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劉飛宇準備回家的時候,格林王國費列羅家族,一聲囂張的笑聲:「哈哈,我感受到天地元氣了,馬上就是七級修鍊者了,這下不會阻攔我了吧!」這是費列羅#8226;;星雲感受到天地元氣后狂喜。

費列羅#8226;;星雲跑過去找自己的父親費列羅家族的現任族長費列羅#8226;;特洛:「父親,我感受到天地元氣了,這下爺爺再也沒有理由阻止我得到葉秀雲那小妞了,我要納葉秀云為我的第一十五房小妾。」

「好好好!你總算爭氣了,終於達到七級了,不過你爺爺說過要等她十五歲前不讓你動她的,何況今年劉飛宇那小子要來贖她,要不等你爺爺閉關出來后問問你爺爺,或者等過了今年再說。」面對自己兒子達到七級,費列羅#8226;;特洛相當的開心。

不過關係到葉秀雲,回想起自己父親的話,費列羅#8226;;特洛有點遲疑,想勸自己兒子緩緩。現在費列羅點蒼空閉關了,短時間裡不會出關,想問下父親也沒有機會。

「父親,你是一個中等家族的族長,什麼時候變得這樣膽小了,不就是一個平民小子嗎,有什麼好擔心的,我看上葉秀雲是他們的福氣,大不了給點好處,我相信只要給上幾十萬金幣,保准這小子高高興興的,即使這小子不識好歹,抹殺就是了,還能翻起天來,不就一個六級的小子嗎。」見到父親有點畏畏縮縮的,費列羅#8226;;星雲理直氣壯地說道,那神情不可一世。

「那好,你自己看著辦吧,不過最好通知女方家長一下,不要讓人覺得是我們欺負人家。」被自己兒子一分析,費列羅#8226;;特洛覺得是自己父親多慮了,現在兒子七級了,讓他高興一下吧,溺愛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子,費列羅#8226;;特洛說道。

「好的,父親,我先走了!」費列羅#8226;;星雲想父親告辭,不過心下卻想到:「終於七級了,雖然只是准七級,魔力鬥氣還沒有固化,不過是遲早的事情,至於葉秀雲那個小妞,讓費列羅#8226;;布恩陪著去一趟她的家裡,希望知趣,不要耍什麼花招,否則別怪我不客氣,算了,料想他們也不敢,說不定還巴不得呢,不去想那麼多,現在已經晉級到七級,不如去找我的幾個小嬌妻,試下七級後有什麼不一樣。」從父親那裡出來后,費列羅#8226;;星雲一臉yin盪的去找自己的小妾們去了。

| ?格林王國北源郡(北源郡是李家所管轄)羅石城,東方家族的總部,東方小荷在自己的閨房,坐在自己的梳妝台前,雙手托腮,手肘擱在梳妝台上,望著鏡中的自己發獃,口中喃喃自語,不知道在說什麼。

今天的東方小荷一身淡綠的裝束,頭上戴一朵粉紅的珠『花』,在一身淡綠『色』的襯托下,顯得是那麼的淡雅而清秀,『唇』紅齒白,雖然只是一個十四歲的姑娘家,不過已經開始發育,開始顯得凸凹有致,長大后十足一個大美人,要是讓許多世家的公子哥看見,准流一地的口水!

「小荷!小荷!快點!儀式都快開始了,可不要遲到了!」外面傳來另一個少『女』的聲音!聽聲音有些急促,應該是今天東方小荷要出息什麼重要的場合。

這是和東方小荷一起長大的姐妹,名叫任靜依,是東方小荷半個『奶』媽的『女』兒,為什麼說是半個呢,因為當年東方小荷的親身母親夏水柔在生下東方小荷后,『奶』水嚴重不足,在紫月大陸,提倡母『乳』餵養,尤其是母親是修鍊者的話。一定會讓小孩喝自己的『奶』水。

許多人都認為能夠通過母『乳』將改善下一代的修鍊資質,於是只要沒有其他原因,都是母『乳』餵養,東方小荷的母親夏水柔因為天生『奶』水不足,無法滿足東方小荷,所以只好尋求幫助。

而此時家族沒有哪個修鍊『女』『性』當母親的,所以只好找了任靜依的媽媽,是東方家族的養『花』藝人,當時也是做了母親,而『奶』水很多,於是東方小荷不夠的『奶』水部分就這樣解決的。

也許是喝過同樣的『奶』水,東方小荷和任靜依的關係自小就好,形如雙胞胎,東方家也沒有拿任靜依當外人,尤其是東方小荷的母親夏水柔,幾乎把任靜依當成是自己的另一個『女』兒。

可惜任靜依沒有修鍊天賦,讓東方小荷有點遺憾,不過不影響二者的感情,即使東方小荷要修鍊,到格林魔武學院深造,二人關係並沒有因此生疏。

今天是東方小荷堂姐東方依萱16歲的生日,也是舉辦『成』人之禮的時候,在紫月大陸,一個家族有潛力的子弟,都會在16歲的時候舉辦一次浩大的『成』人儀式,一般都會邀請關係較好的諸多家族帶著優秀的子弟前來觀禮。

這樣的目的有幾個,一方面是宣告自己家族有優秀的子弟面世,請各家族相互照顧下,再者就是給這些優秀的後輩子弟一些認識的機會,能夠起到牽線搭橋的作用。

要知道,這些後輩在學院修鍊時,因為年紀小,一般五歲多就進了學院修鍊,十歲左右就畢業了,在學院都是小娃娃,除了修鍊就是玩耍攀比,與『交』男『女』朋友的年齡相差甚遠,所以就利用這樣的機會來讓這些優秀的後輩子弟認識,進而聯絡感情。

還有就是如果是『女』『性』子弟『成』人之禮,還暗含有挑選『女』婿的意思,紫月大陸各家族互相聯姻,關係錯綜複雜,而家族的『女』『性』子弟通常被家族當成了聯姻的對象,大家族出生的『女』孩子,很少有人能夠左右自己的婚姻。

聽著任靜依帶著急切的聲音,讓東方小荷從入神中驚醒,連忙整理自己的儀錶,口中說道:「來了來了!瞧你急的,今天的主角又不是我,你著急什麼呀。」

「那也不能遲到啊,那多不好,許多家族的優秀子弟在昨天就到了羅石城,現在就等著上場了,你身為主人怎不能比他們還晚到吧!況且你也是主角之一的,據說這次有不少的青年才俊,不知道有沒有你的心上人,我看家主也有這樣的心思,趁早把你嫁了得了。」任靜依可不管那麼多,一口氣說了許多。

「你可別『亂』說,我還不到14歲,還早得很,哪有什麼心上人。」聽到任靜依的話,東方小荷就急了,不自覺的紅了臉。

「還說沒有,我可是偷偷地看到過你一個人發獃,嘴角不時掛著笑容,有時又是唉聲嘆氣的,看你的樣子就知道是有中意的了,快說是哪家的青年才俊,好讓我參謀參謀。」任靜依依然不依不饒的爆料。

「哪有!」東方小荷只開了個頭就說不下去了。不過不自覺的在識海閃現一個身影:「哎,不知道現在他在哪裡,已經一年多不見了,不知道過的可好,如今應該也都是六級頂峰了吧!即使沒有契約獸幫忙,王國的同齡中應該沒有人是他的對手了,即使是六級修鍊者當中,王國中只怕也無人出其右,當初,一桿藍纓槍在他的運用下,已經是行雲流水,如今應該更加熟練了,哎!什麼時候可以再見到。」

「被我說中了吧,無話可說了吧,老實『交』代是哪家的公子哥,是不是這次來的青年才俊裡面的一個,我幫你保守秘密。」任靜依笑嘻嘻的『誘』『惑』道,一份洗耳恭聽的神情。

「才不是呢!」話才說到一半,東方小荷就自知說漏了嘴,連忙用手將嘴捂住。覺得自己臉上發燒。

「哈哈,還不承認,說漏嘴了吧,沒有在這些人裡面,那會是誰,王國稍微有點名氣並且和家族要好的家族都來了啊。」任靜依抓住不放,不依不饒。

「好啦,不說了,去參加我堂姐的『成』人之禮了,再不走真的要遲到了。」東方小荷好不容易轉移話題。

「好啊,東方小荷,現在暫且放過你,等晚上不把你的小秘密挖出來我就不是任靜依。」現在任靜依被吊起胃口,不過現在確實不是追問的時候了,只能暫且放過,準備等晚上在來套問。

等東方小荷和任靜依趕到現場時,東方家族的人都已經到齊了,只差東方小荷兩人了,看到父親東方雲逸朝著自己兩人看來,示意二人趕快到自己的位置上去,東方小荷朝父親吐了吐舌頭,拉著任靜依走到自己的位置。

剩下的就是各家族順序進場,一般都會給今天的主角帶點見面禮,首先入場的是王室李家,是李家一個長老帶著幾個李家年輕的青年才俊,其中就有李文俊,然後是格林王國的另外四大家族,還有不少的世家等。

來的世家子弟,都是十五六歲到二十歲左右的,不得不說,這些都是各自家族的『精』英,基本上是六級頂峰的存在,也有兩三個已經達到了七級的程度,無疑是家族中最核心的幾個子弟。

當然,達到七級以上的,都是二十左右的年級了,不得不說也是一方青年才俊的存在,尤其是在格林王國這樣的小地方,二十所左右達到七級也是鳳『毛』麟角一般的存在。

因此這兩三個青年,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當然他們有這個高傲的資本,一雙眼睛滴溜溜的往周圍看,享受著周圍崇拜的目光。

因為東方家族在格林王國也是大的世家,僅次於五大世家的存在,因此都會給面子前來道賀,甚至有許多小家族聞到風聲也會趕來道喜。

來的青年俊傑中,東方小荷的幾個同學都來了,尤其是以前種子選手中,除了劉飛宇外,都悉數到場了,至於有什麼目的,應該都是心知肚明的。

畢竟東方小荷能夠作為種子選手,就已經是顯示了她的潛力,無論哪個家族都願意將其娶回家族,一方面東方小荷本身就能成長為一個九級高手,加上母親資質傑出,子『女』有高修鍊資質的機會也高上不少。

所以都將自己家族年齡相仿的最傑出的幾個子弟帶來了,期望能夠聯絡一下感情,那麼幾年後就為家族平添一幹得力高手。 ?今天的主角東方依萱,一身粉紅『色』的連體裙,頭上戴著幾朵名貴的珠『花』,加上人本身就漂亮,頓時吸引了不少的公子哥的眼光,甚至是一些家族長輩的目光。

那些公子哥的目光中是充滿了佔有『欲』,只想著怎麼才能說動自家長輩下聘禮,而那些家族長輩是在考慮自己家族有沒有合適的子弟,還有需要拿出多大的籌碼才行。

看人家這模樣,算得上是漂亮高貴,加上東方依萱同樣是一個有著很高的修鍊天賦的修鍊者,兩年前就已經是六級頂峰了,按照她的條件,踏入七級肯定不成問題。

因此要與東方家族聯姻,一方面要考慮自己家的地位夠不夠,另一方面,這麼優秀的姑娘,聘禮肯定低不了,要不東方家族可不會賣給你人情,估計家族裡的七級武器要少上一把,地階功法也得拓印一兩份了,還得是人家沒有的功法。

一切參觀觀禮的人員全部就位后,後面就是宣布今天的主角正式『成』人,主角亮相給大家請安,整個禮節有點繁瑣,不過大家也都習慣了,來參加的都是各自家族的長老。

再後面就是舉辦現場舞會等,讓這些年輕人自己『交』流,當然,東方依萱是今天的主角,許多年齡合適的公子哥都圍繞著她轉。找東方依萱跳舞的公子哥一個接一個。

東方依萱也是來者不拒,優美的舞姿贏得了大家的一致讚揚,就像一個美麗的天鵝翩翩起舞。讓大家都沉醉其中。

「東方小荷,好久不見了,很是懷念你的燒烤啊,不知道能不能請你跳支舞。」李文俊娓娓的來到東方小荷的身前,很有禮貌的彎腰說道。

「是啊,好久不見了,今天的主角是我堂姐啊,你們應該找她。」東方小荷調皮的說道。

「呵呵,現在都快成為你堂姐的個人舞會了,你看一個接一個,你也不差啊,我知道你跳舞同樣很在行的,不知你肯不肯賞臉。」李文俊很有紳士氣度的再次說道。

東方小荷有心要拒絕,不過一方面也是同學一場,再者這個李文俊可是王室成員,在李家地位也很高,不好得罪,只得勉強同意,隨李文俊走向舞場。

現在陪伴東方依萱跳舞的是李家的李文凱,今年二十歲,前段日子剛晉級到七級,現在風頭很盛,因為專心修鍊,加上眼高於頂,沒有成家,李家這次來這裡參加東方依萱的『成』人之禮,也是有為李文凱物『色』對象的成分。

不過李文凱見到東方依萱后,一向眼高於頂的他也是覺得眼前一亮,不得不說東方依萱長得確實漂亮,加上今天刻意的打扮,尤顯動人,在加上優美的舞姿,現場沒有幾個公子哥不為其傾倒的。

開始李文凱也沒有過多的在意,畢竟王室成員,美『女』見得多了,不過當李文俊見到東方依萱跳舞后,就立馬改變了印象,鬼使神差的上去邀東方依萱跳舞。東方依萱是來著不拒,也是欣然同意。

不多久,兩人就眉來眼去的,似乎都很中意對方,而李家家族長老和東方家族的族長長老們都是含笑,而其他的家族長老是覺得有點略微遺憾,儘力讓自家的青年才俊去討好,期望有那麼一絲機會。

尤其是王家的長老,這次也是帶了王家的一個七級子弟前來,同樣是年滿二十歲,前段時間晉級到七級的,一看東方依萱把握不打了,就讓其打東方小荷的注意,示意其去討好東方小荷。

「你好,東方姑娘,我是王家子弟王璞『玉』,不知有沒有榮幸請東方姑娘跳支舞?」有了第一個就有第二個,現在東方小荷都有點後悔了,明明知道只要開頭了就難『抽』身。

「小荷,你就陪王公子跳支舞吧。」不知什麼時候東方雲逸來到了東方小荷的身邊。看著自己家姑娘有點猶豫,就順便說道。

東方雲逸也是老狐狸,自己家姑娘什麼心思,自己也能夠猜出一二,就是不知道是哪家的子弟,不知道能不能配上自己家姑娘,如果合適到也不無不可,如果不行還是自己為其找一個好的人家。

如今生怕自己家姑娘把人得罪了,畢竟王家可是僅次於李家的存在,於是就有了這一幕。其實不用父親說話,東方小荷也會答題的,只是心裡有點小疙瘩而已。

不過明顯的,東方小荷不在狀態,跳舞的時候明顯是在敷衍,與其堂姐比起來,一個『激』情四溢,一個心不在焉,形成強烈的反差,看的東方雲逸不停的搖頭,看來得找機會問問是哪家的小子。

好不容易一天的儀式完了,東方家族也如願的給東方依萱找到了一『門』親事,沒有意外就是李家李文凱,自從兩人跳第一支舞有了感覺后,就連續不斷的跳了好幾支,後面就是越來越火熱,郎情妾意起來。

後面就是李家的長老給東方家族下聘禮了,看樣子是痛並快樂著,而看東方家族的高興勁就知道對方給了不少好處。李家和東方家族是皆大歡喜。

而其他的那些家族就略微有點失望,不過也只能認可了,誰讓自己家族不如人家,子弟也沒有人家出『色』。

最不開心的當數王家了,本來以為帶著七級的王璞『玉』,已經是十拿九穩的,因為王家知道同年的李文凱對『女』『色』不怎麼偏好,只要李文凱不『插』手,憑藉王家還有王璞『玉』的條件,應該是沒有問題的,誰知道李文凱居然看上眼了。

後面讓王璞『玉』去討好東方小荷,如果能夠獲得好感也是不錯,就是等上兩年而已,沒有想到那個小妮子根本就是心不在焉,除了開始對李文俊稍微好點,也不過同樣是敷衍,後面的都是一副心不在焉的狀態。完全是出於禮貌而應付。

「現在可以告訴我是誰了吧,不過看今天的青年才俊里,沒有你中意的啊。」跟著東方小荷回到閨房的任靜依就開始發話了。

「我累了,下次再說好不好?」不過現在的東方小荷心裡相當不愉快,原因是兩年後也輪到自己了,就如東方依萱堂姐一樣,被家族當做聯姻的對象,然後家族獲得一些好處,僅此而已,想到此,東方小荷心裡就難過,決心自己掌控命運。

「那好吧。」看著東方小荷情緒低落,任靜依也就失去了興趣,悻悻的離開了。

「我覺得我們要了解一下我們那丫頭了,看樣子是有中意的對象了,不過我敢肯定不在這些青年裡面,那會是誰呢?」東方雲逸朝妻子夏水柔說道。

「會不會是那個叫劉飛宇的平民子弟,我每次提到他的時候,我們Y頭表現得很是興奮。」還是夏水柔對自己的『女』兒了解。

「就憑他也敢想染指我們的『女』兒,一個平民小子,憑什麼,『門』都沒有。」東方雲逸很是不屑。看來家族觀念深入骨髓了。不過從這個對話可以看出東方小荷並沒有將劉飛宇擁有魔獸契約卡的事情告訴父親,也許東方小荷是唯一沒有告訴家族的種子選手了,要不然東方雲逸的態度肯定會不一樣。

「瞧你這德行,你就忍心拿我們的寶貝『女』兒終生幸福來做『交』易,只要我們家小荷自己願意就行,我就同意,不在乎家族出生,我們小荷的婚事由她自己做主,不許你強行包辦,否則我跟你沒完。」夏水柔平時文文靜靜的,不過卻是實打實的九級魔法師,她的話,東方雲逸不能不當會事。 ?現在已經是八月初了,劉飛宇從格林王國出來已經三個多月,回想這三個多月,自己兩次經歷生死一線,感覺就是一場夢一樣。

在處理完火靈樹的問題后,劉飛宇因為傷勢並沒有完全好,加上與火蜥蜴一戰,有所體悟,準備在這裡養傷修鍊了一段時間,等傷勢完全好了以後在離開,這裡是八級火蜥蜴的領地,暫時不會有不長眼的魔獸前來。

據七級的火烈鳥說,這裡與地下熔岩聯通也是最近十年左右才形成的,是有善於打『洞』的魔獸無意打通的,現在人類世界還不知道又這麼一個地方,要不這裡就會變『成』人類修鍊者爭鬥的地方。

等待自己傷勢完全康復時是獵殺火蜥蜴一個月以後的事情,主要是沒有高級的療傷『葯』。當初母親給自己準備的傷『葯』都是比較低級的,所以回復較慢,還是劉飛宇是水系鬥氣的緣故,要不需要的時間更多。

「鬥氣彈!」劉飛宇將一個全威力的鬥氣彈攻向遠方,不過在100米后,威力依然不夠,隨著自己傷勢一天天的好轉,劉飛宇就開始進行修鍊,第一個要修鍊的就是鬥氣彈。

獵殺八級火蜥蜴全靠它的功勞了,劉飛宇有心想將其挖掘,尤其是遠距離威力,自己可是寄予了很大的希望,希望能夠像弓箭一樣進行超遠距離攻擊。可惜不隨人願,威力在百米外還是不行,令劉飛宇鬱悶不已,這都已經數天了,沒有什麼進展,讓劉飛宇鬱悶不已。

鬥氣彈不行就試試魔法和其它的鬥技吧,現在劉飛宇還是很有體會,雖然最終致命一擊是鬥氣彈,不過是著急轉移八級火蜥蜴視線,引起起惱火,由大量火雷引爆提供的機會。

因此,劉飛宇乾脆將掌握的魔法鬥技全部梳理了一遍,使用起來更加得心應手。數天來,劉飛宇感覺自己的實力又有所『精』進,這才是令劉飛宇高興的地方,沒有那個修鍊者對增加實力不高興。

看著其它的鬥氣魔法熟練度提升,尤其是不同的場合用什麼鬥氣魔法最好,劉飛宇已經小有心得,自己實力增加不少,讓劉飛宇心裡平衡了許多。

在將火靈果給火烈鳥時,兩隻火烈鳥也是相當的『激』動,雖然已經知道劉飛宇獵殺火蜥蜴后,會給自己夫『婦』三顆火靈果,不過當拿到自己手上后,感覺才是真真實實的。

謝過劉飛宇,兩隻火烈鳥就回到自己的領地,現在晉級到八級才是重中之重,因為有劉飛宇的靈魂起誓,火烈鳥就選擇在熔岩『洞』『穴』金湖縣晉級,那裡火屬『性』元素十分濃烈。

數天後,一隻火烈鳥就晉級到八級,半月後另一隻火烈鳥同樣晉級到了八級,沒有引起什麼變故,主要是地下『洞』『穴』深入地下太遠了,可不象劉飛宇晉級的那次,那可是聖級強者鬧出的動靜,由於動靜太大,導致大範圍的修鍊者都能夠感受到天地元氣的『波』動。

兩隻火烈鳥晉級到八級后,還專『門』來感謝劉飛宇,要不是劉飛宇獵殺八級的火蜥蜴,獲得火靈果,憑這對七級的火烈鳥自己是無論如何也無法打敗八級的火蜥蜴獲得火靈果的。

期間暗影受到刺『激』,希望將風靈草吃了好晉級,不過劉飛宇還有打算,原因是自己還沒有完全恢復,六級以上魔獸晉級會有一定的動靜,如果是有領域的魔獸,一般沒有問題。

而暗影在這裡是除了自己就沒有誰來幫忙了,所里劉飛宇就要讓自己樣好傷,處於良好的狀態下,才能維護暗影的周全。即使這裡是八級火蜥蜴的領地,周圍幾十里都是他的管轄範圍,一般不會有多少魔獸前來,不過還是要小心,萬一來一兩個八級魔獸就相當麻煩。

其實在地下『洞』『穴』中晉級是比較好的,能夠將晉級的動靜減小到最小,不過暗影是風暗雙系,地下『洞』『穴』以火為主,不適合暗影的晉級,只能選擇在外面。

現在自己傷勢全部好了,實力也再進一步,是時候讓暗影測試晉級了,暗影晉級后對自己也是有不少好處的。也沒有通知火烈鳥幫忙,不是不相信火烈鳥,而是覺得這只是自己的事情。即使事情不對,劉飛宇自信還是可以從容退走,最多就是暗影晉級不成功而已。

選擇了一處風口作為暗影晉級的地方,這是劉飛宇和暗影在火蜥蜴領地內找到的一處山頂,這裡常年狂風不斷,畢竟這次是以風屬『性』主導,不過為了照顧暗屬『性』,選擇晚上,可能效果更好一些。

不過這裡離八級火蜥蜴的『洞』『穴』比較遠了,屬於火蜥蜴領地的外圍了,有可能引來其它的魔獸,不過就這裡位置最好,就覺得幾率要稍微大點,劉飛宇和暗影尤其是暗影,希望在這裡晉級。

一切準備妥當,就看暗影自己的了。朝劉飛宇點點頭:「我已經準備好了,將風靈草給我吧!」

「好的,可惜我不是丹『葯』師,要不練成丹『葯』給你,效果就要好很多,你這樣直接吃七級的風靈草,晉級的概率也就兩三成,如果能夠順利晉級是好事,但也不要勉強,只要等上一段時間,遲早能夠晉級到八級的。」劉飛宇取出風靈草的『玉』盒。叮囑暗影不要勉強,現在劉飛宇對暗影的感情更勝以前,誰讓自己的小命是暗影拚死換來的。

「嗯,我知道了!」暗影看著劉飛宇手上的『玉』盒,心裡也是充了期待,只有自己變得更強,才能更多的幫助自己的契約夥伴,要不等自己的少主醒來,自己的作用就會越來越低。

將『玉』盒中的風靈草取出,遞給暗影,暗影用嘴叼住,並一口吞下去,靜待『葯』效的發揮。

不一會兒,暗影就有所變化,身上的魔力開始『波』動,開始時暗影還沒有什麼,隨著時間的推移,暗影身上的魔力『波』動越來越大,暗影也開始流『露』出痛苦的神情,周圍風屬『性』元素似乎也開始朝暗影聚集。

現在暗影開始全力吸收風屬『性』魔力,劉飛宇默默地在暗影身邊守護,看到暗影開始留『露』出痛苦的神情,恨不能自己代替暗影受苦。

魔力『波』動引起周圍的魔獸注意,附近的七級以上的魔獸有一部分開始往暗影晉級的地方尋來。

看到還有人類修鍊者,許多魔獸都只是遠遠的觀望,畢竟都是有智慧的生命體,雖然想獲取好處,不過也都比較謹慎。

為了預防萬一,劉飛宇在周圍百米外埋設了不少的火雷,這個魔法還是相當的實用。

體內風靈草的『葯』效已經發揮到最大了,周圍風屬『性』元素聚集的速度再次加快,暗影現在受到的痛苦也是跟著加大,不過暗影雖然痛苦,不過還能忍受,畢竟魔獸的體質較人類高出很多。

如果有其它的魔獸來攻擊暗影,現在的暗影沒有太多的『精』力應對戰鬥,主要『精』力要放在晉級上,否則輕則晉級失敗,最嚴重的是失敗身亡,被其它魔獸分食,雖然七級以上魔獸有智慧,不過弱『肉』強食是魔獸永恆不變的生存方式。所以七級以上的魔獸都懂得收復許多實力弱小的魔獸做屬下。

現在在暗影晉級的周圍聚集了數頭七級以上的魔獸,由一頭八級的水屬『性』魔獸水蟒帶領,看他們的樣子,附近是八級魔水蟒的領域,收復了幾頭七級的魔獸作為屬下,剛才發現有魔獸晉級引起的動靜,就帶著幾個屬下趕來了。

看到有人在附近,八級的水蟒沒有急於打動攻擊,而是先觀察了一會,不敢當看到劉飛宇邊上的八級火蜥蜴的鱗甲時,水蟒心理咯噔了一下:「還好沒有急於發動攻擊,這小子是能夠獵殺八級魔獸的存在。」

對於八級的火蜥蜴,水蟒也是知道的,不過鑒於屬『性』問題,在火蜥蜴七級的時候,都不敢深入『洞』『穴』熔岩去收復七級的火蜥蜴,讓火蜥蜴有機會吃了火靈果兒晉級到八級魔獸。 ?現在暗影晉級已經到了緊要關頭,周圍的天地元氣和風屬『性』魔力更加快速的朝暗影聚集,劉飛宇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處於能量『潮』汐中心的暗影相當痛苦,不過沒有辦法幫忙,只能幫著守護。

現在外面的幾隻魔獸同樣給劉飛宇巨大的壓力,好在八級的水蟒也有顧忌,沒有發動攻擊,還在觀望中。劉飛宇也不願招惹,甚至量『精』神力『交』流都不敢,生怕一不小心就引起他們的攻擊。

那樣的話自己很難招呼暗影的周全了,只要一直維持這樣的局面也是好的,不管暗影晉級成功還是失敗,都不是那麼重要了。

「你晉級的動靜有點大,現在應該很痛苦,還能夠堅持嗎?」劉飛宇第一次看到魔獸晉級,似乎比想象中的要艱難,一隻以為魔獸體質強悍,不會有多少痛苦,看來是自己錯了。

「嗯,我還能夠堅持住,我們影豹一族體質只能算一般,不過這次的晉級也是超過了一般的七級魔獸晉級到八級魔獸的範疇,我以前家族成員從七級晉級到八級的動靜也沒有這麼大,我這次晉級的動靜都快趕上八級晉級到九級了,所以受到的痛苦也要大一些,不過好在『精』神力增長了許多,雖然痛苦,不過還能堅持住,不要擔心,不過我沒有太多的『精』力來應付其他魔獸的攻擊了,只能拜託你了。我有預感,如果這次晉級成功的話,實力會提升很多,超過一般的家族八級成員。」暗影將自己的情況告知劉飛宇。

「嗯,你專心晉級,不過不要太勉強,外面的魔獸我來對付,現在只有一隻八級魔獸加上幾隻七級魔獸,還難不倒我!」劉飛宇安慰暗影,說著的時候不經意流『露』出一股自信。透過這個自信,劉飛宇一身的氣息猛然間漲了許多。

令外面八級水蟒和幾個七級魔獸屬下不來由的一『激』靈,難道是這人類小娃娃準備朝自己下手,不過除了展『露』氣勢外,沒有其他動作。

從剛才這個小娃娃透『露』出來的氣勢,八級水蟒生出自己還不如這個小娃娃的感覺,有心想一舉拿下這一人一豹,等到他們實力提升,自己只怕只有挨宰的份,不過又怕動靜鬧得太大,引起周圍魔獸的注意。

那樣的話就相當不妙,現在自己沒有絕對的優勢,即使勉強拿下這一人一豹,也有可能被別的魔獸趁虛而入。攻擊,不攻擊,這隻八級的水蟒猶豫不決,一時間拿不定主意,索『性』就在附近徘徊,等待事情的發展態勢。

當暗影身上魔力『波』動越來越大,隱隱有『葯』控制不住的時候,暗影忽的一聲長嘯,渾身氣勢同樣暴漲,伴隨有淡淡的威壓,周圍的風屬『性』魔力和天地元氣海燕歸巢一樣朝暗影匯聚,劉飛宇知道,暗影已經晉級成功。

風屬『性』已經達到八級的暗影,個頭再次漲了一圈,看起來更加威武神駿,見暗影晉級成功,劉飛宇說不出的高興,比當初自己晉級到七級還要興奮,仔細的打量著暗影,雙眼中滿是憐愛。

八級水蟒看到事不可為,帶著幾個屬下偷偷地回到了自己的領地中,不過暗影沒有停歇,居然開始積聚暗系魔力,準備將暗系也一舉突破到八級。不得不說暗影也是相當瘋狂。

沒有靈草等的輔助,魔獸晉級幾率要小許多,所以造成高等級魔獸佔有領地,收復屬下,這也是很大的原因之一,守護自己領地,保護領地內的靈草等,使自己晉級簡單一些。

格林王國試煉森林中幾乎沒有八級以上的魔獸,與森林中沒有七級以上的靈草等有很大的關係,主要是試煉森林相對太小,靈草難以成長到七級以上,魔獸靠自己自然而然的晉級,不光困難很多,還需要的時間也是要長上許多。

「恭喜晉級成功,你的實力有提升了不少!」對於暗影晉級成功,劉飛宇也是相當的高興。

「嗯,我的試煉確實提升也一大截,尤其是『精』神力方面,比一般的八級魔獸要高出不少,等下我要繼續晉級暗系。」暗影有點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味道。

「你準備一舉將暗系也突破到八級?你不休息一下?而且沒有暗系七級以上的靈草靈果等提供龐大的能量。」劉飛宇有點為暗影擔心。

「應該沒有關係,『精』神力提高了不少,我自己能夠聚集更多的天地元氣和暗系魔力,只有一齊突破到八級我才能夠更好的幫助你和少主。」暗影已經下定了決心。

暗影因為風屬『性』晉級到八級,『精』神力提高了不少,利用強大的『精』神力來溝通天地元氣和暗系魔力應該可行。再一次的感受到天地元氣的『波』動和暗系魔力的『波』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