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削蘋果一樣,轉着圈削皮,蘋果皮連在一起,就會拉得很長。

柳雪也取出無極符,和葉知秋一起幹活。

可憐無極符和赤元劍,無敵神器,做了割皮刀!

裁下來的皮條,都是筷子粗細,非常均勻。然後,柳雪又將三股皮條編在一起,坐成了比拇指還粗的繩子。

葉知秋試了試,吊起三千斤的東西,都沒問題!

就是材料不多,做出來的繩子,不足百米。

恰好,魁雀再次飛回來,又帶來了三張土螻皮。

柳雪很高興,衝着魁雀抱拳:“辛苦你了老朋友,麻煩繼續辛苦,再找一些土螻皮過來。”

魁雀完全沒難度,點點頭,轉身飛走。

葉知秋和柳雪繼續做皮匠,切割土螻皮。

這不是印象中的女魔頭 魁雀來來去去,一共送來三十張土螻皮。

葉知秋和柳雪不停地勞作,終於有了八百米左右的皮繩。

“魁雀,暫時就這麼多吧,我們先試驗一下,如果不夠,你再幫我們抓土螻。”柳雪對魁雀說道。

魁雀點點頭,在一邊蹲了下來。

葉知秋將皮繩連接在一起,說道:

“我這就下去,小太歲和秦毛人,在上面扯着繩子,把我一點點地往下放。八百米的長繩全部用完,我距離弱水的水面,大約還有七百米,招魂成功的概率,應該大大提升。”

“知秋,你要不要休息一下?”柳雪關切地問道。

“不用,宜早不宜遲。”葉知秋檢查了一下裝備,將皮繩束在腰間,走向崖邊。

小太歲和秦毛人,緊緊地抓着繩子,一點點地放長。

可是葉知秋正要下去,卻看見深淵黑霧中有白影一閃,似乎是遊光正在上浮。

定睛注目來看,白影漸漸浮起,果然是遊光。

“遊光,有沒有找到目標?”葉知秋暫停行動,問道。 “遊光,有沒有找到目標?”葉知秋暫停行動,問道。

這傢伙早不上來晚不上來,偏偏趕在葉知秋正要下去的時候。

遊光沒有立刻回答,而是繼續上飄,然後偏開方向,從黑霧裏掙脫,落在懸崖邊。

葉知秋也退後幾步,先打聽遊光這邊的情況。

遊光化作人形,這才說道:“我找到那個命魂了”

“找到煙兒了?在哪裏?”柳雪大喜,急忙問道。

遊光指了指深淵:“在下面。”

“你都找到了,爲什麼不把她帶上來!?”葉知秋差點吐血。

遊光搖搖頭:“我帶不動,孤魂落在弱水裏,簡直就像千斤巨石一樣,沉重無比。我拼盡了力氣,也無法將她從弱水裏帶出來。”

柳雪蹙眉,沉吟不語。

葉知秋想了想,說道:“看來,只能按照我們的辦法,再試一試了。”

“不,我們可以和遊光合作,併力一處,共同解救煙兒的魂魄。”柳雪說道。

冷情首席的前妻 “怎麼個合作法?”葉知秋問道。

“讓遊光和你一起下去,互相接應。”柳雪走了兩步,說道:“當煙兒魂魄,從你腳下流過的時候,你念咒招魂,遊光在下面助力,應該把握更大。”

“有道理!”葉知秋點頭,看着遊光,問道:

“我會用繩子,把自己吊在深淵上空,如果你在下面找到了柳煙的命魂,能不能給我一個消息?我接到消息,就拼命招魂,你在水下拉扯柳煙命魂,一定可以成功的。”

遊光搖搖頭:“我一旦沉下去,就沒辦法給你通信。因爲在下面行動艱難,我浮上來,需要很長的時間。等我浮上來,那個命魂已經流過去了。哪怕是喊話聲,也未必傳得上來。你要招魂,只能不住地念咒,等待那個命魂經過。”

葉知秋沒轍,點頭道:“好吧,我就不停唸咒,柳煙的魂魄,總要經過的。”

柳雪問道:“遊光大神,根據你的判斷,弱水循環一週,需要多久?”

遊光想了想,說道:“按照外面的時間來算,至少需要五個小時。”

葉知秋頭大,這麼說,自己可能要不斷念咒五個小時,纔有絕對概率遇上柳煙命魂。

懸在空中,不停唸咒五個小時,絕不是一件輕鬆的事。

不過,爲了柳煙,別說是五個小時,哪怕是五年,葉知秋也義無反顧。

“行,我這就下去,懸空唸咒。如果還是不行的話,我們再接長繩子,繼續向下。”葉知秋振奮精神,再一次走向崖邊。

“知秋你小心,實在堅持不住的時候,就搖晃繩子,我們拉你上來。”柳雪說道。

葉知秋點點頭,走到崖邊,緩緩地滑了下去。

水精遊光化作水霧,搶在葉知秋的前面,沉入了深淵的黑霧之中。

柳雪親自扯着繩子,一點點地往下放,神色凝重。

葉知秋緩緩下沉,注目打量四周和腳下。

百米過後,霧氣越來越濃,葉知秋所能感覺到的吸力,也越來越大。

身邊的懸崖石壁,就像刀切一般整齊平滑,黑光鑑人。

耳邊一片死寂,聽不到任何聲音。

置身在這樣的環境中,葉知秋感覺就像到了地獄深處一般。

柳雪一開始還在上面呼喚,和葉知秋對答交流。

但是,隨着距離的拉開,雙方都聽不到對方的聲音了。

葉知秋估摸着距離,開始招魂唸咒。

上面的繩索還在繼續下放,緩緩延伸。

遊光忽然又浮了上來,靠近葉知秋,從帶狀水霧裏發出聲音,說道:“你們要找的命魂,剛剛過去不久,你現在念咒招魂,恐怕沒用。”

“你看到那個命魂過去了?”葉知秋急忙問道。

“是的,我看到她過去了。”遊光回答。

葉知秋想了想,說道:“麻煩你上去送個信,告訴上面的人,暫時不要繼續放繩子。大約三個小時後,再繼續放。”

既然柳煙的命魂剛剛過去,那就不急着下去了。葉知秋可以歇一會兒,養精蓄銳。

遊光答應一聲,繼續向上浮去。

柳雪等人在上面,扯着繩子,也感覺到來自繩子上的拉力越來越大。

不過,小太歲和秦毛人都是大力士,目前控制繩子不成問題。

看見遊光上來,柳雪急忙詢問情況。

遊光現形,將下面的情況相告。

柳雪點點頭,說道:“遊光大神,麻煩你做個信使吧,在我和知秋之間,來回傳信。否則,我不大放心他現在一個人在下面,麻煩遊光大神陪着他,有什麼事,立刻上來通知我。”

遊光也很配合,二話不說,再次化作水霧,飄向深淵。

葉知秋正在下面乘涼,看見遊光下來,不由得一喜,問道:“上面都好吧?”

“都好,你老婆不放心你,叫我下來陪着你。”遊光說道。

葉知秋心裏感激,雪兒對自己,真的是情比金堅。

忽然又想到柳煙,葉知秋的心裏隨即一沉。

找回柳煙的命魂以後,柳煙也就恢復正常了。

她會記起以前所有的事,和自己交往的一幕幕那時候,柳煙會不會再次離開,默默地成全自己和柳雪?

曾經,葉知秋也和柳煙無限親密,雖然沒有越過雷池突破最後底線,但是在太湖的時候,也像情侶一般親暱。

雪兒和柳煙,自己最終該如何相處,才能兩全其美,不傷害她們?

假如柳煙放棄了以往的感情,另嫁他人,自己的心裏,能接受嗎?柳煙的以後,會幸福嗎?

一想到感情上的事,葉知秋就糾結。

造化弄人啊,爲什麼雪兒和柳煙是雙胞胎呢?如果她們當時不在一個孃胎裏,自己就不用這麼糾結了,執行當年的合約就好。



“你在想什麼?”遊光的聲音從水霧裏傳來。

“沒有我在計算時間。”葉知秋支吾道。

“你休息吧,到時候我叫你,會在命魂經過的兩個小時前,提醒你。”遊光說道。

葉知秋點點頭,卻沒法休息,只能繼續想心思。

任誰被吊在這半山腰上晃來晃去,面對無盡深淵,恐怕也不會休息的。

擔心錯過柳煙的魂魄,所以,不過多久,葉知秋就開始催促遊光,說道:“可以行動了吧?遊光,你上去通知雪兒,讓她們放繩子。”5,4日,第三更。 手機閱讀

“早着呢,急什麼?”遊光的聲音從水霧裏傳來,有些懶洋洋的。

其實遊光也很幸苦,他要控制自己不墜落,也耗費靈力。

你是人間月 葉知秋還是擔心錯過去,說道:“還是早點下去吧,哪怕我多念兩個小時的咒語,也好過這樣擔心。”

“既然如此,我去上面通知。”遊光也不堅持,飄了上去。

沒多久,上面的繩子繼續下放。

葉知秋將聚魂珠和柳煙的生辰八字符合在掌中,一邊下墜,一邊唸咒。

終究還是牽掛着柳煙,所以葉知秋沉不住氣。

遊光也根據葉知秋的安排,先一步下到弱水中,搜尋柳煙的命魂。

繩子下放的速度很慢,大約一個小時以後,這才停止。

葉知秋心裏尋思,繩子應該是放到頭了。

但是朝腳下看,依舊是黑咕隆咚的,看不見淵底,也聽不見任何聲音。

先前在崖頂上,還可以看見天光,在這裏,除了身後的石壁,就是茫茫無盡的黑暗。

葉知秋也不知道柳煙的命魂什麼時候經過這裏,只是集中精神,大聲唸咒,一刻也不敢停。

反正葉知秋也打定了主意,如果柳煙的魂魄招不來,就這樣唸咒,一直念下去!

懸在空中的感覺很不好受,但是葉知秋並無悔意。

也不知道唸了多久的招魂咒,掌心裏的聚魂珠,一點動靜都沒有。

水精遊光也不上來,大約在下面等着柳煙的命魂。

葉知秋繼續唸咒,念得聲音嘶啞,口乾舌燥。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忽然間,葉知秋的掌心裏微微一動,似乎是聚魂珠有了感應!

葉知秋大喜過望,振奮精神,使出吃奶的力氣招魂唸咒:

“胎光爽靈幽精,三魂歸空歸真。天地真正氣,再使汝成形。此是五行真造化,無藏無避無逃遁。一呼速至現真形,賜汝靈書歸上清急急如律令!”

唸咒聲越來越大,越來越急。

隨着咒語,葉知秋掌心裏的聚魂珠,也劇烈動作起來。

而且,那玩意忽然重逾萬斤,葉知秋都覺得捧不住!

葉知秋大駭,緊張無比,急忙攥緊聚魂珠,繼續唸咒。

聚魂珠陡然變重的原因,葉知秋知道,這一定是和柳煙的命魂發生了相吸作用!

聚魂珠要把柳煙的命魂吸上來,柳煙的命魂被弱水裹挾,要把聚魂珠吸下去!

所以,葉知秋拼命攥緊聚魂珠,不敢有絲毫的放鬆。

如果聚魂珠掉下去,那就一點希望也沒有了!

……

半空中的葉知秋非常吃力,懸崖上面的柳雪等人,也同樣吃力。

因爲聚魂珠將深淵的強大吸力,轉嫁在葉知秋的身上。而這種吸力,又通過了繩索,延伸到懸崖上面。

小太歲和秦毛人,都齜牙咧嘴地在拔河,身體拼命後仰,大叫:“好重,好重!”

柳雪也雙手扯住皮繩,大叫:“重量有變化,說明知秋在下面有進展!大家堅持住,一定要拉緊繩子!”

葉知秋的四個鬼童子,也一起飄了出來,幫忙扯繩子。

大家各自使出全力,這才勉強扯住。

小太歲忽然回頭,問道:“姐姐,這麼大的力氣拉扯,繩子會不會斷啊?”

“不會的,別瞎說!”柳雪急忙喝道。

其實,柳雪的心裏,更擔心繩子會斷!

就算是胳膊粗的鋼絲繩,承受力也是有極限的。

一旦超過了極限,什麼繩子都會斷!

這種新鮮的皮繩,承受力要差一些,柳雪覺得,大概也就能承受三千斤。

超過這個極限,就危險了。

……

葉知秋在半空中,並沒有考慮到繩子的承受力。

他在忙着唸咒,忙着控制聚魂珠,沒時間考慮。

一片水霧從腳下飄來,遊光的聲音在大叫:“別放棄……繼續唸咒,那個命魂已經被吸引住了,在原地打轉……弱水也在那個命魂的身邊堆積,再加把勁,就能將她帶上來……”

葉知秋緊張到了極點,也不敢分心回話,只是唸咒。

忽然間,嘭地一聲響,皮繩崩斷,葉知秋的身影像秤砣一樣,直墜弱水之中!

“啊……完了!”水精遊光絕望地一聲大叫。

與此同時,崖頂上空的柳雪等人,感覺到手裏的力道一空,驚叫一聲,一起向後倒去!

好比拔河一樣,那邊忽然放手,這邊肯定摔得人仰馬翻。

柳雪身法好,發覺力道一空,自然生出反應,身形一轉,卸去了衝力,叫道:“糟了,知秋掉下弱水了!”

小太歲和秦毛人,卻控制不住,倒在地上,一連向後翻了好幾個跟頭。

“老大!”鬼童子們也嚇得魂飛魄散,一起尖叫。

“知秋!”柳雪的身影兜了一圈,衝向崖邊,叫道:“知秋你別怕,我來賠你!”

總裁的贖罪新娘 撲棱棱風聲響動,怪鳥魁雀忽然飛來,擋在柳雪的身前,拼命扇動翅膀,將柳雪向後驅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