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我想給林小凡打電話起碼叫他注意安全的時候,他的電話來了。

“三兩,曉曉那邊兒的線索又斷掉了。”林小凡說道。

“什麼情況?”我問道。

“上次我們從佛山那裏得到你那個前女友曉曉的身份證信息,陳曉曉,廣西省桂林市靈川縣龍頭寨村4號。我託那邊的同事查了一下,龍川縣根本就不存在什麼龍頭寨村,更別說4號了。”林小凡道。

“那你的意思就是說,曉曉的身份證就是假的了?”我道。

“很明顯就是這樣,三兩,我感覺這是一個陰謀,一個針對你的陰謀,這個女的從接近你開始,就沒安好心,因爲她本身就是個有問題的人,不然呢?你以爲你真的那麼幸運,約炮都可以約到一個美女,還是個處女?”林小凡道。

林小凡說的,正是我長久以來困惑的。就跟我當時在跟曉曉開始的時候我就在迷茫一樣,現在林小凡所說,跟我心裏起了共鳴,或許他是對的,曉曉從開始接近我,就沒安好心,這是別有目的的接近。

僞裝成我的書迷,接近我,獻身。然後詛咒連連?

我們兩個又是有什麼仇怨?難道說我上輩子欠她的有情債,這輩子找我討回來? 只見生物支架在和徐虎的斷肢慢慢地融合,當然也有不少的鮮血就這樣流了出來,可是秦穆然在這裡,自然是不會發生什麼問題的。

秦穆然眼疾手快,一手探出,便是點在了徐虎身上的某處穴道,徐虎斷肢處的鮮血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減緩。

生物支架與徐虎在融合,漸漸地,生物支架便是融進了徐虎肢體裡面。

「虎子,你先等一會兒,等血跡幹了之後,再試著動一動。」

為了安全起見,秦穆然還事很慎重地說道。

「是,然哥!」

徐虎連連點頭,這麼多年沒有腿的日子都過來了,再多等上幾個小時也不是什麼大問題。

「然哥,這個真的能讓虎子站起來?」

周瀟看著與徐虎融合在一起的生物支架,將信將疑地問道。

「可以,你看現在虎子不是有腿了,雖然是個金屬腿,但是也很是牛逼的好不好!」

秦穆然看著徐虎的生物支架,雖然他很是相信伊萬澤雷亞,但是說實話,他心裡也沒有底,一切好不好還得看過一會兒后徐虎能不能夠順利的站起來。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徐虎的腿上,雖然大概只有半個小時左右,但是卻感覺極其的漫長。

半個小時之後,生物支架已經和徐虎的斷肢處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虎子,試著站起來走走!」

秦穆然看著徐虎,說道。

「啊?」

到了這個關鍵的時候,徐虎反而是愣住了,這一切來的太突然了,哪怕是他都有些猝不及防。

「愣著幹嘛虎子,快站起來試試啊!」

周瀟為徐虎感到高興,當即便是走到了徐虎身邊,攙扶著徐虎,道。

「啊!」徐虎點了點頭,便是在周瀟的攙扶下,緩緩走了起來。

生物支架觸碰到地上,緊接著,徐虎的另外一隻腳也向前踏出了一步。

第一步的時候,由於徐虎很久沒有體驗過兩腳行走的感覺,有些顫顫巍巍,不過有周瀟攙扶,也沒有多大的問題,現在的他猶如幼兒學步一般,蹣跚地前進,走著走著,徐虎的感覺來了,逐漸的,他不需要周瀟的攙扶,再後來,他竟然能夠稍微地跑動。

「然哥,老周,我又能走起來了!」

徐虎整個人激動的臉都漲的通紅,那種久違的喜悅湧上眉梢。

「嗯!你又能走了!」

秦穆然點了點頭。

「老周,你掐我一下,看看疼不疼!」

徐虎似乎還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夢裡,對著周瀟說道。

「哎呦!」

周瀟滿足他的願望,也不留情,上去就是一道猛掐,疼的許沒跳起來。

「老周,你特么的想掐死我啊!」

徐虎齜牙咧嘴地揉了揉剛剛周瀟掐的部位,罵道。

「你不是覺得自己在做夢嘛,我就讓你夢醒了啊!」

周瀟笑了笑說道,一副我是學雷鋒做好事的樣子。

「醒了!醒了!是真的!」

徐虎這個糙漢子,此時也是忍不住熱淚盈眶。

「好了,都別鬧了,虎子既然沒事,那就好!」秦穆然看到這哥兩鬧騰,忍不住笑道。

「老大,謝謝你!」

徐虎看著秦穆然感激地說道,若是不秦穆然,恐怕他根本就沒有再走起來的機會。

「都是兄弟,說什麼謝不謝的!再說了,你的這條腿,也是因為我才沒有的!」

秦穆然看著徐虎,認真地說道。

「對了,老大,剛才你說你要離開中海?你要去哪裡?」周瀟突然想起了秦穆然說過的話,問道。

「執行一項任務去。罪惡之城!」周瀟和徐虎都是雇傭兵出身,罪惡之城對他們來說再熟悉不過了,所以秦穆然也沒想到隱瞞他們。

「罪惡之城?莫非是……」

周瀟心思細膩,瞬間便是想到了不久之前,震動整個夏國的巨大新聞——罪惡之城慘案!

對於秦穆然,他多多少少還是知道點的,秦穆然以前可是夏國最為神秘部隊的隊長,雖然退役了,但是依舊跟夏國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此時他前往罪惡之城,很明顯,跟這件事有關係。

「嗯!」

秦穆然知道周瀟猜出來了,點了點頭。

「老大,要不我跟你後面去吧!」

周瀟有些不放心地說道,秦穆然若是孤身前去的話,實在是太危險了,畢竟言諾康的人可是不少。

「不用,我的身手你們還不清楚嗎?一般人對付不了我,我走的這段時間,你們有更加重要的任務!」秦穆然看著周瀟說道。

「是!老大,你放心吧,嫂子那邊我們會保護好的!」

周瀟知道秦穆然是什麼意思,點了點頭,露出一副堅定的樣子說道。

「好!」

秦穆然拍了拍他們的肩膀,然後便是寒暄了幾句,離開了。

回到車上,秦穆然拿出手機,撥出去了一個特殊的號碼。

號碼嘟了幾聲之後便是被接通了。

「喂,我是東皇,我找龍王!」

秦穆然撥的是一個專用號碼,一般的人並不知道,而對方接通以後也不會說話,需要說一些暗語,才會接通相對應的人。

果然,就在秦穆然說完以後,電話便是專線接到了龍天正的電話上面。

「臭小子,想好了?」

龍天正嘴角微微上揚,笑道。

「嗯!什麼時候走吧!」

秦穆然直接切入正題地說道。

「今天!」

龍天正知道如今罪惡之城的情況,情勢很嚴峻,根本拖不得半分鐘。

「好!」

秦穆然也知道,在國家利益面前,個人的都算作小事,而且他本身也做好了今天就離開的準備。

「行!那你直接飛罪惡之城吧,到時候那邊有人會接應你!」

龍天正心中也是感動,對於秦穆然,是他的對看好的接班人,不僅是他的這個雷厲風行的作風,還有的就是他那一股子精氣神。

「好!」

「記住,最好能夠將言諾康活著抓回國來,只要將他帶到邊境線,就可以了!我們沒有辦法太多的支援你,只能夠儘可能的幫助你,一切都還要靠你自己,最後一句,活著回來!」

龍天正嚴肅地說道。

「我知道,放心吧,我不想死,誰也殺不死我!」

秦穆然微微一笑,看起來很是輕鬆,但是他卻是為了安撫龍天正的,雖然他一直和龍天正鬥嘴,但是他也知道,龍天正是真正關心他的人,罪惡之城的兇險,看來遠比自己想象的要嚴峻的多啊! 掛斷電話后,秦穆然便是開著車,向著浦東國際機場開了過去。

護照,機票什麼的,龍天正在秦穆然開往機場的途中便是利用手中的途徑給他安排好了,當他到達的時候,便是直接走了特殊通道直接登機。

如今,罪惡之城慘案發生,震驚夏國,同樣的也影響了罪惡之城所在地段的國家的旅遊行業,秦穆然所坐的飛機上面,並沒有多少人,這也正好,反正時間不短,秦穆然便是閉著眼睛在座位上面休息。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飛機在空中呼嘯著,大約在傍晚的時候,秦穆然便是已經到達了太國。

一下飛機,秦穆然便是在接機的地方,看到了夏國的國安人員。

「是秦主任嗎?」

秦穆然的照片他們早就已經收到了,所以在他剛下飛機的時候,便是被認出來了。

「我是!」

秦穆然知道了自己在國安的身份,所以也沒有過多的好奇。

「我是國安第三辦事處的人員,這一次上面讓我來接待你,全程配合你在罪惡之城的行動。」

來人直接自我介紹道:「我叫龐瑜嘩。」

龐瑜嘩伸出一隻手來,要和秦穆然握手。

秦穆然自然也是有禮貌地回禮,隨後便是跟著龐瑜嘩上了車。

「秦主任,您的住處我們已經安排好了,就在太國的河畔安凡妮酒店。」

龐瑜嘩坐在副駕駛上,對著坐在後面的秦穆然說道。

「麻煩了!」

秦穆然笑了笑道。

「這一次,您在罪惡之城的身份是一名從事毒.品生意的大亨,不過常年在金三角,這一次是聽說罪惡之城有一批好貨,才過來看看,這是具體的身份資料,您看看!」

說著,龐瑜嘩便是拿出隨身的iPad,遞給了秦穆然。

秦穆然接過ipad,看了看上面的資料,對於自己這一次任務的人物設定,也是大體有了一些的了解。

車在行駛著,沒過多久,便是來到了位於太國首都附近的五星酒店河畔安凡妮酒店。

「房間已經開好,這是您的房卡!」

來到酒店的大門口,龐瑜嘩便是將房卡遞給了秦穆然,至於他們,怎麼可能住這麼貴的酒店,給的經費也不夠他們這麼折騰的。

「嗯!什麼時候去罪惡之城?」秦穆然問道。

「明天吧!」

龐瑜嘩說道。

「行!你們先來我房間吧,我想了解一些情況!」

秦穆然皺了皺眉毛,對著龐瑜嘩說道。

「好!」

說著,在龐瑜嘩的帶領下,秦穆然便是來到了酒店的套房之中。

「秦主任,我現在來給你彙報一下情況。」

龐瑜嘩看到秦穆然還是有些拘束的,畢竟就在體制之中,面對領導還是有些注意的。

「別叫什麼秦主任了,我看我比你大不了幾歲,你就叫我然哥吧,這個主任本來我就沒想當。」秦穆然咧了咧嘴笑道。

他不經意的一個玩笑話,落在龐瑜嘩的耳中可不是這樣了,國安局特案組的主任,竟然他還不願意當?這可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職位啊!

要知道,國安在夏國的權力那可是十分的大,這特案組的權力在國安裡面又算是頂尖的,就這麼一個職位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眼紅呢!

「然…然哥。」

龐瑜嘩自然不會將自己心裡的想法告訴秦穆然,只能夠按照秦穆然說的,結結巴巴地叫了他一聲。

「嗯,這不就挺好的嘛,秦主任的難聽死了,你跟我說說,如今罪惡之城慘案進展怎麼樣了?」秦穆然看著龐瑜嘩,問道。

「說起來,這個太國還真的是太可惡了,明明在他的邊境內出了事情,竟然推脫的一乾二淨,說是我們國家的客船涉嫌販毒,在軍方攔截的時候,遭到了火力打擊,這才回擊,可是我們都知道,我們國家的那些人都是在事後才在河中被打撈上來的,而且他們都被捆綁住了雙手,怎麼有能力火力回擊?」

龐瑜嘩說到這裡,便是一肚子的火。

「照你這麼說,太國軍方那邊是有人故意要往我們夏國身上潑髒水了?是想讓我們的人白死了是吧?」秦穆然對於這些事情很是敏感,光是從龐瑜嘩的口中,他便是已經隱約能夠聽出這其中所蘊藏的貓膩了。

「他們是想推卸責任,畢竟我們的同胞死在了他們的境內,這件事,他們脫不了干係!動手的也是太國軍方的人!」

龐瑜嘩說道。

「太國軍方的人?他們這是在挑釁嗎?想要跟夏國動手嗎?」

秦穆然有些意外地問道。

「我們也不知道,不過太國軍方負責人卻是說,這件事他們沒有發布任何的命令,完全不知情!聲稱是言諾康的武裝販毒集團所為。」

「那這樣來說,就明了了,是太國的軍方有人勾結了言諾康,故意製造了這麼一起震撼世界的罪惡之城慘案!」

秦穆然目光一寒,說道。

「那麼然哥,接下來我們怎麼辦?」

龐瑜嘩看著秦穆然問道。

「接下來,我們要先好好調查一下太國軍方與言諾康勾結的人,這不如今正好在首都嗎?你安排一下,我要見一見這幾個人!」

秦穆然沒有說要見誰,但是龐瑜嘩卻是清楚,他要見的便是那個幾個已經被軍方退出來的太國士兵。

「好!明早我們便去!」

龐瑜嘩點了點頭,雖然來了太國,不能說明在夏國的身份,但是只要某些東西到位了,還是能夠做到自己想做的事情的。

「嗯!」

秦穆然點了點頭,接著道:「時候也不早了,你們早點回去休息吧!明早我們一起去看看!」

「好!然哥你早點休息!」

龐瑜嘩說著便是起身離開了秦穆然的房間。

秦穆然點燃一根煙,深深吸入了一口,濃煙滾滾,順著口腔瀰漫而出,打著璇兒飄香房間的天花板。

「看來得找冥王殿的人了!」

秦穆然想了想,終究為了穩妥,還是拿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出去。

「喂?老大!」

電話很快被接通,霍爾頓的聲音傳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