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一個女明星啊,微博都炸了,你自己去看。”

衆人在搜索了一遍微博之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終得出了一個結論。

老大喜歡這樣的啊……

.


已經出去的蘇墨自然不知道訓練室內隊員的心路歷程,他那出手機,也沒管時間,徑直給蘇晚晚撥了個電話。

電話響了很久才被接通,傳來蘇晚晚帶着睏意的聲音。

“喂。”

“出這麼大的事兒你還能睡得着?”蘇墨的聲音帶着些怒氣,連帶蘇晚晚也醒過來幾分。

她看了看手機備註,笑了笑,繼續打電話。

“三哥,這麼晚你就和我說這個啊,娛樂圈嘛,就這樣。”

蘇晚晚笑嘻嘻的說着,一副全然不放在心上的樣子,蘇墨聽着對妹妹更加的心疼。

“那你也不能就這麼讓人家污衊啊?”

“你放心,明天我就打他們臉,絕對不讓自己受委屈。”她的語氣嬌憨,帶着些哄人的味道。

蘇墨和她只差一歲,平時兩人之間的關係也更像朋友,而不是哥哥妹妹,蘇晚晚和他相處也覺得很自在。

“你有數就行,記得有事和家裏說,就算你不想讓爸媽知道,哥哥們也是能保護你的。”蘇墨對着手機又說了幾句,直教蘇晚晚心頭一暖。

“我知道了,謝謝三哥。”她嬌嬌的笑了笑,又說道:“三哥,我好睏啊。”

“那你快睡吧。”

“對了,別告訴爸媽大哥二哥。”

蘇墨有些無奈,但也知道妹妹的意思,只能應了下來。

掛了電話之後,蘇墨站在原地沒動,沉思了一會兒,拿出手機點了點,發了條微博出去。 @T.R墨V:謠言止於智者,我永遠相信你@蘇晚晚晚晚

發完,蘇墨就關上手機,回到了訓練室。

片場,司塗和向凌剛剛下戲,準備回到各自的休息室休息,卻聽見工作人員在提他們的名字,看向他們的眼神也有些奇怪,兩人對視一眼,眼中一片莫名。

到了休息室後,司塗的經紀人夏明等在那裏,神情有些不好。

“怎麼了?”司塗看着他,問了一句。

“我問你,你和蘇晚晚的關係怎麼樣?”

“蘇晚晚?還可以,挺有靈性的一個小姑娘,發生什麼事了?”司塗笑了笑,回答道。

“真的?她在片場的時候有沒有特意來找過你?”夏明明顯是不信他的話,表情還是非常的嚴肅。

“沒有。”不知想到了什麼,司塗笑了笑,“她還總躲着我。”

“躲着你?”夏明此時也有些驚訝,司塗雖然年輕,但從小就在這個圈子裏,也拿過很多大獎,那些女演員貼上來都來不及,怎麼還會躲着?

“對啊,我和她說句話她都找機會離開,不是躲着是什麼?”

“你爲什麼要和她說話?”夏明的關注點明顯放在了別的地方,語氣又恢復了之前的嚴肅,“你知不知道你不能和女演員傳出緋聞?”

看夏明這個架勢,司塗擡起頭揉了揉眉頭,語氣十分的無奈。

“明哥,我拍了一天的戲了,很累了,你能不能不說這些了。你怎麼突然問起了蘇晚晚,發生什麼事了?”

“有人把你們在劇組的照片爆出去了,但是還好,不只是你,還有向凌,說她倒貼你們,現在全網都在罵她。”

“什麼?”聽到夏明的話,司塗一掃之前的疲憊,神情也一同嚴肅起來。

他拿起手機打開微博,看到了熱搜的那個爆字。

“公關部那邊會澄清的,你就不用插手了。”

“不,我自己發微博。”說着,他手下點了點,一條微博就已經發了出去。

@司塗V:別造謠,別信謠,別傳謠,@蘇晚晚晚晚從來沒做過倒貼的事。

這邊剛發完,夏明的手機就響了起來,微博自動推送特別關注人司塗發送了一條新微博。

夏明看完,頓時頭大了起來。

“你摻和這事兒幹嘛啊?公司會解決的,你現在這樣你的粉絲肯定會反彈。”說着說着,他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表情瞬間有些驚訝起來,“你不會是喜歡蘇晚晚吧?”

“你想多了明哥。”

“那你幹嘛幫她澄清?你以前什麼時候做過這種事?”

司塗有些無奈,也爲自己經紀人的腦洞有些無語。

“她是阿凜的妹妹。”

“啊這樣啊……什麼?誰的妹妹?”

顯然這個消息比司塗喜歡上蘇晚晚更讓夏明驚訝,他頓時從椅子上跳了起來。

“鬱凜還有妹妹?”


“我也是進劇組前才知道的,他在山裏拍戲沒有信號,就讓我照顧一下她。”

“既然這樣我就不說什麼了,但是你下次不能再自己發微博了,發也要提前告訴我。”

在知道蘇晚晚是鬱凜的妹妹以後,夏明的情緒明顯從剛剛氣氛變成了現在的平和,和司塗又說了幾句話,就笑呵呵的走了。 向凌的休息室內,也在發生着同樣的事。

陳哥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問清楚以後,也沒再說什麼。他本來就沒相信過網上的爆料,主要是對自家藝人十分的放心。


但是也有向凌平時就在陳哥身邊誇蘇晚晚的原因。

待陳哥走後,他也拿起手機發了一條微博。

@向凌V:和@蘇晚晚晚晚是好朋友,別信。

當然,這條微博發完,也被陳哥教育了一頓。

今天晚上註定是一個不眠夜,從一開始蘇晚晚片場倒貼司塗向凌的爆料,到T.R墨神發微博聲援蘇晚晚,又到司塗向凌親自發微博解釋,粉絲們的心情如同過山車一般。

不,過山車都沒有這麼曲折跌宕。

先是蘇墨的微博炸了一圈。

在他發完那條微博後,他的粉絲也都看見了,剛剛在直播間發生的事情也被人剪輯成視頻發了上去。

司塗和向凌的粉絲齊齊涌入,在評論區發盡各種謾罵之詞。

結果罵着罵着,自家正主發微博開始澄清,而且話裏話外都是爲蘇晚晚說話的架勢,粉絲們頓時就懵了。

【我去,這是什麼情況?】

【司塗向凌是在替蘇晚晚說話嗎?我靠!】

【三個男神替她說話我真的是慕了,這三個我都喜歡啊!】

【話說,這是不是有人在搞蘇晚晚啊,同一個劇組拍戲有點互動很正常吧。】

【同意樓上啊,是有人故意發出這種照片引導粉絲吧?】

……

總之這一夜網上過的十分的不平靜,微博程序員加班不知道薅掉了多少根頭髮,但蘇晚晚這個當事人,卻狀況外的睡得很好。

早晨醒來,看到手機不知道多少個未接電話和消息後,蘇晚晚才慢慢的恢復了清醒。

檢查完消息,自然也知道了昨天晚上網上的動靜,她打開微博看了一眼,看到了那三條微博。

自己三哥就不用說了,在看到司塗和向凌的微博的時候,她點開微信給兩人發了個謝謝。

現在微博的熱度已經十分的高了,並且大家都發現他們說了一晚上,蘇晚晚什麼都沒有說,所以現在都在等蘇晚晚的回覆。

蘇晚晚笑眯眯的給自己倒了杯溫水,然後給文霜發了個信息。

——要開始了。

一杯溫水下肚,蘇晚晚重新打開微博界面,編輯了一條微博發了出去。

@蘇晚晚晚晚V: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爲。@邱蔓蔓

這條微博一出來,等了一晚上的網友瞬間就炸了。

【我去我去我去,這是什麼情況,蘇晚晚手撕邱蔓蔓?】

【爲什麼要@我家蔓蔓,和我家蔓蔓有什麼關係?蘇婊滾吧!】

【我有一個大單的猜想,難道蘇晚晚的照片是邱蔓蔓爆的?】

【樓上我覺得你真相了。】

【天吶我就知道有反轉,我就知道蘇晚晚不是這樣的人!】

最後這個評論的發送者,就是昨天蘇晚晚在超市遇到的粉絲姚雲。

當天晚上回家後,她就把自己的簽名照發到了微博上,而且文字配的也是“偶遇偶像蘇晚晚,人真的很好,還給我簽名,我真的是太幸運了吧!” 但是還沒等她開心多久,蘇晚晚的照片就被爆出來了,她的這條微博因爲艾特了蘇晚晚,自然也被人發現。

所以當下就一堆人跑到她的微博底下說了很多不好聽的話。

她也拿着手機奮戰了一晚上,終於在今天早上等到了蘇晚晚的回覆。

她的眼眶瞬間就紅了,她就知道,蘇晚晚不是這樣的人。

那樣一個溫柔的給她簽字的女孩兒,將滿懷祝福的文字送給她,怎麼可能是她們嘴裏那樣不知廉恥的人。

蘇晚晚在發完這條微博後,就去聯繫文霜了,後面爆料的事情都歸文霜管。

文霜的速度也很快,不出半個小時,邱蔓蔓的各種照片視頻都被髮了上來,且一堆水軍在瘋狂的轉發。

邱蔓蔓昨天在酒店發完微博後,蘇晚晚帶給她的恐懼也消散了些,她的情緒也恢復了些正常,開始想辦法怎麼將黃總那邊解決。

微博的事她也只是前期關注了一下,不知是放心自己的爆料還是怎麼的,在她心裏,蘇晚晚此時已經是一個被人羣嘲的十八線了,唯一的下場就只有被冷藏。

經過一晚上的時間,邱蔓蔓終於和黃總談好,她承諾這次的事肯定會讓蘇晚晚元氣大傷,不會再有時間去查之前的事,黃總這才放過了她。

人一放鬆,就能睡着。

今天早上醒來的時候,邱蔓蔓的氣色比之前好了很多,她認真的給自己化了一個妝,去了片場。

但是到了片場後,邱蔓蔓發現好像有哪裏不對,大家看着她指指點點,語氣表情都帶着惡意。

到了化妝室,她坐下,還像從前那樣頤指氣使的對着化妝師說話,但化妝師連理都沒理她,一直在給另一個配角化妝。

“我跟你說話呢你聽不見啊?一個小小的配角還用的着化這麼久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