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錢哥哥,你將劍光掃向前面那個山包試試。”爲了證實心中的想法,龜大眼顧不得嘲笑,揚手一指不遠處的一座小山包,輕輕說道。

龜小錢立即明白過來,也不答話,點了點頭,雙手劍訣如舊,指向了大約一里遠的小山包,只見這道丈許長的白色光華,隨着龜小錢的手指前伸,帶出尖銳的破空聲音,直接轟在了目的地。

一點的意外都沒有,那小山包被這丈許長的白光,直接削平,只留一點點的痕跡,一個圓形的大坑現出,證明那個小山包曾經存在過。

龜小錢有些得意的笑了起來,雙劍齊飛的功力,到底不是吹的,別說是這樣一座小山包,就是再大一些,也能夠轟得一點不剩,不然在龜靈聖母門下苦苦修煉了這麼多年,豈不是一個笑話。

重生之欣欣向榮 ,正有力的提醒龜小錢,這麼強大的寶劍,居然連人家的大門也弄不開。

“別說了,讓我來。”大約看出了龜小錢的不服氣,龜大眼阻止了他的分辨,身子一扭一扭的,站到了枯木洞前,眼睛放出幽幽的藍光,不停的探查起面前古怪的石門來。

這個時候,兩個心高氣傲的龜靈聖母座下弟子,也不得不承認,枯木洞主這個防禦洞門的術法不簡單,天下奇人異士衆多,不是截闡兩教就能夠全部囊括的。

認真起來,不單單是龜大眼瞧出了枯木洞的石門奇妙,連那龜小錢,也知道這石門爲什麼如此的堅固了,原來就這樣的一道普通得不能夠再普通的石門,居然是由天下間最堅硬的石頭之一,雲石所構成。

雲石,樣子和普通的大理石並無大的區別,只有在受到極強的攻擊時,纔會顯現出不同一般的特點來,遭到外力打擊後,雲石會自行收縮,上面的紋路由整齊的直條形,變成一團亂麻絲的線條。

只是這樣的簡單的改變,就足以抵禦普通寶劍的攻擊,即使是被注入了真元力,可以媲美飛劍的馭劍攻擊,也不能夠破壞,以龜大眼二人的道行功力,想要用強攻破這道石門,已不可能。

“算這老傢伙走運,他愛躲就躲着,小錢哥哥,我們只管辦正事要緊。”以爲手到擒來的事情,卻不得不放棄,龜大眼憋了一口氣,衝着同伴大聲的叫嚷起來。

這卻不是假話,他們兩個此行來的重要目的,就是要採伐這棵據說有千年以上的枯木,回去給龜靈聖母作座椅,以龜靈聖母的身體,一般的木材確實瞧不上眼,也是兩人有心,不知道怎麼打聽崑崙羣山中有枯木存活,花了不少的工夫之後,果然找到。

“好好好,是了,正事要緊,看我的。”龜小錢也是窩了一肚子火,卻不敢向這個美貌的師妹發火,一方面是有討好的想法,另一方面,道行比起龜大眼來,確有不如的地方。

兩把寶劍,還停在空中,龜小錢行動十分的快速,雙手劍訣指處,幻化成丈許長的白光,衝着枯木洞前唯一的大樹,橫着就切了過來,竟是想將這大樹切成兩斷。

只可惜,龜小錢註定今天沒有順利的時候,這道白光堪堪要掃到大樹的樹身之前,一道黃濛濛的光華,從大樹的底部生起,正好迎上了那道威勢嚇人的白光,咣噹巨響,將其硬生生的盪開。

‘哇呀呀’,龜小錢被氣得根本就說不出完整的話,一道雲石構成的大門,沒有辦法攻破就罷了,連一棵大樹也削不斷,傳回到同門耳中,還不得讓人笑死。

來不及細想,咬牙切齒的,一次次掐動劍訣,一次次的強力攻擊,白色的光華,幾乎不作停歇的對大樹進行了最爲快速的攻擊,全身的真元力都消耗完畢之後,龜小錢纔不得不停了下來。

這一通好砍好削,龜小錢放棄了操縱寶劍的章法,只是胡亂用力,激起塵土飛揚,沙石亂竄,枯木洞外這塊空地,已經瞧不清人影,那龜大眼更是早早的挪開,冷眼觀看龜小錢施爲。

在龜小錢的期待眼神中,塵土終於散去,只是看了一眼,龜小錢慘叫一聲就倒在了地上,本來就消耗掉了全身的功力,再看到大樹毫髮無傷時,其中的打擊可想而知。

至於化身成狗尾巴草的棒槌,和附在大樹上的刺頭,早就嚇成傻傻的不能動彈,也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他們都幻形成功,連想暈過去都不行,親眼見過這樣恐怖的攻擊,一次接一次的衝過來,就算在連帶保護下沒有受到傷害,心理上還是很難承受。

枯木洞主,穩坐於枯木洞中的蒲團之上,口中唸唸有詞,一道淡淡的光華,從其身上發散,聯繫到外面的大樹上面,正是枯木洞主的施爲,才保護大樹免遭龜小錢的寶劍殘害。

倒不是枯木洞主膽小怕事,更不是枯木洞主的修爲會比外面兩個敵人低,只是事發突然,枯木洞主毫無準備,兩個徒弟也被堵在洞外,稍微不慎,他們就有性命之危,投鼠忌器之下,枯木洞主纔不得不消極防守,抱着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的心態,希望外面的敵人知難而退。

不能夠說枯木洞主的選擇錯誤,如果不是龜大眼和龜小錢一同過來,或許到了這種地步,龜小錢再如何的自負,也只有黯然退走,可加上龜大眼,就不同了,只稍微的思索了一番,龜大眼就想出不對的地方來。

憑枯木洞主目前的實力,足以應付兩人,這麼高的修爲,竟然不戰而逃,連名聲也不顧,實在是罕見,若非沒有一定的苦衷,讓人太難相信。

龜大眼想到這裏,並不像龜小錢那樣的灰心喪氣,一雙大眼睛,耐心的在枯木洞外尋找起來。

也是應當出事,棒槌的幻形術還處於第一層,雖然變化成了狗尾巴草,可那形狀實在是古怪了一些,龜大眼才瞧了一會,心中便有點感覺,一伸手,就將這個古怪的狗尾巴草撥了起來。

催動一點真元力到狗尾巴草上,順手往地上一摔,棒槌那瘦小的身形,被摔得顯現出來,任憑枯木洞主的修行再如何高法,也來不及施救,只得眼睜睜的看着徒弟被捉住,最爲擔心的問題,還是出現了。

不說枯木洞主暗自後悔,沒有催動最強的力量,強行將兩個徒弟帶回洞中,使他們陷入到困境之中,只說龜大眼一見棒槌的身形顯現出來,心裏更加的肯定,緊皺着的眉頭舒展,甚至格格的笑了起來。

這一通令人發毛的笑聲,讓那躺倒在地上的龜小錢也清醒過來,往這邊看過之後,也是大喜過望,正主雖然沒有捉住,抓了個小妖怪,可不是大大的機會。

“大眼妹妹,還是你厲害。”心服口服之下,龜小錢也不知道哪裏來的力氣,一下子竄了過來,拎着不知所措的棒槌嚷了起來,道:“枯木洞主,你個老東西,看到沒有,這黃鼠狼是你弟子吧,我數三聲,你要是不出來,就等着給你徒弟收屍。”

龜小錢這一通話,說得順溜之至,絕對不像是第一次做這種事的傢伙,這麼簡單的言辭,枯木洞主偏偏就沒有辦法反擊,只急得從蒲團上面站起來,又坐下去,坐下去,又站起來,團團亂轉。

儘管沒有教多少本領給棒槌和刺頭,但相處這麼多年,特別是棒槌,師徒間共處了幾十年,眼見棒槌被人殺死,枯木洞主再怎麼鐵石心腸,自問也沒有辦法做到,可這一出去的話,照敵人的心狠手辣,只怕是人樹皆亡,誰也沒有辦法活下來。

龜小錢似乎聽到了枯木洞主在裏面急得走來走去的動靜,也不急着數數,只是將口中的話,翻來覆去的講了好幾遍,瞧那模樣,不生生的將枯木洞主逼出來,肯定不會罷休。

都不用親眼去瞧,枯木洞主能夠想像得出,棒槌會遭受怎麼樣的痛苦,而這一切,全是由於自己這個不敢隨便傷人的師傅造成的,如果一見面,枯木洞主就下了狠手,斷不會出現這樣被動的地步。


聽到外面的龜小錢,終於沒有耐心再耗下去,開始認真的計數起來,枯木洞主知道,再不出現,棒槌這條小命怕是難保,一狠心一跺腳,枯木洞主就要撤去洞口的禁制,再次出洞。

正在這裏,卻聽到外面傳出龜小錢的怒吼聲音,枯木洞主心裏產生不妙的念頭,趕緊的衝了出來,卻是怔住。

原來,龜小錢的頭上,忽然多了一個刺球,長滿尖刺的刺頭,現出原形,一個球狀的刺蝟,狠狠的刺在龜小錢的頭頂,這可是一根根比鋼針都不差的硬刺,那龜小錢哪裏受得住,跳腳大叫。

一邊叫着,一邊雙手上意識的往頭上抓去,卻哪裏有什麼效果,不但沒有扯動橫下一條心要造成傷害的刺頭,反而被尖刺將手上扎得鮮血淋漓,疼上加疼,龜小錢叫得愈發的厲害。

棒槌被扔到了地上,生死不知,除了龜小錢跳腳呼痛外,還有那龜大眼,氣急敗壞的催動出背上的寶劍,懸在龜小錢的頭頂,盤旋了半天,就是不敢毫無顧忌的攻擊,想必怕誤傷了龜小錢。

枯木洞主看得又是解氣,又是慚愧,解氣的自然是龜小錢這副狼狽樣子,大大的出了一口惡氣,慚愧的是,居然連刺頭都不如,畏手畏腳的,被對方的截教名頭震住,沒有放手施爲,造成棒槌的痛苦傷害。

將身體化作一股輕風,輕鬆的捲起地上的棒槌,直接丟進了枯木洞中後,枯木洞主幻化成一個手執長槍的金甲天神,天神身高在三丈開外,一雙銅鈴般的眼睛射出神光,將閃亮的槍尖對準了龜小錢。

強大的氣勢,從枯木洞主的天神外形上散發出來,有如一座沉重的大山從天而降,逼得稍遠一些距離的龜大眼都快要喘不過氣來,更別提龜小錢,這個被枯木洞主鎖定的目標,越發的苦不堪言。

只是輕輕一點,槍尖前端,一點金光,奔着那龜小錢的咽喉而去,沒有一點的停頓,龜小錢的身體應聲倒下,連半點掙扎都不曾出現,斃命當場。

從枯木洞主幻化成天神,到龜小錢倒地的時間,也就是一轉瞬間,在場的人還沒有意識過來發生了什麼事情,龜小錢已經倒地身亡。

慘叫聲音嘎然而止,刺頭當時呆住,這麼一個活生生的人,剛纔還充滿的憎恨的感覺,可眼見龜小錢突然被師傅枯木洞主殺死,熱乎乎的身體瞬時變冷,刺頭胃裏面一陣噁心,忙不迭的滾開。

“別怕,刺頭,有師傅我在呢。”枯木洞主還是那個在天神模樣,威風凜凜,說出話來聲若洪鐘,即使是壓低了聲音,刺頭還是覺得耳朵有些發疼。

就是這樣,枯木洞主的話,顯然是有很大的作用,刺頭一下子安靜下來,由驚慌轉成了欣喜,心情出奇的好了起來。

“你走吧,回去告訴龜靈聖母,就說老朋友枯木問候了。”枯木洞主盯住了不知如何是好的龜大眼,冷冷的說了一聲,雖然態度和之前大相徑庭,到底沒有趕盡殺絕的想法。

秒殺龜小錢,只怕是師傅龜靈聖母也不是這麼容易做到,龜大眼知道這個穿着青袍的瘦小老者,並不是看起來那麼的差勁,想起之前差點催動了媚惑術法,不由得驚出一身的冷汗。

總算留得性命,暗叫僥倖的龜大眼慶幸自己沒有貿然攻擊枯木洞主,手上劍訣一引,依舊懸在空中的寶劍,準確的回到背上的劍鞘裏面,連場面話也不敢交待,衝着枯木洞主拱了拱手,轉身就走。

“慢着。”枯木洞主的聲音,還是那樣的冷冰冰,聽得龜大眼身子一震,無奈回過頭來,臉上已經是絕望的神情。


枯木洞主伸出手指,點着龜小錢的屍體,說道:“你同門的身體,不要留在這裏現眼,快些一併帶走。”

才死不久的龜小錢,身體已經發生了變化,縮小到巴掌大小,赫然是一隻綠頭烏龜,此時死得透徹,肚皮翻了過來,四肢軟軟的搭下。

不敢言語,抓起綠頭烏龜,身子一縱,急速的向山下趕走,在生死關上走了一遭,生怕再晚一些,枯木洞主又會改變主意,龜大眼幾乎是用盡全部的力量在奔跑,偶爾有踉蹌也不敢停頓,只是一個勁的向前飛奔,眨眼間就沒了蹤影,遠遠的去了。

那兩把龜小錢背上的寶劍,連同劍鞘,龜大眼都顧不上帶走,枯木洞主看着其遠去的背景,嘴脣動了動,終於還是沒有叫出聲來,緩緩的走過去,揀起地上的劍鞘,將兩把隨着龜小錢死去,掉到地上的寶劍,‘嗆啷’一聲,分別送入鞘中。

“師傅,好厲害,師傅好厲害啊。”刺頭高興的蹦了起來,親眼見到枯木洞主的大展神威的振奮心情,絕對不是一般的痛快,特別是敵人一死一逃的狼狽樣子,笑得刺頭的眼睛都睜不開。

才叫得兩聲,就見枯木洞主一陣陣的搖晃,手中的寶劍拿捏不穩,接連掉在地上,枯木洞主在刺頭眼中無比高大的身軀,迅速的縮小,回覆成枯木洞主平時瘦小的身材,軟軟的往後倒了下來。 第708章石蛋轉生

「咳咳!「等到那兩名黑袍人消失之後,胡亥便劇烈的咳嗽了起來,金黃的血液不斷地從他的嘴裡流出,滴落到地面上。他的身子不斷地抖動著,連站都有些站不穩,而且他的臉色,在這一刻也變得極度的難看了。

看來,之前他還站得筆直是忍受著極度的痛苦。只不過,在咳嗽了一段時間之後,胡亥便又抖了一抖身,重新站得筆直了。

此刻,他轉頭朝著胡高看了過去。頓時,胡高的心頭咯噔一跳。要是這個時候這傢伙突然反悔,他哭都來不及了。

只不過在這個時候,胡亥卻是伸手指了指胡高,開口朝著胡高一聲輕喝,「帶上苗首圖還有那個猴頭,離開這。我當成什麼都沒有發生!」說罷,手一招那些釘在胡高身上的元力化成的劍全都消失不見了。

當那些利劍從胡高的身上消失的時候,胡高便忍不住呻吟了一聲。這一刻,極度痛苦的表情從他的臉上展露了出來。他蜷縮著身子,在不斷地顫抖著。冷汗,從他的身上不斷地冒了出來。

這一刻,那化成了妖獸所帶來的後遺症,才徹底的暴發了。胡高緊緊地捏著拳頭,慘叫不止。

聽到胡高傳出來的慘叫,胡亥只是冷冷地掃了他一眼,然後飛身朝著皇宮的外圍沖了過去。同時袖袍一卷,一股罡風冒了出來,將扶蘇一起捲走了。

胡高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胡亥做的這一切。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胡高的意識便開始變得模糊了,他的視線自然也隨著一同變得模糊不清了。

好在這個時候,一聲輕吟傳出,被打昏過去的孫悟空醒了過來。他一睜開眼,便從地面上站了起來,抬著頭朝著四面八方看了過去,在尋找著胡亥的行蹤。

只不過胡亥早已經離開,他當然是沒有辦法找得到的。很快,他終於注意到了躺在地上的胡高。連忙一把衝到了他的身邊。

這個時候的胡高翻著白眼,他已然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快要裂開了,痛苦無比。而且,他胸口處的那塊青色的玉配,也已經不起半點作用了。

「胡高兄弟,你這是?」孫悟空看到胡高這痛苦無比的樣子,急得不得了,可是卻又想不出其他的辦法,急得抓耳撓腮。

只不過很快,卻又突然只見到孫悟空的眼睛一亮。只見到他的手一翻。也沒有見到他的手上帶著空間戒指,只見到一道光芒一閃,在孫悟空的手裡多了一件東西。

那是一個果子,只是那果子卻是長得跟一個娃娃差不了多少,細緻的五官清晰可見,如果不是有一層青色的果皮,以現在胡高的狀態來講,他還真的要以為這就是一個小娃娃。

「這下真是便宜你了,我都還沒有吃過,就給你了!」胡高一臉不舍地看著自己手裡的那個水果,肉痛得不得了,「這可是我花了好大力氣才偷來的一個,據說吃上一個,能讓修為暴漲幾倍呢,希望能夠救你的命吧!」

說罷,孫悟空伸手使勁的捏住了胡高的嘴,也不管胡高疼不疼,徑直就把手中的那個果子塞進了胡高的嘴裡。 情書六十頁

頓時,鮮美的汁從被胡高咬爛的水果裡面流了出來。果汁順著胡高的喉嚨留進了他的胃裡面。頓時,只見到胡高一個哆嗦。然後,他整個人就如同觸了電一樣,不斷地抖動了起來。

身上的痛苦在飛快地消散著,乾涸的元力也迅速地在補充著。隨著那果汁流進他的胃裡面,他感覺到一股股龐大如海的元力跟著一同湧進了他的身體之中。

他身上的傷,在迅速無比的修復著。而最讓胡高感到心驚的是,他感覺到自己體內的元力,在以飛一般的速度,迅猛地增長著。


自從進入到化形期之後,胡高就感覺到自己的實力不得寸進了。而現在,他終於感覺到自己的修為,在暴漲著。


他能免十分清晰得感受得到,他的實力在一步又一步的突破著限制。他身體內的元力,一步又一步的變得更加的強橫與精純。

「轟!」地一聲,一道光芒從胡高的身上冒了出來。同時,他的雙眼瞪到了極限。從他的雙眼之中也冒出了一陣亮光。不僅僅只是如此而已,緊接著,他的嘴裡,他的耳朵里,連鼻孔里也有光芒冒了出來。

「吼!」隨即,一條小蛇從胡高的身上暴了出來。那是血光蛇,可是現在卻只有胡高半個手臂大小。那血光蛇此時圍繞著胡高不斷地盤旋著,赤色的光芒緩緩地籠罩在了胡高的身上。

「騰!」地一聲,胡高又是一抖,血光蛇突然化成了一道血光,衝天而起,這個時候,胡高全身上下,都已經遍布血色了。血光蛇竄到了天空之上后,又狠狠地咆哮了起來,它的身上,也一步步的放大。

隨著血光蛇慢慢地變大,胡高身上的氣息也快速地變得強橫了起來。

在沒過多久之後,終於,胡高感覺到自己突破了。化形一階,化形二階,化形三階。他感覺到自己體內的元力在非快地打破著極限。他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似乎是在飛快地接受著錘鍊。

甚至於,在他進行著突破的時候,胡高整個身體都已經不受控制地飄浮了起來。如同是有一隻巨大的手掌將他托起來了一樣。

天空之上,血光蛇也不斷的咆哮著。它的身體,隨著胡高的突破,也在快速地發生著變化。它身上的鱗片,變得更加的厚實。它那如同鷹爪一般的爪子,變得更加的鋒利。他頭上的兩隻角,也更加的神俊。此刻,每隨著他呼吸一次,雲霧就從他的鼻間不斷地吞吐著。

胡高的實力還在不斷地提升。四階,五階,六階。此刻,每提升一階,胡高的周圍就要散發出一陣血色的光芒。

很快,胡高的修為就已經空破到了化形九階,直逼大圓滿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胡高的心中卻莫名其妙的感覺到了一陣前所未有的失落感。一時間胡高沒有反應過來。而當他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卻發現了一件讓他感覺到異常恐怖的一件事。那就是他身體里的元力,突然之間從他的身體裡面跑出去了。同時隨著一起跑出去的,還有那一股來自於那水果之上的神奇力量。

元力快速地從他的知上流失著,那水果之上所蘊含的強大力量也一同消失不見了。本來,以這元力增長的速度與那水果之內剩餘的力量。胡高要一舉突破至動天境,那簡直是輕而易舉的事情。甚至突破到動天境之後,還能夠讓他一鼓作氣突破至動天境後期也說不定。

可是現在,元力卻是飛快地消失著,迅速地失去著蹤影。

「沃茨法克!」很快,讓胡高忍不住破口大罵的一幕產生了。原本他還不知道自己身體的這些元力是要跑到哪裡去。可是現在,他明白了。

在這個時候,胡高的手指一抖,隨後他就看到了從他的手指之上冒出了一道流光。一個東西從胡高手指上的空間戒指之中射了出來。當胡高看清楚從空間戒指之中跑出來的東西之後,他真的是欲哭無淚,又想要破口大罵。

從他的空間戒指之中跑出來的,是那一枚已經變成了化石的蛋!

此時,胡高看到天地間的元力已經變成了肉眼可見的實質氣體,飛快的向那石化的蛋裡面涌去。而在這些化成了實質的天地元氣之內。還有著一道碧綠如玉一般的淡淡光芒。胡高知道,這是屬於那水果裡面的力量。

當無盡的天地元氣朝著那石蛋涌去,水果之上含有的力量也進入到那石蛋裡面之後。只看到那石蛋之上出現了裂縫。

只不過,這裂縫的出現並不代表著石蛋壞掉了,也不代表有東西要從這石蛋裡面出來了。而是這石蛋外圍的石質物質開始從這石蛋之上剝離。

只見到一層石質的物質從石蛋之上掉落了下來,露中出了被包裹在其中的蛋。或者說,應該是那無盡的天地元氣與那水果之上的力量讓這石蛋又重生了。讓已經成了化石蛋,又重新獲得了生命力。

很快,那石蛋上面的石層全都掉落了,無盡的天地元氣在這個時候也停了下來,而那碧綠的光芒也消失不見了。胡高口中的水果,亦是完全被他吞進了肚子裡面。

而那蛋,則當真是重新煥發出了生機。就只單單說這蛋的蛋殼。蛋殼之上光滑平整,就好像是如同被玉給雕成的一樣,晶瑩剔透,讓人看一眼就會覺得愛不釋手。

「哇!好漂亮的蛋啊!」此刻,看到這蛋的孫悟空,都忍不住驚呼了一聲。隨後又只見到他茲溜一聲,舔了舔舌頭看向了胡高,「胡高兄弟,我看這蛋好像不是凡品,不如我們把他烤了吃了吧!」

胡高眉頭一皺,朝著孫悟空瞪了過去,「放屁!」

!! 刺頭大吃一驚,腦子險些停頓,勉強衝過來,哪裏還來得及扶住枯木洞主,百忙之中,只有將心一橫,將身體墊到下面,硬生生的承受住枯木洞主重重落下。

好在枯木洞主,非但不是一個大胖子,反倒顯得身體瘦弱,這樣的砸到刺頭的身上,並沒有想像中的疼痛,刺頭一挺身體,將枯木洞主撐了起來,翻身起來,抱住枯木洞主一陣的猛搖,高叫道:“師傅,師傅,你怎麼啦,怎麼了啦,快回答我。”

這並不是刺頭的絕技,更不是枯木洞主傳授的醫理,都是刺頭從電視劇上瞧到的,一般身受重傷或者得了重病,將去未去之際,都會有人搶過來一陣的死命搖晃,刺頭也是現學現賣,將這招用到了枯木洞主的身上。

電視劇,妖怪也能夠看電視劇,趁着刺頭還在搖晃枯木洞主,枯木洞主還沒有被搖醒的時候,很有必要略略交待刺頭的來歷。

原來,刺頭還真是像他說的一樣,本來就是一個人,而且是一個現代到不能夠再現代的新新人類,也不知道怎麼搞的,人一走了黴運,喝杯涼水還塞牙,剛和女朋友分手,一個人走在大街上,不小心被一塊不負責的飛磚砸中,醒過來就發現在枯木洞中,成了一個小刺蝟精。

除了有一個多年的同門師兄,小棒子,也就是現在還在昏迷之中,被枯木洞主送到裏面的棒槌,另外就是這個師傅枯木洞,時間不長,無奈的刺頭也只得接受目前的身份,認真努力的活着了。

能活着,比什麼都重要,這是前半輩子沒什麼出息的刺頭,從生活中學來的真理。

誰曾想飛來橫禍,好好的做個小妖怪就算了,被截教的這個什麼龜靈聖母兩個門下弟子一鬧,敵人一死一逃,這邊也是二個昏迷,剩餘刺頭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傢伙清醒,想想也讓人着急,刺頭能不死命的搖晃枯木洞主嗎?

一邊搖着枯木洞主,刺頭一邊在不免惡意的猜想:‘難道沒有向傳說中的時空管理局申請,胡亂回到這不知道是什麼時代的地方,他們一怒之下,將自己在現代的黴運也暗中送了過來?!’

唉,山中無甲子,刺頭也搞不清楚,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時代,唯一能夠肯定的是,這是一個妖精橫行的年頭,不然,怎麼這麼多天了,沒有遇見一個人,全是妖怪,連那截教門下,相貌堂堂的人,也都是個烏龜成精,估計那龜大眼也不會是個人類。

嘆息了一聲,刺頭也懶得去多想,反正糊塗是過,清醒是過,就這樣過得了,還是老實的做着自己搖晃枯木洞主的事情吧,心中是這樣想的,手中的力量越發的加大,晃動枯木洞主的幅度進一步的增加。

可惜想像與現實不同,刺頭認真努力的搖晃着枯木洞主,差不多過去了一柱香的時間,枯木洞主不但沒有反應,而且那軟軟的身體,一點點的變冷,進一步的僵硬之後,乾脆的硬梆梆起來。

“師傅,不是徒弟不救你,看來命當如此,搖也沒有用了。”刺頭終於放棄了,扛着硬得像一根棍子般的枯木洞主,舉步往枯木洞口走了過去。

也許是枯木洞主倒下的緣故,那在龜小錢的攻擊之下,絲毫沒有動彈的石門,竟然隨着刺頭的接近,慢慢的打開,等到刺頭完全的接近,石門最後全都打開。

稍微的停了一停,刺頭依舊扛着枯木洞主,往裏面走去,此刻他的心裏,已經不知道應該做些什麼好,只知道不能將枯木洞主丟棄在外面,無論如何,要將枯木洞主的身體運到枯木洞中。

刺頭才進到屋子裏,就看見還有一個直挺挺的傢伙,棒槌那熟悉的樣子,正躺倒在離蒲團不遠的地上。

“棒槌,棒槌,醒醒,醒醒呀。”刺頭將枯木洞主小心的放倒,並沒有因爲枯木洞的身僵硬就對師傅產生不敬的做法,仔細放好後,這才撲到棒槌身邊,按照剛剛搖晃枯木洞主的做法,一邊喊着,一邊拼命的搖晃。

和枯木洞主略略不同的,棒槌全身上下,沒有一點變僵硬的意思,就是任憑刺頭如何的用力,棒槌也沒有甦醒的跡像,似乎還在昏迷之中。

刺頭伸手探到棒槌的鼻子下面,渾濁的氣息,從棒槌那兩個鼻孔裏面呼出,再看看不住起伏的棒槌的小肚子,刺頭總算能夠確定,至少棒槌只是昏迷,沒有死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