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91月票1

schatzlym月票1

天堂禍水月票1 冰血此時如同一隻飛躍在樹林間的精靈,在大樹間的樹杈上快速穿梭著。身上的氣息隨著時間的推移,也越發的微弱,好似連呼吸都停止了一般。

在這個幻境空間內,她無法運用領悟到的自然之力將自己完全融入到空中的元素內。但是憑藉著前世所學的隱匿知識,加上那些豐富的經驗,足以讓她不被對方發現,況且現在的天空還很昏暗,對於她這個黑暗之王的首席殺手來說,將自己完全隱匿起來,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雖然動物的明銳度極強,四周有什麼風吹草動它們都會很容易的就發現,這也是冰血讓暗夜幾個人留在原地等她的原因,而且也不知道這個幻境空間的動物有沒有經過變異之類的,是不是真的跟地球上的動物一樣。所以此時的冰血更加的小心翼翼,將所有的氣息都穩穩的隱藏起來,隨著空氣的波動而變化身形,即使沒有自然之力的輔助,也好似已經融入到了四周的空氣中一般,又或者是跟旁邊的景物融合了一起。

這時離冰血所停的這顆樹不遠處的另一顆樹上,突然發出了一陣細微的響動,緊接著聲音越來越越大,空氣中還飄散著一股腥臭味。

不到幾秒鐘的時間裡,一個龐大的身影出現在了冰血的眼前。

只見前方不遠處的足足有五人環抱的大樹上,盤踞著一條足足有十多米長、水桶那麼粗的巨蟒,渾身長滿青色的鱗片在這昏暗的樹林內閃爍著詭異的光芒。巨大的蛇頭沖著下方,口中那血紅色的蛇信子一吞一吐,好似另一條血紅色的小蛇般,帶著一股難聞的腥臭味。巨大的蛇頭時而高高的翹起,時而落下與身後又粗又長的蛇身平起,好似在尋找著什麼一般。粗大的盤踞在大樹之上,輕鬆自在。

冰血半蹲在不遠處的大樹上,緊緊的盯著那條青色的大蟒蛇,連呼吸都變得小心翼翼。她遠遠都聞到了蟒蛇的味道,但是卻沒有想到這傢伙竟然這麼大個兒,早知道就不要過來了,還真是餓瘋了!這麼大個傢伙,足夠在這外圍稱王稱霸了。不過既然來了,估計想走也就難了。這片領域是這大傢伙的,如同自己這一動,讓這傢伙發現了,那麼發現洛坤他們也是早晚的事情,畢竟他們在沒有靈力魔法輔助的前提下速度還不算快,遇到這傢伙,根本躲不過去。


只是……這麼大的傢伙,暗殺根本行不通,那鱗片看著都覺得硬,也不知道血煞在沒有靈力灌入的時候能不能刺穿這大傢伙的鱗片。

冰血有些犯愁該怎麼殺這傢伙,皺著眉頭,一動不動的盯著前面樹上的大蟒蛇。

突然原本悠哉悠哉的盤在樹上的大蟒蛇猛地轉過頭,一雙滿是陰毒狠厲的墨色瞳孔緊緊的盯著冰血所在地方,長長的蛇信子在口中快速的吞吐著,發出一種讓人渾身發癢,頭皮發麻的嘶嘶聲。

就在大蟒蛇看過了的一瞬間,冰血呼吸一滯,但是冰血出了讓自己瞬間停止呼吸以外,再沒有出現其他的異狀,依舊淡然的蹲坐在樹枝上,一雙毫無情緒的冷眸透過身前繁密的枝葉冷靜的看著對面的那條大蟒蛇。

突然大蟒蛇豎起巨大的蛇頭,那條猶如小蛇一般的蛇信子在口中吞吐的速度越來越快,一雙墨綠色的眸子充滿的陰冷的煞氣,緊緊的盯著冰血坐在的方向。

冰血看著大蟒蛇擺出一副即將要攻擊的架勢,心裡頓時明白了,看來這條大蟲子已經感應到了自己的存在,看來她還是低估了這個幻境雨林中的猛獸,他們的敏銳度絕對比地球上的猛獸高出許多。當下決定先下手為強,不管面對的是人還是獸,她素來不喜歡被動的等挨打。

只見冰血單手一揚,兩根細小的銀針瞬間出現在手裡,毫不猶豫抬起手對著大蟒蛇飛射而去,與此同時以一個極為詫異的速度向著旁邊的大樹一閃,瞬間離開了原來的那顆大樹。

就在冰血離開的一瞬間,剛被冰血射出去的兩枚銀針「刷」的刺進了大蟒蛇身上最為脆弱的地方,雙眼。一陣狂暴的怒吼聲衝天而起。緊接著迎來的是大蟒蛇暴走的攻擊,四周的有些較細的大樹被大蟒蛇粗壯的身體撞的東倒西歪,有的甚至已經連根拔起,好在冰血已經預知了這樣的情節,此時已經躍上了這片領域上最粗大的一棵樹,不過在大蟒蛇撞擊到這顆大樹榦之時,仍然劇烈的晃動了一下,可想而知,此時大蟒蛇是有多憤怒了。

雙眼背刺,再也看不到任何景物的大蟒蛇,完全處於了暴走的狀態中,屬於猛獸的凶性瞬間被激發到了頂點,粗大的尾巴橫掃四方,夾在著瘋狂的怒吼聲,渾身上下被一股兇悍驚人的氣勢所包裹,就連樹上的冰血也險些被這股強悍狂亂的氣勢帶動的身形不穩,連忙抬起手將手中的血煞狠狠的定在了樹上,用來穩住自己的身形。

此時暴怒中的大蟒蛇身體纏繞在一顆倖存的大樹上,兩條血痕從掛在巨大的蛇頭上,顯得更為的詭異,長著大大嘴巴,一雙泛著寒光的利齒暴露在空氣中,不斷的對著四周發出瘋狂的怒吼,血紅色蛇信子在空中向外伸展擺動,好似在找尋敵人的蹤跡。

就在這時冰血再次動了,雙腳在樹枝上輕輕一蹬,一個躍起,身形一閃,瞬間站在了暴怒中的蛇頭上。就在大蟒蛇愣神的一瞬間,蹲下身一把抓過在蛇口外擺動不停的蛇信子,收起刀落「刷」的一下子,一道血色飛舞,一個長長的蛇信子瞬間被冰血給砍了下來。完全不給大蟒蛇反擊的機會,冰血一個起身再次消失在了大蟒蛇的身邊。

「嘭!」的聲音,沒有了眼睛加上蛇信子的大蟒蛇瞬間從大樹上掉落在了地面,巨大的蛇身痛苦的在地上翻滾這。

沒了雙眼,也許大蟒蛇還不會太過痛苦,只是憤怒,瘋狂的憤怒。但是沒有了比眼睛還要終於的蛇信子,就好似一個人沒有了五官外加四肢一般。

不管是何種蛇類,用來探測四周的都是蛇信子,而此時大蟒蛇的蛇信子被冰血砍掉,才是真的將它的雙目挖去,讓他痛不欲生。

然而此時它再也無法準備的感應出冰血的具體位置,這也是為何冰血會冒險衝過去砍掉它的蛇信子的原因。

乘勝追擊,冰血秉持著趁你病要你命的原則,猛地跳到了蟒蛇的頭上,暴怒中的大蟒蛇在感受到頭頂上的重力之時,瘋狂的對著四周的大樹不斷的撞擊,巨大的蛇身掃蕩這四周一切阻礙。整個身體在地面上瘋狂的撞擊、纏繞、竄梭。而冰血就好似黏在了大蟒蛇的頭上一般,手裡緊握著血煞對著大蟒蛇的七寸不斷的刺入攻擊。

就算你皮再厚,老子今天也要給你拔了。

也不知道血煞到底是什麼材料煉製的,削鐵如泥絕對不在話下,就連這防禦型極強的蟒蛇皮在血煞的連番攻擊下,快速免得傷痕纍纍,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大蟒蛇七寸之處已經被冰血毫無人性的攻擊性皮開肉綻,血肉翻飛,腥紅的血液從蟒蛇的傷口處飛灑而去,噴在了冰血的臉上、手上、衣服上。

此時的冰血死死的固定在一天瘋狂亂撞的大蟒蛇頭上,渾身上下到處都是腥紅的血漬,那原本白凈的臉上此時不斷的有血珠低落。而手裡的匕首依舊一下一下快速的刺進大蟒蛇的七寸,四周都是噴射而出的腥紅血液。

這樣的場景,讓人怎麼看怎麼覺得詭異,就是那恐怖的地獄瞬間獎勵在了人間。

因為大蟒蛇是冰血看中的食物,自然不能用毒。只能這樣跟它耗著,好在冰血一下子就掉到了大蟒蛇的七寸之處,打蛇大七寸,就算是這大的不像話的巨蟒也不例外。

四周傳來驚天動地的樹木倒塌的聲音,從大蟒蛇身上發出的那股波濤洶湧的氣勢不斷的衝擊這冰血的身體,但此時冰血就好似完全感覺不到一般,揮動匕首的手臂也如上了發條一般,一下一下狠狠的刺著大蟒蛇的七寸,鮮紅的血液依舊如一個小型噴水池一樣向外噴射這血紅的液體。

慢慢的蟒蛇撞擊的身體遲緩了下來,嘶吼的聲音也隨即弱了許多,不過冰血手中揮動刺入的動作卻沒有一絲的放鬆,速度反而比之前更快了幾分,下手也越發的狠厲。直到身下的大蟒蛇再也沒有了任何動作,氣息完全消散。冰血這才從大蟒蛇的頭上跳了下來。不過此時的她卻有放鬆警惕,淡淡的站在旁邊,緊緊的盯著大蟒蛇,知道確認這條大蟲子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之時,才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四周的景色已經被毀的差不多了,到處都是血跡斑斑的痕迹。冰血抬起衣袖擦了擦滿臉的血跡,將血煞cha進褲腿上的劍鞘后,單肩扛起巨大的蛇頭拖著又粗又大的蛇尾,向著來時的飛奔而去。遠遠看去就好似一條巨大的蟒蛇在逆天的在半空中飛行一般,好在這裡沒有其他人,不然鐵定被這一景象嚇的終身癱瘓在地。

而是天空已經大亮,明媚的陽光從緩緩的東方升起,將那片沉悶的昏暗從雨林中驅逐而去。

洛坤幾個人從冰血離開後邊一個個嚴陣以待的站在原地,手裡緊緊的握著兵器,看著冰血消失的方向,眼中帶著擔憂和警惕。

剛剛樹林中傳來的嘶吼聲和震天動地的樹木倒塌聲,他們也聽的一清二楚,當時如果不是極力的剋制加上暗夜的制止,估計他們早就飛奔了過去。也不會像現在這樣強力的忍著心中的焦急和擔憂留在原地,緊緊的望著遠方。

他們心裡始終相信著冰血,相信她一定會安全的回來,而且他們也知道暗夜是冰血的守護者,如果冰血出了什麼事,那麼暗夜絕對會第一個知道。就算這個空間將他們所有的靈力和精神力完全禁錮了起來,但是暗夜和冰血的靈魂契約卻永遠無法被禁錮。而且他們也知道,在他們五個人當中,沒有人比暗夜更加焦急冰血的安危,這不是說他們幾個對於冰血的感情比暗夜少,而且因為暗夜和冰血之前早已靈魂相融,那是一種從靈魂深處發出的感情,無人可以替代。

突然一道巨大的身影出現在了幾個的視線中,讓洛坤幾個頓時一愣。

「我靠,這是什麼?」韓啟明驚訝的看著遠方的那條越來越近的身影,吃驚的叫到。

千年之愛:總裁的公主嬌妻 :「這裡不是沒有魔獸嗎?普通的爬行動物也能飛嗎?」

「是,少主!」暗夜冰冷的聲音剛落下,身體瞬間化作一道黑色的光芒向著前方那個巨大的身影飛馳而去,留下幾個人目瞪口呆的少年,傻傻的站在原地。

「這變態,越來越彪悍了!」隨著那個巨大的身影越來越近,洛坤同時也看到了那個身影下面的小人兒,嘴角不斷的抽搐著。

葉冰熏此時也看到了冰血的身影,僵硬的將目光轉向冰血肩膀上抗著的那條巨大的蟒蛇,不由自主的吞了一下口水,木然的聲音中帶著幾分不自在:「心齊抗它回來做什麼!」

洛天同樣疑惑的看著遠方,歪著頭不解的問道:「心齊哥哥走的時候不是說去找食物嗎!」

洛天的話剛落,一股冷風瞬間襲向洛坤、葉冰熏、韓啟明的背後,激起一身的雞皮疙瘩。

洛坤嘴角一抽一抽的看著前方,乾笑兩聲,不自然的說道:「呵呵……呵呵!心齊不會是讓我們吃……這個大傢伙吧!」


洛坤的話剛落一下,韓啟明、葉冰熏、洛天四個人的腳猛地向後退了一大步,頓時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不是說這裡沒有魔獸嗎,不是說這裡的動物都是普通的沒有任何魔力的嗎。怎麼會出現一個這麼恐怖的大傢伙,而且他們也確實沒有從那條大蛇身上感受到任何靈力的波動,如同是魔獸的話,就算是已經死了,那麼身體里的魔晶也會有魔力的波動,但是顯然冰血帶回來的這條恐怖的大蛇確實是普通的動物,但是誰能來告訴告訴他們,為何普通的動物能長這麼大。

「你們在幹嘛?」清冷的聲音從已經來到他們面前的大蛇旁邊傳來。

洛坤幾個人這才將目光僵硬的從大蛇身上轉移到旁邊的嬌小身影上,然而在他們看到渾身是血,就連頭髮上都滿是血淋淋的冰血,頓時幾個人的呼吸一滯,緊接著四個人一瞬間來到了冰血的身邊,緊張的看著她那張有些慘白的小臉。

韓啟明抬了抬手將要碰碰冰血,但是卻發現自己竟然不知道該將手放在哪裡,生怕彭疼了她,就連聲音都顫抖了起來。

「哪裡受傷了!」

一瞬間,當初在魔獸森林內,見到暗夜抱著渾身是傷的冰血出現在他眼前時的感受再次回到了自己的身上,而且很明顯這次竟然比上次更加的強烈,強烈到他想要將這邊幻境徹底毀掉。

冰血感受到韓啟明氣息的劇烈變化,連忙拉過他的手,輕聲說道:「我沒事!小啟!」

「渾身是血,怎麼會沒事!」洛坤焦急的聲音中帶著憤怒的低吼,上上下下的看著冰血,心中一陣刺痛。他們不該同意讓她一個人去,不應該的。

「我真的沒事!」冰血有些無措的說著,突然發現自己竟然不知道該如何解釋了。

她很好啊,就算受傷也只是因為大蟒蛇的不斷撞擊而照成了,對她來說只要是不致命的傷,那麼就都是小傷,根本不算事兒。

「好多血!」洛天大大的眼睛里滿是淚水,卻依舊倔強的不讓眼淚從眼眶中溢出,紅彤彤的雙眼滿是心疼的看著冰血,聲音中帶著哽咽。

「啊……」冰血這才低下頭看了眼自己,頓時有些無奈的笑了笑:「這是蛇血,我殺這個大傢伙的時候噴上去的,沒事的!」

洛坤幾個人在聽到冰血的話后,齊齊的目光看向暗夜,很明顯,他們不相信,就憑這個拿小傷不當傷,那打傷當歷練的變態傢伙,這種話根本無法讓他們信服。

冰血看到幾個人的表情,頓時滿臉的無奈,嘴角一抽,有些不甘的叫著:「喂……我說的……」

「是蛇血!」暗夜冰冷的聲音落下,洛坤、韓啟明、洛天、葉冰熏四個人這才長舒一口氣,那顆滿是焦急不安擔憂的心這時才算真正的放下。


「吼!我就這麼讓人不放心哦!」冰血滿臉無奈的看著洛坤幾個人,不滿的低語道。

這時,暗夜將剛剛從冰血肩膀上接過來的蟒蛇屍體丟到了一旁的地上,也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來的一塊手帕小心翼翼的將冰血臉上和頭髮上的血漬擦掉。

然而再看到冰血臉上和雙手上的刮痕時,暗夜那雙原本就冰冷的雙眸再次冰了下去,手中的力道也越發的小心翼翼。

洛坤幾個人也看到了冰血臉上的傷,好在身上衣服有防禦屬性,雖然因為這個幻境空間的禁制讓衣服和鎧甲的防禦屬性下降了許多,但是也被普通的衣服好上許多。但是在看到冰血因為給他們找食物而受傷,心裡依舊很疼。也就在這時,他們在心中也下了一個決定,下次……不管是什麼情況,他們絕對不會在放任冰血一個人離開了。

冰血走到大蟒蛇屍體的旁邊,蹲下身,手裡揮著血煞,轉過頭對著發獃的幾個人說道:「好拉,不是餓了嗎。這傢伙的肉也不知道好不好吃!」

一瞬間洛坤幾個人的表情再次僵硬了起來。

洛坤抽了抽眼角,指著那條有些讓人頭皮發麻的大蟒蛇,不確定的問道:「我們真的要吃這個嗎?」

「當然,難道我們還有其他吃的嗎!」冰血挑了挑眉,很認真的問著洛坤。

「這東西?怎麼吃啊?」韓啟明有些不想再看那條噁心的大蟒蛇,扭過頭不自在的問著。

「你們誰能釋放火系魔法?」冰血歪著頭,滿臉疑惑的問道。

「不能!」幾個人搖頭。

「那麼誰有生火工具?」

「沒有!」

「那麼不生吃,怎麼吃?」

「……」

噁心、反胃、想吐、暈眩等一連串的反映瞬間降臨在了洛坤、葉冰熏、韓啟明、洛天四個人的身上。而暗夜依舊是一副冷冰冰的樣子,站在旁邊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表情,淡然的看著冰血,冰冷的雙眸中閃過一抹寵溺。

「好吧,其實我想告訴你們……」冰血說道這裡,頓了一下,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在洛坤四個人滿臉糾結的表情下,嘴角一勾,露出一抹戲謔的笑容,隨即輕聲說道:「其實……我有火舌!」

「噗!」韓啟明第一個沒忍住的噴了,華麗麗的噴的,噴的那叫一個銷魂,那叫一個速度啊!

「墨……心……齊!」洛坤眼角不斷的抽搐著,咬牙切齒的看著那個一臉無辜扮相,雙眸卻不斷的閃爍著狡詐光芒的小孩,一字一頓的叫著。

「哎呦……開了玩笑嘛!」冰血隨意的揮了揮手,滿臉無賴的說道。

「一點都不好笑!」四道無奈的聲音齊齊響起。

之後冰血拿出剛剛回來的時候無意當中遇到了幾個野果,淋在蟒蛇肉上,去除腥味,然後放在暗夜推到的篝火上烤。為了不讓香氣流傳,引來其他的猛獸,邊烤,幾個人邊用大葉子將味道扇開,讓這響起快速散去。

「你們多吃點吧。剛剛可不是嚇唬你們的,最往深處走,裡面的猛獸越多而且攻擊力也越強,我們如果找不到能吃的野果,就只有吃被我們殺死的野獸。到時候為了不引來更多的野獸,就只能吃生的了!」冰血咬著手中的烤好的蛇肉,對著前面那幾個低頭猛吃的人,輕聲說道,語氣中夾著嚴肅和認真。

洛坤幾個人在聽到冰血的話后,渾身一僵,緩緩的抬起頭看向冰血,眼中有了幾分甚至。他們心裡明白,冰血現在的話沒有開玩笑。

現在他們還僅僅是在雨林的外圍,就能遇到這麼兇猛的大蟒蛇,那麼裡面更是波濤洶湧,危險係數直線上升。到時候吃什麼,又有什麼能吃可就不是他們能決定的了。

「想要在這裡活下去,並且成功的走出去,那麼首先最重要的就是……不能拿自己當人!」冰血聲音的突然升起了幾分陰寒,讓人洛坤等人再次一愣。

「不拿自己當……人!」

「沒錯……這樣才有可能活下去!」冰血冷冷一笑,點了點頭。

洛坤放下手裡的食物,仔細的看了一眼冰血,眼中劃過一抹掙扎,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最後開口問道:「心齊,你來過這裡?」

這個問題其實早在他們剛剛進來的時候,洛坤幾個人就想問了,但是卻始終沒有開口,心中也一直留有這個疑問,不是他們不相信冰血,而且很好奇,這個嬌小的卻渾身充滿力量的少年,到底經歷過什麼,才能讓一個年僅十四歲的她成長到這般地步。

冰血挑眉看了看洛坤,微微一笑,隨即抬起頭看著遠方,依舊是一片翠綠,沒有任何雜色:「嗯,剛剛出生的時候,父母就出事了。爹為了保護我將我送到了一個很遠地方。那裡也有一個雨林,那個雨林對於那裡的人們來說就是一個死亡領域,只進不出。在那裡最初只有我一個人,在五歲的時候被一個組織撿到,帶回去。隨後在一個地方荒島里訓練,外界的人都不知道那個荒島竟然連接著一大片雨林。 首席錯愛:強勢財迷妻 。除了每隔兩年被組織帶回去測試以外,其餘的時間都在雨林中度過。為了活下去,我一個人在雨林內整整生活了七年。不……不對,確切的說,是一個人生活了五年,最後的兩年是跟著一個對我很重要的人一起生活的,我七歲的時候,在雨林內是他救了我,從那以後,我們就再也沒有分開過!」

冰血想到玄,臉上的笑容也隨即溫柔了起來,充滿了朝氣。

雖然她和玄被同一個黑暗組織所收養,但是卻被放在了雨林不同的方向,她和玄就是在雨林中遇到的,只不過那個時候的自己根本不接受任何人,被玄救了以後,反倒差點殺了玄,後來不管自己走到哪裡,玄都會跟在不遠的後面,就在她總認為雨林中的自己一直都是一個人的時候,其實最後的兩年裡,她根本就不孤單,因為不遠處的後面一直跟在一個人,一個跟她同樣世界的人。

聽著冰血口中所說的一切,幾個人心被狠狠的震得一下。

五歲……他們在做什麼?

五歲……一個人進入到這種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整整活了七年,這七年裡……小小的她到底是如何走過來的。

「心齊,你說的那個朋友,就是上次在墨域遇到了那個人的主子!」洛坤皺著眉頭,想努力的讓自己輕鬆一些,但是心裡的那股心疼卻怎麼樣也無法減少半分,好似連呼吸都感覺到疼。他本以為他小的時候就夠不幸的了,沒想到原來還有人比他更甚,他根本無法想像……那個時候的冰血是如何活過來的。

「嗯,是啊!就是他……」冰血轉過頭看向洛坤燦爛的一笑:「那兩年裡,我們從上一前一後的走著,我從來不理他,可是他卻完全看不到我的冷漠。不過那個時候我們都還小,體力不夠,殺不了這麼大的猛獸,有生肉吃就已經很不錯了!」


不是人的生活,就是在這種條件下練就出來的吧!

根本讓人想都想不出來!

「快吃吧,吃完了,我們還有趕路呢!」韓啟明笑著拿起的蛇肉,一個遞給冰血,一個自己吃。狠狠的要了一口手裡的肉,突然覺得……很苦,這肉真的很苦。

冰血知道這幾個夥伴都是真正關心自己的,此時一定實在為自己心疼吧。但是也只有這個辦法,才能讓他們更快的接受並且適應即將要發生的一切。對於雨林她太過熟悉,能真正從這裡走出去的人是真正的瘋子,連最起碼的人性都可以放棄的瘋子。也只有這樣的人才能在這個強者雲集,到處都是黑暗的世界中生存並且走上頂峰的吧。所以帝嬰學院的先祖才會在紫級班的前面設上這個幻境吧。

不過她很好奇,已經從這裡走出去的紫級班的人,到底都是些什麼樣的人呢!不過……想必一個個都沒有辱沒怪物班這三個字吧。從這裡活著走出去的人,不是怪物又是什麼呢!

經過一個晚上的沉思,洛坤四個人的心性更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冰血身上的血跡用某種樹的汁液大概洗了洗,雖然還帶著明顯的傷害,但是此時已經沒有了血腥味,好在不會引來什麼猛獸的攻擊。

因為知道了這個地方的猛獸靈敏度比地球上的雨林中的猛獸更加的靈敏,冰血幾個人也更加的小心翼翼,一旦遇到什麼風吹草動,第一時間裡將自己的呼吸停止,所有的氣息瞬間回籠。

能逃就逃,能避就避,不需要做無謂的戰鬥,盡量的保持體力,來迎接下一場戰鬥,在這裡的每一場戰鬥都是在用生命去薄,不容一點馬虎。

又過了三天,這三天里,他們大大小小遇到了不少的猛獸襲擊,雖然大家多多少少都受了不少的傷,好在都不是什麼嚴重的傷勢。除了適當的用丹藥來補充體力以外,那些用來治療的丹藥他們則是能省就省。這也讓冰血從來到這個大陸以後,第一次感受到了丹藥不夠的窘境。

不過這三天里,六個人倒是沒有再因為缺乏食物而餓到頭暈眼花的地步,越往雨林裡面走,猛獸的數量就越多,雖然至今為止,他們還沒有遇到什麼群居的猛獸攻擊,但是有的時候殺了一個,還未等休息,就立馬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又竄出來一隻。不過也讓他們六個人的配合默契度有了一個飛躍的進步,就連洛天也發生了不小的改變。原本羸弱的魔法師體魄此時是越發的進階一名真正的戰士了。

而此時冰血幾個人再次剛剛穿過一片高高的草叢,六個人都多多少少有了幾分狼狽,不過那一身高貴的氣質,狂傲的氣勢,還有那越發凌厲的雙眸卻始終不見減弱半分。

這就是所謂的是金子,不管丟到哪裡都會發光的意義吧。

走在有些泥濘的草地上,這片領域上的樹木都跟之前的不太一樣,不再是肅立蒼天,而是長得東倒西歪,樹上雖然依舊長滿的青苔,但是看上去好似被什麼東西蛀空了一眼,顯得格外的不健康。明明是粗壯到三人合力才能抱住的大樹,可是給人的感覺還是名不符其實,一拳就能打到一般。

「這個地方,跟人的感覺很詭異!」洛坤看著兩邊的樹木,皺著眉頭。

「嗯,我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韓啟明同樣皺著眉頭,看著兩邊的樹,雖然很像用拳頭試一下,看看是否如同心中所想那般不堪一擊,但是心裡時刻記得冰血說過的話,這個地方,就算是一朵不起眼的小花,都不能小看了去。

這時冰血微微側過頭看向韓啟明,戲謔的一笑,語氣中帶著幾分詫異:「常聽說女人的第六感極強,我今天才知道,原來小啟你的第六感也不弱!」

「額……」韓啟明嘴角一抽,頓時無語了。

不過同時他們也從冰血的話語中聽出了一些端倪。

「這裡不對勁……」洛坤看著冰血,肯定的問道。

「嗯!最好不是我想的那種東西!」冰血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臉上雖然帶著幾分笑意,剛剛再跟韓啟明說話的時候語氣也很輕鬆。但是洛坤幾個人卻明顯的聽出了裡面的僵硬,此時再看到冰血那張有些失了血色的小臉,心中頓時咯噔一下,就連那條恐怖的讓人發麻的巨蟒都沒有讓冰血出現這樣故作輕鬆的神態,那麼現在他們即將有可能要面對的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東西,竟然能讓冰血隱忍到這般地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