那麼的好。

“你猜大家是看我,還是看你設計的衣服?”可可看着對面的黎莫亞問着。

“衣服已經牀在你的身上了,不管是什麼都一眼。”黎莫亞緩緩的說。

可可不贊同。“那可不一定啊,俗話說的好,人靠衣裝佛靠金裝,這話真的不假。以前來吃吃放的時候,多數也是女人投來目光,不過不是看我。”

“哦?那是看誰?”

“看歐陽撤啊。”可可很自然的說。

歐陽撤是一個很出色的男人,走到哪裏都會吸引人們投來的目光,尤其是女人。但是今天同樣也有女人投來目光,但卻看着自己。

感覺真的好奇怪啊。

黎莫亞笑了一下,“歐陽撤的確是一個迷人的男人。”

噗–

可可差一點把飲料全部噴出來。

“黎大哥,你不會也像凌一樣喜歡歐陽撤吧。”媽媽咪呀,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黎莫亞不禁笑了一下,“你說什麼呢,我是喜歡女人的。”

可可也笑了一下,他當然會知道黎大哥喜歡女人了。

就在可可要吃牛排餐的時候,擡起頭的一瞬間,正好看見歐陽撤走了進來,而且他身邊還帶了一個女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