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莉有些緊張,跑的時候非常用力的抓住段毅的手,段毅的手有些漲紅,只是在這種緊張的時刻,誰也沒有心思去去考慮到手的感覺。

就這樣,兩個人匆忙的爬上了對面岸邊的樹上,但他們沒有放下一絲警惕,仍舊小心翼翼的攀爬,直到他們走出這片水潭。

走出水潭的那一刻,小莉整個人直接癱坐在地上,大喘着粗氣,這是她生平碰見過的最驚險的一次冒險。

她不喜歡爬樹,但今天她爬過了很多樹幹,手上和腳上到處都是被樹幹劃破的傷痕,之前沒時間顧及到這些傷痛,等她坐下來的時候才發現,她才發現這些被劃破的口子傳來一陣陣傷痛。

小莉往回看了看這片水潭,又是一陣後怕。如果不是跟段毅在一起,如果段毅的手上沒有槍,又或者槍裏的子彈用完了,水裏的那隻鱷魚早已經將她撕成碎片!

“毅,你說那隻鱷魚現在怎麼樣了?它會不會死了,你剛剛打到了它的身體哪個位置?”

小莉對於水裏的那隻鱷魚有巨大的恐懼感,現在剛好回到岸邊,她頓時覺得自己是無比幸運的,那對於鱷魚的命運,她也想問清楚來。

“死了吧!”回到岸上的段毅輕聲地說道。

“這麼容易死了?”小莉有些不解,但她還是想弄明白。“我記得當時你只有最後一顆子彈的!”

“嗯!因爲只有最後一顆子彈,所以我當時是朝着它的腦袋開槍的,如果我打偏了,又或者打到鱷魚其它不重要的部位,想來咱們兩個也走不出這片水潭。”

段毅意識到他最後一顆子彈的重要性,這一槍打的準,他們兩個都能活命,要是打偏了,他們兩個將會成爲鱷魚嘴裏的食物。

天很藍。

大姆林上方的天空要比外面的天空藍上許多。

“往前走吧,按照地圖的方向,我們再趕上一段路,便能找到斷崖峯,而那裏就是之前衛星拍到的野靈芝的地方,我們去那裏碰運氣,是踩到野靈芝概率最大的地方。”

段毅說着,已經背起揹包,用砍柴刀開路,前面是半人高的草藤,地上全是一些大小不一的石頭,時不時有四腳蛇串出,這讓跟在後面的小莉時不時被嚇到。真的是風聲鶴唳,草木皆兵!

對於四腳蛇,小莉很是害怕,對於這樣的物種,他覺得很奇怪,明明是條蛇,竟然還能長出四條腿出來。

他們兩個都沒有豐富的探險經驗,只是根據段毅的判斷,這個地方不安全,腳下的石頭,還有草藤也有被泥水沖刷過的痕跡,如果下大雨,很可能會有洪石流發生,直接將他們沖走。

在這條路上,像竹葉青這種毒蛇好像不見了蹤影,只是沒有攻擊性的四腳蛇卻經常從他們的面前走過,段毅和小莉知道這四腳蛇沒有太大的攻擊性,就直接繞開了。

“汪汪汪!”

段毅忽然停下了腳步,他隱約聽見了小飛的叫聲。

щщщ ▲тTk Λn ▲CΟ

“毅,怎麼不往前繼續走了?”看到忽然停下來的段毅,小莉有些不解的問道。

“剛剛你有聽見小飛的叫聲沒?”

“沒,是你太想飛哥了吧,只從我們掉進水潭之後,我就沒見過它了,不過你一提起,我倒使有些懷念!”

段毅又仔細聆聽了一會,周圍除了風吹草木搖擺的聲音,其他一點動靜都沒有。

或許真的是我的幻覺吧,他這樣想着,繼續用他的砍柴刀開路。

小莉緊跟在段毅的後面,在她看來,眼前的這個段毅是她活着走出大姆林的希望,她一刻都不想離開他。

雖然她滿身是汗,手和腳上被樹幹劃出的傷痕還沒有完全結巴,又被這周圍的草藤劃出新的傷痕出來,只是這些草藤劃出的傷痕並不會讓你流出血來,而是留下一道道紅色的印記,十分的痛癢。


只是此刻的小莉再也不是以前的小莉,她變堅強了,整個人的氣質都跟以前有了明顯的變化。她咬緊牙關,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繼續跟在段毅的後面。

“汪汪汪!汪汪!”

又走了一會兒,段毅又一次聽到了小飛的叫聲,聲音比之前的清晰很多。

而這個時候,段毅和小莉幾乎同一個時刻都停下了腳步!

“你聽!”

“嗯!我也聽到了,是飛哥的叫聲,沒錯,是飛哥!”小莉也聽到了小飛的叫聲,她興奮地說道。

他們兩個人仔細觀察着周圍的一切,只是路上的草藤太高,而且山上很難判斷出聲音是從哪個方向傳過來的。

此刻,他們興奮的看着四周,希望這隻土狗能儘快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雖然分開不久,但經過渡黃沙河和水潭的兇險的小莉,她早已意識到這隻土狗的重要性。

很快,小飛的聲音漸漸清晰起來,他們甚至能感覺到不遠處的草藤被小飛壓倒的莎莎聲。

沒多久的功夫,一隻金黃色瘸了腿的土狗從旁邊串出,出現在他們兩個人的面前。

這隻土狗依舊精神煥發,見到自己主人的時候,興奮得直搖尾巴,然後兩眼淚汪汪的看着段毅,好像在訴說着它這一路尋來的不容易。

“這飛哥也太厲害了,它怎麼找過來的?”小莉看着眼前溫馨的一幕,又有些不解的問道。

“這是我的愛狗,我到哪,它自然就會跟到哪!你別小看它,雖然瘸了一條腿,除了速度不能太快之外,其他沒有一項會比其他的狗差!”

段毅很清楚這隻土狗肯定也是嗅着他的味道跟來的,現在小飛回歸了,想來接下去的路也會好走一些。

對於段毅的話,小莉一點也沒有懷疑。這隻土狗的厲害,她是有親眼見過的。

之前小莉也見過一些軍犬,如果拿這條土狗跟那些軍犬相比,這條土狗一點也不會遜色!

ps:感謝各位書友的收藏和點擊,作者菌會繼續努力的。 看着眼前的這隻土狗,段毅一陣感慨,當初出於好心收留,每想到卻會和它建立如此深厚的感情! 夜狼 ,可見主僕情深。

旁邊的小莉對眼前的這幅景象有些感慨,她想到了電影裏忠犬八公的故事,眼前的這隻土狗有着忠犬八公不離不棄的精神。


不過有了這隻土狗的陪伴,小莉感覺開心了許多,因爲她打心底佩服這條土狗和它的主人。

因爲之前在水潭裏沒有休息好的緣故,他們這一天並沒有趕多少路,而是走走停停,不過有了小飛的陪伴,也給兩個人增加了不少的情趣!

太陽慢慢的向西行,將他們的影子照的很長很長。

“毅,我昨晚幾乎沒怎麼睡,要不咱們今天少趕些路,我真的有點走不動了。”小莉累的滿頭大汗,額頭上豆大的汗水一直往下掉。

“嗯,也好!”段毅輕輕回答表示同意。

其實段毅也沒有想到平時嬌生慣養的小莉,竟然能跟着他走這麼久,算是很難得了。如果再繼續走下去,他是沒問題,只是小莉恐怕是真的沒辦法再堅持下去了。

他們的晚飯很簡單,兩個人隨便吃了點罐頭,算是給各自的肚子有了個交待。

搭好帳篷之後,小莉簡單的跟段毅聊了兩下,便回到自己的帳篷裏睡覺去了。

平時很少打呼嚕的她,今天卻打起了呼嚕。

而段毅的體質比小莉好上不少,別說昨晚沒睡好,連他今天趕了一天的路也沒見到一絲累得樣子。

趁着天還沒有完全黑,段毅讓小飛留下來照顧小莉,自己則背起了登山包,到附近找找看,是否有水源的地方。

或許是因爲昨晚下雨的緣故,又或許是段毅的運氣好,很快段毅便找到了一個小水池,這個小水池裏積了不少的水。

很快,段毅從自己的登山包裏掏出一個精美的盒子,打開這個盒子便能看見他曾經日日夜夜都帶在手上的緣故。早在當初渡河前,他便將它藏好,生怕黃沙河裏河水巨大的衝擊力會將他的手鍊沖走,到那個時候,即使他想找回,估計是大海撈針了。

只是當段毅拿出之前準備的那些菜籽的那時候,他有些懵了,眼前的這些菜籽好多都發了芽了。

或許是之前渡黃沙河的時候,他的登山包進水了,又或許是昨天落到水潭裏,他的登山包又進水了。這樣,有了充足的水分,自然容易發出芽了。

好在他有神奇的手鍊在手,對於這種發芽的種子,催生催熟根本不在話下。

根據之前的經驗,段毅很快便收穫了足夠的蔬果,並將他們快速的裝進自己的登山包裏。

段毅還是有些不放心,畢竟現在只有小飛在照顧小莉,要是真的碰上猛獸的話,一條土狗是根本應付不來。想到這裏,段毅便直接加快回去的腳步,往帳篷的方向趕。

天慢慢的黯淡下來。

回到帳篷裏,看見一切都正常的時候,段毅這才鬆了一口氣。

只是奇怪的是,小莉好像依舊睡的很輕,段毅回來的時候發出了一點聲響,原本睡得像一頭死豬的小莉卻改變了原有的狀態,反而把她驚醒了。

“毅,你怎麼還沒睡?再想遠處的親人?”

小莉走出帳篷,看見段毅靜靜地看着遠處的山巒,好像略有所思的樣子。

“嗯!是有一點。”段毅的回單很簡單。

“我也想我的爺爺了,希望他現在的病情能夠控制住。”一提到親人,小莉的小臉立刻拉了下來,在進大姆林之前,老書記的病情也不樂觀。

“放心吧,老書記福大命大,一定會沒事的,咱們進大姆林不就是爲了尋找野靈芝嘛,咱們這麼努力,老書記一定會等到咱們找到野靈芝的那一刻,你就放寬心吧,矮米莉!”

段毅一眼就看出了小莉的心思,開始慢慢的安慰她。

眼前的這個年輕人,小莉越發的看不懂,她緩緩地說道:“毅,我真的很不明白,爲何你好像一直有這麼樂觀的心態,好像沒有什麼事情讓你心情變差吧?”

“有,天上飄來的這幾朵烏雲就能做到。”

小莉擡頭看了看天空,確實飄來了幾朵烏雲,而這意味着帶回會下雨。


今晚,段毅和小莉商量好來,他們兩個輪流看守,他看守前半夜,小莉看守後半夜。

果不其然,沒多久的功夫,天就慢慢的下起大雨。

這一晚,段毅睡的有些沉。

他做了個夢,夢見段奶奶生病了,而他的親兒子段德卻沒有做到盡兒子的義務。

“毅,快醒來,出大事了!!”

段毅睡的正香,卻被小莉的尖叫聲吵醒,他一下子跳了起來,兩隻朦朧的雙眼勉強能夠睜開。

他揉着眼睛,發現天色已亮,只是打開帳篷口,往外一看,頓時嚇了一身冷汗。

只見拉開帳篷口的那一瞬間,瘋狂的泥石流從山頂沖刷下來,彷彿萬馬奔騰一般。

還好段毅的動作敏捷,而這給他們爭取了不少的時間。

就這樣,段毅帶着他的愛狗,快速拿上自己的登山包,連同大呼小叫的小莉一起帶到了安全區域。

“我的天啊,這大姆林內怎麼有這麼多的危險,如果不是碰上你的話,我想我已經死上很多次了!”小莉大驚小叫,一點也沒有大小姐應該有的氣質。

段毅沒有理會他,他趕緊檢查了下登山包裏的東西,發現那個精緻的盒子還在的時候,他這才鬆了一口氣。

幸好自己的動作夠快,不然要是碰上這種泥石流的話,早就被當作死人給埋了。

小飛也跟在他們的後面,後知後覺的“汪汪”大叫。

“你不是值守後半夜?咱們差一點被泥石流給活埋,你說我該怎麼說你?”

此刻段毅只有穿着一條內褲,用十分質疑的眼神望着小莉,眼神十分的嚴肅。

這個時候也不在關心自己是否有紳士風度,在野外求生存,同伴把性命託付給你,你卻辜負了同伴對你的信任,還害的大家差一點丟了性命,這樣的後果實在太可怕。

ps:感謝各位書友的收藏和點擊,作者菌會繼續努力的。 面對段毅嚴肅的表情,小莉一點也不敢放鬆!

“真的很對不起,都是我的錯!可能是因爲我之前在水潭沒休息好的緣故,黎明的那個時候我太困了,又沒有人陪我說話,所以我小睡了一會。總之,這件事情都怪我。”

此刻的小莉一點也沒有打算通過賣萌來贖罪,而是十分認真地在段毅面前認錯。

“矮米莉,我認真嚴肅地告訴你,在找到王助理和喬治之前,咱們兩個是隊友,是夥伴。當對方把生命託付給你的時候,請你打起十二分精神出來,以後咱們兩個還要繼續合作,結伴同行,以後不要犯這種錯誤了!”

段毅很認真地說道,沒有絲毫玩笑話的意思在裏面。

而站在段毅對面的小莉,低着頭,羞愧着聽着段毅的訓訴,突然間發現眼前的這個年輕人很有男人味,十分的霸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