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王天神識覆蓋到那黑暗中的妖獸的時候,那頭妖獸整個身子一緊,彷彿像發現什麼東西在身旁窺探一樣。王天急忙收回神識!

那妖獸掃視了一會,沒有發現異常,眼神中閃過一絲疑『惑』,隨即繼續將目光投向它的獵物:鐵脊狼群。

王天心中大呼「好險!」。王天抬頭,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老師漂浮在自己身旁,連忙小聲說道:「老師你知道這是什麼妖獸嗎?書閣里沒有關於他的記載。」老者沉『吟』了一會道:「這是暗影豹,先天妖獸,三級初階。速度驚人,爆發力也很強大,雖然防禦弱,也不是你現在對付的了的,你小心點!」

小黑似乎也感覺到暗影豹的強大,「嘎吱,嘎吱」的吼了倆聲,似乎蠻同意老者的見解。

大約過了一刻鐘,負責警戒的鐵脊戰狼也趴下休息,整個鐵脊狼群都懈怠下來。叢林里一片安靜!

就在此刻暗處的暗影豹突然暴起發難!它整個身體矯健的迅速竄進狼群,咬向除了狼王,實力最高的二級高階戰狼的脖子。

「好快!」暗處的王天低呼道!

那頭戰狼獸臉上只是閃過驚恐的表情,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暗影豹咬斷脖子,倒在血泊里。而暗影豹一擊得手,立即竄向叢林,重新隱藏起來。

鐵脊狼王發現異常,看到自己的得力幹將被殺,狼王大怒發出一聲怒吼:「啊嗚!」

瞬間狼群一陣『騷』『亂』,只是在狼王的極力約束下狼群才逐漸恢復秩序。狼王看了一眼幽暗的森林,眼裡閃過一絲不安。

狼王記得在自己跟隨父王出去狩獵的時候見到過那隻妖獸,知道它的可怕。剛才那個是暗影豹,三級初階的實力;而自己只有二級大圓滿的實力,而且暗影豹極擅隱藏,在森林裡佔盡地勢。自己根本鬥不過, 神眼小農民 。又是一聲不甘狼嚎:「啊嗚!」狼群繼續快速的向前行進!只是氣氛突然變得緊張起來!

暗影豹沒有就此放棄自己的獵物,它靜靜的穿梭在樹叢間緊緊的跟著狼群,等待著機會。這時王天也小心翼翼的跟上暗影豹,這可是給小黑搜羅靈魂還有鍛煉自己的好時機啊!

路上暗影豹不斷的『騷』擾狼群,每次都會帶走一隻鐵脊戰狼的生命。都是一擊即退,絕不給狼群圍住自己的機會。在暗影豹第六次衝上來的時候,鐵脊狼王一聲怒吼,從身後沖了上來:「啊嗚!」狼王欺身纏上暗影豹,周圍紅著眼睛的鐵脊戰狼不要命般的衝上來。


暗影豹閃電般的用鋒利的獠牙,要死一頭鐵脊戰狼,迅速的後撤。現在它眼神中終於出現了慌『亂』之『色』!

沒想到狼群會這般不要命般的戰鬥,現在暗影豹每帶走一隻鐵脊戰狼的生命,它都要付出鮮血的代價!戰狼的打法完全是以命博傷式的打法。暗影豹被重重的圍住,雖然身法矯健卻也一時難以脫身。

一隻,倆只,三隻,四隻……鐵脊戰狼一隻一隻的倒下,暗影豹的身上也是傷痕纍纍。就在戰狼還剩下六隻得時候,暗影豹被衝上來的戰狼一口咬在大腿上,頓時重傷,衝上來的戰狼也被暗影豹鋒利的牙齒撕碎。只是重傷的三級初階也不是一個二級可以力敵的。

狼王見自己的狼群只剩下這幾隻,頓時發出一聲不甘的,憤怒至極的嘶吼:「嗚!」

狼王看準時機直接撲向暗影豹,完全不閃躲。暗影豹見狼王這般不要命般衝過來,眼神中閃過一絲懼怕,一絲猶豫;只是這瞬間的猶豫,狼王鋒利的獠牙狠狠的咬在他的脖子上,暗影豹怒吼一聲,抬起利爪也狠狠的抓向狼王的腦袋。暗影豹感覺自己的脖子一涼,便失去了意識,但是它的利爪還是刺中狼王的右眼!

暗影豹當場^H小說身亡,鐵脊狼王也瞎了一隻眼睛,整個左臉也血肉糊!

鐵脊狼王看著自己的狼群,發出一聲聲憤怒的嘶吼!!

王天眼神中閃過一絲不忍,隨即堅定信念,「自踏上修真路,就收起慈悲心。天地不仁,修真本就是逆天博命的,修真路,修真路!」

隨即,王天慢慢的靠近狼群,小心的靠近鐵脊狼王,靜靜等待著機會。就在狼王帶著一隻戰狼來到王天一側,翻弄死去的戰狼的時候。王天暴起舉著寶劍猛的刺向狼王;就在寶劍就要刺進狼王腦袋的時候,一旁趴在地上『舔』著自己傷口的戰狼卻突然暴起用身體撞向寶劍!它整個身體瞬間被寶劍一穿而過!

王天終於被狼群的精神狠狠的震驚了一把,內心一軟,可是這次的心軟給王天帶來了慘痛的代價。就在王天出神的剎那,狼王,舉起巨爪狠狠的抓向王天左手的肩膀,用力一扯!

「嗤啦!」頓時王天整個肩膀都血肉模糊。王天急忙身退。

只是同族再次被殺狠狠的刺激了狼群,整個狼群就像不要命般沖向王天,每個戰狼都發出凄厲的吼叫:「啊嗚……啊嗚,啊……嗚!」戰狼的吼聲,聲震四野,傳出好遠!

王天只能拚命的低檔戰狼的攻擊,好在狼群在和暗影豹的戰鬥中損失了太多的戰鬥力,現在不過是輕弩之末罷了。

王天拚命的和狼群纏鬥,現在剩下的狼王和三隻戰狼紅著眼睛拚命的撲向王天,被王天用寶劍一次一次的砍下去。就在一隻戰狼力竭的時候,王天突然福至心靈般的猛地劃出一個橫劍,收割了一條戰狼的生命,隨即腳步輕踏,轉身對著身後的戰狼又是一劍刺猴!

就在狼王和剩下的最後一隻戰狼一左一右衝上來的時候。王天一咬牙,全力攻向狼王,狼王雖然強大,但是之前的戰鬥損耗太大,也是重傷之身,架不住王天猛烈的攻勢,被王天一劍從受傷的左眼『插』進大腦,一命嗚呼!


王天雖然突然爆發如此精妙的劍法,擊殺三頭戰狼,但是還是被另外一頭戰狼一抓狠狠的抓在後背上。

「嘶……!」

王天感到身後一陣火辣辣的疼,身體也順勢撲進草叢裡。剩下的那條戰狼怒吼著撲向草叢;不料在進入草叢的瞬間,被一旁刺過來的寶劍一劍穿喉!

看著最後的一隻鐵脊戰狼倒下,王天長長的出了一口氣,一屁股坐在地上,但是這時卻傳來老師的爆喝:「快走!」

王天寒『毛』乍起,忙連起身環顧四周,卻看到密林里盯著自己的一雙雙綠油油的眼睛…… 筋疲力盡的王天,拿著一把滴血的長劍,右腳踏在狼王的屍體上;貪婪的大口大口呼吸著空氣,雙眼卻出奇的平靜!平靜中帶著屠盡天下的殺氣!王天從沒有感到自己離死亡這麼近!

四周綠油油的眼睛漸漸變得清晰,是一群鐵脊戰狼,只是為首的那頭足有三米那麼長,整個背部的突起就像寶劍一樣指天而立,這頭鐵脊戰狼讓王天隱隱有種面對暗影豹的感覺,先天妖獸!

王天心裡可是百般的後悔啊,貪嘴的小黑啊,何苦來哉!只是不管心裡多麼慌『亂』,臉上卻強裝平靜,用帶著殺氣的雙眼掃視著緩緩『逼』近的戰狼!

就在戰狼氣勢被王天震懾的剎那,王天仰天一聲大吼;「吼……」緊接著王天躬身揮劍就要衝上狼群,而整個狼群被王天氣勢所迫,行動為之一滯!

就在狼群停頓的剎那,王天卻一個360度大轉身,雙腿狠狠的一踏,飛身竄向叢林深處!

這……

整個狼群目瞪口呆,神情一陣恍惚,虛空中傳出極度憋屈的狼嚎:「啊啊……嗚」。txt.整個狼群在頭狼的帶領下朝王天離去的方向瘋狂的狂奔而去!

王天也是無奈,剛才實在是沒有辦法才出此下策。後面又傳來的狼群的嚎叫,他心裡又是一陣苦澀,腳步卻是不『亂』,拚命的往前跑去!

王天本來就是重傷之身,剛才的戰鬥又耗損了太多的體力,現在只感到每走一步,胸口就像壓著一座山般,大口的喘著粗氣!渾身的傷口也是火辣辣的疼,王天也從懷裡不要錢般的掏出一把一把的療傷丹『葯』,向嘴巴里塞去!希望能儘快的多恢復一點體力。

後面的狼群正一點一點的拉近和王天的距離!就在頭狼就要追向王天的時候。王天苦澀一笑,他在不遠處的樹杈上停下,雙目微閉,駐劍而立!就像一個等待敵人的絕世劍客般!

頭狼在王天前面停下,獸臉上閃過一絲猶豫,他能感到,那些屍體里有一隻是屬於暗影豹的……和他一樣是三級初階,還有那一群同族,還有狼王的子嗣!頭狼雖然想為同族報仇,但他不也傻。

王天和頭狼就在這靜靜的對持著,後面的鐵脊戰狼不斷的趕上來,恭敬的站在頭狼後面,用嗜血的眼睛盯著王天,彷彿頭狼一聲令下就要衝上來將王天撕裂一般!

就在狼王不耐的時候,王天雙目暴睜!從他身上,『露』出一股滔天的氣勢,那股威壓雖然微弱但卻給整個群狼帶來一種面對天威般的感覺!整個狼群都匍匐在地,發出嗚嗚的聲音!

那股氣勢來的快,消失的也快!

當狼群抬頭的時候,發現樹杈上空空如野!


此刻頭狼正躊躇著,圍著王天離開的樹杈不斷的轉圈。剛才的威壓給了它極大的震撼,可是剛死去的那頭頭狼可是亞馬森林鐵脊戰狼狼王的兒子,想到狼王的殘暴,渾身又一陣哆嗦!躊躇了一會,頭狼還是嗅了嗅鼻子,帶著狼群朝王天離開的方向追去!

王天此刻也不好受,整個身體雖然恢復了一些體力,但是,傷口卻在長期的跋涉中又崩裂了,大量的鮮血流出來,被小黑吸走!小黑此刻也不願意吸他老大的血『液』,只是總不能浪費了吧……多麼有營養的鮮血啊!小黑現在雖然很為老大擔心,但是心情還是很愉悅的,剛才戰鬥的時候,他神不知鬼不覺的偷偷吞噬了幾十頭戰狼的靈魂,現在都有種想打飽嗝的衝動!

王天如果知道小黑的想法,定會發狂的,只是他此刻沒有工夫關注小黑,王天臉『色』蒼白用微弱的聲音說道:「老師,你說狼群還會追上來嗎?您剛才的氣勢還能用嗎?」

過了好久才傳來老者虛弱的聲音:「我只不過是殘魂罷了,那股威壓只是本體當年的一些殘威,範圍越大,消耗魂力越大;剛才戰狼數目太多了,如果在強行施展一次,我不得不陷入沉睡了!」

一陣沉默……

王天拖著疲憊的身體,往亞馬森林核心的方向走去,一般妖獸都有自己的領地;無故進入其他妖獸的領地會被視為挑釁的!

王天只希望那狼群因為懼怕剛才的威壓不要追上來的好,他還有好多事情要做,他還不想死!真的不想死啊!!

可是,事與願違!


就在鴻蒙大陸的太陽貼著地平線的時候,遠處傳來幾聲悠長的狼吼!

王天大驚,強打精神,展開步法,向遠處急速奔去!他感覺到剛才癒合的傷口又撕裂開來,黏黏的『液』體,從傷口裡流出來……

又是一陣劇痛傳來,王天腳下踉蹌,幾乎倒地!王天現在腦海里一會是桃花村村民痛苦的嘶吼的身影,一會是嬌小的雪兒在無名身旁練劍的身影……還有大師兄,二師兄,三師兄!

對了,師傅!!大師兄!!!他們給自己的水御符和倆道劍氣!

王天急忙伸手『摸』向胸口的符?和感受著身體里倆道恐怖的劍氣,王天心裡又充滿希望!

充滿希望的王天小朋友腦袋也活絡過了,算計著:

「倆道劍氣可以滅殺一個靈級高階高手,相當於四級高階妖獸,殺三級戰狼太奢侈了吧!

而水御符可以抵擋三次靈級高階攻擊!靈級啊,可是四級頂級妖獸啊,太奢侈了,太奢侈了吧。

水御符只要用了,有攻向自己的力量都會自動擋下!可現在人算不如天算!一隻頭狼,三十多隻戰狼!現在水御符,雞肋啊……

只有靠大師兄了,大師兄要給力啊!一定要給力啊!」王天心裡默默的道。

就在王天在心裡yy的時候,鐵脊戰狼已經追上王天,王天一如之前站在前方,微眯著眼睛……只是現在不是裝的,而是在神識全開,全力感應著戰狼的數目及小心的控制著劍氣……

「28,29,30,31,32,33……」應該全了吧,王天努力控制劍氣的方向,驀然虎目一睜,一道劍氣從王天體內冒出來,並且迅速的變大,剎那間漲到百丈大小,整片森林都出現一條巨大的光劍,光劍攜著無邊的恐怖殺氣,朝著頭狼一斬而下!

天地一陣轟鳴,熾亮光芒席捲整片樹林,空間似乎都微微震『盪』著……

「轟隆隆……」

「嗷……嗷……」

一片塵土飛揚,等到塵埃落定,王天的瞳孔逐漸聚焦,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震撼的一幕,口中呢喃的道:「太奢侈了,犯罪啊!太奢侈了,太奢侈了……」

從王^H小說天腳下向前百丈範圍內,中間出現一道巨大的裂縫……裂縫中一片幽暗,不知有多深!那隻三級頭狼屍體早已消失不見,後面的狼群,十多頭也跟著遭殃,到處都是鐵脊戰狼的殘肢!

剩下的戰狼驚恐的看著王天,一陣嗚咽,迅速消失在叢林深處……

王天看到狼群都消失了,突然放鬆下來。也顧不得什麼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的喘著粗氣。自語道:「嘿嘿,這些總該結束了吧。鬱悶啊,小黑,趕緊去看看還剩下幾個能吃的,快吃了閃人了!」

王天說完,感覺不對,此時老師和小黑都用無比鬱悶的表情看著王天,就像……

「你們怎麼了?」王天眨了眨眼睛,開口說道。

「嘎吱,嘎吱……」

「小子,你看頭頂上!」神秘老師無奈的說道。

王天茫然的抬頭看去,他看到一個巨大的黑影朝自己迅速靠近。

這時候王天心裡只有一個想法:「媽的……還有完沒有,我怎麼這麼倒霉啊@#@¥¥¥#@##@#¥&*……」

這個時候電腦旁邊的小哲卻在一旁偷笑:「小天啊,故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看志,勞其筋骨,你的好運不遠了!」 「『吟』……」一聲雕鳴,聲震四野,那龐大的身影漸漸的進入王天的視野:百丈翼展,體羽暗栗褐『色』,背面有金屬光澤,烏黑的利爪閃爍著鋒利的氣息;最顯眼的還是頭頂的一束火焰狀的翎羽,成金黃『色』的火焰狀,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就在王天吃驚發獃的時候,耳邊傳來了一聲爆喝:「倒下,斂息!」

王天本能般急忙倒下,運起在書閣里看到的一種斂息術,龜息決!這個龜息決是世俗世界里一個奇人所創,能極大的收斂自身的氣息,練到高深的境界能到瞬間進入假死的狀態。書包網shubaowang.yaochi/王天不奢求以此騙過那大雕,只希望他不要把注意力放到自己這邊就好,那邊有好多鐵脊戰狼啊!

可是「天不遂人願,雕不就人意」!

就在王天極力控制自己氣息的時候,忽然感到一股巨大的吸力從空中傳來,只感到自己的身體,慢慢的浮空,迅速被拉扯飛向某處!

王天急忙斂神,睜開雙眼:好大的鳥嘴啊!接著是穿過一個寬闊的通道,進入無盡的黑暗!

「轟!」一聲,王天身體落地,錯了應該是肉牆才對。王天急忙放開神識,發現周圍是巨大的肉囊狀的東西,應該是該死的大雕的肚子里了,周圍的**上粘稠的『液』體不斷滴落,散發著濃烈的腐蝕的氣息!

王天周圍一團黑氣懸浮,一會傳出一道蒼老的聲音:「咦,這隻金翎雕是洪荒異種啊,區區將級大圓滿便修成了吞噬神通,不簡單啊!不簡單!應該有什麼奇遇?」

王天一聽大怒:「老頭子,這大雕可是把你徒弟我吃了,你到讚揚起這破鳥來了,你有什麼好辦法沒!」

王天剛說完,只覺天地一陣搖晃,隱約間,聽到一陣恐懼般的嘶鳴:「『吟』!」。

接著王天感到金翎雕體內元氣遽然彙集,氣勢逐漸攀登,只是在金翎雕的氣勢就要達到頂峰的時候。被一股巨力生生的打斷,接著聽到一陣骨肉分離的聲音,王天突然看到一個『毛』茸茸的巨爪『插』進金翎雕的體內,生生的將金翎雕撕裂。

王天大驚,剛要驚呼,可是被一股恐怖的神識掃過,生生的止住。接著金翎雕像被什麼拍打了一樣猛地朝地面落去。透過金翎雕被撕裂的血肉,王天隱約間看到一個巨大的金『色』猿猴,猿猴全身金黃,身高百丈,手裡拿著一個金燦燦的圓珠放到嘴巴里,接著臉上『露』出恐怖笑容。

金『色』猿猴似乎感到王天的注視,略微偏頭,輕蔑的掃了一眼,不見有什麼動作轉眼消失在天地盡頭!

王天來不及多想,一陣空氣摩擦的氣爆聲,王天突然感覺到一股恐怖的壓力將他整個身體緊緊的貼著金翎雕的內臟壁。如果以這般速度落向大地,他必定『性』命不保!

王天大急,艱難的取出水御符,往身上一拍!一陣光華閃動,只見王天此刻包裹在一個球形的護罩內。

「轟隆隆!」王天感到一股巨大的彈力將自己彈向地面,他身上的保護罩連續閃了三次才逐漸穩定下來,只是氣息微弱,光華暗淡!

雖然有水御符保護,王天現在也收到不輕的震『盪』,傷上加傷;現在王天可知道什麼叫,「人外有人,妖外有妖」了!

饒是將級大圓滿的修為的金翎雕還是被不知名的金『色』猿猴徒手撕裂,取了內丹,揚長而去!那猿猴也許認為一個先天都沒到的人類,從那高空中被自己一掌打下,必死無疑吧!所以才沒有親手擊殺!「真是好險,好險啊!」王天心裡道。

「嘎吱,嘎吱!」這個時候,怕死的小黑才敢冒出頭來,極有人『性』化的吐了口黑氣,剛才金翎雕的靈魂他也沒敢染指,那猴子太恐怖了!

「嘎吱,嘎吱!!」此刻小黑鬼頭明顯凝實不少。

王天看了看吃了倆個三級妖獸的靈魂,還有幾十隻鐵脊戰狼的靈魂的小黑,就稍微凝實點罷了,臉上一陣紅一陣白!王天不善的看著小黑,小黑感覺到老大殺人,哦不,殺鬼的目光,小黑,鬼頭一縮,隱到手掌里去了!

王天剛要抬步離開這是非之地,耳邊傳來老師的聲音:「小子,這個金翎雕沒到王級就修成吞噬大神通,定是有什麼奇遇,你在他肚子里尋尋,看能不能揀點漏的!」

王天一聽大喜,道:「師傅,怎麼不早說,這種能發財又沒有危險的活,我最愛幹了!」

說完,王天急忙捏著鼻子尋找起來,一找不要緊,真可謂是驚喜連連啊!

「老頭,這一個袋子可是沒有絲毫靈氣啊,都快報銷了,怎麼都沒被那破雕消化掉啊!」王天發現第一個不算寶貝的寶貝;看向老師詢問道。

「嗯,那個是儲物袋,不過靈氣快消失了,不能用了。只是不知道裡面的東西還能取出來不!」老者道。

「老頭,這一把劍,還能用耶,什麼級別的?」王天拿著一把靈氣內蘊的寶劍道。

「法寶,初階;小子命不錯」老者波瀾不驚的道。

「老頭,這一個戒指啊,誰這麼奢侈,拿這麼好的材料做戒指玩?」王天手裡把玩這一個戒指道。

「臭小子,以後出去別說是我弟子,那是儲物戒!!!」老者生氣的道。

「啊?儲物戒??怎麼用快教我!!這可是好東西!」王天驚喜的道,似乎身上的傷也不怎麼痛了,儲物戒一般將級的人物才能佩戴的東西,能大量的儲存物品。

「不知道原來主人的印記還有沒有,如果有的話需要破除印記;如果沒有的話,只要神識滲透進戒指內,留下印記,那戒指就是你的了!」老者道。

「我試試!」聽自己老師說完,王天連忙將放出神識,感應著戒指里的氣息。可是神識剛觸碰到戒指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反彈回來,王天感覺到那股力量雖然精純,但是非常虛弱;大概是在金翎雕體內消磨了不少,雖是如此,但也不是王天現在兵級精神力能破開的。

就在王天就要放棄的時候,耳邊傳來一陣磨牙的聲音:「嘎吱,嘎吱!」自從訂立契約以來,小黑就能感應到王天的心意,王天也能聽懂小黑的話!

王天感覺到小黑有辦法,連忙道:「小黑,你行?」

「嘎吱,嘎吱!」小黑表功般的連連道,這陣子,小黑只吃不幹活,看樣子現在自己也感到很臉紅啊!

說完,小黑的鬼頭口中吐出一團黑氣,那團黑氣懸浮在戒指周圍。戒指好一陣晃動,接著靜靜的懸浮在空中。王天一見大喜,連忙將神識透向儲物戒,神識一陣恍惚,王天感受到,儲物戒中幾十米見方的空間,一排排的架子放著一排書籍,一排排靈『葯』,散發著驚人的靈氣;旁邊一堆雜物,『亂』七八糟的放著。

「嘿嘿,嘿嘿!」王天雙眼放光的傻笑了一陣子,接著紅著眼睛投入到新的探寶曆程中……

「哈哈,老頭子,這有個石頭啊,沒被消化啊,啥寶貝快說!」

「鐵精之母!」^H小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