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收起這兩塊光澤流轉的玉,易烈腳步也是加快了不少……

又是近兩天的時間過去,易烈終於是心中微有不奈時,一片茫茫沙漠也是出現在了易烈的視線當中。一望無垠的沙漠在一陣清風吹過後,揚起了層層的沙霧。

「終於是到了呵……」看著這荒蕪人煙的沙漠,易烈也是一臉笑意道。這半個月來的可謂跋山涉水,此時終於是行了烈日沙漠,易烈心中也是微微一喜。

拉了拉斗笠,易烈也是頂著頭頂的烈日踏進了茫茫沙漠當中,雙腳剛以踏入這片沙漠當中,一股火元素夾雜著熾熱的沙子也是將易烈的黑色短靴燙起了陣陣煙霧。

眉頭一皺,感受著這股火元素的狂暴,易烈趕緊運轉起體內的淬魂訣,隨即一股淡淡的光罩也是把易烈的身體籠罩在了裡面。這鬥氣光罩不光是抵擋了腳底的熱量,同時也是隔絕了天空上烈日照下的毒辣陽光。

心神一動感覺著因抵擋這股火元素,體內而緩緩消逝的鬥氣能量,易烈也是苦笑一聲,自己這靈之氣八重巔峰的實力在埃咖城的年輕一輩中,可謂在無敵手,但是來到這未知和隨時可能出現兇險的烈日沙漠來說。自己這點實力的確是很難自保。

「看來我得儘快修練了啊,不然還不待見到茜兒,自己倒是先被別人滅了也說不定。」低吟了一聲, 霸道老公求休戰

就在易烈剛進入沙漠不久,在易烈行過時所留下腳印下,隨著一陣劇烈的蠕動。兩個看似年青的臉龐也是從沙漠之下鑽出。

「這小子是來尋寶的?」

「我看不太像,哎!你看他背後的那把武器,是不是有點眼熟啊?」

「那老頭也真是的,這茫茫沙漠我上哪去尋找那個魔宗啊!」輕擦了把汗,易烈鬱悶道。雖然身外的這個光罩可以擋住大部分熱量,但是在這種極高的溫度下,易烈也是熱的一頭的汗水不由的嘟囔起來。

鬱悶歸鬱悶,畢竟那灰袍老者救過易烈的性命,對待恩人易烈從來都是滴水之恩自當湧泉相報。而且不光這個救命之恩,那老者也是送給了自己這把血祭刃,之前在天煞門要不是血祭刃吸走自己的血,自己的實力也是不會瞬間提升到蒼之氣。還有天咒訣,只是此時的天咒訣以與沈世送給自己的玄訣結合成了淬魂訣。

凡塵末路

「天煞門,等著我回去吧。」想到天煞門門主那看自己那種輕蔑的眼神,易烈目光則是帶著一絲冷意道。以自己的實力在空郁面前,幾乎連抵抗都顯得無力,更別說擊敗她了。這次來烈日沙漠的另一個原因,也是為了歷練。

只有在經歷生死之後,才能對得到最好的戰鬥經驗以及強化自己的實力。在這個強者為尊,實力說話的大陸上,易烈只有帶著一份堅毅與堅持,才可以乘風破浪走的更遠。 次日,易烈依舊行在這片茫茫的沙漠之中,一排腳印也是在易烈的身後拉的很遠,頭頂的烈日並沒有因為易烈口中不時的嘟囔而顯得略為暗淡,反而越是往沙漠深處行走,空中的火元素也是越加的強烈。

腳步稍頓片刻,微微抬頭看了眼前方不遠處的一個沙丘,易烈則是抬著雙腳在次邁出,向著沙丘行去。

「哪來的小子!竟敢闖入我烈日沙漠,識趣的話趕緊離開,不然我則會把你活埋在這沙丘之下!」就在易烈行了沙丘不遠處時,從沙丘的另一面也是現出一個人影道。

尋聲望去,沙丘之上一名面容上帶著面罩的大漢迎風挺立,身體之上並沒有鬥氣能量繚繞。而且這名大漢的皮膚也是傾向如這沙子的顏色,如果這名大漢躲入這片沙漠當中,行人不是仔細看的話,則是很難發現這個如此怪異之人。

並沒有回答大漢的話,易烈則是先將靈魂力量悄悄散出去感知面前這名大漢的確且實力,那樣自己才知道下一步應該怎麼做。

隨著一股隱藏極深的靈魂力量緩緩覆蓋到這名大漢的身上,易烈那帶著淡淡笑意的嘴角也是為之一僵。在易烈這股靈魂力量探出后,在試探到大漢身體之上時,讓人震驚的是這股靈魂力量居然直接透過了大漢的身體,向著旁邊的沙丘掠去。

趕緊收加靈魂力量,易烈帶著一臉的震撼望向眼前的這名,面容上帶著面罩的大漢道:「這位大哥,小弟來烈日沙漠只為尋一個人。還請行個方便讓我過去。」

「哈哈,這個謊話早就不知別人說了多少次了,找人?找什麼人?哈哈哈!」聽到易烈這話,大漢直接大笑起來道。

「我找魔宗的狂離。」無奈的搖了搖頭,易烈輕聲道。畢竟那老頭沒有叫自己不要告訴別人。

突然那大漢的笑聲猶如被人掐住脖子的鴨子,笑聲頓時嘎然而止,隨後這名大漢則是帶著一雙怪異的目光看向易烈。

「你與魔宗是什麼關係?」大漢面容微冷,聲音低沉道。

「沒有關係,我說了我只是來找人。」易烈有些不奈道。

「你說你找魔宗狂離?」大漢一臉的冷意有些緩解道。

「是的!你又是什麼人?」易烈目光微冷道。

「哈哈哈,狂離乃是魔宗的四大長老之一,可是坐得了魔宗第二把交椅之人,憑你個毛頭小子也敢提及他的名諱?」深深的看了一眼面前這個看似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大漢也是大笑道。

「我只是來尋人,我管他是什麼四大長老八大長老。」說完后易烈也是搖了搖頭,不在理會大漢表情的複雜,單腳一抬向著沙丘的另一邊行去。

「只怕你還未能尋得狂離,已被魔宗的人跺成數塊了。」大漢大嘴一瞥,看著易烈行過的背景道。

腳步一頓,易烈也是慢慢回過頭,面容也是從寒冷變成了一如既往的笑意道:「不知這位大哥這話是什麼意思?」

「魔宗近年來為了阻止外人前來尋寶,可以說是見神殺神遇佛殺佛。」說到這大漢面容也是帶起苦笑道:「曾經熱鬧非凡的烈日沙漠,此時已變的到處屍體橫野,而在這片沙漠中行走之人當聽到魔宗二字時,都是心有餘悸。」

「魔宗到現在仍未發現那座古墓嗎?」易烈嘆了口氣道。

「我倒是希望他們找到,那樣至少可以免去這場腥風血雨。」大漢看向沙漠深處道。

「魔宗又在沙漠何處,怎樣才能尋到我要找的人?」易烈上前一步道。看著眼前這名大漢眼神中透露出的神色,則不像是個窮凶極惡之人。

「這個我還真不知道,不過你要是信得過我的話,可以跟一起到我沙族,我相信族中長老或許可以知道如何找到魔宗狂離。」大漢黝黑的面容帶著笑道。

「那就謝謝這位大哥了。」易烈未一恭手道。

「閉上眼睛,等下這熾熱的沙粒可能會傷害你的眼睛。」大漢兩步行到了易烈的面前道。

而還待易烈有所反應,一隻大手也是如抓小雞般,一把抓在了易烈那與大漢相比之下如同乾柴一般的肩膀。隨在大漢雙腳用力一跺,一層滾燙的沙粒也是脫離了地面,飄浮在了兩人的周微。

在這層沙粒完全把兩人包裹住時,在大漢沉聲一喝間,這層沙粒則是在次被吸回了沙面之上。在沙粒落下的霎那,易烈兩人也是略顯詭異的屏空消失在了這片茫茫沙漠之中。

在沙層之下溫度卻是沒有那麼燥熱,相反則是帶著絲絲的涼意,使人不由的精神抖擻起來。在大漢帶著易烈在沙層下快速行了近一個小時后,易烈則被大漢帶進了一個猶如巨大洞穴般的大殿之上。

「你可以睜開眼睛了。」

隨著大漢的聲音易烈也是慢慢睜開了雙眼,一座簡陋的如山洞般的大殿,也是進入了易烈的視線當中。

沙洞有數米之高眾人頭頂應該就是那茫茫沙漠了,幾根粗而短的石柱燈也是在沙洞兩側穩穩屹立。在沙洞兩側更是有著數道小的洞口,足以另兩人同時行過。只是這些看似錯宗複雜的沙洞,更是讓得這些人增添了些許神秘。

這個沙洞說是可成數千人也不是不可能,沙洞上方坐著幾人都是與身邊這名大漢皮膚一樣,在這個沙洞中更像是個變色龍一樣,讓人看不清到底是人是沙,隨說他們皮膚均是一樣,但是從右臂上的紋身則能看到他們之間的等級。

身邊的帶著面罩的大漢右臂上紋著一條小蛇,而沙洞兩邊的六人右臂上卻是紋著像蜥蜴一樣的圖案。然而坐在沙洞之上的屍座上的魁梧大漢右臂上,則是紋著一個像龍捲風相似的風暴圖案。

緩緩散出靈魂力量感知了片刻之後,易烈也是一頭霧水的收回了這股靈魂力量。雖然自己實力有些低微,但是想要探知到附近人的實力還是可以的。但是讓易烈希望的是不是光是身邊這個大漢,就連這整個沙洞中的眾人氣息也是絲毫探知不到,在易烈的感知中,這個巨大的沙洞除了自己的氣息外別無其它。

而這種詭異的感覺也是讓的易烈,渾身不太自在心中暗道:「難道我來到了地獄不成嗎?怎麼這些人的氣息我絲毫感知不到呢。」

「小子你是感知不到我們的氣息,我們沙族世代居住在這片烈日沙漠中,氣息早以與你眼前的沙漠渾為一體了。」看了眼沙洞中央的黑袍少年,石椅上的中年人也是輕搖了搖頭道。

「蒙維,這是何人?」隨後這中年人,則是看向旁邊的大漢道。

「回族長,這人初入我烈日沙漠尋人,蒙維也是怕他被魔宗之人掠了去,所以給帶了回來。」站在易烈身邊的蒙維急忙回道。

「他與我沙族無親無故,你怎可隨便帶外人進來!」不待族長說話,坐在一旁看似長老模樣的中年人怒道。

「魔宗已將我沙族逼到這份境地,如果在放任他們為所欲為,我們沙族今後還如何守護這烈日沙漠!」聽到長老的喝斥,蒙維也是憤憤道。

「你敢這麼跟我說話?」之前的那名長老看到蒙維有錯在先,還理直氣壯。氣的也是猛然站立,體內的鬥氣能量更是震得一衣淡黃的馬甲烈風陣陣。

「你來我烈日沙漠尋找什麼人?」沙族族長輕揮了下右手示意那名長老退下后,面容平淡的看著易烈道。

「魔宗狂離。」拍了拍沾滿沙粒的黑袍上前一步,拿掉頭帶的斗笠易烈道。

呼!在易烈話語剛一落下,沙洞中的能量也是瞬即一陣波動,而這股波動則是來自沙洞兩側的幾名長老。同時這些長老的表情,也是讓得易烈苦笑不得。

「哈哈,你當真不是在開玩笑?」聽到這話后猶如之前蒙維的表現一般,中年族長笑道。

「這並不好笑。」易烈略帶鬱悶道。自己倒是搞不懂了,為什麼自己每提到找的人是魔宗狂離,總是讓人大笑不已?難道這是個笑話不成嗎。


「你一個連毛都沒長齊的小子找他幹什麼?」沙族族長面帶笑容道。在他眼中面前這個黑袍少年,可能是這這烈日沙漠中迷了路才說此謊話。因為這種事情他們可是見的多了。

「如果族長不願幫我找到狂離,那麼在下便先行離開了。」說完不待石椅上的中年人反應,易烈也是轉身向著其中一個沙洞行去。

就在族長想目送面前這名黑袍少年離開時,他的目光卻是陡然停頓在了易烈背上的那把漆黑武器。此時這沙族族長面容變的異常的複雜,身體也是微微輕顫著站立起身。

「等下!」中年人沉聲喝到,此刻竟然連聲音都是有些發顫。

身形微頓,眼睛輕轉易烈冷冷道:「族長還有何事?」

「你……你背上的可是血祭刃?」

聽到身後那有些發顫的聲音響起,易烈也是轉過身形看著一臉喜色的中年人道:「族長眼力果然銳利,不過這武器以是在下之物,你還想硬搶不成嗎?」

「小兄弟這說的哪裡話,你這血祭刃是從何處得來的?」中年人緩緩走下石階,眼睛死死的盯著血祭刃道。

「呵,這是我無意中得到的,如果族長沒有別的事在下可是要告辭了。」看了一眼目光中閃著光芒的族長,易烈淡淡一笑道。 「小兄弟多想了,我與這血祭刃之前的主人可謂是生死之交了。雖然他比我大上不少,但是我們脾氣相投也是算得兄弟相稱。」說到這族長聲音漸冷道:「可是數年前,他去魔獸山脈想收服一個剛進化到七階的魔獸后,卻一直在也沒有回來後來聽說他已被那魔獸擊殺了,雖然我不信也派出數人前去尋找,但是至今仍然是沒有一絲下落啊。」

聽到族長說到這,易烈心中也是暗道:「哦?難道之前在幽蘭谷送自己出來的那頭翼龍,便是那老頭收服的七階魔獸?難怪他能聽懂我說的話,原來靈智都是已通了啊。」

低頭沉吟半晌后,易烈也是微微抬頭道:「你說的那魔獸是什麼魔獸?」

「初到七階的翼龍獸,此獸可上飛至雲端下飛至深淵,擅長使得雷屬性及風屬性,加上那一雙堅硬無比的黑金翅,如果收了此魔獸可謂是所向披靡,日行數萬里也不是不可能啊。」聽到易烈問道,沙族族長也是一一道來。

「你說與他算得是生死之交,他也是你沙族之人?」易烈眉頭輕皺,那老頭的身份也是被他逐漸問出。

「呵呵,說他是沙族之人可真是辱了他了,他則是魔宗上任宗主」戰天「,而現在那個窮兇惡極的」戰地「則是他的親弟弟,因為他一直未曾回來,那宗主一位卻是一直是那戰地坐著。」 我老公不肯和我離婚

「你們與魔宗之間的過節在下也是略聽一二,只是那魔宗又為何要濫殺無辜?難道只為了那座古墓不成嗎?」聽到那老頭竟然是魔宗上任的宗主,易烈也是略未的震驚,但是之後想想以那老頭的氣宇與心智,就算掌權魔宗又有何出奇呢。

「哼!那戰地與我那兄弟戰天比起,簡直可以說如同他們名字一般天地之分,那戰地是個嗜血成性貪婪無比之人,為了得到烈日沙漠中的那座傳說中的仙之氣強者古墓,竟然大開殺戒只要是被他們遇見進入烈日沙漠之人,則都是凶多吉少。」想到近年來魔宗在戰地的帶領下,弄的烈日沙漠是狼煙四起遍地屍骨,族長冷哼一聲道。

「你當真是那戰天老頭的好友?」看到一臉真誠的沙族族長,易烈小心易易道。

「我有必要騙你嗎?還請小兄弟告訴我這把血祭刃是從哪得到的。老夫也有個地方尋找。」中年族長道。


「老夫?看你的樣子也就是四十多歲怎麼自稱老夫?」易烈笑眯眯道。

「小兄弟有所不知了,我名叫沙言是沙族族長,現在已有八十往外,而那戰天現在應該也有著一百好幾了吧。」聲音頓了一下,沙族族長接著道:「也許是因為我們沙族的族脈的原因,也可能是常年生活在這烈日沙漠中,時間一長相貌也是變化不大。」

「乖乖!那不爺爺還要大許多嗎?」輕點了點頭,易烈在思考了半晌后還是選擇告訴他實話:「你口中的戰天並沒有死,而是在一個非常安全的地方,我此次前來也是受他之託來尋找名字狂離的魔宗之人。」

「他真的沒死?」待易烈聲音落下,沙族族長則是身體一震,一層細沙也是在周身盪起失聲接著道:「那他現在在何處?」

「這個恕在下不能告知,等把前輩交於我的事情做完后,我可以待你通告一聲。如果他想見你的話你自會見到。」右手輕揮開那一層被能量波動擊起的細沙,易烈淡淡道。

「呵呵,看來小兄弟還是謹慎的很那,也好!你先在休息兩天,待我派人想辦法聯繫到狂離自會通知小兄弟,你看如何?」面容帶著一絲尷尬,族長沙言道。看著面前這名少年並不是很相信自己的一番話,沙言卻是並不在意,謹慎點故然是好只要那老傢伙還沒死,自已心頭的這顆大石也是可能暫且落下了。

「那便叨擾沙言族長了……」易烈身體微傾道。

隨著沙言的示意下,那名叫做蒙維的大漢也是悶聲道:「小兄弟跟我來吧。」說完則是朝著其中一個沙洞行去。

先行告別了沙言等人後,易烈也是跟著蒙維進入了一條錯綜複雜的沙洞之中,一條條一人多高的沙洞相互交錯著,如果有人帶路還好,如若不然憑易烈隻身一人是如何也走不出這猶如迷宮般的世界的。

在易烈離開不久,沙言則是在次回坐到那石椅之上,然後指向其中一名長老沉聲道:「你現在速速去中元帝國查一查這小子的身份及背景,如果他說的是實話便好,不然……則叫他永葬在這烈日沙漠中。」

在跟隨著蒙維身後行了片刻后,竟連個人影都是沒有看到,易烈不禁納悶道:「蒙維大哥,這裡偌大的沙洞為什麼連一個人都沒有?」

「這裡是族長專屬的地方,一般是沒人從這經過。」回頭看了一眼易烈,蒙維解釋道。

「沙族倒是看起很為神秘呵。」輕輕一笑易烈道。

「以前聽前輩隱約講起過一個傳說,曾經有一對很為深愛的情侶。男人俊朗名叫雷啟女人溫柔如水名叫藍鈴,他們為愛勤奮修練彼此相依為命腥腥相惜。最終他們雙雙終於修練到了仙之氣實力,可是好景不長,某一天在這個雷啟外出回來之後,卻發現一直陪伴自己的藍鈴不知了所蹤。」聲音頓了一下,蒙維接著道:「幾經周折后終於是打聽到了,原來藍鈴厭倦了這樣的平淡生活,選擇與一名叫做楚功的男人私奔了。之後雷啟數月的瘋狂尋找后仍未尋到藍鈴半點蹤跡,在雷啟準備傷心欲絕準備放棄的時候,藍鈴卻是帶著一副憔悴臉龐身心疲憊的在次回到了雷啟身邊。」

「他們重歸於好了?」鬆了松肩易烈問道。對於這樣的愛情故事,易烈也是經常聽別人不時講起。

「當從藍鈴口中得知那名叫做楚功的男人,設法把帶她私奔又無情把藍鈴拋棄后。雷啟也是安慰了很長一段時間后,默默去尋找楚功,他要殺了這個讓破壞他們本來平淡生活的楚功。終於在一個偶然間雷啟得到了楚功的蛛絲馬跡,最後在雷啟追到這烈日沙漠時,楚功可能是感覺無路可逃了。最後與雷啟打在了一起。」蒙維目光微帶複雜道。

看了眼並不感冒的易烈,蒙維也是接著道:「那楚功的實力則是半隻腳踏入仙之氣的超級強者了,但是在雷啟這種仙之氣三重的實力下,卻是顯得力不從心。當天的那場大戰可謂飛沙走石天昏地暗,傳說在烈日沙漠中央的那片唯一的綠洲也是被兩人盡數踏平移為了平地。當中元帝國及龍族等大勢力,感覺到這邊的異像紛紛趕到時,卻只看到雷啟一人輕浮在空中,已奄奄已息了。原來那楚功最後看已逃不掉只能選擇了爆體,最後也是將雷啟轟成了重傷,甚至連靈魂也是傷到了極大的傷害。而當藍鈴圍風掠來時,雷啟早已逝去就是連靈魂也是難逃一劫。然而那楚功的靈魂卻是在眾人趕來之前,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烈日沙漠中盛傳的仙之氣強者古墓,就是那位名叫雷啟的墓吧。」易烈微微抬頭道。

「正是,傷心欲絕的藍鈴也是將丈夫就地埋葬在這烈日沙漠中,而他們平生所修練的功法及丹藥也是隨著雷啟一塊長埋於沙漠之下了。」深吸了口氣,蒙維接著道:「這也只是個傳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也不不禁,反正聽前輩說我們便是那藍鈴的後人。在這裡世代守護著這片沙漠,替她贖罪。」

輕搖了搖頭,易烈心中暗道:「這名叫藍鈴的女子也是自私的可以,先跟別人私奔后還要後人幫她贖罪。」

「到了,那便是小兄弟的住處了。」隨著蒙維的沉聲道。也是把易烈的思緒拉了回來。

「謝謝蒙維大哥了,等有狂離的消息麻煩儘快通知。」看了眼面前的石門,易烈淡淡一笑道。

「當然,那小兄弟先休息一下,我還得去接著巡邏一二。」說完蒙維則是轉過身形朝著來時的沙洞行去。

看著遠去的蒙維,易烈也是收回了目光轉向面前的石門。

石門之上刻著一些看不懂的花紋,像是天然形成的又更像是個地圖。輕輕試了試微沉的石門,易烈體內鬥氣也是微微涌動,一絲鬥氣能量也是順著手臂傳到了觸在石門上的手掌。

轟……伴隨著輕微的聲響,這道石門也是在易烈手掌微微用力下,緩緩推開。

隨著踏過這道石門,隨手關上石門后易烈也是將斗笠立在了石門之後,邊看著這個屋內的擺設邊是長長的伸了個懶腰。

跟著身體內傳出一陣骨頭相撞產生的咯咯聲,易烈的目光則是停在了室內的牆壁上。這四面牆皆是石料打磨而成,光滑而乾淨,只是這四面皆是高高的石牆,在將石門一關著實跟一個牢籠一般。像易烈這種心智稍好的還行,如碰到心智較差的在這住上十天半月,就算不瘋定也成了傻子了。

比較怪異是的這裡面的擺設全都是石頭做成,石床,石柱燈,石桌子,就是連喝荼用的茶壺也竟是石塊雕琢的。但是又想想在這茫茫沙漠中,這些擺設倒也是合情合理。

輕拿下血祭刃放在桌上,身形一晃,易烈的也是掠到在石床之上。以自己的實力在這片大陸之後可謂難行半寸。 「等完成了老頭的託付,就要趕緊加強修練了,有茜兒要去尋找還有星君要去救……」想到這易烈不由甩了甩微略發疼的腦袋。

伸手從空間戒指內拿那六顆散發著紅芒的血果,易烈口中喃喃道:「這無根樹要千年才得以出現一次,還我這裡卻只六顆血果,另外六顆我可上哪裡去找啊!」


就在易烈剛要把這六顆血果放回空間戒指內時,一道精純的魔氣能量也是從血果之中透了出來。隨著這股能量在易烈的鼻尖繚繞,易烈也是渾身一震精神立即清爽無比。

伴隨著這暢快的感覺傳遍易烈的全身,易烈右手一抖本要放回的血果則是被放在了面前的石床之上。

片刻之後數道精純的能量則是從血果在次透出,而且這次的能量比剛剛那道顯得更加的精純與狂暴。感受著石室中充斥的能量,易烈心頭也是一喜,雙腳一彎盤坐在了石床之上。

隨著易烈緩緩運轉起淬魂訣,那鼻尖繚繞的能量也是盡數被易吸收進了體內,同時這本就是火元素狂暴的地方,在淬魂訣快速運轉時皆是更加的狂暴與跳躍。

「這血果中蘊含著這麼濃郁的能量?估計誰要是硬生吞下一顆則會立即爆體而亡了。」心中暗想間,易烈的淬魂訣也是越漸的加速著運轉。

而在體內丹田旁邊的那團能量氣旋,也是像受著淬魂訣的影響一般,快的的跟著運轉了起來。隨著這團氣旋的的旋轉,被易烈吸收到體內的能量也是為分出了一縷,被這團氣旋慢慢吸收。

輕輕閉上眼睛,易烈此時漸漸進入了修練的狀態當中,當心神慢慢放鬆之時,身體上的細胞也是像乾枯的大地一般,瘋狂著吸收著猶如雨滴般的精純能量。

伴著這室內空氣中的火元素及血果中的能量混為一體,向著易烈微微有些發紅的身體鑽去時。感覺著體內一下子湧進的雜亂的鬥氣能量,易烈則是強行穩住心神一點點的練化后,在逐漸的被體內吸收最後散去四肢百骸,隨後抽出這些能量中帶著的少許雜物,特別是火元素中的那些狂暴的元素分子,則通通被抵擋在外。

突然這六顆比雞蛋稍小的血果猛然血光大盛,有股略帶血腥的味道也是陡然間蔓延了整個室內。這石室的空間本就是不大,現在被這樣的血腥味道,更是另的室都是浮出了一層淡淡的微紅色。

反觀易烈的表情難免有些詭異,在這種血腥味道極重的環境之下,易烈非但沒有感覺到半點的不適,反而很為享受一般,嘴角竟還掛著淡淡的笑意。

狂暴的火元素,精純的能量,血腥的味道三種看似互不著邊的東西,此時卻混在了一體。隨著這被血腥味道侵入的鬥氣能量逐漸變成的紅色,易烈也眉頭此時卻不由的皺了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