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隨著一道冰冷聲音傳出,唐家後院突然發出一道巨響,緊接著,一位白髮斑斑老頭子,從裡面急射出來。

「爹!」

「唐老爺!」

「老家主!」

渾身鮮血淋漓,坐在地上悲情嚷叫的唐家大長老唐天虎,看到自己父親破關而出,立即驚喜大叫起來。

唐老爺可以說是唐家頂樑柱,主心骨,現在,看到唐老爺破關出來,唐家弟子們,一個個,都驚喜欲狂尖叫起來。

「你就是唐家主事之人!」

那位羅剎郡大胖子,才懶得理會唐家之人,而是把目光盯在唐老爺子身上,沖他詢問一句,然後,笑眯眯道:「不錯嘛!想不到,麒麟城這麼一個小地方,居然也會出現先天境高手?」

「啊!」

「爹,你突破了?」

聽到大胖子的話,唐天虎盯著神采奕奕老爹,呆愣一下,立即驚喜欲狂嚷叫起來。

今天這個局面,也只有唐老爺突破到先天境級別,或許還有一點挽回餘地。

因為在秦國有一個不成文規定,不管是哪一個城池,凡是有人突破到先天境級別,都必須加入皇室,為皇室效力,同時擔任將軍一職。

若不願意加入皇室,為皇室效力,就必須繳納一大筆錢,像有些豪門大家族,他們為了保存自己家族勢力,往往寧願花費一筆冤枉錢。

而像羅剎郡郡主,本身就是皇室附屬一員,自然就不要花費這種冤枉錢。

如今,唐老爺子突破到先天境,按照名義上來說,他已經算得上南陽郡將軍一員。

也就是說,唐老爺子算是秦國皇室附屬成員,這也就是為何,看到唐老爺子突破到先天境,那位羅剎郡大胖子,陰沉臉色已經緩和不少原因。

「爺爺!」

知道自己大哥闖下大禍,一直躲在後面,臉色有點蒼白的唐芊芊,此時,看到平時非常疼愛自己爺爺出關,她驚喜輕叫一聲,立即飛快撲過去。

「呵呵!我的寶貝芊芊!」

「你這小丫頭,倒是越長越漂亮!」

有點樂呵呵的唐老爺子,平時最疼愛唐聚跟唐芊芊兩個,此時,看到孫女唐芊芊都變成一個小美人,他立即把她抱入懷裡,大加讚賞一番。不過,看到自己大兒子唐天龍,全身鮮血淋漓躺在一旁,昏迷不醒,而二兒子唐天虎,也是滿身鮮血淋漓,一副遭大難樣子。

唐老爺子並沒有去理睬羅剎郡那幫人,而是沖自己兒子詢問起來:「天虎,發生什麼事了?」

深感委屈的唐天虎,聽到父親詢問,有點激動的他,立即高聲嚷叫起來:「爹!咱們唐家遭此大劫,皆是唐聚那狗雜種害的——」

「住口!」

「你這個當二伯的,不好好疼惜侄兒,居然把一切責任都歸到唐聚那小傢伙身上,說出來,也不怕丟人現眼?」

唐天虎一句話還未說完,唐老爺子立即憤怒喝罵起來。

唐家那麼多人,沒有人知道唐聚娘親來歷,但唐老爺子卻知曉一切,心裡還有點敬畏,這也是他一直特別疼愛憐惜唐聚這位孫子原因。

就算後來,唐家發生那麼多事,唐聚也變成一個廢物,但唐老爺始終還是非常疼愛唐聚跟唐芊芊兩個,對他們兄妹倆一直都是非常照顧。

「爹,這一次事情,確實都是唐聚侄兒招來!」

四叔唐天豹,平時也看唐聚不順眼,這一次,唐聚給家族招來一場橫禍,帶唐家進入萬劫不復之地,他立即站出來,把所聽到唐聚在秘境裡面之事,向父親和盤托出,詳詳細細講解一遍。

「居然有這種事?」

聽說唐聚已經凝聚成功靈魄,實力突然大漲,還莫名其妙闖入秘境裡面,擊殺楚家族長寶貝兒子楚飛龍,廢掉唐旭一條手臂,同時,還擊殺羅剎郡郡主一位公子,唐老爺子震驚之餘,還是從這裡面嗅到什麼?

表面上看起來,唐聚確實給唐家帶來一場災難,但唐聚這小子突然變得如此可怕,以後,他一旦成長起來,給唐家帶來之好處,可以說是難以估量?

瞧著站在一旁不懷好意的羅剎郡眾人,唐老爺子正在思量著改如何解決這棘手事情?

想不到,唐天虎突然恨恨叫道:「爹,唐聚那大逆不道王八蛋,已經被大哥趕出唐家,以後,他再也不是我們唐家人,因此,他在外面闖下大禍,跟我們唐家再無一點瓜葛!」

「畜生,你說什麼?」


自己最疼愛孫子,還是唐家未來的希望,居然被趕出唐家?聽到這個驚人消息,唐老爺子呆愣一下,立即瞪起虎眼,沖唐天虎怒罵一句,走過去,狠狠扇他一巴掌:「啪—–」

一名先天境高手,力量本來就非常可怕,現在,唐老爺子盛怒之下,一巴掌扇過去,可以說是把唐天虎直接扇飛出去。

「砰—–」

結果,唐天虎滾倒在五六米之外,痛得雙手捂住嘴巴,恨恨盯著父親,非常苦逼悶哼起來。

看到父親發火,站在一旁的唐天豹,本來還想說唐聚幾句壞話,但現在,他嚇得硬是把到嘴邊話語吞回去。

其他唐家弟子,一個個都嚇壞了,誰還敢亂說唐聚壞話?

倒是站在一旁的楚家大長老楚耀輝,看到唐老爺子如此包庇唐聚那小子,他心裡卻非常贊同。

就是傻瓜都能夠看出,唐聚那小子已經一飛衝天,前途不可限量。

但唐老爺那幾個不爭氣兒子,硬要把唐聚趕出唐家大門,可以說是愚蠢之極,也難怪唐老爺子氣得暴跳如雷,再一次動手揍自己受傷愛子。

而此時,深感委屈的唐芊芊,本來依偎在爺爺懷裡,但現在,看到大長老唐天虎誣陷自己大哥,她立即離開爺爺懷抱,手指著四周唐家弟子,哭哭啼啼控訴起來:

「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

「你們都是壞蛋!一個個,都是壞蛋!大壞蛋!」

「爺爺,你閉關這幾年,他們一個個都來欺負大哥!」

「嗚——」

… 「芊芊乖,一切有爺爺為你做主!」

很明顯感覺到,唐芊芊這些年肯定受了不少委屈,無比憐愛的唐老爺子,立即摟緊她安慰起來。

接著,他把目光轉到四子唐天豹身上,以非常凌厲口氣問道:「天豹,你都來說說,老夫不在這些年,你們幾個兄弟,是如何關愛唐聚兄妹倆的?」

「這——」

突然遭到父親詢問,唐天豹臉色一陣紅一陣白,還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因為這些年,他們幾個兄弟,確實沒有好好對待唐聚跟唐芊芊兩個,甚至還常常欺負刁難他們兄妹倆。

現在,父親破關出來,唐天豹自己回想一下,心裡還是有點愧疚,不知不覺就低下頭。

而此時,站在一旁的唐天豪,也就是唐老爺子五子,被父親凌厲目光射過來,他心裡也有點後悔起來。

其實,如果他們幾個兄弟,能夠好好對待唐聚,就不會發生今天之事,所以,唐聚闖下這麼大禍事,說起來跟他們幾個兄弟也脫不了干係。

看到唐天豹跟唐天豪兩個,都低下頭去,唐老爺子立即把目光移到大兒子唐天龍身上。

此時,受傷極重的唐天龍,已經蘇醒過來。

父親目光一射過來,唐天龍心裡輕嘆一聲,立即沖著父親跪下去,懺悔道:「爹,一切都怪我!是孩兒沒有把聚兒照顧好,一切都是我的錯!」

「哼,現在知道錯,已經有點遲了!」

有點憤怒的唐老爺子,狠狠瞪大兒子一眼,怒哼一聲,臭罵一句,眼角掃到旁邊那群羅剎郡人,心裡開始有點擔憂起來。

就算他已經突破到先天境,會受到南陽郡郡主保護,但人家羅剎郡可是秦國三大名郡之一,再加上,羅剎郡郡主老婆還是秦國皇室正牌公主。

現在,唐聚居然把人家秦國公主兒子擊斃,這事情確實很難擺平。

正當唐老爺子憂心忡忡時,前方突然塵土飛揚,喧嘩不已,似乎有好多人騎著妖獸,駿馬過來。

看到這一幕,唐老爺子再一次變了臉色。

就是羅剎郡那幫人,臉上也浮現出驚訝之色。

片刻之後,就能夠看到一面非常清晰的秦國皇室旗幟。

「靠,皇室居然派人來處理這事?」

看到是秦國皇室派軍隊過來,羅剎郡那位大胖子,臉色微變,呆愣一下,忍不住還是驚叫起來。

當然,大胖子心裡也是琢磨不透,皇室為何會插手進來?他們過來,到底是幫哪一方?難道麒麟城唐家大有來頭?

而此時,有點心知肚明的唐老爺子,卻知道皇室不可能站在自己這一邊,就算是南陽郡郡主,看到勢力龐大的羅剎郡,都不會幫自己說好話。

因此,秦國皇室派軍隊過來,對他們唐家來說,絕不是什麼好事?

正當大家驚疑萬分時,在右側那邊,突然又過來一幫人馬。

當看清楚他們那幫人時,羅剎郡那位大胖子,瞪起眼睛,忍不住嘀咕一句:「走在最前面那個,不就是東陽郡郡主身邊第一名將程鼓程統領?」

由於秦國皇室那幫人,距離唐府這邊反而有點遠,結果,東陽郡那幫人反而先到。

「靠,除了程統領,居然還來了四位將軍!」

看到東陽郡居然派過來五位先天境高手,而且,那位程統領還是一名先天境二層高手,羅剎郡那位大胖子,呆愣一下,忍不住再一次尖叫起來。

此時,就是傻瓜都知道,來者不善。

東陽郡突然派出如此強勢人馬過來,肯定是找唐家麻煩而來。

果然,東陽郡那幫人馬,還未走到唐府面前,就有人憤怒大叫起來:「唐家狗賊,全部都給我出來受死!」


「尼瑪的!你們唐家是不是吃了豹子膽?唐聚那王八蛋,居然敢謀害我們程統領愛子?」

「程大人,我們這一次過來,要讓唐家所有上上下下,老老少少,全部為程少爺埋葬!」

聽到那幫東陽郡人喊叫聲,唐老爺子臉色一變,整個人彷彿老了幾歲。


這一次,能夠順利突破到先天境,唐老爺子心裡也不知有多麼得意,但他一出關,唐家就遇上滅頂之災,這對他來說,確實是一個非常巨大打擊。

從前方秦國皇室氣勢洶洶而來,唐老爺子心裡已經猜出,唐聚在秘境裡面,肯定也得罪了皇室弟子,甚至都可能擊殺皇室弟子?

想到這一點,他現在最擔憂的並不是唐家全族安危,而是唐芊芊那小丫頭。

在唐聚眼裡,唐芊芊那丫頭可是他命根子。

如果唐芊芊出什麼事?唐聚回來之後,肯定會發瘋發狂。

情況已經非常不妙,眼前這個危機肯定躲不過去。

有點平靜下來的唐老爺子,趕緊貼過嘴巴,在唐芊芊耳邊嘀咕一番。

「這—–」

「爺爺,芊芊—–」

爺爺居然叫自己趕快離開他,找唐耿堂哥帶她進入唐府,從地底秘道逃走,唐芊芊眼裡淚珠在打滾,心裡還真有點糾結起來。

但看到爺爺射過來凌厲目光,她思量一下,也明白自己處境最危險。

因此,她最後深深看爺爺一眼,又轉過頭去,把旁邊羅剎郡,還有右側走過來的東陽郡眾人,一個個記住容貌。

然後,她也就回到唐家弟子之中,找到堂哥唐耿,把爺爺交代之話,向他訴說一遍。

眼前唐家危機,唐耿早就瞧在眼裡,他也明白唐聚那小子,在秘境裡面闖下大禍,唐芊芊將有可能被捉去當人質?

現在,趁著羅剎郡眾人還未明白過來,秦國皇室跟東陽郡那幫人還未來到,帶唐芊芊悄悄逃走,確實是上上之策。

因此,幾乎沒有猶豫一下,唐耿也就帶著唐芊芊,悄悄退回到唐府裡面去,然後,順著地底暗道,逃往麒麟城外面去。

而此時,由於他們倆是年輕一代弟子,羅剎郡那幫人自然不會把他們倆放在心上。

何況,唐府四周已經被團團包圍住,他們可以說是插翅難逃。

羅剎郡那幫人,一時之間,根本就想不到,唐府地底還有一條暗道,直接通往麒麟城外去。

… 此時,在秘境裡面,唐聚正在吸取光明空間石釋放出來光芒,提升自己實力,對於外面麒麟城唐家,因為被他拖累受到滅頂之災,他根本就不知道。

在眼前這座會發光巨峰一百米之上,唐聚正在全力吸收光芒,爭取早日突破到凝氣期八層。

不知不覺,就過去十幾天時間。

這段時間,山腳下倒是時不時皆會聚集來一幫人,但他們卻始終無法衝上山去。

結果,一波人馬剛剛離去,又會過來一波人馬,但最終,他們還是高興而來,失望離去。

至於唐聚那小子,由於他盤膝坐在一塊岩石下面,聚集到山腳下趙國弟子,始終都沒有發生他存在。

「唉,還是沒有突破!」

已經把體內那道發光區域靈力填滿,還是沒有看到突破希望,王軍蹙著眉頭,忍不住嘆息起來。

而且,王軍還感覺到自己距離突破凝氣期八層,體內靈力積蓄遠遠不夠。

按照一般凝氣期高手來說,他體內積蓄的靈力能量,就是突破到凝氣期九層都綽綽有餘,但他好像是個怪胎,所需要能量估計是別人好幾倍。

聽到唐聚嘆息聲,一直躲在混沌珠裡面,慢慢吸取那些光芒的九尾白狐,突然露出小腦袋瓜,沖唐聚叨嘮道:「傻小子,你體內那個黑色蓮花台有點特別,你要想突破到凝氣期八層,除了要把另外六個區域靈力填滿之外,還要重新再凝聚出一種靈力,才能夠看到突破希望。」

「而這一次,碰上能夠會發光的光明空間石,對你來說,就是一個莫大機遇,你不懂得好好珍惜,還嘆什麼氣?」

聽到九尾白狐的話,唐聚臉上浮現出靦腆樣子,立即重重點一下頭,回應道:「狐姐說得沒錯!現在想什麼都沒用,還是先把體內那另外六個區域靈力填滿再說。」

話一說完,唐聚再一次閉上雙眼,重新沉浸在修鍊之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