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螺來了興趣,「真的?什麼原因,我聽聽。」

「我曾經向他告白過。」

小螺一副見了鬼的樣子,她是見過車把式的,「郡主當真跟他告白過?就他那大腦袋……」

「我那時侯覺得大腦袋聰明。」

小螺被我打敗了,不是郡主的余小雙什麼都不是,只想找個人做伴,她了解我,能猜到我的當時的想法。

「可是現在您貴為郡主,跟從前不一樣了,他怎麼還這麼張揚……」

「大約一個多月前,我為了逼白長簡,當車把式的面說想嫁給他,大概是那次又給了他勇氣。」

小螺對天翻了個白眼,搖頭嘆氣,「郡主,為了得到白將軍,您真是無所不用其極。」

我也嘆氣,「所以現在打臉了。」 小白此話一出,蘇凜和路彥昭不約而同的看向他。

路彥昭看了一臉感動的蘇凜一眼,然後看著小白:"小白哥哥,你傻啊,你爹地的錢,怎麼可能一頓飯就花完呢,我們就算是天天吃南希市最貴的飯菜,也是綽綽有餘的,只不過呢,看在你跟小叔叔父子情深的份上,我就聽你的,你說吃什麼,我們就吃什麼!"

小白這才放鬆下來,他還低聲說著:"不管我爹地的錢,有多少,那都是他辛辛苦苦賺來的,我一定不能浪費!"

路彥昭已經無力吐槽了,他看著小白:"好吧,小白哥哥,你說什麼都是對的,你說吃什麼,我們就吃什麼吧,反正除了肯德基,我最近對什麼都沒有胃口!"

小白想了想,伸手拉著蘇凜的手:"爹地,我們去上次你從米國回來,帶我去吃飯的那家餐廳吧,我覺得,那裡的飯菜味道很好吃!"

蘇凜連連點頭:"小白說去哪裡,我們就去哪裡!"

蘇凜開車,帶著兩個小傢伙,來到餐廳。

他們點了餐之後,蘇凜這才語重心長的教育路彥昭:"小昭啊,我今天早上,聽你們班主任老師說,我們家小白,掀了小姑娘的裙子,是不是這樣啊?"

蘇凜這樣一問,路彥昭下意識的看向小白。

冷妻試愛33天 只不過,看了小白一眼之後,他一幅自責的神情,抬頭看著蘇凜:"小叔叔,你都知道了啊!"

蘇凜要搖頭:"我什麼都不知道,我只是被你們老師叫去,讓我以後好好教育小白,我就是隨口問問你!"

路彥昭看著蘇凜,有點猶豫不決。

最後,他如實開口:"小叔叔,你不要責怪小白哥哥,他沒有掀小姑娘裙子,是我乾的壞事,老師來問的時候,我剛好不在,小白哥哥就替我認了錯,那個小姑娘當時背對著我們,也不知道究竟是我跟小白哥哥誰,掀了她的裙子,所以,小白哥哥全都是為我背的過,你不要怪他,好不好?"

看著路彥昭一幅乖巧認錯的模樣,蘇凜有點從容,還從來沒有見過這個小傢伙,這麼乖巧過。

他無奈的開口道:"小昭啊,既然你知道是小白為你背的過了,你為什麼不去跟老師坦白呢?"

路彥昭做出一副無奈的神情:"小叔叔啊,你別提了,我也想去啊,可是,小白哥哥拉著我,不讓我去,說不讓他的苦心就白費了!"

蘇凜笑的無奈,這兩個活寶,真是讓人哭笑不得啊!

只不過,他們兄弟倆關係這麼好,他從心眼裡感到欣慰。

其實,從一開始的時候,他就怕家裡人,對小白的身份,有什麼介懷。

畢竟,就算是他們家得人,內心都很善良,但是,小白畢竟跟他們沒有什麼血緣關係。

相比於小昭,小白似乎就顯得有點不親了。

蘇凜就害怕的是,小白慢慢長大了,如果知道了他的身份,稍微有點事情,就會覺得是親疏差別,那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可是,幸好家裡人,都很愛小白,對於兩個孩子,從來都是一視同仁,這讓蘇凜心裡又更加感動了。

今天,蘇凜帶著兩個小傢伙來吃飯,就是為了讓路彥昭認識到自己的錯誤,沒想到,路彥昭不僅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還這麼護著小白。

蘇凜頓時覺得,他真的沒有什麼可擔心的了。

吃完午飯,蘇凜就感覺把兩個孩子送回學校,生怕耽誤他們上課。

下午,蘇凜一連開了好幾個會,晚上回家的時候,小白已經被蘇北接回家了。

因為太忙了,蘇凜幾乎都沒有時間去想,今天中午見到的那個身影。

他一直安慰自己,只是背影太像了。

下午,他回到公司,還派人去調查了,結果什麼發現都沒有,他安慰自己,真的是多心了。

可是,經過一下午的忙碌,晚上躺在床上的時候,蘇凜的腦海里,再次浮現那個背影,蘇凜覺得,自己一定是魔怔了。

他翻來覆去,在床上翻了好幾遍,就是睡不著。

蘇凜最後只能起身,去家裡的吧台,找了一瓶酒,大半夜的,一個人喝了一會酒。

最後,借著酒意,蘇凜才慢慢睡著。

第二天,蘇凜一上班,雷炎就來問他:"總裁,我們今天什麼時候去見葉璃小姐?"

蘇凜抬頭,皺眉看著雷炎。

他怎麼有一種錯覺,雷炎比他還想見這個葉璃呢?

難道真的跟雷炎所說的一樣,那個葉璃,長得有那麼漂亮嗎?

如果長得漂亮也就罷了,長得漂亮還有能力,這樣的人,往往是最難說話的。

想到這裡,蘇凜看著雷炎開口道:"你準備一下吧,我們待會馬上去葉璃小姐所住的酒店!"

雷炎點點頭:"好的,我馬上就去準備!"

蘇凜和雷炎到了酒店,因為一路上,葉璃的電話都打不通,所以,到了酒店之後,雷炎先去前台問。

蘇凜坐在一旁等著。

只不過,他等了半天,等來的結果竟然是,那位葉璃小姐,覺得酒店住著不舒服,而且因為最近一段時間,要久居南希市,便在南希市租了地方,領包入住,昨天就直接搬走了。

聽到這話,可把蘇凜鬱悶的不輕,這幾年,他都沒有見過這麼大架子的人了。

蘇凜一生氣,態度也變得很是不好。

雷炎問他接下來怎麼辦的時候,蘇凜的語氣也很沖:"能怎麼辦,當然是涼拌,對方已經這麼給我們下馬威了,我們還能做什麼,又不是我們求著他們合作,現在怎麼成了我們追著人家屁股後面跑了,既然是這樣,那就晾著!"

蘇凜說完,便怒氣沖沖的向著酒店外面走了。

雷炎無奈的趕緊追上去。

等到他們都走後,酒店的樓梯口,出來一位絕色天香,傾城傾國的大美女,女子一頭直黑髮,看一眼,就讓人覺得驚艷震撼,那種驚為天人的感覺,讓你一眼就沉淪。

酒店的服務人員,對著女子,也忍不住發獃起來。

直到女子走到酒店前天,輕咳了兩聲,酒店的前台趕緊開口道:"葉小姐,剛才我都按照您說的,告訴那位先生了,想必他是不會再來這裡找您了!"

女子輕笑了一聲:"不來……不來也沒有關係,因為我也不打算住在這裡了,我的確找到了新住處,現在就過去,退房吧!"

酒店前台趕緊點點頭,幫女子辦了退房,女子悠然離去。

蘇凜回到辦公室的時候,接到了阿爾法公司CEO寧雨辰的電話。

寧雨辰在電話里,笑著說抱歉:"路總啊,真是對不住啊,我們這位服裝設計部總監,又是我們的首席服裝設計師,因為能力出眾,這個架子嘛,也稍微大了點,還請你稍微包涵一下,等到我回國后,一定親自向你賠罪!"

蘇凜笑了一聲,也不知道究竟在笑什麼:"寧總啊,不是你對不住我,其實生意上的事情,能談得來,那就談,談不攏的話,也不算什麼大事,每天那麼多的生意,也不可能每個都成,是吧,只不過,你們這位葉小姐,脾氣實在是太大了點,恐怕我們這廟小,供不起這尊大神啊,說句實話,你們這位葉設計師,自從回國到現在,已經兩天了,可是,我連你們這位葉設計師的人影都沒有見過,寧總,你也是做生意的,你說說,這談生意,就算是你架子再大,不見面怎麼談?"

寧雨辰在電話里苦笑一聲:"路總可能有所不知道,我只是阿爾法公司的執行CEO啊,這阿爾法公司真正的老闆,可不是我喲,而這位葉小姐,不光是脾氣大,她的身份背景,也不是我能開罪的起的,說句實話,跟她談合作,她比我更有決策權,而且,說是跟你們公司合作的也是她,現在這幅態度的,也是她,總之,我也是不知道我們這位設計總監在想什麼,如果知道的話,我就能告訴路總一二了,只不過,我們的這位設計總監雖然這樣的態度,可是,她臨走的時候卻說過,你一定會跟她合作的,一定會!"

聽到寧雨辰這樣說,蘇凜頓時覺得好奇不已。

這位葉小姐,憑什麼這麼肯定,自己一定會跟她合作呢?

難道就僅憑她這目中無人的態度?

蘇凜倒是有點好奇了。

他笑了笑,對寧雨辰說道:"既然阿爾法公司真正的老闆不是寧總,寧總一個執行總裁,還能這麼盡心盡責,真的是很值得人佩服,如果寧總哪天回國,一定要記得來找我,到時候,我請寧總喝上幾杯!"

寧雨辰笑著說:"一定一定!"

兩個人掛了電話,蘇凜沉思了片刻,將雷炎叫回來:"雷助理,你去幫我查查,那位葉璃小姐的最新住處在哪裡,我們明天繼續上門拜訪!"

"啊?"雷炎吃驚的看著蘇凜,以他對蘇凜的了解,蘇凜絕對不是那種追著別人談生意的人。

他那會看見,蘇凜已經很生氣,沒想到,現在還讓自己去查那位葉小姐的住處。

看來,那位葉小姐,還這不是一般人啊,竟能讓他們路總改變主意。 紙包不住火,我離開將軍府的事終於傳到了皇后姐姐耳朵里,她著人把我接進宮裡問話。

皇后姐姐是我最親的人,我們曾經同甘共苦,彼此相依為命,那段清苦卻快樂的日子永遠是我心裡最溫馨的記憶。

因為她,我在宮裡被打得奄奄一息的時侯,是皇帝下了死命令救回來的,也是因為她,皇帝愛屋及烏,封我做郡主,當然也是因為她,我被安排住在將軍府,愛上了一個不該愛的人。

所以現在看到她,我的情緒頗有點複雜,皇后姐姐大概不知道,她和我的關係已經從姐妹變成了莫名的情敵。

「小雙,」皇后姐姐象往常一樣親熱的招呼我,「快坐,綺紅新做的荷花餅,可香了,你嘗嘗。」

我在她面前向來不客氣,伸手拿了一個吃起來,「姐姐叫我進宮,就是想請我吃餅?」

「當然不是,」她怪異的看著我,「你這小妮子,好端端的怎麼搬到衚衕去住了?和白將軍吵架了?」

「沒有。」

「那是為什麼?」

我不想說,所以沒吭聲。

「當初我說過,如果不喜歡,隨時可以毀婚,可是後來我見你歡天喜地的,好象對白將軍挺滿意,我大哥哥為人仁厚,會體貼關心人,你們結為夫妻,一下了卻了我兩樁心事,我真是高興,誰知道現在弄成這樣。」

「是小雙不好,讓姐姐擔心了。」

皇后姐姐嘆了口氣,「我自己過得幸福,所以希望你們都幸福,你和大哥哥弄成這樣,我真是不知道要怎麼辦了,小雙,就真的沒有一點挽回的餘地了么?」

我沒答反問,「白將軍找過姐姐么?他是什麼意思?」

「大哥哥自然是希望可以和好如初,我看得出來,他對你是真心的。」

我在心裡腹腓,好一個裝腔做作的人,對我真心?只怕他那一腔真心是對皇后姐姐吧。

「當時皇上也在吧,皇上是什麼意見?」

「你和大哥哥是我娘家的人,皇上自然以我的意見為準,而我,自然又要以你和大哥哥的意見為準,我希望最好是皆大歡喜的局面。」皇后姐姐握著我的手,輕輕撫了撫,「小雙,能不能皆大歡喜就看你的了,只要你鬆口,我立刻讓大哥哥上衚衕去接你。」

我慢慢抽回自己的手,聲音低低的,「姐姐,我恐怕要讓你失望了。」

皇后姐姐默了一會子,說,「好吧,姐姐不逼你,橫豎還有時間,你再想想,別一下把話說死,權當給他一個機會,也給自己一個機會,行么?」

我點點頭,「好,我聽姐姐的。」

皇后姐姐叫人拿剛釀好的果露給我喝,說是她親手釀的,剛到初夏,果露酸酸甜甜,入口極好,我挺喜歡,姐姐便叫人裝了一些讓我帶回去。

見我情緒好了一些,她問我,「小雙,你和大哥哥倒底是因為什麼鬧成這樣,問他,他也不肯說。」

他當然不肯說,說了就是砍頭的罪,皇后姐姐是皇上的寶貝疙瘩,要是有人挑明說愛慕皇后姐姐,不管這個人是誰,皇上一定會滅他九族。

我自然也不肯說,這件事說出來對誰都沒有好處,雖然當事人都心知肚明,但一日不公開,就可以揣著明白裝糊塗,彼此相安無事。

我吱唔著,「姐姐還是別問了吧。」問了你就該發愁了。

皇后姐姐就是這點好,雖然好奇心有點重,但從來不勉強人,見我不肯說,也就作罷,又扯了一些別的閑事。

快到飯點的時侯,皇后姐姐留我吃飯,我推辭了,實在不想跟皇帝一道用飯,皇帝是個厲害的人,我的滿腹心事大概瞞不過他。

我不想碰到誰,卻偏偏碰到誰,下了台階就被皇帝叫住,他擺出和藹可親的樣子,招呼我,「郡主來了,怎麼不吃飯就走?」

我福身請安,「小雙給皇上請安,因為約了人,所以要出宮用飯。」

他哦了一聲,卻沒有叫我走的意思,把手負在身後,氣定神閑的問我:「聽說你和白將軍吵了一架,搬回衚衕去住了?」

皇帝從來不過問我的任何事,但這次,我知道他為什麼操心。

我在皇帝面前從來不敢造次,低頭垂目,視線里,皇帝龍袍上的金線在陽光下熠熠生輝,我無形中感到了一種強大的壓力。

我想普天之下,除了皇后姐姐,沒有人敢在他面前耍花招,我老實承認,「回皇上話,是有這麼回事。」

「因為什麼吵架?」

我心猛的一跳,這就是皇帝,他從來不需要轉彎抹角,他只問自己感興趣的問題。

皇帝問話,我不能象在皇后姐姐面前那樣敷衍。

可是怎麼答呢,不能說實話啊……

見我沉默,他又問,「怎麼,不能說么?」

語氣平常,但聲音明顯沉了兩分,我知道這是警告。

「當然不是,」我陪著笑:「也不是什麼大事,就是成親那天大夥送的份子錢……我和他意見不統一,所以爭執了幾句。」

皇帝顯然不信,「白將軍會為了區區份子錢跟郡主吵架?據我所知,他不是這麼小氣的人。」

「皇上誤會了,將軍想把份子錢都給我,做我的私房錢,我不肯要,我覺得我們是夫妻了,這錢應該充公才對,因為這個,我們才吵的架。」

皇帝眯著眼睛打量我,半響輕笑了聲,「白將軍娶了郡主,真是他的福氣,希望他早日消了氣,把郡主接回府里去,和和美美的過日子。」

我本來想求皇帝下旨准許我與白長簡和離,現在也不敢提了,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回到家裡,我趕緊寫了一封信,叫小螺送到將軍府去,務必交給白長簡本人,我是怕穿幫,萬一皇帝問白長簡,他答得不一樣,我就犯了欺君的大罪了。

小螺走了后,我才想起來,白長簡應該是比我先進宮的,或許皇帝已經問過他了……

想到這裡,我有點坐不住了,感覺要出大事,於是到門口去張望,希望小螺快些回來。

沒多久,小螺回來了,但是後頭為什麼跟著白長簡?

——————-

八天爆更終於結束,累,喘口氣,接下來更新不定了哦,重心要移到新書了。

番外寫得有點收不住,腫么破…… 看著雷炎吃驚的樣子,蘇凜哼了一聲:"雷助理,發什麼呆呢,讓你去查,你還不趕緊去!"

雷炎趕緊回過神來,他練練點頭:"好的,總裁,我這就去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