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他們在欣賞着這些精緻車輛的時候,從門外走進來了兩個人,兩個年輕人。一個男的看起來大概也就是二十一二歲,臉蛋長得是相當地漂亮,跟女人也有得一拼,還好穿着一件深黑色的西裝,一雙黝黑的皮鞋,到是減去那麼一點點柔弱的女人味,加了一點剛氣。相對來說,他旁邊的女人就沒有他漂亮了,雖然也算得上一個美女,一頭烏黑的長髮,一對漂亮精緻的珍珠耳環,還有一串晶瑩的瑪瑙項鍊,一身名貴的香奈兒服裝,一雙精緻的神色筒靴,姣好的身材和誘人的身段,如果非要給她下一個定義,那她不是漂亮,而是給人以無限遐想的性感慾女……

蕭揚當然是不認識這個男人,不過這個男人卻認識他,而同時,蕭揚身邊的葉風鈴也認識他……

這時,葉風鈴走到蕭揚身邊,對他輕輕地說道:“那個男人是慕容行空的堂弟——慕容行雲。”

蕭揚聞言,點了點頭,看着剛進門口的慕容行雲,不知道爲什麼,心裏總覺得有一些疙瘩,從慕容行雲瞟向他們的目光來看,總有那麼點嫉恨的心理……當然,蕭揚只以爲是因爲慕容行空那件事,所以,到也沒有在意……

這個車庫也夠大,雖然大家都看到那兩人從門口走了進來,但是要那兩人走到這邊來,到還是要左拐右轉地走好一陣,等走到這裏的時候,基本上已經是好幾分鐘過後了……

看起來,自己身邊的好多人到是都認識這個男人,一個是葉風鈴,一個是風瀟瀟,一個是王欣瑤,同時,蕭揚發現嶽亦塵似乎也有那麼一點點震動的樣子,看來對這個人也是有點熟悉的……

慕容行雲攬着旁邊的女人走了過來,笑嘻嘻地還在五步開外就喊道:“哇,這裏還真的是熱鬧呀,這麼多美女……難得難得……”

說完,慕容行雲也到了蕭揚面前兩步左右的距離,慕容行雲似乎稍微瞄了瞄其他的美女,便把目光轉移到了蕭揚身上,上下打量了好一陣,開口道:“如果我的眼力沒有錯誤,這位應該就是最近榮獲十大青年獎的蕭揚吧,十幾億人當中的十分之一,的確是非常不錯呀!”

蕭揚一聽這話,愣了愣,評選C國十大青年這個事情好像還沒有着落吧?就算是蕭揚真的得了這個獎,自己都還沒領到獎呢,這個慕容行雲到是知道了……慕容世家……積累幾百年的慕容時間……

蕭揚到是微笑着點點頭,回答道:“我就是蕭揚,不過是否是榮獲十大青年獎的蕭揚,那我就不知道了……” 慕容行雲聞言,也是微笑着說道:“只要你是蕭揚,那就對了!”

這時,薛言辦好了手續出來了,看到慕容行雲,連忙微笑着走了上來,看着慕容行雲說道:“慕容公子,你來啦,你的車我已經給你準備好了,隨時可以開走。”

慕容行雲把注意力轉到了薛言身上,點了點頭,笑道:“謝謝你了。”說着,對蕭揚他們說道:“那我先去看我的車了,你們慢慢選車……”說着,摟着旁邊的女人走向旁邊去……

薛言也是將自己手中的票據和車鑰匙等遞給蕭揚,指了指一張支票,讓蕭揚籤個字,隨即又將銀行卡遞給蕭揚,微笑着說道:“好了,手續都辦好了,等一下你把車開到下面的車間的時候,會有人幫忙給你把車牌給裝上的,程序這些瀟瀟她們都清楚,就不用我說了……”

蕭揚接過這些東西,點點頭,說道:“好的,那謝謝你了。”

薛言笑道:“顧客就是上帝嘛,”說着,抱歉一聲,說道:“我要得招呼客人了,你們如果想在這裏參觀就參觀吧,開車離開是不用招呼我的。”

蕭揚微笑道:“那你忙你的吧。”

薛言點頭,走向了遠處的慕容行雲處……

風瀟瀟有些眼紅地看着遠處的慕容行雲,口中罵道:“拽什麼拽嘛,不就是成了慕容世家的第二位繼承人……”

蕭揚聽到風瀟瀟的話,心頭也是一驚,慕容世家的底細蕭揚是曾經調查過的,原本慕容世家這一代是隻有一個繼承人的,那就是慕容行空,而現在居然多出來個第二繼承人,那是不是意味着慕容行空的地位是岌岌可危呢?

如果說上次的事件對誰最有利的話,那就非這個慕容行雲不可了!

蕭揚帶着些奇怪的眼神看着遠處的慕容行雲,心頭不禁暗自嘆了口氣,看剛纔慕容行雲對自己的態度,恐怕也不怎麼友好,更重要的是,雖然他隱藏得很深,但是蕭揚卻注意到他看着自己的眼神除了嫉恨意外,還有一種難以察覺的陰險,讓蕭揚能夠感覺到一絲絲寒意,蕭揚本身已經算是高手了,就像武俠小說裏面說的,對於高手來說,對於危險總是有一定的預感的。而這個慕容行雲居然能讓自己這個高手感覺到危險的警示,蕭揚不得不對他產生一定的防備……

有一句話叫做一入江湖身不由己,而蕭揚此刻又何嘗不是捲入了紛亂的江湖,所謂的世家都是一羣羣江湖人士,而政黨就是所謂的朝廷……

這個世界,黑與白是永恆對立,卻又相互依存的。沒有了黑,哪裏來白,沒有了白,又哪裏來黑?

蕭揚想了想,對旁邊的風瀟瀟說道:“好了,一個上午就被你們這樣耗過去了,還是先去把午飯吃了吧,”說着,蕭揚將手中的票據放進包裏,將鑰匙遞給風瀟瀟,說道:“快去把車開出來,我們在樓下等你……”說完,蕭揚帶領着大家向外面走去……

風瀟瀟接過鑰匙,對王欣瑤說道:“小瑤,來,一起……”

風瀟瀟打開車門,坐在駕駛座上,王欣瑤跟着進入副駕駛座,風瀟瀟使用車鑰匙點燃火,一陣輕微的轟鳴聲傳了出來,而同時,車子所處的位置立即是出現了一陣塌陷……

有時候,人多了,麻煩的事情也多了。吃個飯也是要找一個大一點的餐館,要不坐不下,而結識的人身份高了,差的餐館你也不好意思請客,所以,必須要有一點點品味的餐廳,最後,人的素質高了,吃飯的規矩也要絕對地遵守……

等真正將肚子填飽的時候,肚子早已經被餓了好幾個小時了……

看着這麼一大隊人馬,蕭揚還真的有些無奈,此刻,葉敏負責給蕭揚和葉風鈴當司機,王欣瑤和風瀟瀟分別載着其他人朝着這座城市的著名景點而去,既然大家都聚在一起了,不玩個痛快大家可是不會盡興而歸了……


除去上午買車的時間,從下午兩點左右到晚上九點左右,大家算是真正地對這個城市有了一定的瞭解,大街小巷地穿梭,訪問傳說中的名勝古蹟……

最後回到別墅的時候,蕭揚已經是腦袋發暈,手軟腿軟了……

倒在牀上,蕭揚喊道:“今天真的是累死我了……”

葉風鈴微笑着幫他整理一下甩在旁邊的衣物,坐在牀邊,說道:“好了,累了那就洗個澡馬上睡覺好了……”

蕭揚:“洗什麼澡,我現在什麼力氣都沒有了,我要睡覺。”

“這怎麼行,就是因爲累纔要洗澡呀,放鬆一下皮膚……”

“那一起洗?”

“這……”

“你不一起我就不洗了……”

“好啦,真拿你沒辦法,就像個小孩子!”

“呵呵,洗鴛鴦浴呀……爽……”說着,蕭揚一下子精神十足,躺着的身子立馬翻身坐了起來,然後一手抓住葉風鈴的肩,一手從她的腿下穿過,將她抱了起來,向着浴室奔去……

只是,剛剛出了門口,正巧嶽亦塵走了出來,看到兩人的樣子,臉上也不知道該是什麼表情,急忙走了過去,奔向自己的房間……

蕭揚也沒想到一出門就碰到嶽亦塵,說實話,嶽亦塵那冰山臉在那一瞬間影響了一下蕭揚的興致,不過,當看到嶽亦塵有些害羞地跑向自己的房間時,蕭揚嘴角到是泛起了一陣不知名的笑容……說起來,大家年齡也相差不大,嶽亦塵這座冰山讓蕭揚有時候也感覺到一陣不爽。就在今天大家都興高采烈地觀景的時候,她卻在旁邊無動於衷,還一副冷冷的樣子,讓大家的興致都被滅了好多……


而現在,蕭揚到是覺得心情有點好,鴛鴦浴自然也是洗得激情四射了。

飽暖思淫慾這句話還真的是沒有說錯,蕭揚對於葉風鈴的渴求似乎是越來越多了,而葉風鈴的承受力卻是越來越差了,這讓蕭揚不禁有些奇怪。對於自己的能力蕭揚是知道的,就算是自己是個陽痿,在有了幾百年的功力傳承的基礎上,也會變成一柱擎天的。真正的問題是葉風鈴,照理說生在她的那個家族裏,不應該不會一點武功纔對,而身體的好壞當然也決定了那方面的能力。蕭揚能夠感知到葉風雲可不是一個弱者,算起來,應該是一個武林高手吧,除了智慧上的超人能力外,還有武力的支持。而葉風鈴再怎麼也會練武吧?可是,從小到大,蕭揚到是沒看到葉風鈴練武,反而是看起來身子有些虛弱,以前起來晨練還是蕭揚帶動的呢……

而現在,蕭揚更加能感覺到葉風鈴的孱弱……

以前蕭揚是若有所覺,到是沒有認真地放在心裏,而現在,看着躺在自己懷裏已經睡着的葉風鈴,蕭揚終於意識到了什麼,這不是一件小事!


蕭揚想了想,閉上自己的眼睛,通過自己的身體將自己的功力通過他們之間接觸的皮膚傳了進去,一道道經脈似乎顯現在蕭揚的心裏,形成了一副三圍全景圖……

引導自己的內力在葉風鈴的全身經脈走了一遭,除了所謂的任督二脈和天地二橋,蕭揚的內力在葉風鈴的體內走了一大圈,根本沒有發現到什麼異常,按照常人的標準來說,她的經脈寬度是很適當的……這實在是讓蕭揚有一些奇怪,如果說一切都是正常的話,那葉風鈴不應該這麼虛弱纔對呀?

蕭揚又想了想,重新引導自己的內力,再次在葉風鈴的經脈中重新進行了一次循環流動,仍然毫無發現……

想了想,蕭揚決定將自己的內力灌注一部分在葉風鈴的體內,併爲她構成了一個大周天循環,正常情況下,這個內力可以在她的體內自動運行一週的時間,而且是逐漸減弱,希望這樣可以將她的體弱症狀改善吧……

愛憐地摟着葉風鈴,蕭揚甩開自己心頭的煩惱和聯想,跟着進入了夢鄉,已經習慣摟着葉風鈴的他,如果沒有葉風鈴在身邊,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夠安然入眠。

蕭揚的日子過得很滋潤的,公司進入了正規,有了國家的入股支持,至少在C國來說,敢對熊貓科技下手的機構或者個人都已經不多了。而國外雖然涌出了許多最新的遊戲,例如暴風雪的魔界傳說,但是這些遊戲畢竟還是出得晚了一點。有時候,一步的距離就是一生的距離。

不管怎麼說,熊貓科技至少是經歷了兩次考驗,一次是在那次軍演的時候頂住了各國黑客的攻擊,而另一次則是在上次C國載人登月的時候也是頂住了世界各國黑客的攻擊,這兩次風雨飄搖中,熊貓科技的一系列網站和遊戲等完全沒有受到影響地照常運營,這讓許多人都對熊貓科技的技術實力擁有了無比的信心。

想想吧,神之話吧除了吸引別人玩遊戲,最重要的是什麼?最重要的是遊戲金融!通過這個遊戲金融,所有國家的貨幣兌換隻需要遊戲金幣就可以自由兌換,這代表什麼概念?不論是正當的還是不正當的金錢交易都可以在這裏進行……雖然此刻加入了C國國家的管理,但是在這一部分上,C國其實也知道一些潛在的規則,除了對自己C幣的管理比較緊,對於其他的貨幣管理其實是相當寬鬆的,所以,對於一部分“老玩家”來說,這個遊戲根本沒有什麼改變……

於是,熊貓科技即使只是在每一比交易中收取百分之一的費用,那也是一比相當大的收入!

蕭揚現在即使是什麼事都不做也是日進千金,網上已經有人確認蕭揚將是另一個比爾…… 坐在電腦面前,蕭揚的腦子有點暈乎乎的,一天的工作讓他真的有些累,更多的是無奈。原本以爲自己的思考應該是很正確的,只是,實踐卻檢驗出自己的想法卻是錯誤的。一部分一部分的代碼最終組合起來的時候,卻根本無法編譯通過。熊貓的核心代碼原本也已經做出來了,但問題是核心代碼單獨可以編譯通過,但是要是跟熊貓毀滅的時候留下的數據進行整合的時候卻出現了無法兼容的問題。於是,就算蕭揚是造出了一個智能體,但是,卻不是熊貓,而是一個新的智能體而已。

極品醫聖在花都 ,按照道理來說,蕭揚是非常確認自己的思想是正確的,而出現這樣的問題,只有兩個原因,一個是自己的錯誤,一個就是熊貓沒有滅亡。

當然,第二個原因在蕭揚看來是絕對不可能的,那麼只剩下一個原因,那就是自己錯了。而問題就是自己找不到自己到底哪裏錯了!

蕭揚看着電腦,手在鍵盤上不斷敲打着,試圖找出自己的錯誤,但是,不管是自己進行檢查還是用智能工具進行檢查,自己的代碼實現並不存在語法和邏輯錯誤!

而對於蕭揚來說,他也不相信自己會那麼容易犯錯誤,到了他這個程度,他可以保證自己打字的正確率絕對是萬分之萬,一萬個字裏面出現一個錯誤都是很難的。而自己的理論思想等體系也是相當完善的,更何況各個部分都能夠編譯通過,而且最重要的核心代碼都已經可以通過了。如果不是要製造一個熊貓出來,那蕭揚完全可以把這個核心代碼做成可執行的程序放到網上去讓它自我進化了!

蕭揚已經做了好幾次檢查和試驗,發現不了問題!

終於,蕭揚決定放棄了,放棄自己的想法,將這個智能體做成新的吧,也許,智能體真的不存在復生的可能。就像以前被熊貓消滅的地獄三頭犬一樣,現在似乎也沒有看到那條狗的出現!

就在蕭揚在進行着自己的工作時,突然,自己屏幕一陣抖動,一團發着白光的霧團出現在屏幕上,這是命運……

蕭揚皺了皺眉頭,說道:“有什麼事?”

命運:“首長,你有一封由一個智能體傳來的邀請函。”

蕭揚聞言,到有些奇怪了,問道:“什麼邀請函?”

命運:“世界黑客大會的邀請函,邀請您於2007年2月15日到A國的麻省理工學院參加。我查了一下,確有此事,你出國的所有手續都已經給您辦理妥當。”

蕭揚一聽,到是奇怪了:“黑客大會?麻省理工學院?MIT?”轉過神來,蕭揚神色有些嚴肅,說道:“命運,把邀請函給我顯示出來,我要看原本的內容!”

命運:“是的,首長。”命運話完,屏幕上便出現了一張設計得非常精緻的邀請函,看起來到像是一卷羊皮紙,發黃的底色,黑色的英文字跡。

蕭揚看到那個稱呼,心立時涼了一下,“太陽鈴”這個稱呼照理說對於許多人來說都應該是個迷纔對,而現在……

想了想,蕭揚自然也明白了自己的身份爲什麼會被泄露了。所有跟國家扯上關係的人,國家知道你什麼祕密,那別的國家恐怕也會在第一時間知道的。雖然有些事情或許不容易泄露出來,但是有些事情,在有心人的幫助下,恐怕就不是那麼保險了。

一連串地想了想,蕭揚對命運說道:“你先下去吧,我要仔細想一想。”

命運:“是的,首長。”

權臣的黑蓮花 ,看着一陣模糊過後,屏幕恢復了正常。蕭揚頭輕輕地往後仰,閉上了眼睛。仔細地想一想現在的情況,蕭揚理了理自己的思緒。


突然之間,蕭揚發現自己似乎已經站在了整個世界的矚目當中,最重要的是站立在所有人的矚目當中。

國家,世家,還有許多個人……

如果說蕭揚有什麼敵人,那慕容世家自然是首選,先是因爲葉風鈴的婚約,而現在,因爲慕容行空……雖然慕容行空的事情蕭揚並不應該負什麼責任,但是,事實上如果沒有蕭揚,也許慕容行空真的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於是,慕容世家肯定對自己是懷有敵視的心理。更重要的是,前兩天遇到的慕容行雲總是讓自己感覺到一點不安,似乎那個人會給自己帶來災難似的。不管怎麼說,他都是慕容世家的人,不管出於什麼目的,對自己肯定不會有什麼好的舉動。個人當中,蕭揚除了自己的四個室友,實際上是沒有什麼朋友的,畢竟現在來說,蕭揚已經站在了另一個世界,在這個物慾橫流的世界裏,利益關係和強弱對比都是別人衡量朋友的因素。即使是葉家,如果不是因爲自己在黑客技術方面的強勢,恐怕也不一定會接受自己,更重要的是他們已經看到了熊貓科技的未來和蕭揚的潛力。當然,個人來說,葉風鈴肯定不會拋棄自己……而其他人,蕭揚也說不準。至於國家,那就更別說了,自己的父母可以因爲一份文件被當作犧牲品,那自己恐怕也不會例外。相對於國家來說,個人都是渺小的,在任何個人利益面前,國家利益是站在首位的。如果國家要你犧牲自己,那麼,你是沒有權利去反抗的。別看蕭揚現在的確是風光,但是,風光的背後也存在着無數的風險。國家會讓自己掌握着這麼龐大的金融機器嗎?誰都能預見未來的神之話吧並不是靠遊戲賺錢,而是靠它強大的金融系統賺錢!這是一個雛形的金融中心……

更重要的是,別的國家會任由自己成長嗎?會任由自己成爲另一個比爾,任由自己促進C國的強大嗎?

既然鄧國強都那麼說了,還給自己安排了三個保衛人員,那自然是有他的道理。更重要的是,蕭揚可以很明顯地感覺到自己的居住區以及自己行程的周圍,總是有那麼幾股若有若無的強大氣息,如果不是蕭揚分得輕敵友,恐怕早都把這些人給清理了!誰都不喜歡被別人個監視着,即使這種監視是一種保護!

而現在,這個黑客大會居然給自己發了邀請函,這是什麼意思呢?要自己脫離自己國家的保護?自己怎麼也算是個公衆人物吧,A國就算是再怎麼厲害,總不至於讓自己在那裏不明不白地掛掉吧?更重要的是,蕭揚自我感覺自己也算是大高手了,即使是拿一把AK來掃自己,恐怕也不會對自己造成任何傷害的!

想了想厲害關係,蕭揚最後不禁自我嘲笑一下,自己擔心個什麼,應該其他人擔心纔對,明天就把這件事情告訴給嶽亦塵就是了,讓她去彙報一下,看看那些大人物的意見是什麼吧。想到這裏,蕭揚到也輕鬆了許多,如果要去麻省理工學院,自己到也是可以免費旅遊一下那所世界知名的大學呢,如果不去,那自己還是省心了……

A國網絡司令部

羅伯特坐在自己的辦公椅上,看着自己桌子上的電腦,自言自語道:“不知道你會不會來呢?反正我的任務是完成了。雖然這樣做也許有一點點不光明,但是,對待你這樣的敵人,任何不光明的手段都是值得的!”

旁邊的助手對羅伯特說道:“將軍,如果他不來怎麼辦?”

快穿系統:病寵男神100次 :“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助手對於羅伯特的自信也不做多說,轉移話題道:“將軍,關於網絡的改革建議我已經整理好,您還是過目一下吧……”

羅伯特點點頭,說道:“好的……”

羅伯特看了一陣文件,對旁邊的助手說道:“大概內容我還是懂了,不過我不明白的是你整理的這份文件對於現代化的智能戰爭有什麼用?根據國防部的報告,第四代通信技術正在研製當中,3G已經開始運行,衛星通信,地面光纖以及各種佈線都已經佈置完畢,信息高速路已經暢通。我們是不可能用一臺手機充當服務器的,除非這臺手機使用生物電腦技術,但是這個技術真正應用至少需要十到二十年的時間,根本就不可能。還有,我很看好你的前途,所以,也不怕告訴你,C國那邊最近幾年絕對不會安寧。灣島問題遲早都要解決,現在的情況非常複雜。前兩次的戰鬥已經證明了C國那邊擁有了普通黑客的絕對實力,而且在智能技術方面也跟我國差距並不遠。更重要的是,C國那邊人太多了,如果一個天才的概率是億分之一,那那邊至少是十四個,而我們國家才幾個!網絡改革雖然迫在眉睫,我覺得最重要還是要將我們這邊的技術實力提升。我們國家的網絡已經處於世界前列,但是真正戰鬥的時候並不是在我們國家的網絡,各國網絡存在許多兼容問題。即使是許多標準都是由我國制定的,但是問題是各國也有各國的國家標準,這種情況也導致了網絡之間的不可調和。”

助手:“這些問題我也想到了,不過黑客技術的實力提升和智能體等級的提升都是需要時間和精力的。並不是我們可以面前進行的……我們能夠做的只是盡力提高他們的生活條件和硬件設備。”

羅伯特:“這是當然的!”

助手:“那這份文件……”

羅伯特微笑道:“這文件寫得這麼好,當然是沒有問題……”

助手低了低頭,說道:“謝謝將軍的栽培……”

羅伯特站了起來,拍拍他的肩膀,“現在是年輕人的天下了,好好幹吧,雖然我們國家官銜授予沒有C國那麼容易,不過,如果你努力,三十歲之前升到個大校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助手點點頭…… 這天一大早,蕭揚將自己受邀參加黑客大會的事情告訴了衆人,立時是各自的反映不一。

葉風鈴到是高興地說道:“能被邀請參加黑客大會應該是你的榮耀纔對呀,證明你的技術實力已經是世界很高的水平了!”

嶽亦塵臉上到是沒有什麼表情,看起來似乎是很沉靜,實際上心裏怎麼樣了大概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李敏則看起來有一點點憂慮地說道:“這個黑客大會不去不行嗎?”

李婕到是笑嘻嘻地說道:“我想不至於那麼嚴重的,就是去參加個大會而已,就當作旅遊呀。”

李敏看看笑嘻嘻地李婕,心裏的擔心似乎也被李婕的話語給落了下來,只是臉上的憂慮表情到也不是假的,只是看着蕭揚,看看他如何決定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