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的身形,變得只有一隻蚊子那麼大,扇著一對翅膀,從樹榦的孔洞中飛了出去,落到了祭台的下方,開始研究祭台上的紋路。

「它倒是有幾分真本事,居然可以將身形縮小到如此程度。」張若塵心中暗道。

要知道,就算是修鍊成琉璃寶體的魚龍第九變的修士,也最多只能將身形縮小十倍,或者膨脹十倍,就會達到極限。

小黑的身軀,縮小了絕對不止十倍。

張若塵控制樹人身軀,繼續前行,在走到祭台下方的時候,他停了下來,自言自語的道:「現在,祭台下方全是樹人,若是我就這樣明目張膽的登上祭台,樹人中的強者,肯定會產生懷疑。必須先製造混亂,將它們引開。」

張若塵閉上雙眼,暗中調動精神力的力量,溝通天地之間的靈氣。

「哧哧!」

在精神力的影響之下,祭台的上空,漸漸地,出現一層厚厚的烏雲。

雲層,越來越厚,越來越廣,完全遮住天空的烈日,一絲光線都透不過來,整個世界完全暗了下來,伸手不見五指。

烏層之中,響起「噼里啪啦」的聲音,天地靈氣匯聚成一縷縷雷電,化為電蛇,在蒼穹之上快速穿梭。

「怎麼回事?怎麼突然白天變成了黑夜?」

「我感覺到一股強大的能量,正在雲層中凝聚,若是那一股能量爆發出來,肯定會形成巨大的災難。」

「那是……那是域外死神的手段,域外死神來了,域外死神來了!」

曾經見到張若塵施展雷電之力的樹人,全部都變得驚恐,開始慌亂起來。

只有千年樹人和樹人王,表現得很鎮定,卻也十分凝重,如臨大敵一般,四處尋找域外死神的蹤跡。

誰都沒有發現,就在祭台的下方,那一株樹人的樹榦,緩緩的裂開一道縫隙。

趁此機會,張若塵立即從樹人的樹榦中走了出來,施展出空間挪移,消失在原地。緊接着,他又穿過空間,出現在祭台的頂部。

登上祭台頂部的那一剎那,張若塵頓時感覺到一股強大的重力,作用在他的身上。

突如其來的重壓,使他的雙腿微微彎曲了一下,全身骨骼都在響動。不過,他很快就適應過來,重新站直了身體。

「祭台的意思,看來得沒錯,這一座祭台,的確有些非同尋常。」

很快,張若塵就在祭台的頂部,發現了一個通往地底的石門。

石門的表面,雕刻着玄奇的紋路,還有一個個古怪的小點。

一眼望去,那些紋路和小點,很像是匯聚成了一片星空。

張若塵沒有仔細去研究石門上的圖紋,運轉真氣,一掌打了出去,擊在石門上面。

「嘭」的一聲,石門震動了一下,卻並沒有被擊碎。

反倒是,石門上的紋路,逐漸亮了起來。

張若塵輕咦了一聲,看了看自己的手掌,有些詫異。

憑他現在的力量,別說是一扇石門,就算是一扇鐵門,也能一掌打得粉碎。

但是,他一掌擊下去,石門上,卻連一個凹印都沒有留下。

「使用空間挪移。」

空間的力量,最為玄奇,別說是一扇石門,就算是再堅硬的物質,也能穿透過去。畢竟,任何物質,都屬於空間的一部分。

「嘭!」

一聲巨響。

張若塵施展出空間挪移,卻猛然一下,撞在了石門上面。

沒有穿透石門,反而將自己撞得渾身發疼,頭昏眼花。

「還是修為太弱,不能發揮出空間的真正力量,居然被石門上的銘紋給擋住。」張若塵揉了揉疼痛的肩膀,忍不住再次觀察石門上的那些紋路。

空間力量,的確可以穿過世上的一切物質,但是,一些強大的銘紋,卻會影響空間。除非,張若塵的修為達到更加高深的境界,對空間的認識更加深刻,才能穿過銘紋。

「莫非……莫非需要獻祭,才能打開石門?」

張若塵的心中,生出這樣的一個猜想。

於是,他從儲物戒指裏面,取出如意寶瓶,從寶瓶中,倒出千年樹人的血液,淋在石門上面。

血液落在石門上面,發出哧哧的聲音,竟然沉浸了下去。

石門真的在吸收千年樹人的血液。

張若塵露出喜色,將更多的血液,倒了下去。

石門上的紋路,吸收了血液,逐漸變成血紅色的紋印,向著整個祭台蔓延了出去。

「轟隆!」

圓柱形的祭台,緩緩移動,旋轉了起來,爆發出震耳的聲響。

一株距離祭台最近的樹人王,最先察覺到祭台的異動,望了過去,正好看到站在祭台頂部的張若塵。它大叫一聲,道:「不好,域外死神就在祭台上面,一定要阻止他,不能讓他闖入祭台。」

那一株樹人王立即沖了過去,第一個登上祭台,打出一根直徑一米粗的樹枝,向張若塵掃了過去。

「呼!」

只是樹枝一動,就掀起一股強烈的風勁。

樹枝的表面,流動着一層金屬光芒,每一片樹葉都如同一柄鋒利的刀刃。樹人王的力量強大,一根樹枝掃了出去,就像是同時打出上千柄刀。

石門已經打開了一道縫隙,張若塵不可能在這個時候又逃走,只能先和樹人王硬拼。只能寄希望,能夠撐到石門完全打開的時候。

張若塵站在石門旁邊,一隻手捏著如意寶瓶,繼續倒下血液。另一隻手提着沉淵古劍,揮劍斬了出去,與那一株樹人王鬥了起來。

「嘭嘭!」

張若塵的劍法,十分高明,一道道劍氣飛出去,守得密不透風。

整個祭台上面,全是劍影。

劍氣將一片片樹葉斬落,將一根根樹枝斬斷,全部飛了出去,有的掉落在祭台上,有的卻被劍氣擊碎成粉末。

當那一株樹人王停止攻擊的時候,已經變得光禿禿,一片樹葉,一根樹枝也不剩,只剩一根樹榦。

「域外死神……你欺人太甚……」樹人王咆哮道。

張若塵持劍而立,淡淡的道:「你若不退下去,恐怕難逃一死。」

「好大的口氣,域外死神,我們來會一會你。」另外一株樹人王的聲音響起。

一共九株樹人王,同時衝上祭台,呈合圍之勢,向張若塵攻擊了過去。

即便張若塵修鍊成了雙靈寶體,卻依舊沒有狂妄到可以同時迎戰九株樹人王。而且,除了那九株樹人王,在祭台的下方,還有別的樹人王,正向上衝來。

可以說,張若塵已經陷入險境,遭到樹人一族的圍攻。

「佈置天木絕神大陣,絕對不能讓域外死神逃走。」

祭台下方,一株樹人王正在主持大局,與眾樹人一起,佈置陣法。

張若塵撐起護體天罡,不斷施展出劍招,同時與九株樹人王交手。但是,也僅僅只是撐住了一個呼吸的時間,張若塵的劍圈和護體天罡就被擊破。

一根樹枝,重重的擊在他的左肩,直接將張若塵打飛了出去。

「去死吧!」

三株樹人王的攻擊,同時向張若塵擊了過去。

就在這時,祭台頂部的石門,完全打開。

「嘩!」

石門中,衝出一道血紅色的強光,化為一根光柱,擊穿了天空上的烏雲,飛進浩瀚的宙宇之中。

張若塵立即施展出空間挪移,身體消失在半空。下一刻,他出現在石門的旁邊,身形一閃,進入石門。

三株樹人王的攻擊,全部落空,沒能擊在張若塵的身上。

「域外死神怎麼突然消失不見了?」其中一株樹人王愣了一下,詢問了一句。

「他……他已經進入石門……」一位樹人王說道。

「什麼?」

「這下怎麼辦?」

石門,已經重新關閉。

所有樹人王全部都面面相覷,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應對?

一株生長了四千年的樹人王,發出蒼老的聲音,說道:「大家不用擔心,樹祖大人就在祭台的深處修行,域外死神闖進去,就是在找死。」

「對,樹祖大人的力量,何等強大。域外死神與它老人家對上,只有死路一條。」

那一位生長了四千年的樹人王,道:「但是,我們還是要佈置好陣法,以防萬一。」

所有樹人王,全部從祭台上面,退了下去,開始佈置天木絕神陣。

只要有陣法,就算域外死神,僥倖從祭台裏面逃出來,它們也能從容應對,將其鎮殺。

p 楊磊被這麼多人起鬨,內心卻毫無波瀾。

因為經歷過更大的場面。

不過也沒拒絕。

反正這種場合就這樣,只要切漲,就一定會有人圍觀起鬨。

所以,他從善如流地又拿起一塊石頭看了看。

看幾眼,放下,換一塊再看。

等攤主把那兩瓣糯冰的料子扒成兩片明料後接過來直接揣兜里,繼續挑揀。

挑挑揀揀好大會兒也沒選定。

攤主稍微有那麼點不耐煩了,「老弟,還沒挑好啊?」

楊磊聳聳肩,「沒辦法,你這裡沒好料子,我實在挑不出來。」

「嗨,這話說的,什麼叫沒有好料子,這可是直接從老緬那兒買過來的。」

「你怎麼說都行,反正在我眼裡真就沒好東西,」楊磊一臉遺憾地搖搖頭,「我還是去其他地方瞅瞅吧。」

攤主急了,「小看人,我有好貨,就怕你吃不下。」

楊磊笑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