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不點烏溜溜的大眼珠子轉了轉:「師父,那是不是以後再收了弟子門人,我們幾個也要給人家當師父啊?」

林鋒拍了拍他的小腦瓜:「等你什麼時候出師了再說吧,省得誤人子弟,敗壞為師聲譽。」

他看著四個弟子,笑道:「日後遇到似你們一樣的良材美質,為師或許還會親自收為親傳弟子教導,剩下大部分門人。最終都要入你們門下,成為本宗的第三代弟子。」

「直至日後第四代,第五代,等等。」

林鋒說這話時,目光在朱易身上多停留了一會兒。

目前來說,這四個徒弟中,最有可能為人師表。幫他分擔教導弟子負擔的人,非朱易莫屬。

朱易明顯注意到了林鋒的目光,心中頓時熱了起來。

他讀聖賢書,本就有教化萬民,人人如龍的志向。現在修仙學道,自然也有點化眾生得道的宏願。

朱易正了正神色,向著林鋒微微點頭,雖沒有說話,卻自有一股重於千鈞的承諾,不辜負林鋒對他的信任和期許。

汪林這時問道:「師父。那咱們的宗門究竟叫什麼名字呢?」

林鋒輕咳一聲,神色無比正經。

「真命天宗!」

入我天宗即享天命。

真命天宗,入我天宗者就是真命天子。祖師我保你一生乘風破浪,扶搖直上,一步登仙。

後面這句話,林鋒在肚子里滾了兩滾。沒有說出口。

因為他發現,蕭焱四人聽了后,都是滿腦門子問號。

四人相同模樣,左眼裡寫著個「茫」,右眼裡寫著個「然」。

合在一起,就是茫然。

顯然都無法理解這個宗派名稱的高深意境。

林鋒看他們的樣子,暗地裡撇嘴。

當初創立道法時被他強行壓制住的惡搞之魂蘇醒了。所以忍不住就想了這麼個宗門名。

但惡搞這東西,其他人都無法理解其中的含義,只有林鋒自己明白,這樣一來成就感頓時就低了許多,變得無趣起來。

「簡直如同錦衣夜行,一群沒有幽默感的小子,浪費為師我的感情。」

林鋒暗自腹誹:「這都理解不了,那艷zhao門,羅生門,七武海,曉,虛夜宮,霸天虎這些東西你們就更加理解障礙了。」

蕭焱四人這時都回過神來,一臉遲疑的看著林鋒:「師父啊,真命天宗這名字,有什麼寓意在裡面嗎?」


林鋒心道當然有了,但卻已經興趣寥寥,沒心思跟他們解釋了。

表面上仍然一副平靜自然的模樣,笑著擺擺手:「罷了,那是為師在另外一方世界道場的名稱,在此方世界,肯定是不用的。」

林鋒頓了頓后,緩緩說道:「本宗的名字,從即日起,名之曰,玄門天宗。」


「玄之又玄,眾妙之門,於九天之上,立萬世基業。」

林鋒認真看著四個弟子說道:「有一點,你們要牢牢記住,我宗門道法與心境,是要感知天地大道,但最終並非與天地一體,順天行事,而是要自成天地,獨立於天地。」


這是林鋒結成金丹后,對於八卦諸天大道藏更深一步的認識。

蕭焱四人都神情凜然,向林鋒躬身一禮:「謹遵師尊教誨。」

接下來,師兄弟四人重新排了座次,蕭焱仍為掌門大弟子,這個掌門弟子可不是說說玩的,日後有了第三代、第四代弟子,林鋒不在,蕭焱就是玄門天宗當家作主的人。

朱易為二弟子,汪林為三弟子,小不點眼下仍然是小弟子。

「接下來的時間裡,你們都要專心修練。」林鋒掐指算了算時間,說道:「外界大千世界,一年之後,本門將正式大開山門,廣收門徒。」

「到時候,你們都是要出師的,新入門的弟子,多半要入你們的門下接受教導,到時候可別丟醜。」

蕭焱不懷好意的看著小不點笑道:「我們都無所謂,就是小師弟接下來都要在玄天宙光洞天里待著了,要不然到時候還是小不點一個。」

小不點也不生氣,嘻嘻笑著:「有什麼關係,你們收了徒弟,我就是所有人的小師叔,不用勞心費力教他們,所有人還要都敬著我。」

蕭焱、朱易和汪林三人同時指著他笑罵:「就你小子憊懶賊滑!」

玩笑歸玩笑,包括小不點在內,四人顯然都上心了,全都抓緊時間修練,尤其是汪林,最為刻苦。

林鋒滿意的看著四人,點點頭,出了玄天宙光洞天,落在玉京山上。

望著山外一片混沌的虛空亂流,林鋒長長出了一口氣。

「還有一年時間,我的宗門,玄門天宗,便要第一次開山了。」

不同於現在,玉京山隱於虛空之中,別人想找麻煩也找不到,真正開山門的時候,玉京山必然要重回大千世界,接納拜師的弟子。

偷偷摸摸那像什麼話?

可那時候,龐傑、蜀山劍宗、於家和玄機侯等對頭,就可以找上門來,有仇的報仇,有怨的報怨。

為了到那時應付強敵,林鋒必須提前做好準備。

天生萬物,各有用處,林鋒試驗了一下天吉靈壤,發現無法催發中央戊土神光,於是前往長春山尋找息壤,勢在必行。

「對了,我還有一次抽獎機會呢?」林鋒突然想起,自己之前完成山神玉支線任務,系統獎勵了一次抽獎機會。

開山在即,總不能山頂上光禿禿一片,基礎設施還是要搞齊的,林鋒手上目前只有正宮大殿的建設令牌,索性也先不用,多攢幾個令牌,一次性放出來,才有震撼效果,也不惹人懷疑。

進入抽獎系統,林鋒首先瞅了瞅骰子系統,沒有什麼好東西。

唯一比較吸引人的是一頭五爪金獅,可吞吐雷火,腹下五爪能騰雲駕霧,飛行如風。

用來當坐騎,是個不錯的選擇。

不過林鋒眼珠子一轉,想到自己很快就要有個更拉風的座駕,於是便不理會五爪金獅,退出骰子系統,進入輪盤系統里查看。

「藏書閣建設令牌?」林鋒眼睛一亮,這對於宗門來說,顯然是必不可少的東西。

林鋒深吸一口氣,並沒有著急開始抽獎,而是盯著輪盤十八個格子出神。

曾經有一次抽獎,林鋒試圖摸索出輪盤系統的規律,結果失敗了。

那一次,他估算輪盤會在轉動三周半以後停止,但事實是輪盤在轉完三周半后,又向後面多轉了四格。


也就說,輪盤一共轉了三周零十三格。

林鋒盤算了一下后,選定一個數字,對輪盤系統下了指令:「轉!」

輪盤飛速旋轉起來,林鋒緊張的盯著輪盤,他想看看自己的推測是否正確。

輪盤很快轉過三周,然後又連續走過半圈,也就是九格,速度已經明顯慢了下來,隨時都可能停止。

再走三格,就是藏書閣建設令牌。

但這一次,輪盤在轉過半圈后,又多走了兩格便靜止下來。

林鋒嘆了口氣,但心情並不沮喪,他已經大致摸清楚了輪盤系統的規律。

從三圈零九格,到三圈零十三格,大致就是輪盤靜止的區間範圍。

雖然仍是概率性的東西,但幾率已經大大提高。

下次再玩輪盤系統,林鋒就可以盯著某樣自己看上的東西來轉輪盤,抽中概率將從十八分之一,提高到四分之一左右的樣子,算是很大的中獎概率了。

林鋒打起精神:「看看這次到底抽中了什麼?」

出現在林鋒面前的是一枚紅藍相間的果實,上半部分火紅色,下半部分則呈冰藍色。

火凜冰實,生於極熱之地的緣火木所生長的極寒果實,兼具冷熱兩種性質,遇極寒便會化寒氣為炙炎,越冷它就越熱。

遇極熱則正好相反,會將火力化為寒冰,越熱它便越冷。

林鋒抓著手中紅藍相間的果實,紅色的上半部分熱得燙手,藍色的下半部分卻冷得糝人。

「這倒是個奇妙的小東西,只是不知能起什麼作用?」林鋒手裡掂了掂火凜冰實后,將之收入儲物袋,他特別留意,將這玩意和太陽真火種子分開放置,以免擦槍走火。

一切準備停當,林鋒便開始動身,往長春山一行。 可是,這雪國已經幾百年都沒有發生過這情況了。

現在他們這些後輩子孫們哪裡見識過什麼山神發怒,甚至有的年輕的,根本聽都沒聽過。

聽聞過的聽到是山神發怒,滿是驚恐,皆是拉著自己的親人趕緊往家中跑。

沒聽聞過的一頭霧水,直接跟著亂跑,左右似乎是要有危險的事情發生,他們先躲回家再說。

白凝霜這邊也是一臉的慘白。

恰好的,她也聽過這山神發怒一說。

而且,幾百年前那次山神發怒,她們白家先祖曾經為雪國立下過汗馬功勞,因為提前感知了危險到達,組織雪國百姓躲避,減少了人命傷亡。

這件事也一直成為白家的驕傲,所以白家人幾乎都知道的。

說是山神發怒前,動物都會事先感知,到處亂竄,做出平日里都沒有的大規模的搬遷舉動。

現在這情況。。。。。

可不就是書中所說的情況嗎?

白凝霜看著那些動物,暗恨自己怎麼才想起來。

「快,齊哥,七七,我們走。」

白凝霜一個緊張,立馬也行動起來,直接扶著七七往雪橇那邊趕。

「不對,我想起來了,書上曾經說過,遇到這情況,要往空曠之地躲避。。。。」

白凝霜剛要逃,猛然想到這件事。

「空曠之地躲避?凝霜,你說的可是地動?」

輕塵這邊也皺起了眉毛,立馬猜到了現實的情況。

「地動?對,就是跟地動一樣,齊哥,你知道地動?」

一家三口已經上了雪橇,白凝霜想了想,空曠之地天寒地凍的,還是得先回家拿東西。

「我們先回家拿被褥,對了,也要跟大家說明情況。一般來說,動物有反應到地動來臨,還會有一段時間。」

白凝霜根本等不來輕塵回答,已經開始向奔跑的百姓講說了。

「大家回家拿上棚子、被褥,還有吃的東西,快,都去漁場!!」

七七這邊坐在雪橇上,她是不知道什麼山神發怒,還有地動的,不過看父母的神色,還有大家的反應,就知道這一定是真的非常危險。

娘親說的一定是對的,所以,她也幫著娘親對著百姓們開始喊了。

此刻百姓們已經大亂,根本聽不進她們說的啥,更何況沒有人知道山神發怒是什麼情況,他們到底要該怎麼做。

他們只知道要回家裡躲避。

白凝霜有些急了。

這時,遠處忽然出現一輛大雪橇,正是雪爾和雪靈兒趕了過來。

雪爾也聽到了什麼山神來了的言論,他倒是聽說過,但是從來沒有人說過這時候要怎麼做。

山神來了,很可怕,這時候,他一心想的是找到七七,帶著他們一家趕緊躲避起來。

看到七七這邊的雪橇,雪爾直接從雪橇鑽了出來。

可是不等他開口,這邊輕塵已經開了口。


「殿下,快,快讓所有雪國百姓立馬準備東西去漁場,要快!」

輕塵已經招呼上了。

他需要回家拿東西,但是又怕危險,想了想,直接停下了雪橇。 「殿下,勞煩您送她們去漁場,我回去拿東西,這是要地動了,所有人必須到空曠的地方躲避,遠離山區和房子。」

輕塵確認是地動之後,顯然他更知道該如何做。

雪爾似乎也明白了,眉頭一皺,看了看也出來的雪靈兒。

「靈兒,你帶著她們立馬去漁場,我去安排百姓逃難。」

說完,他直接從袖中拿出一個煙花來,點燃后,一縷紅色的煙火立馬躥到了夜空中,格外的刺眼明亮。

這是雪國遇到危險之後特有的信號彈,所有人看到這信號彈都要戒備起來,隨時準備聽命。

而且雪國的軍隊也會迅速集合。

「好,皇兄,你要小心啊。」

雪靈兒也不是矯情的人,雖然還不大懂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這麼緊急的情況下,她還是聽命最靠譜。

白凝霜和七七也不耽擱,雖然擔心輕塵,但是還是轉移了雪橇。

因為白凝霜知道,這地動隨時會發作,哪怕書上說還可能會有一段時間,但是誰也不能保證什麼時候發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